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云译网,为您提供全国翻译公司,打造专业的翻译服务平台!

发布资讯

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翻译服务信息 > 正文

值得推荐的短篇小说集:瘸子李和他的女人

更新时间:2020-10-23 11:51:50

小区门口一条小吃街,各色的香味整天在小区门口弥漫,大多是上班族每天早上在这吃个早点,晚上再和同事们喝个小酒乐呵乐呵啥的。
街尾有一个豆腐脑的小摊,老板是个瘸子,五十出头,姓李,上班经过的时候总听见食客们都叫他瘸子李。瘸子李只有每天早上出摊,卖的也只有一样,就是豆腐脑。
按理说他没有地理优势,食物单一,应该没有什么人光顾才对,但每天早上却总是围的水泄不通。
我很少在外面吃东西,我总觉得不太干净,但唯独觉得瘸子李的小摊光亮亮的。第一次光顾瘸子李的小摊的时正好赶在上班前有点饿,就排队买了一份,没想到这第一次吃就喜欢上了。
吃的次数多了,一来二去的就和瘸子李关系熟了,经常在吃东西的时候闲聊几句。不过我不喜欢叫他瘸子李,我更喜欢喊他老李。老李的声音底音厚重,有点像是部队里跑步喊号子的。
某天感冒,浑身乏力,请假在家休息。当楼下的熙熙攘攘传到我耳朵里时,我却特别想念老李的豆腐脑了,于是挣扎着起来裹着睡衣去拜访老李。上班族已经走得差不多,老李这会儿也准备收摊了,远远地我看见赶紧跑过去。
来,我也准备收摊了,这剩下的都给你了。

 文学

虽然是最后的,但是还冒着热气,我赶忙双手接过来。
好嘞,老李,谢谢啦,这么大一碗,待会给你两份钱。
老李刚要转过的身子又转过来。啥子钱不钱的,都是熟人,最后一点都不好了,送你了,没事,慢慢吃,我不着急。
哎呀,老李,你这每天也不容易,辛苦啊,我不能……
先吃,快,趁热。老李那浑厚的声音显的不容置疑。
我也不好再争,想着吃完再说,于是就拿起了勺子。
老李,你这做豆腐脑有啥诀窍啊,咱这条街上可是有好几家豆腐脑店呢,为啥单单你的生意这么好?
老李停下手里的活,看了一眼远处的街,压了点声音说,其实也没啥诀窍,就是当时俺那个家里人教的。
我一听到这,就顺口问老李,那老李,为什么不见你老婆来帮你呢?
老李叹了一口气,拉了一条凳子坐了下来,声音变得很低。
快四十年啦,我俩差不多大,那时候我们还没二十,田里插秧认识的。其实她不用插秧的,她家以前会做豆腐脑,她本来在食堂帮忙做豆腐脑,那一年闹虫灾,豆子没收成,没了豆子就没法做豆腐脑,食堂用不了那么多人了,就让她下地劳动。
我俩经常在一起干活,一天天的就有点那个意思了。不过当时我俩连偷偷多待一会都不敢,那时候多严啊,如果发现两个人偷偷在一起待着,那马上传的到处都是,说你们不要脸啦,说你们搞地下关系啦,吐沫星子满天飞呦。
她上过学,思想解放,她跟她爸说,说找个媒人撮合撮合。俺也以为能行,就等着媒人呢,可谁知道她爸死活不同意,可能看不上俺。她脾气也倔,愣是绝食逼她爸同意,两个就对着顶。
我看她好几天都没出工,寻思着去看看什么情况,她真是铁了心的绝食啊,说话的力气都没了,好在她爸的心终于软了,就松了口,我俩这也算成了。
成了亲没多久,大食堂就推了。她又开始在家做豆腐脑,我没啥本事就跟着学,那时候我不行。
手笨,总是弄不好,不是硬了就是软了,不过我也很少做,我还是下地干活,就让她来做饭,做豆腐脑。第二年她有了,我想给她补个营养,上树掏鸟蛋。天灾,人没吃的,鸟也没有,蛋特别小。下去的时候,一个没留神,掉下去了……
就成了这个样子……
唉……老李拍了拍他的瘸腿。
我瘸了,没法下地了,可地里那两三棵苗苗也得伺候下吧,来年还得留种子呢。
老李越说声音越低沉。
她竟然一个人挺着肚子去干活,晚上回来一直说肚子疼,想着怕是快生了,叫了大队上的医生……
老李低着头,我看不见他的表情
难产,大人小孩都没了,都没了……
老李的脸抬起一点,脸上毫无表情,两只眼睛有点空虚。
那时候想着还不如一块走了算了,可是真的拿起绳子的时候是有点怕的,想着能活就活下去吧。家里人没了,我还得吃啊啊,摸着着她以前用的磨盘,那磨出来的豆子都是苦的啊。
唉,管他苦不苦,好得有个吃食了,一年一年啊,每天都是跟豆子打交道,这豆子本身就有味道啊,是甜的还是咸的,有时候放在嘴里那么一嚼,这味道就出来啦。
老李说这话的时候眼里有东西在闪烁。
熬啊熬,熬到了这锅里满满当当的时候,豆腐脑也就差不多好了。
老李起身擦擦手又开始收拾东西。
就是这时间啊,得稳住,不能急躁,那些店里的人等不及,匆匆忙忙就下了锅,下了锅看见白沫就开始捞,太急啦,还是太急了。
我把老李的故事听的痴迷,豆腐脑也喝干了,我看了看正在忙着收拾的老李,留下了钱。
回去我一直在想,一开始不会做豆腐脑的老李,到现在门庭若市,老李的豆腐脑不是锅熬出来的啊,那是老李用半辈子生活熬出来的啊,能不好吃吗。

