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云译网,为您提供全国翻译公司,打造专业的翻译服务平台!

发布资讯

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翻译服务信息 > 正文

你这小东西还挺别致_小东西还挺难忘什么梗

更新时间:2020-10-26 17:00:20

明天带你去买新的手机和电脑。”柳汐这才恍然大悟,又关切道,“还有什么需要的也跟妈妈说,虽然我肯定不如你爸破产前富有,但买这种必需品肯定是没什么负担的。你……也不用觉得不好意思,等你长大自然会有钱。”

  “嗯。”裴煜宁乖乖地点头,下一秒便看到电视上已经开始播出惊悚电影。

  柳汐本来就是随便看看电视,怎料不一会儿就被诡异的背景音乐和阴森可怖的画面吓得后背都僵了,一转头发现裴煜宁聚精会神看得津津有味,她这个当妈的总不好说自己很害怕吧?思及此,她只得硬着头皮接着看。

  柳汐很少看恐怖题材的东西,她潜意识里认为寻求这种刺激不利于心理健康,如今看了一小会儿就汗毛卓竖,只得找了个借口先回了房间。

  晚上的时候,柳汐躺在床上,总觉得会有什么会从床底爬出来,裹着被子都捂出汗了也不敢掀开。

  突然之间,一只大手摸上了她的手,她尖叫着试图甩开,便听到一个熟悉的少年音:“妈,妈,是我,别害怕。”

  裴煜宁趁机将她抱在怀里,装作无意地摸过她的细腰和臀部,并在臀部多停留了一会儿。

  “小宁,你……你怎么……”在我床上?柳汐想这么问,但又觉得不太妥。

  “今天看的节目好吓人,我……有点害怕,一个人睡不着,想跟妈妈睡。”裴煜宁奶声奶气地说着。

  柳汐十分理解地嗯了一声,不好意思承认的是:自己其实也很害怕,恰好他睡在旁边会好一点。

  裴煜宁钻进了她的被窝,躺了一会儿,待她呼吸逐渐均匀才将手伸进她的睡衣里,抚摸她没穿胸罩的奶子,软酥滑腻的触感令他爱不释手,不一会儿就感到她细嫩的乳头在自己的掌心硬了起来。

  其实柳汐没有睡着,虽然有些不自在但她琢磨着小孩子晚上害怕会想要摸摸妈妈的奶这事儿还是挺正常的?她小时候也这么干过……怎料她居然被越摸下身越湿,乳头还硬了起来,她在黑暗中两颊烧得厉害,渐渐内心的罪恶感便爆棚了——她怎么能对自己的继子湿了身呢……

  裴煜宁见她没阻止,便肆无忌惮地把那对儿朝思暮想的奶子摸了个够,在乳晕上打着圈圈,又捏着乳头,然后心满意足地抓着她的左乳昏昏欲睡,不一会儿却听到她呼吸急促,不时有粘腻的水声从被子里传来——她必然以为他睡着了,竟然忍不住在他身边手淫起来,性欲这么旺盛还单身了二十六年当真是不容易……裴煜宁暗自感叹着,听到她腿间水声愈发明显,内心兴奋不已,假装睡着迷迷糊糊地蹬了一下被子,将她抚摸着的阴户毫无遮挡地露出来——这样摄像头便可以拍到她被他摸着奶自慰的模样了。

  柳汐感到被子一滑,以为他醒了,吓了一跳,见他只是动了一下才松了口气安下心来——她以前自慰都是自己摸胸,这是第一次被男人摸着胸,不同于自己的小手,那又大又暖又硬的手掌可以将她的胸全部罩住,修长的手指略有薄茧摸得她格外舒服,实在是控制不住地想自慰……在别人身边自慰又觉得紧张又兴奋,小穴比往常敏感很多,不一会儿就全是水儿……

