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云译网,为您提供全国翻译公司,打造专业的翻译服务平台!

发布资讯

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翻译服务信息 > 正文

把腿分的大点医生检查h*军婚吃奶H

更新时间:2020-10-24 17:11:54

老杨早就眼馋那两团柔软了,听见刘雅舒服得哼出来了,他大受鼓舞,手顺着那光滑柔软的肩膀,往刘雅的胸口滑。


滑进被礼服包裹着的胸口,一把抓住那团时,老杨的身体差点儿没激动得一哆嗦。


这,这也太滑,太软了……


刘雅闭着眼睛靠在老杨的身上,好像睡着了一样,两颊红扑扑的,樱桃小嘴喘着粗气,睫毛忽闪忽闪的。


老杨知道,刘雅只是现在喝多了,意识并不清醒,他也有些怕刘雅突然清醒过来。


刚开始老杨的动作很轻微,但后面见刘雅完全不反抗,他胆子开始大了起来。


他把刘雅平放在床上,自己则双腿迈开跨在刘雅身上,两只手伸进去,抓着两团揉粉团一样发狠的搓动着……

老杨将刘雅的礼裙从上身褪下。


两团雪白噗通一下蹦了出来。


为了穿连衣裙的效果好,刘雅竟然没穿里衣。


 文学

她躺在老杨的身下,身上一丝不挂,雪白的身体从褪去的礼服里显露出来,胸口随着呼吸上下微微颤抖着。


老杨都单身了多少年了,这个时候哪儿还受得了这种刺激!


他两手把刘雅的那两团拢在一起,迫不及待的把脸埋了进去。


老杨实在控制不住了,裤裆都快被撑爆了。


他今天就要睡了刘雅,哪怕明天就死也甘心了!


“砰砰砰!”


正要脱裤子,刘雅家的房门忽然被敲响。


老杨吓得从床上蹦了起来,一下子慌了神。


我靠!这大半夜的谁啊?


她老公不是出差去了吗?难不成临时回来了?


老杨急急忙忙爬下床,穿好鞋子,心都快从嗓子眼儿跳出来了。


这大半夜的,除了她老公,还有谁能来敲她家的门?


难道这马上就要到手的鸭子,就这么飞了?


老杨回头看了一眼依旧醉的不省人事的刘雅,实在有些不甘心。


可如果是刘雅的老公,为什么不直接用钥匙开门呢?


老杨壮着胆,踮着脚走到门边。


耳朵贴在门上仔细听了听外面的动静,越听越觉得可能不会是刘雅的老公,估计是谁敲错了门吧。


老杨把心一横,悄悄反锁了门,这样外面的人拿钥匙也打不开。


接着,他决定再等一等。


如果真是刘雅的老公,他就赶紧翻窗溜了。


不一会,外面没动静了。


“砰砰!”


就在老杨松了口气的时候,外面的人又疯狂拍打起门来。


老杨根本没心理准备,吓得浑身一哆嗦,刚才的兴致全无了。


他根本来不及多想,赶紧跑到刘雅家阳台,推开窗户往上爬去。


老杨之前帮刘雅检修屋子的时候,从自己家绑了根绳到她家,绳子一直也没解开。所以,他打开窗户顺着绳子一下就爬到了自己家。


回到自己的房间里,看着有些乱糟糟的屋子,老杨的心里有些发酸。


看着自己的两只手,回忆起那滑嫩的触感,忍不住想笑。


刚才发生的一切就好像做梦一样,实在太美好了!


就差那么一点儿,他就可以压着刘雅狠狠爽一下了。


哎,太可惜了!


突然,老杨想起刚才走的太着急,刘雅还一个人裸在床上呢,身上还沾满了他的口水,万一让她老公看见了那解释都解释不清。


万一刘雅的老公怀疑她偷汉子,把她打一顿怎么办?


老杨打心眼里喜欢刘雅,所以不想刘雅因为自己挨男人打。


他越想越过意不去,但他又不能大晚上的去敲刘雅家的门,这样岂不是此地无银三百两?


突然,他拍了下自己的脑门,怎么把针孔摄像头这么重要的东西忘记了!


要是刘雅的老公没起疑,那万事大吉。


要是刘雅的老公真起了疑心要打刘雅,他就立马打电话报警。


想到这里,老杨赶紧打开手机中的摄像软件,输入登陆密码后画面一打开,刘雅家的主卧一下子出现在老杨眼前。


刘雅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醒了。


她把衣服全脱了,一丝不挂地躺在床上。


雪白身子泛着红,双腿在被单上一蹭一蹭的……


刚才敲门的根本不是刘雅的老公,屋内什么人都没,只有刘雅一人!


