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云译网,为您提供全国翻译公司,打造专业的翻译服务平台!

发布资讯

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翻译服务信息 > 正文

学长一晚上都放在里面*这几天没喂它它都想你了

更新时间:2020-10-30 10:23:50

王海柱感觉自己的堤就要崩溃了,却在这个时候天花板上的灯泡灭了,然后也感受不到桌子上电扇摇摆出来的风了。




田芳芳停止了动作,她带着惊讶的语气说道:“海柱,你怎么这么持久啊,嫂子都累了。”




王海柱有点崩溃,但好在可以和田芳芳睡在一起,这他就心满意足了。俩人背对着背睡下,可王海柱哪里睡得着,虽然自己已经没有那么渴望了,可是总感觉有股东西没有释放出来,所以他一点睡意都没有。




后半夜来了电,王海柱兴冲冲的抱着田芳芳要继续,不过田芳芳说太困了想睡觉,王海柱也不想为难自己的嫂子,只好放开手转过身。




 文学

田芳芳是一个感性中带着理性的女人,王海柱对她来说,曾经是她最牵挂的男人之一,现在是她生命中最重要的男人。所以在田芳芳恢复理性后,她拒绝王海柱的原因,就是怕自己再感性,控制不住自己,夺走王海柱的第一次,这对于王海柱来说是不公平的。




不过尽管如此,她还是对之前的场景回味无穷,这一次让田芳芳感受到了生平第一次心灵和身体上最大的慰藉。以前跟自己丈夫在床上的时候,她常有一种被强迫的屈辱感,这不仅是心理阴影,更是丈夫和她办事从不顾及田芳芳的感受,也没有任何感觉交流,这么多年来,田芳芳总觉得自己不过就是丈夫把弄的玩具。




直到今天,王海柱的出现唤醒了自己内心沉寂已久的温情,他不但比自己丈夫年纪小,还拥有强壮的身躯,同时有着善良温和的性格。田芳芳从来没想过去拥有王海柱,但是,她愿意在一直陪在他身边,照顾他呵护他。




清晨五点多,太阳就从山顶升了上来,伴随着鸡叫声和狗吠,新的一天开始了。




乔莲醒来就轻轻的下了床,她没打招呼便离开了杨梅的家,主要是想起昨晚的事情,她实在觉得尴尬。




王海柱回村的消息,一大早村里的人都知晓了,昨天帮杨梅送荔枝回家,有人看到只是当时没认出来。因为水月村青壮年的男人太少,所以忽然出现这么一个壮小伙,自然就会吸引村里女人的注意,同时也引出许多话题来。




女人扎堆的地方,讨论的基本都是男人,更何况乡下女人天生就充满着好奇心,添油加醋是她们与生俱来的本事,所有关于男人的话题中,跟女人那啥的事情是这些女人最感兴趣的。




杨梅是第一个跟王海柱接触过的女人,所以很快她也成了村里女人关注和议论的对象。




宋春花就是这样一个女人,不过她跟别的女人不同的是,她从不和那些寡妇小媳妇扎在一起,在水月村,能和她聊得来的女人,只有杨梅。




宋春花今年二十五岁,不过长得却是一张萝莉脸,再配合着她那小巧而精致的身材,说她十五六岁也是有人相信的。




别看表面宋春花乖巧可爱,她那张嘴巴可是极其厉害,骂起人来语速之快水月村无人能及。不过就是这么一个妙龄火辣的女人,结婚不到俩月丈夫就去广东打工了,去了两年就回来一次,在家呆的几天里,宋春花一天要和丈夫来上好几次,可是她老公根本满足不了她,这让宋春花怀疑她丈夫在外有女人了。




说起她的丈夫还和王海柱有点关系,因为小时候老欺负王海柱的人,就是宋春花的男人。




就那次宋春花男人回来,给她买了一个影碟机,还配了几张国外的光碟。只不过这些光碟除了能引起她更为强烈的遐想之外,还同样让宋春花在漫长的夜晚更加空虚难熬。她知道自己需要的是什么,可是放眼望去,整个水月村哪里还有什么正常的男人,于是打探别人私事就成了她生活中最大的爱好。




