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云译网,为您提供全国翻译公司,打造专业的翻译服务平台!

发布资讯

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翻译服务信息 > 正文

啊疼出去小心肚子里的宝宝-大炕上的肉体乱2

更新时间:2020-10-27 15:55:37

赵二炮不放心,继续喊道:“表嫂,你这肯定有事情,是不是摔到哪了,开门让我看看呗。”

李春桃一直以来对这个表弟都挺不喜欢的,总感觉傻不拉吧唧的,要不是能帮着家里头干点活,估计早就被李春桃赶回去了。

听着赵二炮还不休不饶,气的李春桃想破口大骂,结果刚张口就胸部胀痛的厉害,疼的李春桃倒吸了一口凉气,嘴里头不由的又发出一道呻吟。

赵二炮一听,动静不对,立马慌了:“表嫂,你快点开门让我看看。”

“赵二炮,我说了没事,就是没事,瞎嚷嚷啥呢?”李春桃气的大骂道,心里同样是一阵羞涩,胀乳这种事怎么说也是女人的私密,哪能跟其他男人说呀!

赵二炮知道李春桃生气,缩了缩脑袋不敢再叫,他怕这个表嫂,甚至不知道自己会怕表嫂,就是特别害怕她生气。

李春桃听到赵二炮离开的脚步声松了一口气,胸部又是一阵剧痛,李春桃缩了缩身子发出一阵娇喘,如果不想办法解决的话,每天晚上都不用睡觉了。

 文学

必须要找人帮帮忙,可找谁呢?老公不在家,孩子也睡下了,自己动手的话,感觉到疼就使不上力气。

李春桃一阵发愁,就这会脑海里忽然想到赵二炮的身影,李春桃眼前骤然一亮,找别人不行,找赵二炮这个又憨又傻的表弟不是正好么?

不过李春桃又有些犹豫,怎么说这胸都是女人隐私的地方,赵二炮是个男的,这哪里能够随随便便让人看。

李春桃缩了缩眉头,就这会胸部再次传来胀痛。

嗯……

李春桃娇喘一声,咬了咬嘴唇想着赵二炮就是个孩子,而且人也不灵光,应该不懂这些事情,就让他帮忙,要不然非要疼死不可。

疼痛之下,李春桃不再多想起身打开门喊住赵二炮。

赵二炮听李春桃喊他,回头咧嘴笑道:“表嫂,怎么了。”

李春桃看着赵二炮那傻样子,缩了缩眉头,真不愿意让他帮忙,但胸口实在是疼的受不了,没办法之下朝着他招招手:“二炮,你进来。”

“什么。”赵二炮身躯当即一震,不敢相信的看着表嫂,他可是记得表嫂警告过他不让他进二楼房间的。

现在李春桃竟然喊他进去,他有点不敢相信的盯着李春桃。

李春桃看着一脸发呆的赵二炮,就气不打一处来,这个憨憨,白了他一眼喝道:“我让你进来就进来,愣着干嘛呢?”

“哦。”赵二炮吓的缩了缩身子小声应了一声,紧张的朝着李春桃走去。

一进去,就闻到一股独特的香味。

他知道这是表嫂身上的味道,忍不住重重的多闻了几下,脱口喊道:“真香。”

“啥真香呀,还不是那个味。”李春桃看着赵二炮那傻不拉吧唧的样子,就莫名的来气。

要不是实在疼的厉害,她肯定不会让赵二炮来自己房间,可这家里又只有赵二炮能帮得上自己,李春桃疼的实在没办法。

这会就两人在屋子里头,李春桃看了看赵二炮,虽然赵二炮年纪小,但怎么说都是个男的,还在挺犹豫要不要让赵二炮帮忙。

就这会胀疼的厉害,李春桃缩了缩眉头,轻咬了咬嘴唇道:“二炮,嫂子奶水太多了,胀的很痛,你能不能帮我吸一吸?”

“哦。”赵二炮一向都遵从李春桃的,李春桃要他做什么就做什么,很干脆就答应了下来,只是回神过来,赵二炮立刻瞪起了眼睛。

吸一吸,表嫂这要让自己帮这种忙。

那不就是可以看到李春桃的那,盯着李春桃一脸娇媚的样子,赵二炮浑身就变的燥热了起来,咕隆猛的吞了吞口水。

李春桃看到赵二炮这样子,黛眉不由一皱,呵斥道:“赵二炮,你给我记住了,我这就是疼的厉害让你帮忙的,你不许乱想,也不许告诉别人知道不。”

“嗯,嗯。”赵二炮连连点了点头,一双眼睛直勾勾的盯着李春桃。

李春桃被赵二炮看的一阵燥热,却又疼的没办法,咬了咬牙道:“二炮,你过来吧!”