这刘雅肯定也是被老杨挑拨起来了,这会正渴望的不行,只能一个人解决着。


老杨的眼睛一眨都不舍得眨,抽了一张面纸,手也不自觉地抓着自己那动作起来。


过了小半个小时,随着刘雅发着抖趴在床上,老杨也闷哼了一声,然后昏昏沉沉睡了过去。


第二天一大早,老杨被阳光照醒,才发现自己都没洗澡,穿着工装就睡着了。


他昨晚舒服完就睡了,监控软件都忘了关,现在看过去,发现刘雅早就起床了,床上整理得干干净净,一尘不染。


哎,老杨看了一眼自己狗窝一样的卧室,心里又是一阵感慨。


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娶到这样一个宝贝媳妇儿。


不过,也不知道刘雅昨晚到底是真醉了还是装醉。


老杨记得她昨晚刚回来的时候还是有些意识的,难道到床上后她是故意装醉?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岂不是代表着他有机会?


还有,昨晚那大半夜敲门的人到底是谁?


老杨正琢磨着,就听到一阵敲门声。


“谁啊?”


老杨打开门,发现门口站着的人是何雯,他的儿媳妇。


但其实,何雯并不真的是他的儿媳。


虽然他儿子已经带何雯回来见过家长了,就差结婚证和酒席了。


但在办酒席的前一天,何雯嫌老杨儿子订的三千块一桌不大气,闹情绪要回娘家。


结果老杨儿子就在追何雯的路上发生了交通意外,当场死亡。


而事后,何雯再没出现过,而半年后老杨就听说她和别人结婚了。


直到两个月前,何雯才找上老杨,为当年的事道歉。


可是,老杨怎么可能会原谅她!


对于何雯,老杨有满腔的恨意。


“杨叔,你还好吗?”


“好个屁!”


老杨怒骂一句,转身就进房间了,留下何雯一个人在门口满脸尴尬。


整理了下心情,何雯走进屋内,来到了老杨的面前,慢慢蹲下身子。


她五官很精致,身材也很迷人,尤其是下面的黑丝裙配丝袜,更有种妖媚的性感。


让人看在眼里,情不自禁就有种想要将她压在身下狠狠征服的冲动。


但老杨没有,老杨连看都懒得看她一眼,直接闭上了眼睛。


老杨会有这种反应,虽然何雯早就有了准备,但她的心里也是更愧疚了。


“杨叔叔,当年的事情我真的很抱歉,对不起…”


老杨开口打断:“说完了吗?说完了就滚吧,你以后不要再来了,既然你不是我杨家的儿媳妇,就别再进我杨家的门了,免的脏了你的身子。”


这话像是刀子一样,狠狠扎在了何雯的心上。


“林叔,真的很对不起,当年我听到那个意外时,我想死的心都有了,我……”


“那你怎么没死呢?”


老杨反问一句,问的何雯不知该如何说话,只是使劲的抹着眼泪。


足足沉默了近十分钟后,何雯才继续说道:“我当时只知道他没了,但并不知道你当时心如死灰、醺酒度日的情况,我爸妈瞒着我,根本没有告诉我。”


老杨不耐烦的挥了挥手,“废话也别说了,你怕承担责任不来看望我就算了,我最不能接受的就是我儿子死了不到半年的时间,你就跟别人结婚了。何雯,你到底是有多么的饥渴?”


何雯痛哭,“我不敢面对你,还走不出他的感情阴影,所以就依着父母随便找了个人嫁了,可结婚后每天晚上我还是会想起他。”


“甚至,就连我和老公办那事的时候,我也闭着眼睛幻想是他在跟我做,杨叔叔,你能理解吗?”


何雯的哭诉,把老杨多年来的委屈给激起了。


他大声吼道:“我儿子没了,我老婆也伤心而去,我每天靠自己的右手来解决那种事儿,找个公主人家都担心我会不会死在床上而拒绝接我生意的心情,你特么能理解吗?”


老杨的质问让何雯一时之间不知该如何接话,只能不停的哭泣。


哭了好一阵后,何雯继续说,“林叔,求求你不要怪我了,我真的知道错了。我来就是想看看你有没有什么需要帮助的,也希望你能原谅我。”


“求得我的原谅后,你的愧疚感就会小很多,以后也不会再有心理负担了,对吗?”


老杨一眼就看穿了何雯的心思。


何雯头深深的低了下去,不敢和老杨对视。


但她不想再拖下去了,她受够了没有尽头的自责。


于是,何雯点头承认,“我是想来求得你的原谅,这样我心里就会舒服许多。”


老杨顿时气的血压上冲,“想求得我的原谅是吧,行啊!”


