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云译网,为您提供全国翻译公司,打造专业的翻译服务平台!

发布资讯

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翻译服务信息 > 正文

能播放的双性人妖视频*肉宠文很肉到处做1v1

更新时间:2020-10-26 17:07:20

吴继成那不自然的表情全都落在了高仇虎眼里,他就更肯定自己心里的想法了。这个男人肯定是村长给春杏介绍的对象,今天说啥也得把这事给他搅合了。


“在家,在家。”


听到高仇虎的问话吴继成更加尴尬,拿起酒壶给那个男人倒满了酒,随后对他说道:“喝酒小梁,这是春杏的同学虎子,和我家春杏一块长大的,就跟兄妹一样。”


被称作小梁的男人鼻子上别的副金丝眼镜,听到吴继成的介绍朝高仇虎看了一眼,却没理她,跟吴继成碰了一杯,一饮而尽。


“叔,我和春杏啥时候成同学了,俺俩不是定的娃娃亲吗,明年就该结婚了。”


高仇虎心里很明白,这个时候可不能顺着吴继成的话说。他那话明显是说给眼镜男听的,自己索性就把这层窗户纸给捅破,让那男的知难而退。


果不其然,高仇虎话一出口眼镜男的脸色就变了几遍,在灯泡的光亮下显得十分难看。高仇虎要是就是这个效果,他可不想拱手把自己的女人送给这个眼镜男。


“虎子,这都什么年代了,亏你还上过高中呢,包办婚姻早就不行了,现在都得自由恋爱。”


吴继成还没说话,胡大贵就张开了嘴,笑呵呵的看着高仇虎,就像个慈祥的长者在说教不成器的孩子。


 文学

但高仇虎知道这胡大贵最不是东西,一向是见利忘义。村里的机动地基本上都被他给卖完了,而且老盯着村里的那些小少妇,也没少霍霍。那个眼镜男肯定是许了他不少的好处,不然他不能这么上心。


不过虽然胡大贵是村长,但高仇虎可不把他放在眼里。他这个职务对别人可能会有威慑力,但高仇虎是个二杆子脾气。


原来爹妈在他还收敛一点,现在爹妈都已经没了,他是光杆司令一个。别说在这小冯庄,不管在哪他也是个谁都不怕的主。


“哟,村长既然这么说那我得问问,自由恋爱是不是两个人都得同意?”


“那是当然。”胡大贵想也不想的说道,要是两个人都不同意那还叫个屁的自由恋爱呀。


“那行,等下我把春杏叫出来,村长你当面问问春杏,看看我们是不是两个人都同意,是不是自由恋爱?”


被高仇虎这样一说胡大贵顿时就没词了,不过他毕竟是村长,是见过世面的人,脑瓜子也灵活,想了一下便张嘴说道:“虽然是自由恋爱,但父母总得给巴巴关。”


这话说的话倒也有些道理,但要论口才高仇虎可不惧他,嘿嘿笑了几声,高仇虎说道:“把关当然是可以,但总不能强迫吧,要是闺女死活不同意,父母也不能硬逼着她嫁人,你说是不村长。”


胡大贵没想到高仇虎的嘴这么厉害,被他说了没了话,只能干笑几声。“呵呵,哪有父母逼自己闺女嫁人的。”


两人在这说了半天,吴继成一直都没说话。虽然早就已经是新社会了,但毕竟自己闺女和高仇虎有婚约。而且当年他刚搬到小冯庄的时候高仇虎家里没少接济他,吴继成早就想悔婚,但这话一直都说不出口。


“你叫高仇虎是吧?我叫冯大壮,是县里太阳能安装公司的老板。”


见胡大贵被高仇虎弄的说不出什么,冯大壮从板凳上站起来,扶了扶自己的眼镜,对高仇虎说道。


“你是什么老板跟我有关系吗?”高仇虎丝毫没理会冯大壮,而是看向屋子里面,见春杏正在低头绣着东西,脸上不由得浮起一丝笑容,抬脚就准备往屋里走。


“高仇虎,你凭什么要娶春杏?”


刚走了两步的高仇虎听到冯大壮说话,顿时就转过头来,双眼盯着冯大壮,一字一顿的说:“那你凭什么?”


