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云译网,为您提供全国翻译公司,打造专业的翻译服务平台!

发布资讯

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翻译服务信息 > 正文

堵住留在里面给生个孩子_扶着她的腰疯狂的挺进

更新时间:2020-10-23 14:03:31

“明明是我把你养得好。”我若有所指地说,动了动腰,提醒她下面某个东西的存在。

“你个色狼……”她又不好意思了。

“我这是说的实话啊,你想想,咱们这些天恢复了爱爱后是是不是身体都变得轻松了?”我捏了捏她的胸,调笑道,“这是生而为人的天性和本能,咱们不能一直抑制,释放出来才能一身轻松。”

“你就扯吧,每次都用这些歪理忽悠我。快点洗,田丽他们还等着回来呢!”

我悻悻一笑,虽然嘴上没有再反驳,但心里却没有放弃要让妻子变得更加开放的打算。

晚上九点,程亮和田丽从外面回来了,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他们的衣服看起来有点凌乱和褶皱,田丽刚进屋就直奔浴室,连看都没好意思看我一眼,显然是有事儿。

 文学

我和程亮相视一笑,隐隐猜测他们在外面也没消停,程亮估计把田丽弄得够呛的,之后的好几天都在跟程亮闹脾气冷战。妻子不知道其中缘由,懵懵懂懂地问程亮为什么田丽心情不好,每当这个时候,程亮就神秘一笑,只说田丽不是生气,过两天就好了,让我们不用担心。

不知不觉中,我们渐渐形成了一条不成文的规矩,但凡是对方想要做那种事的时候,都会提前跟另一方发个消息说一声或者准备好电影票之类的,然后后者就会特意两三个小时之后再回去,给对方足够的时间和空间。

这样的日子大概持续了两个月,我和妻子的工作也进入了正轨,拿到了第一笔工资,请程亮夫妻出去吃了一顿火锅,大家都开心能够在北漂一族中遇到当年的同学,情不自禁就喝了两杯,气氛格外的好。

喝了几杯酒的我们,早早就各自躺下休息了。有了夫妻生活,之前的阴郁和烦躁渐渐被抛开,可夜晚睡在一起难免还有会有冲动,不是这样单纯的躲避就能满足,并且随着合租的时间越来越长,我有了一个更加可怕的想法,并且跃跃欲试。

正好今天喝了点酒,我半夜怎么都睡不着,借着窗户外面的光侧脸看着旁边熟睡的妻子,心猿意马。

“嘘……轻点,他们还在呢。”

“程亮,别闹。”

