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云译网,为您提供全国翻译公司,打造专业的翻译服务平台!

发布资讯

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翻译服务信息 > 正文

跳d放在里面一晚上*啊疼死了出来怎么办

更新时间:2020-10-27 15:48:13

刘小贺没想到王三梅会这么大胆,这一桌子坐了十几号的人,要不是没有桌布挡着下面肯定得让人看着。

本来刘小贺是不想跟王三梅坐一桌的,但禁不住王三梅生拉硬拽没办法才坐到了这里。而王三梅就像胶水似的粘着他,死活就挨着他坐。

手捂着刘小贺的裤裆王三梅就跟没事人似的,一边跟别人有说有笑一边手上加劲,也不管刘小贺是啥反应。刘小贺被抓也不敢声张,要不然这一桌子的人还不得被人家笑话死呀。

本来因为害怕刘小贺还没啥反应,但王三梅手一加劲刘小贺就有点吃不消了,反应越来越大,难受的够呛。

感觉到刘小贺的变化王三梅一怔,夹菜的手都停了下来。下午在果园子的时候王三梅没有摸够,只是粗略感觉刘小贺比自家男人有料得多,现在的话,一番感受下来,何止是有料得多,简直就是太有料了,她一只手都快拿不过来了。

王三梅从刘小贺‘那’感觉着他的心跳,很快传染到她自己身上,一颗心差点没从胸口里蹦出来。

王三梅快乐疯了,刘小贺这宝贝可是天下少有,要是能有机会亲自感受一下,升天都有份。

王三梅一激动就收不住劲,刘小贺渐渐有点受不了了,脸色也越来越红,坐在他对面的二婶感觉他有点不对劲,就问道:“小贺你这是咋的了?脸这么红,还冒了那些汗,是不是不得劲呀?”

刘小贺连忙摇头:“没…………没啥二婶,就是天头太热,我喝点水就好了。”刘小贺拿过杯子喝了一口,扫了王三梅一眼,而王三梅就当没看到,反倒是胆子越来越大,把手伸到了刘小贺的里面。

“小贺,舒服吧?”王三梅冲刘小贺低声说了一句,那只手还在不断动作。

“天呐!”

王三梅越摸越是觉得不可思议,不由得一阵惊呼,把桌上的人都吓了一跳,不明所以的看着她,不知道她为啥忽然喊了一嗓子。

 文学

见所有人都盯着自己王三梅不好意思的笑了一下,随后说道:“天呐……可真热。”而此时刘小贺则更加燥热,刘小贺就感觉一阵舒服由身下直接传送到大脑,血都直往上冲,忍不住舒服的“嗯”了一声。

随即刘小贺就感觉自己失态了,急忙伸手把王三梅的手从自己的地盘给抽出去,然后用屁股把凳子往后蹭了蹭,弯下腰去吧鞋子脱了,到一边使劲的抖了几下。

“这虫子真多,都钻到鞋里来了。”桌子上的人见刘小贺是被虫子咬了,也就没想别的,笑呵呵的接着吃东西了。

饭还没吃完刘小贺就从赵大发家跑了出来,家也没回,直接就奔了西瓜地。他知道他爹肯定还没吃饭呢,得去换他爹回家吃饭。

自打从去年刘小贺家种西瓜开始,刘小贺西瓜地就是刘小贺看着,刘小贺他爹在地头搭了个草棚子,风吹不着雨淋不着。而刘小贺也十分乐意在这住,没人管他。

“你这是干啥呢?跟丢了魂似的,半路遇见女鬼了咋地。”刘小贺一直快走到刘根生的怀里才看着他,朝刘根生嘿嘿笑了几声,说:“爹,还没吃饭呢吧,赶紧回去吧。”

“你娘把饭给送来了,等你来换我吃饭都得饿抽抽了。”刘根生卷了一颗旱烟在草棚里的煤油灯上点着,蹲在门口看着地里的西瓜脸上露出一丝喜色。

“听说今年这西瓜的价可不错,看来这西瓜是种对了。”看刘根生还在抽旱烟刘小贺把兜里的大前门塞给刘根生,刘根生拿过一看,“嘿,你小子混地不错呀,还带过滤嘴的呢,谁给你的?”

