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云译网,为您提供全国翻译公司,打造专业的翻译服务平台!

发布资讯

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翻译服务信息 > 正文

妈妈突然怀孕了-宝贝看镜子我是怎么入你的

更新时间:2020-10-30 14:10:24

“筱柔,你来啦!”接我话的不是张辰浩,而是余明磊,“昨天的酒醒了吗?”托你的福,我现在清醒得不得了!

“筱柔……”张辰浩像是有话要说,但最后并未说出口。如果这真的是一场博弈,他首先在气势上输给了对手。

“筱柔,你是来找我的吗?”余明磊明显是在挑拨离间,“就算我是项目负责人,张辰浩的事情也不是我能决定的。就算你陪我喝再多的酒,也改变不了什么……”没等他说完,张辰浩先挥了一拳过去。

“张辰浩!”周围一阵尖叫声,只有我在喊张辰浩的名字,托尼医生说过他需要保持情绪稳定。

余明磊瞥过脸吐出一口唾沫,“张辰浩的破鞋,我穿不了!”脑子嗡嗡作响,他说的话瞬间在我脑子里化作一团。

张辰浩二话不说照着他的脸又是一拳。“你说话放尊重一点!”他在嘶吼,眼神中喷涌而出的怒火让我都觉得害怕,“以后离郜筱柔远一点,听到没有!”

余明磊直起身子,摸摸自己的嘴角,正想还击,就被冲上来的几个人拦住。“少爷!”我听到他们这样称呼他。

我想趁机冲上前去把张辰浩拉回来,却被一旁的欧阳瑾拦了下来。“筱柔,让他把情绪释放出来。”我望着欧阳瑾,不知道该不该听他的话,只能站在原地静观其变。

“What’s going on?”这个声音赶在张辰浩和余明磊进行新一轮PK前把他们拦下来。我转身看他,随后便见到了闻讯而来的梁校长。

 文学

“Well, would you tell us what’s happening here, Professor Ouyang?”那个看上去像副校长的人直接向欧阳瑾发问。

“Nothing, Mr. Burrows. We’re just……”原来欧阳老师也有词穷的时候。

“We are debating, sir.”或许是因为有梁校长在场,我才敢如此造次。

梁校长看了看我,又看了看正中间的余明磊和张辰浩,示意那个叫Burrows的男人一起离开。我在心里向她表示衷心的感谢。

余明磊和张辰浩的对决就此被打断,没等梁校长走远,我就冲上去挡在了他们中间。两股不同的电流同时向我传递过来,而我就像是个绝缘体。我首先面对张辰浩,一句话都没说,只是想让他安静下来。紧接着转身面对余明磊,“余总,谢谢你给了我机会。虽然什么都改变不了,我还是非常感谢。”我弯腰向他鞠躬,我发誓这是我最后一次与他对话。

当我再一次转身面对张辰浩的时候,他严肃的表情让我有点不敢看他。“张辰浩,我们……去坐摩天轮好不好……”我就是这样,喜欢在不正确的时间说不正确的话。

“好!”想不到的是,世界上还有一个张辰浩,会以正确的选择来回应我的不正确。

******

白天的摩天轮和夜晚的区别很大。因为是旅游旺季,排队乘坐摩天轮的游客还是很多。张辰浩故意把外套的领子立起来,但这样反而引来了更多人的目光。

“张辰浩,你不用故意把领子立起来的……周围好像都是老年人,没人会认出你来……”我悄悄对他说,尽量让自己表现得自然些。我想怕被认出来的应该不是他,而是我自己。

“哎,小伙子,你是张辰浩吧?”没想到我话刚说完,就有位阿姨上来搭讪了,“我孙女可喜欢你了,天天给我看你的照片!”阿姨把脸凑近些。您孙女可真有眼光!

“阿姨,您认错人了吧!我先生他是韩国人,他听不懂中文。”机智如我,我赶紧朝张辰浩使了个眼色,但谎言一下就被识破了。

“不会吧?”那阿姨明显是个聪明人,一下从手机里翻出一张张辰浩的照片来,“这明明就是本人啊……”

