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云译网,为您提供全国翻译公司,打造专业的翻译服务平台!

发布资讯

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翻译服务信息 > 正文

柳腰狂摆雨婷老何:老书记趴在女人身上

更新时间:2020-10-26 17:15:21

连诗雅笑,“你不知道就算了。”

看他把镜头拿起来又放在了地上,她有些失望,“真的不现在脱吗,你这样我会有点不开心噢。”

他俯身趴下来,镜头不小心撞到了腹部,连诗雅就看见屏幕前一片白,没忍住惊呼出了声。

声音不算大,但她还戴着耳机,他怎么可能听不到。

他一手撑在垫子上,一手去调整镜头,学她那样“啊”了一声,“你不开心会怎么样?”

“学人精!”连诗雅轻哼一声,“我不开心的话……送你十个八个大鸡巴怎么样?”

“什么大…”他微顿,意识到她说的是系统里的礼物,“你不要随随便便把那两个字挂在嘴边好不好。”

“那不然我们再来聊一聊小鲸鱼?”

 文学

他直觉这个“小金鱼”也不会是个好东西了,干脆闭上了嘴,沉默地开始做俯卧撑。

 文学

“一个、两个…”连诗雅出声给他计数,计着计着又开始胡说八道。

“你的俯卧撑练了多久啊,我记得以前体测的时候班上没几个男生做得出来。保持腹肌是不是也很累噢,我每天也有在跑步,不过一次最多三公里,再多就完全跑不动了…”

“我每次跑完都跟一条死狗…额…反正就是很累,看你体力这么好,应该跑步也很厉害吧。”

“哇!你的腹肌在动诶,好帅啊…果然就应该从这个视角看,刚刚那个角度太暴殄天物了…”

……

“诶,你有没有什么感觉啊?”连诗雅的语气突然变态。

他停了下来,气喘吁吁,“什么…感觉?”

“你那里…鼓起来了…好大哦……”

他支撑的手臂突然一软,继而“砰”的一声,又听到“啊”的一声。

先是他身体往前扑,直接倒在了地上,好巧不巧的,鼓鼓囊囊的私处直接怼上了镜头,好在他反应很快,手掌又撑了一下做缓冲,就没什么痛感,但随即却听到了她的叫声。

他有点后悔为什么会从他嘴里提出连麦的邀请了,但她这样叽叽喳喳的完全没有让他感觉到厌烦,反而是一次很全新的体验。

她一直没说话,他竟然还有些紧张,害怕她是不是被吓到了。

“…你怎么不说话?”

“唔…我只是在想…男生是…做着做着俯卧撑…也是会硬的吗?”

……

他干脆俯卧撑也不做了,坐到床边,把镜头拿到身前,就听到她又感叹。

“你好厉害啊,把镜头从这边移到那边,一点脸都没有露出来。”

“我要谢谢你夸我吗?我的数学和物理学得还是挺好的。”他吐槽道,“你的关注点为什么都这么奇怪?”

“唉,我就学得很不好,所以后来宁愿背书也不选物理…”连诗雅兀自感叹。

“你为什么还不脱内裤?都那么硬了诶!”她又猝不及防地转话题。

“除了内裤不能再说些别的了吗?”

“我觉得你这样很不好噢,身为一个…十八禁男主播,怎么能连内裤都不脱?算了算了,原谅你这一次,那你回答我那个问题,俯卧撑是做着做着就会硬的吗?”连诗雅的语气里倒是一点色情暧昧都不含,但听得他全身都不太自在。

“…偶尔会吧。”他含含糊糊道。

“那是不是有什么特殊的触发条件啊?今天是因为什么?因为我吗?”

连诗雅:突然兴奋!

他不说话。

“别不说话嘛,这样,你回答我这个问题,我也跟你说个秘密吧!”

