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云译网,为您提供全国翻译公司,打造专业的翻译服务平台!

发布资讯

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翻译服务信息 > 正文

双性人嫁人后被调教_挤入她的紧致狠狠顶弄

更新时间:2020-10-23 13:42:23

连老刘自己都感觉有些恶心,不过却很有信服力,这会的雪菲儿,显然是安定了下来,甚至还很配合地将双腿往老刘肩头靠了靠,瞬间,老刘就感觉到了她那光洁的脚丫子贴在面颊上,彷如电触那般酥麻。



当然,在经历此前的大起大落之后,老刘明显没了多少兴致,大概过了五分钟左右,雪菲儿的症状也渐渐缓解下来,眼见如此,老刘干脆站起身来说道:“行了,按的也差不多了,你现在感觉怎么样?”



“感觉好多了…”这时的雪菲儿,神色明显好转了不少,很快,她从沙发上爬了起来,在发觉自己衣着寸缕,春光大泄后,面色不由一红,紧接着还扯了扯自己的白色小短裙,整理了一下。



“没事就好,你以后可得多注意注意自己的身体情况,记住,一定要少熬夜,可别像以前那么拼了,健康才是第一位!”看到她这含羞欲放的反应,老刘只觉一阵好笑,但表面还是故作一副一本正经的样子。



随后,老刘又叮嘱了她几句注意事项,这才放心离开。


 文学


重新回到家中,老刘思绪起伏的厉害,脑海又忍不住浮现雪菲儿俏脸绯红的样子,倘若他之前没有突发善心,亦或者说狠心一些,是不是现在的她,已经成为了他的猎物?



想到这儿,老刘不禁有些后悔,人生又有几次这样的机会,他却在那种关键时刻想到劳什子的医者父母心,完美错过,恐怕日后希望更为渺茫了!



事实也如老刘想象中的那样,接下来几天里,雪菲儿再也没有“召见”过他,甚至连门都很少出,偶尔几次在楼道里头碰到,她只是讪讪一笑,连带着还会表达一些感谢的话语,当然,更多的是尴尬,毕竟,老刘是第一个碰她身子的男人,甚至还唤起过她作为一个女人的原始本能,种种原因之下,她又怎么会好意思?



虽然老刘想上了雪菲儿,但他又很清楚地明白,这种事并不能操之过急,更何况雪菲儿还是一位未经人事的处子,对于这种事情更是排斥的,倘若是一个久经战场的半老徐娘,很可能只要老刘略施小计,在她身上按上几按,估计就能投怀送抱了。



小姑娘和老娘们,这就是最明显的区别。



可越往后等,老刘就越是心痒难耐,晚上做梦也频繁浮现雪菲儿香汗淋漓的模样,让老刘倍感欣慰的是,他竟然再次等到了和雪菲儿亲密接触的机会!

那天傍晚,老刘刚在社区帮忙调整好线路,准备回家的时候,却瞧见雪菲儿从楼道口急匆匆地走了出来,而且今天的她打扮的格外时尚靓丽,一袭鱼尾款式半身裙配上蓝色高跟,还背着一个白色小包,加上披垂在肩头的秀发,妥妥的女神范儿。



眼见如此,老刘大感奇怪,直觉告诉他,此次雪菲儿出行的目的,并没有那么简单!



顾不得多想,老刘赶紧就跟了上去!



当然,这些都是私底下进行的,在雪菲儿上了一辆出租车后,老刘同样拦下后面一辆出租车,并对的哥说道:“师傅,帮忙跟一下前面那辆出租,我给你双倍价钱。”



“哥们,你是在玩无间道吗?”回头看了老刘一眼,的哥疑惑道。



“没呢,前面车子里坐进去的是我孙女,最近我发现她有早恋现象,搞不好就是和小年轻约会去了,所以我准备跟踪一下,以防万一!”



说出这句话的时候,连老刘自己都感觉有些不好意思,而的哥显然是选择了相信他的说法,继而老老实实地跟踪了起来。



大概过了十五分钟左右,雪菲儿乘坐的出租车在一家豪华餐厅门口停了下来,在看到她下车后,老刘赶紧付了打车费,紧跟着下了车。



进入大厅,立时传来悠扬的音乐,还有穿着红色旗袍的美女服务员迎了上来,嘴角带着灿烂微笑,只不过,在看到老刘这身略带邋遢的打扮后,神色中不经意间多了一丝不耐。



“先生您好,请问几位?”出于职业素养,她还是小心问道。



“就我一位。”我如实回答道。



“一位?”听到老刘的话,旗袍服务员明显有些意外。



“怎么,你们这里规定一位不能消费吗?”



