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云译网,为您提供全国翻译公司,打造专业的翻译服务平台!

发布资讯

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翻译服务信息 > 正文

小东西还挺精致*春野小神医

更新时间:2020-10-26 17:02:06

当昨天晚上,他对着新的照片自渎的时候,脑海中浮现了一个女人的背影,那个女人背部雪白,后腰弯曲,露出两个深深的腰窝……

他无意识的性幻想,却被秦风的话语点醒。

有着这样腰窝的女人,是阮情。

林墨白记不清自己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注意阮情的,或者是她某次摔倒,恰好让她看到腰间那一抹雪白的时候。或者是更早之前,要不然以他的性格,又怎么会把多余的目光放在一个无关紧要的人身上。

他从没正视过这份几乎没有萌芽的情愫,可是这份情愫,却让他做出了更奇怪的事情。

在学校车棚的时候,一想到阮情会坐在秦风的车后,甚至会伸手搂着秦风的腰,这就让他非常的不舒服,胸腔里闷着一股怒气。

愠怒之下,林墨白的心里只有一个念头,就是发来这些照片的女人是阮情。

为了确认这一点,他甚至不惜又用了一次一样的手段。

他诈了阮情。

阮情的反应,让他马上确认了真相。

这一周来,一直用淫荡照片勾引他的女人,的确就是阮情!

阮情在班级并不算引人注目,成绩中等,平常也不怎么说话,因为性格好,说话软糯,人缘还算不错。但是自从上学期开始,上了高三的阮情出落得越来越水灵,肤白貌美,五官精致,前凸后翘,偶尔还是露出小女人的妩媚,这才有更多的目光注意在她身上。

就连秦风这小子,也时不时把饿狼一样的眼神往阮情身上转。

每每如此,林墨白都会背身走开,或者专注在复杂的习题里。

因为心高气傲的他,不相信自己会为了一个女人而产生那样强烈的心绪波动,他不断的抗拒着。

直到,那些带着阮情影子的照片,像星火一样点燃了他心底里压抑的欲望。

这一回,无论他如何的抗拒,也是抵挡不住的。

林墨白认真的剖析了一遍之后,他跟硬到发疼的性器一起,认清了自己的感情和欲望。

他低头拿着手机,一向清冷的面庞上,缓缓地浮现一抹邪肆的笑容。

让阮清为之痴迷的修长手指,在键盘上跳动着,往那个手机号上,第一次回发了一条信息。

林墨白的短信被阮情翻来覆去的看,不是无耻的谩骂,也不是了冷漠的划清楚界线,而是这样一句看着有些粗俗,却又色气满满的话,字里行间带着强烈的命令式语气,让人情不自禁的想跪倒在他的长腿边。

更别说阮情这样贪恋林墨白男色的人了,一想到林墨白用淡漠的神情,清冷的嗓音说出“奶子”,“发骚”这样的字眼,既禁欲又让人血脉膨胀,引得她的小穴一颤一颤的,热潮一般的淫水打在内裤上,湿热又泥泞。

