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云译网,为您提供全国翻译公司,打造专业的翻译服务平台!

发布资讯

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翻译服务信息 > 正文

嫩小乳尖小花苞 啦啦啦视频完整版

更新时间:2020-10-24 17:03:35

我就像是品尝到了这世界上最为美味的东西一样,让我情不自禁的想要更多的索取。

然而,刚准备进行下一步动作,便被她给推开了,瞪着大眼睛,低语道:“小威,给我些时间好吗?”

看着她楚楚可怜的模样,连忙点了点头,知道这种事情急不得,只能一步步的进展,今天能这样我已经很开心了。

一连确定了好几次,她才坐回到了床上,不过却与我保持着距离,生怕我会欺负她一样,还让我用毛毯盖住身子。

“嫂子,你防我跟防狼似得,至于吗……”

“当然至于了,也不知道刚才是谁强吻了我,哼。”

“这么算的话,还是嫂子你占了便宜,我可是初吻啊,你就偷着乐去吧。”

“我才不稀罕你的初吻呢,咯咯。”李素冲我做了个鬼脸,非常的可爱,看得出她心里是十分欢喜的。

 文学

一脸委屈看着她,撒娇道:“你就可怜可怜我把,我现在好难受,你挑起的火,你要负责灭掉啊……”

沉默了片刻,李素坐回到我身边,用实际行动来帮助我。

嘶……

我忍不住吸了口凉气,那感觉真是不可言喻。

正当我想着能跟她发生点什么不可描述的事情时,她快步起身离开了我的小窝,留下一脸错愕的我。

突然,李素小脑袋探了进来,笑吟吟说道:“傻弟弟,刚才算是对你淋雨的奖励,咯咯。”

说完她便离开,去做晚饭,我只觉得心痒难耐,无处发泄。

只好走到了卫生间里,冲了个凉水澡,让自己冷静一些。

吃过了晚饭,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睡不着觉,看了看时间已经是凌晨了,强制性控制着自己休息,刚有些睡意,只听到隔壁房间再次有了些动静!

不用想我也知道是怎么回事,只不过她想不到我到现在还没有休息吧。

“小威……”

竖起耳朵听着隔壁的声音,竟然隐约听她在喊我的名字。

听了一会儿,我确定了她就是在喊我,只觉得心神激荡,虽然恨不得现在就冲进她房间里,想了想最终还是忍住了,如果被她觉得我只是想得到她的身体那样就得不偿失了。

“既然她心里有我,早晚有一天我会拥有她。”在隔壁的李素满足之后,我亦是美美的睡了过去。

第二天,早早的起了床,洗涮了一下,开始做爱心早餐。

“嫂子,起来吃饭了。”

我轻敲了敲被李素反锁的卧室门,里面回应了一声,声音中带着羞意。

几分钟之后,她洗涮完毕,坐在了餐桌上,不敢看我,应该是想起了昨晚的事情,小脸儿通红。

吃饭的时候,讲了一些小笑话,逗她开心,而她却是欲言又止的模样,让我摸不着头脑。

随后,她竟然对我说昨天的事情让我就当作没有发生过,让我以后不要再提。

我心里发堵,想要咆哮,控制住自己的心情,问她为什么,无论我问什么她都不说话,只觉得心中刺痛,难道她还想着高翔?亦或者是现在已经没有了负担,所以真的想要跟马健上床,来换取所谓的升职机会?

这一刻,我心里仿佛发生了一场海啸一般,可是我只是沉默着没有说话,没有任何人知道。

想到录音的事情,连忙拿出手机,跟李素说道:“嫂子,无论你是怎么想的,你先听听这些录音。”

虽说心脏隐隐作痛,但是无论她是怎么想的,我也要把那些录音放给她听,谁让我爱她呢,单方面的爱情本来不就是卑微的吗?

