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云译网,为您提供全国翻译公司,打造专业的翻译服务平台!

发布资讯

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翻译服务信息 > 正文

睁开眼看我怎么玩你的|写作业时男朋友在后面撞

更新时间:2020-10-30 10:26:39

就听见小护士嘴里发出欢愉的声音,我全身忍不住的颤抖起来,双手不知不觉到了她的大腿根部。


那里的手感,居然丰满和软嫩。


我已经欲望上头了,想要解除自己的处男之身。


说着我用我的家伙在她的翘臀上面不断摩擦,每一次摩擦她的臀部就会一阵微微的抖动。


我的手越来越放纵,直接摸她的两个柔软,轻轻的抚摸,慢慢的加快速度,她全身忍不住的颤抖起来,一阵又一阵的娇喘从她的嘴里传出来。


我越来越大胆起来,含住了她胸前的两个凸起,小护士夹住了我的大腿,摩擦起来,脸色变得潮红起来。


我默默她的下半声,已经湿了一大块,散发出淡淡的香味。


“啊!好…..痒!阿水,快给我。”小护士夹住了我的大腿,用她那里,对着我的手臂摩擦起来。


我闻声往那处顶了过去….


 文学

只是刚进去一半,旁边的手机传来震动声音。


小护士吓了一跳,马上爬了出来,去接电话,一看原来是村长的电话”金花,我手机掉在你那里了,我过来取一下。”

村长马上就要来了,我们自然不能继续下去,没办法的我也只能回家了。


我走到门诊门口,就看见村长的在城里上学的女儿走了进来,含苞待放的,要身材有身材,要模样有模样,特别是那城里人的气派,让我自形忏愧,不由多看了几眼。


第二天,我又来到小护士哪里打针,小护士一看到我脸上就红红的。


昨天看到的小美女—曹美,村长的女儿也在,穿着一个小吊带背心,露出一双大长腿。


我内心想村长那么丑的人,怎么生出了一个腰细腿长的女儿,不由感叹造福者的伟大。


金花叫我把裤子脱掉,给我打消炎针,没想到把我整条裤子拽了下来,我的家伙就暴露在空气中。


我感觉到曹美忽然朝我这里看了一眼,盯着我下面的家伙瞟了过去。


金花冲着曹美比划,虽然,她嘴没有出声,但我看出来了,她是告诉她,我的尺寸很大!


曹美高冷的脸上羞红了,小护士却是吃吃笑着。


   然后,就说道:“小美,来,我让你看看眼界!”


接着,我就看到她从电视柜的抽屉里拿出一张碟片,然后,打开影碟机,把碟片放了进去。


“金花,什么电影呀?”曹美问道。


“你马上就知道了。”小护士狡黠的一笑。


电视机本来开着,小美把音量调小了。


然后,电视画面就变了。我一下目瞪口呆!


  画面上一出来,就是两个光身子的男女,二话没说,抱在一起就干那事儿!


那女人浪叫着,声音让人血脉贲张!


 又是毛片!


我看见曹美羞红,但是两双大长腿夹得紧紧的,让我想起昨天小护士两条腿夹着我的手臂。


我也不能坐着不出声啊,毕竟我也听到了。


    于是,我一脸懵逼的问道:“金花,你们在看什么电影啊,怎么都不说话啊,只听到女人在叫,她是怎么了?感觉有人在打她,好像也不对。我怎么听着有些别扭呢?”


   “你们倒底在说什么呀?那女人的声音叫得怪怪的,我听了有些,有些——”我吐吐吞吞的说着,“感觉身上起了火似的。”


我摸着自己的脸,不好意思的说道。


我想,我这样说,才是正常的反应,她们反而不会起疑心。


说实话,光听那片子里的女人叫唤,是个正常男人就会受不了!


