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云译网,为您提供全国翻译公司,打造专业的翻译服务平台!

发布资讯

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翻译服务信息 > 正文

我穿成了懒女配/我在写作业男朋友在做我

更新时间:2020-10-30 10:25:05

她穿的很保守,似乎怕再引起我那方面的冲动。



我帮她倒了杯水,然后问起她的伤处,“嫂子,你好些了吗?”



她随口‘嗯’了一声,然后跟我说,“小方,你走吧,以后别过来了。”



这突如其来的逐客令,让我有些懵然,“怎么了嫂子?”



起初她不肯说,但在我连番追问下她才回答:“你在这里真的不合适,我已经准备跟你哥离婚了,我也不再是你嫂子,你还来做什么?”



我有些急,“这事是他错了,我帮理不帮亲的。我一直都认你是我嫂子,你……”



话说到这,我看到她眼神中闪过一抹嗤讽的色彩,不是对我的,是对她自己。



 文学

她喃喃念叨,“嫂子么?”



我忽地意识到什么,赶紧改口,“不是的,玉儿,你听我说,我一直都很喜欢你,从见到你的第一面时我就喜欢上了你。可那时你是我嫂子,我根本不能说什么。”



“现在你准备跟我大哥离婚了,我愿意跟你在一起,我想要跟你在一起。我想这辈子都好好的保护你,不让你受任何人欺负,我们好好经营着这份幸福!”



在我向嫂子真情表白的时候,她的表情上斥满了愕然。



好久,她才起身说,“今晚太晚,你先住在这里吧,明天再走,以后不要再来了。”



我赶紧一把拉住她,“为什么啊,我都跟你说出我的心意了,你为什么赶我走?”



她试图挣扎了几次,但无果后才对我说,“我不想因为我导致你们兄弟翻脸。”



话说完,她有狠狠挣扎一次,挣脱我手掌对她胳膊的牵制后,回到了自己卧室。



听见卧室反锁的声音,我心里同时也‘咯噔’了一下子。



她这不光是锁上了卧室的房门,她的善良更让她锁上了她的心门。



我有种冲上去踹开房门的冲动,但终究念及她的苦,没有去那样做。



这天晚上,我躺在沙发上翻来覆去的好久没睡着。



凌晨近两点的时候,我又一次起身去卫生间小便。



可就在我小便刚刚结束时,突然听到了瓷器坠地碎裂的声音。



这声音是从嫂子卧室传出,我赶紧去敲门,但没有任何反应。



抬腿一脚将门踹开,紧接着我就见到脸色通红的嫂子趴在床边,没有半分力气。



不顾地上的碎玻璃碴,我赶紧冲上前将她给抱起。



碎玻璃扎的脚生疼,但我现在只关心嫂子,“嫂子,你怎么了?”



她没有说话,但是我能感觉到她衣服里面的身子好热,拿手试下,额头更烫。



发烧特别严重,我赶紧抱着她冲下楼,开车一路疾驰赶到医院。



经急诊医生检查,高烧39度多,是由妇科炎症引起的。



这让我有点意外,嫂子不是不规矩的女人,她怎么可能会有妇科炎症?



后来有医生告诉我说,嫂子身体下面内侧伤的特别严重,甚至有烟头烫伤的痕迹。



我当时就心疼到不行,但随即更是怒火熊熊。



大哥简直就特么是头畜生,竟然拿烟去烫嫂子那种地方……



我真是恨不能活活的掐死他!!!嫂子醒来已经是第二天上午九点多。



看起来精气神好了许多,但脸色依旧苍白。



看到她这副模样,我心里就像是被狠狠揪了一把,疼的厉害。



嫂子看了看周围环境,然后她问我,“你送我来的医院?”



看起来昨晚她都烧迷糊了,根本不记得发生过的事情。



将大概状况跟她说了下后,我心疼的问她,“嫂子,你怎么不告诉我那些伤?”



她有些难堪,低声回答说,“我怎么说啊,多尴尬。”



我红着眼跟她说对不起,这是我眼下唯一能做的,毕竟是来自我大哥的伤害。



她摇摇头,“这些事情跟你无关,在嫂……在我眼里,你一直都是个好人。”



嫂子常说我是好人,可哪好我也不知道。



或许在她里,在跟大哥的对比之下,不伤害她,便是好人。



这种念头,让我心里酸酸的,她的身体跟心灵几乎都被折磨垮了。



稍后,嫂子注视着我的眼睛,“你眼睛里全都是血丝,一晚没睡啊?”



我摇摇头,想告诉她我睡过了。



可这时候有换药的小护士过来,“可不是嘛,他照顾了你一整晚,到换药的时候惟恐我们忘记,每次都提前跑到护士台去提醒我们。我要是有这样的男朋友,天天生病我都乐意!”



