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云译网,为您提供全国翻译公司,打造专业的翻译服务平台!

发布资讯

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翻译服务信息 > 正文

说他有没有碰过你这里-你终于是我的了强占

更新时间:2020-10-27 16:02:58

苏婉晴本人也知道,意乱情迷之后恢复了理智的她先是犹豫了一下,考虑着得失,终究还是不舍得老赵的大家伙,低声喃喃道:“爽……”

“还想要吗?”

老赵可不会管苏婉晴的羞耻心,他只想赶紧确定下来关系,这是关乎后面幸福的人生大事,也可以说是老赵为数不多的乐趣了。

苏婉晴抬眼看向坏笑的老赵,嘟着嘴,一副服气的样子说道:“想!”

“你是不知道,我家那老不死的一点能力都没有,每次都是闷沉沉的,三分钟弄完就和个死人一样。以后我想要,还会来找你的!”

苏婉晴从病床上起来,一边收拾着残局,一边郁闷的抱怨着,一想到要回去面对一个死人老公,她的心里就像是吃了屎一样的难受,要不是为了孩子,她早就离婚了!

“好,好,好,那你难受的时候就来找我,保证药到病除!”

老赵哈哈一笑,一语双关的说道。

“哼!死鬼,等着吧!”

苏婉晴露出了会心的笑容,白了老赵一眼,扭着曼妙的腰肢走出了诊所。

 文学

老赵回味着刚刚激烈的战况,闻着空气中旖旎的气味,笑容愈加放纵。

接下来的几天里,苏婉晴完全是食髓知味,每天下午都是趁诊所没人的时候到访,和老赵展开激烈的战斗,直到取得漂亮的战果后,才会心满意足的离开。

而老赵更是乐此不疲,每次都能拿出超乎寻常的精力来面对这几场战斗,最后牛还没有累,反倒是田都有点垦坏了,因此接连几天的战斗才算是告一段落。

“擦,这小娘皮今天又没来。”

老赵送走了一个病人,看了看时间,有些不悦的喃喃着,这几天和苏婉晴算是短暂的快乐时光,只是自己刚刚快乐,苏婉晴那边就掉了链子,这让老赵着实不爽。

无聊的老赵只能翻看着手机里的小电影,用虚拟的影像来填补自己的空虚。

“叮铃……”

报音门铃响起,老赵打了个激灵,瞬间就从床上站了起来,苏婉晴终于又饥渴了吗?

那知老赵出来一看,不是苏婉晴,而是肖彩霞!

只见肖彩霞身着淡蓝色衬衣,将娇小的身材衬托得精致玲珑,雪白色的包臀短裙更有青春靓丽的清纯气息,两只黑色丝袜掩盖着两条白皙的大长腿,浑圆饱满,简直让老赵恨不得上下其手,好好把玩一番才好。

“呦?小彩霞你怎么现在才来?来,让叔叔给你复查一下!”

老赵急不可耐的伸手拉住肖彩霞的胳膊,将她拉进了病房。

肖彩霞低着头不发一言,但内心里对上次舒服的感觉有着深深的渴望,因此在深深的纠结之后,选择再次来到诊所“复查”。

“来,坐吧,这次又有哪里不舒服?”

老赵示意肖彩霞坐在病床上,两眼直勾勾的盯着对方的大长腿,和颜悦色的询问着病情。

“明天我就要开学了,所以想过来复查一下,另外,我上次这里也很难受,想让赵叔叔帮忙看一下。”

肖彩霞见到老赵那双火热的眼神,下意识的低头躲闪着目光,唯唯诺诺的说着病情,最后在老赵激动的目光中指了指身下。

“好丫头,你别怕,叔叔这就给你治病!”

