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云译网,为您提供全国翻译公司,打造专业的翻译服务平台!

发布资讯

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翻译服务信息 > 正文

错一道题做一次play -安排娇妻做了一回妓女

更新时间:2020-10-28 16:54:21

林小天估计那不一定是骗,投怀送抱的可能也不小,并不是所有女人都是单纯的。他收拾刘涛也算是为民除害了。

“有些姐妹是真的很怕刘涛,所以大家都很感激你。”

林小天摇了下头:“其实打他也是为了自己,感激就算了。”

“但你是真的帮到我们了呀。”

好吧,看小姑娘纠缠不清的样子林小天只能承下这个情。

“你喜欢什么颜色?”

“蓝色。”

“喔,是不是这种?”小姑娘扯了扯领口,露出一点的宝蓝色内衣。

林小天只觉鼻子一热,赶忙移开眼睛。

“是不是嘛?”

“是……是。”

“喔,你喜欢……”

“那个,小铃铛,咱们是不是该去了解一下输液大厅的情况?我什么也不懂,你可要教教我啊。”

林小天赶紧再转移话题。

开玩笑啊,再让她问下去,还不要人小命啊。

“呀。”凌丹终于想起谢英给她的任务,惊呼一声拉起林小天就走:“咱们快走,其实也没什么啦,咱们的工作就是输液打针之类的,只不过人多,忙一些。”

“我还真没给人输过液,打过针。”

“没有呀,那我教你好了,你是医生我同你一说你就会明白,很简单的。”

 文学

两人来到输液大厅,林小天抬头一看吓了一跳。

大厅里足有一百多人在输液,值班的护士不到十人。

怪不得谢英与凌丹都说忙一些。

“这里的多是感冒的患者,只是人多麻烦些,我就是在这里练的扎针特厉害。”凌丹得意洋洋的道。

林小天不由的为被她练手的人的默哀。

当初林小天练银针开始是扎自己。

“好了,咱们去值班室,一会我教你怎么扎输液针。”凌丹兴致勃勃。

林小天亦步亦趋。

其实林小天倒不是非在东田医院不可,就算没有毕业证他也能混的风声水起。但成为医生是前身最大的心愿,他要为前身实现这个心愿。再者作为丹师,其实是更强大的医师,他本身对这世界上的医疗医术就很感兴趣。

所以,从最基础的打针输液,可以了解这个世界的医术。

虽然说看书或是与医生交流更方便快捷,但实际接触却是最为必要的。

医术自病人而生,有什么样的病人就会有什么样的医术,病患才是医术之根源。

这是林小天一开始就不排斥来输液科的原因。

“呀,他来了。”

林小天踏入值班室就听到一阵娇呼,接着眼前人影闪动,他被一群粉红包围。

小护士们都穿着粉红色的护士服。

“帅哥,有没有女朋友啊?”

“林小天,今晚我请你吃饭怎么样?”

“林小天,喝水。”

“林小天……”

“停!”

凌丹高叫一声杀入重围。

“姐姐们,主任大人可是让他来熟悉情况的,你们这样让他怎么向主任大人交代。”

林小天感觉周围为之一静,他松了口气,送给凌丹一个感激的眼神。

可没他这口气吐完,又有人说话了。

“熟悉情况啊,让我来。”

“凭什么让你啊,还是我来。”

“喂,我同小天可是夫妻像,当然是我来了。”

“我来……”

“停!”凌丹掐腰把林小天护在身后道:“你们不要争了,你们是在值班呢。”

“值班也不耽误嘛。”

“是主任大人让我带他的。”

“小丫头,你可是我带出来的哦。”

“欣姐,哎,现在咱们科我的技术最好哦。”

这下,所有人都不说话了。

最后那个位欣姐愤愤的道:“小丫头,你现在翅膀长硬了啊。”

“小铃铛,你这样护着他不会是同他有私情吧?”

“小铃铛,这次姐姐就让你了,下次姐姐可不会留情了。”

呼啦啦,一群姑娘四散而去,只留下凌丹与林小天。

凌丹呼呼喘了几口粗气,抬头看到林小天正看着她不由脸上一红,轻捶了林小天一下。

“你说你啊,怎么这么招人!”

看着转身去拿药品器械的凌丹,林小天挠挠头,这话怎么听着这么别扭呢。

两人一起来到了一名男性患者的面前。

林小天抬头一看,笑了。

不是冤家不聚头,面前的正是赵大金。

“这位大哥,咱们又见面了。”

赵大金正扭着头同人吹牛逼,一回头看到林小天,脸当即就绿了。

“大,大,大哥。”

“不,你才是大哥。”林小天笑道。

赵大金快哭了,这地方他常来,偶尔耍横不给钱。虽然知道林小天是在东田医院,但他知道林小天是妇科医生,不可能来输液大厅。

今天他有些不舒服想来占便宜,却不想碰到了林小天。

他差点没给自己一个耳光,明知道这煞星在东田,自己何必占这十几块的小便宜啊。

“你认识?”