小护士看到我下面的物件抬头,笑的指着我对曹美说道:“阿水,有反应了。”


曹美回头看了一眼,看到我那巨大的物件,马上害羞的回头了。


小护士因为有病人来了,连忙出去了一趟。


电影到达高潮,曹美看到四下无人,一只手搓着她的胸,另一只手伸向下方,一根手指头隐没在了那个地方,后来又回头看了看我。


然后,她嘴里发出若有若无的声音。


我又闻到了那熟悉的气味。


 曹美这个高冷女神竟然把我当成了自卫的对象,可我却难受着呢!


一个邪恶的念头闪过,我偷偷拿出嫂子给我买的手机,拍下曹美现在自慰的样子,想到日后自然有用处。


小护士回来,看到我还没有回家,而且又瞎又拐,于是叫曹美送我回去。


曹美看到小护士这样拜托了,也不好拒绝,于是伸出一根手指,让我牵着走,我还能感觉到手指上湿漉漉的感觉。


我故意来回摸着曹美的手,没想到她转头,生气的拍掉我的手。


高高冷冷的走到前面,我在后面看着她曼妙的身姿,闻了闻手上残留的湿漉漉的味道,想要马上把她就地正法。


“我有点渴,可以到你家喝杯水吗?”


“喝水,你真的要喝吗?”曹美冰冷冷的说道,满脸对我都是鄙夷,觉得我有一点点蹬鼻子的样子,心里对我一定匆忙鄙夷。


“是的。”我大摇大摆的走进她家。


曹美从房间拿出一杯水,叫我喝完快点走。


“不着急,我从包里面掏出手机,把刚刚拍她的照片拿了出来。


“什么,你眼睛没瞎,你这个大骗子,你想要怎么办?“曹美有点慌张起来。


“我不想怎么样,只是想和你玩点游戏。”我一脸得意的说道。


“什么游戏。”曹美一改之前高冷的状态,变得慌张起来。


“就是我们下午看的视频呀。你把我服侍好,要不然你知道后果”我威胁着曹美,让她知道谁是老大。


曹美立马心如死灰,她知道我今天是有备而来的,看来今晚谁都逃不了。


一分钟后。


曹美开始脱自己的衣服,当她脱掉上衣露出那蕾丝内衣,饱满至极,  没想到她下面穿着一条丁字裤,我的身体都要炸了!


    那小小的一块三角形布料堪堪遮住前面,而且还是半透明的,看上去,里面若隐若现,腰上和屁股就是一根绳。


    那根绳勒在屁股缝中,是舒服呢,还是难受呢?


    但是,给人的感觉比不穿还要诱惑!这真的是内衣吗?


看到这里,我已经受不了,上前就是一顿乱啃。


“你可真性感。让我好好满足你一次。你肯定也很想吧?你看看你都什么样子了。”我靠着她耳边说话。


下一秒,我一边亲吻她的大红唇,一边抬手,把她的丁字裤扯了下来。


我现在就像一头猛兽,迫不及待的拉开拉链。


接下来我快速的调整角度,然后抵到了她美妙到极致的臀缝中,在这快感中,我们两都控制不住的颤抖起来。


我的手伸进了她的衣领,肆意把玩那两团丰满,另一只手探入她的裙下,上下齐手,动作起来。


然后,我便感觉一只光滑柔软的手探入了我的裤子,将我的反应紧紧握住。


 过了一会,曹美似乎受不了,在我怀中扭动着身体,断断续续的说道:“嗯,阿水,给我我我想要”


 “好!”我闷哼一声,分开她的两腿,便长驱直入。


话音刚入,一阵急促的手机铃声响起,打断了我们两,我一看是嫂子的电话,连忙接了起来,没想到嫂子有急事叫我回家。


临走前再次给她一个长长的吻,才换上衣服离开。


我走后,曹美又忍不住回味之前的感觉,然后身上越来约热的她忍不住拿起床头的黄瓜,开始玩了起来。

回到家里,看见嫂子没有穿着内衣,穿着一个薄纱一样的睡衣坐在房间里面。


我真不知道嫂子为什么把我叫回来,连忙询问怎么回事,


原来村长看我们家人丁不旺,我又是一个瞎子,想霸占我们家的田地。


想到这里,我更是气得不得,过去不仅强收我们的地,还三番五次打我嫂子的注意,这些仇恨我都记得清清楚楚!