张辰浩见情况不妙,赶紧学着韩国偶像剧男主角的样用韩语向她老人家打了个招呼。那阿姨估计也没反应过来他说的是什么,就被引导员安排着坐进了乘坐舱。

“好险!”我还没坐定下来,就暗自庆幸,“张辰浩,你真的会讲韩语啊?”我总算又在他身上解锁了一个新技能。

“就会这一句。”这已经很难得了,我听完这样安慰自己易碎的心。

“为什么不告诉我?”他突然换了话题,我当然知道他在说什么,但还是假装没听懂一样望着他。

“你去找余明磊的事情,为什么不告诉我?”这一下我不能再假装听不懂了。

“我……我去找他是因为……”因为凯莉说也许我能够说服他,“我想让余氏放过你,”我隐约看到了张辰浩脸上的怒意,“可我并没有把自己作为交换条件,”我补充道,“我以为他只是想让我陪他吃顿晚饭……”

“你知道你自己在做什么吗?”他果然还是怒了,“一个女孩子在外面喝那么多酒,万一出事了怎么办?”我竟然听出了老父亲的感觉,不禁想笑,“胃现在还疼吗?”突然又不想笑了。

“张辰浩,对不起,我没能帮到你……”乘坐舱上升到最高点,我希望张辰浩能够收下我的道歉。

“你走吧,”我不理解,“离开我,我不需要你了。”深深的不理解。

“你什么意思?”我怀疑是不是刚刚的事情让他受了什么刺激,“张辰浩,你没事吧?”我假装他什么都没说过,用手将他的刘海扶起来,像个孩子似的望着他,朝他微笑。

“我说,你以后不要再这样跟着我了,你有你的生活,你该去过你自己的生活,你这样……你这样让我觉得很不好……”他说着站起来,到底有什么不好我却不知道。

“为什么?”我跟着他站起来,“我说过我要一直陪着你的,为什么你又要突然这么说?”他已经不是第一次想要撇开我了,我真的搞不清楚他心里到底在想些什么。

“可是我不想要你再为了我去做傻事!”张辰浩猛地回头。

原来他是这么想的。我望着他那双会说话的眼睛,现在它们安静得连一个字都没有说出来。张辰浩立刻把目光移向别处,就像是怕被我发现了他的不坚定。

我用力咬了咬自己的嘴唇,踮起脚尖吻上他的唇,热情的吻,像是要把我自己融化了塞到他嘴里。

“你别这样!”张辰浩用力推开我。我没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他真的不想再要我了吗?

我靠着乘坐舱的门呆坐在地上,心随着乘坐舱一起往下坠,就让我一直这样坠下去好了,至少这一刻张辰浩还在身边。

我们就像两个要分手的恋人,手牵手微笑着坐上摩天轮,却各怀心事从摩天轮上下来。摩天轮果真是一个奇妙的存在。我不怪张辰浩,我知道他一定不是故意的,可是心痛的感觉却来得如此真实。

我们一同打车回医院,叶琳和欧阳瑾在病房等我们,我才知道早上发生的那一切已经上了国内微博的热搜,但让我没有想到的是所有的矛头几乎都是指向我的。

说我是红颜祸水的,说我惹是生非的,说我厚颜无耻的,甚至还有说我是神经病的……

“郜筱柔,这些就是你来英国做的事啊?”叶琳尽量摆出一副教导处主任的架势,“要是让阿姨知道了我看你怎么解释!”她真会抓要害。

“叶琳,”她还没说什么呢我就主动求饶,“你得好好帮我跟我妈解释啊!我也没想到会变成这样……”我依然抬眼向欧阳瑾求助。

“打住!”叶琳赶在欧阳瑾接收到我的求助信号前找我进行严肃的谈话,“我当初就不该相信你跟我胡掰的什么找张辰浩谈剧本,敢情是俩男人跑来英国掐架你就急着赶过来劝架啊!”我真心佩服她的想象力,“等一下,你感冒为什么要住在精神科?难道是托尼医生安排的?我告诉你,我是不会喜欢他的,我已经名花有主了!”我和欧阳瑾都默不作声地望着她,“我是说……我已经有喜欢的人了!”我猜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说些什么。

“郜筱柔,这是你的东西,你走吧!”张辰浩就在我和叶琳说话的时候把我的行李都拖了出来。我见过赶人走的,但没见过赶得这么干脆的。

“张辰浩!”我和叶琳几乎同时开口,但我没有说下去。

“你急什么?筱柔的出院手续办好了吗?哦对了,今天早上到底是怎么回事,现在国内的娱乐圈都快炸了,好多人都在说你会被封杀……”原来她真以为是我在住院。

“叶琳,”我赶紧制止她,“我慢慢跟你解释!”我回过头,看着张辰浩,“我会让凯莉过来照顾你,你要记得按时吃饭,还有……”还有一堆的话想说,却被眼泪挡在了心里。

“不是,这什么情况?”一向识大体的叶琳关键时刻就掉链子。

“叶琳,你先陪筱柔回去休息吧,我有事要和辰浩谈。”欧阳瑾出手得很及时。

我一手拖着行李箱一手拽着叶琳往外走,我并不会轻易就放弃,我只是不想在这个时候去打扰张辰浩。他需要平静下来,花一些时间去调整好自己的情绪,也许到那个时候他就会发现自己根本不想赶我走。

