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云译网,为您提供全国翻译公司,打造专业的翻译服务平台!

发布资讯

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翻译服务信息 > 正文

往下边塞水果*2个男主分享一个女主的小说

更新时间:2020-10-26 17:06:38

“这十年里,不会有任何人知道你们的存在,更不会有任何人来接应你们!”

“我也知道,你们这次的行踪,并不是滴水不漏,但是请你们相信!你们最好祈祷不会有人来接你们,在我们离开之后,这座岛附近的海域会被化作禁区!任何船只敢擅自接近,都将会遭到远处的远程火力覆盖,也包括你们!”

“十年,是你们在这里的生活期限!”

“你们有足够的物资!足够的药品!甚至还有淡水转化器!你们的生活,在这里是可以保证的,当然,前提是你们不会试图离开这座岛,也不会有人来救你们,走之前,我们也会摧毁所有的船只,只开走一艘。”

“十年后!”

“我们会来接你们,回到那片你觉得已经索然无味,只梦想着能长生的土地!”

“能活多久,能活多少人,全在你们自己。”

“包括,这三十八名卫族人!”

张子豪的话宣读完,现场死一般的寂静。

结果出乎了他们的预料,在场的这些多人,完全以为在秦凡追击千里,登上这座岛屿后,最后处决他们的方式,竟然会是让他们在这座孤岛上生存十年,而没有赶尽杀绝。

他们不知道该高兴还是恐惧。

总之,他们活下来了。

就算有人受不了孤岛的生活,选择自杀,那也是他们自己的事情。

从张子豪宣读完这一刻,岛上的生死将再和他们无关,就算所有人现在死绝,他们也不会眨一下眼睛。

但是,并不是所有人都想死。

他们有的才二十多岁,十年之后,也就三十多岁,正值当年。

 文学

   就算是五十多岁的,十年之后,也还六十多岁,依旧有希望继续回到那片他们熟悉的土地上。

就当是集体坐了十年牢,想到这里,不少人都释怀开来。

在秦家军离开之前,所有赢家人全都被隔离在前沙滩上,不允许离开半步。

“十年……十年后,那些老怪物因为没有新鲜血液的提供,也该都离世了吧。”

在后山沙滩上,篝火摇曳间,赢君瑶抱着膝盖坐在秦凡身边,眼睛看着大海上的满天星辰,星光闪烁,落在她的眼睛里,仿佛,她就是夜空上最亮的那颗星。

“嗯,不光是这些老怪物,那些跟赢家有牵连的人,十年后也该从位置上退下了,十年足以让人忘记很多事情,十年后的赢家人再回去,只是一群流亡海外的普通人,会过着普通人的生活,什么古家族,什么长生,什么势力……都将再也和他们无关,能安静的生活下去,挺好的。”秦凡说道。

“谢谢。”赢君瑶说道。

“谢我什么?”秦凡好奇地看着她。

“谢谢你没有杀他们,十年,对于一般人来说看似很长,但是对于赢家来讲,已经是最好的结果,谢谢你没有让赢家灭门。”赢君瑶认真说道。

在这个太平洋的孤岛上,秦凡想要将这数千赢家人灭族不过是弹指间,而不用考虑任何后果,可是,他并没有这么做。

秦凡笑了。

“你笑什么?”赢君瑶皱眉问道。

“你把我当什么人了。”

秦凡无奈摇头说道:“要说罪魁祸首,也只是赢望舒和赢钧而已,其他赢家人只是随众,我又不是屠夫刽子手,怎么可能会下令屠杀这么多鲜活生命。”

“所以你杀了赢钧?”赢君瑶问道。

“是啊,赢钧必须死,否则,我对不起死去的那么多人。”秦凡说道。

“那我父亲呢,你为什么不杀他?”赢君瑶问道。

“他要死了,这几千赢家人活不了。”

秦凡笑着说道:“而且我也说了,他是我老丈人,我怎么可能下手自己的老丈人,还是当着他女儿的面?”

