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云译网,为您提供全国翻译公司,打造专业的翻译服务平台!

发布资讯

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翻译服务信息 > 正文

晓晴被农民工玩成浪娃*老师辅导作业下面连在一起

更新时间:2020-10-29 15:12:48

 上班前李文龙曾经做过功课,对分部还有总部的领导做了一定的了解,当然,他的了解也只能是表面上的,无非就是名字跟职务而已,至于其他的,根本就不是他一个小司机能够掌握的。


  萧总?难不成真的是集团里面的那个常务副总?这也太离谱了点吧?一个手握重权的常务副总竟然会直接跟一个县里的副总打电话,这也太匪夷所思了。  

  现实不允许李文龙胡思乱想的太多,如果没有猜错的话,这个肖总应该就是集团总部的常务副总萧远山,领导的电话自是不能耽搁,李文龙摁下车窗冲土丘那边高声喊道:“林总,电话,萧总的。”  


  等了一会,土丘那边却没有反应。  


  李文龙再次喊道:“是萧总打来的。”  


  这次,土丘那边终于有了反应,林雪梅有气无力的声音传来:“不接!”  


  “可它一直在响,都好长时间了。”  李文龙扯着嗓子喊道。

 文学


  “不要管它,还有,你不要跟我讲话,我现在。我。”林雪梅不知道该如何说下去。  


  李文龙忍不住笑起来,这林总看上去冷冰冰的,也免不了有小女人的心态啊,也是怕别人看到她的囧事啊!有了林总的这吩咐,李文龙就不再理会那意志坚定的手机,任由它在那里呼天喊地的。  


  闲来无事,李文龙拿出手机找到电子书看起来,正看的爽呢,土丘那边传来林雪梅的喊声:“小李!”  


  “啊”李文龙一下子没反应过来“林总,您叫我?”  


  林雪梅的声音低了八度:“我包里有面巾纸,你……你帮我拿一下。”  


  李文龙这才想起,刚刚林雪梅只顾着急冲冲的跑出去了,貌似什么也没有带上,这荒郊野外的,又下着小雨,拿什么擦……擦那什么。  


  李文龙急急火火的拉开林雪梅的包,首先映入眼帘的东西吓了他一跳:上帝,林总的包包里为什么会有这种东东,难道她时刻准备着做那啥  


  “轰”热血涌上李文龙的脑袋,他甚至在想象林总做那事的样子,别看表面上冷若冰霜,说不定骨子里比谁都火热呢,再联想到刚刚那个电话,一个大胆的想法在李文龙的脑海中成立,说不定林总这次去市里就是为了跟那个什么萧总约会呢!  


  没来由的一阵嫉妒,李文龙胡乱的扒拉了一阵子,总算找到了一包面巾纸,这个时候,土丘那边又传来林雪梅不耐烦的声音:“小李,找到没有?”  


  此刻的林雪梅,完全忘记了自己包包里的那个东西会被李文龙看到了,一心只想着赶紧擦干净那啥回到车上,这雨虽然下的不大,可是在外面呆的时间长了也不是什么好滋味,更何况,自己还光着那啥呢!  


  李文龙拿上面巾纸下车向土丘走去,走出车子才发现,外面竟然刮起了大风,而且雨点也比刚才密集了,吹打在身上还真有点凉。  


  用力裹了裹外套,李文龙顶着风向土丘方向走,忽然,一个很龌龊的想法涌入李文龙的脑海:这会风这么大,又下着雨,这林雪梅蹲在那里半天了,可怜那身体的某个部位会不会给冻坏了?


  如果看的爽了,麻烦大家收藏下哟!后面的会更爽。

  想到这里,李文龙忍不住哈哈大笑,暗道:自己本来是个老实巴交的人,怎么现在变得这么龌龊了?为什么会有如此卑鄙无耻的坏念头冒出来,止又止不住呢?难道就因为面前的是一位大美女?  