虽然高仇虎的口气很不客气,但冯大壮并没有生气,只是微微一笑,从身侧的皮包里拿出两沓老人头,轻轻放在桌子上。


“我就凭这个,就凭我能让春杏过的好,而春杏跟着你只会吃苦受穷。”


冯大壮把两沓钱往桌子上一放,吴继成和胡大贵眼睛都是一亮。那可是两万块钱呐,凭他们现在的收入,就算让他们攒十年也不一定能攒这么多。


很满意其他两人的表情,冯大壮朝高仇虎笑笑,“这只是我给春杏家的彩礼钱,要是她能嫁给我,我还会再加三万。”


“那就是五万了。”


听到冯大壮的话吴继成和胡大贵同时都吸了口凉气,虽然他们知道冯大壮有钱,但没想到他这么有钱,随便一出手就是五万。


高仇虎也没想到这个冯大壮出手会这么阔绰,不过只是微微愣了一下高仇虎便冷笑了一声,对冯大壮说道:“就算你有再多的钱,那也得春杏同意。”

对冯大壮说完高仇虎便不再理他,扭头看向屋里的春杏。“春杏,你出来一下。”


本来还在绣着东西的春杏听到高仇虎的声音顿时欣喜的抬起了头,看到高仇虎站在院子里急忙跑了出来,拿着手里的东西在高仇虎眼前晃悠。


“虎子哥,你看我绣的鸳鸯戏水好看吗?”


接过春杏的刺绣,高仇虎点了点头,笑道:“这世界就没人比你绣的东西好看。”


听到心上人夸自己春杏不禁就羞红了脸,在高仇虎胳膊上拧了一下就看向喝酒的那几个人。而高仇虎挑衅的看着冯大壮,那意思很明白,春杏现在的快乐,不一定是用钱能买的来的。


酒桌上的几个人被春杏弄的脸色都有些不好看,吴继成和胡大贵都低着头不说话。而冯大壮则是目光咄咄的看着高仇虎,眼睛里闪过一丝狠意。


不过他也没说什么,跟胡大贵和吴继成告辞以后就直接钻进了自己的车,直接就出了村子。


见自己的好处要打水漂胡大贵的气就不打一处来,这个冯大壮可是财神爷,他答应事成了会给胡大贵一万块钱的媒人费,被高仇虎这一搅合,那一万块钱基本上就没了。


狠狠的瞪着高仇虎想要说什么但终于是没敢说出口,跺了跺脚走出了院子,他知道自己这个村长在高仇虎跟前耍不起威风来。


吴继成也没说什么,只是让老伴收拾桌子,自己晃晃悠悠的进了屋子。高仇虎看事情被他搅合了,心情一阵大好,拉着春杏就走到了外面,两人坐在春杏家的草垛上,一起看月亮,两人卿卿我我了好一阵高仇虎才回了家。


对于春杏他是很了解的,钱根本就不能打动她。不过高仇虎也明白以后该努力赚钱,争取让春杏过上好日子。


回到家里高仇虎简单洗洗就睡了,这一觉他睡的十分香甜。天色一亮高仇虎就起了床,扛起锄头又朝赵小曼家走去。


不过让高仇虎失望的是赵小曼今天中午送完饭就走了,估计是昨天被高仇虎给弄怕了。搞不到女人高仇虎把一身的劲都用到了铲地上,一天下来比其他人多铲了好几垄。


在赵小曼家吃完晚饭,高仇虎又晃晃悠悠的往家走,路过胡大贵家的时候见他家大门紧闭,不由得朝他家门口吐了口口水。


“还当村长干嘛,不如去城里拉皮条,那比当村长赚钱。”


在胡大贵家门口骂了一句高仇虎心里好受了不少,但他话音刚落,胡大贵家的大门就开了,随后高仇虎就看到村长的闺女胡季芳走了出来。


“小兔崽子,你骂谁呢?”


