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云译网,为您提供全国翻译公司,打造专业的翻译服务平台!

发布资讯

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翻译服务信息 > 正文

求你别在这里会被发现*男生咬耳朵是有经验

更新时间:2020-10-30 10:33:31

 林振宇抓着我的把柄控制我,我根本拿他没办法。

  而且像他这种狡猾的人,肯定是不止手机里有一份。

  我要是得罪他,他分分钟把视频发出去,我就真的完了。

  林振宇走了,我思前想后要找出对策。

  下了楼,林言沢一直用着复杂的眼神看着我,看得我无所适从。

  而坐在他一旁的萧琬像是察觉到不对劲,也直勾勾地看着我。

  这搞得好像是我跟林言沢有什么那样!

  送走了他们,我整个人像是被抽空了力气。

  想要去做家务,我婆婆却破天荒地让我休息。

  “你现在怀的可是林家的金孙,可不能有一点闪失!”

  我一听哑然失笑,实在是无言反驳!

 文学

  怀的的确是林家的种,但可不是她的金孙!

  现在要是被她知道我怀着孕,还得去勾引二叔,估计气都气死!

  可我没得选,要怨就怨她的好儿子吧!

  林振宇出了趟门,我没理,上楼休息。

  回来的时候他提着个小箱子,在我面前嘭的打开。

  里面装的全都是女装,仔细一看,还看到了几套性感的泳衣。

  我怔怔地看着林振宇从里面扔出几件透明蕾丝睡衣。

  “林振宇,你疯了?”他这些难不成是要给我?

  “男人都是下半身动物,这些衣服会让你事半功倍!”

  “林振宇,他是你二叔,你为什么还这么狠?”

  他们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

  “你不是我,根本就不知道我在他的影响之下活得有多痛苦!”

  林振宇忽然抬起头,怔怔地看着我,眼睛似乎有些湿润!

  我竟然觉得林振宇还有些可怜?

  林言沢跟他年纪相仿,但却事事比他优秀,出色,深得老爷子的喜爱。

  而林振宇非但这些没能比得过,身体上的缺陷更是让他整个人极其自卑!

  “冉冉,原先我也不想怎么做,可是谁让你心里喜欢林言沢,你背叛了我对你的喜欢,狠狠地伤害了我,现在这一切,其实都是你自找的,知道吗?”

  他笑得让人觉得鸡皮疙瘩都起来了,我听着心底异常沉重。

  “现在我给你这个机会接近他,你可要好好珍惜。”

  

 林振宇说的帮我安排,实际上就是刚好林言沢参加了个游轮商业聚会,他想让我混上去,随时可以制造跟林言沢单独相处的机会。

  我第一次见把自己老婆送去别人怀抱,还能这么殷勤的男人。

  “好好表现,我也不想让全国人民变成我妻子的观众。”

  林振宇这副笑盈盈的样子,已经成了我挥之不去的噩梦。

  “我知道了。”我已经是心不在焉。

  我下了车,跟着林振宇安排好的耳目上了游轮,心里面却一直想盘算着离开。

  “太太,待会会有个泳池派对要进行,按照指示你必须穿着泳衣进场。”

  我沉默不言,心头沉重。

  半响,我才开口道:“我身体不舒服,没办法去参加。”

  我性格保守,实在没办法接受林振宇给我准备的泳衣,能不穿就不穿。

  “抱歉,这是先生吩咐的,如果太太不做的话,我相信你更清楚后果!”

