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云译网,为您提供全国翻译公司,打造专业的翻译服务平台!

发布资讯

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翻译服务信息 > 正文

事后清晨 多吃肉,你的这里只能给我进

更新时间:2020-10-30 14:23:43

苏蔚天从楼梯下走上来,直接进到了出来孟子义的怀里,听他是宽心的语气:“苏蔚天,你终于回来了”。

他隐忍了的说:“我不上课了。”

接着他走到高嘉座位边,胡霖顺便拉走沈珂心在教室外处等着,孟子义留在门口,大多数人提前去了场子这里清净了不少,整个教室都是他们俩的。

沈珂心看着胡霖他们三人站成一排,她问的烦躁:“你们是不是早就知道发生什么了?”

什么都没答应,胡霖只是说:“你别进去。”

第一声,很担心,高嘉置气问他:“你又怎么了?”

他觉得没多大的事,就笑着说:“我不能在学校陪着你了。”

高嘉又重复问,这一声有了别样的情绪:“你又怎么了?”

“对不起,高嘉。”

“那我们分手吧。”

她说完没看苏蔚天,脸也别着别处,不再想理他,现在高嘉想发脾气,但她没有。

“高嘉?”

 文学

苏蔚天想要拉过手来,却被高嘉硬生生的扯开。

“上次就是这样,这次又是这样,分手吧。”

这三个字,只有第三人的孟子义听着了,高嘉又没吼又没喊,说的有怨气。

高嘉起身往外走,看外面站着的一列人,什么都没顾,牵走了沈珂心。

这要不是锁门,彭寺盛也不该呆着这里,不然高嘉会认为自己是看热闹的。他看着在里面收拾的苏蔚天,没拿什么东西就出来。苏蔚天站在彭寺盛面前,像是想要说什么来着,又被自己的底气狠狠的甩了一下。

他们耽搁了时间,后来追上去发现她们俩还在慢慢走。彭寺盛并没有趁人之危,况且他也不知道高嘉和他的情况,他一停,胡霖和陈风也不赶了,已经迟到就不怕再晚一点。他承认故意和着女生的步子的确走路撞脚,太慢太磨。他也必须在她后面才能冲到前面,不过是罚跑罢了,他们五个人到的时候,还没散队,也就是因为他们没来才一直站着队形。

“女生跑一圈,剩下的三个男生一人三圈。”

“老师,我自愿帮女生跑那一圈。”

彭寺盛说的大声,这引起全班人的注意力,但高嘉明显是没余力看他。

所谓难兄难弟,就是要在帮忙的时候贴上去,当陈风也来这样一句的时候,胡霖就知道自己逃不开,也附带上了这友谊之情。

孟子义心里跛个不停,和苏蔚天走在一起,他问完就是和自己所猜想的一样。这世界最难舍的离别就是没挨到你所期望的时间,就赶上日程说告别。猛烈的悲苦如生死那瞬间一样,没人会相信一切都成了这样。

朋友有好的有坏的,这个定义是你亲自留过给他的东西来承认的。那么孟子义除去道歉也没再其他的表示。他知道苏蔚天心里肯定压抑极了,他看不出的难过有表面之下的矜持,只剩了沉默,不敢吼叫,默默接受现在的所有。

“你为什么不和高嘉解释,是你的自尊重要还是她重要?”

顿过之后的答案或许也是有所考虑,他永远无法卸掉自己维护的错误。苏蔚天不埋怨,因为他没有任何骄傲可言,他又不能平反真相。

“其实,都挺重要的。”

“会不会现在就已经后悔了。”

“现在不会后悔吧,都是以后才后悔。”