我在医院门口的速食餐厅将事情的来龙去脉讲给叶琳听,连我自己都不敢相信在这么短的时间内竟会发生这么多匪夷所思的事情,更别说叶琳了。

“原来是辰浩学长病了啊……”我喜欢听她这么称呼张辰浩,“可是,我舅舅怎么能那样呢!”我赶紧示意她小声说话,“要不要我去找我舅舅谈谈?”她最后问我。

“不用了,他是你舅舅,这件事情你不该插手。”心如死灰的我已经不再寄希望于余正德了,“而且余明磊那样做就是想羞辱我和张辰浩,我们再怎么做恐怕也只是徒劳。”我同样也不再对余明磊怀有任何希望。

“我哥怎么会变得那样坏呢?他虽然花心了一点,但也不至于……”后面的话她没有说出来,所有的一切都是我告诉她的,估计连她都接受不了。

“我去找余明磊的事情不是你告诉张辰浩的吗?”我忽然想起重点来,“我本来想这件事情就这么过去也就算了,没想到张辰浩会去找他。”

“当然不是,我那天帮欧阳老师做小组计划到很晚,后来去宿舍找我哥,可是他不在,那会儿估计你们是出去吃饭了吧,然后我也回公寓了……”她仔细想了想,“对了,他后来倒是给我打过一个电话,问我要了辰浩学长的电话号码……”她说完,我们俩像同时发现了新大陆一样,但谁也没有接着这个话题说下去。

“所以辰浩学长现在是把你赶出来了吗?”她看看躺在地上死气沉沉的行李箱,“他能不能别这么任性,谁都知道他喜欢你喜欢得要命!”我也这么觉得,他太任性,但我原谅他的任性,只要他开心就好。

“走吧,跟我回公寓!”叶琳的语气像是要收留一个流浪者,“夏令营我看你也没有再去的必要了,反正那就是一个幌子,我们就天天在公寓开派对!张辰浩有什么了不起,我们筱柔离开你会活得更好!”我非常不赞同她的最后一句话。

“叶琳,我不回公寓。”我想了想,“你是开车来的吧?你能不能……把我送到这个地方?”我把凯莉给我的地址拿给她看。

“这是哪里?”她问我。

“凯莉家,她本来想让我住这里的……”我不想向她解释为什么我在医院打了一个星期的地铺也没有去那里休息过。

“唉,反正你就是重色轻友呗!”我都不知道她是从哪里总结出来的,“那走吧,我送你过去!”

叶琳说着伸过手来扶我的行李箱,正好桌上她的手机响起来。是视频通话申请,我定睛一看,竟然是王若汐。

“叶琳,若汐找你。”我把手机递过去,没想到被她干脆地挂断。

“你干嘛不接啊?”莫非这两个人私下在进行些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

“我不是忙着送你嘛,等下我再打过去好了!”叶琳并不知道她的脸瞬间就红了。

我看在眼里,好像一下子就懂了。具体懂了什么,也只有当事人自己清楚了……

******

“筱柔,你这是……”凯莉显然对我的窘迫相不太能理解,“你怎么……”

“凯莉,我能不能……”搬来这里和你一起住?

“哈喽,你就是网上说的在和辰浩哥哥谈恋爱的女人吗?”我的话还没说完,就有一个小女孩从凯莉的身后探出头来。

“Angela,叫筱柔姐姐!”凯莉赶紧把小女孩拉到身前,“筱柔,这是我的女儿Angela。”我赶紧在小女孩脸上扫视一下,果然和照片上看到的一模一样,“她一听说辰浩和我都来了英国,就让她爸爸临时取消了夏威夷的行程,连夜飞了回来。”原来是这样。

“Hello, Angela!”我弯下腰和小女孩打招呼。

“我才不要和你说话,大家都说你是个坏人!”要讨别人家的小朋友喜欢原来真的有这么难,现在的小孩子都太有自己的想法了。

我不知道该怎么应对,有自知之明的人大概都会说声再见转身就走吧。行吧,既然此处不欢迎我,那我就只能跟着叶琳回公寓了。但我还没转身,就被凯莉请进了屋。

“你是说辰浩把你赶了出来?”“嗯。”Angela像个大人一样趴在桌子上听我和凯莉说话。

“你就这么听话?”“我……”我这是缓兵之计,我说过只要他开心就好。

Angela突然笑出来。“你给辰浩哥哥添乱,他赶你走,你敢不听话吗?”想不到这孩子的逻辑这么好。

“小朋友,你妈妈没教过你要根据事实说话吗?”叶琳这是想秒杀小天使吗,“明明是你辰浩哥哥祸害了我们家筱柔!大人的世界你们小孩子不懂!”