  一口气堵在我胸口,说不出话。

  天空任鸟飞,海阔凭鱼跃。

  在游轮上我看到意气风发的林言沢,在簇拥的人群中显得独一无二。

  以前我也只敢这样远远看他,看着别人对他阿谀奉承,殷勤谄媚。

  我跟他,是云泥之别。

  泳池派对开始,我被耳目强制拉去换上泳装,三点式的性感裁剪把我身材优点都给显现出来,我都不敢面对镜子里面的我。

  这耳目直勾勾地盯着我,鼻血都快流出来了,我咳嗽了声,用浴巾包住。

  豪华游轮上堪比高档会所,什么东西应有尽有,装潢尽显奢侈华贵,能来参加的人必定也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

  泳池旁边各式各样的美女并不少,并且个个身材火辣,泳衣大胆诱惑。

  只是在我看来却是千篇一律的网红脸,美是美,就是记不住。

  我包着浴巾安静地待在一旁,想着时间打发了就算了,别惹出麻烦。

  “太太,请你把浴巾给脱下来,并且下去游泳!”耳目又是命令式口吻。

  我紧抓着不放,“我已经按照指示换上泳衣来到这里了,还想怎么样?”

  耳目干脆就不说话了,只是紧盯着我,逼得我想明白!

  “行,游泳,是吗?”我像是在赌气,动作利落地把我身上的浴巾给扯下来。

  我知道我很漂亮,从学生时期就被人夸赞,直到现在我穿着泳衣出现在人群视线,四处都是吸气声。

  他们眼底写满惊艳,脸上挂着笑意,甚至有些已经站了起来。

  我跃入了泳池中,冰凉的水浸透我的皮肤,我觉得很畅快。

  我喜欢在水下的世界,只有这样我才是自由的!

  我家境不好,母亲生我时候死了,剩下没有文化的父亲跟我一起生活。

  别人看不出我有任何异常,可我比谁都自卑跟敏感。

  有很多男生喜欢我,但我从来不敢想。

  为了摆脱命运我拼了命才考上好的大学,却一直小心翼翼地喜欢着林言沢。

  喜欢他的人太多,我有自知之明不敢靠近。

  父亲重病,一直喜欢我的林振宇帮了我很多忙,临终前更是拜托他照顾我。

  毕业后,林振宇向我求婚,我虽心里有林言沢,但我发誓婚后便断了念想,好好跟林振宇。

  命运多舛,谁都没料想事情会演变到现在这个地步!

  哗——我钻出水面,手扶着泳池壁,一抹抹掉脸上的水滴。

  “你很特别,今晚上来3203玩一些小游戏,怎么样。”

  蹲在我边上的男人,长得人模狗样,但上来就如此轻佻,让我反感。

  “抱歉,我今晚上有别的事情。”我婉言拒绝了这个陌生男人,打算回到泳池里。

  哪想着他猛地擒住我的手腕不让我下去,我顿时急了连忙往后抽手。

  他干脆就跳入水中,从后方将我擒住,暧昧的气息喷洒在我耳边。

  “原来你是想要跟我鸳鸯戏水啊,我这就满足你!”

  他未免太肆无忌惮,围观者也一副看好戏的姿态!

  我把求助的目光投向耳目,哪想着他当做没事人那样不管不顾!

  没人救我,我只能选择自救!

  那人从后方抱着我,我用手肘用力往他身上一顶,顺带身子一转对他就是一脚踹过去。

  他像是没想到我会这样,在水中打滑直接摔了下去。

  我趁机上岸,有些落荒而逃的味道!

  “时雎冉!”

  忽然有个愤怒的男声连名带姓的喊我,吓得我打了个激灵!

  林言沢年轻的脸庞生得冷漠而俊雅,带着一种王者气息朝我走近。

  “二叔……”我怯怯地喊着他,像是做错坏事被发现了那样。

  林言沢不由分说地拉着我的手腕,扯着我就从泳池边离开。

  他霸道狷狂得让我小心脏扑通扑通的狂跳,肌肤一瞬间像被点燃那样炙热滚烫!

  “你现在怎么会在这里,是振宇带你上来的?”林言沢炙热的眸光看着我。

  不擅长撒谎的我现在更是组织不了语言,被他那双锐利的眼眸看得我直哆嗦。

  “那你是自己混上来的是么,目的是什么?”林言沢当我默认,冲着咄咄逼人。

  在林言沢面前我弱得很,顶着他的压力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他将我手腕举了起来,步步朝我逼近,“你跑上来,是不是为了找你孩子的父亲?”