“当然不是了,来,先生,这边请。"尴尬笑笑,旗袍服务员引导老刘在一个靠窗的位置边坐下,对于这个安排老刘还算满意,毕竟这里不太显眼,而且视线很好,几乎能观看到整个餐厅的布局,包括雪菲儿的一举一动。



此刻的她,正坐在中心位置一个餐桌上边,上头摆满了美味佳肴,而在她对面,是一个穿着白色西装的年轻男子,梳着一丝不苟的大背头,手腕上还带着一款最新款的劳力士手表,当然,最瞩目的当属他手指头上戴着的那枚24K拉钻戒,在灯光的映衬下泛着银白色光泽,单是瞧上一眼,便有一种震慑人心的力量。



事实也正是如此,白西装男子坐的地方明显是全场采光最好的位置,包括在场的服务员,也时不时会对他嘘寒问暖,关怀备至,较比老刘这边的待遇来说,简直就是天差地别,之前那个旗袍服务员,也早早离开,甚至都没有给他点餐的机会。



当然,老刘并不会在乎这些东西,真正令他内心沉重的是,雪菲儿什么时候交了一个男朋友,看样子还挺有钱的,今天他们这样子算是约会吗,约会完后又会干什么?



想到这儿,老刘脑海里不由浮现一种稀奇古怪的画面,那是雪菲儿,她那柔嫩的身躯被白西装按在酒店浴缸边…

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老刘很清楚地意识到,雪菲儿这小妮子一定是被白西装下药了,而且药性还是特别猛那种。



但莫名间,老刘却有些庆幸,这是不是意味着,雪菲儿和白西装并不是男女朋友关系,倘若是的话,又怎么会需要多此一举?



毕竟,鸭子煮熟了,到嘴边也仅仅是时间问题。



这时,在前面开车的的哥回过头来,看着老刘一脸暖味道:“老叔,你这哪弄来的姑娘,看这样子还是个雏儿,啧啧…老牛啃嫩草啊!”



“师傅,事情并不是你想象中的那样,我也不是这么龌龊的人,希望你能好好开车,往其它方面想就没什么意思了。”老刘赶紧解释道。



“放心吧老叔,这些我都懂,不然你看男人出去嫖娼,都是偷偷摸摸的,难道还会宣扬出去吗?”



“这两个性质不一样好吧?”



“有什么不一样的,都差不多,都是和人类起源有关的问题,哎…所以说到底,我还是佩服老叔你啊!”



说的时候,他连连感叹着,眼角还冒出一种憧憬的光芒,但更多的却是羡慕。



眼见如此,老刘索性闭嘴,不再与他争辩。



中途,雪菲儿的情况持续恶化着,不光是身上温度越来越高,就连喘息声也渐渐粗重了起来,等到了目的地,老刘抱着她下车的时候,她整个人都犹如八爪鱼一般缠在了他身上,更要命的是,在走路的过程中,老刘的身体时不时会和她产生摩擦……



在这种强烈刺激下,老刘咬了咬舌头,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



为了方便起见,老刘直接将雪菲儿带回了他家,好不容易将她分开放在床上,她的娇躯却时不时扭动着,鱼尾半身裙下那两条嫩白大长腿更是紧紧搅在了一块……



看到这种场面,老刘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赶紧固定住雪菲儿的身子,并在她的后脑勺上缓缓按压了起来。



如果老刘猜的没错的话,在人的后脑勺区域有一块支配人体感官意识的神经,通过专业的按摩能削弱其敏感度,以达到镇定安神的目的。



事实也正是如此,在老刘的有效操作下,雪菲儿渐渐安定了下来,娇躯不再扭动的那么厉害,脸上的红潮也有褪去的迹象。



“老…老刘…我这是在哪?”很快,雪菲儿的神色恢复了一丝清明,只是身体虚弱的厉害。



“放心吧菲儿,你在我的地盘上,安全的很。”老刘笑了笑说道。



“你的地盘?”面色一红,雪菲儿有些尴尬道,"能不能告诉我之前到底发生了什么?”



“这个…”想了想,老刘说道,"其实我也不知道具体是什么事情,但就在之前,我接了一些活,帮人排查线路,回来的时候刚好经过南街那一块,看到一个比较年轻的男的扶着你从一家豪华餐厅走了出来,刚开始我以为你们只是普通的处朋友,所以并没有在意,但我看你状态好像不太好,脸挺红的,而且这男的看你的眼神不太对,好像企图心很明显,所以我就悄悄接近他,到他身后的时候一记手刀把他弄晕了,接着就把你带回了我这儿。"



"不过你放心,你的身子骨还是干净的,我没有对你做什么不好的事情。”怕雪菲儿担忧,我又补充了一句。



“那…那我有没有做出什么出格的举动?”顿了一下,雪菲儿道。



“还好吧,刚开始看着挺吓人的,后面我给你按了一会摩,就消停不少了,估计等你今天晚上睡完一觉就差不多能好了。”说着,老刘顿了一下,然后问道,“能不能告诉我,那男的到底和你是什么关系,为什么他会这样做?”

