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云译网,为您提供全国翻译公司,打造专业的翻译服务平台!

发布资讯

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翻译服务信息 > 正文

撩我妈结果成功了 特种兵的又粗又大好爽

更新时间:2020-10-24 17:00:56

宁氏集团在东海省的生意,囊括了古董拍卖,玉石珠宝,医药研究,甚至涉及到了地产,金融投资,是绝对的商业巨头。

 

 

不一会,宁缺请来了一名身穿红色唐装,须发皆白的老者。

 

 

而后,宁缺自己退到了一旁。

 

 文学

 

他只负责管理集团商务,但其他一些关乎隐秘的事情,都是由父亲派来的总管,胡老负责的……

 

 

老者年看起来有五六十岁,却是龙行虎步,双眼锐利有神,有一股子精气神。

 

 

老者看了一眼林隐手中的玉牌,眼皮也是猛地一跳,而后平吸了一口气,道:“在下胡沧海,不知阁下如何称呼?”

 

 

“林隐。”

 

 

“宁兄弟携玉牌前来宁氏集团,恕在下冒昧,可容在下一试身份?”胡沧海神情凝重说道。

 

 

“可以。”林隐点了头。

 

 

他也看的出来,胡沧海不简单,显然是个少见的古武高手。

 

 

胡沧海点了头,手腕忽然一抖,一枚文玩玉球破空而出,震的空气作响,直向林隐打去。

 

 

林隐坐在原地不动,五指一晃,握住了这枚文玩玉球。

 

 

而后,他摊开手,指缝滑下了一丝丝玉石粉灰……

 

 

看到这一幕,宁缺眉头猛跳,眼神充满了震惊。

 

 

胡沧海脸上也满是震撼之色,喃喃自语,“内劲高手……还如此年轻。莫非是当年那位的传人……”

 

 

身为宁家的大总管,他接触的就是林家关于古武的隐秘之事,大概猜到了林隐的身份。

 

 

胡沧海弯身恭敬道:“宁家三房大总管,胡沧海。见过大长老。”

 

 

“宁缺,见过大长老。”宁缺也是正色说道。

 

 

林隐手里的宁氏玉牌,代表的身份是宁家大长老。宁家家规森严,容不得任何人以下犯上。

 

 

身份得到认可,林隐微微点头。

 

 

“大长老此次前来东海分集团?有何吩咐?”胡沧海正色问道。

 

 

滴滴……

 

 

这时候,林隐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林隐,你个窝囊废在那?快来市医院!离婚协议书我让人拟好了,你快过来签了。”电话那头,传来了卢雅惠焦急的声音。

 

 

“怎么回事?”林隐问道。

 

 

“今天琪沫他爸在工厂,遇上张填海过来收购工厂,发生了冲突被打伤住院了。琪沫过激争辩,也是被张填海气的昏厥。现在张填海还在逼迫这件事,连我们住的房子都要强拿去抵债。他说要是你和琪沫离婚,他就放过我们家。这一切都是因为你啊!我求你跟我女儿离婚吧!你要还是有点良心!我们家经不起这种折腾了!”

 

 

电话那头,卢雅惠几乎都是带着哭腔说出这番话,情势似乎非常急迫。

 

 

“我知道了。我会过去的。”林隐挂了电话,表情渐渐冷峻起来。

 

 

琪沫昏厥过去了?

 

 

林隐眼神变的锋芒锐利,看向胡沧海和宁缺。

 

 

“一天内,我要张氏珠宝集团破产。”林隐冷声说道。

 

 

“是!大长老,听从您的吩咐。”宁缺恭敬说道。

 

 

宁缺心里暗自松了口气,他还以为从天而降的大长老,杀气腾腾的会命令他干什么为难人的大事情。

 

 

让张氏珠宝集团这种小公司破产,那还不是小事一桩?

青云市,市第一医院。

 

 

林隐赶了过来,来到了608病房单间。

 

 

“林隐,家里发生这么大的事情,你不管不问,跑哪里去了?”卢雅惠起身,迫不及待就教训起来。

 

 

“你看看,家里发生的这一切,全都是因为你得罪了人!”卢雅惠埋怨说道,表情极为不满。

 

 

林隐没有说话,看向了病床,岳父张秀峰面容忧愁,脸上有着紫青淤痕,手上还包扎了一段纱布。

 

 

在病床旁,张琪沫神态憔悴坐着,似乎很是疲倦。

 

 

“岳父,琪沫,你们伤到哪了?”林隐正色问道。

 

 

“一些皮外伤,没什么大碍。”张秀峰说道。

 

 

张琪沫道:“我没什么事了,爸和工人们争执,被打了。刚才检查,好在没有伤到筋骨,只是皮外伤。”

 

 

林隐心中怒火燃起,平静问道:“今天究竟是发生了什么?”

 

 

张琪沫似乎不愿意多提,叹了口气。

 

 

“今天琪沫他爸去厂里处理事情,也不知道张填海是怎么拿到工厂的所有债权,成为最大的债主。张填海煽动工人要把厂里的设备都给拆了,琪沫他爸上去理论,就被两个工人给打伤了。”卢雅惠缓缓说道,“我和琪沫过去质问张填海,他还冷嘲热讽。现在,工厂里的设备已经全被他们给强行移走了。”

 

 

“琪沫他爸的工厂已经完蛋了。连家里的房子都被拆了!”卢雅惠越说越激动,“他们好狠啊!林隐,是你把家里都给害惨了!”

