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云译网,为您提供全国翻译公司,打造专业的翻译服务平台!

发布资讯

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翻译服务信息 > 正文

学霸学渣讲题play -丫头,你准备好了吗

更新时间:2020-10-28 16:59:10

老黄虽然不是自己亲哥哥,但她对这个大自己十八岁憨厚无比的大哥,还是很了解的。

“大哥,我胸口涨得慌,只是揉揉缓解一下,你别多想了。”

“这样啊!我还以为……”老黄赶紧咧嘴转话锋:“胀的话,不是正好能让孩子吃吗?我听他都快哭半个小时了。”

老父亲走的早,老黄很爱自己的弟弟,把所有关怀都给了他,所以宁愿自己单着,也要先解决弟弟的终身大事,却没想到老天这么狠。

这可苦了陈娟,才二十五六就没了丈夫。不过自己的弟妹长得十分标准,前突后翘,身材高挑。

老黄默默决定,只要孩子断奶就一个人肩负起孩子的责任,让尚且年轻漂亮的陈娟去寻找新的生活。

老黄这么一说,三个多月大的孩子,像是听明白似得,哭的更厉害了。

陈娟连忙将孩子抱在怀里哄,却没有喂的意思。

老黄被孩子哭声弄的心烦意乱:“妹子,大哥明天还要上工地,你赶紧喂了睡了吧。”

听老黄这么说,陈娟不由的心疼起老黄来。男人走了之后,家里的财产都赔了其他两个伴郎的家属,可谓是一穷二白,险些家破人亡。

老黄义无反顾扛起了所有担子,白天在工地上工,晚上还去跑滴滴跑到十二点后才回家,从来没休息过。

以前老黄看着还挺精神的,这一年来更显老态,四十多岁的男人,晒的又黑又憔悴。

“哥,不是我不喂,是因为堵了,孩子吃不出来……刚才我揉……就是这个原因。”陈娟很为难的看了老黄一眼。

不知道为什么,陈娟一说这个,老黄原本烦躁的心情,顿时又来了感觉。但这种感觉让他感觉十分羞愧。

“我听到哭了半个多钟头了,实在不行,我就去市里的二十四小时超市买奶粉吧?”

老黄这么一说,陈娟连忙摇头:“我听说孩子吃了奶粉,就不怎么喜欢吃妈妈的了,家里的开销本来就不小了,再吃奶粉可就更大了。”

两人说着,孩子哭声越哭越大,都哭的咳嗽了起来。老黄也十分心疼,把孩子接了过来,转过身去:“你快揉,我哄着。”

陈娟丝毫不会怀疑老黄会转过身来,她赶紧把衣服解开,露出一双挺拔的肌肤之后,一双手来回变换着。

不知道为什么,按着按着,陈娟感觉身子变得热乎乎的。再看老黄的背影,虽然不怎么高大伟岸,但却给陈娟一股无比的安全感。

在这股安全感下,陈娟感觉自己从热乎乎,变得滚烫起来,手上的动作也变得暧昧了许多,修长的双腿不自觉的开始并拢,一股沉睡许久的东西,似乎在一步步的苏醒。

“恩……”强烈的感觉另陈娟忍不住嘤咛一声。

当陈娟惊觉的时候,顿时感觉无比羞耻,自己居然在大哥的背后,想那些东西,可个是身体的反应,不受自己控制。

 文学

狠狠的掐了自己一下,陈娟吐了口炽热的浊气,开始认真按摩。

“妹子,还没好吗?”

都过了几分钟了,孩子的肚子都在咕噜叫了,老黄忍不住问了一声。

陈娟努力无果,越发的胀痛:“大哥,还是不行,好痛……”

这涨奶的痛苦,可不是一般人能承受的,所以现在大多数孕妇都准备了吸奶器。但现在一个好电动的吸奶器都几百上千,老黄在工地上足足要一周才能买一个,为了节约,所以陈娟一直都忍受着涨奶的痛苦。

一直以来,就算偶尔堵了,孩子都能吃出来,但今天孩子却怎么努力都不行了,想必是堵厉害了。

一听陈娟说疼,老黄忍不住转过了身来。这次陈娟并没有遮住身子,一片雪白对着他,弄得老黄呼吸都快要停止了。

看着大哥直勾勾的看着自己那里,那种渴望的眼神,陈娟又痛又羞。

疼痛再次袭来,陈娟也顾不了那么多了:“大哥,你快帮我……”

