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云译网,为您提供全国翻译公司,打造专业的翻译服务平台!

发布资讯

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翻译服务信息 > 正文

学长一边写作业一边c-可瑜的牺牲2全文阅读txt

更新时间:2020-10-28 16:37:22

他还以为我昨晚没在家,殊不知昨晚在浴室里,我差点就和他老婆发生了关系。

我偷偷看了眼站在陈文身后的萧雅。

发现她正低着头,长长的秀发披散下来,遮住了她那张漂亮的面容,不知道她现在是什么表情。

“房东,你还没吃饭吧,我们买了些菜,如果不介意就和我们凑合一顿吧?”

这时,换好鞋子的陈文提了提手里的菜,对我发出了邀请。

他对我这么客气,主要是当初他们租我房间时,我没有收他们押金,也没有让他们缴水电费。

当时我是说像教师这样教书育人的高尚职业,这么点蝇头小利,我还不至于斤斤计较。

这虽然只是一点小恩小惠,但对当时刚出来工作,手头拮据的陈文和萧雅而言,却是解了燃眉之急。

所以陈文一直对我很热情。

但他不知道,我当时那么大方,完全是为了博得萧雅的好感。

 文学

同时担心自己要求太多,万一把这两人给吓跑了,那我不是没机会和萧雅共居一屋檐下了吗?

回过神来,我对陈文点了点头,说了声谢谢。

陈文大方的一摆手,随后拎着那些菜就进了厨房。

这时,萧雅开始弯腰换鞋子。

她今天穿了件米灰色的小西装,下身是一条包臀裙。

她没有穿丝袜,一双修长美腿,俏生生的展露在我面前。

眼下,她一只手扶着墙壁,撅着翘臀换鞋子。

从我这个角度看过去,风景无限。

我艰难的咽了口唾沫,不受控制的走到萧雅身后,大手在她弹性极佳的地方触碰了一下。

萧雅“啊”地发出一声尖叫,表情惊恐的站了起来。

她背靠着墙,那双漂亮的大眼睛紧紧盯着我,里面的情绪十分复杂。

我也吓了一跳,没想到萧雅反应会这么剧烈,这和她昨天晚上的表现完全不一样啊。

“老婆,怎么了?”

这时,陈文的声音在厨房里响起,跟着还朝外面走来。

萧雅慌了慌神,急忙道:“没……没事,我看到一只大老鼠,吓到了而已。”

听到这话,陈文往外走的步子停住了。

他哈哈一笑,打趣说:“瞧你,这么大个人了,还怕一只老鼠吗?再说房东不是在外面吗,你让他帮你抓老鼠啊。”

说完,他又朝洗菜池走去。

我微微一愣,赶紧说:“放心吧,陈老师,我正在抓呢。”

“那就辛苦房东了,我这边洗菜呢。”陈文回应道。

客厅里,萧雅见我和她丈夫聊得这么熟络,脸上的表情更加复杂。

她咬了咬唇,迈着美腿,准备进房间,结果被我拦了下来。

“你想干什么?”萧雅紧张的看了眼厨房的方向,压低嗓音问道。

“萧老师,你怎么了?”我忍不住问道。

昨晚两人明明差最后一点就可以发生关系,为什么才过了一晚上,萧雅就跟变了个人似的?

萧雅眼神一阵躲闪,咬牙说:“张扬,昨晚只是个误会,是我鬼迷心窍了才会做出了那些事情,你就当是做了个荒唐的梦行吗?”

“不行!”

果然,我最害怕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昨晚没顺势拿下萧雅的身子,等她清醒过来后,竟真想和我撇清关系。

“萧老师,我是真的喜欢你,你相信我好不好?”我眼巴巴地看着女人,语气真诚的说道。

萧雅愣了一下,她没想到我会向她表白。

但跟着,她就摇头道:“相不相信有什么意义,我已经结婚了,我有老公,我很爱他,请你不要再来骚扰我了。”

一说完,她便大步朝房间走去。

我一把拽住她的手腕,萧雅猛的一甩手臂,直接挣脱开来。

她怒瞪着我,咬牙道:“房东,请你自重,如果你再乱来的话,我就把事情都告诉我丈夫了!”