我想到这里,本来准备狠狠的打曹村长一顿,可我转念一想,如果我现在打了他,过不了多久,全村的人都会知道我现在已经不瞎了,所有的事情都会曝光,这对自己的计划是非常不利的。  


还有什么比玩他的老婆和女儿,更有报复快感的?想到这里我连忙备份了一份曹美的照片到手机内存卡里面。


半夜接到一个陌生电话,原来是曹美,她在电话支支吾吾的不说话,就是叫我帮忙,整个人说话让人心痒痒,根本不是下午那副高冷的样子。


等半响,我到了村长家,就看见曹美穿着一个吊带睡衣,把我拉到她的房间,还叫我小声点,她爸爸妈妈在家。


我不由的开心的想到,想我就想我了,干嘛搞得和偷情一样。


没想到下一秒。曹美就说黄瓜卡在她身体里面,叫我帮忙拿出来。


我下意识的要去看她的喉咙,没想到她指了指下面。


然后,就抓住我的手,把我的手放在了那片草丛上,然后,她自己躺了下去。


“阿水,就在那里,有、有条缝,你、轻点伸进去。小心,别、别再弄断了!”她的声音已经低得像蚊蝇。


我激动的一颗心快跳出嗓子眼了!


“知道了。”我结结巴巴的说道,然后蹲下去,我这才注意到,那三角区上方果然有明显的隆起!


乖乖,那大半截黄瓜真的在里面耶!


 这尺寸是怎么吞进去的?


一股略带腥腥的气味混和着香皂的味道袭进鼻里,让我忍不住打了一个喷嚏,全喷在曹美的身上了。


“不好意思,我、我有点激动!”我的手慌忙在她身上胡乱抹了几下。


 她‘嘤咛’一声,“快点,阿水!”


“好,好!”


我的手抖得厉害,探索了一下,然后伸了进去。


 我的鼻血都快流了出来!


 这太刺激了呀!


 曹美若有若无的哼了起来。


捣鼓了几下,我就摸到了黄瓜,夹住了它。


一点点的把它拿出来,没想到曹美摸着我下面的物件,开始呻吟起来。


我忙着捂住她的嘴,不能让她爸爸听到,要不然我就吃不了兜着走了。


我帮曹美弄出来,就马上离开,心里想到不能让村长发现我,要不然可能会出大事。


没想到刚出门就撞上从外面刚刚回来的村长的老婆——红玉。


看到村长老婆,我瞬间知道为什么村长的女儿那么好看。


只看见红玉穿着一条旗袍,她那翘臀被旗袍包裹着,更显得浑圆挺翘。


身前的加惊人,至少有36D,生完孩子还一点不走样,如果说曹美是小美人,那她妈妈就是那个大美人,带着成熟女人特有的韵味,我感叹到村长真是好好的妻子不睡,要跑到外面去找女人。


阿姨看到我说了一句:“阿水,你到我家干什么。”


我随便找了一个理由搪塞过去,没想到红玉阿姨也没有多疑。


没想到过来几天我在一个特殊场合,又看到村长媳妇。


那天我到镇里溜达,在我走回家的路上,被一个穿着暴露的阿姨拦住,那阿姨还一个劲的往我身上蹭,搞得我有点不好意思,就随她进去了。


过了一会,进来一个人,穿的不是服务生的衣服。


“少爷,我来陪您了。”


我这才知道这里是做什么的,女人的声音非常悦耳,穿的更是惊艳,一条镂空黑色蕾丝旗袍,一个大开叉开到大腿根处。那傲人的胸脯和大长腿,没有一个男人不会流鼻血的。


我感觉我的呼吸有点上不了,这特么,谁挺得住呀。


在看脸,妖艳的五官,加上淡淡的妆容,让我更加受不了了。


这女人好看的让我震惊,但是更让我震惊的是这女人我前几天竟然看到过!