“怎么帮?”看着陈娟那雪白的身子,老黄一时间傻了。

陈娟指了指胸口:“帮我……”

老黄憨厚,但不傻,弟妹这是让自己帮忙吃出来。也对,孩子力气小,自己力气大,应该能有用,可是……

看着那令他脑子短路的凶物,老黄却有点怯步了,他有点害怕,害怕自己忍不住会做更加出格的事情。

看着老黄那犹豫不定的样子,陈娟很清楚老黄在想什么:“大哥,你这只是帮我,不掺杂别的。求你了,我快疼死了……”

老黄见她一脸的难受,于心不忍,一咬牙说:“好吧。”

他凑嘴过去,陈娟往后缩了下身子才定住,脸涨得通红,都不好意思看老黄。 

老黄经过开始时的天人交战后反倒是直愣愣的看着她的饱满,舔了下干裂的嘴唇,咽着口水。

见陈娟没看自己,他胆子大了起来,一努嘴,却傻傻的没管好牙齿,陈娟一声闷哼,跟他说:“大哥,你別咬,是吃,你用力点儿。”

她说话时声音都发颤了,仍旧没好意思看老黄。

老黄尴尬道:“知道了。”说完一使劲。

陈娟“啊”的一声就叫出来了,吓得老黄紧张得不行,忙问说:“怎么了?很疼吗?”

陈娟脸红红的说:“不是,你继续。”其实她是来感觉了,老黄刚刚那一下弄得她很尴尬,两腿夹得紧紧的,生怕让老黄看到。

这事儿挺尴尬的,也怪老黄没有经验,毛毛躁躁的太刺激人了,再加上他胡子没刮干净,扎在陈娟的白嫩上面,痒痒的很是撩人。他的唇又厚实,抿着陈娟,力量太强了,像陈娟这种缺少兹润的少妇可受不了。

“那……那我来了,你忍着点。”

老黄一使劲儿,陈娟咬着嘴唇忍耐,两条腿更是绞成一团。

凌空操作总觉得缺点什么。老黄全情投入以后,虽然裤裆里很难受,倒是没想其他了,只是他下意识的想找些东西抓着寻找支撑,然后两手就握上去了。

那柔软的触感,另老黄这个老光棍险些丧失了理智。

开始时是没效果的,老黄一上手,也不知道是因为太刺激,还是因为积蓄的力量到了,陈娟被握,“啊”的一声惊叫。

这本来是因为受到侵犯后的自然反应,老黄都被她吓到了,松口想关心一下,没想到她那堵塞也在那时猛的冲开,滋了老黄一脸,乐得老黄欢喜大叫:“通了通了。”然后生怕还堵回去,就又弄了几下,搞得大床一塌糊涂。

“啊!大哥,你放手,疼!”陈娟羞得不行。

她没想到这大哥还有这么孩子气的一面,居然拿她当水枪玩,不仅没生气,她还觉得好笑。

“啊!对不起对不起!”老黄慌得不行,想跑但又担心还会堵,就耐着性子留下,跟陈娟说:“你喂一下孩子试试,看还有没有问题。”

陈娟挺不好意思的,也没当着老黄的面喂过孩子,但这是非常时期,只好答应说:“好的。”然后抱起孩子,塞到他嘴里。

见孩子吃得开心,老黄松了口气,陈娟心里却是古怪,因为她想到的竟是刚刚被老黄的感觉,顿时羞得不行,偷偷瞄一眼老黄,见老黄眼里似乎只有孩子,不由得有些赌气。

这男人也太不解风情了,虽然说他们两人的关系不适合想那些乱七八糟的,但是她心里就是不满。

哪个漂亮女人受得了男人无视自己呀!直到她扫到老黄鼓鼓囊囊的裤裆,这才好受一些。

老黄随着陈娟的视线往自己下面一瞄,顿时窘得不行,忙捂着说:“妹子,你喂孩子吧,我要回去睡觉了。等一下要是还堵,你再喊我。”他吸上瘾了,虽然不肯承认,但就是觉得自己是帮助陈娟的不二人选。

回到房后,他心头还是一片火热,怎么都睡不着。想起来解决一下,又觉得亵渎了弟妹,心里矛盾重重。

他不知道的是,他走了以后,陈娟边喂孩子边伸手到下面探,心里也是思绪万千。

好不容易睡着,却做了一堆乱七八糟的梦,早上起来,老黄拉开裤头往里看,一脸的尴尬。

都年过四十的人了,居然还“尿裤子”,能不尴尬么?