幸好小Angela没有被她吓哭,朝她做了个鬼脸,就爬下桌子去和她的小猫咪玩了。

“凯莉,其实我不想离开张辰浩。”现在说话自然多了,“可是现在网上都是关于我们俩的负面新闻,我不想他再受到什么影响,只有我搬出来才能有更多的时间去想办法。”

“你要到哪里去想办法?”这个问题有一定的难度,但我应该还能回答得上来。

“办法总是会有的……我可以去找苏茵茵,或者郁总。”我连余明磊都搞不定,还妄想搞定苏茵茵和郁总,真是痴人说梦。

“这就是你说的办法?”凯莉怕是被我的天真吓坏了,“那我劝你还是别浪费时间了,你现在去找谁都救不了你自己!”

“但至少能救张辰浩吧!”我脱口而出,丝毫没有察觉到自己的天真。

“辰浩已经没事了,你还是担心一下你自己吧!”什么?没事了?我的眼睛瞪得比门口的猫咪还大。

“就在你进门前,余明磊在自己的推特上发文,把你和他之间从认识到现在的来龙去脉都梳理了一遍,反正就是把所有责任都揽到自己身上,说自己如何欺骗你的感情如何伤害你的自尊如何……”

“啊?”我对此表示怀疑。

“你自己看!”凯莉把一旁的电脑推给我。

眼见为实,余明磊在文字中表现出的诚实比我想象的还要多。

“他到底……为什么这么做啊?”我还没看到结尾就急着发问。

“给他爸一个台阶下。”我很不理解这句话,“同时也是在向他爸示威。”

“到底是什么意思?”

“余正德一直都认为是你插足了余明磊和苏茵茵的感情,余明磊会那样做也只是想让他爸知道他想错了。余正德是个明白人,如果他继续对辰浩赶尽杀绝,就有损他的企业家形象了。”凯莉解释得清清楚楚,而我仍觉得云里雾里,我只知道张辰浩不会再被封杀了。

“可我还是很不理解余明磊的做法,他既然已经决定坦白了,为什么还要那样羞辱我呢?”我始终对此耿耿于怀。

“也许他也是在给自己最后一次机会吧……”不懂,“他这么一公开,虽然替辰浩解了围,却也给你惹来了不少麻烦。”还是不懂,“我刚刚上微博看了一下,排名前三的热搜都是你,现在基本没有一个正面的说法,”好像有点懂了,“这样一来,你以后想在文艺界立足就很难,甚至连留在蒙卡尔继续读书都很难。”懂了,我很感谢凯莉的坦白。

“只要张辰浩没事就好了!”我长长地呼出一口气,装出一副大义凛然的样子,“我怎么样不重要。”如果真的不重要,我就不会觉得心塞了。

“筱柔……”求求你凯莉,我不想听安慰的话。

“Angela,吃饭了!”这一定就是凯莉的先生了,是他的出现把我拯救了出来。

“你们,你们还没吃饭啊?”我立刻站起来,“那就不打扰了!本来叶琳是想把我接回她的公寓的,正好路过这里,所以我才来看一下。”我努力用指甲戳自己的手掌心,好提醒自己在说谎时专注一点。

“叶琳!”我重新拖起门口的行李箱,率先一步跨了出去。

叶琳说的在公寓天天开派对被我一票否决,于是我的生活变成了在公寓天天睡觉,而叶琳的生活变成了在公寓天天做饭。我真心觉得,等到夏令营结束回国的那天,以她的厨艺绝对能够在厨师界杀出一条血路来了。当然,也可能不用等到夏令营结束。

我决定提前回国是在搬进公寓一个星期以后,整日的无所事事让我差不多要觉得人生就此失去了色彩。我没有坚持写作,也没有找本书来看,我基本觉得自己的人生也就这样了,我没有了当初要为欧阳瑾写专栏的雄心壮志,也没有了当初一心想考蒙卡尔的拼劲,我就像做了一个很美的梦然后又一下子被打回现实。或许,回到国内我还能勉强找回一点初心。