  他这么大胆的话语分明是对我上次的借口表示怀疑。

  “二叔,你这样吓到我了……”

  他陡然冷笑,“你害怕的原因,是因为你现在心底很心虚?”

  “二叔,我现在有点冷,我能不能先去换上衣服?”

  我身上还挂着水珠,头发也湿漉漉地披在身上,清风冷不丁一吹我就开始哆嗦。

  林言沢眼底写满愤怒,此时见我狼狈也没再逼问,“房间在哪?”

  我哆哆嗦嗦地说出了房间号,林言沢随即毫不温柔地拉着我走。

  一回房间,我去浴室找了条干净的毛巾擦拭头发,看着火气正旺的林言沢不敢说话。

  他眼睛一瞟,伸手去把我放的小箱子拿过来,“待会你必须坐小艇回去,没得商量。”

  我自然想回去,可我一想起林振宇的话,我顾不得他生气,上前要去抢箱子。

  “不,我这才刚上来,我不要走。”

  “你必须走!”

  我们两人拉着箱子争执不下,哪想到忽然间箱子一个没稳住,砰地掉到了地上。

  箱子猛地打开,里面各式各样性感的衣服全都掉落了出来。

  其中一件粉色蕾丝内裤,正好就掉在林言沢的脚背上……

  

 林言沢弯下腰捡起我的蕾丝内裤,我整个人臊得只想找个地方钻下去。

  他的手指轻挑,将我的内裤扔回了箱子里,周遭的气息冷得让我发憷!

  我这些性感内衣跟衣服摆在这,压根就没办法让我跟林言沢解释。

  独自上船,穿着性感泳衣,还带着这么些惹人遐想的衣服。

  “二叔,我…”

  我很想解释,但我发现根本没什么好解释的。

  林言沢俊朗的面容蒙上一层寒霜,周遭的气息更是压迫得让我喘不上气。

  “一分钟内我要在门外看到你。”

  林言沢惜字如金,那让人猜测不透的心思才叫人心惊。

  因为我喜欢林言沢,所以我对他的看法特别在意。

  我打从心底不愿他把我想成了个坏女人。

  我一急,跌跌撞撞直接扑向他的背部,用尽全身力量将他紧抱!

  身体像被点燃般迅速燃烧,回想起那混乱的一夜,我现在紧张得肌肉紧绷。

  “二叔,求你不要让我走,振宇只是临时去办点事,他会回来的。”

  林言沢僵硬着身子没有回答我,我心跳狂奔,生怕被他拆穿我的谎言!

  忽然他的手机传来震动声响,打破了现在这般僵硬的局面。

  我离他耳边很近,电话那头的声音听得一清二楚。

  “林总,你拉着小美人就跑,一人独占,可不太厚道啊!”

  我心里咯噔,对方说的人应该就是我,而且这声音跟刚才泳池边的流氓很像!

  后面林言沢说了什么我听不大清,心思全都在那流氓说的话上。

  林言沢挂上电话面色凝重地看着我,锐利的鹰眸盯得我喘不过气来。

  “怎么了?”我支支吾吾地开口,像是被掐住了脖子那样。

  “你知道你刚才闯了什么祸吗?”林言沢周遭的寒气直逼我的心脏,压力倍增!

  我心思沉重地摇了摇头,看他这表情我就知道我捅了大窟窿了!

  他跟我说,那人叫楚鸿,是川城出了名的纨绔,有政治背景,招惹不得!

  而且此番林言沢跟他也有一单上千万的合作要谈,如果因此搞砸,损失惨重!