“唉….”叹了一口气,雪菲儿道,“其实我和他并没有多深的关系,我甚至连他的真实姓名都不知道,说白了,这男的是我在直播时候认识的粉丝,会经常进我直播间给我捧场,偶尔的时候我也会和他在微信上聊聊,感觉人挺不错的,就约了个饭,没想到这人人面兽心,我真是差点…”



说着,雪菲儿眼眶竟然微微红润了起来。



“没事的,都过去了,弄来弄去,他不是没得逞嘛,如果你实在是不放心的话,我明天陪你去警察局一趟,报个警吧?”话语间,老刘给她递过去一张纸巾,他平时最见不得女孩子哭,特别是雪菲儿这种在我心目中有些地位的女孩,看到她这样,自然有些心疼。



“咱们没有实在的证据,报警也没用。”哽咽着声音,雪菲儿道,“现在的我在你心目中是不是就和那些妖艳贱货一样啊,基本有钱人一打赏就没节操没底线了,答应人家的各种请求,甚至还会把自己的身体贡献出去。”



“你怎么会有这种想法?”老刘摇了摇头道,“事实上,你在我心目中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女孩子,从你身上,我还能感受到一种纯真善良的气息,并没有你描述中的那么不堪。”



“有你这句话我心里舒服多了。”叹了一口气,雪菲儿有些失落道,“不过我也知道,类似我这种网络主播的行业在外界并不被人所认可,甚至是有些歧义的,特别是女孩子去做这种东西,别说老一辈人,就连同龄人都不会理解,以为我们靠着出卖自己的身体去获取报酬,但实际上,我所看到的景象不过一群女孩子在追梦道路上挥洒汗水,尽最大的努力获得自己的成功。”



“没事的,别人喜欢怎么说就让他怎么说好了,你不要因为别人的看法影响自己,就像你这个网络主播行业,无论你是多大多么成功的主播,但依旧有黑粉喷你,你不可能做到人人都满意的。所以我认为你只要朝着梦想的方向勇往直前,不忘初心一定可以成功的。”此刻的老刘仿佛化身成了一名人生导师,说起话来都是一本正经的。



“你真的认可我的职业,相信我也可以成功吗?”说出这句话的时候,雪菲儿目中充满希冀。



“当然了,对自己要自信一点,有了这个前提,你才能获得源源不断的动力,这样才能更好的迈向成功嘛!”



“谢谢你啊老刘,不知道为什么,有了你的鼓励后,我现在挺有动力的。”说着,雪菲儿似乎想到了什么,目光在四周打了个转,舔了舔微微发干的嘴唇道,“我现在挺口渴的,能不能给我倒杯水啊?”



“当然可以,你等着。”说完,老刘立马起身到饮水机边接了一杯水,因为药效的缘故,现在雪菲儿还挺虚弱的,压根直不起身子,老刘只能过去小心翼翼的扶起她。



而在这个过程中,两人的身体靠的很近,甚至都能感受到彼此身上毛孔的张合。



老刘闻着从雪菲儿身上散发出来的奶香味儿,心神一片陶醉,鼻孔不由喷出一股炙热的气息。



很快,炙热气息拍打上雪菲儿的耳垂,让她身体不禁敏感的颤抖了一下,脸庞瞬间就红的像一个大苹果。老刘的目光不自觉被她那娇艳欲滴的羞涩模样所吸引,好像还可以听见雪菲儿砰砰快速跳动的心跳声……

“老…老刘….我喝完了….”就在这时,雪菲儿突然道。



“哦….喝完就好,还口渴吗,要不要我再给你接一杯水?”从胡思乱想中反应过来,老刘赶紧道。



“没呢,我不渴了。”摇了摇头,雪菲儿道。



“那行,没什么事的话你就先好好休息吧,今晚你行动不便,先在我这住着,我睡客厅沙发就行了。”说着,老刘把雪菲儿缓缓放了下来,还准备转身离开。



“哎,等等……”似乎心里藏着什么事,雪菲儿又道。



“怎么了?”回头,看着雪菲儿那娇俏的脸蛋儿,老刘一脸疑惑。



“我….我内急……”说出这句话的时候,雪菲儿的脸蛋更红润了,两条小腿也不自觉的扭动在了一起。



“内急?”听到雪菲儿的话,老刘也是大感意外,想了想,他道,“你看你现在行动也不方便,要不然我拿个盆子过来吧…..”