 柳汐从未自慰得这么刺激,爽到很快便高潮,睡得特别沉,一夜无梦。

  裴煜宁的作息习惯好,早晨六点半准时被自己的生物钟唤醒,侧头一看,柳汐仍睡得特别甜,素颜看着清纯得像个女大学生。

 文学

  空调将室内的温度维持在二十六度,柳汐不觉得冷,便也没继续将被子盖回来,一双白皙修长的大腿露在外面,腿间是她半湿的蕾丝内裤。

  裴煜宁特别喜欢她的内衣,全都是法式超薄Lingerie,他知道她稍微有点强迫症,胸罩和内裤必须穿成套的——即使平时也没人能看到她脱了外衣的样子,除了他。其实她那薄纱内衣也就是将她的胸固定一下免得摇晃得厉害,一层薄纱包上去连乳头都能看得清清楚楚。裴煜宁起初还疑惑,她出门无非是去学校教书,里面穿这么骚做什么……经过他长时间观察才推测了一个合理的原因:因为她胸部太过丰满,腰又细,想穿不过大的上衣,必须穿超薄的文胸才能扣好扣子,并不是故意穿得这么情趣。可再想想,诸多学生的偶像,刻板严谨的莫教授竟然穿着这样的内衣在国内最高学府教课,裴煜宁就觉得一阵兴奋,光想想就能硬半天。他也偷偷拿过几套她该洗的内衣闻着手淫,她没有用香水的习惯,内衣上主要就是她好闻的体味,他经常用这个味道助兴,并称之为妈妈的处女香。后来他一时好奇又上网查了牌子,发现全都价格不菲,也就断了偷几件藏起来的念头——不过无所谓,她常常吃饭走路都在思考问题,却对日常生活不怎么上心,内衣也是堆到周末洗,他每次偷几件撸完再放回去也不会被发现。

  此刻近距离看着她被蕾丝内裤包裹的阴阜,裴煜宁硬的不行,挪了挪身子便隔着内裤在她白皙的大腿上轻轻磨蹭。又小心翼翼地将她一条腿慢慢拉开,好让他看清内裤中间的模样,她腿根处不被内裤遮挡的阴毛有几根露出,看得他一阵兴奋,正要再拉开一点,突然传来一阵手机闹钟的声音,裴煜宁一惊,心道糟糕——她平日里都是八点才起,今日也没什么事,怎么就订了七点钟的闹钟?他慌乱之下只好闭眼假寐。

  柳汐迷迷糊糊地摸着手机,一睁眼便看到近在咫尺的裴煜宁,而她的一条腿正压在他身上。

柳汐本来感觉裴煜宁的生活作息很健康,也想早点起床,但毕竟不习惯早起,昏昏沉沉还不清醒,看到床上有个男人大脑当即空白了几秒,连呼吸都屏住——平心而论,一觉醒来…身边有个帅哥…颜值仿佛是从少女漫中走出来的——这种的情景…她青春期时也不是没幻想过,但是这……这是她继子?她顿时睡意全无,清醒后才想起为何裴煜宁会睡在她床上,继而松了口气。

  柳汐静静看着他闭着眼睛的侧脸轮廓,只觉面容俊美又带着极具少年感的稚嫩和乖巧,鼻梁和眉骨高耸而精致,薄唇线条漂亮,是好看的浅粉色……他一定还没亲过女孩子吧——柳汐突然这么想,继而又是一阵自责:她的心又开始怦怦跳了,这说明她又有了什么奇怪的念头。

  柳汐想赶紧起床,又突然意识到自己的睡姿极为不雅,于是赶紧将腿收回,仓促间却碰到了裴煜宁鼓鼓的内裤中勃起的阴茎。

  裴煜宁呻吟了一声睁开眼睛,秀气的睫毛忽闪了一下,脸上写满了懵懂无知。

  柳汐猝不及防对上他睡意朦胧的目光,顿时尴尬得说不出话。

  “妈妈……”裴煜宁的嗓音是早晨刚睡醒时的沙哑,眼睛温顺得如同一只奶猫,可内心却机敏地早已将说辞想好,他很自然很无辜地拿过柳汐柔软的小手,轻轻按在自己的阴茎上,委屈地小声道,“妈妈……最近早晨总是会这样,好难受。”