老杨直接拉开裤链,然后指了指憋屈的下面。


“你不是说跟你丈夫做那事就会想到我儿子吗?今天老子来替儿子收债来了,来,你坐上来,给你个补偿的机会,好好干!”

“你、无耻!下流!”


何雯看到那巨大的昂扬后,顿时羞到不行了,满脸通红。


她赶紧起身,背转过身子就想离开。


可是当她转身的一瞬间,却看到老杨家里摆放的照片。


那上面老杨的儿子牢牢的盯着她,就好像在像她索命一样,就像无数个夜里她梦到的那样。


何雯怕了,她真的受够了那种日子,所以已经抬起脚准备离开的她,又停住了身子。


尽管这事有些荒唐,但如果这样做了老杨就会原谅她,那么她不得不考虑下。


几分钟后,何雯终于鼓起勇气做了决定,她贝齿轻咬红唇,随后慢慢的将自己的裙子脱下。


不剩任何的遮掩,深紫色就像她内心一样高傲的罩罩儿和小裤裤全部脱落下来。


她身前的饱满丰润,她身下的旺盛迷人,此刻悉数毫无保留的展现在老杨面前。


何雯深吸口气,然后对老杨说道:“如果你觉得这就是你需要的,如果这能换来你的原谅,那你来吧,今天我是你的,你能做多久我就陪你多久,你能做多少次我就陪你多少次。但在过了今天之后,我们两家之间的恩恩怨怨也就两清了,谁也不再欠谁。”


“如果你觉得这样可以让你觉得不再愧疚的话,那就过来吧!”


老杨也是冲动了起来,本就在刘雅那勾起的火烧的不行,何雯又上门点燃了怒火。


眼下两把火加持纠结在一起,熊熊燃烧,直把他那里烧的狰狞到无以复加。


来到卧室中后,何雯娇媚的身子被他一把扔在大床上。


那双修长白皙的美腿,被他给猛地劈了开来。


幅度之大,大到何雯都感觉那里生疼,就像是要被扯破似的。


但随后当老杨趴到她的身后上,她就知道自己错了,刚才那点痛,算什么?


老杨死命的拿巴掌扇打着她的身前,那两座饱满的雪白愣是被打的通红通红的,几乎滴血。


这不是亵玩,这是发泄,老杨这么些年来憋着的火彻底要发泄出来。


但何雯觉得她可以承受,她也应该承受。


当她熬过了今天发生的这些,她就可以彻底的放下从前,回归正常的人生轨迹。


而老杨也不单单是身体渴望才这么做的,更是一种报复和解脱。


每一巴掌扇在何雯身前所带起的闷声痛呼,都是他报复的快感所在。


但他的报复手段绝不仅仅止于此,在那两座饱满被扇到肿胀的时候,他凑上了嘴巴。


何雯感受到了嘴巴的靠近,她觉得可以有片刻的温柔享受了。


但她错了,错的非常离谱。


老杨凑上去直接就咬。


当两排牙齿磨在她身前的顶端敏感处时,她当时就痛的双手拍打床铺。


“杨叔,你混蛋,你快放开我!你这个畜生!”


现在才意识到我是个畜生,你是不是反应太迟钝了?!


老杨心里冷哼着,但他嘴上的动作并没有停,继续往死了去咬弄。


何雯痛呼着,疯狂的拍打着,眼泪都溢出了眼角,可老杨根本没有任何反应。


好痛!


几乎要被咬掉了!


她受不了了,开始了央求,“林叔,我错了,求你放过我吧,我不要你的原谅了,你放我离开吧,不要再折磨我了……”


想来就来,想走就走,我林家比公共厕所还不如?公共厕所还特么收费呢!


老杨懒得搭理何雯,只管死命的玩弄着。


而且感觉有些不过瘾,他的巴掌还‘啪啪’的扇在何雯两腿正当间。


那地方的粉嫩娇媚,哪经得起老杨这么死命的折腾。


没几下何雯就被拍的死去活来。


她声嘶力竭的叫道,“老杨,你王八蛋,你不得好死。你要玩就快点,不要再折磨我了!”


折磨?折磨可不是目的,活活折磨死你才是目的!


连拍带打嘴里还咬,何雯真的都快被老杨给活活折腾死了。


足足折腾了两个多小时,她仿佛把这辈子的力气都用尽了,瘫软在床上,没了半点的力气。


她真的没有力气了,疼的要死要活的,比这辈子第一次做还要疼百倍。


但老杨对她的报复,这才只是刚刚开始而已。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