“去赵傻子家他爹给的。”刘根生点了点头,从烟盒里拿出一根别在耳朵上,随后又把烟塞给刘小贺。呵呵一笑:“不用着急,明年西瓜要是价格还这样那也够给你娶个媳妇的了,你岁数也不小了,整天的游手好闲,也该找个人管管你了。跟爹说,有相中的没?”

“我相中赵燕了,可人家不一定能看上我。”刘小贺在心里叨咕了一句,笑呵呵的对刘根生说道:“你赶紧回家吧爹,要是回去晚了俺娘又以为你去耍钱了,那还不削你呀。”

“放屁,你娘还敢削我,我不削她她就偷着乐吧。”一听这话刘根生顿时就急了,不过刘小贺太知道他爹啥样了,嘴上再怎么硬也得用最快的速度回家。

果不其然,嘴上的烟还没抽完刘根生就跑了,不过跑之前狠狠的瞪了刘小贺一眼。刘小贺进了屋子把油灯调了调,随后就从自己的小床上拿起了一本羊皮册子。

这册子是他从山上捡回来的,上面写着鬼谷道法,刘小贺没事就拿起来看看,字勉强能看的懂,但不明白啥意思。

“道法乃聚天地灵气而成也,汇与丹田可施也,破阳方能入气,入气亦入道也。”刘小贺看了两遍摇了摇头,这羊皮册子有几十页,可只有第一页有这么一句话,其余的都是空白的,啥都没有。

前两句还凑合能理解,就是把什么天地灵气聚到丹田里,然后就可以施法了,可后两句就理解不了了,也不知道是啥意思。再说哪是丹田都搞不明白,这东西看来也没啥用。

随手把羊皮册子扔到一边,刘小贺往小床上一躺,想起今天中午在果园子里和晚上在赵大发家吃饭的情景,下面的不知不觉当中又有了反应。

“那王三梅的胸脯真丰满,摸着可真舒服,不知道要是睡她一下有啥滋味。”

想着想着刘小贺迷迷糊糊的就睡着了,他梦见王三梅光着腚跑到草棚子找他,躲在西瓜地里喊他过去。等刘小贺进了西瓜地里王三梅就不见了,不管咋找都找不着,把刘小贺给急醒了。

“刘小贺,买西瓜。”话音刚落王三梅就扭着大屁股从外面走了进来,见床上躺着的刘小贺身下裤子撑着,眼睛顿时就死死的盯住刘小贺的裤裆,一刻都不肯离开。

“婶子,你……你买西瓜呀?”躺着床上的刘小贺见王三梅死盯着自己裤裆,下意识的用手一捂,但根本就捂不住,王三梅两步就跨到床前,伸手就往刘小贺身上碰。

“婶子,你不是买西瓜吗,我出去给你挑几个好的。”刘小贺想起来,但被王三梅一把给推倒在床上,随即抓住刘小贺的身上触碰了几下。

“小贺呀,今天婶子来不仅是买西瓜,主要是来看看你里面的大冬瓜。”刘小贺被王三梅撩拨的十分舒服,但脑袋还算清醒。

“婶子,这不好吧,万一被人看着咋办?再说你来这你家我叔也肯定知道,时间长不回去他不得来找你呀?”

“找个屁,那个软蛋灌了一肚子的猫尿,早就睡的跟死猪似得了,这都快半夜了,你这还有谁来?赶紧给婶子看看你,看看到底有多有料?”

说完王三梅就开始扒刘小贺的绳子,刘小贺心里想但又有些害怕,毕竟他还只是个半大小子,根本就没经历过这事,很是不好意思。

王三梅火急火燎的三下五除二,看到里面的反应,不禁一声暗呼:“乖乖,都成这样了,这里面的该有多雄厚呀。”

越是想王三梅就越是想看,两只手别在刘小贺两侧腿上,一下就把裤子扯了下来。

“我地个老天爷呀,咋这么雄厚呀,比驴的也不差吧?”