说完这句话,萧雅已经回了房间,砰的一声把门关上。

我呆滞的站在原地,久久不能回神。

原以为离梦想成真只有一步之遥,却没想到会变成这个样子。

我的情绪一下子变得低落,哪还有心思留下吃饭,推开门就走了出去。

来到一家之前经常去的健身房,我在那里挥汗如雨的锻炼起来,想要把心中的烦闷宣泄出去。

就在这时,一道银铃般的轻笑声突然从我身后传来。

“张扬弟弟,你都好久不来姐姐这边了,怎么今天会过来?”

我放下杠铃,回头一看,身后站了个穿着一身粉色紧身运动装的妙龄少妇。

她叫秦思思,是这家健身房的老板。

早年老公出车祸去世,她拿着那笔保险赔偿金,开办了这个健身房。

今年虽然已经三十岁了,但皮肤和身材一直保养的很好,根本看不出她是一个结过婚的女人。

她的身材,丰满不显臃肿,苗条却性感十足。

那对纤细修长的玉腿,再配合臀部挺翘的弧线,简直就让人想入非非。

我和秦思思认识也有很长一段时间了。

五年前的那晚,她丈夫出了车祸去世,秦思思一个人伤心过度,在酒吧喝醉,差点被几个混混捡了尸。

最后是我救了她,还把她送回了家。

只不过当时我大学还没毕业,人很单纯,根本没想着趁机和她发生什么。

但也正是这样,秦思思才觉得我人品好。

平日里和我的来往也越来越密切,最后甚至送了我一张永久免费的健身卡。

回过神来,我咧了咧嘴,说:“思思姐,瞧你这话说的,我半个月前不是才来过吗?”

“哼,你也记得你是半个月前才来过!姐姐平日里对你还不错吧,你这小没良心的,居然这么久都不来看姐姐!”

“怎么着,是觉得姐姐这里的设备让你不满意,还是觉得姐姐已经人老珠黄了,对你没有吸引了呀?”

我只是随便说了一下,没想到直接把秦思思给惹毛了。

这女人双手叉着腰,扭着屁股走到我面前。

胸前的柔软用力触碰在我身上,直视着我的双眼道:“张扬弟弟,你说心里话,姐姐好看吗?”

“好……好看。”

我艰难的咽了口唾沫,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秦思思那副妖媚的面孔。

胸膛传递来的触感,让我不禁想入非非,立马有了反应。

这个妖精,和萧雅是不同类型的两种女人。

萧雅举止温婉,一颦一笑之间都有种大家闺秀的气质,那双又大又亮的眼睛,更是如干净的夜空一般。

被她用那双眼睛盯着,时间久了就会有种自惭形秽的感觉。

而秦思思就开放多了,举手投足间,都在散发着一股成熟女人独特的感觉。

那双水汪汪的桃花眼,更是时刻对外放着电,吸引着男人靠近。

这时,秦思思嫣然一笑。

她玉手轻抚在我的胸膛上,眼神媚惑道:“看来姐姐魅力还在,你的反应那么大。”

说这话的时候,秦思思眼神里浮现一抹惊愕,显然在震惊我的资本。

旋即她舔了舔嘴唇,心里浮现一个大胆的念头。

我窘迫的往后撅了撅屁股,刚才想到那些邪恶念头时,我下面反应顿时强烈。

隔着宽松的运动裤,直接触碰在了秦思思那位置附近。

偏偏这女人还十分配合的掂了掂脚,那更加贴近,她腿一动,那感觉别提有多舒服了。

“张扬弟弟,我看你今天心情不怎么好,是遇到什么麻烦事了吗?”秦思思掩嘴笑道。

我表情一僵,想到萧雅决绝的表情,苦笑说:“心情确实不怎么好,所以过来锻炼一会儿,顺便发泄一下。”

“这样啊……可是想要发泄,光靠锻炼可不行呢。”秦思思半靠在我怀里,纤纤玉指在我胸膛上来回滑动,弄得我一阵心痒。

“那思思姐有什么好办法吗?”我呼吸渐渐厚重起来,嗓子干哑的说道。

我已经看出来了。

秦思思这个熟韵少妇,此时的一举一动都在逗我。

说白了就是她也想要了。

毕竟,她老公都死了几年了,也没听说她和什么男人不清不白的,寂寞也很正常。

而刚好我在萧雅那边吃瘪,既然如此,不如就从秦思思这边找回点自信!

