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云译网,为您提供全国翻译公司,打造专业的翻译服务平台!

发布资讯

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翻译服务信息 > 正文

雨婷老何三部*短篇高H小说

更新时间:2020-10-26 17:04:18

连欣身上自来就有奇异的体香,小时候还不明显,长大后,这种体香渐渐显露它的特点,在它达到一定浓度的时候,会有令闻到香味的人发情的能力,所以长大后,连欣总是不分季节裹着厚厚的衣服,浑身上下里里外外使用去味剂或香水遮盖,为了尽量少的跟人近距离接触,她毕业后没有做专业对口的工作,反而去保洁公司做了一名保洁员,避开人群独自默默工作,目前她负责HD公司其中两层楼的保洁,工作环境跟人接触很少。

或许是因为这种体香,她被一个香氛系统莫名寄宿了,这个香氛系统的目标是制造出世界上最顶级的操纵人心的香水,提炼香水的原料是男女动情交媾时的淫液,而且双方的体液元素要求比较特殊,要符合每一阶段的配比要求。

被这个香水系统盯上已经快半年了,连欣始终没有完成第一阶段的任务,并不是她过于保守不肯放开,在被这样的惩罚折磨了半年之后,就算让她干一条狗她说不定都会妥协,只是因为一直找不到符合第一阶段体液配比特点的那个男人,所以她始终饱受煎熬。

连欣在深夜进入幽静无人的HD集团。她从来不敢在出租屋洗澡,租屋毕竟是封闭房屋,她怕热水挥发之下,体香气味扩散到室友那里,引发什么不好的事,而HD公司为熬夜加班的员工配备有休息室和洗漱淋浴间,她一向在深夜无人的二楼洗澡间洗澡,但是今天二到七楼的热水器都坏了,连欣在维修通知前犹豫了一会儿,还是来到了八楼。

九到十楼是总裁以上级别的办公区域,没有专用门卡是上不去的,八楼虽然也是高管办公区,至少连欣的保洁工卡还是可以刷开这层楼的电梯。

现在接近凌晨四点,而且是周末,进来的时候,整个HD集团幽静无人,不过连欣还是在八楼的每一间办公室都谨慎地检查了一下,确认没人,才放心地进入洗澡间。

八楼的洗澡间与二楼不同,不与洗手间共用场所,而是一间专用的淋浴室,配备有完善的洗浴用品,那些东西都比她自己带的东西贵。

连欣有点心虚和紧张,但是很快,热水一开,暖气蒸腾,沐浴的舒适就赶走了一切担忧。

十楼。

董事长办公室的灯熄灭。

一个穿着挺括定制西服的高大男人走出来,伸手揉了揉眉心,手指上挂着一根吊绳,绳尾系着一个USB。

他打开手机看了一眼,犹豫几秒,就转身下到八楼。

这个时间询问销售总监不合适,他自己找吧。

手机里有销售总监发给过他的开机密码,在电脑里搜到文件后,他拔下USB,关上门,将USB揣进裤袋内,向电梯走去。

但很快,他就停下了脚步。

他闻了闻空气中渐渐浓郁的奇异香味,皮鞋一转,指向楼层尽头的休息区。

氤氲的热气中,连欣正放松地揉搓着身体。

温热的水淋漓不尽地洗刷着她滑腻白嫩的肌肤,像无数双宽大温柔的手,连欣扬起头,任由热水从头顶流过全身,她双手仔细地搓洗着自己一对傲人的丰乳,舌尖舔了舔下唇,自从被香水系统寄宿并开启了难以启齿的惩罚后,她的身体越来越敏感躁动,欲壑难填,就算不经受惩罚,也很容易骚痒动情,她忍不住伸出手指,悄悄探向自己的花蒂,轻轻地呻吟放纵起来,抚慰自己空虚难耐的骚处,在湿气的润滑下,原本被打横的淋浴隔间门栓缓缓滑了下来……

男人的皮鞋停在洗澡间门口。

香味越来越浓,与挥发的热气一同带来诱人的燥热感。

他挑了挑眉,在左手食指戒指上摸了摸,打开锋利的指环匕首,曲起指关节推开门。

水声,香味,还有奇异的轻哼,在推开门的瞬间被放大……他看了一眼地上明显不可能属于八楼高管的廉价粗布包,抬起昂贵锃亮的皮鞋,脚尖轻轻一点,踢开了门栓已经滑落的隔间门。

连欣正右手捏着胸,无力地侧倚在墙上,左手被两条长腿紧紧夹住,圆润的翘臀高高撅起,流淌的水线顺着妖娆纤细的腰肢流进神秘的臀缝里,连欣微微闭着眼,如泣如诉,娇软地叫了一会儿,才迟钝地发现不对,她迷茫地睁开眼,看到双手插着裤袋冷冷站在外面的男人。

我不干脏穴

“啊!”