  刚走了几步,不知道是不是林雪梅听到了李文龙的声音,土丘后面传来一声大喝:“站住,别过来,站在那里不许动。”  


  李文龙停下脚步,忍住笑:“林总,您不让我过去,这纸怎么给你?”  


  林雪梅此时哪里还有局长的架子,完全就是一个撒娇的小女孩:“我不管,反正你不能过来。”  


  李文龙急了,暗骂道:都当了表子了还想立牌坊,包里时时刻刻准备着那什么杜蕾斯,这不明摆着喜欢被人那啥吗?我看看又能怎么了?又不是故意看你的,还不是为了给你送纸?  


  李文龙大体估量了一下,自己距离土丘后面大概还得有十几米的样子,这轻飘飘的小半包面巾纸怎么可能能扔的过去?于是,李文龙又往前走了几步,差不多就要到土丘面前了。  


  林雪梅听到他的脚步声,吓得惊叫道:“变态臭流氓!我说了不要过来,你敢不听我的你信不信我会收拾你……我……”  


  李文龙停下脚步,满嘴的不愉快:“拜托,林总,我可不是变态,你那边臭烘烘的,你以为我愿意过去?要不是为了给你送纸,我连车都不会下,你可看好了,我给你扔过去了。”说着话,李文龙手一抛,用力将面巾纸扔向土丘后面。  


  虽然距离很近,但是这会的风刮的实在太大,林雪梅眼睁睁的看着那半包面巾纸在自己的眼前飞过,想要伸手抓住却没能如愿。  


  “李文龙,你是不是故意看我出丑?”林雪梅的声音抬高了八度“这车你还想不想开了?”  


  李文龙真是无语了,心道:这跟我开不开车又有什么关系,想是这样想,李文龙却还是不敢太顶撞林雪梅的:“林总,这风实在是太大了,我怎么可能会扔的那么准,要不您自己去捡吧,我得回车里了,冻死了。”  


  “李文龙”林雪梅歇斯底里的喊道,李文龙甚至听到了她咬牙切齿的声音“我这个样子,怎么去捡?看到我出丑你很高兴是不是?”  


  李文龙不敢再接话,快步向面巾纸消失的地方跑去,还好下着雨,面巾纸并没有跑太远,捡起面巾纸,李文龙不再理会林雪梅,径直向她的面前走去。  


  林雪梅见李文龙大摇大摆的冲自己走来,一下子僵持在那里,等到李文龙快要走到面前的时候才忽然用手捂住了脸,脸上不知道是泪水还是雨水,顺着手指夹缝流下来。  


  李文龙视这些于不顾,爱咋着咋着吧,如果这次不能交到她手里,难免还要在外面再淋上一阵子,这可不是什么好事。  


  “给”李文龙把纸塞进林雪梅捂脸的手里,尽量让自己的眼睛不乱看,但是,那白花花的一片实在太扎眼,李文龙还是忍不住瞅了几眼,只看的热血沸腾,再看看林雪梅身后那一坨坨黄金一样的东西,李文龙心中暗想:这美女的巴巴跟常人一样啊,也没什么特别之处啊!  


  “你看够了没有?”见李文龙迟迟不肯离去,林雪梅终于忍不住了,大叫一声,也顾不上面子了,颤抖着双手开始撕扯那面巾纸的外包装。  


  李文龙这才看到,林雪梅的眼睛竟然红了。  


  乖乖,领导气哭了!  


  这可不是什么好事,叫声不好,李文龙扭头向车边跑去。

  过了一会,林雪梅脚步蹒跚气喘吁吁的走回来,一下子瘫在后座上,头发上的雨珠滴滴答答的往下落。李文龙偷偷的回看了一眼,却见林雪梅的脸上哪里还有丁点的血色。


  “林总,您擦把脸吧!”李文龙打开手盒拿出那块崭新的毛巾转身递了过去。


  林雪梅有气无力的接过去擦了几把脸,又胡乱的擦了一下头发,这样一来,原本清秀可人的一个美人却是变成了一个疯婆娘。


  “林总,您没事吧!”李文龙小心翼翼的问到。


  “没事,走吧!”林雪梅软软的说了一句,一下子歪倒在后座上。


  李文龙发动车子重又向高速方向驶去,快要进到收费站的时候,林雪梅幽幽的声音传来:“小李,能不能走下面?”