“红玉姨….?”我惊讶道,但是又想到前几天说要给村长老婆来一炮,给村长来一顶绿帽,没想到老天现在就给我这个好机会。


“阿水。”红玉姨羞花了脸,整个胸脯都是红晕,说完没没想到整个人靠到我的身上,一股若有若无的呼吸声往我胸膛涌。


“阿水,你能不能不要告诉别人,姨在这里工作呀。”


我也不知道姨怎么忽然和我说这件事情,其实我本来就没有想告诉别人,而且就算说出去,也没有人会相信的,对我也没有什么好处,还不如享受一下。


红玉姨看见我有点犹豫的样子,以为我不同意,马上把我放到我的腿边,边轻轻的摩擦。


一双带水的眼睛妩媚的看着我,接着手开始伸向我的衣服里面,我被弄得痒痒的,没想到后来竟然往下面游走,握住了我的火热,还摩擦起来。


被撩了这么久,我要是没有反应就不算一个男人了,我感觉我随时可能要爆炸了。


我的反应被红玉姨看到眼里,她对我一阵坏笑,一把将我的裤子给那个了,把嘴凑了上去。”

红玉姨一上一下的用嘴巴帮我释放着,我下面的物件更是受不了了,没想到没过了多久都流在红玉姨的嘴巴里面,没想到下一秒红玉姨吞了下去,一副潮热的样子。


我再也控制不了自己,双手在红玉姨的那片雪白磨蹭起来,那光滑的触感,让我欲罢不能。


我再也不想浪费时间,只想直指城门,迅速的把她的衣服全部撩了起来。


红玉姨趴在台子上,感觉下身被一个东西顶住了,她下意识的往下面看了一眼我的巨大的物件,然后呻吟起来。


我看着红玉姨的雪白,控制不住的品尝起来,就像小时候吸奶一样,她好像受不了一样,两条腿狠狠的缠绕着我的腰。


我随后在光滑浑圆的大腿上抚摸了一下之后,终于向前挺了挺,与她完美的贴合在一起。


“啊…..”红玉姨被我这么一撞情不自禁的喊了起来。


我想要好好的享受一下,破了自己的童子之身。


没想到红玉姨趴在台上,扭过头看着我,想早早进入正题:“阿水,快点。”


但是我不会让她如愿的,反而将其实手扣在她的背上,压在她被撩起来的衣服上,继续摩擦着。


想到村长对我家的所作所为,我不由用力拍了她的屁股一下,邪恶的说道:“我和村长谁更厉害。”


红玉姨被我弄的有点痛,再加上被我的话刺激到了,想到要快点解决了。


我知道现在提村长不合适,但是想到现在睡他的女人,想想都很爽,但是我要帮助她克服这个防线,这样以后就可以多多益善了。


毕竟这样的尤物,我不想就这一次。


我向前挺了挺身子,急促的呼吸声,晃动的身体,但我不觉得满足,我今天一定要让红玉姨彻底臣服我。


再也不能克制的我,一头埋进这温柔香里面,开始啃咬起来。


“啊…..”再次受到刺激的红玉姨开始哼了起来。


坐在台子上的她,双腿分开夹着我的腰,手也没有停着,抚摸着,运动着…..


我感受着她的举动,也没有拒绝,反而配合着她,早准位置,挺身进入,我的处男之身,就给了红玉姨。


就在这个时候,敲门声突然响起!


    “开门!”


    “警察临检!”


    我一下蒙了!


    作为一个乡下人,我从小到大最怕的就是警察!