老赵笑得几乎合不拢嘴,直接上手将肖彩霞按在病床上,开始轻抚起肖彩霞那对圆润饱满,或许是还未发育完全的缘故,肖彩霞的那对要比苏婉晴的小了一些,但肖彩霞那副未经人事清纯模样,更能给老赵别样的刺激。

很快,随着老赵娴熟的手法撩拨,肖彩霞开始呻吟不断,双腿再次厮磨起来,眼眸微闭未闭,吐气如兰间已经双眼迷离。

“赵叔叔,还是和上次一样,下面难受死了……”

肖彩霞可怜兮兮的声音颤抖着说着,让老赵心生爱怜,手上的动作更加的轻柔。

“好丫头,别怕,叔叔这就给你治病!”

老赵没有犹豫,直接将肖彩霞的小内拔掉,脸庞凑了过去,没有犹豫,伸出舌头就是一顿治疗。

感受到前所未有的刺激感,肖彩霞就像是待宰的小白兔一样颤抖不已,双腿不自然的夹紧,她感觉自己的腿间湿淋淋的,又痒又爽,一波波的快感不断的冲刷着自己的脑海,能让她忘却世间的一切烦恼……

以老赵的老司机身份,来撩拨肖彩霞这样的单纯少女再简单不过了。

他调用自己的优势,好像灵活的鱼儿潜进了清澈的池塘,使出浑身解数在这方平静的池塘中搅风搅雨,一向宁静的池塘哪里能够抵抗老赵的力量?无数淤泥从池塘底部泛起,让这方清澈的池塘逐渐变得泥泞不堪。

“赵叔叔……我……我好难受啊……”

肖彩霞一手抓着床单,一手在自己的圆润饱满处揉搓,浑身香汗淋漓,颤抖不已,微张的小口不断的发出诱人的喘息,心中的快感让她难以自持,彻底沉迷于欲望之中,无法自拔。

“嘿嘿,好丫头别急,马上就舒服了!”

老赵见肖彩霞媚态百出,吟语连连,知晓对方已经入自己瓮中,任由自己索取,绝不会出什么意外了!

心中估摸着,老赵又给干柴上填了把烈火,不断的吸吮着,挑拨着,轻咬着,嘴上忙着,手上也没闲,一手轻抚着肖彩霞白皙的大腿深处,一手配合着攻占泥泞战场,让肖彩霞欲仙欲死,欲罢不能!

“好丫头,叔叔治病爽不爽?”

老赵见肖彩霞蜷缩着了一团,即将飞向云端,彻底享受云端之乐,趁机对肖彩霞问道。

“我……我……”

肖彩霞又羞又臊,扭着脸躲闪着视线不想回答。

可老赵哪能如她所愿?老赵已经掌握了通往肖彩霞灵魂深处的最佳捷径,是圆是扁,岂不是任由老赵拿捏?不趁此机会,给丫头好好打上自己的烙印,难道还要看着自己开发的沃土,被别人侵占?

老赵放弃了下面的战场,整个人欺身而上,将肖彩霞压在了身下,右手捏着肖彩霞柔嫩的下巴,强硬的让她扭过头来,盯着那双柔情似水的眸子,老赵心中占有欲大盛,他笑着温柔问道:“彩霞,你老实告诉叔叔,刚刚爽不爽?”

肖彩霞根本不想回答这些问题,只想在刚刚的感觉里继续沉沦,但她知道,老赵不继续,她想舒服也没有办法,所以不得不正式面对老赵给出的问题。

肖彩霞看向老赵的眼睛,感受着吐息而来的男人气息,身子有些瘙痒,眼眸躲闪着,喃喃细语道:“爽……”

就这细若蚊蝇的声音,若不是老赵距离够近,还真听不清楚,饶是如此,肖彩霞羞涩难当的模样,仍旧给了老赵一种别样的刺激感。

“丫头,你看着我的眼睛回答我!”

老赵喘着粗气,得寸进尺的打压着肖彩霞的羞耻心,他要把肖彩霞的蒙羞布一点一点的撕开,要让对方的心房彻底对他打开,任何一个角落都要笼罩着他的影子!

“嗯嗯……爽……”

肖彩霞的美眸中细雨朦胧,一副梨花带雨的模样,从喉咙里好不容易挤出了一个字眼,却被自己的呻吟声给吓到了,自己好像有点奇怪了?