他还是不说话,连诗雅却眼尖地看到他胯间的硬物微微动了一下。

“那就我先跟你说那个秘密吧…”

“那个小鲸鱼哦…其实是我买来自慰的…”

他原本均匀起伏的胸膛突然停了一下,又更加剧烈地开始起伏,腹肌也跟着一起动,呼吸声越来越强烈。

Moon:[撇嘴]

Moon:[吐舌头]

Moon:[难过][悲伤]

Moon:还不说话嘛…我要生气啦…

Moon:我看到你的内裤上都湿了一块了噢…

他也听得到她的呼吸声,没有加快,也没有变粗,不像是在生气,但听得到她应该是在用手指敲手机屏幕的嘟嘟声。

屏幕里就只拍了那么点东西,她在敲哪儿?

这么一联想,下身的血液就又涌了上来。

龟头的确感觉得到一点点的濡湿。

他在心里叹气,两手按在内裤边缘,背靠着床凭借腰力抬起屁股。

内裤一寸寸地被剥下,硬挺蓬勃的大家伙从弹性布料里挣脱出来,朝着镜头嗷嗷晃动。

他的手抚上硬物,终于开口。

“是因为你……”

黑暗里。

应该真的只是因为他那句话吧,氛围一下变得粘稠模糊起来。

今晚没有风,连诗雅刚刚没有运动,但也出了点汗,体温一升高,全身都感觉腻腻的。

????

外面的夜静悄悄的,她的心也静悄悄的。

她翻身趴在床上从床头柜子的抽屉里拿出一个手机支架来把手机放在上面固定好,朝手机里吐了一句“你等我一下”,就急匆匆地抓着之前被她扔在床上的小鲸鱼跑进了卫生间。

等不及用毛巾把水擦干,她又赤着脚跑了回来,爬上床戴好耳机的同时,手上也抓起了那管润滑液。

????

“我准备好了。”她说完又在心里笑,自己的语气为什么会听起来那么郑重?

“准备好了什么?”他下意识反问。

“唔……不好跟你说太细……”连诗雅道,“你怎么不弄了?”

“等你一起啊。”他用手拨弄了两下半硬不软的阴茎,似漫不经心道。

一起……一起什么?

连诗雅因为自己不必要的遐想愈发红了脸,原本虽然害羞但还保持着几分淡然的心态被他轻描淡写的这么一句话攻击得溃不成军,手上的小鲸鱼拿也不是,放也不是。

他没有得到她的回应,也不急着追问,似乎重新找回了主导的余裕,两条长腿在镜头前一伸,腿间的东西一览无遗,还可以看到他的腹肌,和上次相比又是完全不同的一个角度。

????

连诗雅看见他大手覆上阴茎,手掌贴着小腹,五指满含欲情地揉捏,看得她两颊发烫,腰肢犯软,整个身体往下陷了一点,装着润滑液的纸壳都被她捏扁。

她今天穿了一件棉质的碎花吊带睡裙,双腿一屈拱在床上,裙子底边就翻了上来,露出了蕾丝的蓝色内裤。

他今天穿的内裤也是蓝色的,不过是接近于黑的深蓝色,不似她的蓝,既显少女,又很俏皮。

连诗雅看到镜头角落被他扔在小腿边上看起来孤孤单单的内裤,半脱下了自己的挂在腿上,小腿一勾一送也扔在了腿边。

还一不小心就笑出了声。

????

“笑什么?”他声音低醇,挺了一下右半边屁股,阴茎左右跳动了一下,他从根部一撸到顶,还赞赏似的用两根手指点了几下马眼。

连诗雅不自觉也动了下双腿,又扭了扭屁股,双腿微微张开,伸左手熟练地往下一探……

他似乎听到几下抽纸声,还没捕捉分析得完全,就听她道:“我下面湿了……”

????

“操……”

“你也湿了……”

????

看得出来动作用力了几分,他用手指沾了马眼渗出来的点点精液抹到了阴茎上,撸动的速度也快了一点,小腹收紧又放松,他劝自己快点忘记脑子里她说的那几句话。

可越想不在意就会越在意,越想忘掉就记得越清晰,甚至让人不由自主开始产生幻想。

而且她又说话了。

“流水了……”

“我把润滑液打开咯……”

那份余裕彻底消失不见,喉咙像被隐形的什么东西阻塞了,困难得很,他粗喘着呼吸,感觉嗓子被火烧,压抑着发出低吼来。

耳边传来她细小的、克制的、娇柔的,传递到他又被无线放大、在脑内开始循环的低吟。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