赵二炮咕隆猛的吞了吞口水,慢慢凑向李春桃,看着她那一对柔软,身躯一颤就直接扑了上去,在上面拱了起来

一年多没被男人碰过的李春桃,嘴里头当即发出一阵娇喘,拍了拍赵二炮喊道:“赵二炮,你干嘛呢?要拉开衣服。”

赵二炮闻着李春桃的香味,全身就跟爆裂开了一样,紧紧的把李春桃抱着。

李春桃也好过不到哪里去。

从怀孕后,她老公就没碰过她,上次生完孩子,因为肚子里面要排掉淤血,来了一个月大姨妈,她老公回来自然也没圆房,头尾都一年了,还没男人碰过自己的身子。

这会被赵二炮抱着,李春桃浑身就慢慢燥热起来,特别是赵二炮就个愣子,根本不懂,到处乱拱着。

本来就疼,弄得李春桃更难受,李春桃摁着赵二炮的肩膀喊道:“二炮,你轻点,把衣服翻起来。”

李春桃羞涩的慢慢拉起衣服,赵二炮看着那白花花的柔软,猛的吞了吞口水,衣服刚拉到一半,就直接扑了上去。

“嗯,二炮,你轻点,轻点。”李春桃忍不住哼了一声抱住了赵二炮的脑袋。

赵二炮完全陷进去了,那香醇的母乳进入嘴中,那柔滑,那香味要比他喝过的任何东西都要好喝,而且这是表嫂让他帮忙的,赵二炮自然不客气。

弄的李春桃是一阵娇喘,双脚都不由微微颤抖着,推了推赵二炮喊道:“二炮,我不行了,你让我躺着。”

她颤抖着双腿慢慢朝着床上走去,一张俏脸红扑扑的很是迷人,躺下来那一刻,那光滑的肌肤每一寸都在散发着诱人的气息。

看的赵二炮浑身一阵燥热。

李春桃心里头也是一片燥热,羞红着脸眯着眼睛,见到赵二炮迟迟不过来,有些急了,娇哼了一声道:“愣着干嘛呢?快点过来呀!”

赵二炮咕隆吞了吞口水,压制着内心的激动之情,慢慢朝着床上走去,看着李春桃胸部,浑身一颤,慢慢的贴上去。

赵二炮一贴上来,李春桃不由的娇喘了一声,身子微微一颤。

李春桃虽然一直认为赵二炮是个小孩子,但他始终是个男人,血气方刚的男人,那扑上来后的力度,热度,那感觉都不是喂奶时候能比的。

李春桃整个人不禁有些迷离,嘴角不断发出娇喘声,呼吸也变的急促了起来,双腿不由自主扭动着。

李春桃想要了,这让她又羞又恼,自己怎么对自己老公表弟产生欲望了呢?可赵二炮的确是弄的太舒服了。

让她根本无法压制住身体的本能反应。

赵二炮看着李春桃那红扑扑的脸蛋,轻咬着嘴唇,体内的浴火瞬间炸裂开了一样,真想直接扑上去,但赵二炮又不敢。

只能加大力度变着花样帮李春桃弄着。

轮流在两边切换着,弄的李春桃是娇喘连连。

那一声声娇喘声听的赵二炮一阵口干舌燥,终究按捺不住,颤抖着双手滑上李春桃那小蛮腰,那柔软细腻的肌肤摸的赵二炮浑身一颤。

李春桃身躯也是一颤,吓了赵二炮一跳,偷偷瞄了瞄李春桃发现她并没有反应,赵二炮胆子才大了起来。

顺着李春桃的小腰往上摸去,直接抓住了李春桃的胸部。

边抓边吸着,李春桃被弄的浑身一阵燥热,双腿不由自主的摆了摆,甚至她都没注意到此刻赵二炮也已经躺上了床铺,只是感觉腿窝子处啥东西顶着自己,让她一阵难受。

“二炮,你口袋放了啥东西快点拿出来,顶的我难受。”李春桃哼了一声,伸手一抓。

骤然吓的瞪起眼睛。

那哪里是啥东西呀,分明就是赵二炮的那东西。

李春桃之所以敢让赵二炮帮忙吸,一是觉得赵二炮还小,二是觉得赵二炮就是个傻缺不懂男女之事。

哪想到赵二炮那竟然如此雄伟,还顶着自己的腿窝子,刚那一摸把李春桃吓的身子不由一缩,整张脸也是一片燥热了起来。

同时也有些生气。

这赵二炮懂的这些事情竟然敢耍自己。

啪嗒……

李春桃恼羞成怒直接一把推开赵二炮吼道:“赵二炮,你好大胆子,还敢调戏我是不。”

赵二炮刚被李春桃那一摸其实也吓的不轻。

看着满脸怒火的李春桃缩了缩脑袋,心想这下完蛋了。

情急之下赵二炮觉得还是装傻,憋着脸委屈道:“表嫂,我怎么调戏你了,这不是你让我吸的吗?”