还没开始,已经控制不住的动情了。

阮情拍了拍发烫的脸,甩了甩头,将这些不该有的思绪从脑海中甩出去,继续手上的动作。

三脚架放在床边,手机固定在上面,按了开始之后,红色的小点一闪一闪的,预示着一场淫戏即将开始。

阮情爬上床,双膝分开的跪着,坐在了镜头的正中间。

她的身上依旧穿着白天的校服,白衬衫搭配深蓝色的百褶裙,素净又文雅,再配上她清秀的面容,自然而然的散发着一股学生气。

可是仔细看了后,却又有些不同。

上身的白衬衫像是小了一号,薄薄的布料紧贴在凹凸有致的少女胴体之上,将丰满的胸乳的展现的淋漓尽致。

 文学

又圆又大,浑然成型。

跟两个白面馒头一样,特别是胸口中间处,两侧的布料因为挤压而敞开,缝隙中隐隐的似乎能看到白皙的乳肉。

仅仅被只是两颗透明的纽扣支撑着,一副岌岌可危的模样,好似下一秒就会因为受不住挤压而崩裂。

跟一对汹涌的大奶一对比,阮情的腰肢显得格外的纤细,不堪盈盈一握。

更重要的是,在白色衬衫下并没有看到一丝内衣的痕迹,让人控制不住的浮想联翩布料下方的美景。

这哪里是清纯的校服,根本是骚气满满的情趣制服。

这是阮情的小心机,她特意换上了去年夏天的校服,那时的她还没发育的这么好,只有36B,校服当然是小一号的,如今,可是货真价实的36D。

当她每一动一下身体,胸前不被束缚的雪乳就跟着颤颤巍巍的轻晃着,停下来的时候,又俏生生的挺立着。

找准了镜头之后,阮情回想着曾经看过的那些A片,学着记忆中AV女优们的动作,并没有马上揉胸,而是收紧两侧的手臂,丰满的雪乳因为收到挤压,变得更加凸出,白色衬衫敞开的缝隙也越来越大。

像被吹了气的气球一样,饱满的几乎要溢出屏幕。

如此矫揉造作了一阵子之后,阮情这才一颗一颗的解开衬衫的纽扣,一点一点的露出了雪白的奶肉……

看得人,一定会把视线紧随在她的手指上,等着她一脱到底。

可是解到第三颗扣子,眼瞅着几乎要见到雪白胸乳顶峰,看到那一朵被藏起来的红梅之时,将人心吊到嗓子眼的瞬间,阮情的动作一下子停了。

她的胸口一起一伏,雪乳跟着一抖一抖,喘着粗气,双手垂在了两侧,好一会儿都没有动作。

画面就这样静止了一会儿,让人心痒痒恨不得冲过去撕裂那清纯校服。

就在这个时候,阮情像一只猫一样趴在了床上,双手撑着上身,浑圆的雪乳自然垂下,成了漂亮的水滴型。

她扭着屁股一下一下的往前,妩媚的像一只发情的猫,越来越逼近镜头,也因此在屏幕上呈现了雪乳的特写,就连左侧奶肉上一个小小的红痣都拍的一清二楚。

那肤如凝脂的肌肤,像是被送到了嘴边的冰淇淋,让人恨不得能咬上一口。

等做完了这些,阮情才又回到刚才的姿势,继续之前没做完的事情。

她手掌大张,五指分开,隔着衬衫完全的罩在大奶之上,手心娇小,根本罩不住36D的大奶,反而衬托的奶肉更加的饱满。

阮情轻轻地揉捏着,指尖一次次的收紧,又一次次的松开。

对准她的镜头,在她眼中变成了是林墨白的眼睛,漆黑又深邃,正一眨也不眨地紧盯着她这样淫荡的行为。

一想到这个,阮情的身体变得更加敏感,快感似电流从胸口直击脑海,浑身酥麻。

呻吟之声再也控制不住,从娇软的红唇间不断溢出。

“啊……啊……啊……”