肖彩霞感觉好像十分期待赵叔叔粗暴的对待她,用强硬的态度命令她,这让她有种特殊的安全感,也有种另类的刺激感,这是对自己百依百顺的单亲母亲,无法给予她的感觉。

或许,这就是女人为什么需要一个男人的理由吧?肖彩霞心中想着,强忍着心中的不适,将视线转移到了老赵的眼睛上。

她看到了什么?

是熊熊燃烧的浴火,是澎湃汹涌的爱意,是温柔似水的怜惜,肖彩霞从来没有想过,对方的眼睛里居然蕴涵着如此丰富的情感,好似包涵着无数内涵的稀世之宝,足够肖彩霞耗尽一生的时间去揣摩,去品味,去收藏……

看到肖彩霞的神情逐渐变化,从一开始的难受,到恍惚接受,再到包涵爱慕,老赵知道,自己有很大的把握,能把这只细嫩的小白兔好好珍藏起来。

女人都是感性的生物,肖彩霞也不例外,身处单身家庭中,从小就渴求着父爱,而老赵完美的满足一切条件。

她需要强权,老赵可以霸道,她需要柔情,老赵可以温柔,她需要快乐,老赵有着非凡的技巧,她需要有人能关注她,怜惜她,爱她,老赵可以视她为整个世界。

所有的这一切,都是因为肖彩霞需要有人能够填补她生活的空虚,而老赵,足够填满她的空虚,而且有着绰绰有余的盈余!

“叔叔,爱我!”

肖彩霞轻抚着老赵满是胡茬的脸庞,满含柔情的似水眼眸中,流露出自然而然的爱意,她轻轻呢喃着如梦似幻的话语,渴望老赵能够继续给予她如梦似幻的体验!

老赵不愧是混迹社会多年的人精,早就对人情世故熟练于心,他一眼便看出肖彩霞的生活空白,此后一步步的趁虚而入,就是为了能将肖彩霞彻底霸占。

此时听到肖彩霞的话语,便知道对方已然将一切脑补完成,老赵心中对自己的心机自得,忙不迭的将嘴巴凑了上去。

熟练的泥鳅闯进了美丽桃花源,肖彩霞笨拙的抵抗着,但她哪里是老赵的对手?

一番交战被老赵打得节节败退,就连桃花源中的一切都被对方肆意掠夺,想要避战而退,却完全陷入了战争的泥沼中无法自拔,唯有发出可怜的呜咽声,祈求胜利者见好就收。

然而,这可能吗?

老赵之前和苏婉晴交战的时候,就连黑暗森林都给攻占了下来,但就是她的桃花源始终避而不战,老赵攻敌心切,却也不敢随意妄动。

此时俨然发现了另外一处世外桃源,哪里会因为对方实力不堪一击,就会轻易鸣金收兵?

对方实力弱小,反而给了老赵巨大的征服欲!

感受到桃花源中,犹如惊弓之鸟四处逃窜的小家伙,老赵先是狠狠的吸允了一口香津,接着像是恶作剧一样和小家伙玩起了捉迷藏,追追赶赶,伴随着肖彩霞的呜咽声,给了老赵巨大的快感。

“嗯……嗯……叔叔……我……快……不……行……了……”

不消片刻,肖彩霞终于抵挡不住,想要高挂免战金牌,老赵见肖彩霞吻技实在有限,也不敢步步紧逼,微微分离了一点距离,两瓣嘴唇紧紧黏合,却是老赵不愿再退一步了。

肖彩霞没法,强硬的男人气息几乎让她目眩神迷,两手紧紧抓着床单,双眸轻颤,只是任由老赵施为。

老赵见肖彩霞实在紧张,只好选择先安抚肖彩霞的情绪,虽然麻烦了一点,但他并不后悔刚刚粗暴的掠夺桃花源。

到了他这个年龄,他已经不在乎对方是不是深谙技巧了,一无所知的雏反而更能让他兴奋的开发荒野,建立属于自己的标志性建筑!