“这…..”雪菲儿明显有些不好意思,但在尿意的鼓胀下,她还是忍不住点了点头。



在得到雪菲儿的许可后,老刘也立马开始行动了起来,帮雪菲儿解决完问题,一晚上的波折也到此为止,等第二天他睁开眼睛,窗外枝头有小麻雀跳动着,还有阳光斜射而入,好一个愉悦的清晨。



不过,雪菲儿早早就离开了,还在桌子上留了一张纸条:“老刘,谢谢你昨晚的帮助,我这边还有点事,就先回家啦,有机会的话,我一定会请你吃饭的!”



看到这张纸条,老刘嘴角不由浮现一抹微笑,看得出,这小妮子还是有些不好意思,估计也是怕早上起来碰见他尴尬,所以提前一步离开。



抛开昨天的事情,在厨房简单弄了些面条做早餐,正吃着的时候,老刘的手机响了起来,而打电话过来的,正是网吧老板娘王玲,不由,他脑海里开始浮现王玲那副扭动着翘臀的娇俏模样儿。



“喂,是刘师傅吗?”王玲的声音依旧娇滴滴,甚至带着一丝别样的魅彩。



“是啊,怎么了小玲?”听到王玲的声音,老刘还挺激动的,心跳都有些加快了。



“我家网吧今天开业,有个剪彩仪式,你要不要来参加一下?”电话那头,王玲很快就表达出了自己的意图,“毕竟我这个网吧能顺利开业,你也出了一份力……”



刚开始的时候,老刘本来是想拒绝的,他生来喜欢安静,也不太想去凑那些热闹,可转念一想到老板娘王玲的风姿,鬼使神差的,他竟然点了点头,答应了下来。



出发前,他还特地打扮了一下自己,把拉碴的胡子刮掉,然后洗了个澡,还换上了一身干净的衣服,好好捯饬了一番后,这才出门。



来到王玲的网吧门口,那里人还挺多的,都是一些过来帮忙干活的,而王玲就在人群中穿行着,组织工人摆放烟花礼盒之类的东西。



为了配合活动的仪式感,今天的王玲,特地穿了一身墨绿色长裙,臀部那儿还分了一条岔口,露出浑圆笔直的嫩白大长腿,充满少妇风情,倒是吸引了不少男人的目光,无形中都会偷看上几下,就连老刘自己都忍不住多盯了几秒。

“哎呀,老刘,你总算是来了,先进去坐会吧,待会弄好了我叫你出来剪彩。”看见老刘,王玲立马就冲了上来,还下意识挽住了他的手臂,后面发觉旁边有不少人看着,这才不好意思松开。



“没事的,你先忙,我自己进去随便找个位置坐坐。”打了声招呼后,老刘走进网吧。



虽然王玲开的网吧才两百来平,但里头配套设施还挺齐全的,而且分了好几个区域,有上网区,休息区,还有桌球区,而且现在已经开始了营业,至于那个所谓的剪彩仪式,就是走个过场而已。



进去后,老刘立马往桌球区走,那儿有不少人在打台球,而这也是老刘除了品茶外,比较感兴趣的东西。



“老头,你会打桌球?”刚过去,一名染着一头黄毛的小年轻就笑道,看上去也就二十岁左右上下,声音也挺稚嫩的。在他身边,还分别站着两名绿毛紫毛小年轻,总共三人,齐刷刷用一种怪异的眼光上上下下打量着老刘。



“怎么,你觉得我不会打?”饶有兴致的看了黄毛一眼,老刘微笑道。



“这倒不是,只是我觉得,像你这么大的老头子,应该出现在公园里头,或者在广场上跳广场舞,能出现在这儿,还挺奇怪的,头次见,要不然你露手给我们哥几个看看?”放下台球杆,黄毛笑道。



“行,露一手就露一手,咱们单挑?”



“当然。”点点头,黄毛还从口袋里掏出一盒烟,问老刘要不要。



“小伙子,我可没有抽烟的习惯,我看你身上烟味挺重的,也少抽点。”摆摆手,老刘道。



“不用你管。”白了老刘一眼,黄毛倒是显得无所谓,很快,他摆好了一桌球,还给老刘递了一根杆,博弈,就此展开。



其实,老刘的台球技术还挺好的,从二十几岁就开始接触了,整整有三十年的经验,而反观小年轻黄毛,看上去也就二十出头的年纪,估计接触还没几年,技术压根就不够看,才刚开局,就被老刘压着打。



“哎,老头,没想到你技术还挺好的啊。”十几分钟后,看着自己一步步落入下风,黄毛不由啧啧感叹,就连在一边看戏的绿毛紫毛两名小年轻的眼神都不一样了。



“也没什么,就随便露几手,可能还是运气好吧。”呵呵一笑,说着,老刘一弯腰,将最后一杆打进洞,获得了这场比试的胜利。

连老刘自己都感觉有些恶心,不过却很有信服力,这会的雪菲儿,显然是安定了下来,甚至还很配合地将双腿往老刘肩头靠了靠,瞬间,老刘就感觉到了她那光洁的脚丫子贴在面颊上,彷如电触那般酥麻。



当然,在经历此前的大起大落之后,老刘明显没了多少兴致,大概过了五分钟左右,雪菲儿的症状也渐渐缓解下来,眼见如此,老刘干脆站起身来说道:“行了,按的也差不多了,你现在感觉怎么样?”