两人噤声听着录音里面的内容,李素的脸色显得有些不自然,俏脸儿微红,时不时的看向我。

尴尬的我连忙快进了一些,看着她的神态与动作,明显是对我有些意思的,却为何要说出那样狠心的话来呢,心中充满了疑问与苦涩。

“嫂子,那老东西说的话你也听到了,他跟你说的升职之类的都是骗你的,不过是为了得到你的身子而已,你以后千万不要再有那种念头了。”

“傻弟弟,我现在恢复了单身,再也不用为家庭而操劳,更重要的是我已经看开了,升不升职对我来说已经不再重要了。”李素叹了口气,美眸中闪过一丝痛苦之色。

我看得出她还放不下,毕竟做了几年的夫妻,伤口不是那么容易愈合的,这也或许是她今天对我说那些狠心的话的原因吧。

“既然这是一个误会,那……你和翔哥,你们之间……”

“不要再跟我提他,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你放心,我是绝对不会跟他解释什么的,更不会和他复婚。”她嘴角露出一丝苦涩,道:“你又不是没见到离婚之后他那副小人的模样,更何况他的心已经不再我这里了,就算是我再怎么挽留,也是于事无补。”

“嫂子,或许翔哥是为了故意气你呢,说不定他现在还想着你呢,依我看你还是给他打个电话,把事情说清楚吧。”

说出这些话,房间里陷入了沉默,静的我都能听到自己的心跳。

我说那些话,看似想让两人复合,更多的其实是在试探李素,我想看看她到底是否还想再续前缘,亦或者她真的被伤透了心,对高翔不在抱有任何希望与幻想。

如果她心里还有高翔的话,那么我也好死心,衷心的祝福他们,如果她选择单身也不愿意复合,那么我也能确定她对高翔是彻底绝望了,我也就不用在担惊受怕两人会藕断丝连什么的。

“我和他夫妻缘份已尽,直到离婚前我才看透了他是什么样的人,我宁愿孤独终老,也不会愿意跟那种男人过日子。”

听到她肯定的回答,我掩饰不住心中欢喜,恨不得搂着她亲一口,向全世界分享这个对我来说天大的好消息。

李素看着我欣喜的模样,嘴角露出一丝笑意,道:“是不是合你心意了,现在开心了吧。”

被她点破自己的心思,有些尴尬的笑了笑,看着她绝美的笑容,我真想问清楚她为什么不让我再提昨天晚上的事情,最终话到嘴边还是忍住了。

她的心情好不容易好了起来,我可不想因为我的原因而惹得她不开心,让我在她心中的形象发生改变。

两人吃过饭,肩并肩朝着工厂而去。

暖暖的微风吹过她的秀发,绝美的容颜让我如痴如醉。

李素自然注意到了我的样子,不敢与我对视,脸色微红,轻声道:“看路啦,也不怕撞到树上。”

看着她娇羞的模样,简直就像是恋爱中的少女似得,心中更加疑惑,不过却是开心了不少,至少她没有因为昨天的事情对我冷冰冰的。

“我如果撞到树上,你会心疼吗?”我笑嘻嘻的问道。

“当然会了。”李素点了点头,我则是开心不已,随后她话机一转,道:“你是我弟弟嘛,我不心疼你心疼谁啊,咯咯。”

她掩口而笑的模样,让我觉得整个世界仿佛都明亮了起来,往日里温婉矜持的她竟然跟我开起了小玩笑,心里比吃了蜜还要甜。

在工厂里分开,我来到了仓库里,开始工作。

心情大好,我干起活儿来有如神助一般,丝毫不觉得累,难道这就是爱情的力量?

一天的时间很快便过去了大半,吹着口哨悠闲我在工厂里闲逛,准备去上厕所。

“你就是赵威吧?”

刚走出了厕所,就碰上了三个穿着厂服的年轻人一脸阴笑的看着我。

“是我,你们有什么事情吗?”

“昨天下雨,让你小子逃过一劫,今天可就没那么好运了!”

带头的年轻人脸上有一道伤疤,冷笑了一声,不由分说的朝着我小腹踹了一脚。

“蹬~~蹬”

没有防备的我被他一脚踹的倒退了几步,倚在了墙上,忍着腹部的疼痛,冷声道:“我跟你们无冤无仇的,为什么要打我?”

“咱们确实是无冤无仇,不过谁让你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呢?”

满头雾水的我非常冷静,瞬间明白了他们背后有人指使,而我在工厂里根本没有得罪过什么人,如果说有的话,那么只有马健一个。

“马健?”