小区门口一条小吃街,各色的香味整天在小区门口弥漫,大多是上班族每天早上在这吃个早点,晚上再和同事们喝个小酒乐呵乐呵啥的。
街尾有一个豆腐脑的小摊,老板是个瘸子,五十出头,姓李,上班经过的时候总听见食客们都叫他瘸子李。瘸子李只有每天早上出摊,卖的也只有一样,就是豆腐脑。
按理说他没有地理优势,食物单一,应该没有什么人光顾才对,但每天早上却总是围的水泄不通。
我很少在外面吃东西,我总觉得不太干净,但唯独觉得瘸子李的小摊光亮亮的。第一次光顾瘸子李的小摊的时正好赶在上班前有点饿,就排队买了一份,没想到这第一次吃就喜欢上了。
吃的次数多了,一来二去的就和瘸子李关系熟了,经常在吃东西的时候闲聊几句。不过我不喜欢叫他瘸子李,我更喜欢喊他老李。老李的声音底音厚重,有点像是部队里跑步喊号子的。
某天感冒,浑身乏力,请假在家休息。当楼下的熙熙攘攘传到我耳朵里时,我却特别想念老李的豆腐脑了,于是挣扎着起来裹着睡衣去拜访老李。上班族已经走得差不多,老李这会儿也准备收摊了,远远地我看见赶紧跑过去。
来,我也准备收摊了,这剩下的都给你了。
虽然是最后的,但是还冒着热气,我赶忙双手接过来。
好嘞,老李,谢谢啦,这么大一碗,待会给你两份钱。
老李刚要转过的身子又转过来。啥子钱不钱的,都是熟人,最后一点都不好了,送你了,没事,慢慢吃,我不着急。
哎呀,老李,你这每天也不容易,辛苦啊,我不能……
先吃,快,趁热。老李那浑厚的声音显的不容置疑。
我也不好再争,想着吃完再说,于是就拿起了勺子。
老李,你这做豆腐脑有啥诀窍啊,咱这条街上可是有好几家豆腐脑店呢,为啥单单你的生意这么好?
老李停下手里的活,看了一眼远处的街,压了点声音说,其实也没啥诀窍,就是当时俺那个家里人教的。
我一听到这,就顺口问老李,那老李,为什么不见你老婆来帮你呢?
老李叹了一口气,拉了一条凳子坐了下来,声音变得很低。
快四十年啦,我俩差不多大,那时候我们还没二十,田里插秧认识的。其实她不用插秧的,她家以前会做豆腐脑,她本来在食堂帮忙做豆腐脑,那一年闹虫灾,豆子没收成,没了豆子就没法做豆腐脑,食堂用不了那么多人了,就让她下地劳动。
我俩经常在一起干活,一天天的就有点那个意思了。不过当时我俩连偷偷多待一会都不敢,那时候多严啊,如果发现两个人偷偷在一起待着,那马上传的到处都是,说你们不要脸啦,说你们搞地下关系啦,吐沫星子满天飞呦。
她上过学,思想解放,她跟她爸说,说找个媒人撮合撮合。俺也以为能行,就等着媒人呢,可谁知道她爸死活不同意,可能看不上俺。她脾气也倔,愣是绝食逼她爸同意,两个就对着顶。
我看她好几天都没出工,寻思着去看看什么情况,她真是铁了心的绝食啊,说话的力气都没了,好在她爸的心终于软了,就松了口,我俩这也算成了。
成了亲没多久,大食堂就推了。她又开始在家做豆腐脑,我没啥本事就跟着学,那时候我不行。
手笨,总是弄不好,不是硬了就是软了,不过我也很少做,我还是下地干活,就让她来做饭,做豆腐脑。第二年她有了,我想给她补个营养,上树掏鸟蛋。天灾,人没吃的,鸟也没有,蛋特别小。下去的时候,一个没留神,掉下去了……
就成了这个样子……
唉……老李拍了拍他的瘸腿。
我瘸了,没法下地了,可地里那两三棵苗苗也得伺候下吧,来年还得留种子呢。
老李越说声音越低沉。
她竟然一个人挺着肚子去干活,晚上回来一直说肚子疼,想着怕是快生了,叫了大队上的医生……
老李低着头,我看不见他的表情
难产,大人小孩都没了,都没了……
老李的脸抬起一点,脸上毫无表情,两只眼睛有点空虚。
那时候想着还不如一块走了算了,可是真的拿起绳子的时候是有点怕的,想着能活就活下去吧。家里人没了,我还得吃啊啊,摸着着她以前用的磨盘,那磨出来的豆子都是苦的啊。
唉,管他苦不苦,好得有个吃食了,一年一年啊,每天都是跟豆子打交道,这豆子本身就有味道啊,是甜的还是咸的,有时候放在嘴里那么一嚼,这味道就出来啦。
老李说这话的时候眼里有东西在闪烁。
熬啊熬,熬到了这锅里满满当当的时候,豆腐脑也就差不多好了。
老李起身擦擦手又开始收拾东西。
就是这时间啊,得稳住,不能急躁,那些店里的人等不及,匆匆忙忙就下了锅,下了锅看见白沫就开始捞,太急啦,还是太急了。
我把老李的故事听的痴迷,豆腐脑也喝干了,我看了看正在忙着收拾的老李,留下了钱。
回去我一直在想,一开始不会做豆腐脑的老李,到现在门庭若市,老李的豆腐脑不是锅熬出来的啊,那是老李用半辈子生活熬出来的啊,能不好吃吗。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