当听说昨天有个猛男帮杨梅摘完树上的荔枝还送回来,然后还留在杨梅家过夜时,宋春花便吃过早饭就兴冲冲的来到了杨梅的家,然后大声嚷嚷道:“嫂子,起来没?“




杨梅慢悠悠的打开屋门,红着眼不停的打哈欠道:”啊,是春花呀。“




宋春花见杨梅这样,更是兴奋的说:“怎么了嫂子,是不是昨晚一夜没睡,家里来客人了是不是?”说着用身子挤开杨梅,把头往里面探了探,结果看到床上没人又环顾了四周,然后自言自语道:“哎,人呢?”




杨梅知道宋春花知道了昨天的事情,但还是故意的问了句:“春花啊,你一大早神秘兮兮的,这是干什么啊?”




宋春花没见到所谓的猛男,有些失望的回答道:“嫂子,不是听说你家来了个猛男吗,还帮你摘完了荔枝林的荔枝,他人呢?“




宋春花本来打算找到这个猛男之后,看看符合不符合自己口味,如果可以的话,找个帮她修影碟机的借口,把这个男人领回家。

杨梅的脸微微一红,赶紧解释道:“什么猛男啊,那只不过是我以前教过的学生,从部队回来帮我摘完荔枝送到家就走了。”




虽然杨梅和宋春花关系还不错,平日里也是啥玩笑都能开,但她不想让宋春花知道她和王海柱的那点事,毕竟这女人的嘴太快,她一旦知道了整个村都能传遍,杨梅觉得不能毁了王海柱的名声,毕竟他还没结婚呢。




“还是从部队回来的呀?哪一家的?”宋春花问罢,两眼已经放光了。




杨梅回答道:“王家的,芳芳是他嫂子,搬完荔枝就回去看他嫂子去了。”




宋春花点点头好奇的又问杨梅:“原来是这样啊,那昨晚你们就没发生点什么?”




杨梅脑海里顿时出现了昨天的场景,心里荡漾了一下,见宋春花盯着自己看,她没好气的说道:“能发生什么呀?我可跟你说,我学生比你小五岁呢,还是个黄花仔,你可别瞎说八道。”




宋春花笑着回复说:“哎哟,看嫂子你说的吧,我不是也比你小四五岁的嘛,黄花仔怎么了,多嫩呀,不是正好符合口味吗?”




杨梅伸出手指戳了一下宋春花的脑门,白了她一眼道:“你既然喜欢黄花仔,我听说村长家的王孬就是,有本事你上啊?”




“嫂子你……”宋春花有些急的哼道:”王孬也算个男人啊?”




杨梅听罢哈哈大笑起来,宋春花瞟了一眼杨梅,然后也跟着乐了……




王海柱在部队养成了早起的习惯,虽然昨晚自己憋屈的没睡好,不过他还是在天刚蒙蒙亮的时候就起了床。王海柱沿着后山跑了一遍,又完成了五十个俯卧撑,这才满头大汗的回到了家。




这个时间段村里大多数的人还没有起床,田芳芳却早已做好早餐等着王海柱回来,见他大汗淋漓的走进来,田芳芳赶紧迎上去温柔的说道:“海柱,你精力真是旺盛,年轻就是好。快去洗个澡吧,洗完来吃饭,嫂子专门给你做的你小时候最爱喝的粥。”




王海柱很感动的抱了抱田芳芳,然后开心的说:“嫂子,你真好!”




