欢迎访问云译网,为您提供全国翻译公司,打造专业的翻译服务平台!

发布资讯

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翻译服务信息 > 正文

赤条条来去无牵挂的二叔 我的残疾二叔

更新时间:2020-10-23 11:49:28

父亲共有4个弟弟,唯二叔身体残疾。不会说话,走路癫跛。虽然,爷爷给他取了名字,但家人们习惯喊"彪.子",意思智力低下。一生未婚,是赤条条来去无牵挂的人。回忆起来,却感觉二叔是一位神奇的人。
据奶奶说,二叔是极聪明,也是家中最帅的孩子。在出生不久,曾有路人对家里人说:这个孩子命很好,如果你们家可以担起,他就会是个大人物。否则,就会是个彪.傻之人。
文学
天有不测风云,二叔三岁时,突发高烧、抽搐的毛病。在那个缺医少药的解.放.前,农村孩子得病,只能用些土办法,是否健康活下来,全靠自己的造化。在奶奶等人的救治下,二叔保住了性命,却留下了终生残疾,应验了路人的预判。据母亲判断,二叔当时应该患了小儿脑膜炎,如果及时治疗,不会留下后遗症。可惜,出生错了年代。
二叔虽然残疾,却不影响他的善良、智慧和帅气。标准的脸庞下,大大的眼睛略有内陷,长长的睫毛,高挺的鼻梁,薄薄的嘴唇棱角分明透出灵气。偶尔紧皱眉头,偶尔开心傻笑,但没见他哭过。二叔有三样绝活,一是烙煎饼,一是自制的手表,一是不忘回家的路。
奶奶在世时,教会了二叔烙煎饼。从面粉的配比,到石磨上的磨细,再到炉前的制作,都由他一人完成。多数人都无法完成一圈圈磨磨的过程,很容易出现晕吐现象,还需要足够的力量和耐力推动磨盘。然而,他独自一人承担全家和我家四季煎饼的供应。偶尔,他会发脾气,躺在炕上不起来。奶奶就会给他些好吃的,哄着他下地,继续为全家人服务。
二叔烙煎饼的手艺无人能比,舀一勺面糊,放到鏊子上,随着一缕青烟升起,迅速用自制的小耙子将面糊摊匀,再用大耙子将面糊抹平,只是几分钟的时间,一张薄而香酥脆的煎饼出炉。在冷却前,放到帘子上。当我蹲在鏊子前,他会趁热,在鏊子上,为我叠好一张,到嘴里,就是入口即化的美食。即便风干了,淋点热水,它又会变软,卷上土豆丝,面与菜的混合,更是口齿留香。靠这个手艺,为奶奶家增加了收入。
二叔闲暇时,手中总拿着自制的手表。圆圆的纸壳,中间用带有时针、分针的钉子穿过,标注好12个数字,不需要看表,在自己的世界里,转动表盘的指针。无论何时何人检验,与正常时间不差1分钟。他没有上过学,没人教他任何知识。然而,他的数字写得那样规整,时间转动的那样精确。
奶奶去世后,三叔把房子卖掉,把爷爷、二叔、小叔接到他家共同生活。有一天,二叔突然不见了,急得爷爷到处找,一上午也没找到。无奈,只好派小叔找父亲。正当父亲准备寻找时,接到爷爷家附近的供销社电话,说二叔在老房子里不走。父亲接回二叔后,告诉他那里已经不是咱们的家了,不准乱跑了。后来,偶尔有人还是看到二叔在老房门前转悠,没人注意他什么时间离开。
二叔在三叔家生活一年多,三叔告诉父亲:二叔总不穿衣服,家里三个女孩不方便。于是,二叔到我家了。母亲只用了两个早上,让习惯裸睡的二叔穿好衣服再出来,我和妹妹没有见过不穿衣服的二叔。这期间,他曾回过三叔家,晚饭前,自己慢悠悠的到家。
父亲去世前,将二叔送到了敬老院,也经常出走。最初,吓坏了工作人员,父亲让他们放心。晚饭前,院中出现了一癫一癫,不急不慢的二叔。
2008年夏天,小叔告诉我,二叔可能得了直肠癌。因他不懂配合,无法确诊,只是通过症状判断的,只能吃流食。我利用周末,带上吃的去看他两次。他躺在床上,我喂他鲜奶,不到半小时,他坐到床边的桶上,紧皱双眉,露出痛苦状。当我清理时,桶内是腥臭的血便,不到一个月,他离开了这个世界。
多年以后,在母亲去世的前两天凌晨,梦到母亲去世的场景,二叔为忙碌的我看守背包。这是唯一一次,他进入我的梦乡。
二叔的一生,没有骂过人,没有伤害过人,没有给任何人增添麻烦。在人间,安静修为此生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