刘小贺慌忙捂住道:“婶子,你要几个西瓜?我给你挑瓜去。”说着蹦到一边抓着裤头往上拉。

惊鸿一现哪里喂得饱王三梅的好奇心,尤其是发现刘小贺那惊人规模后,她就像头发了情的母狼,追在刘小贺后面跳了过去,嘴里喊着:“瓜不急挑,再让我看看。”

刘小贺只觉得浑身直起鸡皮疙瘩,边跑边道:“婶子,你放过我吧,要让俺爹知道了,他非打死我不可。”

王三梅听着差点没笑岔气,捂着肚子边追边道:“你爹打你干嘛?男人那儿还不都是给女人看的,你给男人看他才打你呢。”

刘小贺一愣,还真是第一回听说有这回事。

他这一愣神可让王三梅给扯住衣服了。怕衣服被扯烂,他只好不跑了,停住问王三梅:“婶子,你说的是真的吗?”

“当然是真的,婶子骗你干嘛?你不信让你爹脱裤让你看,看他揍不揍你。要是你娘要看的话,他肯定没意见。”王三梅板着脸说话,心里却乐喷了。心想:“这娃也太好骗了吧!”

刘小贺一想,觉得好象有几分道理。他以前每次上厕所,好奇想看他爹的,他爹都躲着他,还骂他,让他走开。而他娘要看,他爹从来都是不拦的,只不过每次都躲着刘小贺。

他正想着事,只觉下面一凉,王三梅已经扯下他的裤子,正在那里盯着他身下发愣。大有伸手去感受一番的趋势。

刘小贺吓一跳,忙道:“婶子,让你看可以,你可不能像上次那样碰我,我……我怕。”

王三梅“嗯”了一声后道:“好,我就看看。”

一直被王三梅那两只仿佛会发光的眼睛死死盯着,刘小贺只觉得浑身都不自在。他正要穿裤,王三梅颤抖着声音道:“小贺,你量过没有?太可怕了。”

“婶子,我没事量它干啥?”刘小贺说着拉起裤子来。

王三梅咽了下口水,舍不得的蛊惑刘小贺道:“小贺,婶子让碰一下这,你让婶子也碰下你那好不好?”她诱惑的说道,像是坏叔叔诱拐小姑娘那样。

刘小贺看她一撩衣服,露出里头的春光,哪还能拒绝得了,他吞着口水直点头。

刘小贺如愿,赞叹道“婶子,这可真舒服啊。”

“嗯。”王三梅被他碰得嘴里发出一声呻吟,她忍不住劲,爬到床上对刘小贺招手道:“小贺,你上来。”王三梅说着扯起了自己衣服,没两下就把自己完全展露出来了。

刘小贺哪见过这阵势,迷迷糊糊地就爬上了床。

没多一会儿,刘小贺还没感受过瘾便被反推在床。

王三梅霸王上弓,好不快活。

刘小贺开头喘着粗气只说了两声:“婶子,你……你。“之后便没了气息,只是心里大呼过瘾。

刘小贺正在劲头上,正要继续忽然听到外头传来“哎呦”一声,那声音虽小,刘小贺却听的清清楚楚。这声音他再熟悉不过了,是他老爹刘根生。

“婶子,我爹来了,快穿衣服。”

王三梅一听这话顿时一惊,急忙站起来把裤子提上下了床。而刘小贺也吓得一下子没了反应,把裤子一提也蹦到床下,猫腰在床底下摸出两个西瓜。

“妈了个B的,这什么破路,差点没把老子摔死。”刘根生骂骂咧咧的声音在外面响起,随即就到了门口。

“婶子,这两个瓜绝对是又甜又起沙,你拿走吧,要是不够我再去地里给你弄几个。”

