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云译网,为您提供全国翻译公司,打造专业的翻译服务平台!

发布资讯

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翻译服务信息 > 正文

炮灰攻被压的一百种方法 (欲盖弄潮全文阅读)

更新时间:2020-10-30 10:28:52

“我来说吧。此事是我引起的,帮人治病,结果医术不精,却把人治得不省人事,这不,病人儿子每天过来闹,不仅索要高额赔偿,而且还声称要把我的诊所砸了。”周素跟在后面补充道。



”你姑父是个好人,原本丁老头的病,没有哪家医院敢收。你姑父本着医者仁心,开了几味药方,没想到那丁老头吃下去,竟然昏死过去。结果他的儿子丁俊飞找上门,竟然索要一百万的赔偿,我跟你姑父买了房子,根本没剩多少钱,哪来那么多赔他。但是只要没赔钱,他就每天带人上门闹。”



“这个丁俊飞什么背景?”周天沉声问道。



“就是个无赖,没有工作,街头混混,据说还认出几个帮派的老大,一个电话,能叫来上百人。搞得我的诊所已经两周没开业了,真是让人头疼,还放出狠话,要是明天还见不到钱,就对着手机,直播砸店。”



李永心中压着一股暗火,愤愤不平,但病人的确是吃了他的药,然后昏死了,所以自己不占理,有火也撒不出,连警察也认为这是民事纠纷,管不了。



周天顿了一下,大致明白了事情的来龙去脉。



“姑父,你开的是什么药,还记得吗?”



“白术,茯苓,人参,黄芪,肉桂,熟地黄,当归。我看丁老爷子身子虚,先开了几味补体的药材,而且我的剂量都控制很好,不存在会造成补过头的问题,也不知道怎么了,丁老爷子就昏死过去。”



 文学

周天心里一颤,这丁俊飞到底是哪路恶魔,竟然做出这种事?



他淡淡道。



“姑父,你是被碰瓷了。”



“什么?”两人先是一怔,随即反应过来,自己这侄子说得太有道理了。



“话说不清楚,明天我跟着姑父去店里会会那丁俊飞。”周天继续说道。



周素不同意道:“不行!太危险了,丁俊飞那伙人,都是些亡命之徒,手中刀剑无眼,如果你要是受伤了,我怎么告慰哥哥的在天之灵。”



“就是,小天,这件事跟你没关系。钱我已经找人借了,就算是碰瓷,我们也认了,如果那畜牲真的连自己父亲都……”



“姑父,那丁老头现在在哪?”周天感觉自己想跟姑父去诊所的话,姑姑定然不能同意。



“丁俊飞把他送进了市中心医院,住最好的vip病房,把这些费用全都算在我们头上。”



李永的语气中带着不满。



自己明明出于心软,望见丁老头身患恶疾,想靠着调理身体,帮助他恢复,哪曾想惹来这么大的麻烦。他现在才明白,为什么那么多医院都把丁老爷子拒之门外,恕不接诊了。



“好,我吃好了。”



周天放下筷子,在手机上开始搜索市中心医院的位置……

第二天,江北南谯区的一个街道上。



一副李氏诊所的广告牌已经被人泼上黑墨。



中年男子提着一个箱子,四下观看,从车子里出来,在清晨的薄雾下迅速朝诊所奔去。



这个男人正是李氏诊所的主医李永,诊所里面的其他几名护士,在丁俊飞的恐吓下,纷纷辞职不干了。



此时这所坐落在江北商业大道上的诊所变得空荡荡的,上面贴满了各种催债的标语,让这个中年男人焦头烂额,毫无抵抗之力。



此时他箱子中装着从别人那里借来的五十万,做缓兵之计,希望能暂时保住这所倾注了自己十多年心血的诊所。



他坐在曾经问诊的办公室里,有种壮士暮年,英雄垂暮的悲壮感,想来李氏诊所刚开的时候,还是在一条小胡同里,帮周围邻居看看感冒发烧,开点常见药。要说诊所真正做起来,全靠自己日夜诚信的经营,获得整个南谯区的好口碑。



唉!谁知道才半个月,一切都毁了……



“砰!”



一声巨响炸裂开来。



来了,那伙人来了,李永有预感。



他从办公室出去,外面的玻璃大门已经被人用大锤给抡开了,玻璃碎了一地。



门外站着一群人,打扮怪异,面相凶狠。



其中一个油腻的胖子,眼角挂着一道疤,肥头大耳,看起来像是一头猪。



“李老板,咱们约定的期限到了,我老子现在还在医院躺着呢。那边昨天就把缴费单给我送过来,你说我怎么办?”



此人便是丁俊飞。



李永见到这凶煞,便怯了三分。



“丁少,我实在拿不出那么多的钱。你看,是不是再能少点?”



“少点?”



“嗯,我这里有五十万,还是东拼西凑给你筹来的,诊所也就这两年生意才有些起色,我们真是拿不出那么多的钱?”



砰!



