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云译网,为您提供全国翻译公司,打造专业的翻译服务平台!

发布资讯

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翻译服务信息 > 正文

快点使劲好爽岳:动态图片

更新时间:2020-10-30 14:22:46

龙爷呆了半晌,讷讷的:“不,不不,你搞错了……当年是她决绝的离开石家,没有留下片言只语……”

“她那时怀着玲玲。”杜子浩神色黯然,心中对白若水的死无法释怀,“别问我为什么知道。她服务了二十年的梅家,与我家是世交。”

龙爷闭上双眼:“报应!报应啊!她改了名换了姓,我偏偏将巢筑到了她寄居的城市……她再次见我,还是要逃开,这次,她是……一去,永远都不会再回来了……”

龙爷哽咽着,泪水滑过脸颊。

杜子浩见此情景,戚然动容。

“您们之间有误会?”杜子浩问。

“是。”龙爷点点头,“谢谢你将我女儿送回来。”

听龙爷说到白玲玲,杜子浩的心口不禁一疼。

“您什么时候接玲玲回家?”

“随时都可以,只要她愿意。”龙爷睁开了双眼。

“谢谢!”杜子浩诚挚的道谢。

龙爷:“今天聊到这吧。周嫂会送你。”

杜子浩识趣的起身,走向门外。

龙爷闭上眼睛双眉紧锁,整个人靠在椅背上,似乎在与自己反复争斗,需要做出非常重要的决定。

良久,他颤巍巍的起身,仿佛一下老了十岁。

书房的书桌前,坐着石叔。他面前的书桌上,放着木兰的照片。照片中的人青春永驻美丽动人。石叔望着窗外,眼睛没有聚焦。

 文学

龙爷推门进来,走到石叔跟前,艰难的盘腿坐在石叔脚下,将头伏在他的膝盖上,久久无言。

石叔纹丝不动。

“爸,对不起。我不该瞒着你赶走木兰……若若误会我与木兰有染,我恨你喜欢木兰却不出面为我澄清,导致若若满怀怨恨离家出走……我恨呐……”

龙爷埋头喃喃自语。石叔的双唇微微蠕动。

龙爷抬头望着石叔苍老的面容:“我一直派人跟着木兰,等你们的儿子虎子,也就是我的弟弟刚满周岁,被我命人抱走,扔在了深山里的贫困农户家门口……没想到那夫妇俩太短命,虎子几岁就成了孤儿……”

我不想他回家回到你身边,我自私,我不该……交给木兰一个女孤儿,我让心理医生催眠木兰,告诉她那就是她生的孩子,告诉她荆棘林中的泥土房就是她的家……她从此变得疯疯癫癫……”

“孽障!”石叔喃喃道。

龙爷闻声抬头,怀疑自己听错了。只见石叔凝固如雕像,眼中却冒出烈火。

龙爷伸出双手握着石叔的手:“爸,我告诉你!木兰就在A市,在蒲公英之家!木来就在蒲公英之家!”

“木兰在哪里?快送我去!”一直石化的石叔猛然反手抓住龙爷的手,急切的问。

龙爷大吃一惊,猛然甩开叔的手,以不可思议的眼神瞪着石叔。

莫非老爷子一直都是清醒的?他一直都是清醒的吗?龙爷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想不通石叔为何要假拐老年痴呆症。

