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云译网,为您提供全国翻译公司,打造专业的翻译服务平台!

发布资讯

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翻译服务信息 > 正文

为了孩子上学 陪人睡-老何大战雨婷

更新时间:2020-10-27 15:36:54

马小玲长得非常漂亮,和林蓉一样,在村里是公认的村花,也是村里唯一的一个女大学生,毕业以后留在城里工作,只有在逢年过节的时候才回家,平时很少有机会能在村子里看到她。


说起来,牛根和马小玲也算是青梅竹马,小时候一起上学,一起玩耍,还一起撒过尿,一起洗过澡,关系特别好。


只是牛根初中辍学以后,两个人的来往就越来越少了。


牛根记得很清楚,上次见到马小玲还是在一年前,当时马小玲急着回城,牛根只是远远的看着,并没有过去搭话,因为他心里很清楚,马小玲早已经不是小时候的那个马小玲了,即使马小玲以后找男人,也肯定会找城里的男人,像他这样的乡下穷小子,顶多也只是瞧上一眼。

 文学


不过,在牛根心里,除了母亲苗桂花和嫂子林蓉以外,马小玲就是他最看重的女人了,有好几次他都在睡梦里梦见了马小玲,有时他甚至还无耻的想过,如果马小玲回村的时候正好生病了,或者磕着了,碰着了,撞着了,反正就是不好,这样一来,情急之下,马小玲岂不是要过来找他瞧瞧?


“真是没想到,老天爷开眼,马小玲竟然真的自己送上门了!”牛根咧嘴一笑,兴奋之色溢于言表。


马小玲的打扮很清闲,穿着一身白色的休闲服,上面的领口开的有点儿大,从牛根的角度,勉强可以看到里面粉红色的小内和在小内的包裹下若隐若现的胸部,只是露出的有点儿少。


即使这样,牛根依然看的很起劲。


咕噜!


牛根不争气的咽了口唾沫,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心跳顿时加速。


“娘嘞,村花就是村花,和嫂子一样,都是迷死人不偿命的大美女呀。”牛根急忙伸手捂住鼻子,他感觉鼻血都快流出来了。


张寡妇抬头看了牛根一眼,急道:“小牛,傻愣着干啥,没看见小玲的肚子疼嘛,快过来帮她瞧瞧!”


“好。”


牛根这才回过神,赶紧收起目光,大步迎了上去。


只是,当牛根走到马小玲身边,伸手抓住马小玲的胳膊,想把马小玲扶进诊所的时候,马小玲瞪他一眼,突然猛地一甩,把他的手甩开,一脸嫌弃道:“你的手脏,别碰我,我自己能走。”


“……”


牛根的脸顿时一阵发黑。

靠!


吃了几年城里的饭,见了些世面,看来马小玲真的是变了。


“小玲,你说啥呢。”张寡妇愣了下,也觉得有些尴尬,忙嗔道:“小牛的医术可厉害了,只要能治好你的病,脏一点怕啥?”


听到这话,牛根的脸更黑了。


“小牛,你过来。”而张寡妇丝毫没有意识到自己的话有什么不妥。


“可是……”


牛根看了眼马小玲,见马小玲的目光足以杀人,他顿时就有点为难。


“看她干啥?有张婶在呢,快过来帮忙。”


“好。”


有张寡妇撑腰,牛根略微犹豫一下,就再次凑过去,伸手抓住了马小玲的另一条胳膊,心说你嫌我脏?不让我扶?我偏要扶,脏死你,看你能把我怎么样!


“妈!”马小玲的语气里全是不满。


“叫妈也没用。”张寡妇板起脸道:“你现在要做的,就是好好让小牛给你瞧病,尽快把病给治好。”


话落,不等马小玲再说话,张寡妇就对牛根笑道:“小牛啊,走,咱们进屋说。”


牛根和张寡妇同时用力,架着马小玲往诊所走。


牛根本来就比马小玲高,现在又扶着马小玲,在往诊所走的途中,他的目光微微一斜,就不由自主的落在了马小玲那开的有点儿大的领口上。


乖乖,这个角度好像比之前看着更过瘾!


咕噜噜……


牛根忍不住接连吞了几口口水。


“你……你往哪儿看呢?”


就在牛根感觉鼻血快要流出来的时候,马小玲注意到了他的目光,冷喝道:“再敢乱看,我就把你的眼珠子挖出来!”


“小玲,你怎么跟小牛说话呢?小牛现在可是在救你,看几眼怎么了?看几眼又不会生娃。”


张寡妇绷着脸喝斥了马小玲一顿,随后看向牛根,笑道:“小牛,只要你能把俺家小玲的病给治好,到时候小玲不让你看,婶子让你看个够。”


听到这话,牛根脚下一软,差点儿摔个狗啃屎。


这张寡妇……牛根真是服了。


张寡妇都这么说了,牛根哪里还好意思再偷看?急忙将目光从马小玲的胸前移向了一边。


两分钟后,牛根和张寡妇把马小玲搀扶到了诊所里面的床上,牛根顺势拉上布帘,然后问道:“张婶,小玲姐这是……”


“来血了,痛经。”张寡妇倒是爽快。


“呃……”


反倒是牛根有些不好意思了,而马小玲更是臊得脸红耳赤,怒冲冲的瞪了张寡妇一眼。


张寡妇假装没看见,笑道:“小牛,你不是会揉吗?快给小玲揉揉。”


揉揉……


牛根那个汗啊,心说你说的倒是轻巧,痛经和别的毛病可不一样,要揉,只能揉马小玲的肚子,就凭马小玲刚才的态度,别说揉肚子,恐怕连手都不会让他碰。


见牛根面露难色,张寡妇说道:“小牛你放心,有婶子在,小玲她不敢把你怎么样。”