阮情在呻吟的同时,也没忘记林墨白要求的事情,淫荡的举动不曾停下来过。

每当她收紧之时,细细的手指会压着布料往下陷,一旁就会有更多的乳肉弹起来,像是充满液体的水球,这边压一下,那边凸起的更高。

又当她松开之时,原本凹陷的地方,快速的回弹,依旧是弧度完美的浑圆球形,这样的Q弹感,真让人恨不得亲手尝试一把。

房间里,连空气也变得旖旎。

“啊……呜……”她动情的厉害,洁白的肌肤上泛起了一阵绯红,又热又烫,却有空虚的厉害。

阮情受不了这样的折磨,加重了指尖抓捏胸乳的力道。

胸口又酥又麻,还带着一点疼痛,恰恰是这一丝疼痛,让她身体里滚烫的欲望得到了稍稍满足,同时又翻滚出更凶猛的渴求。

林墨白……

她要林墨白……

在强烈的几乎让人发疯的欲念之下,阮情手上的力量开始渐渐失控,在细腻的肌肤上留下一缕一缕的红色直迹。

粗如的动作下,是听见砰的一声,白线断裂,衬衫上的透明纽扣飞了出去——

浑圆的大奶失去了最后的束缚,像两只玉兔一样从衬衫里跳出来,也跳脱出了阮情手掌的控制,彻底的暴露在空气中,完整的出现在镜头里。

像是知道要被主人看到,雪乳来回跳动着打着招呼,往下微微一垂,又立马弹起,好一个少女酥胸,鲜嫩多汁的仿佛能掐出水来。

这是阮情的奶子第一次面对林墨白。

雪白的顶峰上,除了肉粉色的乳头,还有一抹被软禁的红。

细细的红线陷入在皮肉中,阮情亲手系了两个精致的蝴蝶结,如同将奶子当做送给林墨白的礼物。

阮情发来的视频,在她双手捧着雪乳、露出乳头上摇晃的红色蝴蝶结的画面上戛然而止,林墨白的脑海里瞬间闪过了这两句歌词。

他身下的炙热性器紧绷在手掌中发疼,濒临喷射的边缘,难受地不上不下的。

就差一点点,只要再多一点点,她多摇晃一下奶子,多捏一下乳头,再一点点的刺激,他就能射出来了。

林墨白气恼地咬牙切齿,还真应了另外那半句歌词,“被偏爱的都有恃无恐”。

哪怕这个女人亲手捧着奶子,还精心的系上了蝴蝶结,一副送给他的模样,却也只是看的到,摸不到。

从性器和心口,就叫嚷着一股空虚。

那抹红更是成了朱砂痣,深深地烙印在心口。

这是她欲擒故纵的把戏吗?

林墨白没有时间想那么多,闭起了染着浓重欲望的双眼,一手搭在眼睛上,一手不断上下撸动着又硬又烫的性器,脑海里回想着阮情那一对雪白丰盈的奶子。

如此良久良久,久到他虎口几乎都要发麻了,最后还是在阮情撞到他后背那绵软的触感中,才勉强射了出来。

黏糊糊的精液糊了他一手,恨不得能抹在阮情的奶子上,让艳红的乳头挂上乳白色的稠液,一定会更加娇艳。

只是这样的一闪念而过,刚刚泄出来的性器,又一次站了起来。

“该死的!”

林墨白的咒骂声中失去了属于少年的清朗音色,也没了以往的沉稳,变得格外低沉,又暴躁。

***

高三的教室里,周一的早上充斥着各种兵荒马乱,抄作业的,收作业的,昏昏欲睡的,还有像秦风那样干脆直接旷课不出现的。

除了秦风的位置,教室里江沫然的座位也空着,听说还是请了病假。

这一天林墨白的身上,也笼罩着一股生人勿进的低气压,坐在他周围的同学甚至感觉到一股凉气,时不时的从脚底冒起来。

林墨白虽说一向高冷,可是往常也维持着礼貌的社交,却在今天毫无顾忌的黑了脸,连个敢跟他说话的同学都没有,班长去收作业的时候都战战兢兢的。

难道次次年级段第一名、都能保送第一学府的学霸也被高三的升学压力击垮了?

其他同学忍不住如此怀疑着。

这样气氛直到中午的午休时间才被打破。

秦风依旧一副吊儿郎当的模样,嘴里叼着一根棒棒糖,勾着唇角,大摇大摆的走进教室。

他一出现,不少人的目光落在他身上,但是在瞥见到他身旁的林墨白之后,眼神一飘,就这样飞走了。

秦风将手里拎着的外套往椅背上一扔,身姿潇洒的坐了下来,侧着头正准备跟林墨白说话,这才注意到林墨白的脸色沉凝的吓人,眼下还带着青黑。

“哟哟哟,墨白,你怎么这副鬼样子。该不会是周末做了什么,纵欲过度了吧?”秦风似笑非笑地说道。

这个年纪的男声本就离不开性爱方面的话题,秦风这种粗劣性格的人,更是如此。

林墨白抬眸,冷冷的看了他一眼,戏谑道,“你才纵欲过度,身上一股子骚味。”

秦风咬着嘴里的棒棒糖,摸了摸鼻子,倒也没反驳,他在一个清纯狐狸精的床上快活了两天三夜,沾染些骚味也不奇怪。

倒是林墨白,是什么时候学会说粗话了?

秦风还没来得及再问,林墨白先开了口。

他要求道,“体育仓库的钥匙呢,你给我,这周由我来保管。”

“成,你可收好了。”

秦风在伸手在课桌里掏了一圈,从书本堆里摸出一把钥匙来,交给了林墨白,他别的不成,就篮球打得好,姿势漂亮,投篮准,体育老师喜欢他,还委以重任,把体育仓库的要是也交给了他。