他隐约还记得自己梦到过陈娟,把她压在身下。

顶着熊猫眼,老黄推开房门,看到客厅茶几上放的热腾腾的荷包蛋心中顿时一暖。


走上前去,狼吞虎咽的吃完之后,朝着陈娟的房间看了一眼,老黄一抹嘴就准备离开。


“大哥……”


老黄刚起步,陈娟推开门,喊了他一声。


此时陈娟的神色也十分憔悴,看样子昨晚也没睡好。一想到昨晚,历历在目,老黄老脸一红,而陈娟似乎面对自己也变得十分尴尬。


“妹子,怎么了?”顿了顿,老黄装作跟平时一样很轻松的说道。


陈娟脸现犹豫,似乎有些挣扎。


老黄看到陈娟这个表情,心中没来由的升起一股不妙的感觉。


“大哥……娘家人叫我回去住……”深深的吸了口气,陈娟说出了这么一句。


一听陈娟这么一说,老黄心中顿时“咯噔”了一下。


其实一直以来,老黄也比较建议陈娟回娘家,但陈娟不同意。可今天陈娟亲自说出这话的时候,老黄心中却升起一股强烈的紧张感。


“是,是啊!在这也挺不方便的……”老黄有点语无伦次。


“大哥你说什么话,没有不方便。我……我想听听你的意见,我到底回不回去呢?”


说完这话,陈娟一双秀拳背在身后,紧紧的攥着。


老黄心中苦笑,自己哪儿能左右陈娟的去向。回娘家,自然是比跟自己一个单身汉强。“准备,什么时候走?”


“大哥!你就是想我走是吗?”其实陈娟很希望老黄拒绝她家里人的要求。因为陈娟的弟弟也娶老婆了,住在娘家。她觉得自己现在回娘家,远不如在这里清闲。


更重要的是,她心中其实有些放心不下老黄这位大哥。可她没想到,老黄直接问她什么时候走,心中的希翼顿时转化成了怨气。


“我待会儿收拾一下,中午就走。”说这话的时候,陈娟的内心翻江倒海,但表面古井无波。


老黄傻愣愣的咧嘴一笑:“哦……那我先上工地了。”


说着,老黄出了门。门一关,陈娟看着这个家庭,曾经自己是多么幸福美满,如今曲终人散,触景生情,不由得嚎啕大哭起来。


而老黄,整个人浑浑噩噩,跟没了神一样,一瘸一拐的走在上班的路上。


良久,陈娟也哭累了。这时孩子在嗷嗷的哭,陈娟收拾起复杂的心情开始喂孩子。喂完之后,陈娟想了想,都要走了,就帮大哥收拾一下房间吧。


走进老黄的房间,顿时一股汗臭味扑面而来,但陈娟不嫌弃。将被套和床单都扯了下来,然后换上干净的。


老黄床脚边有条裤头,那是老黄早上刚换下来的,上面还有老黄画的“地图。”

陈娟抓在手里,顿时感觉黏黏的,顺着看过去,哪儿能不明白那是什么,顿时吓得“呀”的一声。


“大哥都四十多了……都还能出这种情况……”陈娟快羞死了,但还好家里没人。


陈娟左右看了看,鬼使神差的闻了闻,当那浓郁的男性气味传到她鼻里的时候,她的心脏噗通噗通的狂跳,胸脯剧烈起伏,身下感觉麻酥酥的。


感受到身体剧烈的反应,陈娟俏脸通红,顿时啐了自己一口:“陈娟啊陈娟,你还真是不知羞耻。”


嘴上这么说,陈娟却忍不住左右看了看,心中小鹿开始狂跳。


“这会儿……应该不会有人来吧……”


自语了一句,陈娟爬上了床,垫了垫枕头,坐在了床头,撩起了长裙,轻轻的分了开。


那浑圆饱满的腿下润了一片,陈娟张开嘴巴,用小舌舔了舔指尖,晶莹的唾液拉的长长的。


她慢慢的将手放在了下面,一直手拽着老黄的裤头,同时加快了动作。


她把自己的手幻想成了大哥,一遍嗅着老黄的味道,一边喊着“大哥,大哥。”


不到三分钟,陈娟就眼神迷离,身子像筛子一样剧烈抖动之后,丢了身子。


完了之后,陈娟有点后悔:“陈娟,你这么会做出这种事情……”