  柳汐僵了几秒——她还没摸过男人的那里,更没看过,可裴煜宁小小年纪那个部位好像也太大了点?她心猿意马间转而又意识到,或许裴煜宁这种每天沉迷学习的青春期少年还没什么生理知识,而她作为他的妈妈,理应给他正确的引导,于是她艰难地开口解释道:“男孩子随着性成熟,有这种现象是正常的,这叫晨勃,是每个男人都会有的生理反应,也是性功能正常的代表。”

  裴煜宁皱着眉听着,又着急道:“可是…我这样好不舒服,该怎么办呢?”

  “这……这……要不,你……你撸出来?”柳汐感觉说这句话她舌头都在打结。其实她对男人的生理反应也不太了解,她是个内向沉稳的人,自幼不怎么喜欢跟人说话,更没跟异性聊过这么私密的话题,但她听说男人硬了可能会不舒服,撸出来会好一些——这么想着,她感觉自己可能也需要补充一点生理知识,不然怎么当好一个妈妈呢?

  裴煜宁在内心窃喜,表面却不动声色,眼神单纯地抓过她的手,自然而然地放进内裤里,拖着腔调问道:“要怎么弄呢……妈妈教我。”

  此时她昨夜摸过小穴的右手已经毫无间隔地贴在了他阴茎上,他舒服得愈发硬了——妈妈的手真的好柔软好娇小,握住他的阴茎都有些吃力呢!

  柳汐只觉脑子轰地一声,完全不知所措——她连男人的阴茎都没看过,怎么会知道怎么撸?可她作为他的养母,若是就这样说不知道,岂不是显得太过无能了?

  第7-8章 给他撸出来

  柳汐用手试着握住阴茎上下滑动了一番,便听裴煜宁发出一声难耐的呻吟。

  “妈妈,好舒服啊……”裴煜宁是真的舒服,被她经常用来自慰的手撸真的太舒服了,一种精神上的舒服。想到她每日用来揉捻小穴的手此刻正抚弄着他的肉棒,这种感觉美妙极了。

  柳汐耳根烧起来,她是头一次做这么私密的事情,忍不住心跳加速,继续慢慢撸动着手中艰难握着的巨物。

  “妈妈…用力一点…快一点…”裴煜宁能感觉到她的生涩,其实他很享受这一点,毕竟这代表了妈妈第一个摸过的男人就是他,可她这么抚弄下去他是射不出来的呀……

  少年的阴茎摸上去很嫩,她不敢太用力,而阴茎分泌的润滑液不像她每次自慰时那么多,她想着还是需要润滑一下才是,可家里肯定没有润滑剂……她心跳如小鹿般撞来撞去,然后松开他的阴茎,羞涩地将手伸进自己的内裤里…里面早已湿得一塌糊涂,是最天然的润滑液…她将自己的手指在汁水淋漓的小穴中搅动,等到充分湿润后,关爱地说道:“小宁,妈妈润滑了一下,这样可能更舒服些。”她其实有点害怕他会感觉这样有些恶心,毕竟那在小孩子眼里是尿尿的地方。

  裴煜宁没想到她会这样做,一时愣了。

  “如果你不喜欢,妈妈这就去洗手。”柳汐在一片安静中愧疚万分,觉得自己有些不知羞耻……此般作为如同在猥亵男童。

  “妈妈,我喜欢,我想要。”裴煜宁赶紧说道,心中美滋滋地想:他这个继母也是心大,手指上沾满了他分泌的尿道球腺液便直接去摸自己的小穴,那里面可是有少量精子的,虽然大概率不会怀孕,但是她那纯洁的阴道岂不是……四舍五入算是被他射过了?