他最后看学校一眼,除了被管制的保安所拦住,其他人都放他走。他也想高嘉能把他绊住,因为刚刚就后悔了。

高嘉还没说话,沈珂心拉着她往草地上坐下,她看手机消息只有一个好字,他答应的就好像放她走一样简单。看她眼神飘忽乱眨动,沈珂心料想知道什么,面向她揽过手环她让头靠在自己的肩膀上,高嘉整个脑袋倒在沈珂心脖颈,心里沉下的石头被捞起来,嘴缝杂着门牙在抖动,一股委屈泄在这上面,啜泣在耳边的声音回绕个不停,不连断的撒湿变成印记,她手背沾上自己抹掉的眼泪,高嘉噎住像是哭累了,瘫在沈珂心身上,沈珂心拿纸巾转过头再帮她小心的擦干净脸上,试探看了她一眼,抓着她的手,翻过她的手用纸蹭她的手心。

她耐性的和高嘉说着:“别摸地上,地上脏,然后你摸了地上再擦脸。”

想来高嘉现在一句话都不想说,沈珂心就算一个人絮絮叨叨,自言自语也没事,她正是需要有人这样陪她,虽然她什么都没说,但伤心的时候还是一个人的话还要忍受孤单,这苦味也太刁钻了。

彭寺盛拉着想要过去的胡霖,他光是在远处就看着高嘉的难忘样子,明明他是看过她喜怒悲衰的人,明明他每天都在她身边,他还是觉得离她隔了很久。

“你知道吗?高嘉,你十六岁,这是最酷的时候,上一岁我们装成熟假正经其实失去了很多,下一岁我们被自己的年龄赶着去长大。只有十六岁你才有自己清醒的一面,它见证青春开始青春结束,青春嘛,就是心里第一次有了自己的声音,有时候他叫你开心点,有时候他让你难过点,但总有一天我们想起来的时候,青春就是悲喜留在那里了,多年之后,你们再重逢的时候,他会对你说你又回来了。”

“那十八岁呢”

“那时候我们应该想着找青春,而你现在就应该享受当下,管他发生了什么,想干嘛就干嘛。”

“如果我想继续哭呢。”

“那你换一边,衣服湿了。”

极乐极悲都是青春的一部分,而所谓青春就是让你在无法理解的时候发生了大于心智上的成熟,不是不懂,而是懂了青春也就过去了,所以他才看起来遗憾,余力无法抗争些什么,唯有妥协。

那晚映照的话,轮来今天来实现,拉开一扇门,就拉开了时机。

他早看不惯刘光办公室的乱,这一来可以帮他好好收拾,就算他知道维持不了多久,但总能让他在烦乱的时候,让心情更加的妥帖。周琦来的时候离他很晚,他到的更早,她没一点考虑就进来,似乎依照一点点的距离在进步。

他已经同意了,假如再只是游移在外的徘徊,那么只能放勇气来支持自己了。

扭转了新的,悬而未决的一点也重头了,很多时候都是这样,突袭的来。

彭寺盛细细的听胡霖在问沈珂心,耳朵竖着听。可高嘉还在他旁边,相比较之下他希望从别人口里来知道她。

遭到他的脚猛踢,彭寺盛侧过身子咬着牙对他说:“胡霖,你吃错药了。”

“是你该吃药了。”

胡霖果然没让他失望,就算他没戳到要点,也能被胡霖看穿自己想知道的。他以为他们俩吵了一架,苏蔚天能让她这么难过的原因是因为分手,彭寺盛如果开心就是小人,无所作为又像懦夫。这就回到最初方颂身上,他不知道什么时候高嘉就此放下他和苏蔚天在一起,他错过了时间,他活生生的浪费不时想她的日子,所以那时候他觉得自己可怜。不过现在看高嘉这样,他居然会想要那人回来把她哄好,邪念来的可怕,他知道自己变的古怪。

并不想重蹈覆辙,孟子义劝鱼清趁早收手,再加上自己也退出,鱼清消停就很长一段时间都没动静。

沈珂心只好帮着高嘉来补回上课的笔记,这种状态下,她能假装瞒过老师的眼睛都很难,而沈珂心要做的就是能在她需要她的时候做她需要的事情。

“彭师傅,要不你也帮我补下笔记。”

彭寺盛回头带着笑意说:“不要乱认师傅,你的师傅在三班呢。”

“你是理科师傅,她是儿科师傅。”

“要喊妈妈是吗?”