  “啊?”李文龙一下子没明白林雪梅的话,看了看林雪梅苍白的脸,李文龙才意识到,看来她在为自己做打算,万  会儿再憋不住了,也好能随时停车。


  但是,走下道却又不是李文龙的强项,只能停下车打开导航翻找设定了一番,这才调转车头按照导航的提示沿着一条小路向北驶去。


  地形不是很熟,天又下着雨,李文龙的车子开的很慢,不时的透过车内的后视镜看向后面的林雪梅,却见林雪梅一直紧皱眉头微闭着眼睛,双手也一直没有离开过自己的腹部。


  李文龙一个劲的祈祷,刚才他做的实在是有点太大胆了,对于一个女的,尤其是女领导来说,最隐秘的个人行为暴露在一个男人面前,而且这个男人还是她的司机,这对她的自尊心来说肯定是一种毁灭性的打击,伤害程度堪比杀了她。


  在这样的情况下,李文龙只敢老老实实地开车,不敢有一丝其他的想法。


  不知道走了多久,李文龙感觉就快要到大路上了,后座上的林雪梅突然又开始呻吟起来,两只手捂着肚子在那里扭来扭去坐立不安。


  李文龙悄悄的回身看了一眼,却见林雪梅用力咬着自己的嘴唇,脸色也由刚才的苍白变成了铁青,刚想开口问候一下,却见林雪梅猛然拿过自己的包包翻腾起来,不过,看她脸上失望的表情,怕是没能找到自己需要的东西。


  纸,她肯定是在找纸,一个念头闪进李文龙的脑海里。


  李文龙懊恼的拍打了一下档把子,还不如来的时候在单位门口的小卖店里拿一包卫生纸放到车上呢,这下可好……


  “小李,你身上有没有带卫生纸?”林雪梅尽量用很平和的语气,但是,那牙齿打架的声音却出卖了她,李文龙知道,她肯定又是憋不住了。


  “林总……我……我没带卫生纸。”李文龙小声说到,仿佛这没带卫生纸也是一个错误。


  “那有没有其他的纸?”林雪梅实在是憋不住了“快停车,我……我憋不住了……”


  李文龙一脚踩下刹车,猛然看到副驾驶座上有个烟盒,这不是纸吗?但是,李文龙马上否决了自己的想法,这玩意怎么可以拿来给林雪梅擦屁股用? 

  李文龙犹豫的同时,林雪梅也看到了副驾驶上的那烟盒,根本就没跟李文龙打招呼,下车的同时直接就给拿走了。


  看着消失在雨中的林雪梅的背影,李文龙只能无可奈何地摇摇头,权当自己做了一件至高无上的好事了,谁让自己这么倒霉呢,第一次跟领导出差就遇到这样一档子事。


  刚才还能看看电子书解闷,现在好了,看书的心情也没有了,只能抽支烟解解闷了,刚想伸手去拿副驾驶座上的烟,却猛然想起,烟盒已经被林雪梅给拿走了。


  这回可真是百无聊赖了,放倒座椅,拧开音乐,李文龙迷上了眼睛,如此绝佳的机会,不行就眯上一觉吧!


  这一眯不要紧,还真睡着了,等李文龙猛然醒过来的时候才发现,林雪梅竟然还没有回来,看看表,距离她离开已经过了半个小时了。


  我擦,坏了,该不是遇到坏人了吧?