“够了,够了,这两个我能拿回去就不错了,个头都不小。”王三梅笑呵呵的把西瓜从刘小贺手里接过来,一回身看到了门口的刘根生。

“呀,老刘大哥,咋这么晚还来瓜地呀?不放心小贺呀?看你这当爹的可真心疼儿子。”王三梅一边说一边往外走,走出门口回头看了刘小贺一眼。

“小贺呀,哪天婶子再来买瓜,你可还得给婶子挑好的。”王三梅眉来眼去的朝着刘小贺裤裆瞅。

“行,没问题。”刘小贺干笑了几声,随即看向门口的刘根生。“爹,这么晚你咋来了呢,看你弄的这一身土,快点拍拍。”

“这婆娘这么晚还来买瓜?”看着王三梅的背影刘根生狐疑的问道,而刘小贺则是面不改色。“赵傻子明个不是结婚吗,他家里那些烙忙的都还忙活呢,这不让他来买两个瓜拿回去解解渴吗。”

听到这话刘根生轻轻的点了点头,也没往别的地方想。

“儿子,今晚爹跟你住。”

“啥?你要住这呀?你咋不回家呢?”刘根生从床头上拿起烟点了一根,往床头上一坐,嘿嘿笑道:“我让你妈给撵出来了。”

刘小贺:……

早上天还没亮刘小贺就到了赵大发家,头天赵大发就跟他说让他陪着去接新媳妇。刘小贺也乐意,因为他知道赵燕也跟着去。

赵傻子今天穿的十分得体,一身黑呢子中山装,刘小贺羡慕的够呛,从小到大他还没穿过这么好的衣服呢。赵燕也穿的十分好看,穿了个红格子衬衫,显然也是新买的。

只是赵傻子不停的扭来扭去,一个劲儿的说不得劲,非要光着膀子才舒服。刘小贺心说这赵傻子可真傻的够呛,哪有光膀子去接媳妇的,在后面一个劲乐。赵燕回头瞪了刘小贺一眼,把刘小贺吓的不敢乐了。

这赵燕模样十分不赖,而且身体也完全都发育成熟了,凹凸有致,刘小贺打小就喜欢她。

去接新媳妇的有两辆拖拉机,车头上都绑着大红花,显得喜气洋洋的。赵燕哄了半天赵傻子才算上了车,不过一上车斗就喊着困,四仰八叉的躺在车斗里,没一会就打起了呼噜。

车斗里铺着席子,倒是不脏,赵燕也没管赵傻子,就任他在车里睡,快到地方把他叫醒就行了。

跟着去迎亲的有十来个人,本来打算坐一个车斗里,赵傻子往车斗上一横就坐不下几个了,其余的人都跑到前面的车上,这车上就剩刘小贺三个人了。

“燕子……,你弟都娶媳妇了,那……你啥时候……嫁人呐?”

路上坑坑洼洼的,拖拉机也没有减震,刘小贺被颠的五脏六腑都难受,说话也不顺溜了。“关你……啥事,咋地,你有啥想法呀?”

“嘿嘿”刘小贺咧嘴一笑,“是有想法,要不……你就……嫁我吧。”刘小贺眼睛贼溜溜的在赵燕身上扫来扫去,心想这赵燕屁股不小,自己就喜欢这样的。

一想到这刘小贺身体就有了反应,幸好是坐着,而且赵燕也没注意。要是让赵燕发现自己裤裆撑起这么明显,没准一脚就把他给踹下车去。

“行啊,那你就娶我呗。”赵燕微微一笑,差点把刘小贺的魂都给勾走了,一听这话刘小贺往赵燕那边挪了挪,靠在赵燕边上。“那你现在就给我当媳妇呗。”

虽然这么说,但刘小贺不敢有啥动作,他怕赵燕,也不知道为啥,一见她就怕。看着眼前的赵燕脸上带笑,还有两个小酒窝镶在脸颊上,刘小贺真恨不得使劲亲她几口。

被刘小贺盯着赵燕也不禁有些脸红,在刘小贺身上拍了一把,“你看啥呢?再看把你眼珠子抠出来。”

被赵燕一喊刘小贺缩了缩脖子,随即就感觉自己可真够完蛋的。这赵燕再厉害也是个女的,自己堂堂男子汉有啥好怕的?