“你……”李春桃看着一脸懵逼的赵二炮,越看越气,特别是看着他底下那高高隆起的东西,急的浑身直打哆嗦:“你小子还…还不老实是不,你明知道男女事情还敢装着不知道,信不信我把事情告诉你表哥。”

一听这话赵二炮吓的整张脸都煞白了。

这要是被表哥知道自己对表嫂产生了邪念,还顶了表嫂的,那表哥还不杀了他。

赵二炮想来想去,还是要装傻。

“表嫂,我真不知道你说什么,是你让我吸的吗?”赵二炮憋红着脸,一脸动情的说着,就差眼眶内没掉眼泪了。

“我让你吸,没让你拿那么恶心的东西顶着我。”李春桃越看越气,特别是瞄着赵二炮那东西,李春桃感觉到自己内心之中竟然有着一种冲动,这种感觉让她又羞又恼。

赵二炮看着憋红脸的李春桃,知道她生气了。

干脆一脱裤子道:“表嫂,你是说它吗?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它怎么就变成这样了,都难受死我了,要不我把它割掉吧!”

李春桃刚摸时候就被吓了一跳。

看赵二炮脱了裤子,那东西看的她更是一震。

好家伙,这简直是驴货呀!

这要是弄进去的话,还不爽死。

李春桃看着心里头一阵荡漾,瞧着赵二炮还真的摸了剪刀过来,看着赵二炮还真要减掉,李春桃吓的连忙拦住赵二炮道:“二炮,你干嘛呢?”

赵二炮抽泣道:“表嫂,是它把你惹生气了,我这就把它割掉。”

说着赵二炮就张开剪刀,那架势还真要自宫。

李春桃连忙抢过剪刀道:“二炮,你怎么这么傻,这是你们男人的宝贝。”

赵二炮见李春桃抢了剪刀也松了一口气,李春桃要是不抢的话,他还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

当然演戏还是要演全套,赵二炮依旧憋着脸,委屈道:“表嫂,这啥宝贝不宝贝的它把你惹生气了,我要它干嘛?”

李春桃看着赵二炮那一股傻劲,噗嗤一笑,幽怨的白了他一眼道:“傻瓜,就算它惹表嫂生气了,你也不能割了呀,你这要是割了以后拿什么娶媳妇生孩子呀!”

“我不娶媳妇,我就不要表嫂你生气。”赵二炮傻里傻气的说着。

李春桃看着赵二炮那憨厚的样子忽然心中一暖,心想这赵二炮虽然傻不拉吧唧的,但却为了自己不生气连男人的宝贝都不要了,这换成自己男人估计都做不到。

刚才李春桃生气也就是以为赵二炮装傻占自己便宜,还有被赵二炮顶着心里害羞,恼羞成怒才生气的。

现在看赵二炮什么都不懂。

李春桃哪里还会生的气,无奈叹息了一声道:“好啦,二炮表嫂不生气了,把剪刀拿过去放着。”

“哦。”赵二炮脸上依旧委屈着,心里却是一阵暗喜,虽然没得到什么好处,但至少瞒过了表嫂,那这样以后就还有机会亲近亲近表嫂了。

放下剪刀后赵二炮就又回了床边,看着李春桃一对白花花的身子,继续装傻着,带着颤抖的声音问道:“表嫂,那我还要帮忙吸吗?”