  李文龙急急火火的拔下车钥匙,打开门向刚才林雪梅离开的方向跑去:“林总。林总。”


  周围一片寂静,没有人回答李文龙的话。


  大树后面,土丘后面,李文龙急急火火的开始寻找,却哪里有林雪梅的影子?


  完了,这次是真的完了。李文龙用力的跺跺脚,哪里还顾得上雨水已经灌满了自己的前胸后背。


  “林总。林总。”李文龙边走边喊,刚刚一个转身,猛然发现自己脚下踩空了,想要转身却来不及了,一下子摔进一个土沟里。


  很可悲的一件事情发生了,摔倒的同时,李文龙感觉自己抓住了一团黏糊糊的东西,回身一看,哇靠,竟然抓到了‘黄金’,而且这黄金不是别人造的,是自己的领导林雪梅制造的,因为,她正在旁边斜躺着,而且。而且那白花花的还在外面露着,只是这天公不作美,恐怕那裤子里已经灌满了雨水了吧?


  终于找到了,李文龙爬起来照着地上抹了几把,看着手中的黄金消失之后,这才过去扶起林雪梅,刚刚触碰到林雪梅的身体,李文龙竟然吓得缩回了手,这样冷的天,林雪梅的身体竟然烫得吓人,重又小心翼翼的摸了下她的额头,果然在发高烧,而且根据滚烫的程度来看,估计要在三十九度之上甚至要四十度了。


  高烧烧到四十度,那是要出人命的怪不得林雪梅会连裤子都来不及提上,看来是在这方便的过程中晕倒了,再加上又风吹雨淋了这么长时间,不发烧才怪。


  李文龙探手抱起林雪梅,正准备给她提裤子,这才发现她手中还紧紧地攥着那个烟盒,看来这是还没有擦呢!好在烟盒外面有一层塑料纸,否则,恐怕早就被雨给淋透了。


  给别人擦,尤其是给一个漂亮的女领导擦,李文龙这还是大姑娘上轿头一回正准备就这样给她提上裤子算了,又想到女人大都是比较喜欢干净的,尤其又是这种事情。


  这样想了想,李文龙腾出一只手拿过林雪梅手中攥着的那个烟盒,用嘴帮着去掉外面的塑料纸,又在手中揉了揉,尽量的让那粗硬的纸张变得柔软,这才扒开了林雪梅那娇@嫩的。


  看到那一朵菊  花的时候,李文龙只感觉自己的脑袋轰的一下,一股热血忽的一下就到了鼻子口。

  刚刚还在想什么时候能一睹林总这美丽的腿间,没想到这会就有机会了,只是,眼下的场景容不得李文龙多想,拿着烟盒的手伸进了缝中。


  由于烟盒实在太小,李文龙只好尽量的用大力气给她擦干净一点,折过纸又用力的擦了一下,不知道是不是烟盒太硬了,还是林雪梅那娇柔的实在没受到过这种待遇,她鼻中轻哼了一声,竟然幽幽的醒来了,看到李文龙在抱着自己,有感觉到下面传来的疼痛感,林雪梅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猛地推一把李文龙,一个把持不住,林雪梅重重的摔倒地上重又昏迷过去。


  “林总。林总。您醒醒”李文龙丢掉手中的烟盒重又抱起林雪梅。


  此时的林雪梅充耳不闻,没什么反应。就算是李文龙伸手拍了拍她的脸,她也只是嗯嗯了几下,并没有睁开眼睛,看样子烧得很迷糊了。


  李文龙知道自己不能再耽搁了,如果不立即去医院,恐怕林雪梅就能出现生命意外,到那个时候,自己可真是跳进长江也洗不清了。


  上帝啊,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啊,李文龙不敢再多想了,能早一点是一点吧。用力把林雪梅的裤子一古脑的提上,也不管她舒服不舒服,然后横抱起她,爬出土沟,一路狂奔回到车子上,把林雪梅塞进后座里,李文龙发动车子向前飞驰而去。