  他之前感觉继母对自己似乎有点意思,现在几乎可以确定下来……但这个时候一定不能急于求成,一旦他急切了,继母对他朦胧的好感就会大打折扣,据他所知她还没谈过恋爱,思想纯洁的很,此时更不能急色给她留下不好的印象,女人的初恋最享受的便是若即若离,充满遐想空间的状态…他可一定要把握好分寸才是,必须等到她深陷不能自拔再捅破这层窗户纸,否则碍于二人身份,她必然会及时掐断爱欲。

  “妈妈用两只手来好不好…”裴煜宁被带着她体温的爱液润滑着,忍不住说道。

  “好…”柳汐一边撸着他的阴茎,由毛发丛生的根部一直滑动到龟头爱抚,速度逐渐加快,另一只手则抚弄着他的阴囊——她心里纠结万分地想着:裴煜宁还是个未成年人……她这样到底算不算猥亵男童?

  “妈妈…你弄得我好舒服啊…好喜欢被妈妈这样…”裴煜宁格外享受地说着,不一会儿便在她手中射了出来,点点白浊全淋在了她手上。

柳汐自从那日给他撸出来,再自慰的时候总觉得比往日刺激,闭上眼睛就能够幻想着那根阴茎的形状……那么粗大凶猛,却又触感细嫩,若是能一下又一下,温柔地插进小穴,该多舒服……

  裴煜宁发现她自慰的次数逐渐增多,从以前的每天睡前一次到现在一天三次,心中暗暗得意——性欲强的女人一旦动了春心真像是被下了药一样。

  裴煜宁起初大概隔两到三天便去她房间缠着她撒娇,让妈妈帮忙撸出来。

  凡事有了第一次,第二次第三次往往就顺水推舟容易得多。

  裴煜宁见柳汐似乎每次都很情愿,便愈发得寸进尺起来,一边被她撸着一边伸手摸着她的奶子。如今她的奶子已经任他摸了,可他却怎么都摸不够,那对美乳又软又嫩还弹性坚挺,乳头又那么敏感,当真令人爱不释手。

  “妈妈累了吗?”裴煜宁望着近在咫尺的娇小美人说道。

  “……没有。”柳汐小声说。

  柳汐其实有些心虚,低着头不好意思迎上他的目光——她知道这样做有些奇怪,可能小孩子不懂分寸,但她一个当妈的,理应严词拒绝并教育他该怎样才对的啊……

  可是,可是她真的太渴望他的亲近了……

  她平静了二十六年的心似乎终于被激起了一丝涟漪,从最初的一点点,逐渐一圈又一圈地荡漾开来……

  她相亲时以为“觉得这个人不错”就是喜欢,后来才明白,原来一个异性竟然可以带来如此多的怦然心动。

  夜不能寐时,她反复想着:她到底为何突然喜欢上了自己的继子呢?

  她在几个辗转难眠的夜晚仔细想了很久,忽然意识到自己的人生自此为止,居然都未曾像此刻一样跟另一个人有如此亲密的联系——小时候父母管教严格,从来不与她亲昵,后来因为跳级,转学,竞赛,周围的人一茬一茬地换,而她又不健谈,从来交不到知心朋友,大学读了一年又转学到了美国,更是与环境格格不入,读博期间一个人居住,说话说得最多的就只剩合作者和老板,很长一段时间,她甚至觉得自己不需要朋友,也不需要恋人……然而,她突然阴差阳错地多了一个名义上的儿子,那么俊美好看,又体贴入微,不嫌她闷,每每想着法子逗她笑,还令她第一次与男性有了亲密接触。

  她二十六年充满冷硬逻辑的世界突然浸入了某些柔软的,非理性的变量,令她仿佛进入了一个错误的递归,逐渐失去了所有的自制。

  可这是不对的啊,这是她的继子,比她整整小十岁,多年来一直是乖顺的好学生好孩子,自幼没有母亲已经很惨了,他如此把她当亲生妈妈一样毫无保留地信任她,若是知道她竟然心怀如此色情的心思,会不会对他又是一个致命的打击呢?