丁俊飞拿起旁边一个摆件花瓶就往地上砸。



“少特么给老子哭穷,你们家光是那房子现在就值还几百万,区区的一百万块钱,你说拿不出?再说了,我最孝敬的父亲差点死在你的手上,你必须对此负责!”



他可没打算放走到嘴的肥肉,李永这个人,名牌医学院毕业,看病救人还是有两把刷子的,但是为人懦弱,胆小怕事,说到要把他送进局子里,给丁老爷子一命偿一命,吓得他脸色刷白。



“丁少,这房子要是卖了,我跟家人几口人该住在哪里?现在我老婆的侄子还住在我们家,要是真没房子,他该到哪去?”



“我他妈管你们去哪住?爱去哪去哪。如果你不把一百万的赔偿金给老子,我丁俊飞马上报警抓你,关进牢房,枪毙你这个杀人犯!”



丁俊飞仗着身后人多,自己又像是占了大理,气焰极度嚣张。



“你不能这样!咱们说好的私聊,我给钱,给钱还不行吗?五十万你先拿着,剩下的我再想想办法,尽快凑给你。”



“去你妈的!你当打发叫花子呢,今天如果拿不到钱,老子就要砸了你的李氏诊所。”



身后的小弟纷纷附和道。



“不给钱就砸店,庸医害人。”



“咱们飞哥,那可是黑白两道都有人,把你送进局子里,简直是易如反掌的事。”



“哼,不给钱?你女儿上的那所学校,班主任叫什么名字,要不要哥几个给你念一遍。”



李永一下瘫软在地,仿佛天塌下来一般,压得他一口气怎么也喘不过来。



“妈的,给老子装病,给我砸,把店砸了,砸出这庸医拿出钱来为止。”丁俊飞发狠起来,凶神恶煞。



“慢着!”



此时又一位煞星出现,当场大喝一声。



李永抬头一看。



“小天?”



周天从门外慢慢走进来,整个人气质非凡,超然脱俗。



“姑父,你没事吧?这帮无赖,太可恨了!”他望着眼前的恶徒,怒由心生。



“小天,你跑来这里干嘛?这些人全都是混混,他们身上可是有刀的,你快走,这里危险。”



李永把周天护在身后,准备送他出去。



丁俊飞哈哈大笑起来。



“呦!哪里来的毛头小子,难不成还想做什么英雄?有种过来陪老子过两招啊。”



丁俊飞两个拳头一撞,身上的肥肉抖三抖。



普通人跟他打架?上去就得被一拳打得半残。



“姑父,你退后!”



“什么?”



李永没想到这小子竟然把他给护在身后。



周天早看这肥头大耳的无赖不爽了,也怪这家伙倒霉,遇上周天这个煞星,等下怎么死的恐怕都不知道。



“大肥胖子一身油,跟条傻狗一样,我能请问你一句,到底在得意什么?”周天怒骂道。



围观的其他混混跟着笑了起来。



“笑什么笑?不许笑!操,小畜生,我看你是找死!”



丁俊飞一个箭步冲了过来,朝着周天挥来一拳。



粗壮的手臂就是炮架子,那拳头坚硬如玄铁,像是一个炮弹炸了过来。



“小天小心啊!”姑父担心的叫了一声。



“哼,就凭这种货色,跟山间的豪猪有什么区别,怎可伤我分毫?”



周天脚步轻盈,左右一晃,轻松躲过丁俊飞的那记重拳。



接着。



丁俊飞像是狗皮膏药一样,连出数拳,围着周天打。



“他妈的,老子就不信今天打不中你。”



“来,给你打!”



周天五指紧绷,快速出拳,和丁俊飞的拳头来了一个相撞。



从他的拳间生出一股气,气化凌波。



轰——



只听见噼里啪啦的几声响。



丁俊飞倒地握拳,痛苦不堪,看来手上的骨头断了几根。



周天松了一下筋骨,并无大碍,他从小把老头子的炼骨淬体汤当成红糖水一样喝,身体机能比常人,要强上几十倍。



也就是说,丁俊飞敢跟周天对拳头,意味着他用力去砸一块铁疙瘩,能不疼吗?



“你们这群废物,吃瓜吃够了没?吃够了就给老子上,拿刀砍死这小子。”



在场的混混连忙反应过来,纷纷从背后抽出一把大砍刀。



砍刀白光泛起,露出锋利的刀刃。



这一幕看得李永心惊肉跳的,这砍刀可不比手术台上的手术刀,看起来大而尖锐,有的人刀上还沾着没有清洗的血渍。作用更是不同,一个是用来救人,另一个是用来杀人。



“哦?有刀?告诉你们,就算是带着锋利牙齿的恶狼,我周南川也是见一只撕一只。”



“少特么吹牛逼了,老子看你还能是刀枪不入的神仙不成。”



其中一个黄毛咋咋呼呼冲上来,对着空气一顿乱砍。



啪。



周天上前轻踢一脚,那黄毛手中的刀便一个不稳,掉落下来。



“连刀都拿不稳,还杀人?”