赢君瑶俏脸一僵,她想到了在控制室里秦凡当着这么多人说的话,撇着嘴说道:“可是你不觉得这样对其他人不公平吗?因为你的个人意愿,而随意主宰他人死活,不分罪责……”

“公平是强者给弱者一个服从的借口,真理只掌握在强者的手上,现在我是胜利者,我可以随我的意愿去主宰一切,哪怕我因为你的一句话放掉所有人,这是我的权利,没有人可以抗衡。”秦凡淡淡说道。

“如果我真的让你放了他们呢?”赢君瑶咬了咬嘴唇,看着他问道。

“你会吗?”秦凡问道。

赢君瑶美眸闪烁,却在这时,一阵沉闷的船笛声在漆黑的海面上响起。

秦凡闻声看过去,说道:“贝琳的船来了,我们可以回家了。”

一艘海外站舰从远处缓缓驶向岛屿,靠岸之后。

一袭黑色戎装的贝琳走下船来,看着秦凡笑道:“看来我来晚了一步,没有亲身参与进这场好戏。”

贝琳是秦凡的真正底牌,若是赢家人真的冥顽不化,在海上就对他们造成威胁,那么秦凡不介意多等上一天,将现在赶到的贝琳,直接火力洗礼这座岛屿,让这座岛连同着人,一起沉进海底。

此时,在身后海滩的不少赢家人,也都注意到了这艘绕岛航行的站舰,他们惊恐地看着这一切,看到这艘恐怖的站舰挂弹而来,还有张子豪的那番话,不自禁地,身后冷汗哗啦啦地流了下来。

“好饭不怕晚,正好你接我们回家,在海上飘了这么长时间,我长这么大,第一次吃海鲜差点吃吐了。”秦凡笑着说道。

贝琳莞尔一笑,“那就上船吧,这座岛从两天后所有邮轮开始便会被全面封锁,不会有人离开,也不会有人再进来,这可是要花费不少的力量,当然,一切费用,全部由你来承担。”

什么奖项最受世界关注?

不是格莱美,也不是奥斯卡,而是诺贝尔。

诺贝尔医学奖直接记录着一个时代全球医疗卫生的突破和发展,每一个奖项诞生,背后是牵扯到数千万,或是上亿人的生命健康安全。

十二月十一日。

奥司陆,古老的音乐厅。

夏梦身穿白色晚礼服,脖子上戴着秦凡在丽星游轮给她拍下的那串钻石项链,在这华灯初上的时候,反射着璀璨繁星似的耀眼光晕。

“今晚来的都是各个领域的佼佼者,能和他们一起出现在这里,是我的荣幸。”夏梦微笑着说道。

一袭黑色晚礼服的陈思璇和陆凡坐在台下,脸上也都带着端庄的笑意。

这确实是件值得高兴的事情,他们都为台上的夏梦感到骄傲。

所有人都清楚,一旦获得这个奖项,名字将会被记入史册。

而夏梦旗下的艾梦医药公司,更是在初选名单公布后,市值就飙升了数百倍。

仅是夏梦个人控股的财务,就足以媲美当初的沈氏集团。

夏梦现在是个不折不扣的大富婆,掌管着秦凡手里所有零花钱,还有日常开销。

荣誉,财富,鲜花,仰慕……这个万千光环集一身的少女,才刚刚二十多岁。

二十几岁,正是花一样的年龄。名利双收,以后她的人生到底丰富多彩到什么样的程度,这是在场的人谁也没办法预料的。

“夏梦挺好的,以后沈家的医药团队在她手上,也会越来越好。”

陈思璇看着颁奖台上光彩夺目的夏梦,轻轻笑着说道。

“嗯,集团在你手上,也会越来越好。”秦凡笑道。

颁奖礼结束时,秦凡和陈思璇率先起身,离开会场。

不多时,怀里抱着获奖证书的夏梦提着裙子便焦急地从会场大门走了出来,见到人群外正一脸微笑看着自己的秦凡,张开怀抱,奋力地扑了上去。

“恭喜你,傻丫头。”秦凡抱着夏梦的身体高兴说道。

“谢谢你,老公。”夏梦紧紧搂着秦凡,如果不是秦凡当初在沈家最为危难之际,动用全部力量派她和紫罗兰小队前往F洲大峡谷,这个奖项根本不可能拿得到,荣誉勋章,有她的,也有秦凡的,还有周璐璐以及所有前往F洲参加药物研制的沈家团队。

