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云译网,为您提供全国翻译公司,打造专业的翻译服务平台!

发布资讯

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翻译服务信息 > 正文

我不动你会更疼的-宝贝你看镜子里我们的结合

更新时间:2020-10-27 15:49:44

兰兰赶紧打开手电筒,一看,这不是方老汉吗?晕,她居然认错人了,叫了一个老头叫大哥。


“方叔啊,是你啊,我认错人了,以为是孩子他大伯”


“哦,看样子,你和你大伯挺亲的,还过来相扶”


 文学

“瞧你说的,这不以为他受伤了吗?”兰兰被他说的脸红,她赶紧掩饰


“我走路的样子像受伤吗?”


“是,你走的有点不太稳”


“胡说八道,虽然我年纪不小,可我的步子稳如泰山”方老汉大声道


兰兰的谎言无法自圆其说“哦,可能天黑我看错了,方叔你慢走,我给您照一下路”


“好的,这孩子心地不错”老爷子咳了两声,背着手走了。


兰兰失望极了,等了老半天不见他大伯来,好不容易来一个,结果还认错了人,差点把她对她孩子大伯的暧昧关系自己公开了出来,好险,兰兰也惊了一身冷汗。


哎,这大哥,怎么还不回来呀,不会真出什么事了吧?兰兰心急如焚,她的脚跺了起来,急促不安。


这时来了个黑影,他一瘸一拐地走着,身上还背着一包东西,怎么看起来像个要饭的呀,应该不是他大伯,但她还是打开手电筒一照,看看到底是谁。


这不照还好,一照他就倒了,咦,怎么回事,怎么会一照就倒了呢?


这就奇了怪了,兰兰本来不想理他,但想想要是这人需要救助,自己置之不理,说不过去吧!佛家有云,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


想到这,兰兰打开了手电筒,往他身上一照,却见这身打满了补丁的粗布衣服很面熟,不会是他大伯吧。


兰兰大惊,她赶紧把他的头侧过来,手电筒一照,天,果然是他大伯。


“大哥,你这是怎么了?”她推了推他,见他没动静,她慌了神,她大叫起来“救命啊,救命啊”


附近的村民听到兰兰的喊声走了来。


几个大汉七手八脚地把他抬到了村里的诊所,兰兰请了隔壁的大婶到她屋照看她的孩子,她跟着去了诊所。


到得诊所,张富贵仍然未醒。


村里的赤脚医生,给他做检查,却见脚肚子肿了一大块,其中还有一个黑色的伤口。


“不好了,张富贵被毒蛇咬了,你看脚肿成这样”村医说


“啊……,”兰兰大惊失色“那怎么办?”


“我这里没有那么好的设备,当务之急,得有人把他的毒吸出来,不然性命堪忧”


“好,我来吸”兰兰走了过去


“你……,等等,我要跟你事先说一下,这蛇还不知道是哪一种,你用嘴的话有一定的风险,如果是剧毒的话,不但他没得救,吸毒之人也会死,你考虑一下”


“不用考虑,我不能眼睁睁地看着他死,二庆出去后,他对我们母子照顾那么多,何况他是孩子他大伯,我若是不给他吸毒,还是人吗?”说着,她俯下身去,张着口就对着他的伤口,吸了满满一口又吐了出来,都是黑黑的毒血啊。


乡亲们看到了,都深受感动,赞叹不已“这张富贵看起来,傻里傻气地,没想到还挺有福气的,还有这么一个如花似玉弟媳给他吸毒。”


“话说也不是亲弟媳。”


“是啊,这女子良心真好”


……


乡亲们你一言我一语,无不夸赞,其实他们只知道其一,不知道其二,兰兰确实是良心好,可是不仅如此,兰兰对张富贵已经暗生情愫了,所以她才不顾一切地要救他,没有一丝的犹豫,因为她害怕失去他,当然这一点乡亲们是不知道的,只有她自己心里才清楚。


不一会,兰兰吐在了盆里一大滩黑漆漆的血,慢慢地,她吐出的血,越来越红了。


“好了,差不多了,你先漱一下口”村医端了一大碗水给她,她吸了一口水漱了起来。


“多漱几下,千万别往肚里吞,他的血有毒”村医交待。


兰兰如他所说,反复地漱口。


“康叔,是不是毒血还没吸尽,为什么他还没醒?”兰兰看着他苍白的脸和嘴唇,紧张不已。


“毒血已经吸干了,因为你吐出的已经是鲜红的好血,不能再吸了,要不然他失血过多,也会坏事”

“那要是他还是不醒呢?”