“妈,到底谁才是你亲生的啊?”一听这话,马小玲顿时就恼了。


而张寡妇毫不弱道:“废话,就因为你是妈亲生的,所以妈才急着让小牛给你揉揉,换成别人,妈才懒得管。”


一句话,呛得马小玲哑口无言。


看得出来,马小玲对张寡妇还是十分畏惧的,有张寡妇在,牛根暗暗松了口气,笑道:“张婶,虽然你上次和小玲姐一样,都是肚子痛,可是你们的病不一样,所以,这次我揉的时间可能要长一点儿。”


“只要能治病,揉多久都行!”张寡妇点头道。

得到了张寡妇的首肯,牛根随即扭头看向坐在病床上的马小玲,笑道:“小玲姐,咱们现在就开始吧。”


而马小玲低着头,根本不搭理牛根。


没办法,牛根只好看向张寡妇,“张婶,小玲姐这样坐着可不行,她得躺下,不然,我没法给她治病。”


“小玲,还不赶快躺下。”张寡妇用命令的口气说道。


抬起头,迎上张寡妇凶巴巴的目光,马小玲张了张嘴,欲言又止,虽然心里极不情愿,可犹豫了片刻,最后还是乖乖的躺在了床上。


牛根来到床前,刚伸出双手,马小玲却突然喊道:“等会儿。”


牛根和张寡妇都是一愣。


“小玲,咋的了?”张寡妇疑惑道。


“没咋。”


马小玲摇了摇头,对张寡妇说:“妈,我有点口渴,你去给我倒杯水。”


“你这妮子,事真多。”张寡妇嘟囔着,掀开布帘的一角,走了出去。


暖水壶在会诊桌前。


这边张寡妇前脚刚走,后脚张小玲就瞪着牛根威胁道:“别以为有我妈撑腰,你就可以胡来,我警告你,你要敢趁按摩的机会占我的便宜,就算你把我的病治好了,我也绝对不会放过你。”


说这话时,马小玲的声音虽然有些虚弱,却气势十足。


“小玲姐,你尽管放心,我只是给你治病,不会故意占你的便宜,再说了,有张婶在,就算借我十个胆,我也不敢。”牛根嘴上这么说,心里却有自己的小算盘。


俗话说有便宜不占王八蛋,牛根可不想做王八蛋,所以,一旦有机会,该占的便宜还是要占的。


牛根的话刚说完,张寡妇就掀开布帘的一角,端着一杯热水走了进来。


“小玲,水有点儿热,你喝的时候小心烫……”


“妈,我突然感觉又不渴了,要不,还是你喝吧。”马小玲找了个理由,推脱道。


“妈不渴,要不,妈给你留着吧,等你啥时渴了再喝。”张寡妇端着那杯热水站到了一边。


激动人心的时刻终于到了。


此刻,马小玲平躺在床上,胸前的柔软[两个大馒头]傲然挺立,随着她的呼吸轻微的颤动着……


看到这一幕,牛根突然就想到了林蓉。


昨天晚上帮林蓉拔黄瓜的时候,牛根不仅看到,还感受到,[看到了林蓉下面的那张小嘴,并且把手指头给塞了进去,]那感觉……啧啧,简直爽爆了!


“马小玲和嫂子一样,都是一等一的大美女,她的身体摸起来不知道会是个什么滋润味儿……”牛根胡思乱想,很想在马小玲的胸上抓一把,可是有张寡妇在场,他有那个贼心,却没那个贼胆。


咳嗽一声,牛根收回心思,伸出双手就按在了马小玲的肚子上。


“啊哦!”


马小玲的身体猛地颤抖了一下,禁不住呢喃一声,像叫.床似的,落在牛根的耳朵里,别提有多他娘的诱人了。


“小玲姐,只是按个摩,你不用这么紧张。”牛根笑着安慰道。


“要你管,我……我哪里紧张了?”马小玲嘴硬道,只不过,她话音刚落,就把脸扭向了一边。


“是啊小玲,有妈在,你有啥好紧张的。”话虽这么说,张寡妇的眼睛却瞪得溜圆,目不转睛的盯着牛根的手,生怕牛根趁她不注意,偷偷占马小玲的便宜。


牛根按摩的很仔细,隔着衣服,其实他手上的感觉并不大,然而,那种心理上的满足感,依然让他很享受。

本来,牛根确实想借着按摩的机会,多占马小玲一点便宜,但是张寡妇盯的这么紧,他根本无从下手。


没办法,按了大概五分钟,牛根就打算收手。


“哎呀坏了,家里的猪还没喂!”而让牛根始料未及的是,他手上的动作刚一停下,张寡妇突然一拍额头,想起了她家快生的猪,急道:“小牛,婶子就把小玲交给你了,治不好她的病,看我回头怎么收拾你。”


说完,张寡妇扭头就走。


“妈,你别……”马小玲一惊,刚想拦,可话到嘴边,张寡妇就已经急匆匆的跑出了诊所。


牛根翻了个白眼,也是醉了,为了几头猪,张寡妇居然连亲闺女都不管了。


张寡妇一走,诊所里面就剩牛根和马小玲两个人。


“你按完了吗?”马小玲挣扎着想要坐起身。


“还没。”


牛根撒了个谎,机会就在眼前,他可不想就这么错过了。


“都按这么久了,怎么还没按完?”马小玲有些不耐烦。


“快了,再按一会儿应该就行了。”


“那你快点儿。”


“好。”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