林墨白在拿到钥匙后,不再多说一句话,冷着脸走出了教室。

秦风看着林墨白的背影吹了声口哨,不到一分钟,又看到阮情低着头也走出了教室,他啪嗒一声咬碎了嘴里的棒棒糖,笑的越发邪魅。

原来某些人不是纵欲过度,而是欲求不满啊。

【给你五分钟,立刻到体育仓库来。】

出门后没多久,林墨白给阮情发了这样的短信。

五分钟,是他故意留给阮情的时间。

体育仓库远离教学楼,又在操场的另一边,他走过去都约莫需要四五分钟的时间,更别说阮情步子小,为了赶上时间,恐怕只能跑着过来了。

体育仓库狭小又闷热,空气中还飘荡着一股经久不见阳光的潮味,只有墙壁上有一扇四方小窗,窗户玻璃蒙着一层灰,透入些许光线。

林墨白站在一旁,透过小小的玻璃窗户望出去。

他不出意外的看到了那抹纤细的身影,正在小跑着穿过操场,朝着他飞奔而来。

阳光落在阮情的身上,碎成一缕缕的光芒,闪耀在飞扬的裙摆上,像是骄阳下的波浪,一下一下的跳动。

林墨白紧绷了一个周末,连数学题和原文书籍都无法安抚的神经,在这一刻松弛了下来。

“林墨白,你在这里吗?”

随着阮情气喘吁吁的说话声,体育仓库的铁门被缓缓地推开。

前一刻还处在明艳阳光中的人,正一点一点的走进了昏暗,即将跟他融为一体。

“林……墨白……你在哪里?”

阮情的眼睛不适应光线的突然变化,伸着手,小心翼翼往前迈着步子。

林墨白并没有出声,转过身去,一边关上门,另一边一下子将阮情压在了仓库的墙壁之上。

“啊。”阮情尖叫了声,瞳孔微微地惊恐颤抖,在闻到一股冷冽的木香之后,安静了下来。

这是属于林墨白的气息。

被林墨白抱住的那一瞬间,阮情身上的最后一缕阳光也消失了。

仓库里,到处都堆积着体育器材,杂乱无章,满地都是,林墨白和阮情身处的位置十分狭窄,两人的身体密不透风的紧挨着。

阮情是一路小跑着过来的,没有任何平复呼吸的时间,就被林墨白触不及防的压在了墙壁之上。

她的呼吸急促而粗重,胸口一下一下的起伏着,宛若用饱满的奶子撞击着林墨白精瘦的胸膛,柔软的奶肉被用力的挤压着。

然而此刻阮情并没有时间羞赧这些,因为她隐隐的察觉林墨白有些不对劲,高大峻拔的少年紧绷到竟有一丝丝的颤抖。

“林…墨白,你怎么了?”

阮情叫他名字的时候,总喜欢拖长“林”字的尾音,如同一个小小的停顿,再飞快的念出后两个字,就好像她在亲昵的唤着他的名字一样。

“林…墨白,是不是我做错了什么?”

“林…墨白,你……生气了吗?”

“对不起,是我的视频拍的不好,所以让你不高兴了?”

阮情不仅浑身娇软,连声音也是软绵绵的,如同淋着蜂蜜的松饼,咬下去又甜又柔,还乖顺的不像话,一声一声的说着对不起。

在提到“视频”这两个字的时候,埋首在阮情颈侧的林墨白突然的惊醒了过来,猛地抬起头,露出深不可测的黑眸,像是暗夜里的豺狼,正紧盯着属于自己的猎物。

那一刻,阮情的呼吸一下子停住了,浑身上下有一股说不出来的紧张,一不留神的开口道,“你要是不满意,我现在就可以给你看。你想怎么弄,都可以……”

她越说越小声,林墨白明明一句话都没说,她却欲求不满的往前凑,像极了骚浪贱的小蹄子。

正当阮情不知道如何收拾残局的时候,林墨白暗哑的声音传了过来。

“只要我想,无论什么事情你都愿意做?”

“嗯。”阮情如同被那声音蛊惑了,毫不迟疑的点了点头。

黑眸沉沉的少年,再一次俯身到阮情的耳边,热烫的呼吸吹拂着小巧的耳垂,低声命令道,“把衬衫解开。”

“……好。”

阮情答应了。

光线斑驳中,洁白的手指绞着透明的纽扣,一粒一粒的往下,露出更多白皙柔腻的肌肤,画面跟林墨白看了无数遍的视频里一模一样。

那对奶子,好大好白,被白色的蕾丝内衣包裹着,挤出一条深深的乳沟,还泛着一阵阵的奶香。

这一次,不再是虚无的画面,而是真实的出现在林墨白的眼前。

阮情拉着衬衫的两边,乌黑清亮的双眼认真又怯生生的瞅着林墨白,哪怕羞红了脸,却也没有丝毫的闪躲。

她状似无辜的眨了眨眼,轻声问道,“这样可以了吗?”

