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云译网,为您提供全国翻译公司,打造专业的翻译服务平台!

发布资讯

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翻译服务信息 > 正文

男生越喜欢你越想睡你-玩命的节奏txt 尧三青

更新时间:2020-10-30 14:05:25

不要以为我是那种不学无术的人,我只是对于理科那些东西不感冒,可是我喜欢的就一定会努力做好,努力得到,就比如写作,就比如何牧深。

好几次我看书的时候,被白亦哲他们看到,他们都说我转性了,他们都说原来梁浅浅也会看书。

肤浅!

大概十二月二十四号吧那天正好过小年,何牧深回来了,我爸也回来了。

那天我起了一个大早把屋子里收拾的干干净净的等我爸回来夸我。

我妈说我那一天已经把一年的活都干了。

我九点多的时候被我妈拉去包饺子了,我妈把桌子拉倒了阳光正好能照到的地方。

光线顺着窗户穿过来,我妈正好坐在阳光直射的地方,头发也金光闪闪的,那样子真有一点菩萨的感觉。

空气中的灰尘颗粒在光柱地下肆无忌惮的漂浮着,我吹了一口气,它们很快四处散开,不过几秒钟又再次聚在了一起,似乎在嘲笑我的不自量力。

大概到了中午的时候,我爸就到家了。

“爸比呀!”我看着进门的我爸喊了起来。

“哎,大闺女!”我爸还没看见我就应了一声。

我爸没有带很多行李,只是带了一箱衣服,还有一个大盒子。

“爸,又给我买好吃的吗?”我看着我爸的箱子问。

“没,东西太多了我拿不下。但是我给你买了你喜欢的东西。”我爸拍拍我的脑袋说。

“我看看,我看看。”我伸手准备去拿。

 文学

“等会等会我先看看你妈。”说完我爸就带着盒子离开了我。

……

我耷拉着眼皮,站在原地,看着我爸去找我妈,帮我妈弄饺子,揣大蒜,而我像一个外人不知所措的站在门口。

热闹是他们的而我什么也没有,看着他们的欢声笑语,我只觉得很吵闹。

鲁迅先生说的话总是那么的深入人心。

一顿午饭我吃的心不在焉,一直盯着我爸给我准备的礼物盒子,我每吃一个饺子就会想,我爸是不是准备给我礼物了。

然而事实是那顿饭吃了不下于二十个饺子,在吃下去就要翻白眼了,我爸也没给我。

我吃完饭就气哄哄的回房间看书了。

我特意没有把卧室的门关死,好听见我爸的一举一动,好在我爸给我送礼物来之前能做好接受的准备。

“给你买了一副镯子,说是能保平安,你好生养养吧。”门外传来了我爸的声音。

我皱着眉头趴在门口注视着我爸的一举一动。

我爸亲手给我妈带上了镯子,我妈嘴里还在不停的叨叨,说我爸就知道胡乱花钱,可是我还是看见了我妈嘴角隐藏不住的笑意。

“行了,下次别给我乱买东西了,不需要。”我妈还在嘟囔。

说完却又趁着阳光欣赏着碧绿的镯子。

阳光下我妈的手还是很好看的,我妈皮肤本来就白,偏瘦,手上甚至能看到青筋。

别人看起来,那本应是一双弹钢琴,绘画,喝咖啡的手却为了这个家刷锅洗衣整整二十年。

得需要多大的勇气,才能在阳光下看一看自己满是岁月划痕的手呢?