嫂子脸上表现出了不好意思,她张开口似乎想解释些什么,但我握住了她的手。



我跟她说,“我愿意。”



贝齿轻咬朱唇,她低着头,没有接话。



在小护士离开后,我对她说,“嫂子,以后让我住在那里吧,我保证不再欺负你,我发誓!我想时刻保护着你,我不想你再发生什么意外受到什么伤害,我心疼。”



眼神中闪烁着纠结的色彩,嫂子看了我一会儿,最终还是轻轻点头。



我高兴的在她脸上狠狠亲了一口,直亲的嫂子脸色瞬间通红。



“你干什么呀,我又没说做你女朋友,刚才还说不再欺负我的!”



我赧然说道:“这不是高兴嘛,能天天看到你,心里就高兴。”



她没说什么,只扭过头背对着我,什么也不说。



中午吃过午饭,又陪了嫂子一会儿。



“你快去上班吧,我现在已经好多了,刚才去卫生间自己也可以,你去吧!”



嫂子催促着我离开,但是我不想去。



她又说,“你不去那我就出院,我又没个衣服换,穿着睡衣在这里像什么啊!”



最终在她的催促并以拿衣服为由下,我被迫离开了医院。



回到公司也没什么心思工作,脑子里翻来覆去的全是嫂子。



时不时也会出现大哥的身影,以至于旁边同事都好奇问我,“看你咬牙切齿的样子,被人偷钱包了?”



这事,比遭人偷了钱包更可恨。



想起嫂子遭受的罪,我就恨不能把大哥吊起来一通暴打!



终于熬到下班,我赶紧开车去超市买了只白条鸡,回家给嫂子熬汤补补。



这边鸡汤熬上了,那边我替嫂子收拾着衣服。



刚收拾利索的,房门就开了,然后张倩的声音飘进厨房,“好像啊,谁给我煲的爱心鸡汤?”



“美的你,给我嫂子煲的鸡汤,跟你有个屁的关系,还爱心鸡汤。对了,鸡屁股有一只,美容养颜的,你要不要?”



我拿筷子戳着鸡屁股递给张倩,她送给我一个饱含深情的字眼,“滚!”



随后在问起嫂子时,她得知了嫂子的情况,显得特别紧张。



当得知已经没什么问题时才松了口气,随即跟我展开抱怨。



“不是我八卦说什么,你那大哥真不是个东西,要再我手里我非得给他捏爆了不可,什么玩意儿!”



恨恨抱怨一通,她又虎视眈眈地望向我。



“我警告你,小方,你将来要是敢这么欺负女人的话……哼哼!”



她攥着拳头紧盯着我身下的冷笑,又让我感觉裤子透风了,嗖嗖的凉。



这只妖精,怎么对那玩意儿情有独钟呢?太吓人了!



鸡汤出锅后,装进保温桶我们带往医院。



下楼的时候张倩拖拖拉拉走在后面,掰动指头数算着还要带什么东西。



“这是住院又不是旅游,你数算那么详细干什么,还带上吹风机,你咋想的?”



我在二楼半她刚到三楼,我仰头数落着她。



这一仰头不要紧,恰好看到了她蓬蓬裙内的旖旎。



肉色丝袜尽头一片朦胧的黑,除此外再无他物,连小裤裤都没有。



我当时都心情激荡的懵了,下意识的问她,“丝袜中缝割不进去啊?”



她想来也是没过脑子,“这还能割进去?你瞎想什……”



话没说完的,她就反应过来,赶紧拿手捂住裙子,脸色通红通红的。



下一瞬,她踩着高跟鞋呼呼的就跑了下来,抡起粉拳就要捶我。



我赶紧亮出鸡汤,她这才不甘心的停手,“要不是怕撒了鸡汤,我打死你!”



“打死我?打死我你行哪尝试活物比死物更优秀的感觉?”



“那件事你还提!!!”



张倩羞到不行不行的,走路都不怎么会走的,看起来她特别羞人。



来到车上后,鸡汤放好,我望向了身旁的张倩。



“倩倩,你跟我说说,你到底咋想的,穿丝袜不穿小裤裤,有男人不用用棒槌。你这是特殊癖好还是心理不健康?”



没了鸡汤的掩护,张倩提拳就打。



但当我的手掌成功摸上她大腿并离她那儿仅剩一指距离后,她停手了。



她羞红着脸蛋儿,隐隐有些羞恼,“小流氓,你拿开!”



我意志坚定,“坚决不,你不回答我就进去。”



张倩羞的要死要活的,“怎么招上你这么个流氓无赖……”



最终,她还是迫于无奈,跟我说起了原因。



“我只是不喜欢穿小裤裤而已,总感觉紧贴着那里磨啊磨的,特别难受。”



我适时的问她,“一磨然后就想事儿了?”



“滚!”



她羞恼地瞪了我一眼,然后继续说道:“一磨就会疼的,你以为就跟你们那似的,还有层皮护着,我们女人的肌肤多么敏感。”



在匆忙解释完这事后,她又跟我谈起了棒槌的事情。



对于这个问题,我可就大为好奇了。



张倩这么漂亮的女人,咋就有排着队的大活人不用,非得让根死棒槌享福呢?

橡胶棒槌那玩意儿在女人手里,给人的第一反应必然是拿来用的。



我一直都是这么认为,张倩也没有特别的否认过。



但直至此时此刻她跟我解释,我这才明白竟然有别的用处。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