“哟,还挺聪明。”带头的刀疤男抓着我的衣领,道:“不错,就是马副厂长让我们教训教训你,小子记住了,马副厂长不是你能惹的起的,以后最好老实点,要不然,哼哼……”

刀疤男话抓着我的头发,朝着我的小腹打了两拳,随即身后的两个小弟朝着我一顿拳打脚踢。

我用双手护住头部,心中凛然,难道我偷听马健和白慧被发现了?还是因为李素的事情被他记恨在心,这是在给我一个教训?

“还挺抗揍。”刀疤男见我一声不吭,对自己两个小弟命令道:“给我狠狠的打,打到他求饶为止。”

“住手!”

就在这时,远处传来呵斥的声音。

只听到远处传来一声呵斥,两个小弟停止了对我的殴打,我趁机看了一眼,原来是张小凤。

我口中的张小凤,是工厂里人尽皆知的放荡女人,听说她与这附近的不少混混都有染。

我得知她的那些“光荣事迹”之后,潜移默化的对她有些反感,毕竟农村出来的孩子,思想有些封建。

她虽然名声不是很好,但是身材却绝对是一流,厂里许多男人对她都垂涎三尺。

不知道为何,她唯独对我非常的关心,可以说是无微不至。

厂里许多人都能看出她对我的与众不同,都说她看上了我之类的。

在一起不错的工友都劝我说不如玩玩她,玩腻了之后在甩了她。

我虽然算不上什么正人君子,但是那种事情我是万万不会做的,而且她对我那么好,我怎么能伤害她。

况且我的心全部都在李素身上,如果被她知道我是一个花心男,是一个始乱终弃的负心汉,以她对那种男人的恨,我这辈子也难跟她走到一起了。

……

“小威你没事把。”张小凤一把推开了对我拳打脚踢的两个小弟,把我护在身后,指着刀疤男怒斥道:“张强,你凭什么打人?”

“哟,我还以为是谁呢,这不是咱们小凤姐吗,怎么滴,心疼这小白脸儿了?”

“你嘴巴给我放干净点。”张小凤凤目含煞。

张强猥琐的笑着,道:“张小凤,这小子是不是把你伺候舒服了,你这么维护他?要不然你给我处几天?绝对能让你爽翻的。”

“狗嘴里吐不出象牙。”张小凤把墙角处的我搀扶起来,心疼的帮我擦了擦嘴角的血迹,柔声道:“小威,咱们走。”

张强一把抓住了她的手腕,猥琐一笑:“想要带着这小子离开没那么容易。”

她一把甩开了张强的手臂,脸色冰冷,恨声道:“你到底想怎么样?”

“只要你答应我一个条件,我就让这小子离开,怎么样?”张强丝毫不生气,满脸贪婪的看着张小凤胸前的饱满。

“有屁快放。”张小凤厌恶的看了他一眼。

“你跟我睡一夜,我就饶了这小子,要不然我见他一次打一次。”

“你放屁。”见张强语言如此粗鄙,心里怒火燃烧,擦了擦嘴角的血迹,挣扎着起身,把张小凤护在身后,指着嚣张跋扈的三人,道:“今天谁敢欺负小凤姐,我就跟他拼命。”

“小子,现在逞起英雄来了。”张强握拳朝我打来,被我一个侧身躲了过去,一脚把他踹到在地。

我有着一米八多的身高,在学校的时候还是校篮球队的,如果不是之前没有防备,才不会没有还手之力。

张强吐了一口唾液,从地上爬起来,狰狞着咆哮道:“给我打,往死里打。”

三人把我包围在其中,拳打脚踢的朝我打来,只感觉一个柔软的身子把我护住,愣是没让我受到一点伤害。

只看到张强三人的拳头都打在张小凤的身上,而我被她紧紧的抱住,想要挣脱,却不知道她那里来的这么大力气,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一瞬间怒火中烧,睚眦欲裂,嘶吼道:“小凤姐,你快起来啊。”

废了好大的力气挣脱她的怀抱,一把推开了张强他们,看着她紧皱的秀眉,想着往昔她对我的好,我却还对她有反感,真是恨自己不是东西,双眸微湿,哽咽道:“小凤姐,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我……。”

“小威不要难过,姐姐没事。”张小凤露出一个十分勉强的微笑,倚在墙头上喘息着。

我现在是浑身的怒火无处发泄,从地上捡起来一块烂砖头,指着三人怒吼道:“你们三个狗杂碎,不是要打我吗,来啊!”