老赵平躺在肖彩霞的身边,伸手轻抚着肖彩霞的秀发,柔声细语的安抚道:“彩霞,别怕,叔叔刚刚粗暴了点是叔叔不对,等下叔叔会温柔点的……”

“不,不,不,赵叔叔,不关你的事,是我太没用了,什么都不会,只是拖累别人的累赘……”

肖彩霞反应激烈的摇头说着,眼泪噗硕硕的往下流,一副梨花带雨的模样,可真是心疼坏了老赵。

“哎!丫头,有啥难处,你直说,叔叔会帮你的!”

老赵伸手捧着肖彩霞娇嫩欲滴的脸蛋,一脸热切的关心道。

肖彩霞擦了擦眼泪,摇头说道:“叔叔,你继续治疗吧,我的事以后再说!”

老赵心里一颤,更加怜惜这个不愿给自己添麻烦的好女孩,看来她肯定是遇到了什么难处,心里有什么难以言说的心事。

老赵心里暗想,但没有再追究的心思,他知道,只要关系到位,啥事都能问出来,关系不到位,一味的纠缠反而会让肖彩霞产生叛逆心理,这对老赵的征服大业可一点的好处都没有!

“妈的,甭管那么多了,今天先把正事办了再说,还是张爱玲说的对,只要占据了通往女人灵魂的捷径,还怕女人不对自己敞开心扉?”

一念及此,老赵麻利的褪下裤子,弯下腰又观察了下肖彩霞的黑暗森林,白皙的肌肤中带着一点诱人的粉嫩,让老赵血脉偾张。

泥泞的战场已经就位,老赵也该运送胯下的家伙去战场征伐了!

伸手调整着位置,再次看了眼诱人的肖彩霞,身子一动,就要开始战斗……

“砰砰砰!有人吗?老赵在吗?”

一道神清气爽的靓丽女声响起,吓得老赵一哆嗦,直接将胯下的东西给捅歪了。

“有人来了?是苏会计!”

这一声也将迷迷糊糊等着老赵施为的肖彩霞给惊醒,她惊疑不定的看着外面,不等老赵说话,就赶紧起身收拾身上的衣服。

老赵心里窝火的抓了抓头,提起了裤子,看了眼肖彩霞,确认现场没有破绽,这才气吼吼的打开了反锁的门。

“叫啥啊叫?叫魂呢?没看见我正忙着给丫头打针了吗?”

老赵没好气的说道,箭在弦上了,弓给没收了,还能比他能憋屈的吗?

苏婉晴不以为意的笑了笑,狐疑的打量着低着头的肖彩霞,吃吃笑道:“打针?你用的是不是加粗后的针头啊?”

老赵面不改色,没好气的回道:“丫头在这呢!瞎说什么呢?”

说着,老赵回头看向肖彩霞,回道:“丫头,你先回去吧,看看疗效怎么样,回头你再来,赵叔再给你复诊!”

肖彩霞这才抬起头来看向老赵,秋水含波的眼眸,不着痕迹的扫了老赵一眼,点点头道:“赵叔,我上的大学就在本市里,有空我再来看你……”

说完,肖彩霞也没用理会苏婉晴,径直走出了诊所,缓缓远去。

“人都走了,你还看啥呢?”

老赵确定没外人,伸手摸上了苏婉晴的丰腴腰肢,享受着嫩滑的触感,坏笑的问道,实际上他是在转移苏婉晴的注意力,毕竟每个女人都是自私的,他不想去试探苏婉晴的底线,导致夹到碗里的美味掉到了地上。

所以,该隐瞒还是要隐瞒的。

“哼!不知道是那个野种留下的孩子,果然是没教养!”

苏婉晴赏了老赵一个白眼,拍掉了老赵的咸猪手,扭着腰肢走进病房。

刚刚她观察肖彩霞眉宇未开,双腿紧闭,显然还是个处子,再一细想肖彩霞毕竟是个大学生,怎么可能看得上老赵,如此一来,心里的嫉妒就缓缓散去,不过嘴上还是不依不饶的数落着。

老赵跟在身后听得脸色一黑,这小娘皮,两天没打针都不知道自己姓啥了,看来还是有待开发啊!