半夜,田丽压抑的嗓音传入我耳中,更是让我睡意全无。

“有人才ci激呢,你瞧瞧自己底下多激动。”程亮的声音也是压着的,但是显然要比田丽悠闲许多,好似根本就不害怕把我们吵醒。

而且他说的这话,让我不得不在心里感慨“会玩”。

我有点紧张,明眼人一听就知道他们在我的旁边做什么,但又忍不住好奇起来:我还没见过现场直播的,而且就是朝夕相处的人,不知道程亮他们是怎么做的。

怀里原本已经睡着了的妻子忽然动了动,往我的怀里缩了缩。

隔板另一边的动静很是克制,我一边听着这些情动的声音,还能真切感受到床铺晃动的节奏,某个东西也挺立起来,抵在妻子的腹部,妻子微微往后退了退。

这丫头,搁这儿装睡呢。

“别装睡了,知道你醒了。”我故意靠在她的耳边吹了口气,小声说道。

果然,妻子耳朵动了动,有些无奈地睁开了眼睛对我比了个“嘘”的动作,示意我旁边的两人还在火热进行中,不要打搅到别人的兴致。

仅仅是隔着一层随时可以撞破的薄木板,又是在同一张床上,我和妻子几乎能够感觉到对方的每个起伏动作,第一次这么直接地感受到现场直播的感觉,妻子害羞到不行。

“你说他们怎么就不知道忍耐忍耐啊,也不想这让咱们多尴尬。”她靠在我的耳边,声音都在颤抖,却是不知道她说话时呼出的热气也在引起我的某种反应。

妻子不能接受这样的情景,一直十分别扭,但我有点难耐,伸手往她的身下探去。

“你干什么?”她躲了躲,用眼神询问。

“我们也来。”我压低了声音,幸好隔壁的两人都非常投入,根本没有注意到我们醒了。

正巧这个时候田丽没忍住发出一声较为清晰的呻吟,不知道是不是脚不小心提到了隔板上面,显然战况十分的激烈……

我知道,这种情况下做其实更加ci激,想到程亮跟田丽那啥的场景,我就忍不住想要拖着妻子加入这场热战之中,于是手下更是强硬地拉开妻子的睡裙,探入了她两腿之间,将她的内内给扯了下来。

妻子咬了咬下唇,不再说话,默许了我的动作,半推半就被我压在身下。

我敢肯定,隔壁的人在我翻身的那一下就知道我们没睡着了,先是安静了两秒,但箭在弦上不得不发,没一会儿又继续行动。

妻子泪眼汪汪地看着我,有点不好意思。

“别怕。”

我吻住了她的红唇,没多久就让妻子沉溺在唇齿相交的深吻的中,香舌再不受自己的控制,主动伸出和我的舌头紧紧的缠在一起,理智逐渐模糊。

两边像是在比赛似的,我和程亮都奋力地挑dou着各自的妻子,让她们越是投入越是我们男性能力的一种肯定,也是跟彼此的一种攀比,在这方面,男人总是有着难以化解的坚持和在意。

隔壁的田丽也忽然激动起来,声音尖锐且充满了诱惑。

受到ci激的我更是激动,将就握住妻子的丰满狠狠蹂躏,时而往外扯,时而往中间挤压,或将其狠狠压住成扁饼状感受其中的抵抗力度,或将其往自己这一侧用力扯,想要看到它的极限。

两个女人的喘息和魅惑让我格外精神,忽然坏心将她的身体拎起来,猛地一下翻转过去,让她呈现出趴在沙发靠背上面背对着我的姿势,相连的地方自始至终都深埋其中,这转动的大半圈,直磨得她心神激荡,完全失去抵抗的念头,她嫩白的身躯忍不住颤抖一下,随即软了下来放弃地趴倒在床上,屁股向后高高翘起。

我用手狠狠压住她的纤腰让她不能挣扎动弹,忽而又手抓住妻子的丰满,腰部猛一用力。

她在压抑着自己的声音,为自己最后的矜持和尊严抗争着,可是身体却爱上了此刻的情景。带着一种强烈的满足感,妻子朝后面扬起脖子,急促地娇喘,美丽的脸庞高扬,娇小的玉嘴像是鲤鱼呼气一样大张着,口中不时发出一阵阵沉闷的哼声。

不知是不是情绪上受到了ci激,这一次妻子很快就到了。

妻子双手手指紧扣在抱枕上,如同溺水的人,双手四处乱摆,两只白嫩的脚死死的蜷缩着,脚背弯曲似紧绷的弓,汗水将我们的身下完全打湿,床单上更是出现一滩水泊。

我敢说,这是我和妻子第一次感受到这么强烈的感觉,做完之后终于心满意足睡了过去。

幸好第二天正好是周末,我们四个人都折腾到凌晨才睡,第二天毫无意外地都睡到了中午。

有了这一次疯狂的经历之后,再面对程亮夫妻的时候,我心里总觉得哪里变得奇怪了,耳边好像总会响起田丽那魅惑的叫声,不知道他们在那啥的时候会是怎么样的场景呢?

我控制不住自己的思绪,想着如果没有中间那层隔板,或许就可以好好地观看一场活春宫了,真是可惜。

“老公,你在想什么呢,快起床,我都快饿死了。”妻子站在床边,已经换好了平时穿的衣服。

“他们两个呢?”

“不知道,估计是不好意思,出去吃饭了吧。”

洗漱的时候果然没再看到田丽的身影,这个周六白天就这么尴尬地过去了,晚上的时候田丽二人忽然拎着一些菜回来,说是要做一顿家乡菜好好慰劳一下咱们,妻子自然而然地跟到厨房帮忙去了,而我和程亮两个大男人则是去阳台抽了支烟。

我觉得程亮看向我的眼神有点奇怪,下意识地觉得他肯定在想昨晚的事。

果然,不到一分钟,程亮就主动问道:“杨哥,你们昨晚战况挺激烈的嘛,爽不爽?”