自骂了一句,陈娟将老黄的裤头给洗了,收拾完之后,陈娟长长的叹了口气:“反正大哥也希望自己走,自己走了也好……免得拖累了他。”


这么想着陈娟便在门口喊了个拉货的面包车师傅帮她把东西都装上了车,再次望了这个家一眼,陈娟带着复杂的心情上了路。


可就在车子刚行驶出路口的时候,陈娟手机响了,是个陌生的号码。


陈娟一接听,里面传来声音:“是不是老黄的妹妹?老黄出事儿了,赶紧过来一趟……”


一听陈娟要走,老黄就整个人都没了魂,这状态咋能在工地上干活。不到一个小时,就出事儿了,钢筋把小腿给戳了一个窟窿。


陈娟冲到医院的时候,看着病床上的老黄,眼泪跟风筝断线似得跑了出来,趴在老黄的身上嚎啕大哭。


“大哥……”


当初她也是接到同样的电话“出事儿”了,但出事的是她的老公,等她到医院的时候,人已经没有了。


她害怕,她浑身都要炸毛了,当她看到老黄还好好的时候,精神顿时都快崩溃了。


老黄看着陈娟趴在自己怀里,心中复杂万千,老泪纵横。


老王腿上虽然戳了一个窟窿,但没有动到骨头,强烈要求下,三天不到就出院了。


包工头将老黄送回了家,一跳一跳的回到家中,敲了敲门,陈娟顿时应了出来。

“大哥!你怎么出院了!我刚打算给你送吃的去。”


陈娟连忙扶住老黄的胳膊,老黄顿时觉得股股香气往鼻子里面串,自己的手臂被陈娟胸口挤在中间,美美的触感双重夹击之下令老黄暗乐。


“不碍事,大哥身体不错,在家养着就行,医院那么贵,能省则省。”老黄无所谓的笑了笑。


“这怎么可以,来,咱们赶紧躺床上。”


陈娟瞪了老黄一眼,便扶着老黄进了卧室。


可一进门老黄傻眼了,自己的房间怎么收拾的那么干净?他猛然想起,他的“犯罪证据”还放在床边,瞥眼一看,没了?


“妹子,我的……”老黄感觉老脸发烧,都不知道说什么好。


陈娟俏脸跟染了红霞一样:“洗了……哎呀,大哥,你也是个男人,没关系的。我们两兄妹不用这样。”


为了避免自己跟老黄再度陷入尴尬的局面,陈娟表面相当洒脱,但内心却小鹿乱跳。


既然妹子都这么敞亮,老黄自己再多想,倒也无趣,不过这床整理的这么干净,自己浑身都快生一层泥了,实在不愿意睡上去。


“妹子,你帮我放点热水,我这几天在医院都没洗澡,快臭死了。”

陈娟点了点头:“也好,那你先扶住了,我去放水。”


看着陈娟忙里忙外的身影,老黄觉得人生至此,夫复何求?


“大哥,我放好了。”从浴室出来,陈娟将老黄搀了进去。陈娟还很细心的在蓬头下面放了一个凳子方便老黄坐着洗。


将老黄搀扶到凳子上,陈娟转身将浴室门关了起来,但人没出去。


老黄一见顿时愣住了:“妹子……你。”


陈娟俏脸羞红:“大哥,你腿伤不能打湿,还是我帮你洗吧。”


老黄脑袋轰的一声炸了:“没事,我……”


“大哥!你为我和孩子,付出了这么多,我伺候你洗个澡怎么了!?”陈娟真生气了。


老黄拗不过陈娟,只好点了点头:“那……大哥就麻烦妹妹了。”

说完这话,老黄心里猛的跳跃,手都在发颤,衬衣的纽扣都抖的解不开。


陈娟走近前来:“我来吧。”


说着,就开始帮老黄解开衣扣,老黄沉默不语,老脸要不是晒的黑,估计都能比猴子屁股红了。


陈娟白皙修长的手指,轻轻滑过老黄的胸膛,这一刻,陈娟的内心何尝不是波澜壮阔:“我只是帮大哥洗澡……没事的。”