    小时候,我还梦想当一个警察,那多威风啊!当然自从瞎了之后,什么梦想都没有了。


    红玉姨的脸也白了,不过她没有我这么慌张,飞快的拎起小内内就穿上!


    不过,警察显然没有给她足够时间,她刚穿上小内内,那门就被踹开了!


    太暴力了!


    接着,几个警察蜂涌而入!


    我就像个木头似的傻站在那里。上身还光着。


    我看清了,一共五个警察。


    为首的是个中年警察,啤酒肚,麻子脸,威风凛凛。


    让我惊讶的是,最后进来的是一个女警察,二十多岁,唇红齿白,长得很漂亮,身材更是性感的要命,那胸比嫂子还要大,感觉那警服随时要被崩裂似的!


    这是我长大以来,看到的最大的!


    那麻子脸警察看了我们一眼,冷哼道:“我们接到举报,说这里有不法交易,说吧,你们在这里做什么?”


    “我们没干什么。”我弱弱的说道。


    我瞟了一眼那红玉姨,她来不及穿衣服,此时,把上衣抱在胸前挡着,低着头。


    “没干什么?”那警察冷笑一声,“瞎子都看得出来,你们正在卖淫嫖娼!”


    紧张之后,我已经冷静下来,他提到‘瞎子’,我赶紧说道:“警察叔叔,你们误会了,我就是个瞎子,我是来她按摩的!”


    “你是个瞎子?”


    那几个警察一听,有些惊讶。


    因为,我此时没有戴墨镜,盲杖也放在一边,他们应该没注意到。


    实际上,这几个警察进来之后,除了那女警,他们的眼睛都往那妹子身上瞟。


    “是啊,他就是一个瞎子,他是来给我按摩的。”红玉姨附和道,然后伸手把墨镜拿给我。


    我戴上墨镜,又摸摸索索的摸到盲杖,“警察叔叔,我都瞎了十几年了,村里人都知道。”


    “瞎子又怎么样,就能说明你没有嫖娼了?”那麻脸警察哼道,“你看看你们,这女的都脱光了,你也脱了上衣,这怎么解释?”


     我赶紧说道:“警察叔叔,我把衣服脱了,是因为这屋里太热了。这位姨把衣服脱了,是因为我要给她按摩啊!她说她痛经,我要按摩一些重要的穴位,就建议她把衣服脱了,是不是这样,姨?”


    “对,对!”红玉姨连忙点头,“我刚才站在马路边,看见这个瞎子哥哥走过来,就问他会不会按摩。他说他会,我就把他带到了出租屋。我这房子没有空调,他觉得热,就把上衣脱了,然后,他告诉我,要按穴,必须把衣服脱了。我就脱了呀,反正他是瞎子,又看不见。”


“哟,你们俩个一唱一合的,还挺默契呀!”满脸警察冷笑道,“小瞎子,既然你说你会按摩,那行,我就给你一个机会证明一下。现在,你给我按摩,我一试就知道真假!”


    说着,麻脸警察摘了帽子,就坐在了床上。


    我看见那红玉姨又变得紧张起来。


    另外几个警察都兴灾乐祸的盯着我,不过,那女警的目光却很复杂。


    “愣着干嘛,来按摩啊,我坐在这里的!”麻脸警察叫道,“告诉你小瞎子,我经常去按摩,你忽悠不了我!现在,你给我按按头!”


    我装着听声音,侧过身体,上前两步,伸出手来,摸到了他的脸。


    我平静了一下心静,两只手搭在了他的脑袋上,然后开始头部按摩。


    “这是‘完骨穴’,主治失眠、偏头痛——”


    “这是‘天柱穴’,主治颈椎酸痛,落枕——”


    “这是‘哑门穴’,可以治疗顽固性头痛,鼻出血——”


    我一边用纯正的手法按着,一边熟练的说出每个穴位的主治功能。


    我用余光看见那几个警察的表情变了。

 而红玉姨的表情也舒缓了,她应该没想到我真的会按摩。


    “不错,不错,你这个小瞎子原来还真的会按摩。”麻脸警察这下也相信了。


    按摩了几分钟之后,麻脸警察站了起来。


    “好了,算你们说的是实话,这次,我们就不追究了!我警告你们,千万不要做违法乱纪的事情!收队!”