  难怪林言沢气成这样,不由分说地要把我送走,原来因为如此。

  现在要走走不成,对方指名道姓要我参加今晚的酒宴。

  只怕这酒宴是鸿门宴,有去无回。

  “晚上七点半我让人接你,你自己准备好。”林言沢惜字如金,说完出了房间。

  我提着的一口气松了下来,整个人无力地耷拉在地上。

  林言沢一走我手指还在细微地颤抖,距离七点半还有几个小时。

  我跑到洗手间不停地往脸上泼冷水,只有冰冷的水才能让我平静下来。

  我回想起那个男人叫我去他房间玩小游戏,想来绝不会那么简单!

  那林言沢呢,他会不会为了生意把我拱手交给他?

  林振宇的道德沦丧已让我对人性不抱有希望。

  尽管如此,我换上身体面的裙子,化了个淡妆,尽量不让自己脸色看起来太惨白。

  林言沢的人过来接我,我心跳加速又开始莫名紧张。

  就像是要上场打仗那样,紧攥的手心冒着冷汗。

  “跟我走吧,boss已经在那边等你了。”

  林言沢身边的人都是冷若冰霜,从头到尾都没有任何表情。

  船舱的入口处,林言沢西装笔挺伫立在那,像是笼罩在光环里面让人移不开眼。

  他天生就是令女人痴迷的男人,生得冷漠俊雅,气质超群。

  略微睥睨了我一眼,我就像是瞬间冻在原地,愣是挪不开脚步。

  “待会坐在我身边不要说话,目光不要接触任何人。”他冷酷地警告我。

  林言沢就是要我全程低头吃饭就是了,剩下的事情他会帮我搞定。

  我闷哼声表示我知晓了,只见林言沢却朝我张开了手臂,眸光如寒光睨着我。

  “振宇回来之前,你充当我的未婚妻,但凡别人问到你,我会替你回答,你只要附和!”

  林言沢的意思很清楚,他是想要帮我挡掉那些麻烦,心中并无杂念。

  可我的内心还是狠狠地抓了一把,哪怕这是假的。

  林言沢见我迟疑,他又补充一句:“还是说你实际上想跟那些人一起?”

  他这话吓得我连忙抓住他结实的臂膀,动作有些僵硬显得异常好笑。

  “在场都是上流社会的人,我不希望你丢脸之余还带上我。”

  林言沢俊脸写满冷漠,我不敢怠慢,屏住呼吸调整好状态!

  从外头看还不觉什么,真当走进去,就跟刘姥姥进大观园似的,惊奇。

  没想到这小小的船舱里面,竟然隐藏着这么大的门道,一派金碧辉煌,令人称叹。

  里面聚集着各界名流,我从未接触过这些,自然而然地发憷。

  我紧抓着林言沢的手臂,不知是不是太过用力,他转头皱眉地看了我一眼。

  “不好意思,我有些紧张。”我闻着他身上熟悉的味道,脸颊跟火烧似的。

  他冷漠地瞥了我一眼,低声沉道:“记着我跟你说过的话。”

  林言沢话音刚落,我就已经看见楚鸿携带几个女伴走了过来。

  楚鸿一看到我,随即叫走了身边的女伴,旁若无人那样走到我身边。

  我吓得往林言沢身后一躲,紧紧地抓住他的手臂。

  “不好意思,我这未婚妻有点害羞!”林言沢反手握住了我的手。

  我顿时呼吸一紧,心脏飞快跳动,感觉现在快要喘不过气了!

  这是假的,这是假的,我安慰着自己,千万不要沦陷!

  可哪怕这样,林言沢温柔的语气让我产生一种错觉。

  楚鸿一脸不信,看着我的眼神像是要把我吞了那样,“林总什么时候有未婚妻的,怎么没听说过?”

  林言沢应对自然,声音清冽悦耳,“我这未婚妻喜欢低调,自然还未公布。”

  “那…既然还未公布,林总是否能把这未婚妻让给我,我可喜欢得紧。”

  我没想到楚鸿竟然大胆到这种地步,竟然敢跟林言沢说这种话?