“哦,不要了。”李春桃这下奶也不胀了,加上看到赵二炮那东西,即便知道赵二炮不懂,心里依旧是一片羞涩,自然不好意思继续让赵二炮吸。

只是对上赵二炮炙热的双眸,李春桃浑身忽然感觉一阵燥热,偷偷瞄了赵二炮身下,看着那庞然大物,心里头更是躁得慌,很想亲近亲近摸一把。

心里头却又不敢,怎么说她都是赵二炮表嫂,身为表嫂哪里可以去玩表弟那东西,让她就这样放过,心里头却又不舍得,这都一年多没亲近过这好宝贝了,几次伸手要去摸都缩回来了。

来来回回几次的动作被赵二炮眼尖都看在眼里头,本来李春桃不要让他吸还有些失望,看到李春桃的小动作,赵二炮立马兴奋了起来。

他很清楚李春桃已经差不多一年没跟自己表哥亲热了,那她肯定想了,看着一脸娇媚的李春桃,赵二炮心生一计,把装疯卖傻进行到底。

“表嫂,你说这是男人的宝贝,我干嘛会这么难受呀,我看还是割掉算了。”赵二炮带着哭腔就开始表演,说着又要去拿剪刀。

李春桃吓了一跳,慌忙拉住他道:“二炮,别割呀,这东西好着呢?”

“怎么好了呢?我就觉得难受。”赵二炮跺了跺脚装着一脸焦急道。

那东西还跟着晃动了一阵,看的李春桃一阵心慌意乱,一年多没瞧见男人这东西了,这会就摆在眼前,看的李春桃一阵口干舌燥。

心想着反正赵二炮也不懂,自己偷偷摸一下玩玩就好。

李春桃这么一想,看向赵二炮也多了几分妩媚,拍了拍自己旁边的位置道:“二炮,你过来坐下,表嫂帮你摸一摸那待会就不难受了。”

“哦。”赵二炮装着一脸迷茫道,心里头却是兴奋到了极点。

这表嫂要帮自己摸。

看着她那柔滑的小手,赵二炮那不由跳动了一下。

李春桃瞧着同样是一阵脸红,只是看着赵二炮那东西,她根本无法拒绝,双手微微颤抖着摸了上去,一手抓着都有点抓不稳,李春桃心里头更是一阵惊呼。

同时看了看赵二炮又觉的害羞。

她怎么说都是赵二炮的表嫂,这会却摸着赵二炮那隐秘处。

不过看赵二炮想必不懂这些事情,李春桃也就松了一口气,随意把玩着,底下早就是一片狼藉了,她想要让赵二炮压上自己的身躯,却又不敢,这么大的家伙要是弄进来,那自己哪里受得了呀!

赵二炮被李春桃这么玩着,那小手传来的柔滑细腻感,让他感觉整个人都要飞起来了。

他忍不住发出一道呻吟喊道:“嗯,表嫂,这到底怎么了,好舒服呀!”

看着赵二炮这样子,李春桃就以为他傻,更放心的摆弄着,虽然不解渴,但玩着也是一种舒服享受。

从未受过这么大刺激的赵二炮,在李春桃小手摆弄之下,很快来了感觉,喊道:“表嫂,我…我不行了,我好难受,我要尿尿了。”

李春桃看着赵二炮的表情,知道那不是尿尿,而是达到了妙处,连忙加快了速度。

初哥发挥,那可不是一般厉害。

飞速而上,直接冲击上李春桃脸上。

李春桃啊喊了一声,一张脸都扭曲在了一块。

赵二炮看着李春桃的神情,兴奋不已,心里却也有着一阵害怕李春桃生气,毕竟这弄了她一脸都是,慌忙道:“表嫂,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

李春桃被弄了一脸说起来挺生气的。

但那种味道却让她有些迷恋,看着赵二炮一脸傻缺的样子,李春桃也无从生气,苦涩笑了笑道:“二炮,别自责了,表嫂不怪你,快点去睡吧!”

“哦。”赵二炮偷偷瞄了李春桃一眼,看她一脸迷离,底下还狼藉了一片,心里头暗喜。

但赵二炮毕竟爽了一下,想着以后的发展还是乖乖的出了房间。

不过他留了个心眼,走的时候并没把门关紧,而是偷偷留了一条缝隙观察着李春桃的一举一动。

李春桃拿着纸巾擦了擦脸上的白渍,心里头一阵惆怅。

心想自己怎么还对个傻子动心了呢,还帮他弄出来了,只是看着纸上的白渍那散发出来的味道却又让李春桃浑身燥热起来,情不自禁的朝着底下摸去。

拿着那沾满赵二炮白渍的纸巾贴着她底下就开始磨蹭着。

李春桃虽然感觉自己这样好下贱,对自己表弟,对一个傻子动情了。

但她根本忍不住,反而想象着赵二炮那傻样,有着一种病态般的兴奋,李春桃嘴角不由的哼了起来喊道:“二炮,二炮,快,快搞表嫂。”