石叔迫不及待溜下了椅子,稳稳的站在龙爷跟前,目光灼灼的盯着自己的儿子。

龙爷站起身,神思恍惚。他用双手盖住脸迅速抹去脸上的泪痕,一言不发的走向门囗。

石叔亦沉默稳健的紧随其后。

几分钟后,司机载着龙爷与石叔,朝蒲公英之家疾驰而去。

他们的到来,令蒲公英之家忽然乱成一锅粥。

木兰刚见到石叔与龙爷时又哭又吼又跳又笑,状若癫狂。杜鹃因此像只防备的刺猬,挡在木兰身前,并一口咬住了石叔伸向木兰的手。

本来一直望着白玲玲发愣的龙爷见状连忙上前欲拉开杜鹃。

桃子妈妈与土豆也赶紧上去帮忙,对龙爷又推又踢又打。

眼前这种突发状况让站在一旁的七月脑子瞬间短路。直到看见石叔被杜鹃咬住的地方渗出血丝,他才清醒过来。

“停!停!大水冲了龙王庙,别闹了!”七月边喊边拉扯着几人。

这下更热闹非凡。

白玲玲与桃子大眼瞪小眼,不知该不该出手,更不知如何出手。

刘大爷端着一大盆凉水向撕扯成团的众人走过去。

七月见状暗叫“不好“,急速将身子挡在石叔身前。

下一秒,刘大爷成功的浇了大家个透心凉。

时空顿时静止。落汤鸡们都像被施了定身法,满脸茫然。

“爽!爽!实在是爽!”七月抹了一把脸上的水,对刘大爷伸出大拇指。

刘大爷笑得很无辜很憨厚。

土豆跑到刘大爷身前,用湿湿的小脸使劲蹭刘大爷的衣服。

桃子见状过去牵住土豆的小手:“这一身湿呀,小泥鳅,走,咱去换衣服啦。”

说完,桃子又喊了一声“妈”。

桃子妈妈与土豆笑嘻嘻的随桃子去了。

白玲玲担心石叔,推了推七月,两人扶着石叔在一旁坐好。

“请带木兰去换套衣服。”石叔扭头向白玲玲玲请求道,说完将怜爱的目光投到木兰身上。

白玲玲点点头,牵着木兰与杜鹃离开了。

七月见石叔衣服没有水渍,放下心来。

他转头邀头发一直往下滴水的龙爷:“龙爷,和我上楼换套衣服吧!”

龙爷看向七月,举起双手将头发往后拢:“不用。我回去换更快更方便。”

七月笑着微微点头。

“你自己也快去换套衣服吧。”石叔心疼的对七月说,同时伸手往上拉了拉七月已经湿透的紧贴在背部的上衣。

一个红色的月牙形胎记露了出来,鲜明的就像刺青。

石叔讶异的“咦“了一声。

“怎么了,石叔?”七月转头问。

石叔望了望七月后腰的胎记,微微摇头:“没事,你去吧。”

“我明天来接老爷子,”目睹这一幕的龙爷突然说道,“还有玲玲。”

说完,龙爷头也不回的离开了蒲公英之家。

最后一个秘密也即将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龙爷的心情极度复杂。一边是亲情,一边是私心,他曾与自己大战三百回合,似乎难以分清孰重孰轻。

世间的一切,从得而复失到失而复得再到得而复失,是多么无常而正常。连放在心尖上的人都不能例外,更别说身外之物了。

此时的龙爷,已压制了贪婪,隐去了恶念。他想从此好好呵护白玲玲,她是他与白若水所结的珍珠,比其余的一切加起来都要珍贵千万倍。

第二天。龙爷如约到蒲公英之家接石叔与白玲玲。

石叔左手牵着木兰,右手牵着七月走出院门。白玲玲与众人则跟在他们身后相送。

站在劳斯莱斯前的龙爷表情冷峻的望着眼前这一幕。他所有的注意力都被白玲玲所吸引:她正挽着杜子浩的臂弯款款走向自己,温婉精致的小脸上,表情却极其复杂。

杜子浩什么时候到的蒲公英之家?他已经告诉她真相了吧。龙爷想,自己得好好感谢这个年轻人。

“你弟弟。”石叔将七月推到龙爷跟前。

回过神来的龙爷接着一愣,难以置信的望向石叔与七月。

“叫哥哥!”石叔转而吩咐七月。

七月挠挠后脑勺,朝龙爷露出礼貌而略显尴尬的微笑。后者的神态冷淡而疏离。

“怎么没胆认哥哥了?”石叔慈爱的调侃七月。

木兰紧张的看了看龙爷,又紧张的望着七月。

“哥……”七月有些难为情的开口。

“慢!”龙爷举手打断七月的话,问石叔,“你确定是他吗?”