“妈妈手酸了吧……”裴煜宁摸着她柔软小手说,“我自己来吧。”

  “嗯……”柳汐面红耳赤,低着头应了一声,想着怎么让他赶快睡着,自己好自慰一会儿,因为此时小穴里已经很湿了。

  裴煜宁撩起她的睡衣,低头含住她的乳头,另一只手还不忘抚摸着另一边的奶子。

  “啊…小宁……”柳汐何曾受过这等性刺激,当即双腿湿得浸透了内裤中央,连腿根都泥泞了起来,“别…别这样。”

  裴煜宁吐出她的乳头,又恋恋不舍地舔了舔,幽幽地说:“小时候我就好想这样吃妈妈的奶,别的小朋友都有妈妈,可我连妈妈长什么样都不知道……”

  柳汐一听,心疼不已,将他搂入怀中,揉着他的头发宠溺地说道:“那……那你喜欢的话,就随便吃妈妈的奶吧。”

  “嗯。”裴煜宁得逞,尽情地享用起了这对美乳,随着她抱住的动作将脸埋在白嫩的奶子里面,贪婪地深嗅吸吮品尝着,又顺势将整个身子都卡在了她的双腿之间。

  柳汐抱着他,任他吸吮自己的双乳,努力想象自己在哺育婴孩,但她还是个处女,又怎么想象得出呢?尤其是她摸向裴煜宁的背部,只觉背肌发达贲张,心中不由荡漾,小穴湿痒得想夹腿磨蹭一下缓解,可偏偏他又卡在中央。

  裴煜宁沉浸在她双乳的甜香之中,忽而闻到更甜腻的气味儿从她腿间传来,了然她内裤里面肯定很湿了,心中得意一笑,将手直接伸进了她的内裤里。

  “噢——”柳汐饥渴难耐,猝不及防地被男人的大手摸了私处,当即舒服的整个臀都挺了起来,又觉不对,连忙推他,“小宁,这样不行!”

  “不对吗?”裴煜宁茫然若失地眨了眨眼睛,“可是我看妈妈都是这样润滑手指的啊……妈妈这里有好多润滑液。”

  柳汐本就欲火难耐,被他摸了一下更是酥痒得难以忍受,若非伦理不合,她恨不得立刻被他插入操干,此时又被他这么天真无邪地一问,瞬间崩溃地重新将他抱住:“妈妈刚才吓到你了对不对?你……你摸吧。”

  裴煜宁内心狂喜又满足,一时竟然真的想妈妈了……可妈妈对于他而言只存活在想象之中,到底这样的宠爱算不算母爱呢?他其实不知道。

  “妈妈……”裴煜宁一边吃着她的奶子,一边用手蘸着她小穴里的水,并趁机仔细抚摸她的阴户,他终于彻底摸到了妈妈的阴户,可爱的阴毛搔得他掌心发痒。可惜他此时看不到,只能凭借自己查过的资料分辨着…这里是妈妈的阴阜,摸下去应该就是妈妈的大阴唇……拨开大阴唇里面就是小阴唇,妈妈的这里真的好嫩好滑……中间是妈妈的阴核,他揉了揉便感到妈妈全身都颤了一下,不由感叹处女的阴核真的太敏感了……他不知道要怎么分辨阴道口和尿道口,也摸不出来,只好重复地摸着这几个部位,又紧张又兴奋,肉棒硬得像铁似的。

 柳汐紧紧抱着他,感觉被他摸得心脏都要撞出胸口…渐渐分不清自己到底是渴望他的拥抱还是渴望他的爱抚。

  这是她第一次被男人摸到这么私密的地方,羞涩不已又夹杂着罪恶感。和她自己摸不同的是,他的手很大,手指又修长有力,一只手可以包覆她整个阴户,同时刺激着阴蒂、阴唇和会阴处,快感是她平时自慰的几倍。

