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云译网,为您提供全国翻译公司,打造专业的翻译服务平台!

发布资讯

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翻译服务信息 > 正文

看着我它是怎么进去的|伺候女省长粗大

更新时间:2020-10-30 10:27:21

蔡凤荣晃动着腰肢,看得老李内心汹涌澎湃,这是得多压抑,这才揉了几下就这样了!



让老李更不敢相信的是,这女人居然主动蹭了过来……

传来的触感让老李险些都把持不住自己,直接把这俏寡妇给办了。



“大师……您弄得我好难受啊,好了么?”



蔡凤荣此时此刻这个难受劲儿就别提了,整个下半身酥麻的不像样子,特别的想要男人的安抚。



只不过老李还是控制住了自己,刚才他想小姑娘想的分了神,这才意识到自己的功力输送大了。



把打入蔡凤荣下身的功力散掉,老李才算完事儿。


 文学


老李看着趴在地上呼哧呼哧喘着粗气的蔡凤荣,说道,“大妹子,你这骨头最快也得三四次才能正回来,这两日多注意一些。”



蔡凤荣慌忙将挂在枝头上的裙子套在了身上,心虚似的看了眼周围,不由得看了一眼老李,眼前这粗壮的汉子也是村子里的老光棍,可刚才自己就跟脱光了站在他面前似的,放在别的老爷们儿身上早就不顾一切的扑了过来,可他却送上门的也不要。



把衣服打理整齐了,蔡凤荣感觉全身舒畅,仿佛摆脱了什么枷锁似的,整个人都通透了好多,心里更是对老李信服,约定下次正骨的时间后,扭着屁股离开了小树林儿。



老李摸着下巴,细细品味了蔡凤荣的背影,要不是心里惦念着小姑娘非得睡了她。



回了村,在自家里洗了个凉水澡,老李倒下就睡,梦里面数不清的小姑娘在他旁边撒娇,一个个都任君采摘的模样,就等着他去征服了。



好不容易交流完了感情,老李裤子都脱了就准备征战沙场了,急促的敲门声直接把他从梦中惊醒。



还没等到老李恼怒,门外传来一阵熟悉的呼喊。



“大师!救命啊!”



一听到外面的惨叫,老李也不敢耽误,披着衣服就冲进了院里,打开院门一看,门外站着两个人,其中一个就是蔡凤荣,她还背着一个年轻姑娘,穿着简单的睡衣,一张俊秀的小脸,一点也不像村子里的姑娘,犹如一朵出水芙蓉静静盛开。



蔡凤荣穿的也不多,胸前的丰满若影若现。



看着蔡凤荣一副泪眼婆娑的模样,老李急忙把母女俩让进屋子里。



进了屋,老李让蔡凤荣把昏过去的女孩儿摆在了床上。



看着床上的小美人儿,老李眼睛都直了,二十多岁的姑娘,身材正是完美,微微鼓起的胸脯,纤细的腰肢。



可蔡凤荣就站在老李对面儿,看着老李呆呆的盯着自己身子,心里冒出了一种奇怪的感觉。



床上的女孩儿脸色苍白,秀眉微微蹙起,双眸紧闭。



蔡凤荣刚想说什么,老李摆了摆手示意她不要说话,紧接着单手直接摁在了女孩儿那胸脯上……

“大师,您这是干嘛!”看着老李把大手放在自己闺女的胸脯上,蔡凤荣也不淡定了。



“你懂个啥!”老李低喝一声,眉头一挑,说道:“你闺女是不是晚上刚回来?”



蔡凤荣慌忙点头,回道:“是啊!大师,我闺女今天刚放假回家,晚上这才准备睡,就直接晕了过去,这附近也没个大夫,我就找你来了。”



老李叹了口气,“这也得亏是找我,你这闺女多半是大晚上抄近道,被路边的脏东西冲着了!”



“啊?那咋办?”蔡凤荣心里一惊,满脸无助的看着老李。



“咋办?快把她上衣解开,那股阴气郁结在她胸口,再迟一点怕是就麻烦了!”老李一本正经的说道。



蔡凤荣顾不上其他,直接匆忙把自己女儿的衣服扣子解了开来,眼前的风景,让老李直咽口水,恨不得一口咬上去。



老李嗅了嗅鼻子,一股独有的芳香,要是自己能跟这丫头好一回,那该多美好啊!