还要继续往下脱吗?

林墨白的小腹一阵收紧,视频里的那个妖艳的小妖精,在这个时候化成了清纯的磨人精,惹得他浑身血脉喷张,整整被撩了一周却从未真正满足过的欲望,在他身体里横冲直撞着。

他失控的抓住了阮情的那一对大奶,却没有迫不及待的扯下最后的阻隔,而是隔着薄薄的蕾丝内衣揉捏着丰盈的奶子。

指尖用力,动作放肆,带着一股狠劲。

一下收紧,一下松开,任意捏成他喜欢的样子。

阮情玩过自己的奶子许多次,虽然也有感觉,却从不像现在这样悸动,轻轻被林墨白一碰,每一寸几乎都敏感的不像话,仅仅只是被捏住的奶子,就有热气在她身体的四肢百骸里乱窜。

花穴里,更是有潮湿又淫靡的液体,缓缓地流出来,沾湿在内裤上,紧贴着几乎要绽放的花瓣。

“唔唔……”

她控制不住的呻吟了起来,娇滴滴的声音萦绕在密闭的空间里,随着闷热的空气一起飘荡。

林墨白手上的动作一直没停,而且十分富有技巧的将阮情艳红的乳头从蕾丝内衣的边缘挤出来,一眼就瞧见了她左胸上那颗红痣,小小的,就在淡粉色乳晕的旁边。

可爱的想让人一口吞下去。

林墨白一个弯身,张着嘴,啃咬了上去。

“啊……”突如其来的疼痛,让阮情浑身一颤,脸上红的仿佛能滴出血来。

可是她的双手,却下意识的抱住了林墨白的脖颈,紧紧地搂着。

林墨白对那一刻小红痣情有独钟,又啃又咬,留下好几个深深的牙印后,才伸着舌尖舔着那一块软肉,像当成宝贝一样含在嘴里。

阮情浑身瘙痒,特别是跟小红痣咫尺之隔的奶头,早在林墨白揉捏之时,就发硬发胀,恨不得能从蕾丝内衣里跑出来。

最好能被林墨白捏住,再塞回去。

可是林墨白又舔又吸又咬的将奶子吃了大半,却独独不曾触碰她孤零零的奶头。

阮情只能无奈的晃动着酥胸,让奶头在蕾丝内衣里一下一下的磨蹭,缓解着瘙痒,实在忍不住了,侧了侧身,想把奶头送进林墨白的嘴里。

啪!

林墨白一下子看穿了她的小动作,伸手在她的小屁股上拍了一掌,力道不轻,臀肉发出响亮的响声。

“啊——”阮情被羞辱的叫出了声。

林墨白从她胸前抬眼,睁着浓重欲望的眼睛问她,“奶头发骚了,想让我吃它?”

“嗯……痒……想被吃……”

“蝴蝶结呢,还在吗?”

“疼……呜……绑着疼,解开了……”

阮情的视线意乱情迷,却还是看清了林墨白收紧的眼尾,如果知道会被林墨白这样检查,她就算再疼也不敢将那两个蝴蝶结解下来。

她呜咽着喘着气,“绳子我还有……可以再绑起来……再也不解了,不解了……”

话虽然这样说,可是那细软的红绳阮情也不可能随身携带着,所以她看向林墨白的双眼水汪汪的,闪着楚楚可怜的求饶意味。

都这个时候了,林墨白又怎么可能轻易放过她。

“不用绳子,我有别的办法,既能让你的骚奶子解痒,又能替你绑上蝴蝶结。”

“什么办法——”

阮情的话还没说完,林墨白的拇指已经深入了白色的蕾丝内衣之中,指腹压着奶肉用力的一揉,将艳红的奶头从内衣里挤了出来,挺立在空气中,微微的上翘着。

林墨白微张开着薄唇,一口咬了上去。

阮情注视着这一幕的发生,看到她的奶头消失在林墨白的唇齿之间,紧接着,一股疼痛瞬间袭来。

“啊——”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