李德伯爵越过人群走过来,张开手,给秦凡一个大大的拥抱。

“秦,祝贺你。”李德伯爵笑着说道:“每年我都在这里见证那些获奖者收获荣誉和金钱,但是,我从来没有想到会在这里见到你,可惜,今晚的颁奖人并不是我,否则我一定会为你的妻子致上最崇高的敬意,她是个天使,拯救了F洲上千万的人。”

罗斯柴德家族是全球范围内,向诺贝尔奖项提供最多资金的家族,李德有头衔,他经常会到这里来颁奖,只是这次因为一些原因,无法胜任。

“你应该庆幸不是你,否则明天晚上我就会出现在你的卧室,用皮靴狠狠踢你的屁股。”秦凡拍拍李德伯爵结实的后背,“希望永远不会有这么一天。”

“当然不会,我跟江小姐是最好的朋友,朋友的朋友就是我的朋友,我们会永远和睦相处下去的。”李德伯爵认真说道。

尽管秦凡已经在他卧室里出现了一次,也没有真拿皮鞋踢他的屁股,但是那晚的场景,他这辈子都不想再记起,更不想再发生第二次。

其他人也有上来祝福夏梦的,有认识的,有不认识的,除了贝琳之外,其他人说话秦凡一个字也听不懂。

好在有陈思璇在,她很好地在夏梦和这些人中间充当翻译官。

秦凡再次明白,选择一个聪慧的女人是多么重要。

不然的话,有些外国人满脸喜悦的拥抱着你然后用英语骂你娘你都不知道。

等到众人热闹了一会儿之后,秦凡带着二人坐车直奔机场,乘专机飞往华国。

落地之后没有逗留,直接开车回到他在翡翠溪谷的别墅,翡翠溪谷已经完全被改造,成为私人领地,在赔偿了那些住户一大笔补偿金后,大部分别墅都被拆掉了,这里,现在只住着秦凡一家人。

等秦凡把车停好,三个人才并肩走进别墅大门。

刚刚走到院子里,就听到里面传来一群女人的争吵声。

“谁说要嫁给他了?我是不会嫁的。”这是黎佩姿的声音,“别以为生了孩子就怎么样?我还打算办护照出国的,自己把孩子带大,谁愿意嫁谁嫁,反正跟我半毛钱关系没有,让晏紫姐收拾他吧,他最怕晏紫姐,反正我是管不了。”

“不行不行,我现在手上有很多工作要做,暂时还没有想好结婚。”江晏紫连摆手,“你姐姐挺好的,我过几天就出国了,F洲那边的事情还没有结束,我可能要很久才能回来。”

秦凡听的一头雾水,江晏紫居然回来了,她不是要置身于F洲的慈善救助事业么,连声招呼都不打就跑回来了。

当初在得知李德伯爵的条件竟然是让江晏紫一年后后嫁给他,并且要陪嫁两块贪狼碎片后,秦凡直接坐飞机就冲到了李德的卧室里,在他睡的正香的时候把他从床上拎起来,教育了他整整一个晚上,在秦凡的“苦口婆心”之下,李德伯爵终于认识到自己的错误。

非但撕毁了和江晏紫签下的婚约协议,还当面向秦凡写下了保证书,以后他要是敢再见江晏紫一面,秦凡就会亲自过来把他从古堡里拎出去,让他挂在古堡尖塔上,好好的反应人生。

当时正在F洲做慈善的江晏紫在得知这件事情后,只是给秦凡回复了一个谢谢,到目前为止,两个人还没有见过面。

“晏紫姐,我觉得还是让夏梦跟秦凡结婚吧,他们两个领证最合适,而且艾梦制药还在夏梦名下呢,这样也算是夫妻企业,比较保险一点。”黄倩倩的声音仍然是轻声细语,软软的,惹人怜爱。

正站在秦凡身边的夏梦浑身一僵,下意识地就看向站在秦凡另一边,气质超群的陈思璇。

陈思璇察觉到身边传来的目光,莞尔一笑,没有说话。

听到这里,秦凡脸色有些发黑,怎么感觉自己忽然成了烫手山芋了,就连黎佩姿这个给自己生了孩子的都还想着不要自己,要出去一个人把孩子带大?