凌丹好奇的道。

“不认识。”“认识。”

林小天与赵大金异口同声。

凌丹看看这个,看看那个:“到底认不认识啊。”

“认识。”“不认识。”

两人又反过来。

凌丹好笑的看着他们俩,一拍手道:“不管认不认识,这针你来扎。”

林小天拿起输液器,反反复复的看了又看,心中大赞。这东西看起来简单,但其中的奥妙却很多。药液进入静脉就在他被打入归墟之前黄天大陆凡俗界都是难题,所以要用灵药灵丹或是法术来解决。

而这是只有一个塑料管就解决了问题,这里的医术另辟奇径却发人深省。

静脉针,瓶塞穿刺器,滴壶,流速调节器,药液过滤器,空气过滤器……林小天看的爱不释手。

赵大金看到的样子脸色渐渐发白。

“哥,哥,你到底会不会?”

“不会。”

林小天回答的干净利落,凌丹想阻止也不及。

“哥,你不会,你来……”

“我来学啊。”林小天笑嘻嘻的看向他。

赵大金爬起身就要跑,开什么玩笑!

没等他起来,林小天一把就把他按在椅子上。

“怎么,信不过哥?”

“信,信的过。”赵大金想给自己一刀,这话太昧良心了。

“那就来吧,小……丹,你同我说说……”

“好。”凌丹痛快的答应,她认出赵大金了,她记的这个小混混。

几个小护士一下围过来。

“呀,小天是第一次啊。”

“哦,好宝贵的哦。”

“第一次哦第一次。”

“初针啊。”

“嗯嗯,初血呢。”

初血?林小天差点没喷了。

赵大金那个羡慕恨啊。

林小天这身边莺莺燕燕个个对林小天很亲切很有爱的样子,让他羡慕的眼珠子要瞪出来了,这是他做梦都想的事啊。他心里只念叨,林小天不是会是因为这个才来输液厅的吧?

不过一想到自己马上成林小天“第一次”的对象,他把自己恨的要死。

出门没给关二爷烧香啊,怎么想到今天来这里呢!

冤孽啊……

“绑这里,对。”

“拍拍他的手背,这样可以刺激血管。”

“针不能这么拿,你不要象扔飞镖似的。”

“……”

这话听的赵大金直哆嗦,他觉着自己就象是被绑在案板上的肥猪。

他心里一横,老子这一百来斤豁出去了,反正打不过人家。

咬牙,歪头,闭眼,不看!

爱谁谁。

看着赵大金的样子,凌丹噗嗤笑喷。

一个彪形大汉缩在那里任人蹂躏的样子实在太搞了。

“嘻嘻”“哈”“咯咯”

其他小护士也不禁笑成一团,让输液厅输液的大老爷们一个个眼珠子快瞪出来了。

赵大金被笑的心痒痒,也不由的眼睛漏出一个缝来,转而瞪大了眼睛。

一个个青春靓丽的小姑娘笑的花枝招展,粉面生绯,让他看的眼花缭乱,心里狂呼不已。

娘哩,做什么混混老大啊,做医生才是王道啊,这才是生活,这就是天堂啊。

“喂!看傻了?”

林小天拍拍赵大金。

“啊?”

赵大金呆呆看向林小天。

林小天呵呵一笑:“真傻了啊?扎好了。”

“耶……”赵大金看着手上的针有些愣,没觉着疼啊。

“真好了啊?”凌丹一愣,一眨眼的功夫林小天已经扎上针,怎么可能?熟练的护士还差不多啊,刚学扎针怎么也要个七八次啊,这大个子被扎的嗷嗷叫才正常的吧。

她低头看了看,发现输液管里已经回血了。

“真的好了。”凌丹吃惊的道。

“好了?”其他护士也不相信的问道。

“有回血,还真一针中啊。”

“一针出血,小林医生好厉害。”

林小天笑笑,扎静脉太轻松了,不要说静脉就是穴道他都可以闭着眼睛扎中。象漫天花雨这招,就是飞针袭击对手的全身大穴。

对手不是站着不动,身法诡异速度快如闪电的大有人在。

一针出血,真没什么。

“不是出血,是初血拉。”

“对对,初血,初血,恭喜小林医生。”