连欣抬手捂胸,很快又觉得不对,立刻捂住脸,而后又手忙脚乱地分出一只手捂住三角区,最后转身蹲下来,只露出美背细腰和圆润的蜜桃臀。

男人喉结移动,声音沙哑:“出来。”

连欣僵硬,很鸵鸟地埋着头:“对不起,我,我只是想洗个澡……”

“滚出来,我不说第三遍。”

连欣深呼吸。

男人掏出手机,拨打电话:“喂,保安……”

连欣立刻转身蹦出来,丰盈的奶子在空中赤裸裸地跳动也顾不得了,她冲到男人身边揪住他衣袖,微微跪下来:“对不起,对不起,请你不要叫保安……”

浓郁奇异的香气扑面而来,男人恍惚了一瞬,下体在违背他本意地迅速膨大。

什么香味?

他垂眸看向女人摇晃的丰乳,皱眉。

奶香?

「发现目标男性,符合一级香氛原液要求,请榨取目标男性体液,通过不低于三十分钟的性交活动实现双方体液交融合成,以便系统提取原液。」

连欣的动作僵住。

目标男性?目标男性?!终于出现了?!她抬起头,惊喜地看向这个男人,而后一腔热情又迅速地冷却下来。

男人非常高大,面容英俊深邃,浑身上下行头昂贵,气质冷冽傲慢,就连被连欣抓着衣袖都显得纡尊降贵,蹙起的眉头将嫌恶一展无遗,这显然是那种稀有而自矜,要求很高的奢侈品男人。

除了一副天生的好身材和体香,连欣不知道自己能有什么本钱吸引这样的男人。

连欣的手没有从男人袖口松开,她无意识地展现着自己曼妙性感的身段,一对微微颤抖的雪白大奶高高挺起,在渐渐发凉的微风中翘起粉嫩的奶头,她低下头,小声说:“对不起,我可以解释,可以道歉,请原谅我,我再也不敢了……”

男人甩开她的手:“怎么进来的。”

“我是……保洁员,我,我只是想洗个澡,我家里洗澡不方便,我以为公司现在没有人……”

“呵。”

男人意味不明地冷笑:“工牌呢?”

连欣连忙转身,跪地弯腰翘臀,将工牌从背包里找出来。

男人目光冷冷地定在连欣蜜桃臀缝间的白虎穴上,洁白饱满的馒头逼清晰可见,上面还挂着几滴不知道是淋浴水珠还是什么的晶莹液体。

他喉结移动,眯着眼撇开头。

连欣将工牌高高举起递给他。

他接过工牌,扫一眼,拿出手机拍了一张照。

连欣有点惊慌:“你……”

一方面真的有点担心他会报警或者让她失业,一方面也想顺势接近勾引他,连欣带着哭腔抱住他结实的大腿,看一眼男人下面高高鼓起的一大包,一副娇弱害怕地模样说:“求你不要说出去,求求你,我会失业的,我再也不敢了,我,我可以……”她将手轻轻上滑,放在男人腿间硕大的鼓包上:“我可以做任何事,只要你不……”

手一放上去,连欣的心就颤了一下,好大,而且还在迅速胀大。

男人呼吸一沉,捏着连欣的手腕将她提起来,垂着高傲的眼,忽然伸手掂了掂她丰满沉重的奶子,沉默一会儿,又猛地抬起她一条修长白嫩的大白腿,盯着她白嫩饱满的馒头穴和狭小粉嫩的阴唇检查了片刻。

喉头几番滚动,他克制着沉重灼热的呼吸,以强大的自制力松开她。

“你倒是想得美,穿上衣服滚,我不干脏穴。”

连欣本来被他看得腿间骚液淋漓,此刻被当头浇了一盆冷水,脸迅速红了起来,而后又变得煞白,两眼浮出盈盈的水意,她还没到这样不知羞耻的地步。

她低头蹲下来,从背包里翻出自己的衣服草草穿好,抱起东西就走。

“等等。”

连欣停下脚步。

“除了用洗澡间,你没在八楼偷什么东西吧。”

连欣身体轻轻颤抖,转身,将背包打开举起给他看,赌气说:“我的身体你都看过了,没有其他可以藏东西的地方,还是你要看看我的脏穴里有没有偷藏什么东西?”