  那林言沢呢,是否为了要讨他欢心,就这么把我推给他?

  他们这圈子里面女人就是玩物,我……

我如鲠在喉,愣是没法开口说一句话。

  未等林言沢下文,楚鸿就开口说道,“开个玩笑,君子不夺人所好。”

  楚鸿那副高深莫测又有些狡猾的样子,实在是让人猜测不到他的想法。

  我悬着的小心肝总算是放下来,瞟一眼手掌才发现,林言沢的衣服都快给我抓皱了。

  “只是,我看你们这样子,不像是未婚夫妻啊……”

  楚鸿这一大喘气加上戏弄的眼神,我这差一点心脏停了。

  这接连几次这样的刺激,我哪受得了?

  这圈子的人就是复杂,一不小心恐怕就会被吃得连渣都不剩。

  身旁的林言沢比我从容得多,一副大将之风让我钦佩。

  他极其轻松自然地搂住我的腰,我呼吸一紧,大气不敢出,面上臊得很。

  那是我暗恋多年的人,现在他又在众人面前搂着我。

  我脸红害羞得顺势就靠在林言沢的身上,故作恩爱。

  楚鸿皮笑肉不笑地哼哼声,“原来是我看错了呀……”

  我在心里长舒了口气,只觉得腰间的手太沉重了,压的我扑通的心脏快不能呼吸。

  “可惜啊可惜,你要不是林总的未婚妻的话,我可要追求你了!”

  楚鸿突然间往我脸上一凑,吓得我下意识往林言沢怀里缩。

  他舒展了眉,站直了身,抖直了领口,这才抱着他的女伴离开。

  楚鸿一走,我这才意识到原来我一直躲在林言沢的怀抱里。

  我紧张得不敢轻举妄动,抬起眸正好对上那双清澈的眼眸。

  心间漏了一拍,他也便马上松开了我,但那对眉始终紧蹙着。

  我浑身僵硬得有些可怕,面对林言沢更是手足无措。

  他忽然间靠近了几分,用鼻尖嗅了嗅我,我不敢喘气,不敢动弹。

  “你身上,是什么味道?”他眸光带着猜疑,“喷了香水?”

  “没……”我怯怯地应答,满脑子都在想林言沢为什么突然这么问?

  我从不曾喷香水,身上散发出来的馨香称之为体香,独一无二。

  他半信半疑地看着我,却没有多嘴再问一句话,这事儿就好像翻篇了。

  自始至终我就没放松过,林言沢让我先到处看看,他有其他的项目要谈。

  “时雎冉,是你吗?”清脆的女声从我背后响起,看到那张陌生又熟悉的脸。

  我没想到在这边还有其他人会认识我,这让我的处境变得愈发尴尬!

  对方没等我开口,嘴角勾起,“你就是时雎冉没错,还是跟以前一样。”

  这种嘲讽的语气让我想起了一个人,管子倾。

  她以漂亮性感著称,是我们学校的校花。

  当然有很多人觉得我比她更漂亮,但我无谓争这些虚名。

  可能就因为这样,她素来跟我不对盘,早年前为难了我不少。

  后来因为她被演艺公司挑去当女团的队长了,在学校出现的次数也少。

  现在看她,往日的记忆先像是被勾起来,但却没有半分高兴之情。

  “很巧,在这里碰见你。”我淡淡地回复了句。

  “我刚才见你跟林言沢待在一起,你们两人什么关系?”

  管子倾问的直接没有半点掩饰,说白就是因为林言沢才来的。

  “你认为我跟他什么关系就什么关系吧。”我将问题抛回给她。

  毕业后我结婚的事情,其实并没有多少人知道。

  我跟林振宇很低调,没办酒席,没拍婚纱照,只是领了结婚证跟家里人吃饭。

  管子倾眉头紧锁地看着我,那表情很不痛快。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