我摸了摸鼻子,想到昨晚的畅快感,情不自禁露出一个淡淡笑容,对于这种事情,作为男人的我们总是心照不宣地想到一起去。

“彼此彼此,看起来你把人田丽折腾得够呛,你这各自高高大大的,田丽看起来就跟未成年似的,你也下得去这么狠的手。”我猛吸了一口烟,又畅快地吐出一圈白雾,只觉得神清气爽。

“这你就有所不知了,小丽个子娇小,某个地方也小,你说说那种感觉能不爽吗?”

我一个大男人听到这么直白的描述都觉得不好意思了,偏偏这个时候妻子说是要出去买点调料,正好从我们身边经过,也不知道她听没听清楚程亮的话,反正她悄悄看了我们一眼在,随即低着头小跑离开了出租屋。

过了一会儿,程亮冲我猥琐一笑,用肩膀怼了怼我的肩膀,挑眉示意我看向厨房里正忙活着的田丽的背影。

“怎么?”我不明所以。

“上次你们不在,我就是把她压在那里,她个子稍微矮了一点,站着不太方便,但是放到灶台上吧,又刚刚合适。”程亮一边说着,一边tian了tian嘴唇,神色颇为玩味,似乎在回味当时的滋味。

我听得莫名羞涩,觉得程亮这人太会玩儿了,这种话也可以风轻云淡地说出来,没想到他接下来的话让我更加震惊于他的开放。

他始终看向厨房,若有所思地说:“看嫂子的身高,应该刚刚合适吧,真想试试。”

“你别开这种玩笑。”我知道自己的语气瞬间冷了下来,我想没有哪个男人会高兴听到另一个男人对自己的妻子展现出这样危险的想法。

在这一刻我才清醒地意识到程亮不仅仅是一个在床上会玩儿的人,更是一个充满了危险的男人。

而这个男人,似乎盯上了我的妻子。

“怎么,难道杨哥你不想试试?我倒是挺建议你们试试的,保证杨哥你能爽到。”程亮对我挤眉弄眼,强行将之前那句话的男主角换成了我。

“你刚刚什么意思?”

见我脸色不太好,程亮赶紧把话题给圆回来,笑着说:“还能什么意思啊,你看看你,杨哥,我这不是开个玩笑么,大家都这么熟了,知根知底的,我是什么人你还不放心么。”

说着,他还伸手拍了拍我的肩膀,一副看我小气很好玩的样子。

虽然话是这么说了,可我又不是没有注意到他刚刚说话的神态和语气,哪里有半点开玩笑的意思?

我不太想搭理程亮,也不知道正在厨房里面忙活的田丽有没有发现程亮这样的一面,。因为我的沉默和低气压,刚刚热络的气氛立即就变得冷淡起来。

幸好这个时候田丽从屋子里出来:“嫂嫂还没回来?杨哥,你给嫂嫂打个电话吧,让她顺便买点酒回来,咱们今晚好好吃一顿。”

我用力吸了最后一口烟,将烟头按灭之后说:“不用打电话了,我下去看看,咱们要喝的酒她一个人也拿不上来。”

说完,我用很快的速度离开走廊,朝着小电梯而去。

“杨哥怎么了,看起来有点不太高兴?”