  虽然他只是毫无章法地乱摸着,但每次都会同时刺激着阴户内多处敏感点,不一会儿柳汐便感到飘飘欲仙。

  迷醉间,她忽然想起裴煜宁的手是会弹钢琴的。他们第一次见面,裴煜宁就被他父亲讨好式地要求他表演一首曲子。当时柳汐气愤他的存在,压根没心情好好听,此时一回忆,他当时弹的是拉赫马尼诺夫的《第三钢琴协奏曲》,那个时候她还十分鄙夷,认为他上来就弹拉三就是为了炫技。她从来不喜欢太过迫切而高调展示自己能力的男孩子,锋芒毕露十分幼稚。

  可是此刻她想的却是他的手灵活而骨节漂亮,指甲永远是修剪干净的……好想被他的手指插进去,她情不自禁地想着,转而又忍不住唾弃自己:她这样对着自己的继子欲海沉沦怎么配做一个母亲呢?她简直是在亵渎母亲这个称呼……他的亲生父母都不在,她应该同时肩负起做他爸爸妈妈的责任才对,而她竟然教他做了这样的事……

  她心中有愧,愈发怜惜地爱抚着裴煜宁赤裸的背部,突然感到裴煜宁松开了手,继而滚烫粗大的龟头隔着蕾丝内裤顶在了她的阴核上碾动,生理和心理的双重刺激让她感觉自己的灵魂如同随着惯性抛出了一个弧度,很快便迷迷蒙蒙地感到有什么东西喷了出去……

  “啊……妈妈!你,你尿了吗?”裴煜宁语气无措地嚷着,嘴角却微不可查地勾出一个浅浅的弧度——他终于把妈妈弄到潮吹了…

  “啊……不,不是的,这个是一种生理现象,叫女性潮射,不是尿液,是斯基恩氏腺液。”柳汐慌乱地解释着,心想这种时候被误会尿在了他身上的话会被他讨厌吧……

  “妈妈……潮射了?”裴煜宁一脸求知心切的表情看着她问道,“全都射在了我的阴茎上,好暖好舒服……”

  昏暗的光线下,他的脸只能隐约看出一个好看的轮廓,眼睛却如星辰般亮亮的。

  柳汐被他一说才意识到说是潮射似乎比尿出来更加羞耻,顿时满脸通红,一时都不知道该先觉得惭愧还是先觉得尴尬。

 裴煜宁感受到了她身体的僵直,也不逼她,只是重新含住了她挺立红肿的乳头,握着自己的阴茎,用沾满了她爱液的手撸动着,随着动作有意无意地撞击着她的腿心。

  柳汐刚经过了人生第一次激烈到潮吹的高潮,整个人如同漂在水面上,又像浮在云端,全身敏感又疲累,心却扑通扑通地强烈跳动。

  裴煜宁故意射出来一点抹在手指上,又去她的小穴摸水滋润,借此在她纯洁无比的外阴上涂上了些许他的精液……从此,从此……妈妈的纯洁便没那么彻底了……他兴奋地想着,愈发爽快了起来,随着手上动作的加快,他激烈地射出,将一股股少年浓浊的精液故意全部喷洒在妈妈镂空的蕾丝内裤上面。顿时柳汐从阴户到臀部,全部被精液洗礼了一遍。

  “啊…噢…妈妈…对不起,把你的内裤弄脏了。”裴煜宁一副小孩子做错了事的模样。

  柳汐吃惊地看着自己沾满精液的内裤,久久没有回神,她……算被男人射了吗?不……不算吧,又没有插入,她只是在给自己的孩子做性教育……她这样安慰着自己。

  “妈妈你怎么不说话,是不是生气了?我……我帮妈妈洗。”裴煜宁装作一副讨好的模样,说着便将她沾满精液的内裤拉了下来。

  柳汐还在失神,猝不及防被脱了内裤,还未来得及尖叫就被裴煜宁好奇地拉开大腿,仔细看着她腿间展露的小穴,语气纯真道:“这就是我出生的地方吗?”