看来,自己是时候要振一振夫纲了。不能让这群女人太嚣张。

秦凡重重地咳嗽了一声,然后推开别墅大门走进去。

果然,空置依旧的半山别墅今晚异常的热闹。

江晏紫,黎佩姿,黄倩倩,这几个以前来过他家N多次的女主人全都到了,还有一直没有说话的黄浣溪,周璐璐……该到的人,几乎都到齐了。

“大家都在啊。”秦凡带着陈思璇和夏梦,摸了摸鼻子站在门口说道。

“秦凡,就等你来呢,我们有事和你商量,不过你要提前做好心理准备,可别被打击到了。”黄倩倩笑嘻嘻地跑过来,拉着秦凡的胳膊说道。

秦凡一脸郁闷。

自己没人要的事情,在她这变成好玩的了?

“什么事?”秦凡还得假装不知道。

“我在帮你提亲啊,可是她们全都拒绝了,佩姿姐还说要把孩子带到国外,自己养大呢,你说你怎么混的这么差劲,给你生了孩子都不要你,你是怎么做到的?”黄倩倩不屑说道。

秦凡看了黎佩姿一眼,黎佩姿没有理他,而是把脑袋转向一边,一副不愿意搭理他的样子。

“你什么时候回来的?”秦凡这时看向江晏紫,他已经有一年都没有见到她了,中间发生了很多事,只是她一直都没有回来。

“嗯,回来看看,后天就走,那边的事情还没有处理完。”江晏紫说道。

“这么快。”秦凡心中忽然有些失落,自从无名岛上的事情处理完之后,龙家在此期间想要趁机挫败沈家的阴谋,也被他留在国内的白家族人瓦解,龙家族人死伤过半,龙君和云墨不知去向,在度过了短暂的风波后,一切生活开始恢复正常,他和屋子里这些人经常见面,许多人甚至就在翡翠溪谷住了下来,唯独江晏紫,是时隔一年后,第一次见到。

“嗯……”江晏紫点头正要说话。

黄倩倩却忽然说道:“人今天回来就是专程来看你的,这两天谁也不会打扰你们,让你们好好叙旧,不急这一时,先把大事给解决了好吗?”

“那什么,我考虑好了,其实晏紫那边挺好的,我们可以一起去那边领个证,就不用这么踢来踢去的了……”秦凡小声说道,其实这个想法在他心里隐藏很久了,只是不好意思说出去。

“你做梦呢?连一个嫁给你的人都没有,你还想一块搞定了?”黄倩倩白了他一眼说道。

“行了,还是我说说吧。”

陈思璇看了秦凡一眼,说道:“其实我们私底下都商量好了,与其纠结该怎么解决,不如维持现状的好,我们愿意跟你,就不是一个小小的证书能证明的,不愿意跟你,就算是有一百个证也也无法阻止我们离开。”

“而且你也不用考虑去外面找什么的,我们也是不会同意的,反正这个翡翠溪谷都是我们的,我们准备都在这里住下,当邻居相处,也不至于出现像上次那么尴尬的情况……又能生活在一起,有一定的距离,才能产生美感。”

黎佩姿说到最后咬牙切齿,她一想到上个月的一天下午,她亲自熬好了粥来搬山别墅要请她们几个喝粥,居然看到了光天化日之下,连门都不锁,秦凡在客厅里和姐姐她们几个……

顿时咬牙切齿,恨不得直接把秦凡的皮给剥了!

“嗯,我们一致认为这样很好,算是个大家庭,又不互相干涉彼此的隐私,也避免厌倦期来的太快,你觉得怎么样?”陈思璇问道。

秦凡点头,反正都是在这个别墅区里,只有夏梦和陈思璇没事要飞出国管理公司,其他人也都自己的事情,但都是在南都,经常见面,又不至于二十四小时腻在一起,也没什么不好。

“还有,有两个人,我帮你找到了,你必须得去那个地方一趟。”陈思璇忽然说道。

“哪?”秦凡问道。

“上京。”

接下来的两天,她们很有默契地都没有再进入半山别墅,给秦凡和江晏紫两人留下独处空间。

两天的时间,她们甚至都没有见到秦凡跟江晏紫出门。

偶尔在阳台上惊鸿一瞥,也是令人无法直视的一面。

以秦凡目前改造者的体质,就算是江晏紫这样的女王都坚持不住。

以助于两天后,秦凡亲自送她上飞机去F洲时,硬是搀着她的胳膊上去的。

送走江晏紫,秦凡直接转道去上京。

在飞机上,他接到了许老打来的电话。

“龙君和云墨死了,尸体被发现在一艘偷渡船上,他们身上都得了血友病,经不住偷渡船的颠簸,尸体被昨晚发现,已经悄悄处理了。”