“别担心,孩子,他太累了,只是需要休息,因为你吸了他的血没事,说明这个蛇不是很毒,那我打一针血清,再在伤口上些药,再挂上盐水,就没事了”


“哦,那就好”兰兰紧绷的心终于放了下来,今晚可把她吓坏了。


“好了,乡亲们,张富贵没事了,你们可以回去了”村医张康年说


“哦”众人纷纷散去。


兰兰坐在他旁边,看着他那晒得黑黑的脸和蓬乱的头发,心疼死了。


张康年给他上了药,挂了盐水,却见他身边有一个包裹。


“孩子,你看看,这个包裹里是什么?”


“嗯”兰兰这才发现他身边真有一个包裹,还系在他一边肩膀上。


兰兰给他解了下来,打开一看,却是好几只小灰兔,她顿时泪流满面,这傻大哥真的为了给自己换一下口味,连命都不要,真上山打野兔了,用他那自制的竹玩意,差点连命都丢了。


但没想到的是,他还真的打到野兔了,他到底是怎么一个人,看起来傻傻的,本事却不小。


兰兰的泪眼看着他的脸,此时她的眼神除了心疼之外,多了一样东西叫欣赏。


“哎呵,稀罕物啊,这可是正宗野兔,你看这毛色,这腿,真正的野味啊”张康年老眼放光


“是吗?康叔,那我们送你一只”兰兰拿了一只递给张康年


“真的吗?这很珍贵的,有钱都买不到”


“您救了他的命,应该的,您就收下”


“救他命的是你,不是我,不过你真的送一只给我,你不后悔?”


“嗯,送你,我说话算话”兰兰把兔子递给他。


“那太好了,我终于可以吃上野味,这野味我二十年前才吃过一次,稀罕物呀,这张富贵真能干,还能上山打野兔”


“嗯,”听康叔也这么夸他,她的眼睛看着昏睡中的张富贵,眼睛里发出灿烂的光芒,她以他为荣。


张康年很兴奋地把野兔拿了进去,嘴上还高兴地念叨着“有野味下老酒啰”


盐水挂得差不多了,张康年给他拔掉针头,“好了,你们可以回去了”


“康叔,多少钱?”


“你送了那么珍贵的一只兔子,你还要给我钱?”


“对呀,医药费要给的”


“孩子,你要这么算的话,康叔还得补钱给你,那只兔子就当着医药费吧”


“那怎么行,一马归一马,那兔子是送给您的,这医药费还是得给”说着兰兰摸着口袋,掏出钱来。


“干什么?你瞧不起你康叔是吧?”张康年有些生气


“我不是这个意思,我不知道够不够,您就收着吧”说着兰兰那掏出的钱给他。


他硬是不收“你再这样,我可不高兴了啊”,他很严肃。


“好,就按康叔说的,医药费我就省下了,谢谢你”


“不客气,我还得谢谢你送的那兔子”


“呵呵,你别这么说”


“对了……,这张富贵还没醒,怎么回去啊?乡亲们都走了”


“我背回去吧”


“你,行不行啊?要不然等他醒了再走吧”


“我行的,家里还有孩子”


“哦,好吧,我帮你把他扶上肩”


“好”


张康年把张富贵扶到了她肩上,“这个包裹我帮你拿”


“诶”兰兰看,自己背着张富贵已经够重了,还有一个沉沉的包裹,所以她没有拒绝张康年的好意。


兰兰背着她,她的双手放在他的屁股下去,有东西顶在她的背上,她有一种莫名其妙的感觉,这顶在她背上之物是不是跟王二庆一模一样?想到这,她有些脸红。


对于一个女人来说,张富贵的体重还是挺重。


兰兰咬着牙,站起来了身,艰难地往前走着。


“孩子,你行不行?”


“行,没问题”


“你还真坚强,要不是我年纪大了,我肯定帮你背”


“没事,康叔我行的”兰兰硬撑着,此时张富贵的身体重重地压在她身上,他在她脖劲之间呼出男子之气,这让她有一种踏实感。没错,他回到了自己的身边,她不再急得像没见着他时的那种如热锅上的蚂蚁。


终于到家了,兰兰把他背到他自己的房里,两个人一起把他扶到他的床上。


张康年放下包裹,“孩子,那我先回去了”


“好的,康叔,您慢走,谢谢您”


“不用,我走了,你不用送我,照顾好他”


“好的,您路上小心”


“嗯”


张康年走了。


帮她照看孩子的隔壁五婶,见她回来了,跑过来问“张富贵怎么样了?”