 

 

林隐眼中泛出冷光,很明显,张填海根本就是有备而来,下手恶毒,不但把琪沫家经济来源的珠宝厂整垮了,连住的房子都给封了。

 

 

这一次简直是想逼死琪沫一家人。

 

 

“房子抵押的债权,工厂的债权,现在都在张填海手里。张填海放出话了,就是要你和琪沫离婚,我已经同意了。你要是还有点羞耻心,就签了吧。”卢雅惠毫不留情说道。

 

 

“算了!”病床上的张秀峰沉声说道,“雅惠,这一切是我没用,不能撑起这个家。不要再去责怪别人了。”

 

 

“老三的儿子做事这么绝,分明就是要看我们家的笑话。”张秀峰缓缓说道,“这一次,就听女儿是什么意思。大不了,咱们不要珠宝厂和房子了,离开青云市,不用再看他们的脸色过日子。”

 

 

这一下,卢雅惠也是陷入了沉默。

 

 

“呦呵,一家人都在啊,林隐你个废物也终于敢露面了?”

 

 

这时候,房外传来了一个戏谑的声音。

 

 

张填海来了,戴着墨镜,穿着花里胡哨的西装,身后还跟着两个保镖。

 

 

“我之前的提议,考虑的怎么样?五婶,五叔?”张填海悠悠说道。

 

 

“要知道,我也是为你们家好啊。你们看看林隐是什么废物,厂里出了这么大事还不敢露面。”张填海表情浮夸说着,“今天要不是我及时赶到救场,四叔,你说那群工人不得把你生吞活剥了?”

 

 

“你闭嘴!这一切,还不是你背后搞得鬼,不要在这里假惺惺恶心人。”张琪沫怒喝说道,表情非常厌恶。

 

 

张填海这副嘴脸,任谁都忍受不了!

 

 

“真是不知好人心啊。”张填海叹了气,“我好心帮五叔把外面的债权全都收到手里,这不是为了保护他吗?要换做外面的人来处理债务,五叔怕是要被人打死啊!”

 

 

“我这不也是在想办法帮你们嘛。”张填海慢慢说道,“琪沫放心好了,不愁找不到下家。那李家老三和我关系铁着呢,一直对琪沫你念念不忘,我会帮你好好撮合这场婚事的。”

 

 

“你给我滚!”张琪沫怒声说道,气的娇躯颤动,无法忍受这种侮辱。

 

 

“滚?”张填海笑了声,“五叔,别说我没给你们家机会,你们自己要懂得珍惜。明天我就会把债权放出去,到时候,你们家不但什么都没有了,还要被追债的人堵着哦?”

 

 

“你在胡说什么,我爸最多把珠宝厂和房子抵押出去不就完了。还有什么债务?”张琪沫质问道。

 

 

“你想的也太简单了。”张填海露出得意的笑容,“那个破珠宝加工厂,设备全都坏了,不值一毛钱。抵债?远远不够!再加上场地租金拖欠,不处理好的话,说不定五叔还涉及合同诈骗罪,要坐牢呢。”

 

 

“你!”张琪沫死死咬着嘴唇,杀人的心都有了。

 

 

这是商业上常见的手段,张填海家财大势粗,想整他们一个濒临破产的珠宝厂,办法可是太多了……

 

 

“想清楚,要不要来求我。”张填海看着这一幕,别提多畅快了。

 

 

“说够了没有?说够了就滚!”

 

 

林隐面无表情看着张填海。

 

 

“你个窝囊废,也敢叫我滚?”张填海脸色一变,冷冷看向林隐。

 

 

林隐在张家一向是逆来顺受,没曾想今天还敢在他面前硬气了。

 

 

“你好大的胆子!”张填海突然暴怒,一巴掌朝着林隐脸上甩去。

 

 

咔!

 

 

林隐抬手攥住了张填海的手腕,发出了骨头扭转的声音。

 

 

“呃!啊!”

 

 

张填海发出杀猪般的惨叫声,痛的额头冒汗,不敢置信的看着林隐。

 

 

他半跪在林隐身前,浑身剧烈颤动着,像是承受着无比巨大的痛苦。

 

 

林隐冷哼了一声,松开了手。

 

 

砰。

 

 

张填海身子一软,突然摔倒在地,整条手臂疯狂抽着筋,痛得他直抖擞。

 

 

“反了!林隐你还敢动我。”张填海死死盯着林隐,“我会让你后悔出生在这个世上!”

 

 

“你们家完了!谁也帮不了,我说的!”

 

 

张填海起身,表情阴冷说道。

 

 

“老子给了你们机会,你们不懂得珍惜。等着家破人亡吧!”

 

 

张填海威胁完,气急败坏的离开了。

 

 

“林隐,你是嫌事情小吗?还要打张填海!”卢雅惠哀嚎起来,“这可怎么办啊!真要被你给害死啊!”

 

 

“你太冲动了,打人是解决不了问题的。”张琪沫缓缓说道。

 

 

“这件事我会处理好的,你们不用再担心了。”林隐淡淡说道,“张填海成不了气候。”

 

 

“呵,你能处理什么?”卢雅惠冷笑说道,“你凭什么……”

 

 

林隐面无表情了一眼卢雅惠。

 

 

她一个激灵,忽然感觉,今天的林隐有些不太一样,眼神太过锐利。准备训斥的话,说到一半又是忍了下来。

 

 

林隐眼神中带着一丝温柔,看向张琪沫。

 

 

“放心吧,有我在。”

 

 

张琪沫不知道怎么回事,心里竟是有些暖意。林隐今天给了她一种从未有过的,可以倚靠的感觉。

 

 

“好。”她默然点了头。

 

 

……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