初血?林小天嘴抽抽,这帮小姑娘还真什么都敢说啊。

“嗯嗯,是要恭喜小天,不过,我总感觉这针是蒙的。”有人提出不同意见。

“不可能,小天医生那么厉害,肯定是他的技术好啦。”

这是力挺林小天的。

“我看也是蒙的。”

“才不呢,不是蒙的。”

小姑娘们瞬间变成了两派。

林小天囧。

“别吵别吵,让他再扎一次不就证明了。”

“对对对!再扎一次肯定是蒙的。”

“哼,小林医生,快扎,让她们惊掉大牙。”两派迅速打成一致。

小姑娘们齐齐转头看向赵大金。

赵大金被看的一缩身体,弱弱的道:“我,我这扎好了。”

有小护士手一伸,再抬起来,手上已多了一个滴水的针头,她对赵大金冷笑一声:“这不没扎么。”

另一个小护士冷冷一笑:“没扎那就要扎啊。”

一瞬间,赵大金感觉自己仿佛掉进了魔窟,四周的小护士都化身为巨大的恶魔。

“咳,其实我感觉扎针很简单。”

林小天的声音仿佛一缕清新的风吹来:“扎好了,是不是要缠上医用胶布的?”

赵大金一愣,没感觉疼啊,低头一看,果然,针头又扎在手上,好象大概可能连位置都没变。

“啊?”

小护士们有些吃惊的看看赵大金的手,又看看林小天。

特别是先前拔针的小护士,她有些怀疑刚刚是不是出现了幻觉。

“我刚刚是不是没拔啊?”她问旁边的姐妹。

那个小护士犹豫了一下道:“我好象记的你拔了呀。”

“拔了!”

赵大金赶紧笃定的道。

小护士瞟也没瞟他,仍对另一个小护士说:“你们看清了没有啊?”

“没有吧?”另一个也不确定。

“要不,咱们再来一次?”

赵大金瞪大眼,坐直身体就要起身。

凌丹一把把他推倒在椅子上:“干嘛呢,打着点滴呢。”

“姐,不,奶奶。”赵大金哭丧着脸,双手合十:“求您了,我不打了。”

“不打了!你说不打就不打啊?!”

“就是,你当这里是什么地方?!”

“今天你打也要打不打也要打!”

赵大金泪眼婆娑的看向林小天:“哥,我错了,我真错了,从昨儿到今我都错了,你放过我吧,以后我见你绕道……不,以后你就我亲哥,你让我干嘛我干嘛。”

林小天呵的笑起来,他摆摆手道:“好了,几位姐姐,他折腾的也够呛了。好多病人等着呢,你们想看我扎针,咱们去下个病号。”

“对啊,咱们怎么这么傻。”

“就是就是,咱不用这大个子,长的跟混混一样。”

赵大金:“……”

“那你刚刚怎么抓他不放啊?”

“我不是看他好欺负么。”

赵大金:“……”

林小天:“……”赵大金呆的地方是个角落,刚刚同赵大金聊的人走后左右人不算多。早有人伸长脖子向这边看了,只觉热闹但不明所以。

当然,有不少人等着扎针,几个没过来的小护士已忙的额头见汗。

见众小护士抬头,几个等的不耐烦的人就叫起来:“喂,干嘛呢,等了好久了,什么时候给我们打针啊。”

几个小护士大喜,这是瞌睡送枕头的感觉啊。

“小天医生,快去。”

“对,看你的了。”

林小天当然不会怵,他率先走过去。

第一个是个戴眼镜的男人,很挑剔的上下打量了下林小天。

“男的?还真没见过男护士,你行不行,你们不是拿我们练手吧,如果这样,我可以告你们的。”

林小天看都不看他,挂上药瓶,撕开输液器,绑上他的手臂……

“哎,我说,我还没说完呢,你做什么。”

“好了,下一个。”林小天起身而去。

“哎,我说……”男人还在喋喋不休,却没有一个人理他。

小护士们相互对视一眼,齐齐吐出两个字。

“厉害!”

“他真是第一次扎针?”

“好象比小铃铛还熟练的样子啊。”

凌丹撅撅嘴:“人家都说他好厉害了啦。”

第二个是个女孩子,很怕打针的样子。林小天还没过去,她就眼泪快掉下来了。

“你能不能轻点?”

她弱弱的道。

林小天点点头,伸手给她绑胳脯。

女孩吓的向后一缩,怯怯的看着林小天。

“能不能不绑,一绑这个,我就害怕。”

“哎丫头。”一个护士看不下去了:“不绑怎么扎针啊。你……”

“好了。”

林小天笑笑道:“已经扎好了。”

“耶。”

说话的小护士一下不明白过来。

其他人却叫起来:“呀,这次我看清了,他手一动就扎上了。”

“不绑嗳,他怎么找到的静脉。”

“喂喂,回血了,没错的,你看液体的速度,扎的很准啊。”

所有人看向林小天的目光都变了。

如果说只是快的话她们还没多少感觉,但现在不绑就能一针准确到位……这简直是神了!