男人轻轻挑眉,注视着女人气呼呼的脸,抬起手,挥了挥。

连欣收起背包,转身跑了,边跑边哭。

「宿主,请尽快与目标男性交媾,否则将继续执行惩罚。」

连欣气闷:“那也要我做得到啊!你看他那一副高岭之花的样子!”

「宿主,你的身体经过系统优化,性交感官极佳,世间身体不可能有超过你的,只要男性操干过一次,一定会成瘾,请你自信。完成每阶段任务系统都会给予你奖励,请加油!」

连欣:“神经病。”

回到出租屋后,连欣心神不宁地睡了,第二天起来忐忑不安,不知道上班会面临什么,会不会直接被主管叫去开除。

结果提心吊胆一整天,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反倒是出租屋的中介打电话给她要收回租屋,要她尽快搬离。

“老板,你这样是违约的,我去哪里马上找到合适的租屋啊。”

“没办法啊小姐,我也只是帮人打工的中介,这家房主的侄子要到旁边的F大读书,要搬进来,违约金他们会三倍付给你的,你只要马上搬走就行,其他租客都已经全部答应搬了,你也不可能自己一个人赖着啊,你一个人也承担不起这么贵的房租吧。”

连欣焦虑:“可是我真的不知道马上搬要搬去哪里啊,能不能宽限我三天时间?或者有没有房东联系电话,我能不能求求他。”

她租住的是一家复式楼,里面本来分摊合租了七个租户,她不知道其他人是怎样,反正这么一下子让她搬走,她实在不能马上找到距离和条件合适的房子。

中介被她缠得没办法,说:“哎,要不然这样,我们这几天反正还要先为房东打扫卫生,你先搬到进门的那个杂物间里面,勉强可以住人,等我们打扫完,你也必须搬走。”

连欣当然满口答应,迅速把自己的东西都搬进了杂物间。

两天来,HD集团这边风平浪静,她供职的保洁公司也没有任何异常,连欣除了仍然每天承受系统惩罚外,倒也没有别的,她根本不知道那天那个男人姓甚名谁,就算她每天在公司里悄悄找也找不到人,其实她之前从来没在HD集团里见到过这个人,就算系统每天危险警告也没办法,她就算想强奸他也要找得到人啊。

她坐在敞着门的杂物间里,在网上找租屋,已经看好了两处,正准备联系时,大门忽然传来开锁声。

她愣了一下,中介的清扫工落了什么东西吗,她走出去,与一个推着行李的高个男孩四目相对。

男孩英俊舒朗的眉眼微愣,看了看自己的钥匙:“我应该,没有走错?”

连欣反应了一下,这可能就是那个要搬进来的房东侄子,连忙摆手:“没有没有,你没走错,我是,我是原来的租户之一,我一时找不到地方搬,所以恳求了中介,希望能宽限几天……”

男孩谅解:“哦,是我来早了,反正假期没事,就提前来了,没关系,你不用着急,房子很大,我不是大象,占不了那么大的空间,你慢慢来吧。”说罢笑一笑,一口白牙非常阳光。

连欣松口气:“谢谢你,我会很快搬走的。”

男孩带上门,推着行李进来,看一眼她寄身的杂物间:“你就住在这?”

连欣尴尬:“嗯,暂住……”

男孩皱眉,手轻轻揽在她后背,将她推到客厅,抬头看了看:“女孩子怎么可以住这种地方,你随便选一间住吧,我又住不了那么多房间。”

连欣感受到年轻男孩宽大的手掌和略高的体温,敏感的身体瞬间燥痒,她略略退一步,说:“那怎么好……”

男孩自顾自说:“啊,你会做饭吗?”

连欣点头:“会……”

“会打扫吗?”

“啊,会啊,我是专业的。”

男孩闻言咧开笑容:“那你别搬了吧,帮我做饭打扫,我分你一间房,不要房租,可以吗?”