“嗯,你那边怎么样,还好吗?”秦凡问道。

“这边很好,只是善后需要一定的时间,你就在国内好好待着吧,你愿意让艾梦医药公司回到国内,大家都很高兴,也知道你不是古家族的那些人,没有人会动你,再说,也没人动的了你,好好带着,等有空,来看看我这把老骨头就行。”

飞机在上京机场降落。

一道倩影早已经在这里等候多时。

“怎么样,家里打扫好了吗?”

秦凡下飞机之后走到倩影身边,轻轻拉住她的手。

“嗯,都整理好了,只是这么大的院子,我一个人住,多少有点空旷。”赢君瑶笑道。

“那让你搬到南都你又不去……”秦凡说着,忽然叹了口气,“会过去的。”

赢君瑶点点头,挽着秦凡的手,坐上车,直奔着上京一个老胡同而去。

在四合院大门被推开的一瞬间,白蒹葭也被吓了一跳。

她当时手里正拿着扫把清扫大院,看到有人进来,先是一怔,随即声音有些颤抖说道:“你,怎么来了?”

赢君瑶上前拉住白蒹葭的手,说道:“过来打扰你了。”

“不要客气。”白蒹葭有些紧张,“你们来之前应该说一声,我一点准备也没有。”

“你也得给我们说一声的机会啊,这么久都联系不上你,把大家都急坏了。”

赢君瑶和白蒹葭温柔对视,然后从她身边走开了。

秦凡走到白蒹葭面前,说道:“委屈你了,后事都处理好了吗?”

白蒹葭眼眶泛红,很快又恢复如常,柔声说道:“都好了,他们走的很安详,觉得这才是一个普通人该有的归宿……而且,我也没有想到你们回来,我以为,永远都不会有这么一天。”

秦凡握了握白蒹葭的手,说道:“进去吧。”

三个人坐在茶室里,白桃给她们泡茶。

“赢家的事情……”白蒹葭看向赢君瑶,有些欲言又止。

“都过去了,这是他们应该接受的惩罚,过去的事情就不说了,这样吧,你们先聊,大家都好久没见了,我出去买点酒,晚上就在这里,咱们一醉方休!”赢君瑶笑着起身,同时给白桃使了个眼色,两个人先后离开茶室。

赢家的事情结束后,白家以要陪亲人出去散散心的名义,离开了南都,就再也没有音讯。

那个时候,秦凡不明白她为什么要走。

他反思自己的行为,觉得白蒹葭确实有走的理由。

现在,他想明白了。

看到她安然归来,他的心是喜悦的、甜美的。心里的一块石头,也终于放下了下来。

“还走吗?”秦凡问道。

“不走了。”白蒹葭摇摇头。

简短的对话,让茶室里的温度急剧升温。

……

明月当空,清风吹拂。

老宅大院的夜晚比小区住宅的夜晚少了热闹喧嚣,多了质朴和宁静。

而且,这院这树,这黑幕遮盖的天空以及点缀在黑幕上的点点星光,都是他们眼里最美的风景。

秦凡坐在一块大石上,仰视着这让他赞叹的自然美景。

晚上喝了不少酒,脑袋晕晕沉沉的。可是,他的身心却觉得舒适无比。舒服的他连一句话一个酒嗝一声叹息都不想发出来。

赢君瑶走过来,安静的坐在他的身边。

学着他的样子,吹着风,仰起脸看着天空的星星。

白蒹葭也来了,坐在秦凡的另外一边。

三个人做成一排,就像是用一根线串成的珠子。

赢君瑶忽然惊呼,喊道:“快看,那有朵花!”

“在哪里?”

“树枝上,快看!”赢君瑶指着院子里一棵早已经枯死的梅花树,说道:“这棵树枯死两年了,怎么忽然开花了?”

“因为有它的根还在。”秦凡笑着说道:“希望和幸福就像是枯树上的花,有根,就会发芽开花。”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