“你们不是看我好欺负吗,不是要教训我吗,来啊。”拿着半截转头朝着张强打去,三人见我像是发疯了一般,连忙躲避,目中露出一丝怯意。

俗话说软的怕硬的,硬的怕不要命的,现在我把一切后果都抛在了脑后,只想着为张小凤报仇,他们自然不想因为马健许给的那一点报酬而与我拼个两败俱伤。

“小威,别冲动。”张小凤焦急的喊道。

“小凤姐,你别管,我跟他们没完。”挥舞着砖头块,追赶着张强三人。

“这小子疯了。”气急败坏的张强拼命的朝着门卫跑去。

“我看你们能跑到哪去,今天非要你们三个杂碎见血。”大声呼喊着,加快了脚步朝着三人追去。

“小威,快回来,不要把事情闹大。”耳边传来张小凤虚弱的声音,这才算是止住了脚步,对着前面落荒而逃的三人怒吼道:“张强,这件事咱们没完!”

重新回到了厕所旁边,驱散看热闹的人群,搀扶着张小凤来到了医务室,简单的包扎了一下,幸好都是些皮外伤,没什么大碍。

两人走在回裤子部的路上,想起从前我对她的疏远,面露愧疚之色,道:“小凤姐,谢谢你。”

“傻弟弟,跟姐姐我还这么客气,这不是见外了嘛,咯咯。”

“你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呢?”再也忍不住心中好奇,询问困扰了我许久的问题。

“嗯……”张小凤眨着大眼睛,露出神秘的微笑:“现在保密,以后你会知道的。”

两人回到了裤子部,帮她请了假,本来说要送她回家,她非要自己回去,无奈之下,在我的目送中,看着她渐渐远去。

而我之前对她的那些抵触,早已在她把我护在身下的时候随风飘逝,此时此刻心中只剩下感激。

刚回到仓库里,便来了一位不速之客,正是马健的情人白慧。

“赵威是吧,马副厂长有事找你,让你现在去一趟。”白慧看向我时眼神中流露出毫不掩饰的轻蔑。

欺人太甚!

我攥着拳头,努力平复了下心情,刚派人给了我一个下马威,现在又说有事找我,用脚趾头想也能猜出来,那老东西肯定没安好心。

“知道了,让他等一会儿。”

“你!”白慧没想到我竟然会如此大胆,气极反笑,道:“一个小小的员工也敢摆这么大的谱,还真是不知道天高地厚。”

“员工怎么了?没看到我现在受伤了吗?就算是副厂长也不能强制性让员工不顾伤痛去见他把。”我和她可以说是相看两厌,不耐烦的说道:“你先跟马副厂长回复一声,我等下就到,不会让他久等的。”

“不行,马副厂长亲自交代我,要把你带到他办公室,你还是乖乖的跟我走,可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

白慧趾高气昂的模样还真是让人生厌,她恐怕还不知道我手里握着她们的把柄吧,冷笑一声,跟着她离开,我倒要看看马健要耍什么花招。

来到办公室,正看到马健悠闲地坐在老板椅上抽着香烟,而张强三人正站在他身旁献媚,虽说心中怨恨,但是却不能表现出来,还是看看这老东西到底要怎么处置我再说。

尽量让自己平静下来,好见招拆招,道:“不知道马副厂长找我来有什么事情?”

“赵威来了啊,坐吧。”看着笑里藏刀的马健,我没有丝毫的谦虚,对着他所指的椅子做了下来。

马健本来充满笑意的脸色看到我竟然直接坐了下来,明显的楞了一下,然后再次恢复了笑容。

“谢谢马副厂长了。”我表现的非常随意,反正大家心知肚明,我又何必看他脸色。

马健看了一眼满脸不忿的张强,脸色一沉,道:“我听保安说今天你和张强他们在厂子里打架?”