我听见身后的田丽疑惑的语气,程亮无所谓地回应着:“大概是在生闷气吧,真不明白,就算我说的是真的有什么好稀奇的,大家都是朋友,玩玩儿而已还能掉块皮不成。”

接下来的话我没听见了,但是程亮对我的“嫌弃”还有他的那一番言论着实给我的三观都造成了冲击,说实话,这些年来虽然我生活一直都过得去,但毕竟在来北京之前,是中规中矩的人,平时就算是跟那些狐朋狗友出去玩玩儿,也不会涉及到这方面的玩法。

更何况程亮还是这么一种风轻云淡,好像是在嫌我是个土鳖的感觉。

不知道他们夫妻两个人到底是怎么形成这样的观念,但我的第一反应是万万接受不了。这个时候的我绝对不会想到,在不久的将来,自己也会成为程亮这样的人,体会到不同的乐趣,并且沉迷其中无法自拔。

当然,这些都是后话了,此刻的我只是怀着满心烦躁快速下了楼,出电梯的时候正好遇到回来的妻子,本想我自己一个人去买酒,可一想到程亮刚刚的表现,我的占有欲便开始作祟,一把拉住了妻子的胳膊。

“怎么了,你拉着我干什么,人家丽丽还等着我的调料炒菜呢!”妻子一头雾水地看着我。

“先不着急,你陪我去买点酒,我忘带钱包了。”我撒了个小谎,就是不想在我不在场的情况下,给程亮和我妻子相处的机会。

谁知道程亮会不会无意间给王芸做出点什么暗示来?

虽然觉得我有点奇怪,但是妻子还是跟着我倒了回去,最后我们两个人一起回到了出租屋。程亮好像没有说过之前那些话一样,对王芸是一口一句“嫂子”叫得格外亲热,而恰巧程亮和我妻子的工作又是类似的,两个人很快就聊了起来。

屋子里气氛很好,我再继续板着一张脸也不是个事儿,便不由自主地融入其中,渐渐地也就将程亮的那句话暂时抛在脑后了,看程亮似乎也老老实实的,在交谈过程中并没有对王芸做出什么来,反倒是总不停地调笑田丽,夫妻二人做个饭都不断放闪,我才终于放下戒备。

可能真的只是一句玩笑吧。

又或许程亮体会到了厨房play的新意,真心想要建议一下我们夫妻两个人试试,而不是在说他想跟王芸试试。

我懊恼于自己的过激反应,对程亮感到抱歉的同时,忍不住想着那天一定要找机会试一试,在厨房做喜欢的事情,想想那个场景都觉得很ci激。

我暗搓搓地期待了起来。

晚饭格外的丰盛,再加上大家都因为昨晚的事情有点亢奋,不知不觉就喝了起来,越喝越热闹,天气的原因,屋子里的风扇转个不停也无法阻挡酒后的燥热,我和程亮索性都脱了上衣,坐在小桌子旁边聊边喝。

“哟,杨哥看起来单薄,身上怎么全是肌肉呀!”田丽指着我的腹肌,有点诧异。她喝了点酒,就跟小孩子一样咋咋呼呼的,因为这句话,另外的两个人也同时转过头看向我。

程亮笑着说:“你不就喜欢这种精瘦型的么,要不要过去摸摸?”

我以为只是开玩笑,谁知道田丽一脸天真地看向我,问道:“杨哥,我可以么?”

她的眼睛很大,在灯光下忽闪忽闪的,脸上泛着红光,微微朝我的身边靠着,宽松的睡裙让她的胸前露出一大片雪白的肌肤。

我忽然觉得有点不好意思。

“呀,杨哥居然脸红了!”田丽像是发现了什么好玩儿的事情,一下子雀跃起来。

妻子似乎也觉得戏弄我挺好玩的,也可能喝多了的缘故,磕磕巴巴跟着起哄:“摸一个摸一个,杨川,你别这么、这么小气嘛,让丽丽摸、摸一下又不会怎样!”

无奈,我默许了田丽的这个要求。

她的手跟她的个子一样,属于比较小巧柔嫩的那种,从我腹肌上划过的时候,直接让我起了一层鸡皮疙瘩,有种异样的ci激,更令人神志崩溃的是,她竟然朝下游走起来。

“差不多了吧……”我一把抓住她的手,想说其实刚刚她的手腕已经碰到不该碰的地方了,但话到了嘴边又打了个转绕了回去,舌头跟打结了似的,说不好一句完整的话。

“不行了,你们继续,我先去趟厕所。”妻子站了起来。

“呼……好热。”田丽整个脸红扑扑的,也不知道是热的还是喝酒给喝的,无意间伸手往身后扯了扯。

于是我清楚地看见了她是如何不耐烦地将自己的内衣给解开了。

妻子出来的时候也已经解开了内衣,当时屋子里的确有点热,大家也就都没在意这些细节,该吃吃该喝喝,一直折腾到大半夜才恍恍惚惚地先后去厕所洗了澡,喝得有点多,我连自己是怎么回到床上的都没印象,就想好好睡一觉。