“回就回吧,反正我也觉得挺无聊的。”叶琳刚做好与我一同回国的准备,叶氏夫妇的指令就下来了,他二位刚处理完波尔多酒庄的事情,准备就近来英国看看她,然后直接飞惠灵顿。“百善孝为先,我跟他二老一整年加起来相处的时间也不过几个月,你就让我留下来尽尽孝道吧!”搞得像是我非要让她陪我回国的一样。

“不孝有三,无后为大。你啊,得赶紧把自己的心上人带给他们看!”我是故意这样说的,我真心对这位神秘人物感到好奇。

“说什么呢!”说什么你叶大小姐难道不清楚吗,“哦对了,我有个东西,你帮我带给王若汐!”呦,出个国还给带礼物啊!

尽管已经做好了一切回国的准备,但我的心里仍然牵挂着张辰浩。不知道他是不是已经冷静下来了?万一我回国了他又想起我来该怎么办?他的精神状况怎么样了?我不准备去医院看他,我怕又一次被他赶走。要知道所有的答案,我只能去找凯莉或是欧阳瑾,就算是回国前的辞行吧。

我正想给欧阳瑾打电话,他倒是主动找上门来了,敏锐的嗅觉告诉我这绝对不是偶然。

“筱柔,听说你准备提前回国了?”果然,他是有备而来的。

“嗯。”我默默地点了一下头。

“回国后有什么打算吗?”为人师表的人好像都喜欢问这样的问题,“离暑假结束还有一段时间。”

我没有什么打算,我好想这样对他说。“就……先好好休息一下吧!”最后我这样说,暑假结不结束对我来说都没有意义了,蒙卡尔我已经回不去了,写作的梦想大概也已经被我丢了。

“如果有时间,你帮我写一篇专栏吧!”欧阳瑾突然说,“《恋·殇》的后期制作已经差不多了,我们该准备正式宣传了。”

“什么专栏?”我脱口而出,所有的拒绝竟在一瞬间烟消云散,是心底还藏着希望的种子吗?我竟然不怕它结出失望的果实!

“你眼中的张辰浩。”欧阳瑾稍稍停顿了一下,又作出补充,“用你的语言,写最真实的他。”

“张辰浩他现在怎么样了?”其实我想问的是为什么不让我写“我眼中的邢超”,毕竟那样的宣传才更能吸引观众的注意力。

“他……会好起来的。”太含糊的回答,却让我不敢再追问,我怕得到更准确的不好的回答。

“他还是不想见我吗?”我问道。如果张辰浩改变主意了,我一定马上拿起手机把机票退了。

“恐怕是的,”欧阳瑾的话让我想去拿手机的手又缩了回来,“他需要一点时间。”时间或许是世上最万能的药。

******

与欧阳瑾吃过晚饭的隔天我就坐上了回国的飞机,叶琳去机场送我,顺便迎接她爸妈。

“筱柔,你一个人上路,一定要注意安全啊!”她什么时候也变得这么婆婆妈妈了,“飞机一落地你就得马上给我打电话报平安,还有,你动过手术,要是觉得不舒服就立刻叫空乘,知道吗?”

“知道了……”我软绵绵地答一句,“我又不是第一次坐飞机……”

“就算不是第一次坐飞机也不能放松警惕!”她好像也突然意识到自己太啰嗦了,“好了好了,反正你就是注意点,我也会尽快回国的!”等她说完,差不多就到了登机的时间了。

这一路上还算顺利,除了中途有个老太太因为太过劳累导致心脏病复发之外,飞机上所有的人都像是被画在了梦境里一样,安静而祥和。至于那个老太太,虽然暂时用药物控制住了病情,但我想飞机一落地她大概就会被推着送去医院了吧。

事实上,飞机落地后我并没有看到来接老太太的救护车,而是第一眼就看到了来接我的王若汐。

“姐,你累了吧?”这么乖,难道是被谁调教过了?

“还好。你怎么会来?”我没有告诉过他要坐这班飞机回来。

“行李我来拿吧!”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是叶琳通知你的吧?”我说着掏出手机,直接给叶琳发了条语音过去,“报告叶大小姐,我已经平安落地了,你派来接机的人也已经见到了,你放心吧!”

“郜筱柔,你怎么就这么笃定是叶琳通知我的呢?”人心虚的时候就容易暴露原形,“你这一句话发过去,万一不是她怎么办?”