刻意大声的打闹,希望能借此分散高嘉的注意,看来他们没能做到,她还是疲着脸。

如往常一样,在这个时间点上就会有不少的人一前一后的出现,簌簌的风色里夹杂着清凉,高嘉对着脚前的石头抬脚就踹走。

“要是烦恼像这石头一样可以一脚被踢开该有多好。”

“也不是不行。”

高嘉被沈珂心牵着走了几百米,在十字路口往前右拐穿过一条小街店进来,从外面看来,门口没有任何摆放的东西,高嘉伸头往里面看了看,五光十色的光线从在里边扑闪,耳边的声音被沈珂心拉进来。

“来吧,想出力就出力想出气就出气。”

高嘉扫了一圈眼前的机器,她不能自己不放过自己,所以尽力把专注力放在这里。

“这里怎么会有一个电玩城,而且门口连名字都没有。”

“有些地方就是这样存在的,所以找到他们的人就会收获快乐多一点。”

高嘉皱起眉来,好让沈珂心招来实话,她假装开心就说话变的率直:“那你怎么会知道这个地方?”

“我当然是问的胡霖他们,他们说校外有个好地方。”

她是这样想的,要让高嘉在这里开心的同时还要让她赢着走出去。沈珂心就只能做这么多了,玩好吃好,就算是较为廉价的请客,高嘉也不会记得价格,她记得的是有个人一直想办法让她开心。

高嘉露出玩的痛快的表情,但也忘了夜深的样子,就算是吃饱也会上满不快的情绪。

“谢谢。”

“谢什么,明天还要见面,别说这么伤感的话。”

她知道的,只要高嘉愿意说话,一切都会朝着好的方向走,但她也知道,高嘉不愿意让她再担心她。

“我发现你这个人啊。”

“不客气。”

沈珂心又一个字一个字的读出来。窜出来的野猫在这里听了一空秘密,施走夜间的潜埋,好久之后高嘉睁眼才是白昼。

他是闲来无事想起这茬事,要是忙着谈恋爱就不会想起来,只能说最近廖思宇最近忙着自己的事情冷淡了他。

胡霖拉过陈风,说话很是着急:“你上次还没和我们交代你和周琦之间的事情呢,而且你最近突然变的奇怪,开始和我们一起在食堂吃饭。”

“我,在帮她补课。”

“你们怎么进展这么快?以前没有,现在不在一个班上反而亲密起来,看来谈恋爱并不是有天时地利人和就能成功。”

“就是补课而已,你怎么这么会想。”

教室里依旧吵闹,宋林空手就走进教室,他拉下一张脸说:“大老远就听见你们的声音,我们班声音是最大的”,他训完话又辗转说道:“下午,学校9周年开会,两点集合。”

“真好,下午可以不上课了。”

胡霖佯装伸一个懒腰,瞥头看见沈珂心在纸上画着东西,他凑去问:“你在干嘛?”

“你怎么什么都好奇?”

“我就是好奇,你们女生老是传纸条,直接说话不好吗?”

“有些话是秘密,哪能直接说出口。”

他一定会有知道有关高嘉的事情来告诉彭寺盛,他充当这两人的间谍,想撮合他们。

陈风漏了点东西回去教室拿,周琦在等他的时候刘光返回来,他进来看见周琦。陈风和他知会过补课的事情,所以他没以为怪。

刘光对她说话就像对别家好孩子的语气一样:“你和陈风在这里是吧,我都搞忘记了。”

“对啊,他帮我补课,还是您说的。”

“我说的?他后来不是跟我讲答应帮你补课,才找我要的办公室钥匙吗?”

看来周琦看穿了他,这一连的谎言被她知道了,等会她就要专门去问他,并且要问清楚,他给了她乱想的机会,那就不怪她客气了。

“陈风你骗我。”

陈风关上了办公室的门,听到她说的话有点不明所以,他还是先坐下来。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