反锁上了门,老赵走进病房一看,苏婉晴已经自觉的褪去了衣服,只留下紫色纱织内衣和内内。

白皙的肌肤和神秘紫色的相互对比,瞬间给予了老赵巨大的冲击,再加上刚刚还未发泄的火气,两相叠加,胯下的东西就已经蓄势待发了!

苏婉晴见老赵直勾勾的眼神,为自己着迷,嘴角微微翘起,玉手轻拍浑圆挺拔的小屁屁,吸引了老赵的视线后,又顺着曼妙的腰肢一路向上,直到修长的脖颈,最后到猩红的红唇。

“我美吗?”

苏婉晴妩媚一笑,眼睛中不断放出闪电和信号,看得老赵口干舌燥,心中直呼尤物,恨不得立即将苏婉晴扑倒在地,上下其手,将她蹂躏得娇喘呻吟,不断求饶。

但老赵咽了几次口水,始终没有动作。

“死鬼,还愣着干什么?”

苏婉晴见老赵眼中充满了热切,却站在原地一动不动,不悦的问道。

接着,苏婉晴眼睛一转,狐疑的看着老赵的胯下,微蹙起眉头,质疑道:“难道?你不行了?”

老赵不屑的冷笑,直接把裤子脱了下来,将胯下的东西暴露在了空气中,比前几次还要雄壮的狰狞之物引得苏婉晴呼吸急促。

“死鬼,涨得难受吧?你还愣着干嘛?”

见到老赵身体没有问题,苏婉晴又陡然和颜悦色了起来,轻抚着自己的娇躯,不断散发着诱人的魅力,她深深的清楚自己的优势,也享受男人们黏在身上舍不得移开的目光。

只是这么久了,唯有老赵真正的给予了她快乐,食髓知味的她比老赵更舍不得对方,因此才在老赵有心拿捏的情况下,仍旧有着良好的耐心和准备。

“小骚货,我看你才是难受的要死!”

老赵发出一声冷笑,让苏婉晴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这还是前面几次跪舔自己的老赵吗?怎么突然就和变了个人一样?这强烈的反差让苏婉晴一时间失了神,身子却瘙痒难耐,渴望着老赵的抚慰。

接着,老赵对面前的美人视若无睹,径直走到病床旁边坐下,也不说话,让苏婉晴无比的纠结。

羞耻和舒爽那个更重要?

毫无疑问,对于苏婉晴这个欲求不满的少妇来说,什么羞耻心早就丢到了一旁。只要能让她满足,她甚至能做出各种超越自己下限的事情。

虽然她自己不知道,下限就是在一次次的突破中失守的。

“老赵!”

苏婉晴没法,用甜的发颤的声音,一边撒娇,一边走到老赵面前,将自己最满意的圣洁雪峰的神秘真容展示给他看,老赵眼中不动声色的飘过一抹火热,但脸上还是面无表情的看着苏婉晴。

“赵哥哥!人家怎么惹你生气了嘛!你告诉婉晴好不好?要不然,婉晴都快要难受死了!”

苏婉晴骑坐在老赵的腿上,用发嗲的声音继续撒娇,她就不信,老赵能经受住这样的诱惑!

但老赵不是一般人,他是老司机,所以在他不想动的时候,居然真的忍住了!

苏婉晴心里有些惊讶,看着老赵胯下的东西,伸手抓了过去。

冰凉的小手和自己的躯体接触,让老赵倒吸一口凉气,胯下的东西向上一甩,差点让苏婉晴没抓住。

苏婉晴的眼中闪过一抹惊异,对于能够给自己带来快乐的宝贝,更加的爱不释手,她看向老赵,老赵仍旧不为所动,苏婉晴一咬银牙,有些生气,甚至有种直接离开的想法。

可苏婉晴到底还是抵不住内心深处的渴望,舍不得将手里的臭东西扔到一旁,况且未尝不是一种情趣?只要能带给自己快乐,管他那么多做什么?

