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云译网,为您提供全国翻译公司,打造专业的翻译服务平台!

发布资讯

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翻译服务信息 > 正文

小东西大不大*欧洲的六男一女的小说

更新时间:2020-10-26 17:03:28

我撇过头去,再也经受不住内心的煎熬,终于忍不住将心中的疑问说出口:“你真的不知道传艺集团吗?”说着,我拿起筷子,不停的搅拌着碗中的饭,内心懊恼不已。

“不太清楚啊。”王倩听着,倒是满不在乎地来了这么一句。神情平淡的,让人看不出一丝破绽。

“别装了,我已经知道你就是传艺集团的人了,韩研儿什么都对我说了。我只希望你能够对我说一句实话。”对于她的态度,我实在是按耐不住内心的烦躁,干脆搬出了我以前知道她身份的事实。

对于我这么突然的说辞,王倩停止了她手中的筷子,将夹起的菜又放了下来,一连茫然的看着我,显然是有些不知所措。

“我……”王倩明白我去找过韩研儿,也就明白我已经确定了她身份的事实。

她一时间不知该说些什么。嘴里一个字延长了半天,也不见下文。

我等不到想要的答案,一把将筷子拍在桌子上。筷子和桌子发出的碰撞声,让王倩不由得颤抖了一下身子,似乎被吓到了。

“你真的很让我失望。”我摇了摇头,佳伊用十分生气的语气说道。

随后,便不再理会愣神的王倩,而是直接起身离了桌子回了自己的房间,留下她一人。

我也不知道后面王倩是否能安心的吃完这顿饭,反正我是自顾自的刷起了朋友圈,仿佛刚才的事情就像没发生过一样,只不过,逢场作戏罢了。

我的手指不停地在屏幕上滑动,停留在李鸿的动态上,点开图片,居然看到他和韩研儿发出的合照。

一看时间,也就是在陈晓蝶下班那个点左右。

 文学

如果按这样看来的话,陈晓蝶应该没有去找汗研儿,那么她现在究竟在哪里呢?我不免得有些疑惑,将手机丢在了一边,脑子里又开始烦躁起来。

“真是不让人省心。”我又拿起手机,从电话簿里翻出了陈晓蝶的电话号码,说着就想给他打电话。可是转念一想,我又给放下了。

我为什么会这么担心她,要给她打电话呢?其实现在时间也不算太晚,说不定是去应酬了,我这么突兀的一个电话过去,怕是会引起什么不必要的误会吧。

毕竟,现在的我和陈晓碟,只不过是表面夫妻而已。我可不打算假戏真做,想来,陈晓蝶也是一样吧。

想着,我嘴角泛起了一丝苦笑。下一秒便直接仰着脑袋,一下躺在了柔软的大床上。床带给我的舒适又温暖,成功的抚慰了我一天疲惫的心情。

本想就这样睡觉,可是该来的人还没有来,我看了看手表,时间还早,别拿起衣服去了浴室。

洗澡水瞬间侵蚀了我的全身,我觉得身体的每一丝毛孔都在急速的扩张着,那种仿佛万物复苏的重生感,让我倍感舒适。

突然,我听到房门吱呀一声开了。来人在门口犹豫了几秒,随后便放低了步子走了进来。

我当做什么都不知道,也没有问进来的人是谁,就自顾自的继续搓澡。

很快,我便披着一身浴袍出去。皙白的肌肤上肌肉分明,随意飘零的发型加上我俊秀挺拔的五官,无时无刻都在散发着一种男人的魅力。

我低着头,假装不知道有人进来,而是随意的拿起吹风机开始吹了起来。可是眼角的余光却分明的撇见,王倩那双眼睛一直死死的盯着我。

“林轩。”见我了没有注意到她,王倩轻轻的叫唤了我一声,这声音无比的温柔,就如同我与她的初见。

不过现在看来,显然是装的左嘴角泛起一丝不屑的笑容,又很快的收敛起来。随后便停止了吹风的动作,将头撇向了声音的来源。

“王倩,你来了。”对于她的到来,我没有任何惊讶表现。

因为这一切,都在我的计划之中。

此时的王倩已经换了一身衣服,前面还裸露这一片雪白。若是她在家里这样穿,我才不信呢,想必这是特意为我而穿的吧。

她双手规矩的搭在自己又长又白又细的腿上,这个人看起来十分的乖巧规矩。

可这低领短裙加丝袜,我真的怀疑,这大半晚上的,她确定不是来勾引我的?

好在,我的意志力很坚定。而且对于她,我也早就没有任何想法了。

我随意地用毛巾擦拭了一下头发上的水珠,便坐在了床门另一边,问道:“大晚上的,有什么事吗?”我故意装作不待见她的样子,声音也是冷冰冰的,就仿佛还在为刚才饭桌上的事情而生气一样。

“其实,你刚才说的一点都没错,我就是传艺集团的人。”王倩似乎是下了很大的决心似的,终于在我的面前主动承认了。

不过对于刚才我激动的追问她那表现来说,这一次我显得淡定了许多。不仅表面上面无表情,内心也毫无波澜。

王倩似乎不太满意我的表现,倒是有些激动地问道:“为什么会这么淡定,难不成你刚才知道我是传艺集团的人所表现出来的激动是因为陈晓碟?激动是我一直在和陈晓蝶作对?”