看着李春桃那美白的双腿不断摇摆着。

一阵阵的销魂哼叫声,让赵二炮体内浴火再一次点燃了起来,憋得赵二炮大气不敢出,趴着自己跟着表嫂的节奏,再来一次自我安慰,虽然没表嫂摸的舒服,但能够看着李春桃的自我安慰,还是让赵二炮好好享受了一通。

看着李春桃娇喘的飞溅出来时刻。

赵二炮也再次舒服了一番,瞧着李春桃躺下后,赵二炮才蹑手蹑脚回了自己的房间。

李春桃舒服了,瘫软在床上,心里头涌起一阵满满的羞愧感,自己怎么就想着一个傻子弄了呢?还用他弄的东西来弄,李春桃恶心的拿着纸巾丢了出去,又羞又气。

不行,看来要把赵二炮赶走才行,要不然自己会彻底沦落了。

赵二炮当然不知道李春桃想着自己爽了,就打算赶着他走,他心里则是策划着如何能够再次有这样的机会,想来想去赵二炮觉得还是李春桃涨奶给了他机会。

那就要让李春桃继续胀奶。

赵二炮为了底下的幸福,第二天早早的跑镇上心一狠用自己赚的私房钱给买了一只老母鸡,一只白鲫鱼。

这可都是大补奶的,回去炖给表嫂吃,她肯定又胀奶,家里头现在就自己两人,到时候她要是胀奶疼的话,肯定还要让他吸。

赵二炮一想着李春桃的妖娆身姿,心里头就兴奋不已,提着白鲫鱼跟老母鸡回去。

刚碰到李春桃,李春桃劈头盖脸的就骂道:“赵二炮,大清早的你滚到哪里去了,都不用干活了吗?”

看着李春桃,赵二炮缩了缩脑袋,提了提手里的老母鸡跟白鲫鱼,委屈道:“表嫂,我去镇上给你买吃的了。”

李春桃昨晚就想清楚了要把赵二炮赶走。

因为她怕那种感觉,明明不喜欢,却又期待着,那种感觉让她恶心,羞不可耐。

一早起来她看到赵二炮没在家,以为找到机会了,这会看着一脸憨厚的赵二炮提着老母鸡跟白鲫鱼,一时之间倒是有些为难了。

要说这个傻子表弟李春桃是真心不喜欢。

可这傻子偏偏对李春桃又是一门心思的好,让他干啥活都愿意,只是昨晚的事情让李春桃忌惮,她怕,怕面对赵二炮时候会彻底沦落,想要把他赶回去。

可这赵二炮大早上就去买了老母鸡跟白鲫鱼给自己补身子,李春桃看着心里头又过意不去。

算了,算了,反正昨晚的事情也是因为奶胀惹的,现在也不胀了,不跟赵二炮多接触也许也不会出啥事情,这家里头就她一个人在家,还带着孩子很多事情需要赵二炮去做。

李春桃无奈叹息了一声道:“好了,东西先拿进去放着,你先去把衣服给洗了吧!”

“嗯。”赵二炮点头答应下来,整个人也松了一口气。

他刚才还真怕李春桃发现自己买老母鸡跟白鲫鱼的真正目的,要是被李春桃知道的话,那李春桃肯定把自己赶出去,为了不让李春桃多疑,赵二炮尽量避开着李春桃。

见到李春桃在房间里头喂奶,胸口的白肉依稀可见散发着诱人的气息,赵二炮也仅仅撇了一眼不敢多看,拿了衣服去小溪边洗澡,里面有小孩子的衣服,还有李春桃的衣服。

或许对别人来说这种女人活让男人干很丢脸。

赵二炮却乐意洗,因为李春桃换下来的内衣裤也都放在一块,每一次洗着李春桃的内衣裤,摸着上面那柔软的布料,赵二炮就觉得一阵满足,同时这也代表是李春桃对自己的一种信任,要不然哪里会把内衣裤也给自己洗。

特别是看着内裤上落的水渍,每一次赵二炮摸着都感觉兴奋不已。

当然也没少偷偷的拿着李春桃的内裤自己弄。

不过今天赵二炮就没弄,他心里头盘算的是回去炖汤让李春桃喝了,涨奶水。

都没去细细摸李春桃的内衣裤,草草的洗完后,拿了衣服回去晒好,赵二炮就开始炖汤,李春桃看着赵二炮那认真的模样,心里头又是一阵纠结。

这到底是要把他赶出去还是不赶出去。

在赵二炮炖的汤溢出的香味扑鼻而来那刻,李春桃心中一软,还是决定先留赵二炮在这边当个帮衬,大不了以后少跟他说话,少接触就好,这么一想李春桃也就放开了芥蒂。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