但喝了太多的酒总免不了要起来放水,这一晚我都不知道自己起来过多少趟,只迷迷糊糊记得最后一次起来上厕所的时候,正好在门口遇到了程亮,两个人相互拍了拍肩膀,擦身而过。

等到我回来的时候几乎是按照身体的机械记忆回到了床边,但是发现上面已经有两个人了,当时迷迷糊糊的倒也没仔细看看,半睁着眼睛很是自然地调头到了床的另一边躺下。

说来也奇怪,起了这一次之后,我们四个人就都安安稳稳地睡了过去,到了凌晨的时候,我忽然觉得有点凉飕飕的,胡乱摸了许久没摸到被子,索性一把将旁边的人圈在怀中,这样一来才觉得稍微温暖一点。

又满足地睡了过去。

“啊!”

“嘭!”

一声女人的尖叫打破了我安稳的睡眠,紧随着的还有中间隔板被撞击到的声音。

我睁开眼,看着已经被撞倒的隔板有点无奈,正准备问问怎么一惊一乍的时候,忽然看到了妻子在隔板的另一边。

妻子看起来有点慌乱,“噌”的一下坐了起来:“程亮,你怎么在这儿!”

“唔……大清早的,你们闹什么呢?”田丽也醒了过来,因为听到她说话的声音我才意识到被我圈在怀里的人一直都是田丽而不是我的妻子!

四个人相互看了看,我抱着程亮的妻子,程亮的身边坐着的是我的妻子,这个画面免不了有点尴尬,但我的心里隐隐升起了一股异样的ci激感。

妻子有点不好意思,再加上是第一个醒过来的人,意识恢复得差不多了,立即说自己想去厕所,迅速逃离了这个尴尬的场面。

“咳咳,看来昨晚咱们是真的喝多了,抱歉抱歉。”我尴尬地摸了摸鼻子,松开了原本圈住田丽的手,掌心从她后背上划过,还真别说,这丫头皮肤真好,细细滑滑的,摸起来一定很舒服。

田丽终于反应了过来,微微红了脸:“没、没事的,反正咱们也就是靠在一起睡了一觉,又没做什么。”

这一晚的意外所带来的不仅仅是我们四个人关系上的微妙变化,还有床中间隔板的断裂,本来我们想再去买一块压缩木板当隔板,但程亮说最近太热了,有隔板会让空气更加不流通,索性换成了一张帘子。

换成帘子之后,每晚旁边的暧、昧气息便更加明显了,大家也都心照不宣地各自做着各自的事情,这样的情况又持续了将近一个月。

我迎来了这个工作的第一次出差,需要去天津三天时间,想起程亮之前对我说的那些荤话,我觉得需要好好提醒一下妻子,平时多小心程亮一点。

“你最近到底怎么了,是不是跟人程亮闹什么矛盾了,一直让我小心他,大家都朋友,又是住在一起的,多尴尬。”妻子不明所以,对我的提醒并不放在心上。

“原因我一时半会儿也解释不清楚,总之你把我的话放在心上就行。”

“好了好了你,赶紧走吧你,我等你回来。”

这次出差关系到我的季度考核,所以这三天时间我都格外地投入,就连跟妻子联系的时间都少得可怜,等到我回去的时候是周五的傍晚,妻子和程亮都不在,只有田丽一个人在厕所洗澡。

“老公,是你回来了么?”田丽的声音传来。

“是我。”

她听出了我的声音,有点不好意思:“是杨哥回来了啊,我老公他们还没回来么?”