“没事,毒血已经清除了,也上了药,兴许睡一觉就好了”


“那就好,那我走了,如果还需要帮忙的话再叫我”


“好的,谢谢你,婶子……等等”说着兰兰到大堂装了一包花生给她“五婶,您拿着,真是辛苦你了”


“你这是干嘛?举手之劳不费力,何况宝宝睡得很好,我没有出力”五婶推辞不肯要。


“您看着他,就是帮了我大忙了,您快拿着,给五叔下下酒也好”


“你看你,帮你看了一会小孩,就送这么多花生,这怎么好意思?”


“没事,拿着吧”兰兰把这包花生硬塞到她手里,她没有再推辞。


“那多谢了,我走了”


“我应该谢你,婶子,您走好”


五婶打着手电筒走了,兰兰目送着她,关上了大门。


兰兰本想也送只野兔给她,但听康叔说,这野兔很珍贵,况且是他大伯用命换来的,她也就舍不得给了,于是送了婶子一包花生,意思就可以了,人家帮忙给点好处是应该的,这就是兰兰的为人,她从来不想让别人吃亏。


这才赶紧回到自己的屋里,把孩子放在他大伯身边,今晚她要同时照顾两个男人,一个大男人,一个小男人。


看着他大伯苍白的脸,她还是担心不已,不知他什么时候会醒来。


他应该还没吃饭吧,一醒来,恐怕要饿坏了。


于是兰兰到厨房里熬了粥,她盛了两大碗,放在他房里。


但是他大伯还没醒。

不知不觉,夜已深,兰兰也非常疲惫,这一天对她来说是很不平凡的一天,从焦急地等待,到看到他大伯不省人事地趴在地上,她以为他要死了,她都快伤心地晕了过去,吓得快两脚发软,还好有乡亲们和葛叔的帮忙,才救了他一条命,只是不知道他什么时候会醒。


所以她舍不得离开,她坐在他的床边呆呆地看着他,却发现他脸上有灰尘。


于是她拖着疲倦的身体,打来水,浸湿了毛巾,然后拧了开,轻轻地给他大伯擦拭着他的脸,她又不禁,责备起他“看你,胡子八碴也不理一下。一天到晚,忙忙忙,从来不管自己”,兰兰不禁又流下泪来,此时这个单身汉好叫她心疼,他从来不懂得照顾自己,却会傻傻地无微不至地照顾她,他的这份情义叫她打心眼里感动。


她的手摸着他的胡子“你真傻,为什么为了我,你连自己的命都不顾?”


兰兰等着等着还不见他醒来,她坐在那也不知不觉,头趴在他身边睡着了。


第二天,兰兰醒了过来,见自己还趴在他大伯的床上,身上披了一件他大伯干净的外衣,宝宝还在熟睡中,却独独不见了他大伯,兰兰一阵紧张,是不是又要上山打猎,抛下她们母子不管?


兰兰跑了出去,见大门紧闭,他大伯应该还没出门。


却见厨房顶上炊烟袅袅,并飘来阵阵肉香,哦,他大伯一定在厨房。


于是她跑进了厨房。


却见他大伯正在锅里舀汤,见兰兰来了,他就跟以往一样傻呵呵地笑着,似乎昨晚的事没有发生过,昨晚的生死经历对他来说是件不起眼的小事,但兰兰却无法忘记昨晚那让她心惊肉跳的一夜,她看到了他醒来而且看到了他的招牌笑,一切都回到了从前,她的嘴巴扁了起来,泪水止不住往下哗哗地流,这是高兴的泪,在大骇之后、在极尽悲伤之后的高兴和喜悦。


“你……醒……了,喝……汤”张富贵还是一样简短而结巴,他一边说着,一边端着汤递到了她面前。


汤,香喷喷的兔子汤吗?看着这兔子汤,兰兰忽而勃然大怒。


“谁要喝你的野兔汤”兰兰歇斯底里地叫道,一把接过他手中的碗,不是接过来喝,却是一把摔在厨房门外的石头上,碗碎了,汤洒了一地。


“你……”张富贵没有料到,见她趴在他身边照顾了他一个晚上,所以他早早起了床,剥掉野兔的毛皮,洗净兔肉,然而用了一只做成了这香喷喷而充满爱心的野兔汤,他忙活了一个早上,他万万没想到是这个结果,他被她骂,而且当他的面把碗给摔了,碗碎了,他的心也碎了。


兰兰回过身来,看着他伤心而不解的脸,她悲喜交加,跑了过去,扑进了他怀里。


她哭了,她紧抱着他,身子在他怀里颤抖,眼泪不断地滴落在他肩头。她悲的是这个人大傻了,哪天他一犯混,还会做这样的傻事,于自己的性命不顾,于她的担心不顾,所以她当他的面摔了那只碗,她知道他伤心,但是没办法,她必须狠下心来,让他从此不要再做这种傻事,她再也不要受那样的惊吓;喜的是,他大伯能走能走,能做早餐,说明他已无大碍,这种喜给她的开心,比吃了蜜糖,还要甜上百倍。