王倩用她那双大眼睛瞪着我,仿佛是在等着我一个解释。

我没想到她会这么问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但是很快便镇定下来,摇头道:“怎么会呢,你也知道我和陈晓蝶的关系,那女人一直因为我是入赘的,是穷小子而欺负我,我恨她都来不及呢!”

王倩听着我的说辞,显然还是不相信。她将身子向我这边靠近了几分,一张满是粉底的脸散发这一种让任厌恶的香气,随后便将嘴巴凑到我的耳根子前轻轻吹了口气,说道:“是吗?”

这般轻佻的行为,让我越发的厌恶这个女人,仿佛只要她想要的,都可以用这种方式得到。

想到这里,我内心泛起了一丝苦楚。也明白,曾经那个天真的往前已经不在了。

我强忍着厌恶的心理,假装扭捏的躲闪了一下,继续忽悠着:“从我进入这个家的一刻起,我就对陈晓碟失去了利用价值。你也看到了,无论是在公司还是在家里,我一点地位都没有,只不过是挂了个牌子而已。我恨她不比你少,现在我们就等于坐在同一条船上,你说对吗?”

我一本正经的忽悠着,为的就是能够取得她的信任。

王倩听着,没有做任何表态,只是用一双眼睛紧紧的盯着,我仿佛是在思量我说的话的可信度。

我也不着急,毕竟把她逼紧了,对我没有好处。

“如果照你这样说的话,我们的确是有共同的仇人。”一会儿工夫,王倩终于再次发生,但是还是没有明确表明信任我的态度。

不得不承认,王倩的确是有几份心眼。若是对方是韩研儿,估计早就上当了。

“是啊,可是你却顾着自己对付陈晓蝶,从来没有带上我,更别说将你的身份告诉我。若不是我从韩研儿那你问了出来,你怕是要瞒我一辈子吧。我一人孤军奋战,如同蚍蜉撼大树,所以我需要你的帮助。”

我继续说道,说实话,像这样在背后贬低一直支持我的陈晓蝶,还真的感觉有些对不起她。

“呵,那你敢说之前传艺集团曝光的那段视频,跟你没有关系?”王倩听着,写眯着眼睛,如同拷问我一般。

传艺集团那个视频曝光的时候,可引起了媒体的不小关注,这也使得名门集团起死回生,反转了一把局面。

如今她这么问,估计就是因为怀疑这视频是我偷拍的,所以方才才对我一直心存戒备。

不过,这种事情,傻子才会承认呢。不过这也间接的说明,王倩经有一点信任我了。

“我只能算做这件事情的知情人,我竟然和你有共同的敌人,就不可能去帮着陈晓蝶给你使绊子。这视频我也不知道是谁拍的,谁发给陈晓蝶的,只知道那人是匿名寄给陈晓蝶的,不信你可以找人去名门集团查证。”我和信誓旦旦的说道。

有时候我也挺佩服自己的,撒起谎来面不改色心不跳,仿佛这件事情就真的跟我没有一点关系一样。

然而,王倩还是一副有待考量的神情看着我,这不禁让我有些烦躁。

好歹曾经也好过,难不成到现在连人与人之间最基本的信任都没有了吗?

“这样吧,本来我是想等你愿意相信我后,我在把这件事情告诉你,看来现在得提前了。”我重重的叹了口气,干脆放出了自己最后的底牌。

要是这样还不行,我就真的没办法了。

“哦?”王倩似乎对我的说法起了兴趣,歪着脑袋在等我继续说下去。

“今天我去公司,从陈晓蝶的助理那里打听到,她打算和那个建新建材的马总合作。你要知道,那可不是一个小公司,合作起来收益可观。”我诱惑着。

我相信,像王倩这种被利益和仇恨蒙蔽了双眼的女人,她一定会很心动的。

“继续说下去。”王倩彻底被我这一番话给吸引了,说道。

可我并没有听她的话,而是一脸遗憾的说道:“我把这事儿告诉你了,回头你再去陈晓碟那告我一状,我可就惨了。”

“你都说了,我们现在是一条船上的人,彼此信任,你觉得我会去告状吗?”王倩见状,瞬间转化为一副媚态。

这架势,看来已经是完全信任我了。

我内心泛起一阵狂喜,表面却故作淡定。这世界上,还没有我收拾不了的女人!

“你想想,如果传艺集团能够拿下这个马总,不仅能够挫败陈晓蝶一把,传艺集团也能因此在业界名声大震,两全其美。”我说出了自己的看法,一切都在按我的计划有条不紊的进行着。

“哈哈,想不到你在这里默默无闻这么久,心机可比我深啊!陈晓蝶你可真厉害,招了个狠人!”王倩听完后,突然哈哈大笑起来,看样子对我的提议很满意。

“马总,是我的了!”笑完后,王倩便恶狠狠地自言自语道。

对于她那贪婪的样子,我内心泛起了一阵嘲讽。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