想到这里刘小贺胆气一壮,撅着嘴就在赵燕的脸上亲了一下。他是豁出去了,顶多被赵燕打几下也就完事了。赵燕被刘小贺亲的一愣,随即反应过来就挥起拳头朝刘小贺身上一顿砸。

“刘小贺你个王八犊子,竟然敢亲我,看我不揍死你。”

别看赵燕是个女的,手上的劲可不小,刘小贺被她打了几下疼的够呛。这赵燕显然是被刘小贺给惹急了,打了十几下还没有停下的意思。

这下把刘小贺也惹怒了,一下抓住赵燕的手,“你有完没完啊,不就亲你一口吗,打几下行了呗,大不了我让你亲回来。”

两只手被抓赵燕使劲的挣扎,不过怎么说她也没刘小贺劲大,挣扎了半天手还被刘小贺给抓着。赵燕一急张嘴就朝刘小贺的胸口咬去,刘小贺没想到赵燕会咬他,急忙松开赵燕的手想往后躲。

这车斗就那么大的地方,刘小贺往后一躲后背就靠在了车厢板上,避无可避,赵燕一下就咬在了他胸口上,把刘小贺疼的“嗷呜”一声。

刘小贺这下叫的声音够大的,拖拉机噪音那么大前面开车的人都听到了他的叫声,回头一看赵燕趴在刘小贺的怀里不禁就是一笑,也没当回事,还以为他们闹着玩呢。

“我操,赵燕,你快放开。”

这赵燕是真使上劲了,刘小贺疼的汗都冒出来了。刘小贺被赵燕咬出了真火,掰着赵燕的膀子就把他推了出去,“砰”的一声撞在了她身后的车厢板上。

“你他娘的疯了,这么使劲咬我。”刘小贺撩开衣服一看,胸口被咬出了一个深深的牙龈,血都渗出来了。

“谁让你占我便宜了?”赵燕虽然撞了一下,但根本就没怎么疼,气呼呼的看着刘小贺说道。“你……”

刘小贺还想说啥但看到赵燕的胸口眼珠子顿时就直了,刚才他俩撕把那阵赵燕衬衫的扣子扯开了,露出了里面粉红色的小背心。

小背心好像裹不住赵燕那十分良好的发育,被撑的紧紧的,看上去特别的诱人。

被刘小贺盯着赵燕顿时就感觉出不对,低头一看自己的衣服开了好大一块,急忙把扣子扣上,朝刘小贺呸了一口。“刘小贺你乱看啥,个臭流氓,你等着,等忙完我弟的事你看我怎么收拾你。”

赵燕脸上绯红了一片,拿眼睛使劲的瞪刘小贺。估计她是怕衣服扣子再被刘小贺给弄开,要不肯定还得给刘小贺来一口。

把目光恋恋不舍的从赵燕胸口移走,也感觉胸口不那么疼了,刘小贺嘿嘿一笑:“我哪流氓了,你要不咬我你那衣服能扯开?这事可赖不了我,是你自找的。”

赵燕哼了一声也不说话了,两个人一路都保持了沉默。快到地方的时候赵燕把赵傻子给叫了起来,赵傻子一百个不愿意,脸都耷拉的老长。

“哟,这不是燕子吗?这才几天没见,好像又漂亮了。”刘小贺刚下车就见一个二十四五岁的人朝赵燕走来,上前就要抓她的手。赵燕往旁边一闪躲过那人,也不搭理他,回身对一块来的人说了句进屋就带着赵傻子朝屋里走去。