为了防止更多不知死活的人冲上来,周天目光一寒,猛地又踢出去一脚。



“哐当!”



那黄毛被一下踢飞出去,重重的砸在门前的花坛里。



其他人见此景象,小心脏扑通扑通直跳,大为吃惊。



“好你个庸医,竟然到哪找了个高手来对付我。等着,我现在就打电话报警,把你送进监狱里去。”



“这……”



李永的眼神中划过了慌张。



“姑父,你别怕,让他打。我看他这是报警抓自己吧。”周天冷笑道。



“笑话!庸医把我父亲治死了,该受到法律制裁的是他,我能有什么罪?”



丁俊飞早把兜里的手机摸出来了,却迟迟没有拨下警局的电话。



“是啊,小天,何出此言,丁老爷子明明是吃了我的药,才昏死过去的。”



李永也是一脸疑惑。



“姑父,不要给这个无赖骗了,是他,就是他,改了您的药方,竟然毒辣到害自己的父亲。真是天理不容,罪大恶极!”



听了周天的话,丁俊飞的脸一下僵住,仍然故作镇定的反驳道。



“你有什么证据?我会害自己的父亲,你这话说出来,谁能信?再说了,我害他干嘛?我图什么啊?”



“图什么?难道你不知道?你因为赌博欠了赌场老板一百万,马上就到归还期限了,竟然想到用自己父亲的命来勒索我姑父。怎么样?我说的是也不是?”



“没证据!你把天说破都没用,就算我欠赌场一百万,跟庸医谋害父亲,两者有关系吗?”



丁俊飞这是打死也不承认的节奏啊,他心里死了心,就算到了警局,也一口咬定,丁老就是吃了庸医开了药,昏死过去的。



“谁说我没证据的?”



周天的嘴角挂起了一抹邪笑。

“哦?你能把我怎么样?”丁俊飞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



“你父亲的病我已经治好了。他现在正在警局交待你的罪行,马上就会又警察来抓你。”



周天淡淡道。



李永一头雾水,这丁老爷子已经成为了一个植物人,中心医院那么多名医都束手无策,我这侄子能治好?



“小天,你说的是真的吗?”



“姑父,这家伙为了骗你的钱还赌债,不惜连自己的老父亲都下毒杀害,真是个畜生。”



周天指着丁俊飞一字一句的说道。



而这个恶魔此时已经瘫倒在地,毫无抵抗之力,“不可能!不可能!”,他嘴里还小声嘀咕道,不愿接受自己这个天衣无缝的计划被人拆穿。



“哼,天道好轮回,苍天饶过谁。丁俊飞,你好自为之吧,我姑父连一毛钱都不会给你。等待你的只有两个结果,要不做一辈子监狱,要不被赌场的人乱刀砍死。”



谁知那丁俊飞绝望至极,眼神呆滞,竟刷地跪倒在李永面前。



“李医生,都怪我是个畜生,求您放我一马,绕我一命。”



李永身躯一颤,连连后退。



周天上前,那姓丁的流氓便寸步不敢靠前。



“姑父,别理他,这种人就是活该!走,我们现在回家,把这个消息告诉还在家担心的姑姑吧。”



“好。”



李永喜色挂上眉梢,原本心里的慌张一扫而空,只觉得身边站着的不是自己侄子,而是一个世外高人,是自己的救星。



回程中,李永一边开车,一边轻声问道。



“小天,你在山上学了功夫?”



“也不算吧,我从小喝过一种药,自身体质别别人都要强上几十倍,也就是说,我比现在的国家运动员身体素质还要强上许多。”



“哦?什么药,还有这种奇效。”



周天挠了挠头,笑道:“中南山上有很多连《本草纲目》中都没有记载的灵草,灵药,人吃了,自然会有奇效。”



“你姑姑知道自己侄子这么有出息,肯定得高兴坏了。”



“姑父,你回家休息休息,这两天肯定被丁俊飞那个无赖给弄得心神不宁,累坏了,等过几天,再把诊所重新开起来。”



“好,有小天的帮忙,我这小诊所一定能闻名江北,越做越好。”李永显得很高兴。



而周天顿了一下,很抱歉的说道。



“姑父,我准备去江北医学院做助教,那里有个老教授,以前是我师父的徒弟,也算我师兄了。今天你能送我过去看看吗?”



“没事,小天,年轻人就应该多出去闯闯。正好江北医学院离你表妹的江北一中不是很远,快放学了,我在路口等你们两个。”



李永打了方向盘,转了方向。



周天跟那位老教授约好了,在江北医学院的实验楼见面,帮他办理入职手续。



车行两公里,来到一个气势磅礴的校门前。



这所医学院门前竟然修着一副巨大的孙思邈雕像,底下署了很多熟悉的名字,鬼未,风行,张浩然……



周天不禁泪目。



那些下山的师兄弟,竟然全都没忘记老头子的恩惠,这也许老头子魂魄在九重天之上,也能有所告慰了。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