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云译网,为您提供全国翻译公司,打造专业的翻译服务平台!

发布资讯

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翻译服务信息 > 正文

男人想骗炮和认真交往的区别-学长我们去宿舍做

更新时间:2020-10-28 16:37:58

宇文焕走到秦蕊身边,停了下来。眼睛眯成一条缝,笑着道:“听说蕊儿姑娘好才情,能诗,善琴。焕某也颇识音律,知道几首诗词,府中也有几架好琴,请蕊儿姑娘一定到我府上共叙一日,焕某恭迎芳驾”。

宇文焕说着,头就凑了过来,直盯盯的看着秦蕊的胸脯。秦蕊连忙退后了几步,羞得满面通红,强忍住心里的火。

秦老爷忙上来道:“一定,一定,待此事了结,草民一定带她到大人府上致谢,聆听大人的教诲”。

宇文焕哈哈笑了几声,便拱拱手道:“秦兄留步”。说完扬长而去。

 文学

秦老爷送至大门外,躬身看着宇文焕的轿子走远,才转身回来。

秦蕊和婉儿等一干人不敢离开,只在大堂里静候着,见秦老爷怒气冲冲的走了进来,便都在一旁侍立。

秦老爷亨了一声,怒道:“都是你惯坏了她,如今惹出这般祸端,如何处置!”

秦母一时无语,也不敢说话,走到一旁坐下叹气。

秦老爷接着道:“我们秦家和官府素无瓜葛,一向相安无事。今日之事,真是来者不善”。

秦蕊道:“父亲不必太过担心,女儿今日的言辞想来并无破绽,官府也不能无凭无据就抓人”。

秦老爷怒道:“你还有脸说嘴,平日家叫你不要出门,你就是不听,如今惹火烧身,你还不自知。那老狗的一门心思和歪主意都打在你的身上,你还没看出来?”

秦蕊的脸一下子红到了耳根子,泪水便在眼眶里打转。

秦老爷长叹了一口气道:“蕊儿和婉儿留下,其他人都散了吧”。

福安便带着一干下人退了出去。

秦老爷接着道:“如今我们的破绽竟在义子寒江雪身上”。

秦母道:“这话怎么说”。

秦老爷叹气道:“他被黑衣人劫走,至今未归,生死尚且不说,倘若宇文焕给他安个通敌匪类的罪名,我们书院都要遭殃,你我如何吃罪得起”。

蕊儿道:“他无凭无据,怎可莫须有的定罪”。

秦老爷道:“你个娃儿知道什么!从古至今,莫须有的罪还少吗?别说你我这样的小户人家,就是权倾朝野的王公大臣,有几个不是死在这莫须有的罪名上,这叫黄泥巴掉在裤裆里,不是屎也是屎,谁叫咱们有了可疑的把柄落在人家手里”。话说秦老爷一时情急,说出那没脸面的粗俗话来,转念又发觉自己的女儿在面前,便不禁红了老脸。索性对蕊儿和婉儿挥挥手道:“回去吧,没有我的许可,不得离开书院半步。另外,明天就搬到后院里去住”。

蕊儿和婉儿躬身道了声安,便退了出去。此时只剩下秦老爷和秦母。

秦母安慰道:“老爷也不必太过焦急,保重身体要紧”。

秦老爷道:“火都烧眉毛了,能不急吗!都是你把他们惯坏了,如今出了这样的事情,只好未雨绸缪,作最坏的打算了”。

秦蕊刚走出门外,听得父亲这番言语,便悄悄躲在了门窗后。

只听得秦老爷接着道:“我看咱们惹不起,还躲不起吗?暂时把蕊儿和婉儿送到别的地方躲一阵子再说,那老色鬼见不到蕊儿,便可死了贼心,难不成他还把我杀了不成”。

秦母道:“也只能这样了,但送到哪里去好呢?我们都是外地搬迁来的,此处并无亲戚。要不送到乡下婉儿的表兄家如何?”

秦老爷道:“不行,靠不住,况且你能想到的地方,那老色鬼想不到?他是这一方的刺史,耳目众多,要是想找个人,那还不容易。到时,还是逃不出他的魔掌,干脆就送到长安去,那里还有几位咱们当年的朋友,可以托付”。

秦母道:“行吗?当年咱们逃离那里,如今却怎么又要回去?”

秦老爷道:“你懂什么!这叫灯下黑,只要咱们的蕊儿隐姓埋名,不出纰漏,他们是找不到的,他们做梦也想不到我们会回到那里”。

秦母点点头道:“也只能这样了,但愿菩萨保佑”。

秦老爷道:“人生在世,如浪里浮萍,兴衰际遇谁能预知,我们做父母的也只能尽人力安天命罢了”。

秦老爷一阵激烈的咳嗽,秦母忙端来一盏茶递给他。

秦蕊在窗外听得此话,想着寒江雪生死未卜,自己就要离开此地,可能再也不能和他见面,从此便是人海茫茫,天隔一方,不禁滚下泪来。

秦老爷接着道:“如今要想法堵住寒江雪这个漏洞,如何自圆其说?还有老钱,听福安说,他的一位在府衙当差的亲戚告诉他,今日宇文焕是冲着老钱来的,好像是发现了一些关于老钱的秘密。但奇怪的是,今日宇文焕来到这里,我们把蕊儿叫来,他却又只字未提,许是还没有确凿的证据,他今日此举,便是有意的打草惊蛇”。