抵制住诱惑,老李故作正经说道,“大妹子,如今我也是无奈之举,还请你谅解。”



“大师,都这时候了,你就别抻着了,快救我女儿吧!”蔡凤荣急得眼泪直打转,甚至还让老李快点。



老李顿时不再犹豫,单手探出放在她的胸脯上。



瞬间,他整个人仿佛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有仿若一头栽进了重重叠叠的云朵之中。



四十多年的老男人,老李虽然没有经验,但是床底下一厚摞的毛片给了他充足的理论知识,这样的身材即便是那小电影中无数的女主角里也绝对是数一数二的。



真是又大又香又软,刹那间,老李觉得自己这四十多年都活到狗肚子里去了。



虽然享受可老李手底下的活儿可却没停,运气于掌心当中,精纯的功力顺着掌心缓缓透过女孩儿的胸口涌向那团阴气。



不多时,阴气消散女孩儿紧蹙的眉头也平缓下来,微微张开眼睛,能看到天花板微黄的灯光,以及自己母亲焦急的面孔,还有一张略带沧桑的中年男人面孔。



再感受到胸口那凉凉的感觉,她一下子就清醒过来,紧接着整个人就坐了起来,随手扯过一边的衣服盖在自己的胸前,警惕的盯着老李。



“你是什么人!”



“闺女,你可醒了,吓死妈妈了!”蔡凤荣看到女儿行了,兴奋的将闺女搂在怀中。



看着女孩儿警惕的目光,老李暗道不好,也侧过身去,将自己那玩意儿避过女娃娃的视线。



可他心却哇凉哇凉的,这可倒好,把人家小姑娘吓到了,自己这还怎么下手?

“闺女,别误会,你这是被脏东西冲着了,如果不是李大师,你就危险了!”蔡凤荣生怕自己闺女得罪了大师,赶紧解释。



说着蔡凤荣还略带欣喜的看着老李,别看老李岁数大了,可一身腱子肉,硬朗的面孔,扑面而来的荷尔蒙气息,蔡凤荣越发对老李感兴趣了。



老李突如其来的一阵寒恶,再看蔡凤荣看向自己的眼光,不由得无语,这眼光不正和自己看小姑娘的时候一样么。



看着蔡凤荣怀中标志的小美人儿,老李却又觉得有些难过,自己哪怕再年轻个十岁这小姑娘也绝对能哄好,可如今自己快五十了,给她当爹都嫌大,这还怎么玩儿?



唐欣把衣服紧紧的裹在上身,可殊不知是拆东墙补西墙,平摊嫩白的小腹直接呈现在了老李的面前,这让老李的心头越发火热,要是能搂着这样的小腰,一亲芳泽该多享受。



“妈!你糊涂了,这都什么年代了,还信封建迷信,我今天就是路走多了,有点中暑!”唐欣气急了,暗道老妈糊涂居然把自己带来这里。



一想自己的清白之躯被这个大叔看了个干净,她就羞得不能自已。



“欣欣,可不敢乱说啊!刚才妈叫都叫不醒你,要不是大师……”蔡凤荣生怕女儿惹恼了大师。



“无妨。”



老赵心想挽回面子的时候到了,像这种女娃娃顺着她们可不行,就得从心理上征服她。



“欣欣,我问你,今天你是不是从村边的那条小土路回来的?”老李问道。



“是又怎么样?进村的路一共就那么两条,那边离我家最近了,我告诉你,我可没我妈那么好骗!”唐欣一挺小胸脯恨不得马上拆穿这个骗子。



“行,那我实话告诉你,你回来的时候已经被那东西盯上了,虽然我暂时驱散了你体内的阴气,但是他还回来找你的。”老李故作高深的说道。



“大师,那该怎么办?你一定要救救欣欣啊!”蔡凤荣慌了神儿,这是她唯一的闺女啊!



“妈,别听她忽悠!”唐欣一副嗤之以鼻的样子。



“行,那你扒开你的上衣看看上面是不是有一个青手印?”老李说道。



一听老李的话,蔡凤荣忙不及扒开唐欣上衣,果不其然一个诡异的手印就在唐欣的肩头。



一开始唐欣还不信,可拿过镜子一照,连她自己都懵了,这下彻底不说话了,毕竟是个女孩子遇到这种诡异的事情难免害怕。



蔡凤荣一看,知道自己闺女害羞,开口说道,“大师,你有什么办法解决没?就算我砸锅卖铁也一定会报答你。”



老李也知道这母女俩彻底相信了自己,于是说道,“你看现在天已经晚了,被别人看见容易说闲话,这样你们两个就先回去吧,明天再来找我。”



被老李这么一提醒,蔡凤荣觉得这样也确实不妥,村子里最怕这样的风言风语,当即带着唐欣离开了老李家。



临走的时候,老李笑道,“怎么样,大叔不是骗人的吧!”