“你跟我来。”

秦思思眨了眨眸子,拉着我的手就朝健身房的经理休息室走去……

关上休息室的门,秦思思朝我娇媚一笑。

她玉手放在衣服拉链上,轻轻一拉,上身的运动装直接敞开,那处美好直接展露了出来。

我顿时就看呆了,秦思思竟然没穿内衣,仅仅是贴了两张贴,但那么小的两个纸片,根本挡不住什么东西。

“张扬弟弟,快过来……”

这时,秦思思对我招了招手,媚笑着说道。

我飞快的朝她走过去。

刚走到她面前,秦思思就主动抓起我的大手,摁在了她上面。

我精神一震,根本不用秦思思说,就无师自通地动作了起来。

秦思思漂亮的脸蛋瞬间就红了,她媚眼如丝的看着我,紧紧咬着唇,鼻间发出一道又一道轻微的哼哼声。

“张扬弟弟,这边也要……”

又摸了一会儿,秦思思干脆把外套给脱了,双手动着,娇喘吁吁的说道。

看到这一幕,我哪还受得了?

一把抱起秦思思,紧走几步,将她压在了休息室的沙发上。

“张扬弟弟,你别着急……哎呀……”

秦思思还想逗我一下,但我一低头,已经碰到了她胸口。

这一下,秦思思也没有逗我的心思了。

没过几分钟,我和她身上的衣服全都不翼而飞。

看着秦思思那平坦到没有一丝赘肉的小腹,还有那令人向往的地方,我感觉一阵热血沸腾,整个人都快爆炸了。

“张扬弟弟,快来吧,姐姐我都寂寞好多年了”

眼下,秦思思也看到了我雄厚的资本,她脸上的惊诧一闪而过,继而变成浓浓的惊喜。

她主动伸出柔软的玉手,带着它朝那处地方靠去。

我喘着粗气,轻轻动了几下,秦思思身子立即颤栗起来,嘴里发出一阵动人的声音。

我咧嘴一笑,正准备开始时,休息室的门突然被人敲响!

“思思,你在里面吗?”

门外传来一个低沉的男人嗓音,听声音应该是个中年人。

我动作不由得一顿,疑惑的看了秦思思一眼。

但秦思思已经彻底动情了,根本顾不上那些。

她水蛇腰不停扭动,喘息道:“张扬弟弟,不用管他,我们继续!”

听到这个,我立即点了点头,随后继续之前的动作。

“嗯…………”

伴随着我的动作,秦思思小嘴里立即发出让人热血膨胀的呜咽声。

但我刚继续动作,门又被人重重敲响了!

“秦思思,我知道你在里面,前台都跟我说了,你是跟一个男人一起进去的,赶紧给我开门!”

还是那个声音,而且听着十分愤怒,好像秦思思是他老婆一样。

连续两次被打断,别说是我,就连秦思思都没了那份心思。

她脸色十分难看,拍了拍我的屁股让我起来。

我一脸不爽的退了出来,坐在旁边一言不发。

秦思思捡起地上的衣服裤子,不慌不忙的穿好,才对我道:“张扬弟弟,你先走吧,下次我们再来。”

我一愣,指着自己道:“我先走?”

“对,门外的人有点背景,他一直在追求我,可我没有答应他,没想到他现在这么过分,都来管我和谁亲热了!”

“我虽然不怕他,可担心他会趁机找你麻烦,你从后门出去吧,下次方便了,我会联系你的。”

秦思思温柔的对我说着,完了还亲了我一下。

我嗯了一声,捡起衣服穿好后,就从后门离开了。

没走几步,就听见休息室里传来了争吵声。

我有些担心秦思思的安全,但最后还是没回头。

秦思思既然说不怕那个男人,就肯定有办法保护自己。

我要贸然回头,不仅是给自己徒添危险,说不定到时候还要秦思思出头帮我摆平麻烦,那就太丢脸了。

在外面吃了点东西,我正纠结着去什么地方,突然接到了陈文打来的电话。

“陈老师,有事吗?”我接通了电话,疑惑的问道。

“嗨,这不是问你中午怎么突然走了,我还想和你喝上两杯呢。”陈文笑着说道。

“哦,中午突然有个朋友找我有事,挺急的,我来不及和你们打招呼就先走了。”我随口扯了个谎。

陈文倒没怎么怀疑,他继续说:“那就太可惜了,只能等我出差回来再和你吃饭了。”

“你要出差?”我听到这个,惊讶的问道。

“是啊,学校交给我外出学习的任务,估计要一个星期呢,下午的车票,我现在已经在高铁站了。”陈文解释道。

“这样啊……那萧老师也和你一起去了吗?”我装作不经意的问道。

“她没去,但她下午没课,所以跟我一起回家吃了顿饭。”陈文没听出我语气里的异样,只以为是正常的询问。

但我的心却突突一跳。

陈文要出差,房间里就只剩我和萧雅两人了,那我岂不是有大把的机会和萧雅独处?