屋子里的确只有我们两个。

“那就要麻烦你帮我拿一下衣服了,我这人迷迷糊糊的,刚刚忘记把衣服给带进来了,就在床上。”田丽又说。

我想着她总不能直接这么出来吧,就转身将衣服给拿了过去,田丽虽然个子小小的,但是该有的地方一点不少,可以说是比很多人都要丰满,起码从我手上拿着的这件内衣罩杯就看得出来——似乎比我妻子的还要大一点。

看这个材质,半透明的蕾丝布料,莫名的性感。我不由得有点想多了。

田丽从里面伸出手来:“找到了么?”

我立即甩开这些乱七八糟的念头,将衣服递到她的手里:“不好意思,有点慢。”

“谢谢啦。”

田丽将衣服接了过去,厕所的门还没来得及关上,忽然传来一阵重物坠地的声音。

“啊!”

田丽摔倒了。

我下意识地靠近了门边:“怎么了?”

“唔……”田丽似乎疼得喘不过气来,缓了许久才回应我,“我不小心踩滑了,撞到浴缸上面,好疼啊。”

“起得来么?”

“杨哥,你可不可以进来帮帮我,我站起不起来,嘶……太疼了。”

我听见田丽倒抽一口冷气的声音,不由得跟着紧张起来,她是那么的娇嫩,要是磕着碰着,肯定会比一般人痛很多。

“那我进来了?”我在门口犹豫了。

“嗯!”

进去的时候果然看见田丽倒在地上,手抓着衣服挡在重点部位,而穿到一半的内裤还挂在她的腿间,这会儿被地上的水渍给沾湿了大半。

她是在弯腰穿内裤的时候就摔倒了,所以身上还是一件衣服都没有。

这会儿我倒不知道该做什么反应了,视线不自然地在她身上扫了一遍,她的小手臂根本挡不住自己的丰满,反倒是把它们压得有点变形了,上下都暴露了出来。而身下挂着黑色内裤的腿,看起来并不修长,但胜在白嫩,刚洗了澡的缘故,泛这点红……

“你先把衣服穿上……”我尴尬收回视线。

“我哪里还起得来,你先把我抱出去行不行?”田丽耳朵有点红。

对方一个女人都不在乎,我一个大男人再扭扭捏捏的就有点说不过去了,于是我狠狠心,朝着她走过去。

双手触碰到她的腰肢的时候,我明显感觉到她抖了一下。

“要不你还是先把衣服穿上吧,或者我去给你找块浴巾。”

“不是,你刚刚碰到我的伤处了。”田丽委屈巴巴地看着我,“刚好就是那里撞到了后腰。”

我只好小心一点,避开了她的痛处,将她抱了起来,个子小就是好,一点不费力气就把她给抱了起来,然后把人放到床上。

“谢谢你杨哥。”田丽扯过薄被将自己遮起来。

我们两个人这么面对面的也尴尬得很,于是我随便找了个借口出去了,又觉得心里过意不去,还是去药店给田丽买了点活血化瘀的药酒,正准备回去的时候,看到了妻子竟然挽着程亮的手从药店经过!

好奇心和一种背叛感瞬间涌了上来,我将药酒拿好,加快脚步跟了上去。

两个人手挽着手走了没多久就停了下来,我正打算上前去质问质问,谁知道妻子又松开了程亮的胳膊,对他说:“刚刚真是谢谢你了。”

“这点小事儿,嫂子你不用放在心上,再说了,能够有嫂子这么漂亮的老婆,我不知道要遭到多少人的嫉妒。”程亮笑得轻松。

什么老婆,那是老子的老婆!

我立即上前去,表面上装作风轻云淡的样子,但语气却不怎么好:“你们两个在这干嘛呢,怎么到楼角了都还不上去?”

似乎是被我的忽然出现给吓到了,妻子微微一愣:“老公,你、你回来了?”

“怎么,还嫌我出差时间不够长?老婆你就不想我么?”我故意当着程亮的面一把将妻子揽入怀中,还特别肉麻地咬了咬她的耳朵。

果然,妻子的表情特别的不自在,微微躲开我,干笑着说:“没有的事,我当然想你啦,老公。”

“你还没告诉我,你们两个刚刚在干嘛呢。”我揽着她的肩膀,将她不自然的神色都看在眼里。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