田芳芳娇嗔道:“好了好了,臭小子还一套一套的。“




看着王海柱进浴室,田芳芳心里如小鹿般怦怦的跳着,脸上露出少女初恋般的甜美笑容。




等王海柱洗完澡出来坐下喝了一口粥,田芳芳问味道怎么样,王海柱笑嘻嘻道:“嫂子,还是原来的味道,真好喝。”




说完凑到田芳芳脸上亲了一口,然后继续讲道:“嫂子,我以后要天天早上喝。”




田芳芳心里别提多开心了,不过她假装生气的说:“你这臭小子,还赖上嫂子了是不是,看来得赶紧给你找个媳妇才成。”




王海柱不由得撅嘴道:“那嫂子要给我找个像你这样的女人才可以,又温柔贤惠漂亮,还会伺候男人。”




“就知道胡说八道。“田芳芳嘴上这么说,脸上却泛起了红晕。




看着王海柱吃的这么香,突然想起刚才邻居过来说,昨天看到王海柱给杨梅摘荔枝的事情,于是随口问了一句。




王海柱也没有隐瞒田芳芳,把昨天回来的事情告诉了她,只不过把杨梅和自己在床上的那一段给省略了。




田芳芳听罢很开心,伸手摸着王海柱的脑袋欣慰的说:“海柱心眼儿真是好,懂得报恩,果然是个大男子汉了。只是杨老师太柔弱了,一个人生活还要被欺负,既然你回来了,就没事多去她家看看,有啥能帮的尽量帮一下,毕竟小时候她那么关照你。”




王海柱一愣,这话咋这么耳熟呢,不过听嫂子的准没错,于是点头道:“好的嫂子,我吃完饭就过去。”




说完,王海柱的心里泛起一阵涟漪,昨天没有做完的事情,今天可以继续做了。




喝完粥,王海柱兴冲冲的往杨梅家里跑,他迫不及待的想要和杨梅结合,他试试成为男人到底是什么感觉。结果刚走进杨梅家的院子,就听到屋里两个女人有说有笑的聊的正热闹,见状王海柱有些失落的转身,刚要走的时候宋春花看见了他,于是站起来娇笑着说道:“哎哟,这是谁啊,来了也不进来坐坐呀?“




王海柱只好站定,转身看过去,只见一个身材姣好的小个子女人,正盯着自己,而且眼睛里似乎有火苗。




宋春花一眼就认定,这个男人就是帮杨梅忙的猛男,她顿时春心动荡了。宋春花更加好奇起来,这样的身板应该能满足自己吧?

杨梅看到是王海柱来了,抑制不住内心的激动,她从屋里跑了出来,刚要伸手拉王海柱的手,忽然觉得宋春花在这里不太合适,于是赶紧收了手给王海柱介绍起来:“海柱,这是宋春花,刘小娃的媳妇。”




“刘小娃?”王海柱记起来了,这个刘小娃比自己大两岁,小时候没少被他给欺负,所以王海柱顺嘴问了宋春花一句:”春花嫂,你这小身板跟着小娃不会被欺负吗?”




宋春花一听王海柱说这话,顿时笑得花枝乱颤,只见她挺挺胸道:“他敢欺负我?就凭他那身子骨,能在老娘身上待……”




欲言又止,宋春花觉得跟王海柱说这个不太合适,而王海柱跟女人打交道的次数不多,跟这种能说会道伶牙俐齿的女人交流更是不习惯,只好对杨梅说:“杨老师,我就是过来看看你有没有要帮的忙,瞅瞅有人欺负你没,既然你这里没啥事,那我就先走了哦。”




王海柱说完刚要转身走,俩女人都有些着急,不过宋春花的动作比杨梅要快很多,她一把拽住王海柱说道:“哎呀海柱兄弟,怎么刚见面就急着走啊,万一一会儿有人来欺负你杨老师怎么办?还是先进屋坐坐唠唠嗑吧。”




杨梅自然也是舍不得王海柱走,好不容易把他给盼来了,所以她也挽留道:“是啊海柱,你先进屋待会儿吧,反正你也没事不是。”




王海柱此刻有些纠结,他来这里是有目的的,现在多出一个人,这让他感觉有些不适。




宋春花不由分说的拉着王海柱往屋里拽:“你怕什么呀,你个大男人还担心我俩把你吃了不行?看来你杨老师说的没错啊,还真是个黄花仔呢。”




王海柱被拉到床上坐着,看着两个女人有些尴尬的笑了一下,宋春花一点也不害臊,她直接坐在了王海柱旁边,然后伸手在他手臂上捏了好几下,这才笑着说道:“看来大家说的没错,还真是一个猛男,真是不错呀。”