张富贵没有料到,她先是当他的面摔了他的那碗充满爱心的汤,伤了他的心,马上她又扑在了自己,这还是他有生以来第一次这么近距离的贴近一个女人的身体,他分明感到一对软绵绵的肉球受到了挤压正紧紧地贴在他的胸膛。


兰兰突如其来的拥抱和哭泣,让他这个从未碰过女人的男人手足无措,他不知道怎么办,也不知道她为什么这么一瞬间有这么大的变化,他不懂女人的心,至少他不懂兰兰的心。


他的双手也呆立在半空中,不知道应不应该抱着她的背,他也不知道如何安慰正大哭中的她,所以他还是愣在那,一动不动,生怕一动,兰兰就会离开他的怀抱,就让时间就停留在这一刻吧,张富贵心中拜求着。


可是时间从来不会为任何人停止,兰兰哭罢,两个小拳头像暴雨般敲打着他的胸膛,她一边打着,嘴里还任在念着“叫你上山,叫你不要命,叫你抛下我们母子俩,叫你让我害怕,叫你让我担心……”


张富贵算是明白了,原来这兰兰是怪他上山了,他没想到的是兰兰这般担心他,这叫他心里一暖,便任由她的小拳头不断地敲打着他。


许久,兰兰也打累了,她弯着腰,手撑在双膝盖上喘着气。


“你……歇……会……再……打”张富贵傻呵呵地笑着说


兰兰抬头一看,这傻大哥被她打了,还笑得不出“你还笑?”,说着,她也被感染了,扑哧一笑。


她又站了起来,娇嗔道“你还敢不敢上山?”


“敢”张富贵有股傻劲,他是不怕死的


“嗯?”兰兰瞪起了眼睛


“不……敢……了”张富贵怕她生气,于是摇头


“你下次还敢下山,看我不打死你”兰兰威胁道


“哦……不……上……了”


“你发誓”


“我……发……誓”张富贵举起了右掌“不……上……山”


兰兰又扑进了他怀里“这就对了,你知道我又有多担心你吗?我以为你被狼给吃了,再给见不到你了呢”说着,兰兰的眼角又滑下热泪,她不知道,这两天,她为他大伯流了多少眼泪。


“你……担……心……我?”


“是,我担心你,快担心死了,你满意了吧”


张富贵听到她的话,开心不已,他又傻呵呵地笑了起来,两只粗糙的手犹豫了好一阵终于放在了兰兰的腰上,她的腰肢真细、真柔软,张富贵不禁心旗飘动。


兰兰也感受到他大手传来的热度,顿时脸红心跳,她深情地看着他苍桑的脸,她正要抱紧他,却忽然她从张富贵的脸上看到了王二庆的影子,这让她晃然惊醒,此人是她老公的亲哥哥,如此暧昧不应该啊。

兰兰逃也似的,跳出了他的怀抱,羞赧地转身走了。




她走进了自己的房间,见床上空空如也,宝宝不在那,她这才想起宝宝在他大伯的床上。




这时孩子哭了起来。




兰兰循着孩子的哭声,来到他大伯的房里。




“哦,宝宝醒了”她打开尿布一看,已经尿布已经满是尿了,她拿出了尿布,丢到了房外的石头上。




“哦,宝宝哦了吧”兰兰说着解开了她上衣的扣子,坐在他大伯的床上喂起了奶。




张富贵又端了一碗热汤走了进来,顿时整个房间弥漫着香味,果然是野兔,这香味着实让人陶醉,兰兰在心里暗骂“这傻大伯,都被我给你摔一碗汤了,你还端来?”




张富贵就是有那股子傻劲,被摔了一碗,我再送一碗,你再摔,我再送,直到你喝为止。




张富贵看见兰兰在喂孩子,他没想再往前走,而是被她胸前的鼓胀的东西所吸引,他站在那,欣赏了起来。




兰兰感到奇怪,怎么没声音了,她一抬头,对上了一双火热的眼睛,而这双火热的眼睛正在盯着她的胸看,他的喉结正在不断地做着上下运动。




兰兰脸红耳赤,她本能侧过身去。




可是她不是在心里答应过他,只要他平安地回来,她就让他看她的身子看个够吗?




没错,她确实在心里有过这样的承诺,既然她都承诺了,她就应该照做。




于是她又鼓起勇气,将身体转了回来,正对着张富贵,她心里在说,他大伯,你看吧,你尽管看,我让你看个够。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