见赵燕这样那小子脸上有点挂不住了,阴着脸也跟着进了屋子。刘小贺在一边看着心里有点不舒服,心说这小子他妈谁呀,一上来就想对赵燕动手动脚。

大伙都跟着进了屋子,新娘穿着印着喜字的红衣服坐在床边。一见到赵傻子就低下了头,也不知道是因为害羞还是她不想见到赵傻子。

而刚才那个小子就站在新娘身边,同来的人告诉刘小贺说那小子是新娘的哥,叫郑凡,是个混子。他妹妹本来是不愿意嫁给赵傻子的,就是被他给逼的。

新娘叫郑秀,长的不算漂亮但也绝不难看,一看就是那种比较老实的人,从刘小贺他们进屋以后她一句话的都没说。

接新娘的时候是要吃半生不熟的饺子的,然后有人会问新郎饺子生不生,新郎说生,意思是早点生孩子。

可赵傻子缺心眼,吃完饺子人家问他生不生他说不生,把赵燕和新娘家那边的人气的够呛,赵燕直掐他,差点把赵傻子给掐哭了。

后来赵燕又哄了一会才把他给哄好,骗了半天傻子才说了个生字,大伙都长出口气。随后就是要新郎抱着新娘上车,但这次赵傻子怕赵燕掐他,十分听说,一把抱起新娘子就往外走,走到拖拉机跟前连车厢板都没用打开,直接把新娘给扔进了车斗里,差点没把新娘给摔背气儿了。

大伙也都纷纷往车斗里爬,刘小贺本来不想跟赵燕坐一个车的,但看到郑凡爬上了赵燕那辆车刘小贺也鬼使神差的上了那辆。

回去车上的人都挤满了,娘家客人跟过来不少,要不是娘家这边也准备了一个拖拉机人都坐不下了。

赵燕跟赵傻子一块,郑凡就在她旁边,直往赵燕身上蹭,把刘小贺看得心里升火。“娘的,老子还没蹭着呢这狗日的就开始蹭,不行,不能让他占了赵燕的便宜。”

刘小贺挤到赵燕跟前,往她和郑凡中间一坐,赵燕感激的看了他一眼,而郑凡就十分的不高兴了。

“我说你非坐这干啥,那边不能坐呀?”

本来郑凡想趁着人挤占赵燕点便宜,没想到刘小贺中间插了一杠子。“哦,那边坐着太颠,这里好点。”刘小贺随意说道,虽然说这郑凡是个混子,不过他刘小贺也不是熊包,上学的时候也是有一号的人物,他是不怕这个郑凡。

“小崽子,有点眼力见,别哪天缺条胳膊少条腿了才知道后悔。”郑凡也不傻,当然看出来刘小贺是故意想坏他的好事,所以说话也不客气。

“少他妈吹牛逼了,谁缺还不一定呢。”刘小贺可不惯着他,他又不是吓大的。郑凡在这一片还是有些名气的,没几个敢跟他这么说话的。

今天被一个十六七岁的小屁孩给卷了面子,郑凡哪能不怒。“妈了个逼的小B崽子,敢他妈这么跟我说话,今天我弄死你。”

郑凡抬手就要打,不过被旁边的人也拦住了。

“操你吗的小B崽子,今个是我妹子大喜的日子,我他妈就放过你,过了今天你别让老子再看到你,非弄残废你不可。”

这些没营养的话刘小贺听说不少,只轻轻的说了三个字,“我等着。”

郑凡被他们家人给拉到了另一辆车上,赵燕用胳膊捅了一下刘小贺,小声说:“你还有点爷们样,今天的事我就不跟你计较了。”

刘小贺一撇嘴,“我还有更爷们的地方呢,改天让你看看。”

婚礼十分热闹,菜肴也十分丰盛,刘小贺吃完了就回了草棚子。起的太早,得补一觉。西瓜基本上都已经熟了,地里也没啥活可干,刘小贺一觉睡到太阳快落山才被刘根生叫起来让吃饭。

“小贺,你看我抓着啥了?”刚进村里刘小贺就看到赵傻子拎着个破桶往村里走,一看到刘小贺就喊。桶里的水装的挺满,直往出漾水。

“我说铁柱啊,你今个结婚不在家里陪着新娘子还去捞鱼呀?”刘小贺不由得也有些同情那个郑秀了,嫁谁不好,偏嫁个傻子,你说这以后的日子可咋过呀。

赵傻子不接刘小贺的话茬,提着破桶往刘小贺跟前凑,“小贺,你看这是啥?”刘小贺往桶里一看就乐了,原来赵傻子抓了个王八,那王八看上去有一斤多重,在水桶里脖子一缩一缩的。