    麻脸警察带头走了出去,几个警察跟在他后面。


    我长长的吁了口气。


    没想到,先前走出去的女警又走了进来。


    我一下又紧张起来,难道她看出了破绽?


   她走到我跟前,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我、我叫洪阿水!”


    “你在哪个盲人按摩店上班?”


    “我没在按摩店上班,我跟着我师父干活,他在分水镇有个中医诊所,他叫赵国邦,我真的是学按摩的。不信,你可以打电话问他。”


    女警笑了笑,转身就走了。


    我一屁股坐在了床上,后背全是汗。


    “阿水,谢谢你了。”红玉姨说道,这个时候,她才把衣服穿好。


    “以后别干这个了,危险!”


    “知道了,我送你出去吧!”


于是,红玉姨牵着我,把我送到马路上。


自从和红玉搞过之后,我越发渴望女人的身体。


下午,嫂子和妈妈有事情出门一趟,把我留在家里。


于是,我一个人躺在摇椅上听音乐,梦里我梦见一个陌生的女人,我不知道怎么就和她搞起来了。


不知道跑马的下半身被温暖包裹起来,而且有规律的动了起来,我以为我做了一个春梦。


起来的时候,家里只有嫂子一个,好像在洗着一条蕾丝内裤,我走上去,看到那内裤上好像还有我白色的东西,我才知道刚刚爱抚我的是嫂子。


看着嫂子那羞花的脸和白花花的大胸,我下面刚刚休息的物件又开始抬头。


 我马上说道:“嫂子,要不,我给你按摩一下吧?那个按摩床舒服着呢!我也想练练手。”


嫂子犹豫了了下,“好吧,今天还真是有些累!”


好的,嫂子。”


于是,嫂子牵着我进了工作间。


嫂子一进来就把门给反锁起来了。


她衣服也没脱就躺在了按摩床上,“阿水,就随便给我按摩一下吧!”


“好啊!”我先摸到了她的腿,然后就揉捏起来。


她穿着高腰臀,不算长,甚至可以看到她的翘臀,我鬼迷心窍的摸了摸,手感真是好。


嫂子感觉到我的爱抚,好像有点反应。


 “嗯,嗯。”我一边说着,一边按到了嫂子的大腿根儿。


对嫂子来说,她体质本来敏感,这大腿根一按,虽然隔着裤子,她就有很大的反应了。


 随后,她就小声哼了起来。


“嫂子,要不把裙子脱了吧?”我小声说道。


“别,别脱,就这样!”


她显然还很清醒。


“嫂子,你放心,我不会怎么你的,我是想让你彻底放松!这里不是很隔音吗,房子里面也没什么人,这里已经打扫过了。”


“阿水,你又在诱惑我!”嫂子的呼吸有点急促了。


“嫂子,你应该好久没有释放了吧?你压力这么大,应该释放一下,根据我这么多年按摩的经验来说,这样对身体好!”


“阿水,你别这样别。”


“嫂子,不要紧的,我都懂。”我一边说着,一边抚摸她的三角区。


嫂子的腿绷紧了。


她的手想拂开我,却又显得那么无力。


“嫂子,脱了吧,免得把裤子弄湿了。到时,你直接去卫生间洗个澡吧!”


我继续蛊惑着她。


她无力的摇摆着头。


我两只手开始解她的裤扣。


“阿水,别这样!”嫂子近乎哀求。


但她的声音反而刺激着我。


“嫂子,没事的,只是为了释放一下,你不要憋得太苦,你本来的身体就敏感的。”


“啊——”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