我低头看了看自己肉肉的手,我想我以后要对我妈好一点,至少不要在折磨那双本就纤弱的手了。

“浅浅,你就别偷偷摸摸的了,来把东西拿回去吧。”我想的出神的时候,我爸说话的声音打断了我。

“哦,来了。”我收起手,去拿我的礼物。

我爸送了我一直派克钢笔,叶芝的诗集还有两个精致的笔记本。

我爸果然还是我爸,知道我最爱什么。

我喜欢写作,我最喜欢用钢笔写,我很想拥有一只万宝龙的钢笔可是太贵了于是我总是嘟囔着要一直派克的钢笔。

叶芝是我最爱的诗人,而我的日记本刚好要用完了。

那时候我用电脑还不习惯,打字更慢,而且我不喜欢敲击键盘那种冷冰冰的声音。

我觉得心中所想的一定要亲自用笔写在本子上,你才能记得住,才能真正的倾注自己的感情去理解它。

我总觉得电脑死气沉沉的,文字敲上去就跟个摆设一样。

就像是一本书,若是纸质的书读起来就会很有感觉,也很能理解作者的感情,很容易被带入。

若是电子版的书,看起来就丝毫不会有任何的感觉,看电子书的感觉就像是在看数学题,不理解,不喜欢也不想去搞明白它的真谛。

或许是各人想法不同吧,苏白就一直觉得电子书很方便,可是我从不看电子书,我的书架上都是微微泛黄的书籍。

后来我写日记的时候一直都是用的那只派克钢笔,念晨送给我的那只钢笔,到现在我也依旧把它收拾的好好的,小心翼翼的收在我的钢笔盒列。

即使后来有钱买得起万宝龙了,我也没换我的笔,因为已经有感情了。

就像是陪了你十几年的人,你舍得为一个新来的人就一觉踢开他吗?反正我是不可能的。

后来写文章的时候,我渐渐学会了电脑敲字,可电脑敲出来的都是不带感情的,真正带着感情的文字,我依旧会用笔写下来,然后再打到电脑上。

或许你们会觉得我很无聊,甚至是迂腐,可是与我而言那是我从小就坚定的事,任谁也敢变不了。

那个冬天因为收到了最爱的礼物而高兴了很久,之前对生活所有的不满也都因此而显得微不足道了。

生活就是用一点点的满足去打败所有的不甘与委屈,带着唯一的欣喜挑战所有的惊吓,然后迎接最灿烂的朝阳。

我用那支钢笔每天更加勤勤恳恳的写着日记。

甚至去何牧深家补课我都舍不得用。

不过说起来后来去何牧深家的时候我还踌躇了好久,因为上一次吵的很凶我不知道再去他家应该如何开口。

其实也只是我自以为的吵架,并且自以为吵的很凶,我不知道何牧深是不是还在生气,也不知道到底应该怎么认错。

我更不敢跟我妈说,我妈肯定以为我又在想什么鬼主意不去补课,不对自己负责。

二十六号那天,我又去了何牧深家。

不过听说他那天下午有事正好我妈下午要去买点年货,让我帮忙去提东西,于是我一大早就起了床去了何牧深家。

我心不在焉的刷牙洗脸扎头发,甚至毛衣穿反了差点把自己勒死。

我不是遇上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我只是在想等会去何牧深家我该如何开口说话。

我妈一大早给我煎了两颗蛋,盛了一碗稀饭,还有昨天吃剩的馒头和土豆丝。

吃饭的时候我故意嚼得很慢。原本上学的时候只要五分钟就能解决的早饭,那一天我愣是吃了半个多小时。

“浅浅,你不舒服呀,怎么对饭都没有兴趣了呀?吃那么慢呢?”我妈看着还在细嚼慢咽的我说。

“哎呀,我马上就吃好了,妈你别说了。”我胡乱的扒拉两口饭说。

“行了,快点收拾好,吃完饭就赶快去补课吧。”我妈夺过我还没有舔干净的碗对我说。

“妈,我走了。”我慢吞吞的换完鞋,系好围巾冲我妈喊了一句。

“嗯。”

去何牧深家的路上,我也是数着步子过去的。

“一步,两步,三步,四步……”

到何牧深家,我一共走了六百八十五步。

“咚咚咚。”

我忐忑的敲开了何牧深家的门。

“来,浅浅,进来吧,何牧深再屋里呢,饭都没吃呢。”沈阿姨拉着我进了门。

“嗯,阿姨,,那我先进去找他。”

“行,去吧,冰箱里有刚买的水果牛奶,你想吃就拿啊。”

“嗯嗯,谢谢阿姨。”

“没事,乖啊。”

我谢了谢阿姨就去找何牧深了。

“何牧深,对不起,上次我不应该那么大声吵吼的。何牧深,,对不起,我……何牧深?何牧深?”

我一遍遍练习着即将要说的话,进了房间却没看见本应该在课桌前的何牧深。

“起来!”

“妈呀!”