“铁柱,你看着王八的脑袋像你裤裆里那玩意不?”刘小贺哈哈大笑,指着水桶里的王八问赵傻子。

“嗯?你别说,还真像我裤裆里玩意,小贺你可真厉害,你咋知道我那玩意和它长的像呢?”刘小贺笑的腰都弯了,拍了拍赵铁柱的肩膀。

“行了铁柱,你赶紧回家让你娘把这王八给你炖了,吃完了晚上有大用。”“晚上能有啥用?”赵傻子不是很明白刘小贺的意思,追着刘小贺问到底有啥用。刘小贺也不跟他解释,只说他吃完就知道了。

回到草棚天都已经黑了,刘小贺把油灯点上随手拿起羊皮册子又翻了两遍,还是跟以前一样毫无所获。躺在床上刘小贺倍感无聊,忽然想起今天早上的事,刘小贺不由得乐了。

“这赵燕的也不小,摸着肯定舒服。”想到早上在赵燕身上看到的风景刘小贺下面顿时就有了反应,反正这里也没人,刘小贺干脆把身上脱的精光透透气。

“刘小贺。”

一个声音传到了刘小贺的耳朵里,随后一个影子就从门口钻了进来。刘小贺还没看清是谁就听“呀”的一声,随后进来的人就跑到了门口,尖声说道:“刘小贺你咋衣服都不穿呢,可真是个流氓。”

刘小贺也听出来这声音是谁了,是赵燕,没想到她这个时候能来。刘小贺一边穿着裤子一边说道:“你走路也不出个声音,谁知道你来呀。再说是你看我,还说我是流氓,你讲理不讲?”

穿完衣服刘小贺出了草棚子,见赵燕站在门边上捂着脸,还在那害羞呢。

“行了,我衣服都穿好了,你就别捂着了,你干啥来了?”听到刘小贺就在自己身边说话赵燕慢慢的把手拿开,看刘小贺已经穿上了衣服不禁心里一松。

“我弟媳妇娘家人今天不走,我来买两个西瓜。”随即赵燕好像又想到了刚才的情景,脸上顿时就红了一片,要不是天黑刘小贺看不着肯定得把她给羞死。

“你这人咋就不知道个羞耻呢,衣服都不穿,我都替你不好意思。”也不知道赵燕是生气还是害羞的厉害,说话都有些喘。

“我说赵燕,这可是在我家,我穿不穿衣服关你啥事?再说了是你看我又不是我看你,我吃了这么大亏都没说啥你还有啥可说的?”

现在刘小贺对赵燕已经没那么惧怕了,早上的事让他胆气大了不少。赵燕知道自己说不过他也就不说了,拍了一下刘小贺,“去,到地里给我挑两个好点的西瓜,家里人还等着吃呢。”

见赵燕饶开了话题刘小贺嘿嘿一笑,也就不说了。从赵燕手里拿过手电筒就进了地里,没多大会就捧着两个又圆又大的西瓜走了回来。

“拿回去吃吧,不要你钱,啥时候你想吃了就啥时候来拿,全都免费。”刘小贺把西瓜放在赵燕脚下,豪爽的说。

“没发现,你这人还挺敞亮呢。”两个西瓜太大,赵燕一次拿不起来。刘小贺从地上一下捧到怀里,说:“要不我给你送家去吧,这两个西瓜太大,你拿不动。”

赵燕轻轻点了点头,刘小贺屁颠屁颠的把西瓜给送到赵燕他家。刘秀的家人和赵大发家里人都坐在院子里唠嗑呢,郑凡见赵燕和刘小贺一块回来的脸上就有点不高兴。

“哟,小贺呀,还把西瓜给送来了,快坐会歇歇,先抽根烟。”赵大发笑着给刘小贺递了根烟,刘小贺伸手接过来自己点着,随后说道:“不坐了叔,你们唠吧,我还得回去看地呢。”

说完朝赵燕家人点了点头,看到郑凡的时候刘小贺眉头皱了一下,不过没说什么,转身就出了赵燕家。

“娘的,那个姓郑的他妈老是跟我拧着,改天逮到机会非抽他龟儿子不可。”刘小贺朝地上吐了口唾沫,恨恨的想到。刘小贺不知道的是,他没抽成郑凡,反倒让郑凡把他给抽的够呛。

……

“小王八羔子,都几点了还睡,赶紧回家吃饭去。”

第二天一早,刘小贺听着刘根生的骂声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擦了一把嘴角的口水。

“才几点呀爹,你咋来这么早?”