想到这个,我心跳就越来越快,连陈文后面说什么都没听见。

又和陈文聊了几句,我匆匆挂掉电话,快步朝家里赶去。

陈文不在家,萧雅下午没课,那她很有可能在家里休息。

之前听说她在学校同时担任了两个年级、七个班级的英语教学工作,平时光是备课和批改作业就非常累了。

所以萧雅不像其他女人,有空会去逛街什么的。

她有空了,不是在家里看书丰富自己的知识储备,就是在睡觉补充体力。

走到家楼下,我看到一个年轻壮实的男人站在楼道口,拿着手机在打电话。

这个人看着眼生,不是我这栋楼的租户。

我正准备上楼,突然听到他说:“放心吧,药已经下到她茶杯里了,最多再过十分钟,萧雅那女人就只能乖乖躺在下,任我摆布!”

“……”

“你说她老公?她老公已经去高铁站了,还是我开车送他去的,不然你以为我有机会下药?”

“……”

“行,我差不多就上去了,等我好消息吧!”

听到这话,我上楼脚步猛地一顿。

萧雅被人下药了?

我瞪着楼道口那个男人,牙关咬地死死的,但那个男人此时正背对着我打电话,没注意到我凶狠的眼神。

我没功夫跟他计较,而是快步朝楼上走去。

来到门前,我二话不说,掏出钥匙就打开了门,大喊道:“萧老师,你没事吧!”

“呀!”

我还没进门,萧雅的尖叫声就响了起来。

我定睛一看,发现萧雅全身上下只包着一条白色浴巾,神情惊慌的站在客厅里。

等看到进来的是我时,她才悄悄松了口气,但脸蛋立即变得通红一片,扭着水蛇腰跑进了房间里。

我一阵尴尬,满脑子都是萧雅那雪白曼妙的娇躯。

昨晚发生的事情立马浮现在脑海中。

几分钟后,萧雅穿了一件粉色的居家睡衣,脸蛋红扑扑地走了出来。

“不好意思,我……我不知道你在洗澡。”

萧雅站在门前,眼神复杂的看了我一眼,才摇头道:“不怪你,我没想到你会现在回来,我应该穿好衣服再出来的。”

说完这个,她走到桌旁端起一杯茶,轻轻喝了一口。

我看了眼桌上的三个茶杯,突然想起楼下的那个男人,急忙道:“萧老师,刚才家里来客人了吗?”

萧雅疑惑的看了我一眼,说:“对,来了我们学校的一个体育老师,我老公下午要出差,让那位老师开车送了他一程。”

“那这茶……”我指着桌上的茶杯,欲言又止。

“这是刚才泡的,你要喝吗?要喝我再给你泡一杯。”萧雅还以为我口渴了,准备去拿茶杯,却被我阻止了。

我不知道楼下那人是在哪个茶杯里下了药。

但听他那种笃定的语气,肯定是看到萧雅喝过那杯茶了,不然他怎么敢那么信誓旦旦的和电话那边的人打包票?

而且,他下药就下药,为什么还要和别人打电话?

难道楼下那个男人,还有同伙?

一想到这种情况,我心里就一阵后怕。

还好陈文给我打了个电话,让我及时赶了回来,不然事情绝对会往最糟糕的情况发展。

“张扬,你没事吧?”

萧雅见我脸色不太好看,皱着柳眉问道。

我抬起头盯着她,说:“萧老师,你有没有感觉身体不舒服?”

“什么不舒服?”萧雅愣住了,没听懂我话的意思。

“我是说,你身体会不会感觉很热,然后有一种很想要的冲动?”我继续说着,眼睛却忍不住瞄向她两腿间。

据说中了药的女人,一般是身体会有反应,然后感到空虚,再是身体燥热。

可现在的萧雅,看着很正常啊!

萧雅仍没反应过来,可看到我的眼神,她立即就恼了。

她双手往前一遮,怒道:“张扬,你是不是觉得我是那种特别下贱的女人?”