我刚坐在床上就听见了何牧深的声音,吓了我一大跳。

“你……你怎么没,没起床呢?”我赶快起身,转过头去,结结巴巴的说。

刚刚根本就没有往床上看,直接坐到了何牧深身上。

我恨死了穿的跟猪一样的自己,何牧深一定被压的不轻。

我的脸早就红透了,闭着眼睛,呼吸很大声,也不敢说话,只能木讷的站在那里,不知该如何是好。

“我穿了衣服了,你不用怕。”躺在床上的何牧深哑着嗓子说。

大概是刚睡醒,声音还迷迷蒙蒙的,真想看看刚起床的何牧深是什么样子,可是害羞让我一动也不敢动。

“哦,我……好的,我看书了,要不我出去一会吧。”我依旧不敢转头。

用手挡住了半边脸,挪了出去。

“浅浅,怎么了?是不是小深又不耐心教你了?”看着我满脸通红步履急促的样子,沈阿姨问我。

“不是,何牧深还,还没起床,我出来他好换衣服。”我红着脸解释。

“哎呦,我还以为他欺负你呢,我刚刚忘记跟你说了,这孩子就是懒,叫他几遍都不起来,回头我骂他啊。”

沈阿姨温柔的对我说,那语气到像是在哄着我。

“没事儿,阿姨,是我来早了,吵到他了。”

“不怪你,不怪你,都是他太懒了,啊。来,阿姨给你拿牛奶喝,刚热的,不给他喝了。”阿姨把热乎乎的牛奶递给了我。

“阿姨,念晨呢?”我抱着牛奶问。

“念晨去补课了,上那个作文补习班。”

“哦,您可以跟我说,我帮她看看啊。”

“好孩子,你天天都忙数学忙的晕头转向的那还有时间管她啊。”

“没事的,阿姨。”

“你呀就好好学数学,到时候要跟我们家小深上同一所大学,能互相照应,我也不担心你们了。”

“嗯,阿姨,我会努力的。”

“真听话。”

“妈,我牛奶呢?”洗漱好的何牧深出来问。

“都几点了让你早起一会,你看看浅浅等你多长时间了?没有牛奶,喝凉茶吧。”沈阿姨生气的说。

“算了,走吧,给你补课,带着我的牛奶。”何牧深拿了一个面包,看着我说。

“哦。”我放下杯子就跟着何牧深回房间了。

“何牧深,对……”

“我看你才是我妈的亲闺女呢。”我还没来得及说话何牧深就对我说。

“嗯?”

“你看我妈张口闭口都是好孩子,连我的牛奶都给你了。”何牧深笑了笑说顺便递了一张卫生纸给我。

“干嘛?”我下意识的接过纸巾。

“嘴巴上有牛奶啊。”何牧深指了指自己的嘴巴,对我说。

“好尴尬。”我立刻低头找镜子擦嘴巴。

“你卧室怎么连镜子都没有啊?”我擦着嘴说。

“我又不是女孩子,要镜子不会很奇怪吗?”

……

我顿了顿没再说话。

“好了吗?”我抬起头问何牧深。

“哦,干净了。”何牧深看着我的嘴巴说。

我的脸立刻就红了。

“牛奶很烫?”何牧深看着我的脸说。

“嗯?”

“你的脸很红。”

“哦,大概是你房间有点闷吧。”我用冰凉的手捂了捂脸说。

“有吗?”

何牧深起身开了窗户,冷风次啦啦的就钻了进来,冻得我一个哆嗦。

“还闷吗?”

“嗯,不了不了。”我摇摇头说。

何止不闷?简直要被冻死了好吗?开窗户就开窗户,把窗户开那么大,是准备冻死谁呢?

心里不停的埋怨,我冻的开始抖腿。狠自己为什么不说是牛奶很烫而要说屋里很闷,恨自己为什么要跟自己过不去。

“厕所就在旁边啊,,你对我们家不是很熟悉吗?”何牧深又说。

“啊?我……就是闲得无聊才抖腿的。”我无奈的解释。

下意识的停止了抖腿的动作,也尽量不让自己因为风大而颤栗。

谁知道何牧深会不会以为我是羊癫疯犯了呢?

自己说过的话自己可是要负责的。

那天何牧深还是和以前一样一点一点的给我讲着数学题,只不过速度更慢了,他好像并没有因为我们吵架而生气。

或者说他根本没觉得我们吵架了。

很多自己觉得很重要,很无助的事其实在对方眼里根本不值一提。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