“放心吧,以你姐这敏锐的嗅觉,错不了!”要不然叶琳早一通电话打过来了,现在她估计还在寻思着该怎么回我吧。

“郜筱柔,你欺负人!”你是见着我聪明过人,心虚到口不择言了吧。

“我欺负谁呀?”我欲擒故纵,“我去了英国这些天,你倒是给我打过几个电话呀?讲电话的机会都留给叶琳了吧!”

“干嘛,你吃醋啊?我那是怕打扰你!”还强词夺理了。

“我是你姐,叶琳是你姐的朋友,你说我该不该吃醋?”看你怎么回答。

“她还是我女朋友呢……”对于这个回答我倒是一点都不意外,只是觉得刚刚没来得及录下来真是太可惜了。

我故意清了清嗓子,假装没有听见。“我妈最近怎么样?我不在国内的时候你有没有去尽尽孝道啊?”

“这你就放心吧,你妈她好着呢,我三天两头往你家跑!”他是三天两头去我家蹭饭吧,“哦对了,为了分散姑姑的注意力,我可是天天陪着她刷剧打游戏,”王若汐挠挠头,“我保证微博上那些破事儿姑姑一点都不知道!”

“你以为你姑姑跟你一样天真呐!”我都不好意思说他,“行了,该知道的她早晚都得知道,先回家吧!”

这次神奇的接机经历让我发现了两个天大的秘密:一是王若汐和叶琳的地下恋情,二是深埋在妈妈心底的童心。

我回到家才发现,王若汐所说的“游戏”既不是王者荣耀也不是开心消消乐,而是超级玛丽。这年代会选择玩这游戏的人已经很少了,王若汐是有什么童年阴影吧,才非要卯足了劲把那个管道修理工送上天。妈妈应该是玩得挺开心,自打我回到家开始,就滔滔不绝地向我传授各种游戏技巧。

“姐,你看你不在,姑姑照样玩得很开心吧!”就你最皮,“你就应该在英国多待一段日子,免得回来招人烦!”你信不信我现在就让叶琳甩了你!

“筱柔,这些天过得还好吧?”事实证明妈妈是不会嫌我烦的,“很多事情看过就好了,不必放在心上。”可是她太聪明了,反而让我觉得很烦。

“妈,我挺好的。”我努力忍住鼻腔里的委屈,“这不欧阳老师让我回来写专栏嘛,所以我就先回国啦!”多好的理由呀,可惜妈妈不傻。

“那这些个热搜是什么意思?”她把手机掏出来,与我有关的话题仍然稳居榜首。我做梦都没有想到有一天我竟然可以不费吹灰之力便荣登微博热搜。

“大夏天的……大家都闲得慌吧。”我假装一点都不在意,抓过妈妈的手机瞄了一眼,却被稍后弹出的一条消息抓住了眼球:年度巨制《恋·殇》终于要来了,你准备好了吗?

******

炎炎夏夜,我躺在床上翻来覆去,反复思考着欧阳瑾给我出的命题。我眼中的张辰浩,到底该如何下笔?有好多话想说,却又一句都说不出来。

妈妈说过,很多事情看过就好了,不必放在心上。如果可以,我宁愿自己只是一个过客,不曾与他相识,不曾闯进这个真实的梦境,这样的话,至少我还可以不断地为自己编织美好的梦想。有时候,离梦想越近,就越让人觉得不真实。

但生活就是这样,无论你多么不愿意面对事实,无论你给自己编织了多么美妙的谎言,明天的太阳依然会从东方升起,甚至比想象中升得更早。

我明明给自己设定了闹钟,却还是没能在闹钟响第一遍的时候完全醒过来。它到底响过了几遍,我已经说不清楚了,我已经习惯了把白天当成黑夜来睡,如果不是叶琳临时通知让我去接机,我一定不愿意这么早醒来的。

“郜筱柔,你还不快点!再不走就要来不及啦!”王若汐在门口喊我。

“来了来了,急什么急……”我匆匆忙忙跑出门,“舅舅,您……也去啊?”我打赌舅舅一定还不知道他这是要带着我们去接自己的儿媳妇。

“不是吧,你就穿这样出门啊?”上了车,王若汐开始数落起我来,“我拜托你多少注意一下自己的形象吧,瞧你这脸色黯淡的……”

果然,男人只要一谈恋爱就会注重起仪表穿着来。我再看他时,都觉得他全身都在发光,充满了荷尔蒙的味道。“我这不是挺好的嘛!我只是去接个朋友,用不着这么正式。”我怼回去。