  幸好前面不远处就是一个县城,进了县城,李文龙下车拦住一人问清了县医院的位置,也不管什么红灯绿灯了,一路狂奔进了县医院,停下车子探身抱起林雪梅冲进了急诊室:“医生。医生。快。快救人。”


  不知道是李文龙大声呼救的声音起了作用,还是这里医生的医德本来就这么好,医生竟然在第一时间从办公室里冲出来了,伸手摸了一下林雪梅的体温,医生面无表情的说到:“病人生命垂危,马上准备抢救,你是家属吧?先去交五千块钱急救费。”


  五千块?自己去哪里弄五千块?这可是第一天上班啊!


  第一天上班上天就给自己出了这么一个难题,这老天对自己也天眷顾了吧?


  但是,这人命关天自己也不能不管啊:“医生,这事情发生的太突然了,身上没带这么多钱,就一千多块”李文龙掏出随身带的一千多块“您看能不能先救人再说,我现在就出去取钱去。”


  李文龙还故意把一张建行的银行卡亮了亮,其实他心里明白的很,那上面也就几块钱。


  “行,不过你得快点”医生的话让李文龙心中一阵感动,这年头,医德医风这么好的医生可是不多见了。


  虽然人家说了让快点,就是这,有的人也不给你机会啊!


  “谢谢!谢谢!”李文龙一个劲的鞠躬,虽然怀里的人跟自己没啥亲近关系,就冲医生刚才那句话,李文龙觉得自己这躬鞠的也值。


  医生不再理会李文龙,叫上几个护士手忙脚乱的把林雪梅推进了手术室。


  看一眼亮起的急救灯,李文龙转身跑出了医院。


  掌声在哪里?收藏在哪里?大家快来啊!

  这人生地不熟的,就算是借也没地方借去啊!


  没啥好办法,只能把希望寄托在沈建身上了,李文龙掏出手机打通沈建的电话:“沈叔,我这边遇到了点急事,您能不能先借我点钱用?”


  “你用这么多钱干什么?是不是出什么事了?撞车了?”沈建紧张的问到。


  “没事沈叔,我这不是跟着林总出发了吗?林总需要办点事,结果身上没带多少钱。”李文龙只是说到这里,他觉得,沈建不会再问下去的,因为他有这方面的经验。


  “需要多少?”果然,沈建直接问了数目。


  “一万吧!”李文龙揣摩这这一万应该够用了,虽然自己身上没多少钱,但是林总身上肯定有,人家可是二把手的局长,出个门身上能不带个几千块吗?


  “把你卡号给我,我现在就找人给你打过去”沈建很痛快的说到,他认为,肯定是林雪梅授意李文龙要这钱的,既然是领导开口了,那自己这个大管家可是要尽快的办好的,尤其是想到林雪梅还有那一层关系,他自是更不敢怠慢了。


  找到一家建行,李文龙侯在那里,等到沈建的电话打过来,赶紧插卡取了钱又跑回医院。


  先去交了急救费,拿上单子急急火火的来到急救室门口,正好看到打着点滴的林雪梅被护士推出来,看样子已经没什么大碍了,李文龙长长的出了一口气:“医生,她怎么样了?”


  “高烧已经控制住了,不过,她有些食物中毒,又受了风寒,而且严重脱水。现在还没有完全醒过来,需要住院治疗,你去办理一下住院手续吧!”


  “医生,这。这能不能转院啊!”李文龙急道:“我们就是临近县里的,今天本来要去市里面出差的,没想到遇到了这么一件事,这是我的领导,我们想转回我们县里。”


  “转院我没有意见,不过,如果中间出什么意外我可不管。”医生冷冰冰的说到。


  李文龙知道医生生气的原因,这样一个病人治疗下来,他能提成不少呢,如果转到别的医院里,那这到手的钱可就要进别人的腰包里了,你说他能高兴吗?