这样一想,苏婉晴的心里舒服了许多,也没有了什么心里负担和纠结,就在老赵的身前蹲下,双手轻柔的呵护着宝贝,上下套弄起来。

低头看着低眉顺眼的苏婉晴,暴露在空气中那吹弹可破的光滑肌肤,若隐若现的圣洁雪峰,老赵的心里不由的暗爽,之前征服苏婉晴,更多是生理上的需要,而这次,更多的是心理上的劫持。

他已经把握了通往苏婉晴灵魂深处的捷径,当然要物有所值,不能暴殄天物,浪费机会。

要彻底将这个高傲的女人拉进淤泥之中,为了一时的欢愉不断突破底线来讨好自己,只有这样,才能带给自己更大更强烈的爽感。

单单在床上征服对方,说实话,带给老赵的,也只是一时的快感罢了,时间过去了,也就消散了,哪里比得上现在?让对方彻彻底底的臣服,明白自己的定位,乖巧的讨好自己来得爽?

“婉晴,用这个!”

老赵喘着粗气静心享受了一会儿苏婉晴的服侍,嘴角一弯,伸手抓了抓那对浑圆饱满,惹得苏婉晴再次白眼。

可苏婉晴没有拒绝的余地,之前双方不对等,老赵巴不得苏婉晴给他爽,但现在不一样,是苏婉晴求着老赵让她爽!

将紫色的内心缓缓褪下,圣洁雪峰再次向老赵展示它的雄伟壮丽,苏婉晴小心翼翼的抓着老赵胯下的东西通过那狭小的山隘。

紧致,嫩滑,弹弹弹,随着苏婉晴的轻柔挤压,老赵的脑海中仿佛过电一样的刺激,浑身的毛孔都舒张开来,全身上下都在呻吟吟唱,为了造物主的奇妙而吟唱!

“赵哥哥?爽吗?”

苏婉晴嘿嘿笑着,现在尽力取悦老赵,她相信等下的时候,她能够获得更多的快乐,要想得到,不就是得先付出什么吗?

“爽!不过,要是再加上这个,就更爽了!”

老赵紧咬牙关,汹涌的快感就好似洪水一样袭来,瞬间将他冲垮,要不是为了试探苏婉晴更多的底线,誓死不投降,他早就极乐升天了!

他指了指苏婉晴的红唇,意思不言而喻。

苏婉晴轻舔红唇,展示自己香舌的灵活,她没有立即答应老赵,反而站起身来,凑到了老赵的面前,轻笑道:“在这之前,我先随你的愿,满足你之前的想法!”

说着,老赵的眼睛瞬间瞪大,软玉袭来,老赵仓皇接战,但苏婉晴的吻技可不是肖彩霞那种小丫头能够媲美的,双方战况激烈,立马就进入白热化的阶段,互相纠缠,缠绵,香津不分你我,几乎合为一体!

苏婉晴的玉臂紧紧的缠绕着老赵的脖颈,猩红的嘴唇差点将老赵的嘴巴给生吞活剥,也再次让老赵见识到对方浴火之旺盛,娇嫩的身躯在老赵的身上不安的扭动着,彻底点燃了老赵的欲望之火。

“赵哥哥,我要!”

良久之后,两人分开,苏婉晴撒娇的说道,她已经受不了了,再不做,她感觉自己就要爆炸!

之前苏婉晴已经给自己口过,老赵也不执着,炙热的视线牢牢的盯在苏婉晴的躯体上,他用嘶哑的声音低吼道:“如你所愿!”

接着,苏婉晴感觉自己被老赵强有力的臂膀托了起来,然后重重的落下,好像有什么东西贯穿了自己的躯体,将灵魂击穿,携带着飞向了蓝天,在无边云海中徜徉游动。

“啊!赵哥哥!用力!啊!”