宋春花一边说一边目光有意无意的瞄了几眼王海柱的裤裆,王海柱和宋春花紧挨在一起,所以他正好能触碰到宋春花胸前的饱满,虽然宋春花的不及杨梅的,也不如自己嫂子田芳芳的大,不过却弹性十足,王海柱顿时起了反应,昨天还没释放出来的火焰,此刻迅速燃烧蔓延了起来。




杨梅见状有些吃醋,她不想让宋春花抢走王海柱,于是将王海柱拉到了自己身边,然后用开玩笑的语气说:“海柱,你可要离你春花嫂子远一点,她男人可不好惹。”




王海柱随即点头道:“那可不,小时候老被他欺负,要不是杨老师保护我,指不定被欺负成什么样子。”




“哎哟哟,说什么呢,这话我就不爱听了。”宋春花讲着,扭动起她那圆臀又蹭到了王海柱身边,她笑嘻嘻的说:“现在海柱兄弟如此的威猛,还会怕他不成?”




王海柱被弄的有些不好意思,红着脸说:“春花嫂,你就别埋汰我了。”




宋春花见状也不调戏王海柱了,而是开始了自己的计划,她看着王海柱笑着说:“海柱兄弟,听说你是在部队当兵的,肯定见识不会少,我家有台影碟机坏了,你帮我修修成不?”




“影碟机啊?应该是可以的吧。”王海柱很热心的回答道。




宋春花开心的差点跳起来,她拉着王海柱说:“那走吧,现在我就带你去我家瞅瞅。”




杨梅见宋春花要把王海柱带走,顿时急了:“春花你着什么急啊,我还有事要跟海柱说呢,这样吧,你先回家去,我跟他说完事以后让他过去,你看成不?”




“是吗?你们有啥事呀?不过也行,你们先办你们的事情。”宋春花说着看向王海柱:“海柱兄弟,我在家等着你啊,你可快点来。”




说完宋春花乐呵呵的走了,见人终于离开了,杨梅赶紧将门给关上,然后转身一下抱住了王海柱,她喘着大气说:“海柱,你可想死杨老师了,昨晚害得我一宿都没睡好,尽想着没让你舒服的事,今天一定满足你。”




经过昨晚的事情,杨梅已经变成了一只饥饿的母狼,她一边疯狂的啃着王海柱,一边伸手。




王海柱终于等到了这一刻,他早已急不可耐了。




俩人麻溜的脱去对方的衣服,然后滚到了床上。




杨梅轻咬着王海柱的耳垂呢喃说:“海柱……唔……我要。”

王海柱没想到杨梅突然变得这么猴急,不过也正和他的意。




王海柱憋的太久了,他也顾不得那么多了,正准备进攻的时候,王海柱猛然想起自己嫂子田芳芳的话,她说让自己的第一次,一定要找个干净的女人。




杨梅此时正在兴头上,见王海柱忽然停了下来,有些着急的说道:“海柱,别停啊,快进来吧,快给杨老师吧。”




说完,杨梅扭动着身躯,要向王海柱迎上去。




这会儿王海柱脑子有点乱,不知道是听田芳芳的,还是直接进去,虽然他并不觉得杨梅脏,但总觉得嫂子田芳芳的意思,像是要自己把第一次留给她。




王海柱不知道自己想的对不对,但对嫂子的感情比杨梅稍微多一点,所以他打算再试试看,如果下次田芳芳还不让他进的话,那他就把第一次给杨梅。




于是王海柱将身子移了移,然后轻声的说道:“杨老师,我想像昨晚那样。”




杨梅听罢稍一愣,娇羞的笑道:“臭小子,原来你喜欢这么玩呀,那好吧,今天杨老师就先满足你,等会儿你也要满足我哦。”




说罢,杨梅翻身过来,她骑在了王海柱身上,然后张开小嘴……




王海柱感觉一股强烈的冲击感,享受着叫喊着,差不多五分钟后,杨梅也不管酸涩的腮帮子,迫不及待的想要和王海柱。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