连欣睁大眼,还有这么好的事?

~~~~~

一间山顶独栋别墅内,男主人从床上辗转梦醒,一身大汗。

他伸手撑住额头,喉头滚动。

连续两天晚上做梦都在操那个女人的馒头逼……到底中了什么邪了。

他打开手机,给特助打电话。

“杰森,帮我查一个人。”

——————————————

大家好,初来乍到,有人看吗?

你可以只用手干吗

翌日,连欣一上班就被主管叫走。

忐忑之中,连欣莫名其妙被主管好一番鼓励表扬,然后就说公司有特别安排,将她调去十楼董事长办公区服务,在此之前需要完成全套身体检查和培训。

虽然她一瞬间就联想到了那晚那个神秘男人,但也不敢确信,她没地方打听,更没有什么好提心吊胆的,于是就只是按照要求,完成身体检查和培训。

身体检查在一家昂贵的私立医院进行,非常严格,几乎从里到外,一切传染、非传染病,甚至连体味和生理期都有查,听说那家医院的副院长会亲自审报告。

连欣回到租屋,有些疲惫,这一通折腾,比打扫还累。

楼上,林立风走出来,摘下耳机,倚着栏杆低头看她:“你很累吗?”

连欣仰头,露出笑容:“没有啊,还好。”

“很累就别做饭了,我请你出去吃吧。”

连欣将头发别到耳后:“不要了,那怎么好意思。”

林立风笑一笑,长腿一抬,顺着扶手滑下来,落到她面前,抬手在她头顶揉一揉,爽朗道:“你这样子还做饭,我会内疚的。”

连欣脸上一热,低下头,她现在这具身子,真的受不住年轻力壮荷尔蒙旺盛的男人靠近,何况他的气息还这么好闻,她真的怕自己做出什么不雅的举动,摇头:“我,我喜欢做饭……”连忙躲进厨房了。

林立风看着她的背影,耸耸肩。

深夜,系统的惩罚突如其来,连欣呻吟着惊醒,一边抽搐一边痛苦,她微微颤抖着剥除自己的内裤,一张床单又湿透了。

系统的惩罚一天比一天凶残,她的小骚穴已经饥渴得痉挛过电了,她真的怕自己哪天会因为阴道痉挛而死。

她跌跌撞撞地趴到立柜边,拿出电动按摩棒插进小穴,开到最大档,臀波抖动,她压抑着淫叫,虽然根本不满足但好歹可以稍稍解渴,可是很快,按摩棒竟然没电了,来不及充电,她想起厨房柜子里有电池,此时根本无法正常思考的她裹好大衣,看一眼时间,凌晨三点,打开门观察一下寂静无人的屋内,就悄悄地溜进了厨房。

她抖着手将电池装上,将按摩棒重新插进湿透的小穴,手趴在橱柜石台上,人跪在地上,极小声的呻吟忍耐着。

林立风半夜口渴,从床上爬起来,床头水壶里没水了,他扒了扒短发,拿着水杯开门下楼,朝厨房走去。

刚到门边,他就听到了奇异的声音。

近似小猫哀哀的低叫和剃须刀的嗡鸣声,混合在一起。

还有一股异样勾人的香味。

什么东西?小偷?小动物?

他警惕地放轻脚步,拐进了厨房。

连欣的大衣已经解开甩在一边,她埋着头,高高撅着圆白的蜜桃臀,一根自己扭动抽插的粗长按摩棒被她夹在穴内,淫水飞溅。

“哐当”

林立风的水杯掉在地上。

连欣被惊动,抬头看向门口,当她发现林立风正站在门口看着她被按摩棒干穴时,她瞬间紧张用力,将按摩棒挤掉了出去,然后捂着脸哭了起来

地上有一根正在奇异扭动的电动阳具,旁边还有一个正在哭的女孩。

这让才刚刚上大学还没有性经验的林立风满脸通红犹如爆炸,他紧张又愧疚,手足无措地站在那里,然后进来扶着她肩膀说:“对不起,对不起,怪我,不是你的错,怪我……”

连欣一边发抖一边哭,又痛苦又难过,一面觉得丢人,一面饥渴难耐,小骚穴里还在汩汩分泌着淋漓的液体,今夜的惩罚时间才过去一半……

林立风口拙了:“这是,这是很正常的,我,我也会自慰……”

连欣哭着往下跌。

林立风揽臂把她抱起来一点,低头安慰她:“你没事吧……”

连欣闻着运动系大学男生好闻的体味,忍不住贴上去,丰满的乳房挨擦他健壮的胸膛,消解乳头的痒意:“我有事……我好难受啊……”

林立风茫然:“啊?”

连欣手勾住他脖子,索性把他扑紧一点:“我想做……我不是,我不是坏女孩,但是我好想要,我受不了……”

林立风粗大的喉结滚动,血红的脸愣了很久,说:“……我,帮你?”