“那……也不是一般的朋友啊!”恋爱中的男人真可怕。

“行行行,你说得都对,等我回去后自我检讨一下啊!”我恨不得现在就告诉舅舅永远长不大的王若汐正在谈恋爱。

与我想象中的接机场面不同,今天机场的人似乎格外多。是有什么人要来吗?不感兴趣。一群无聊的疯狂的粉丝!如果我早一些知道张辰浩和叶琳坐同一班飞机回国,就不会这么想了。

我和王若汐在接机口静静地等待,我能看出来那小子的急切,时间离得越近他就显得越着急。

“若汐,你喜欢叶琳什么呢?”我问他。

“很多啊,她乐观开朗又很直爽,一点都不假……”幸好他不是只喜欢她的财富。

“你们俩……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呀?”这个问题我早就想问了。

“我也不清楚……就很随意地……”

周围突然爆发出一阵激动的呐喊声,一下子将王若汐的声音盖过去。

“哎,叶琳!”我随着他的声音望过去,叶琳果然从VIP通道走了出来,一起出来的还有张辰浩。

我和王若汐几乎是被人群挤到叶琳面前的,一阵高过一阵的呐喊声在我耳边徘徊,让我觉得有些晕。

“叶琳,欢迎回国!”我向她送上最温暖的拥抱,抬起头,看着张辰浩面无表情地从我身边走过。

“哎,辰浩学长……”叶琳想把他叫住。

“郜筱柔!”“那是郜筱柔啊?”“郜筱柔,你在这里干什么?”“郜筱柔,请你远离我们家浩浩!”不知道为什么,现场就突然间成了我的声讨会。人要倒霉起来,到哪都能惹是非,我就该在家里窝着,清净。

张辰浩,我在心里默念他的名字,并不希望他能化身黑骑士把周遭的人击退,而是希望他不要回头看我,因为我现在的样子一定很糟糕。但是,他回头了,就像是听到了我的呼唤一样,他回头了。

“叶琳,我爸的车在外面,我们快点走!”我不确定王若汐到底是在保护叶琳还是在保护我,但至少他赶在我晕过去之前把我带离了那片是非之地。

我在停车场不停地做深呼吸,却始终没有办法让自己平静下来。张辰浩回国了,我的生活里不能再假装没有他了。可是就像他刚刚看我的那个眼神,充满了不确定。我不知道自己以后该以什么样的身份和他相处,或许只是远远地望一眼吧。远远地望一眼,有时候会比闯进他的生活更让人惊喜,就像我写的那样。

******

喜欢写字的人都知道,有时候故意把文字写得太美,以为一辈子都不可能实现,有一天一睁眼才发现其实自己就像一个预言家。就像我和张辰浩,让我远远地望他一眼的日子很快就来了。

《恋·殇》的第一次媒体见面会在他回国后的第一个周末就召开了,我自然也收到了邀请函,但我并没有与各位主创一起在媒体面前露面。找一个人群背后的小角落,偷偷地看上一眼,然后悄悄地离开,这是我从一开始就做好的选择。让我没有想到的是,张辰浩还是用一种出人意料的方式让我在各大媒体和所有粉丝面前亮了相。

“感谢大家来到《恋·殇》的媒体见面会,希望大家能够多多支持这部剧,多多支持我饰演的邢超。”张辰浩看起来好得很,“我将正式退出娱乐圈,感谢大家一直以来对我的喜爱。”其实他是疯了吧。

我们花了那么多的精力想要让他留在娱乐圈,现在他却要主动退出,他到底是受了什么刺激?台下立刻传出一片议论声,针对张辰浩的问题开始像枪林弹雨一样射出来。“张辰浩,请问你为什么突然决定要退出娱乐圈?”“坊间传闻你前段时间一直在英国疗养,请问是身体出了什么问题吗?”问题一个比一个犀利,更有疯狂的粉丝在现场嚎啕大哭。