石叔黯然点头:“昨晚我看到了木兰的日记。里面清楚的记载了虎子后腰的胎记,和七月的一模一样。”

“日记?”龙爷的目光闪烁不定。

石叔点点头:“七月以前在木兰的房间里找到了它。”

龙爷一扬眉:“七月找到了能证明七月是虎子的日记?”

石叔沉下脸:“那的确是木兰的笔迹。”

“呵呵,”龙爷轻笑,“好巧,真个无巧不成书。”

石叔将七月拉至自己身旁:“我会拿到科学的确凿无疑的证据。”

龙爷双手摊开,发出爽朗的大笑。

“哈哈哈哈哈……很好,我找到了女儿,你找到了儿子。以后,我们就是热热闹闹的一大家子。”

石叔神色庄重:“亲子鉴定的结果很快就会出来。”

“不不不,”龙爷神色激动的连连摆手,“完全用不着这一套。我确信他就是你的儿子虎子。”

所有人都张大嘴等着他继续往下说。

“我一直都知道。”龙爷缓缓吐出一口气,“只是,以前不想说。”

石叔的身子晃了晃,七月连忙扶着他。

“你不要胡说八道行不行?”七月有些生气的朝龙爷吼道,“石叔身体不好,请龙爷说话注意分寸。”

“哈哈,”龙爷大笑,“实话实说而已。不信?我告诉你,玲玲是我女儿,你信不信?”

七月愕然。石叔同样愕然。龙爷的话令他们猝不及防。

“叫爷爷!”龙爷指着石叔霸气的对白玲玲说。

白玲玲泪光闪动,紧咬下唇。她以一种极其复杂的目光望着突然间有些失态的龙爷,望着自己的亲生父亲。

原来,这个所谓的负心人,却是被自己母女“遗弃”的伤心人。他苦苦找了心上人多少年,就被自己的女儿痛恨了多少年……

人一生,能有几个二十年?

“爸!”白玲玲痛呼一声,眼泪夺眶而出。

龙爷上前几步,张开双臂,紧紧将白玲玲抱入怀中。

石叔与七月讪讪的对看一眼,一时间双方都颇为不自在。

杜子浩见状,走到他们跟前,恭恭敬敬的朝石叔一鞠躬:“爷爷好!”

又朝七月鞠一躬:“叔叔好!”

杜鹃走上前扯了扯杜子浩的袖子,嘴一撇:“哎,你姓占吧!这么爱占人便宜。”

杜子浩笑着朝杜鹃一弯腰:“本帅姓杜。阿姨好!”

“你一一!?”杜鹃为之气结。

现场气氛却因为这个小插曲变得轻松起来。

龙爷挥手示意司机先离开,然后与大家一道进了蒲公英之家。

他是如此期待桃子妈妈所提议的第一顿团圆饭。

三年后。

杜子浩与白玲玲抱着孩子出现在蒲公英之家。

白玲玲脸上笑意盈盈幸福满溢,看上去比以前更富女人味。她怀里的孩子更是粉雕玉琢般灵动可爱。

桃子笑着迎了上去,接过白玲玲的孩子亲了亲脸颊。

土豆举着纸飞机奔过来,脑门上的汗珠闪闪发亮。小家伙长高了不少,脖子上系着鲜艳的红领巾。

“呀,我们的小土豆长大喽!”白玲玲亲热的摸摸土豆的头。

“玲玲姐好!”土豆响亮的说,又转向杜子浩:“子浩哥哥好!”

“乖!来,给你的。”杜子浩变戏法般的从身后拿出了一把玩具冲锋枪。

土豆欢呼一声伸手“夺“了过去:“谢谢子浩哥哥!”