“感觉好多了…”这时的雪菲儿,神色明显好转了不少,很快,她从沙发上爬了起来,在发觉自己衣着寸缕,春光大泄后,面色不由一红,紧接着还扯了扯自己的白色小短裙,整理了一下。



“没事就好,你以后可得多注意注意自己的身体情况,记住,一定要少熬夜,可别像以前那么拼了,健康才是第一位!”看到她这含羞欲放的反应,老刘只觉一阵好笑,但表面还是故作一副一本正经的样子。



随后,老刘又叮嘱了她几句注意事项,这才放心离开。



重新回到家中,老刘思绪起伏的厉害,脑海又忍不住浮现雪菲儿俏脸绯红的样子,倘若他之前没有突发善心,亦或者说狠心一些,是不是现在的她,已经成为了他的猎物?



想到这儿,老刘不禁有些后悔,人生又有几次这样的机会,他却在那种关键时刻想到劳什子的医者父母心,完美错过,恐怕日后希望更为渺茫了!



事实也如老刘想象中的那样,接下来几天里,雪菲儿再也没有“召见”过他,甚至连门都很少出,偶尔几次在楼道里头碰到,她只是讪讪一笑,连带着还会表达一些感谢的话语,当然,更多的是尴尬,毕竟,老刘是第一个碰她身子的男人,甚至还唤起过她作为一个女人的原始本能,种种原因之下,她又怎么会好意思?



虽然老刘想上了雪菲儿,但他又很清楚地明白,这种事并不能操之过急,更何况雪菲儿还是一位未经人事的处子,对于这种事情更是排斥的,倘若是一个久经战场的半老徐娘,很可能只要老刘略施小计,在她身上按上几按,估计就能投怀送抱了。



小姑娘和老娘们,这就是最明显的区别。



可越往后等,老刘就越是心痒难耐,晚上做梦也频繁浮现雪菲儿香汗淋漓的模样,让老刘倍感欣慰的是,他竟然再次等到了和雪菲儿亲密接触的机会!

那天傍晚,老刘刚在社区帮忙调整好线路,准备回家的时候,却瞧见雪菲儿从楼道口急匆匆地走了出来,而且今天的她打扮的格外时尚靓丽,一袭鱼尾款式半身裙配上蓝色高跟,还背着一个白色小包,加上披垂在肩头的秀发,妥妥的女神范儿。



眼见如此,老刘大感奇怪,直觉告诉他,此次雪菲儿出行的目的,并没有那么简单!



顾不得多想,老刘赶紧就跟了上去!



当然,这些都是私底下进行的,在雪菲儿上了一辆出租车后,老刘同样拦下后面一辆出租车,并对的哥说道:“师傅,帮忙跟一下前面那辆出租,我给你双倍价钱。”



“哥们,你是在玩无间道吗?”回头看了老刘一眼,的哥疑惑道。



“没呢,前面车子里坐进去的是我孙女,最近我发现她有早恋现象,搞不好就是和小年轻约会去了,所以我准备跟踪一下,以防万一!”



说出这句话的时候,连老刘自己都感觉有些不好意思,而的哥显然是选择了相信他的说法,继而老老实实地跟踪了起来。



大概过了十五分钟左右,雪菲儿乘坐的出租车在一家豪华餐厅门口停了下来,在看到她下车后,老刘赶紧付了打车费,紧跟着下了车。



进入大厅,立时传来悠扬的音乐,还有穿着红色旗袍的美女服务员迎了上来,嘴角带着灿烂微笑,只不过,在看到老刘这身略带邋遢的打扮后,神色中不经意间多了一丝不耐。



“先生您好,请问几位?”出于职业素养,她还是小心问道。



“就我一位。”我如实回答道。



“一位?”听到老刘的话,旗袍服务员明显有些意外。



“怎么,你们这里规定一位不能消费吗?”