秦母点点头道:“这老钱平时极少出书院大门,怎么今日不见踪影?”。

秦老爷道:“如今细想起来,这老钱甚是可疑,他平日话语不多,但很得体,该说的就说,不该问的就不问,而且举手投足间竟有一股子看似平淡,却又不同寻常的气度。据福安回报,他还懂医术,竟偷偷教过蕊儿一些本领。此人可能大有来头,知人知面不知心,我们不可不防”。

秦母道:“老爷说的是,我们先作打算,到时也不至于一败涂地。现在夜也深了,老爷休息吧”。

窗外的蕊儿听到这里,心里便更加确信起初的猜想和怀疑。心想那声音,那身影,竟有几分相似;虽然当时那人极力想掩饰自己,但不经意间还是露出了些许破绽。秦蕊想着这些,心绪久久不能平静,悄悄领着婉儿向闺房走去。

突然间,一阵风起,一道寒光飞射而来,只见一把飞刀钉着一张纸条,当的一声便扎在了大堂的座椅上。

秦老爷和夫人一惊,便都站住了脚,转身看着那把突如其来,明晃晃插在椅子上的飞刀。秦肃随即走到门外查看,却无半个人影,便回转身来,取下那把飞刀拿在手里仔细查看。秦肃眉头深锁,取下飞刀上的纸条打开来,只见纸条上写着:“黄金千两,三日来取,活子性命。烟雨阁”。

秦夫人也看罢纸条,焦虑的道:“看来雪儿确是被贼人绑架了,幸好性命无虞,只要我们按时筹得这笔钱,怎么也得把雪儿救回来。只是这贼人如此胆大,竟要黄金千两,我们三日之内如何筹得这许多?”。

秦肃没有回答夫人的问话,只在大厅里来回的踱着。突然,秦肃哈哈大笑道:“烟雨阁!到时候我一定去会会老朋友”。

秦夫人道:“老爷为何发笑?会什么老朋友?”

秦肃忙一本正经的道:“夫人不必再担忧,到时候你自然明白”。

秦夫人道:“老爷又和我打什么哑谜,你我夫妻,有福同享,有难同当,还有什么不可说的?”。

秦肃便只得低声道:“雪儿没事,千两黄金也不用筹,而且,宇文焕想诬陷咱们,也没那么容易,雪儿这块漏洞终于补上了,接下来,就看他的了”。

秦夫人听得一头雾水。秦肃见她还不明白,便悄悄笑道:“此人飞刀传信,勒索我千两黄金,恰好留下贼人绑架雪儿的证据”。

秦夫人还是摇摇头。秦肃只得道:“夫人你想,我们若把这飞刀和纸条呈给官府,那不就证明雪儿确是被绑架了,他和那断桥上的黑衣贼人便不是一伙,不管那黑衣人是不是乱党反贼,都和雪儿及咱们书院没关系,咱们不就清者自清了!”

秦夫人眉头舒展,笑道:“老爷说的是,如此一来,咱们就洗脱合同乱党的嫌疑了。只是你刚才说不用筹钱,雪儿没事,却是为什么?难道贼人会那么好心,放了雪儿?”。

秦肃道:“这个夫人不必担心,我自会处理,咱们还是回房吧”。

秦夫人见秦肃一脸严肃,胸有成竹的样子,又三缄其口,便没有再追问,于是二人回房休息不提,一夜无话。

却说寒寒江雪被黑衣人掳走,关在了一间黑不隆咚的小屋子里。黑衣人丢下一本经书,要寒寒江雪三日之内一字不差的背下,否则性命难保,便从外面锁上门走了。

寒寒江雪一头雾水,摸不着黑衣人是何用意,而断桥上被他点了那一指头,此刻尚且浑身酸痛,动弹不得,只要稍稍起身,便觉每根神经和骨头都被刀割裂一样。

寒寒江雪只得静静的躺在床上,看着如豆的灯火一动不动,仿佛这人间都停止了一样;想着蕊儿现在也不知怎么样了,寒江雪一夜难眠,直到天蒙蒙亮方沉沉睡去。

寒江雪这一觉却睡得昏沉,等寒江雪醒来,竟已是第二日的日暮时分。寒江雪饥肠辘辘,翻起身来,身上的疼痛已经缓解了许多,便在屋里找吃的,见屋子墙角的一张桌子上竟有几个馒头和一壶水,便过去拿了起来,就着水吃了三个馒头。

突然,只听得一阵大笑,黑衣人打开房门进来。只见他依然一身夜行黑衣,蒙着脸,手里提着几个白馒头和一壶酒还是水,头发却已经花白,像是个老者。

寒江雪转过身来,待要质问,黑衣人却先开了口道:“你小子倒是自在,做的好梦,只不过你已经白白浪费了一天时间,离三日之限还有两天,老夫言出必行,到时候你若不能把经书一字不差的背下来,别怪老夫心狠手辣,我有一百种方法叫你死得痛苦不堪”。

寒江雪狠狠丢掉手里的馒头,指着黑衣人怒道:“疯子!神经病,你无缘无故把我掳来,又无缘无故要我背什么鸟经书,你若把我放了便罢,否则,我和你拼个鱼死网破”。

黑衣人大笑道:“无缘无故?好个无缘无故!看不出来,你小子倒还有几分血性,我以为你是个软骨头,只会咬文嚼字的孬种。你若是想杀了我,便可逃走,尽管来试试,老夫站在这里,只用一只手,若是用了两只手,便任由你小子离开,你……”。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