胡季芳今年二十七岁,早就嫁到了外村,高仇虎没想到她会回来,而且还听到了他刚才的话。


要说这胡季芳长的倒不难看,就是个头矮了点,一米五左右。但胡季芳虽然个子矮,可身上该凸的地方凸,该翘的地方翘,也挺有看头。


不过这胡季芳也是个天不怕地不怕的性格,倒不是仗着她爹是村长,这脾气是她打娘胎里带出来的。虽然高仇虎是个二杆子,但见了胡季芳他还是有些肝颤,小时候没少挨她收拾。


“哟,季芳姐,你啥时候回来的?”


高仇虎打着哈哈,转身就要走。不过胡季芳比他动作快,上前一把就揪住了高仇虎的耳朵。


“你小子在我家门口骂俺爹,想死是不?你给我道歉,要不然看我不把你耳朵给你揪下来。”


“别呀季芳姐,我没骂村长,你听错了。”


高仇虎急忙狡辩,他是实在不想惹这个比他还二杆子的娘们。对方是个女的,又不能跟她来硬的,高仇虎现在只想逃离她的魔爪,赶紧回家。


“还想骗我,你以为我是聋子吗?赶紧给我磕头认错,要不然今天你就别想走。”


胡季芳今天在婆家受了气,所以才会回到小冯庄。本来她心情就不好,想出去转转,没想到刚到门口就听到高仇虎在骂她爹,一下子就把气都撒到高仇虎身上了。


“春杏是我媳妇,但你老爹却给她介绍对象,我说两句怎么了?你别不依不饶的。”


听到胡季芳让他跪下磕头高仇虎的火气也上来了,他和春杏本来就是青梅竹胡,而且还有婚约。但这胡大贵非得来插一杠子,给春杏介绍什么对象,自己只骂他两句算是轻的了。


“哟呵,你骂人还有理了是不,你给我进来,今天要是不给我磕头认错,你就别想回家。”


说完胡季芳就揪着高仇虎的耳朵往她家院子里拉,高仇虎本想挣开,但这胡季芳手上的劲太大,他怕把耳朵给挣裂了,只好被胡季芳给拉进了院子里。


“你这是干啥?刚黑天就往你家里拽男人。”


扔掉锄头,高仇虎奋力的掰开胡季芳的手,揉着发疼的耳朵对胡季芳说道。而胡季芳则没理他,回身把大门给上了锁,而后气呼呼的看着高仇虎。


“哼,你今天要不给我磕头认错,那你就别想出这个大门。”


高仇虎本来就是个二杆子,再加上这血气方刚的年纪,哪能对这个女人下跪。见胡季芳不打算放过他,高仇虎的火气噌的一下就窜了上来,脸色也阴沉的吓人。


“胡季芳,别他妈以为你是个女的就能蛮不讲理,要是把老子给惹怒了老子非把你……”


“把我怎么样?你是不是想说要把我弄死呀?高仇虎,老娘今天就站在你面前,你有种就把老娘给弄死。”

胡季芳可不是吓大的,高仇虎的话根本就唬不住她。胡季芳走到高仇虎跟前,饱满的胸脯几乎要顶到了高仇虎的身上,仰着脸对高仇虎说:“来呀,你弄死我呀,你弄呀。”


说完胡季芳就往前上了一小步,一对肉球贴到了高仇虎的身上。虽然她的胸部没有赵小曼的大,但也不小,高仇虎被她顶的心里痒痒,下身也有了反应。


“你信不信我把你给奸了?”


胡季芳可能是刚洗过澡不久,身上还带着一股淡淡的香皂味。这时她的整个上半身几乎都贴到了高仇虎身上,不由得让他有些心猿意胡。


“啥?你要强奸我?好呀,你来呀,我就怕你那东西不够长。”


听到高仇虎的话胡季芳不仅没有害怕,反倒笑了起来,两只手伸到高仇虎的腰间,往下扒他的裤子。


“来,我让你奸,我帮你脱裤子。”


在胡季芳的印象里,高仇虎始终就是个小屁孩子,根本就没把他的话当回事,三两下就把高仇虎的裤子给扒了下来。


而高仇虎则感觉十分的刺激,也没有躲闪,任凭胡季芳把自己的裤子趴下来,只剩下一个四角裤头。


“季芳姐,你可要想好,要是把我裤头也扒了那我可真奸了你。”


脸上挂起一丝淫荡的笑,高仇虎嘿嘿笑道。而胡季芳则笑的更厉害,想都没想就把高仇虎的内裤也扒了下来。


但扒掉高仇虎的裤头胡季芳顿时就愣在了当场。虽然天色已经全黑了,但胡季芳还是能隐约的看到高仇虎胯间的巨物在她面前昂首而立。


忍不住凑近了看了一下,胡季芳顿时就惊讶的捂住了嘴巴,好半天才反应过来。


“哎呀虎子,你这物件咋这么大?”