  李文龙看看林雪梅,依然苍白着脸没有反应,想要征求她的意见肯定是不行了,没办法,只有自己做主了,听那医生的口气,现在的林雪梅还没有脱离危险,如果不听医生的,中间真要是出点什么事,自己可承担不起这个责任啊,可是,这林雪梅是女的,真要是住了院,免不了要伺候她吃喝拉撒睡的,自己一个大小伙子如果能干得了这活?就算是自己能干得了,这也男女有别啊!


  “到底怎么样,你想好了没有?”医生有些不耐烦了。


  “我。我们住院,我现在就去办手续”李文龙没有其他选择。


  等到一切都办理完毕,坐回到床边看着林雪梅,李文龙感觉心力交瘁,浑身上下有一股说不出的酸痛。


  摸摸林雪梅的头部,感觉没有那么烫了,又给她掖了掖被脚,李文龙感觉自己那颗心终于落回到了肚子里,轻松下来,疲惫不可抑制的向李文龙下来,眼皮一阵沉重,趴在床上不知不觉的闭上了眼睛。


  只是,他的美梦并没有做多久,很快,他便被一声训斥给叫醒了。

  “你怎么照看病人呢,这药没了也不知道叫一声。”李文龙是被来换吊瓶的护士给吵醒的,睁开眼睛,却发现天色已经暗下来了,肚子里传来的咕咕的叫声告诉自己,好像晚餐时间到了。


  李文龙打着哈欠伸了一个懒腰,胳膊刚刚举到一半,却见林雪梅睁开了眼睛,吓得李文龙又把胳膊缩了回去。


  “怎么回事?”林雪梅一脸的茫然,自己今天不是要去市里吗?怎么会出现在医院里了?


  见林雪梅醒来,李文龙欣喜万分:“林总,您觉得怎么样了?”说着话,又要伸手去触摸林雪梅的额头,见林雪梅皱起了眉头,李文龙把伸到一半的手又缩了回来。


  “我身上的衣服呢?”待到护士离开,林雪梅咬着嘴唇看向李文龙。


  “您的衣服湿了,正在外面楼道里晾着呢!”李文龙没弄明白林雪梅话里的意思。


  “谁给我。脱掉的”林雪梅眼睛里写满了敌意。


  “啊,哦”李文龙这才明白林雪梅话里的真正含义“是护士,是护士帮忙换下来的。”


  “你有没有在身边?”林雪梅紧接着问到。


  “没。我去办住院手续了”李文龙可不敢承认,这玩意儿可不是闹着玩的。


  林雪梅长长的出了一口气重又闭上了眼睛,李文龙提到嗓子眼的心刚刚落回到肚子里,林雪梅的一句话又差点让他生出心脏病来。


  “晕倒之前我好像在。是你给我。”林雪梅没有把话说出来,不过李文龙知道舍弃的那几个是什么。


  “是我给您擦的。”后面的这两个字,李文龙的声音小的像蚊子一样。


  “你。”林雪梅刚想发飙,看到周围病床上的人,重又把话压回到心底“到底怎么回事?”


  凑在林雪梅的耳边,李文龙小声把前前后后的事情给林雪梅说了一遍,当然,滤去了擦那一段。


  “对了,有一个什么萧总一直在打您的电话,后来。后来我就把您的手机给关掉了”李文龙这才想起还有一个很重要的事情没有跟林雪梅汇报。


  “我知道了”林雪梅的表现让李文龙很失望,他并没有在她的脸上发现什么有价值的东西“医生怎么说?”