她试着说服自己,便加快了手上的动作,不一会儿老黄结实的上半身便暴露了出来。


看到老黄的身材,陈娟顿时小鹿乱撞。老黄虽然一把年纪,但长期工地锻炼,那可是结实的很,透发着一股强烈的男性味道。


虽然浴室里水汽重重,但陈娟的却感觉喉咙干痒。老黄此时早已有了反应,十分害怕,又十分期待。


陈娟在老黄胸膛注视了半会儿,一双小手,慢慢的伸到老师腰间,将皮带扣子打开了。


“妹子……”老黄呼吸粗重,在水蒸气的环绕下,两人如同在仙境。加上这种暧昧的感觉,老黄早就举旗了。


看着老黄那高度,陈娟轻轻咽了口唾沫:“哥,我不会多心的,没事。”


陈娟都如此,老黄还能说什么,只得轻轻踮起脚,让陈娟把自己的裤子给拉了下来。


裤衩是老黄最后的防守,陈娟也明白,同时也没胆子给老黄拿掉,正准备起身拿香皂,岂料脚底一滑,陈娟整个人扑在了老黄的怀里。老黄不偏不倚的卡在了陈娟的小嘴里。


牙齿磕碰的疼痛令老黄“嗷…”了一大声。


陈娟吓了一跳:“对不起大哥,我看看有没有事。”说着便急忙拔掉了老黄最后的防线,没多想便一把握在小手中翻来覆去的查看。


老黄一个老光棍,哪儿受得了这种刺激,顿时额头青筋暴起,整个人仿佛快要爆炸了。


而此时,莲蓬的水也淋了陈娟一身,夏季衣衫单薄,陈娟在家里为了方便喂娃,所以上半身空荡荡的。


这被淋湿之后,整个身子几乎完全暴露了。薄薄的纱纺织的裤子,紧紧贴着饱满的双腿,露出一则三角形状。


检查完毕无大碍之后,陈娟也放心了,不过感受到老黄在自己手心里不停的跳跃,一时间却无法松手。


她抬起头,看着老黄一双眼睛像是火焰一般的看着自己,她心神领悟,慢慢蹲在了老黄的面前:“大哥……我帮你解决一下吧。”


听了陈娟的话,老黄此时此刻的心情已经无法言喻,如果自己答应岂不是对不起自己的弟弟?可是自己的身体发出了强烈的渴求,加上陈娟又如此动人。


陈娟看得出老黄的犹豫:“大哥,我用手帮你弄吧,不然一直憋着对比身子不好。而且我只用手,没关系的我们不算那个……”


陈娟都这么说,老黄还能怎样,不过陈娟也说的有道理,他们又没真那啥。


见老黄红着脸不说话,陈娟慢慢伸出一手,给握了住,慢慢的动了起来。


老黄闷哼一声,多年的单身生活令他险些想瞬间缴械,但转念一想。如果自己这么快就缴械,那在弟妹面前不是丢人吗?


如此一来,老黄挺直了腰身,陈娟顿时觉得手中的分量又大了几分。


这变化另陈娟心中忍不住惊叹,大哥居然这么厉害?居然能二次膨胀?偷偷看了老黄一眼,陈娟发现老黄闭着眼不敢看自己,浑身紧绷着。


原来大哥是在强忍住。这么想着,陈娟加快了手中的动作,同时也下试试大哥能忍多久。


浴室里,滋滋的水声不绝于耳。


十多分钟后,老黄依旧挺拔如初,好几次陈娟都忍不住想下口,但害怕吓着老黄就都忍住了,可十多分钟下来,自己的身体已经敏感到了极限了,现在只需要轻轻一碰就能到达顶峰,老黄需要,她陈娟何尝不需要?


陈娟无比可怜的看着老黄:“大哥……都这么久了,你还……不如我们换种方法吧?”

老黄本能的想拒绝,陈娟是他弟妹,他再怎么混蛋,也不能打弟妹的主意。昨夜那个梦,他将弟妹压在身下,他也是好几十的人,从没有尝过鱼水之欢。

身体胀痛的厉害,他内心一万分纠结,一方面一想陈娟帮他解决,一方面又碍于两个人的关系,这么做,怎么对得起他死去的兄弟?

见老黄不说话,陈娟心里明白,老黄想要,但是抹不面子。

“大哥……你别想多,帮你一下,你会舒服一点!”陈娟支支吾吾说道,老黄身体微微散发着热气,男性的气息弥漫在小小浴室里。

老黄听了,内心一阵触动,犹豫了半天,他才缓缓点头,因为确实很难受。

得到了老王的允许,陈娟秀气的小手握住老黄,刹那间老黄忍不住打了个激灵,尾椎骨一阵阵酥麻,冲击着他的大脑。

腰部硬度不由得又直了几分。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