  柳汐满脸通红,一时懵在那也不知说什么,只好顺着他的话说:“对……这就是妈妈生孩子的地方。”

  “真好看。”裴煜宁一脸单纯无害地摸了摸阴蒂,又拉开沾着白色精液的阴唇聚精会神地凝视内部,心中舒畅至极——终于看清妈妈的阴道里面是什么模样了……比外面的粉色要颜色浅些,也更嫩更潮湿一些,因为处女的小穴口太紧,他怎么扒也只能看清最浅处的一截,但是看到了离穴口不远的处女膜。

  柳汐大脑一片空白,还未来得及羞耻,小穴便源源不断分泌出爱液。

  男孩子的性教育也是必须的,没什么好避讳的,这样才能健康成长……她就算是当个真人参考…也没什么问题吧……柳汐这样自我安慰着,终于安下心来由着他看——被继子这样看阴户真的好刺激……好兴奋……

  柳汐正如沐春风般地舒服着,却见裴煜宁合拢了她的双腿,淡淡笑着说道:“妈妈,那我先去给你洗内裤。”

  裴煜宁感受到了她的顺从,即便再想看也强行忍住了——他就是要让她不满足,这般才能吊着她的胃口,积攒她的欲望,这些最终都将变成继续进攻的利器。

  裴煜宁很自然地便明目张胆地拿着她的内裤回到了自己的房间,这次内裤上面混合着她的爱液、潮吹出的液体和他的精液味道,比以前哪条内裤都好闻。

  他打开电脑查看监控,果然看到柳汐裸着下身又在自慰……她摸了一会儿小穴后似乎意识到上面有不少精液,只见她羞涩地低头看了看沾着点点白浊的外阴,又闻了闻自己的手指,便继续更加兴奋地自摸起来,还不停地把手指往阴道口浅浅地插着,似是要将那精液送入体内。

  裴煜宁很快看得又硬了,于是解开裤子,一边嗅着新拿来的内裤,一边看着她自慰的模样撸了起来。

 柳汐肛门中夹着温度计,本不是太舒服,可想到是被他插进去的,又觉得莫名好爽……要是被他粗大的阴茎插入,会痛吧?可是好想被他插进体内,好想被他操,好想和继子激烈地肛交…

  不过是量个体温,柳汐竟然满脑子幻想的都是裴煜宁粗暴地扯开她的内裤激情操弄她的情景…操完小穴再接着操那紧致小屁眼,那样该多爽呢?

  可是转眼又看到裴煜宁清冷高雅的眉目。他对她那样温柔地笑,白衬衫解开两粒扣子,露出精致性感的锁骨,隐约可见恰到好处的胸肌,显得那么干净美好,像清晨穿云破雾而来的第一缕熹微晨光……

  可是,她竟然满脑子都是一些淫秽的画面……

  “妈妈。你发烧了,38.9。”裴煜宁量完了体温,又想起了什么似的转身回屋,把自己的薄毯盖在她身上,又关了空调,低声关切地责备道,“妈妈真是的,从来都对生活不那么上心,吃啊用啊什么都随随便便也就罢了,如今在家不出门都能把自己弄发烧。”

  啊……他的薄毯上全是他身体的味道,是清淡好闻又性感的男性气味。

  柳汐深嗅了一下,便又湿润得很快,居然又想自慰了……

  “妈妈,你有没有在听我说话?”裴煜宁是真的担忧她,摸到她全身愈发烫得不行,也不知道是不是发烧更严重了还是又在发情,“要不去医院吧?”