我心里冷笑一声,倒要看看他们怎么狼狈为奸。

“马副厂长,你这样说可就是冤枉我了,本来我就是挨打的那个,你可不能听别人的片面之词,这件事情许多工友都见到了,你大可去调查。”

虽然说自己现在只是一个不起眼的小员工,但是并不代表我可以被随意诬陷与揉捏。

打蛇就要打七寸,自己定要占据先机。

“听你这么说,张强他们平白无故的怎么会找你麻烦?我听张强说是你先动的手,他们才正当防卫的,你可知道工厂里蓄意滋事的惩罚?”马健笑了笑,一脸嘲笑。

他的意图,果然被我猜的八九不离十,他就是看我三番两次坏他的好事,派人毒打了我一顿不说,还想把我赶出工厂去。

心计不可谓不毒。

“马副厂长如果不信,可以去问那些旁观者,还有在裤子部里面上班的张小凤,小凤姐还因为保护我而受伤请了假,我相信马副厂长会秉公处理的”

我一副受害者,痛心疾首的模样,一句话直中要害,我还真不信这老东西手段能通天,让那些目击者把黑的说成白的。

“张强,赵威说是你们先动的手,这件事情你该怎么解释?”马健挑眉看了张强三人一眼,意思非常明显,就是要污蔑我。

“马副厂长,我们跟他无冤无仇的,怎么会无故打他呢,是他从厕所出来,不小心撞到了我们,而且还非常嚣张的说他嫂子是裤子部的主管李素,来威胁我们,我们气不过跟他吵了几句,他就动手打人。”

张强一脸的跋扈,理直气壮的说道:“就算是有人看到我们打架了,但是谁敢说就是我们先动的手呢。”

他的一番话还真是毫无破绽,毕竟当时只有我和他们三个,等争吵起来之后,才引来了好事者与碰巧路过的张小凤,还真的没有谁看到事情的起因,谁能想到他们三个就是故意找我麻烦呢。

再有就是谁都知道张强他们是无赖,谁会为了我这个所谓的同事去得罪他们,而被记恨上呢,更何况他们有马健这个副厂长作为后台,这些就是张强敢与我对峙的资本。

见情势不对,我也只好把早已想好的对策亮出来。

“马副厂长,既然我们各执一词,这件事情也就不为难你了,我直接报警算了,反正厂子里有监控,这事你看该怎么办?我还仰仗你替我做主呢。”我叹了口气,摊了摊手,一脸的委屈与不忿,内心却是想试试马健到底有多少本事。

“报警就算了,让外人知道了工厂里的治安不好的话,对工厂的声誉也不好。”马健听到我要报警,出口阻止,看来他也不想把这件事情闹大。

“马副厂长,怎么说我现在也是工厂里的一份子,不能白白受了委屈,你一定要为我做主啊,我不能平白无故的受一顿打,到现在浑身还疼痛无比,听说他们是受人指使的,也不知道那个王八蛋有这么大的能力,在工厂里指使员工打人。”见他没有多少本事,连忙乘胜追击。

“赵威,小小年纪,城府倒是可以,在这厂子里上班还真是委屈了你。”马健听到我骂他,却不能当面承认,脸色阴沉,双眼眯着,紧紧的盯着我。

“多谢马副厂长的夸奖,真是令我惶恐,不过我也不是软柿子,谁想捏就捏的,这件事情如果得不到公平的处理。我还是选择报警好了。”看他拿我没办法,态度强硬了起来。

“这件事情我会彻查的,不过你还是得罪什么人了吧,我不信无缘无故会有人打你,还有就是厕所门口的那个摄像头最近坏了,还没来得及维修,真是不巧。”马健冷笑着看着我,那意思像是在说:我就是故意要整你,你能把我怎么样。

一副小人得志模样,令人生厌。

张强几人听到马健的话,脸上更是乐开了花,挑衅之意十足。

看着马健那阴狠的笑容,心里咯噔了一下,不过我也不怕,至少我还有底牌没有亮出来,不过我倒是不着急,先看看他到底打算。

一副大事不妙的神态,脸色大变,仿佛就是一个待宰的羔羊一般,道:“马副厂长,这一招还真是打的我措手不及啊,不知道马副厂长打算怎么处置我呢?”

“国有国法,厂有厂规,既然你们四个在工厂里聚众斗殴,那我也只好按照厂规来办了。”马健狞笑了一声道:“赵威,张强,你们四个在工厂蓄意滋事,对工厂造成了许多负面的影响,现在我决定开除你们四个。”

“马副厂长,咱们说好的……”

张强话还没说完便被马健用眼神给制止了,不用说他对三人的处罚只不过是走走过场,而我就不同了,只要是离开了工厂,想要再进来,是绝无可能了。

“马副厂长,我记得打架之类的初犯,是扣半个月工资把,你直接把我开除,是不是有报私仇的成分呢?”