“不行,我还要看一次。”

“我也要。”

怕针的小女孩傻傻的看着手上的针,突然反应过来:“啊,你好厉害啊,你给我扎针我居然没感觉到疼。”

“呜呜,这是第一次打针不疼,呜呜,你好帅,你能做我男朋友么?”

众人:“……”

“不行!”凌丹撅着嘴拉着林小天就走:“他有女朋友了。”

怕针小女孩不甘心的看着凌丹:“喔,是你么?”

“是我们!”小护士们齐齐道。

林小天无语,这都什么情况啊。

林小天之后他干脆不绑手臂了,直接施针。其实对于他来说,扎点滴要比银针简单多了。如果不是输液器不方便他用散花手一次可以扎十个八个的没问题。

这边已不是角落,病人相互之间距离不远,林小天扎针又快又不痛一下传开了。其他人一听还有这样的人,全都不让别人扎了,就等林小天。

另外几个小护士一下轻松了,但林小天却忙了。

抬头看看等着输液的人还有很多,林小天体会到这工作的枯燥与繁重。

“咱们加快点,你们帮我做准备,我来施针怎么样?”

“好啊好啊。”

几个跟在他身边的小护士现在看他时眼晴里全是小星星,好几个直向林小天身上贴,如果不是凌丹防护着林小天,估计都要沾到林小天身上去了。

林小天对此完全不知所措,只能低头干活。

“你们这里谁叫崔艳?”

一个男人的声音突然在大厅里响起,语气中带浓浓的质问的意味。

林小天顺着声音抬头看去。

一个穿着灰西装的男人大厅的护士站前,目光居高临下的看向这边,他身边站着一个戴着墨镜挎着小包的女人。这女人似乎比这男人更傲气,她的下巴抬的高高的,仿佛无人可入她的眼睛。

“崔艳不在,你有什么事?”

“什么事需要告诉你吗?快把崔艳叫来。”男人很不客气的道。

“哎,你……”说的小护士被这男人给呛的有些说不出话来。

“哥,姐,这是来砸咱场的啊。”

林小天听到身边有个男人的声音,一回头,发现说话的是赵大金。

赵大金对他点头哈腰的一笑。

林小天不由哭笑不得,这家伙,想什么呢?

林小天看看四周气鼓鼓的小护士们,把扎好针的病人的手轻轻放在椅子扶手上,站直身体。

“这里是门诊输液大厅,不打针不输液的无关人员都离开。”

男人的目光一下落在林小天脸上:“你是什么人?”

“我是什么人需要告诉你吗?无关人员就是说的你,还不出去。”林小天把他还了回去。

“你……”男人恼怒的指着林小天咬牙切齿。

“噗嗤。”

刚刚还怒气沸然的小护士们一下笑了。

凌丹一挺胸,一拍赵大金道:“看到没,这就是咱输液科的男人。”

林小天嘴角抽抽。

什么叫咱输液科的男人?!

“同这种打杂的废什么话。”戴墨镜的女人慢条斯理的道:“你们科长呢,给我把他叫来。”

林小天最烦这种眼睛长头顶的女人。

他不客气的道:“我不是你的下属,也不是你爹妈,要找人自己找去,这里不欢迎二位,走吧。”

女人猛的摘下眼睛,怒视林小天。

“你说什么?”

“他说他不是你爹妈。”赵大金嘿嘿一笑道。

“耳朵不好用可以去五官科,这回听清了?”林小天淡淡的道。

“你……太没素质了,真不知道刘承祥是怎么把你招进来的!哼,我们走。”女人大步而去。

男人用手点指着林小天,恶狠狠的说:“小子,你给我等着,我让你后悔一辈子。”说完了快步跟上那女人。

“让我后悔的人,很多坟上都长草了。”林小天不在意的笑了笑。

那男人一个踉跄走的更快。

“好!”

“解气啊小医生,有些人本身就没素质,还说别人没素质,这种人最让人看不起。”

“小医生,我们挺你。”

这对男女目中无人的样子早惹恼了众人,一时间众人纷纷叫好。

“小天哥,你太帅了。”小护士们连称呼都变了。

突然,赵大金猛一拍巴掌,大叫一声。

“我想起来了,这女人叫于淑娟,是区长李文锋的老婆!”

周围不由为之一静,都看向林小天。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