“我……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慌了,没想到萧雅会误会我的意思。

可萧雅根本不想听我解释,她极度失望的瞪了我一眼,转身就朝房间走去。

我正准备追上去,萧雅整个人突然晃了一下,双腿毫无征兆一软,身子砰的一声,重重倒在地上。

“萧老师,你没事吧?”我吓了一跳,赶紧上去扶起她。

萧雅却用一种非常愤怒的眼神看着我,虚弱道:“张扬,你……你对我做了什么?”

“萧老师,你误会我了,我没对你做什么,我……”我一边伸手扶着萧雅,一边奋力解释着。

结果话还没说完,萧雅突然一巴掌扇在了我的脸上。

“你……你是不是趁我穿衣服的时候,给我下药了?”

“你这个畜生,给我滚!”

然而眼下,萧雅根本没心思听我的解释,她捂着自己胸口,指着门外咆哮道。

我眼神一寒,心里憋屈不已。

老子担心你被人下药,主动关心你,你不领情就算了,还敢打我?

行,既然你说我是畜生,那我就畜生一次给你看!

这样一想,我猛的伸出双手,用力抓住了女人的胸前。

“张扬你……你混蛋……”

关键部位再一次被我触碰,萧雅脸红的仿佛要滴出血来。

她奋力挣扎着,可现在身体软绵绵的,根本使不上力气。

没多久,她就被我压倒在地上。

我呼吸急促,一把扯开她的睡衣。

看着那对白皙,我迫不及待扯开她的胸衣,正打算伸手时,萧雅突然脑袋一歪,直接晕了过去。

我抬头看了一眼,才发现女人漂亮的脸蛋上,已经布满了泪痕。

她眉头紧紧皱着,身子还时不时的颤抖着。

显然,在昏迷前的那一刻,她非常的惊恐和害怕。

那一刻,一股愧疚的情绪在我心头弥漫开来。

我狠狠抽了自己一巴掌,暗骂自己真不是个东西!

萧雅已经那么明确的拒绝我了,我为什么还幻想能和她发生关系?

现在更是趁着她被人下药,竟然想对她做那种事。

这样的我,有什么资格说喜欢她?

使劲一咬舌尖,我总算清醒了过来。

我将萧雅小心翼翼地放在床上,给她盖好被子,看着女人那渐渐舒展开的眉头,我心里也跟着松了口气。

看萧雅的反应,她的确被人下药了,只不过应该是普通的安眠药,并不是什么催情药。

难怪当我问她有没有那方面的感觉时,她会觉得我是在侮辱她。

我苦笑一声,走出萧雅的房间,还将房门给带上。

正当我准备去休息时,大门处突然传来一阵悉悉索索的响动。

我猛的反应过来,楼下那个男人已经开始行动了!

虽然不知道他为什么会有房门钥匙,但这显然不是我现在需要考虑的事情。

情急之下,我拿起房间的棒球棍,悄悄走到了门后面。

几秒钟后,房门果然被人打开,紧跟着,一道鬼鬼祟祟的人影从外面摸了进来。

他探头探脑的四处打量着,似乎在看房间里还有没有人。

就是现在!

我心里暴喝一声,一棍子敲在来人的背上。

他“嗷”的惨叫一声,直接被我打趴下。

我没有错过机会,趁机痛打落水狗,打的他惨叫不止。

“王八蛋,叫你打萧老师主意,我打死你,我打死你!!”

……

我一边叫骂着,一边不遗余力的挥舞着棒球棍。

那人被我打的四处乱爬,连客厅里的桌子和沙发都被他给撞倒,发出一阵“乒乒乓乓”的声响。

房间里的萧雅被下了安眠药,所以自然听不到这里的动静。

我打的正欢,完全没发现有一道高大的身影,从后面朝我靠近。

就在我抡起棒球棍,准备再给地上那人来一记狠的,突然感觉后腰一痛!

我低头一看,才发现腰上不知何时插了把匕首,鲜血正汩汩的往外冒着,很快就染红了地面。

很快,一阵眩晕感袭来,我身子一软直接倒了下去。

趴在地上那人站了起来。

“草,竟然被阴了,我他妈非得弄死他!”那人骂骂咧咧着,拿起我掉在地上的棒球棍,准备教训我一顿。

结果被另一道声音给拦下来了,“还磨蹭什么,赶紧走,晚了就走不了了!”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