连欣立刻抬起丰腴的白腿,紧紧缠在他腰上,小骚逼无法忍耐地在他高高突起的肉根部位摩擦:“那你快点……”

 文学

林立风托着她的肥臀放到厨房石台上,又觉得太硬,于是将人抱到沙发上,毫无经验的他低头看着连欣腿间肥美的肉缝,那里紧紧翕动着,欲液淋漓,似乎急剧渴求着他。

他脑中一片空白,紧张地将宽松的睡裤拉下来,放出自己粗大的肉棒,正在茫然地思考先干什么时,连欣忽然听到脑内系统的警告。

「警告,请勿在完成该阶段任务之前,让不满足体液条件的其他男性污染你的阴道环境,否则,将施以更严重的惩罚。」

连欣顿住,在脑内问:“什么意思?”

「目前不要让目标男性以外的阴茎插入你的阴道并实现交媾,那将污染现阶段体液。违者,严惩。」

连欣只觉得一阵晴天霹雳,林立风紧张地握着自己的肉棒,刚刚抵到她穴口,连欣就抬腿用脚推开了他胸膛。

连欣又痛苦又内疚:“对不起……不可以……”

林立风粗喘着,再度茫然:“啊?”

连欣又哭了,看一眼年轻男孩青筋暴突、微微弹动的粗大肉棒,又馋又痛苦地拒绝道:“我知道我很过分,对不起,不要插进来……你可以只用手吗?”

林立风呼吸沉重地愣了一会儿,听话地伸出骨节分明的修长手指,帮她揉弄粉嫩的花蒂和阴唇,低下头自己套了套棒,现在是他忍不住了,他回忆了一下那根在地上扭动的粗大假阳具,低声说:“我觉得,我跟那根差不多粗……不可以吗?”

连欣很不好意思:“对不起……”

林立风的头耷拉下来,硕大肉根不甘心地昂扬直对着连欣哭泣的小妹妹,健硕的臀大肌绷得紧紧的,燥热的汗意冒出来,低哑:“……好吧。”

望逼止渴与送臀上门

林立风的指尖在连欣敏感的小阴唇上轻轻摩挲,引来她一阵颤抖和痉挛,连欣将他手指平平地展开,肉穴轻轻翕张,就把男孩修长的中指吞了进去。

“啊……”她忍不住满足地淫叫,就算只是一根手指,也让她得到了莫大的抚慰。

林立风轻轻嘶了一声,她这个,好紧啊,里面一层又一层咬得致密紧扣,只是一根手指都感觉到了紧致地绞合力和无数细嘴般的吸力,一种陌生诡异的酥麻感从指尖直贯头顶,仅仅手指就这样,如果可以用这个插进去……他依依不舍地低头看自己腿间的大肉屌。

连欣忍不住抓着林立风的手前后荡起臀来,一根食指被吞吞吐吐得湿漉漉的,林立风怕累着她,伸手将她轻轻按躺,将连欣的两条丰腴白腿并拢折上去,使得一线馒头逼仰天露出来,然后林立风无师自通地伸长中指,在连欣的肥穴里飞速地按揉抚摸抽插操干起来。

连欣嗯啊大叫,胸前挺翘的丰乳也被林立风另一手揉玩着,阴唇越来越潮红微胀,林立风低头仔细观察,忽然福至心灵地问:“我可以舔这里吗?”

系统刚刚在脑内回答「可以」,连欣就立刻将肥穴不停地上挺上送:“可以!快!快舔我!我要你吸我!”

林立风连忙分开她的腿,低下英俊舒朗的侧脸,一面手指不停地飞速插干,干得啵唧啵唧淫水飞溅,一面唇舌贴上去勾舔吮吸,飞速翻卷撩圈的灵活舌头与男人修长的手指一起让连欣发出尖叫,林立风发现连欣紧窄的逼口在克制不住地张嘴,阴唇被他嘬得泥泞不堪,一粒红肿的红豆高高的凸出来,他不知道这是什么,却下意识上去用唇裹住,啧啧有声地吸了一口,连欣厉声尖叫着撅了过去,肥穴激烈颤抖着爆射出一串阴精,喷了林立风一脸。

林立风愣了一会儿,紧张地把连欣抱起来:“连欣?你怎么了?连欣?”

他是不是碰了不该碰的地方?!

林立风正准备摸手机叫救护车,连欣好不容易缓过来,说:“不是……没事……我只是潮,潮吹了……”

她本来就极其敏感,他这样弄,谁顶得住啊。

林立风认真看着她:“是好事还是坏事?”

连欣支支吾吾地捂脸一倒,歪进沙发里侧躺着,不出声了。

林立风用手机查了一下,睁大眼学习了片刻,而后把手机往桌上一扔,一根肉屌搭在连欣脸旁的沙发上,把她腿分开,一边自己撸一边紧紧盯着她腿间的小穴。

连欣睁眼,见他只能望逼止渴,怪可怜的,于是伸出灵巧的舌尖帮他舔一舔大龟头,但是因为筋疲力尽而且确实有点懒,就只是有一搭没一搭地随意舔着。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