“当然不是了,来,先生,这边请。"尴尬笑笑,旗袍服务员引导老刘在一个靠窗的位置边坐下,对于这个安排老刘还算满意,毕竟这里不太显眼,而且视线很好,几乎能观看到整个餐厅的布局,包括雪菲儿的一举一动。



此刻的她,正坐在中心位置一个餐桌上边,上头摆满了美味佳肴,而在她对面,是一个穿着白色西装的年轻男子,梳着一丝不苟的大背头,手腕上还带着一款最新款的劳力士手表,当然,最瞩目的当属他手指头上戴着的那枚24K拉钻戒,在灯光的映衬下泛着银白色光泽,单是瞧上一眼,便有一种震慑人心的力量。



事实也正是如此,白西装男子坐的地方明显是全场采光最好的位置,包括在场的服务员,也时不时会对他嘘寒问暖,关怀备至,较比老刘这边的待遇来说,简直就是天差地别,之前那个旗袍服务员,也早早离开,甚至都没有给他点餐的机会。



当然,老刘并不会在乎这些东西,真正令他内心沉重的是,雪菲儿什么时候交了一个男朋友,看样子还挺有钱的,今天他们这样子算是约会吗,约会完后又会干什么?



想到这儿,老刘脑海里不由浮现一种稀奇古怪的画面,那是雪菲儿,她那柔嫩的身躯被白西装按在酒店浴缸边…

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老刘很清楚地意识到,雪菲儿这小妮子一定是被白西装下药了,而且药性还是特别猛那种。



但莫名间,老刘却有些庆幸,这是不是意味着,雪菲儿和白西装并不是男女朋友关系,倘若是的话,又怎么会需要多此一举?



毕竟,鸭子煮熟了,到嘴边也仅仅是时间问题。



这时,在前面开车的的哥回过头来,看着老刘一脸暖味道:“老叔,你这哪弄来的姑娘,看这样子还是个雏儿,啧啧…老牛啃嫩草啊!”



“师傅,事情并不是你想象中的那样,我也不是这么龌龊的人,希望你能好好开车,往其它方面想就没什么意思了。”老刘赶紧解释道。



“放心吧老叔,这些我都懂,不然你看男人出去嫖娼,都是偷偷摸摸的,难道还会宣扬出去吗?”



“这两个性质不一样好吧?”



“有什么不一样的,都差不多,都是和人类起源有关的问题,哎…所以说到底,我还是佩服老叔你啊!”



说的时候,他连连感叹着,眼角还冒出一种憧憬的光芒,但更多的却是羡慕。



眼见如此,老刘索性闭嘴,不再与他争辩。



中途,雪菲儿的情况持续恶化着,不光是身上温度越来越高,就连喘息声也渐渐粗重了起来,等到了目的地,老刘抱着她下车的时候,她整个人都犹如八爪鱼一般缠在了他身上,更要命的是,在走路的过程中,老刘的身体时不时会和她产生摩擦……



在这种强烈刺激下,老刘咬了咬舌头,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



为了方便起见,老刘直接将雪菲儿带回了他家,好不容易将她分开放在床上,她的娇躯却时不时扭动着,鱼尾半身裙下那两条嫩白大长腿更是紧紧搅在了一块……



看到这种场面,老刘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赶紧固定住雪菲儿的身子,并在她的后脑勺上缓缓按压了起来。



如果老刘猜的没错的话,在人的后脑勺区域有一块支配人体感官意识的神经,通过专业的按摩能削弱其敏感度,以达到镇定安神的目的。



事实也正是如此,在老刘的有效操作下,雪菲儿渐渐安定了下来,娇躯不再扭动的那么厉害,脸上的红潮也有褪去的迹象。



“老…老刘…我这是在哪?”很快,雪菲儿的神色恢复了一丝清明,只是身体虚弱的厉害。



“放心吧菲儿,你在我的地盘上,安全的很。”老刘笑了笑说道。



“你的地盘?”面色一红,雪菲儿有些尴尬道,"能不能告诉我之前到底发生了什么?”



“这个…”想了想,老刘说道,"其实我也不知道具体是什么事情,但就在之前,我接了一些活,帮人排查线路,回来的时候刚好经过南街那一块,看到一个比较年轻的男的扶着你从一家豪华餐厅走了出来,刚开始我以为你们只是普通的处朋友,所以并没有在意,但我看你状态好像不太好,脸挺红的,而且这男的看你的眼神不太对,好像企图心很明显,所以我就悄悄接近他,到他身后的时候一记手刀把他弄晕了,接着就把你带回了我这儿。"



"不过你放心,你的身子骨还是干净的,我没有对你做什么不好的事情。”怕雪菲儿担忧,我又补充了一句。



“那…那我有没有做出什么出格的举动?”顿了一下,雪菲儿道。



“还好吧,刚开始看着挺吓人的,后面我给你按了一会摩,就消停不少了,估计等你今天晚上睡完一觉就差不多能好了。”说着,老刘顿了一下,然后问道,“能不能告诉我,那男的到底和你是什么关系,为什么他会这样做?”