苏婉晴整个人都亢奋起来,骑在老赵的身上,疯狂的扭动自己的身体,圣洁雪峰的粉嫩山顶紧紧的贴在老赵的脸上,歇斯底里的叫喊着,宛如疯魔一般。

“呼……啊……”

老赵发出野兽般的低吼,行使着野兽血液里最基本的基因功能,芳香扑鼻,软玉入怀,还有苏婉晴那疯狂一般的呻吟浪叫,这一切都是刺激老赵野兽基因觉醒的重要因子,让他更加疯狂的发起冲锋,乃至将敌人彻底的击杀!

“啊!好哥哥,好哥哥,杀了我吧!”

汹涌的快感彻底将苏婉晴的矜持击溃,她疯狂的索取着,曼妙的身躯香汗淋漓,整个人都癫狂起来,死死的抓着老赵的臂膀,强烈的快感让她将老赵的后背抓破,但她丝毫没有察觉,只想在无尽的极乐世界待得更久一些。

“我去……你个小娘皮,抓疼我了!”

老赵疼得呲牙咧嘴,伸手拍在苏婉晴娇嫩的臀部上,力道之重让苏婉晴激烈的尖叫起来。

“好哥哥,别管那么多了,快,快,继续用力啊!”

感受到老赵有些不悦,苏婉晴有些惶恐,她伸手捧着老赵的脸蛋,语气软弱中带着祈求,在这云端之上的时候失去了继续前进的动力,这让苏婉晴无法接受,更不能想象陡然从云端跌落下来的失落。

“我不动了,你自己动!”

老赵伸手摸了摸后背,一看,居然被苏婉晴给挠破了皮,鲜血都流出来了,心中不爽,趁机提出了条件,接着,老赵直挺挺往病床上一躺,居然真的不动了!

苏婉晴轻咬着红唇,心里气得要死,没想到关键时刻老赵又撂挑子了,可现在已经飞在云端,难不成真的让自己从云端摔下来跌死不成?苏婉晴自己第一个就不答应!

“哼,自己动就自己动!”

苏婉晴拿过头绳,将自己散乱的秀发束缚起来,随手甩在身后,看了眼懒洋洋的老赵,微微起身,将老赵胯下的东西整个没收,身体的重心向下调整,灵活的腰肢开始不断的扭动。

新的战争开始打响,不过主导权却没有变,之前是老赵主导着冲锋,现在是老赵主导着让别人冲锋,爽感各有不同,不分上下,但让老赵能够体验到不同的刺激!

或许是因为苏婉晴不断上下运动的关系,老赵感觉战争的隘口一会儿扩大,一会儿缩小,将自己胯下的东西牢牢没收,每次都能深入到战场的深处,冲击着战场中最柔软的部分,这种强大的刺激让老赵浑身的肌肉都在紧绷着,吼间不断发出野兽般的喘息,努力不让自己缴械投降。

不愧是精于男女之事的极品少妇,苏婉晴扭动着曼妙的腰肢主动的索取着,一会儿上下运动,让老赵好似落入温暖海洋,四周都被暖意包裹着,一会儿左右横移,不断调整着老赵跨下东西的位置,似乎在找个好的身位,接受老赵的投降一样。

期间的动作没有给老赵带来一丝一毫的不适感,反而是在保证老赵舒适的同时,最大限度的扩大着自己的爽感。

时而快如癫疯,时而慢而细致,节奏把握得相当巧妙,几乎让老赵把持不住,但也遂了苏婉晴爽到极乐巅峰的愿望,还有谁比她自己更能把握自己的爽点?

老赵一手侧握着苏婉晴圣洁雪峰的一只,一手摸在苏婉晴白皙嫩滑的腰肢上,轻轻抚摸着,包涵爱意和怜惜,不过随着苏婉晴的动作越来越大,老赵也不讲究了,像是驱使着奴隶一般,不断的给予苏婉晴爱的鞭挞,娇嫩的躯体上打上了老赵一个又一个的印记。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