被老李这么一调笑,唐欣的脸红了起来,之前的怨气也少了几分:“谢谢您,那我明天一早就来找您!”



看着母女俩离开的背影,老李顾自嘟囔,“这闺女身材和她妈一样够劲儿!”



这一夜老李梦到自己扶着唐欣的小腰儿,倒在她的温柔乡里。



第二天老李一早醒来,刚把自己收拾干净,就听到了敲门声。



一开门,唐欣嗖的一声就窜进院子里来。



还没等老李说话,唐欣就一把拉住老李的手,恐惧似的说道,“李叔,我总感觉有一双眼睛在暗处盯着我。”



唐欣双臂紧紧夹住老李的胳膊,胸前的饱满蹭着老李的胳膊,撩拨的老李心里起火。



老李感觉热血沸腾,恨不得立马开展接下来的步骤,不过他还是强装镇定地说道,“事情是小事儿,只不过要像昨天那样……”



唐欣只是红着脸点了点头,出门前自己妈还嘱咐自己,李大师是神仙一样的人物,到时候到了地方,人家说什么你就听什么!



老李把人带到了床边,拉上窗帘:“欣欣,脱了衣服躺上去吧!”



唐欣到底是个大姑娘,在一个大男人的注视下羞得连扣子都解不开,最后给老李急的直接上手掀开了她的衣服……

老李承认自己的确是着急了,他刚一上手,唐欣本能的往后退了两步,就像是遇到流氓时无助的女青年一般。



老李知道这时候自己可不能认怂,口中带了一些威严,“欣欣,你不要紧张,如果再不把你身上的印记弄掉天一黑,那东西就得来找你!”



一听这话,唐欣瞬间怂了,她松开了手,索性将眼睛闭了起来,微微颤抖的睫毛显示着她此刻内心并不平静。



一股扑面而来的香味,比起陈年的佳酿更要醉人心扉。



“嘿呦!看不出来你这小姑娘身材挺好!”



这句话完全出自于本能,连老李都感到惊奇一个二十多岁未经人事的女孩儿上面会有这么大!



唐欣羞涩的两只小手儿都攥出了汗,这大叔怎么回事儿,看到了也就罢了,怎么还直接说出来!



“我也不知道,平时我都穿这样紧身的衣服……”



一看唐欣羞得脸都快滴出水儿来,老李才意识到自己差点又搂不住了。



不过当解开唐欣最后一道防线后,老李还是惊呆了,展现在自己的眼前,绝对是极品的少女才会拥有。



老李已经快要控制不住自己了,只能将一早准备好的药油放在自己手上,“欣欣,叔一会儿要给你摸骨,摸去脏东西在你身体上留下的印记,可能会有点感觉,你要忍住啊!”



欣欣闭着眼睛,早就把自己的健康交给了老李,事到如今也只能点头。



老李颤抖着手,从两侧入手,那惊人的触觉让老李有点把持不住。



同样未经人事的唐欣,哪里被男人以这种直接的方式触碰,特别是手上的温度透过滑腻的油,让她情不自禁的哼哼出声来。



老李虽然没有经历过女人,但他知道如何挑逗女人才能在最短的时间内挑起她内在的感觉,所以在涂抹驱阴油的时候也就加上了一些手法。



须臾之间,唐欣的脸羞耻的近乎能滴出血来。



于此同时,唐欣感觉一种奇怪到近乎舒适的感觉从心底蔓延开来。



大叔的手仿佛带着奇异的魔法,从最开始的抗拒,她竟然不想让那一双手离开,根本不受控制,她的身体也跟着开始摇摆,呼吸也变得有些急促,带着微微的声音……



老李当然也没有忘了最开始的目的,精纯的功力顺着手掌慢慢沁入唐欣的身体,三路夹攻之下,唐欣开始慢慢的动情了。



“啊……大叔你…好了么?”



唐欣忍不住娇哼了一声,这奇怪的感觉让她忘乎所以。



她为自己的叫声而感到羞愧,更恐怖的是,她此刻内心不光希望大叔只是摸她,甚至是更进一步……

因为窗帘拉上,所以屋子里显得有些昏暗,此刻唐欣上身衣物全无的趴在床上,一双性感的长腿耷拉在床边,老李正站在她翘挺的臀部后面,若要不知情的人看到,一定会以为老夫少妻在做什么繁衍子孙的勾当。



看着唐欣趴在床上哼唧的样子,老李知道这小妮子动情了,只不过自己这时候霸王硬上弓未免落了下成。



虽然老李想的很好,可身体却很诚实。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