见面会现场的情况一下子失去了控制,导演和其他演员立刻走到台前控场,就连赵淑颖也不安地站了起来,只有欧阳瑾还坐在张辰浩身边。

短暂的骚动出动了现场的安保人员,但在片刻的混乱之后,现场又迅速恢复了平静。下面进入粉丝提问阶段。

“辰浩哥哥,前段时间我奶奶去英国旅游,她说遇到你和一个女孩子在一起坐摩天轮,请问你是在谈恋爱吗?”首先提问的是一个小女孩。有时候事情就是这么巧。

“女孩子?是郜筱柔吗?”“郜筱柔她人呢?媒体见面会她怎么不来?”“坚决抵制郜筱柔!”越来越多的人开始起哄。

“你们可以先安静一下吗?”我看到张辰浩站起来,“首先让我回答一下这位小女孩的问题,我没有在谈恋爱……其实我很想谈恋爱,可是你们不给我这个机会。所以我决定退出娱乐圈,请你们不要再抨击她,也不要再给我施加压力。”这是让我很不能理解的逻辑。

“张辰浩!”我不能眼睁睁地看着他做出错误的决定,就算是为了已故的张敏,我也要阻止他,“谁允许你退出娱乐圈的!”我的出现再一次引起了现场的骚动。

“筱柔……”我听到张辰浩在背后叫我,但我不能回头,看着他的时候我根本说不出话来。

“各位媒体朋友,我是被大家坚决抵制的郜筱柔,也就是《恋·殇》的编剧助理。”这个开场绝对霸气十足,“很感谢大家今天能来到《恋·殇》的媒体见面会,希望大家能够多多关注这部剧,而不是把关注点都放在我身上。”我回过头望了一眼欧阳瑾,“早在《恋·殇》的前期筹备阶段,我和张辰浩就不断被传出绯闻。我承认,我对张辰浩的确是很有好感,我喜欢他的敬业,我认可他的专注,我欣赏他作为一个艺人的素养。可是,这么优秀的他不该被舆论压力所困扰。”现场逐渐平静下来,“所以,我请求大家给他留一点私人空间,让他能够在这个圈子里自由生长,让他有时间喘一口气。不要再猜测我和他到底是什么关系,我只是他的一个粉丝,我会远远地看着他,也会一直默默地支持他。”我说完快步向会场外走去。

“郜筱柔!”张辰浩一路追出来,“我喜欢你,你喜欢我吗?”我早就知道他喜欢我。

我摇了摇头,没有停下脚步。我现在是众矢之的,只有让我远离他,才能让他免受那些负面新闻的影响。可是,我还没有跨出第一步,就被他从身后抱紧了。“对不起,我不想把你推开,可是我没有办法……”其实他根本就不用解释,因为我们都被外界所困扰,难免会做一些自己不愿意去做的事。

“张辰浩……”我刚转过身,就又一次被他抱紧了,“你还好吧?”

“我很好,有你在我就会很好……”既然是这样,我们就一起好好地走下去吧。

******

我不知道张辰浩要退出娱乐圈的消息最后有没有发酵,因为我和他故意屏蔽了手机信号去孤儿院住了几天。孩子们都很开心,张辰浩也很开心。院长告诉我,他已经很久都没有看见张辰浩脸上露出那样灿烂的笑容了。

“你回国的时候托尼医生有没有留医嘱?”我和他并肩坐在夜空下,我望着满天繁星问他。

“有,”我转头望着他,“他让我把你追回来。”

“那现在已经追回来了,接下来你要怎么办?”其实我知道,他现在的情况已经很稳定了,只要保持规律的作息和避免高强度的工作,就没有任何问题。他回国那天,凯莉就找过我,她说“你就是张辰浩的药”。

“接下来我要陪你去追梦,”我又抬头望着他,“听说你帮欧阳老师写了专栏,是关于我的?”我才恍然大悟这些从一开始就是被安排好的,“如果有时间,你也可以写写我们的故事……”

******

不管宣传做得怎么样,《恋·殇》还是如期和观众见面了。我想象过观众的一致好评,却没有想到好评如潮,一个又一个的热门话题不断掀起追剧热潮。有夸演员演技好的,有夸人设真实的,有夸制作精良的,当然还有夸宣传到位的。

我写的那篇专栏最后还是被发布了出来,作为纸媒宣传的一部分,和其他作者的文章一起被刊登在《Culture》杂志上。这是我的文学首秀,没想到真的和张辰浩有关。

文章的开头是这样写的:青春年少,芳华正好,当赴一场浪漫邂逅。时间再快,它也会让你在青春的某个间隙赶上某个人的步伐。尽管前路曲折,你也会坚定脚步和他一起逐梦天涯。如果一定要给这样的青春下一个定义,我想是——恋·殇。

谁都会经历青春,谁都会慢慢长大。许多年后,当我们再回头细数那些日子,我们一定会发现,原来那时候的自己那么美好。好了,就讲到这里,青春的故事未完待续……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