“哈哈,季芳姐,活这么大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好的东西吧?”高仇虎得意的笑了笑,任凭自己的大枪暴露在空气当中,时不时的还跳上几下。


“呸,你这算啥,老娘比你大八岁,啥样的物件没见过?”


被比自己年纪小了八岁的高仇虎取消,胡季芳脸上有点挂不住。不过说归说,高仇虎这物件实在是太喜人了,胡季芳忍不住便用手抓住了高仇虎的东西,高仇虎舒服的“恩”了一声,随后说道:


“怎么样季芳姐,你还让我奸不?”


一边说着高仇虎一边把手放在胡季芳的胸脯上揉了几下,胡季芳被他揉的心里一荡,又想起今天在婆家受的气,顿时就说道:“好,我让你奸。”


胡季芳是个直肠子,心里有啥就说啥。她家那口子在外面搞女人被她逮到了,刚说了他几句没想到却挨了顿打。


胡季芳是个强势的人,但怎么说她也是个女人,虽然她还手跟丈夫对打但最终还是她吃亏。而且婆家的人都向着她男人,胡季芳感觉没地方说理,所以才跑回了自己家。


而且胡季芳十分信奉男女平等的观念,在婆家,她干的活一点都不比男人少,都能顶上一个青壮劳力。在她心里,既然她男人能找女人,那她自然也能找男人。


何况她家的男人根本就不能满足她,虽然物件也不算小,但跟高仇虎比起来则是小巫见大巫。所以胡季芳想也没想就答应了高仇虎,拉着高仇虎就进了屋子。


“我说季芳姐,村长他们干啥去了?”


高仇虎虽然也想胡上爽一下,但他担心胡大贵两口子会半路杀回来。要是被他看到自己搞他闺女,那肯定得和自己没完,要是这事传到了春杏家里,那春杏肯定得和自己翻脸。


“我爸妈都去县城了,明天才回来呢。”


知道高仇虎在担心什么,胡季芳随口说道。把高仇虎拉进屋里胡季芳打开了灯,目光立刻就锁定在高仇虎的东西上。


虽然外面有月亮但毕竟看的不是十分清楚,这一仔细的观看高仇虎的物件,胡季芳顿时就喜上眉梢。


她是个性欲极强的女人,尤其是生完孩子后,他男人那东西放进来就好像掏耳勺进竹筒,根本就不管用。高仇虎的家伙不是一般的大,肯定能满足她的性欲。


不舍的在高仇虎的东西上收回目光,胡季芳走到床边,轻轻解着自己的衣服扣子,媚眼含春的看着高仇虎。


“虎子,来吧,姐让你使劲奸。”


略微昏暗的灯光下,胡季芳那熟透了的身体完全展露在高仇虎面前。虽然胡季芳已经生过两个孩子,但胸脯只是略微有些下垂。


看着高仇虎那饥渴的模样,胡季芳轻轻一笑,缓缓的脱下裤子,露出她里面白色的小内裤。高仇虎只是看了一眼顿时便血脉喷张,胡季芳穿的内裤居然是透明的。


透明的内裤根本就遮挡不住她胯间的风光,一抹黝黑的草丛,那加上那条若隐若现的缝隙,高仇虎胯下的物件顿时又胀大了几分,真恨不得立胡就把自己的大枪塞进缝隙中去。


“呀,虎子,你那东西又大了。”


感受到了高仇虎的变化,胡季芳心里一惊,但脸上的笑意更浓。而高仇虎根本就受不了她的勾引,把自己的内裤扒下来扔到一边,一下就扑到了胡季芳的身上。


“咋的,见着大家伙害怕了?”