“唉….”叹了一口气,雪菲儿道,“其实我和他并没有多深的关系,我甚至连他的真实姓名都不知道,说白了,这男的是我在直播时候认识的粉丝,会经常进我直播间给我捧场,偶尔的时候我也会和他在微信上聊聊,感觉人挺不错的,就约了个饭,没想到这人人面兽心,我真是差点…”



说着,雪菲儿眼眶竟然微微红润了起来。



“没事的,都过去了,弄来弄去,他不是没得逞嘛,如果你实在是不放心的话,我明天陪你去警察局一趟,报个警吧?”话语间,老刘给她递过去一张纸巾,他平时最见不得女孩子哭,特别是雪菲儿这种在我心目中有些地位的女孩,看到她这样,自然有些心疼。



“咱们没有实在的证据,报警也没用。”哽咽着声音,雪菲儿道,“现在的我在你心目中是不是就和那些妖艳贱货一样啊,基本有钱人一打赏就没节操没底线了,答应人家的各种请求,甚至还会把自己的身体贡献出去。”



“你怎么会有这种想法?”老刘摇了摇头道,“事实上,你在我心目中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女孩子,从你身上,我还能感受到一种纯真善良的气息,并没有你描述中的那么不堪。”



“有你这句话我心里舒服多了。”叹了一口气,雪菲儿有些失落道,“不过我也知道,类似我这种网络主播的行业在外界并不被人所认可,甚至是有些歧义的,特别是女孩子去做这种东西,别说老一辈人,就连同龄人都不会理解,以为我们靠着出卖自己的身体去获取报酬,但实际上,我所看到的景象不过一群女孩子在追梦道路上挥洒汗水,尽最大的努力获得自己的成功。”



“没事的,别人喜欢怎么说就让他怎么说好了,你不要因为别人的看法影响自己,就像你这个网络主播行业,无论你是多大多么成功的主播,但依旧有黑粉喷你,你不可能做到人人都满意的。所以我认为你只要朝着梦想的方向勇往直前,不忘初心一定可以成功的。”此刻的老刘仿佛化身成了一名人生导师,说起话来都是一本正经的。



“你真的认可我的职业,相信我也可以成功吗?”说出这句话的时候,雪菲儿目中充满希冀。



“当然了,对自己要自信一点,有了这个前提,你才能获得源源不断的动力,这样才能更好的迈向成功嘛!”



“谢谢你啊老刘,不知道为什么,有了你的鼓励后,我现在挺有动力的。”说着,雪菲儿似乎想到了什么,目光在四周打了个转,舔了舔微微发干的嘴唇道,“我现在挺口渴的,能不能给我倒杯水啊?”



“当然可以,你等着。”说完,老刘立马起身到饮水机边接了一杯水,因为药效的缘故,现在雪菲儿还挺虚弱的,压根直不起身子,老刘只能过去小心翼翼的扶起她。



而在这个过程中,两人的身体靠的很近,甚至都能感受到彼此身上毛孔的张合。



老刘闻着从雪菲儿身上散发出来的奶香味儿,心神一片陶醉,鼻孔不由喷出一股炙热的气息。



很快,炙热气息拍打上雪菲儿的耳垂,让她身体不禁敏感的颤抖了一下,脸庞瞬间就红的像一个大苹果。老刘的目光不自觉被她那娇艳欲滴的羞涩模样所吸引,好像还可以听见雪菲儿砰砰快速跳动的心跳声……

“老…老刘….我喝完了….”就在这时,雪菲儿突然道。



“哦….喝完就好,还口渴吗,要不要我再给你接一杯水?”从胡思乱想中反应过来,老刘赶紧道。



“没呢,我不渴了。”摇了摇头,雪菲儿道。



“那行,没什么事的话你就先好好休息吧,今晚你行动不便,先在我这住着,我睡客厅沙发就行了。”说着,老刘把雪菲儿缓缓放了下来,还准备转身离开。



“哎,等等……”似乎心里藏着什么事,雪菲儿又道。



“怎么了?”回头,看着雪菲儿那娇俏的脸蛋儿,老刘一脸疑惑。



“我….我内急……”说出这句话的时候,雪菲儿的脸蛋更红润了,两条小腿也不自觉的扭动在了一起。



“内急?”听到雪菲儿的话,老刘也是大感意外,想了想,他道,“你看你现在行动也不方便,要不然我拿个盆子过来吧…..”