  “医生说你有点食物中毒,又受了风寒,需要住院治疗一段时间”李文龙把医生的话跟林雪梅说了一遍。


  “知道要住院你为什么不转回到我们县里的医院”听了李文龙的话,林雪梅皱着眉头说到。


  “当时您还昏迷着,医生又说出了事他不管,所以我才。”李文龙郁闷到了极点,这为别人着想,却还挨训,自己真是倒霉。


  “你去问问医生,问问他能不能转回我们的医院。”李文龙的解释并没有换来林雪梅的谅解。


  “林总,外面还下着雨呢,您这衣服也没干,我们怎么。”李文龙有点无奈的说到“再说了,我刚刚办了住院手续。”


  “你。”林雪梅皱了皱眉头把后面的话咽了回去,因为,李文龙说的句句在理,转身看了看周围:“想办法给我换一件病房,要单间,你现在就去办。”

  乖乖,还住单间,你以为这医院是你家开的。李文龙心里叽叽咕咕的说到,不过,还是不敢违抗林雪梅的话,只是心疼的捂了捂口袋:也不知道这剩下的钱还够不够了?


  有钱能使磨推鬼,十分钟,林雪梅搬进了单间病房,李文龙的口袋里也剩下了不到五十块钱,一万多块钱,转眼就都砸到医院里了。


  李文龙咧咧嘴,如果是穷苦人家的病人,不知道能不能承担得起这高额的费用。


  医院,本是一个治病救人的场所,现如今,却是变成了榨人血的机器了。


  李文龙出去买了点吃食,等到再回到病房的时候,林雪梅已经不再挂吊瓶了,脸上也有了血色,而且已经穿上了衣服,这单间病房就是高级,里面就像是一个小家一样,连电熨斗都给准备了,要不然,林雪梅那衣服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干好呢!


  “林总,吃点东西吧!”李文龙把手中的饭盒递过去,却见林雪梅坐在病床上一言不发面色古怪的看着自己,而且这眼睛里,貌似还像着了火一样。


  “林总。您怎么了?”李文龙小心翼翼的把手中的饭盒放到床头柜上。


  “小李,你去把门关上”林雪梅的声音虽然很轻,李文龙却感觉有一股莫名的火药味。


  “啊”李文龙一下子没反应过来。


  “我让你过去把门关上。”林雪梅的声音太高了八度,而且带着不可抗拒的口气。


  无可奈何的转身去关上房门,刚一转身,却见林雪梅已经来到了自己的身前,没等李文龙反应过来,偏见林雪梅右手一扬,一个耳刮子朝李文龙的左脸扇来,脸上顷刻间传来火辣辣的痛感,伴随着痛感,还有四道清晰可见的手指印。


  挨了这一巴掌,李文龙急了,自己忙里忙外的还没处叫冤呢,这边还扇自己的耳刮子,这还有没有天理了?此刻的李文龙,也顾不上林雪梅什么局长身份了,伸手抓住林雪梅的衣领,扬起右手就想回扇回去。


  见林雪梅怒睁着双眼,脸色苍白,李文龙扬起的手重又落了回去,打女人,并不是李文龙的强项。


  “打呀,你打呀,你的能耐哪去了?”林雪梅梗着脖子怒向李文龙,此时也没有了老板的架子。


  “我怎么招惹你了,救了你不说句客气话也就罢了,还打我,凭什么啊?”到底还是‘孩子’,李文龙的话里写满了委屈。


  “凭什么?凭什么你自己清楚”林雪梅怒气冲冲的说道“你说,你是不是趁我晕倒的时候对我做了什么?”


  “什么做了什么?”李文龙嘟囔道“不就是给你擦了提了裤子吗?你以为我乐意啊?”


  “你。”林雪梅咬牙切齿的拉着李文龙就往卫生间里走。


  “哎哎哎,你这是干什么?”李文龙急了,这咋还转移战场啊?


  “你说说,这是怎么回事?”林雪梅指着纸篓的一团卫生纸冲李文龙吼道。

  “什么怎么回事?”李文龙不耐烦的说道,心道这林总莫不是精神有点问题,干嘛跟一团用过的卫生纸过不去。


  “怎么回事你心里清楚,我刚才上了个厕所,发现我。发现我下面好多干掉的血迹,而且还有。还有痛感,  是不是对了做了什么?你。你就是流氓一个,我要报警抓你!”