  “不用…还下着雨,太麻烦了。”柳汐呼吸微微急促,可压制不过内心渴望的念头,强行忍了好一会儿终于还是开口,“小宁,你用温水给妈妈擦擦身体好不好……”

  裴煜宁闻言心中确定她是又发情了,生病了还性欲这么旺盛,她竟然还一直没谈过男朋友?相亲时甚至跟他爸爸说什么虽然她在国外多年,但骨子里很传统,思想保守,接吻都要等到确定了关系领了证才行。

  “妈妈,我先去给你买退烧药。”

  裴煜宁这会儿担心她,也没心思跟她调情,拿了伞就匆匆出了门。

  柳汐听到他关门的声音,心中失落又忐忑……难道被他察觉到了自己那些色情的想法了吗?思及此,柳汐紧张地揪着薄毯,又摸了摸自己湿透了的小穴,心想还是先自慰一次消消火……

夏天的雨总是格外热烈。

  裴煜宁踩着积水走得很急,即便打着伞也被风卷了一身雨。

  回到家时全身已经湿透,他索性把衣服脱了,随便拿了条浴巾披在肩上,匆忙洗干净手,换上拖鞋一分钟不敢耽搁地拿着药走进妈妈的房间。

  他推开门的时候,柳汐正裹着他的毯子自慰。

  “啊……”柳汐正在兴头上,没料到裴煜宁这么快回来,被突如其来的开门声吓了一跳,惊呼一声,赶紧合拢双腿。

  她抬头瞥见裴煜宁裸着上身走进来,精致的肌肉线条清晰可见,小麦色的皮肤没有丝毫瑕疵,骨架舒展优美,仿佛换一身时尚衣服就能当男模走Yohji Yamamoto。

  她本就在兴头上,这么一看更是欲念上涌小穴内瘙痒难忍。她没想到的是:裴煜宁明明看上去是个清瘦少年,可脱了衣服肌肉竟然还挺结实…好想摸摸他的腹肌…

  裴煜宁擦着上身的雨水走过去,看她裹在毯子里色气满满的模样,内心无语:哪有处女发着高烧还这么骚浪的……他都急成这样了,可她却还想入非非。

  “妈,我给你买了肛塞的退烧药,你从早上开始就没吃饭,吃药容易刺激肠胃,还是这样方便些。”裴煜宁很自然地说着,踢了拖鞋爬上床,“妈妈翻一下身,我帮你塞进去。”

  柳汐闻言尴尬地羞红了脸,却也没说什么,顺从地抱着毯子趴在床上,将白皙饱满的臀部露出来。

  “妈妈尽量分开一下腿。”裴煜宁看着她的臀缝道,“放松一些……”

  柳汐将臀翘起,两腿分开,感到菊穴微凉,便知私处已经全部暴露在了他的视线中,不由羞涩地将脸埋在枕头里。

  裴煜宁用双手摸了摸她的臀部,见她菊穴细嫩不经折腾,被温度计插得尚有些红肿,便道:“之前插温度计有伤到你吗?”

  “没……”柳汐被他这么一问,又觉得有些羞耻,便说,“要不还是我自己来吧。”

  “妈妈好好休息,我来便好。”裴煜宁语气乖巧,用她湿得一塌糊涂的小穴润滑了一下,便将药物一点点轻柔地塞进菊穴中深处,“好了,会不舒服吗?”

  柳汐羞得说不出话,只是摇摇头。

  裴煜宁倾身过去,撩开她凌乱的长发摸了摸她的额头:“一会儿就好了。”

  “小宁,帮我擦擦身体,物理降温。”柳汐还惦记着这茬。

  “嗯……那你等会儿,我去拿毛巾。”裴煜宁只得听话地答应道。

  “乖……”柳汐想到一会儿能被他擦全身,兴奋得心怦怦跳。

  裴煜宁找了几条干净的毛巾,又盛了一盆温水,一并端着回到了柳汐的卧室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