马健大笑了一声,脸上的横肉都在颤抖,十分的嚣张,道:“在这个工厂里,我就是厂规,我说什么就是什么,你现在已经被开除了,可以滚了。”

冷眼看着嚣张跋扈的四人,耸了耸肩,道:“我走倒是无所谓,我也知道得罪了你马健没好果子吃,不过我这个人是个睚眦必报的性格,谁不让我好过,我也不会让他舒服。”

说话间,从口袋里拿出了手机,看着秃顶的马健,冷声道:“不知道马副厂长还记不记得昨天下午在楼道里的事情,十分不凑巧的被我录了下来。”

“赵威,你什么意思。”马健脸色一变。

“我什么意思马副厂长自然是明白的,我手机里的录音,要不要放出来让你听一下?”

“你们三个先出去。”随着他的一句话,张强三人见情况不对劲,不清不愿的离开了办公室,房间中只剩下我与这老秃驴。

看着惊慌失措的马健,心中升起一丝快意,这只是我要收拾他的第一步,总有一天我会让他身败名裂!

马健在房间里来回踱步,满脸狰狞,用手指着我,狠声道:“好小子,你监视我,还敢录音!”

“我岂止是敢录音啊,如果我今天被赶出了工厂,那么我手里的那段录音绝对会交到你老婆手里,而且还会被全工厂的人都知道。”

“赵威,你想好了,跟我做对没有好处的,在这工厂里我有一百种让你滚蛋的办法。”

“是嘛?只要我手里有这段录音,你敢对我如何?”毫不在意他的威胁,毕竟他现在还真是拿我没办法。

“小子,在没有经过我的同意下,你敢录音,你这是侵犯我的隐私,如果这段录音暴漏出去,我绝对会让你去坐牢。”

对于他的威胁毫不在意,看着他狗急跳墙的模样,只觉得心情愉悦,连身上的伤势都不觉得痛了。

“老东西,你以为我会怕你的威胁?你三番两次的欺负我嫂子,还一手造成了她婚姻破裂,就因为我坏了你的好事,就对我怀恨在心,找人打我,还要把我赶出工厂,你以为我是好欺负的?我就是拼着鱼死网破也要让你知道,我赵威不是你想捏就捏的!”

牙呲欲裂的我用手指着他,这一刻,终于把这段时间压在心中的憋屈爆发了出来。

脑海里回想着许多画面,有李素被欺负的那些,有张小凤把我护在身下的时候,这一切都是我眼前的老东西造成的,我怎么能不恨,怎么能不痛快。

马健被我突然间的爆发吓了一跳,他无论如何也想不到一个随时可以赶出工厂的小人物,竟然能把他逼到如此地步。

老东西脸色阴沉,坐在老板椅上一言不发,点上了一根雪茄烟,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我倚在墙上,就这样静静的看着这老东西,看他吃瘪的样子,看他还有什么坏心思,还能耍什么心眼。

片刻之后,马健这个老家伙恢复了平时的沉稳,沉声道:“你到底想怎么样?”

“我想怎么样?”看着他咬牙切齿却又无可奈何的模样,心中的那口闷气只觉得消散了许多,轻笑一声,道:“想要我守口如瓶也可以,不过那本该属于我嫂子的职位,我想就不用我再多说了吧。”

“你……”马健咬了咬牙,最终没有说出什么,只是一脸阴毒的看着我,道:“有什么条件一次性说完。”

“我无故被殴打了一顿,是不是该得到一些应有的补偿呢?”见他没有拒绝我开出来的条件,心中大定,知道了他的底线,继续说着要求。

“你想要我怎么处置他们?”

“当然是按照厂规,开除他们了。”

马健沉默了片刻,道:“你说的我都可以答应,录音的事情咱们可以谈谈了吧。”

“录音的事情好说,不过我另外要五万块钱的医药费,不知道马副厂长意下如何。”见他退步,我越发的觉得自己手中录音的重要性,索性狮子大开口。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