  靠,李文龙暗骂一声,如果真要是为这事被抓进了局子,那可真是六月下大雪,千古奇冤了,你下面有点血迹就赖我,我能做什么?再说了,就算是做了什么,怎么可能会有血迹,女人的第一次才会流血呢!


  “你是原装?”李文龙脱口而出,睁大眼睛看着林雪梅。


  “不行吗?”林雪梅俏丽的小脸涨得通红。


  “那你包包里带杜蕾斯干什么?”李文龙傻傻的问到。


  “用你管”林雪梅脸几乎变成了猪肝“你说,到底你对我做了什么?”


  “啥也没做”李文龙自是没做亏心事不怕鬼叫门。


  “你等着,有你好看的。”林雪梅咬牙切齿的拉开卫生间的门回到床边。


  “林总。别。”李文龙一个箭步冲到林雪梅身边夺下了林雪梅刚刚在包里掏出来的手机。


  “怎么?怕了?”林雪梅冷笑着说到“做的时候你怎么不知道怕啊?”


  “林总,我不是怕了。”李文龙一本正经的说到。


  “不怕你夺我的手机干什么?”林雪梅继续冷笑“有本事你让我报警”


  “林总,您报警我不反对,只是在您报警前我想说几句话”李文龙这次是真的火了,自己今天出门真的应该看看黄历的,平白无故的就惹了这么一身骚,这也太点背了吧!


  林雪梅扭过头去不看李文龙,只是没有坚持去抢夺手机。


  “我承认,您长得是漂亮,如果说对您不动心那是假的,但是,我还没有混到对自己领导做这种下三滥的事情,您说您下面有血迹,我也搞不清楚是怎么回事,但是我以性命担保,我绝对没有对你做过任何违背伦理道义的事情,或许是我在擦拭您的的时候有点用力过猛,也可能是由别的原因。”  李文龙本来想说是不是来事了,看了看林雪梅涨得发紫的脸,把这后面的话咽回到肚子里“好了,我要说的就是这些,手机给您,要不要报警您看着办吧!”


  说着话,李文龙把手机扔到病床上,头也不回的出了病房,留下林雪梅独自在那里发呆。


  “难道真的如他所说?”林雪梅自言自语到“自己确实没有感觉到有什么异样,不都是说女人的第一次都是撕心裂肺的疼,然后一两天都走路不正常吗?看来自己还真的错怪他了,不过,他看到了我光的样子,这笔账一定要算回来。”


  唉,女人啊!真的是一种是奇怪的动物,人家又不是故意看你的,却还把这笔账记到人家头上,你说这还有没有天理了?也怪不得正在厕所里吸烟的李文龙打了一个大大的喷嚏,感情是有人要算计他。


  刚刚把烟屁扔掉,兜里的手机却是唱起了歌,掏出手机一看,李文龙的眉头皱了起来。  

  “林总,有何吩咐?”李文龙不情愿的接起来,刚才他已经打定主意了,抽完这根烟,然后过去告个辞,直接打道回府,这边的事谁爱管谁管,至于这开车的活,自己也不干了,这伺候人都能伺候出事来,以后别想有好日子过了,还不如早点放手呢!


  “你到病房里来一下。”林雪梅的声音温柔了许多,虽然还带着不容置疑的冰冷。


  “林总,有什么话就在电话说吧!”李文龙不客气的说到“如果是警  察一会过来抓我,您告诉他们,我就在医院门口等着,如果不是这件事,对不起,我正想跟您说一声,我这就开车回单位跟沈主任汇报,估计沈主任会给您派新司机过来的。”


  “还在生气呢?”林雪梅的话软了几分。


  “我可不敢生您的气。”李文龙丝毫没有退步的意思,做人,要有骨气,绝对不能向漂亮女人低头。


  李文龙暗暗的鼓励自己,只是,这脚步却不由自主了挪到了病房门口。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