“早个屁,太阳都晒屁股蛋子了,快起来吧,今天乡里有人来拉西瓜,我在地里看着就中,你今个可以玩一天。”

一听这话刘小贺骨碌一下就从床上爬了起来,整天在这草棚里待着身上都要长毛了,可算是能玩一天了,刘小贺高兴的不行。

“今天要去乡里耍耍。”刘小贺心里想着,走路都有劲,没一会就走到了村里。一进村刘小贺就看到赵傻子被几个围着,笑嘻嘻的问他昨晚咋样。

赵傻子手里拎着个破桶,想走但被那几个人拉着走不了,一脸的不耐烦。“啥咋样,反正我搂着我媳妇睡了,过一阵子她就给俺生娃。”

“那你弄没弄你媳妇?”问这话的是金龙,三十七八岁了还打着光棍,其他的几个人只是在一边笑,就他一脸猥琐的追着赵傻子问。

“弄我媳妇?为啥要弄她呀?我才不弄呢,要弄你去弄。”赵傻子闷声闷气的说道,金龙一听这话更乐了,哈哈大笑:“那行,今晚我去你家弄你媳妇,到时候你可别不让。”

“嘿,我说你们几个有意思吗,这么逗铁柱,铁柱过来,别搭理那几个没屁搁楞嗓子的下流坯子。”刘小贺是在是看不下去了,咋说这赵傻子也是跟他一块长大的,而且他姐又是自己的梦中情人,没准以后赵傻子就是自己小舅子,不行看着小舅子让人这么欺负。

几个人一听刘小贺这么说都拎着家伙什走了,只有金龙一脸不高兴的看着刘小贺。“我说小贺,你人不大说话咋这难听呢,啥叫没屁搁楞嗓子,信不信我抽你小狗日的。”

“哟呵,金棍子,有劲没地方使了是不?抽我?我他妈拍不死你。”说着刘小贺从一边捡起块不大不小的石头,金龙一看刘小贺要动真格的不敢得瑟了,嘿嘿一笑:“哎呀小贺,叔就是跟你开个玩笑,你可真不禁逗。”

说完金龙就灰溜溜的跑了,刘小贺把石头往边上一扔,拉过赵铁柱,“铁柱,以后别跟他们在那闲逗,听着没。”赵傻子点了点头,“小贺,要不你跟俺逮鱼去呗,要是再逮着王八了就送给你。”

不提王八刘小贺还想不起来,昨天赵傻子就逮了一个,要是吃了的话非得把他媳妇给折腾死。“铁柱,昨天你逮的王八吃了没?”

赵傻子摇了摇头:“没,俺爹说俺用不着那个,都让俺爹吃了。”刘小贺一听不由得暗自好笑,那王八可是旱王八,劲大的很,昨晚赵傻子他娘肯定得让赵大发给折腾够呛。

“铁柱,你家的娘家客都走了没?”赵傻子点了点头,“一早就走了。”

“那你姐在家干啥呢?”刘小贺接着问道,要打听赵燕的情况问这赵傻子再好不过了,这小子不会撒谎,有啥说啥。

“没干啥,好像说今天要去乡里。”刘小贺一听顿时就乐了,本来还想着怎么找借口约赵燕去乡上溜达呢,这回不用想了。

“你赶紧捞鱼去吧,我去你家看看。”刘小贺高兴的不行,扔下赵傻子就往赵燕家跑,到门口刚好看到赵燕端着个盆往院子倒水,刘小贺一脸笑容的进了院子,“燕子,听铁柱说你今天要上乡里呀?”

“嗯,挺长时间没去了,溜达溜达。”昨天郑凡的事情让赵燕对刘小贺的印象好了很多,以前刘小贺在赵燕的心里就是个二混子。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