“这…..”雪菲儿明显有些不好意思,但在尿意的鼓胀下,她还是忍不住点了点头。



在得到雪菲儿的许可后,老刘也立马开始行动了起来,帮雪菲儿解决完问题,一晚上的波折也到此为止,等第二天他睁开眼睛,窗外枝头有小麻雀跳动着,还有阳光斜射而入,好一个愉悦的清晨。



不过,雪菲儿早早就离开了,还在桌子上留了一张纸条:“老刘,谢谢你昨晚的帮助,我这边还有点事,就先回家啦,有机会的话,我一定会请你吃饭的!”



看到这张纸条,老刘嘴角不由浮现一抹微笑,看得出,这小妮子还是有些不好意思,估计也是怕早上起来碰见他尴尬,所以提前一步离开。



抛开昨天的事情,在厨房简单弄了些面条做早餐,正吃着的时候,老刘的手机响了起来,而打电话过来的,正是网吧老板娘王玲,不由,他脑海里开始浮现王玲那副扭动着翘臀的娇俏模样儿。



“喂,是刘师傅吗?”王玲的声音依旧娇滴滴,甚至带着一丝别样的魅彩。



“是啊,怎么了小玲?”听到王玲的声音,老刘还挺激动的,心跳都有些加快了。



“我家网吧今天开业,有个剪彩仪式,你要不要来参加一下?”电话那头,王玲很快就表达出了自己的意图,“毕竟我这个网吧能顺利开业,你也出了一份力……”



刚开始的时候,老刘本来是想拒绝的,他生来喜欢安静,也不太想去凑那些热闹,可转念一想到老板娘王玲的风姿,鬼使神差的,他竟然点了点头,答应了下来。



出发前,他还特地打扮了一下自己,把拉碴的胡子刮掉,然后洗了个澡,还换上了一身干净的衣服,好好捯饬了一番后,这才出门。



来到王玲的网吧门口,那里人还挺多的,都是一些过来帮忙干活的,而王玲就在人群中穿行着,组织工人摆放烟花礼盒之类的东西。



为了配合活动的仪式感,今天的王玲,特地穿了一身墨绿色长裙,臀部那儿还分了一条岔口,露出浑圆笔直的嫩白大长腿,充满少妇风情,倒是吸引了不少男人的目光,无形中都会偷看上几下,就连老刘自己都忍不住多盯了几秒。

“哎呀,老刘,你总算是来了,先进去坐会吧,待会弄好了我叫你出来剪彩。”看见老刘,王玲立马就冲了上来,还下意识挽住了他的手臂,后面发觉旁边有不少人看着,这才不好意思松开。



“没事的,你先忙,我自己进去随便找个位置坐坐。”打了声招呼后,老刘走进网吧。



虽然王玲开的网吧才两百来平,但里头配套设施还挺齐全的,而且分了好几个区域,有上网区,休息区,还有桌球区,而且现在已经开始了营业,至于那个所谓的剪彩仪式,就是走个过场而已。



进去后,老刘立马往桌球区走,那儿有不少人在打台球,而这也是老刘除了品茶外,比较感兴趣的东西。



“老头,你会打桌球?”刚过去,一名染着一头黄毛的小年轻就笑道,看上去也就二十岁左右上下,声音也挺稚嫩的。在他身边,还分别站着两名绿毛紫毛小年轻,总共三人,齐刷刷用一种怪异的眼光上上下下打量着老刘。



“怎么,你觉得我不会打?”饶有兴致的看了黄毛一眼,老刘微笑道。



“这倒不是,只是我觉得,像你这么大的老头子,应该出现在公园里头,或者在广场上跳广场舞,能出现在这儿,还挺奇怪的,头次见,要不然你露手给我们哥几个看看?”放下台球杆,黄毛笑道。



“行,露一手就露一手,咱们单挑?”



“当然。”点点头,黄毛还从口袋里掏出一盒烟,问老刘要不要。



“小伙子,我可没有抽烟的习惯,我看你身上烟味挺重的,也少抽点。”摆摆手,老刘道。



“不用你管。”白了老刘一眼,黄毛倒是显得无所谓,很快,他摆好了一桌球,还给老刘递了一根杆,博弈,就此展开。



其实,老刘的台球技术还挺好的,从二十几岁就开始接触了,整整有三十年的经验,而反观小年轻黄毛,看上去也就二十出头的年纪,估计接触还没几年,技术压根就不够看,才刚开局,就被老刘压着打。



“哎,老头,没想到你技术还挺好的啊。”十几分钟后,看着自己一步步落入下风,黄毛不由啧啧感叹,就连在一边看戏的绿毛紫毛两名小年轻的眼神都不一样了。



“也没什么,就随便露几手,可能还是运气好吧。”呵呵一笑,说着,老刘一弯腰,将最后一杆打进洞,获得了这场比试的胜利。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