用力的揉着胡季芳的胸脯,高仇虎嘿嘿笑道。而胡季芳轻轻白了他一眼,说道:“光大有屁用,别没两下就完事了,那更难受。”


“季芳姐,你放心,我保证让你能飞上天。”


说完高仇虎便不客气,扶着自己的宝贝找准位置,一下就捅进去一小半。昨天跟赵小曼弄了一次,高仇虎也有了经验,一下就找准了位置。


“恩,舒服,虎子,你全进去了吗?”


“哦,你想让我全进去呀?”高仇虎嘿嘿笑了几声,随后屁股一沉,只听“噗嗤”一声,高仇虎的家伙没根而入,而胡季芳则“啊”的惨叫了一声,抬手在高仇虎身上打了几下。


“死人,你想弄死我呀,都被你捅到底了,你轻点。”


看到刚刚还在自己面前耀武扬威的胡季芳这幅模样,高仇虎脸上露出一丝邪笑,随后便使劲的弄的几下,弄的胡季芳惨叫连连。

也幸好他俩是在后面的房间办事,隔了好几道门,要不然就胡季芳这叫声,邻居早就听到了。


“不行虎子,别弄了,你再这样姐就死了。”


高仇虎哪管她那些,只是一个劲的猛干。胡季芳也渐渐的适应了他的东西,惨叫声渐渐的变成了浪叫。这更加刺激了高仇虎,干的更来劲了。


也不知道弄了多久,当高仇虎把自己的精华都奉献给胡季芳的时候胡季芳已经晕死了过去。高仇虎见她这样吓的不轻,他真怕自己把她给弄死了。


虽然不至于被判刑,但要是传了出去自己也别想在村里搞女人了。


“季芳姐,季芳姐。”高仇虎晃悠了胡季芳半天,胡季芳才悠悠醒来。随后看到高仇虎那一脸的担心不由得轻笑了一下,抱着高仇虎的脸亲了一下,说道:


“没事,姐这是舒服的,虎子你可真厉害,姐差点没死了。”


看到胡季芳没事高仇虎不由得长出了口气,在胡季芳的胸脯捏了一把,坏坏的问道:“季芳姐,我这家伙怎么样?是不是比你老公厉害?”


“呵呵,我老公比你厉害,你以为你天下无敌了呀?”


“什么?我没你老公厉害?”高仇虎听到这话,下面又动了几下。胡季芳顿时就娇喘了几声,感觉到自己的空间又开始发胀,顿时就是一惊。


“虎子,这刚刚弄完,你咋又硬了呢?”


“你不是说我没你老公厉害吗,那我就让你见识见识我的本事。”说完高仇虎又动了起来,而胡季芳根本就受不了高仇虎连续的攻击,急忙推着他的肩膀。


“再搞姐就真死了,你比我老公厉害,十个他加在一块也不如你。”


看着胡季芳求饶,高仇虎这才停下。他也知道胡季芳受不了他连续的攻击,再弄的话恐怕会真出人命。


所以高仇虎也没有继续,而是把自己的家伙给抽了出来,直挺挺的对着胡季芳。“季芳姐,你看我这东西还是挺着,你得想办法让它下去呀。”


见高仇虎的东西还如铁棍一般,胡季芳嗔怒的看了他一眼,随后便把脸凑到了高仇虎的跨前,一下把他那东西给含入了嘴中。


胡季芳的嘴要比赵小曼的嘴大,不过含着高仇虎的物件也有些吃力。感觉到自己的家伙被包围在胡季芳的嘴中,高仇虎舒服的躺在那里,任凭胡季芳为自己服务。


虽然有些吃力,但胡季芳依旧十分努力的吸允着高仇虎的东西。她怕高仇虎再弄她,所以就打算这样帮高仇虎解决。


弄了好久高仇虎才低呼一声将精华的喷到了胡季芳的嘴中,而胡季芳也不恼,拿过手纸将东西吐出来,随后笑呵呵的看着高仇虎。


“虎子,姐现在才知道女人真正的快乐,也只有你能给姐这样的快乐,以后姐找你的时候,你可不能不理姐。”


“放心,我高仇虎不是那样的人。”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