说完举着枪一溜烟跑远了。

“你们可不能总惯着他。”桃子笑着嗔怪道,“七月给他惯坏了。”

“七月呢?”白玲玲问,“爸爸和爷爷让我捎话,让你们常回去看看。”

“出门啦。他说今天有事儿要办。”说起七月,桃子的表情变得更柔和。

“说句实在的,你们两个的事什么时候办?”杜子浩突然一本正经的说,“我们等到花儿都谢了。”

桃子微笑着抬手轻轻抚摸孩子的头,没有回答。

白玲玲心情复杂的瞪了杜子浩一眼。

“青艾还好吗?许久没有她的消息了。”桃子忽然问道。

“她还在M国进修呢。我们昨天通过话。”白玲玲笑着说,“要看她最新的照片吗?”

桃子笑着点点头。

白玲玲拿出手机,滑动屏幕,伸到桃子眼前。

屏幕上的青艾巧笑倩兮美目盼兮,用光彩夺目形容也毫不为过。在她身边,有一个帅气的年轻人,正朝桃子露出灿烂的笑容。

“这是?”桃子将疑惑的目光投向白玲玲问道。

“嗯。”白玲玲点头,“青艾的男朋友。两人交往有大半年了。”

桃子的表情如释重负,脸上微微泛起红晕。

白玲玲接过孩子,递给杜子浩。

“走,咱包饺子去!”白玲玲亲热的挽着桃子的胳膊,“想念它的味道啦!只此一家。”

“嫂子,”杜鹃大呼小叫的走了过来,“我虎子哥呢?咋没见他?”

桃子略显羞涩的笑:“死丫头,让你别乱叫。你哥有点事出去了。”

“嗬,偏叫!偏叫!早晚都是我哥的人。嫂子嫂子嫂子!”杜鹃咯咯笑着跑回屋,“妈!大娘!来客人啦!”

屋子里一片欢声笑语。

七月到家时,所有人都围坐在饭桌旁,眼巴巴的等着他。那些集中投射在他身上的目光让他感觉莫名其妙又心惊肉跳。

“今天什么日子?”他讷讷的问。

“好日子呗。”杜鹃站起身,将七月拉到桃子身旁按在椅子上。

桃子妈妈与木兰一左一右逗弄白玲玲的孩子,嘴里唠叨:“粉嘟嘟,爱死人了。什么时候也有个孙子让我们抱啊……”

七月尴尬的瞄了桃子一眼,举起酒杯敬杜子浩:“子浩,干!”

两人碰杯后一饮而尽。

土豆面对一桌子菜,埋头吃得专心致志不亦乐乎,像极了从前的七月。

“不准吃!”杜鹃霸气的喝道,“今天不说个清楚谁都不准吃。”

众人都心领神会的望着她,除了七月之外。

“哥,什么时候让妈抱孙子?”杜鹃凑近七月咄咄逼人。

“这这这,哥是男人,哥也生不了啊!”七月一脸无辜。

“那什么时候娶嫂子?”杜鹃紧追不舍。

七月皱眉:“哪来的嫂子?”

“装,又装!还装!”杜鹃蹲下,从七月裤袋里掏出一个精致的绒盒。

七月来不及夺回,欲言又止。

桃子咬住了下唇,低下头去。

杜鹃打开盒子,惊叹:“哇!好漂亮啊,这枚戒指。哥你真有眼光。”

说完,杜鹃取出钻戒,拿起桃子的手,小心翼翼的套在她的无名指上。

不大不小,刚好合适。

这波操作直看得大家一愣一愣的。

“行啊!哥。”杜鹃兴奋的摇着七月的肩。

桃子见七月不说话,心里难受又有些惶恐。她低头取下戒指递给七月,不禁泪水盈眶。

“戒环上刻着你的名字,”七月接过戒指柔声道,“别人戴不了。”

桃子抬起头来,凝视着七月喜极而泣。

七月温柔的为她戴好钻戒,吻了吻她的手背:“请嫁给我吧!”

桃子笑中带泪,用力点着头。

掌声与欢呼声四起。被吵到的小宝贝也扯开嗓门叽哩哇啦表示抗议。

“今天是个好日子。我借花献佛,祝七月和桃子百年好合。”杜子浩举起酒杯,满面春风。

“百年好合!”众人喜笑颜开,举杯齐声祝福。

“干!”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