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云译网,为您提供全国翻译公司,打造专业的翻译服务平台!

发布资讯

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翻译服务信息 > 正文

黄文公车强_囗交19种姿势图

更新时间:2020-10-30 14:24:35

“该加入哪个社团好呢……”路小北暗自思忖,却发现自己真的没什么选择的资格,“像我这么普通的人果然只能申请一下文学社了吧?”

“发什么呆呢?”顾东城从教室后门进来拍了一下小北的脑袋,发现对方手里正拿着社团的宣传册,“怎么,想好要去哪个社团没有?”

“还没有……感觉我也没什么特别的爱好啊……”路小北很尴尬。

“没事,那就跟哥一起玩吧!”顾东城大手一挥,“正好我要自己建一个社团,你来了就让你当副社长怎么样?”

“诶?你要开社团吗,叫什么名字啊?”路小北开始好奇。

“啪!”,顾东城把社团申请表拍在路小北面前,得意道:“怎么样,是不是迫不及待想加入了?”

“电竞社……”路小北有些吃惊,顾东城不是学钢琴的艺术生吗?搞一个打游戏的社团干什么?但嘴上还是答应下来:“也不是不行……只不过你要我当副社长的话需要我做什么吗?”

顾东城竖起大拇指:“有觉悟!这个副社长当然不能白给你,我这次就是要跟你商量一下办一个什么样的电竞活动,还得是全校都能参与的……”

—————————

周离不紧不慢地运着球注视着王威栋,突然松了一口气,低声说:“松懈了。”

王威栋听了全身一激灵,下意识就往前扑过去,但还是为时已晚,周离已经完成了跳投的全套动作。

但还没完,因为起跳太用力扑出去的王威栋也刹不住车了,眼看就要把周离直接扑倒在地。王威栋心想自己两米多的个子一百多公斤的体重估计能把“瘦瘦小小”的周离直接压死,干脆心一横伸手把周离一把抱进自己怀里,两个人一起倒在地上滚了一圈。

“啊啊啊…”看到这一幕全场都躁动起来,杨青青也被震惊了,忍不住脱口而出:“这这这……王威栋直接扑倒了周离学弟!这可是在球场啊!这两个人的关系已经好到做这种事可以不分场合了吗?”

 文学

说完这句话场上的男生还没怎么听懂都有点摸不着头脑,反观女生的表情都很精彩,纷纷掏出手机拍下这具有纪念意义的一刻。

话说出口杨青青自己也意识到自己有点失言了,作为体育部邀请的“官方解说”当众说这些“腐言腐语”确实挺不合适的,连忙干咳一下改口道:“咳咳,不是,我是说王威栋同学为了避免周离受伤抱住周离让自己倒地的做法太让我惊喜了,这才是竞技体育的精神嘛,毕竟大家在场上是对手场下是同学,希望谁都不要受伤呢……”

当然摔在地上的两个人完全顾不上场边的人都在说什么,王威栋只觉得周离瘦瘦小小浑身都是棱角,硌得自己有点痛:“那什么,小周离……你可以起来了吧?”

但其实周离一点都不难受,甚至还挺喜欢这种被大个子抱着的感觉。周离有一丝不舍地翻了个身,四脚朝天躺在地板上:“没事,再躺会儿歇歇,反正会有人来扶的。”

果然林坚强很快就屁颠屁颠的跑过来拉人。

“高二23号推人犯规,进球有效,加罚一次。”裁判哨声响起。

这时候孙凯也过来扶起了王威栋,两个人就站在原地看着同样是一大一小的周林组合。

四个人两两对视了一会儿以后,王威栋还是忍不住开口道:“小周离你知道篮球队为什么每年都要办一次新老挑战赛吗?它只是给新生一个机会展示自己的天赋而已,而不是说要你拼命去赢下比赛,你懂我意思吗?如果你因为这场比赛受什么伤的话,那教练会很头疼的呢。”

周离低着头看自己的绑紧的鞋带,默不作声。

孙凯站在旁边回头看了一眼高一的其他球员,第一次对周离用了比较正式的语气:“我就直说了吧,你们高一这个阵容先不提只有你们这二人组有得分的能力,其他人在真正的防守压力下面估计连正常运球都做不到吧?就算这次我们放水让你们赢了,你们的队友恐怕连胜利的喜悦都感受不到吧?如果这种结果就是你们想要的话,不觉得有点凄凉吗?”

林坚强也低头看着周离的球鞋,同样默不作声。

“不是这样的呢,学长。”周离抬起头咧开嘴笑了,只是这种笑容似乎带着几分自嘲的感觉,“这场比赛对我还是有特殊意义的,你就当我自私了一次吧,今天我无论如何都不想输呢。”

—————————

“西城男孩,你有女朋友吗?”叶欣浣趴在课桌上面朝顾西城眨巴着眼睛问。

“叫我全名就行,我唱歌不好听的。”顾西城面色很镇定,想了想说,“我是有女朋友的。”

“啊!那好可惜……”叶欣浣表示遗憾,“本来想把你介绍给我姐姐的……我姐姐这个人啊,明明长得很好看却一直不受欢迎,总是让我这个当妹妹的操心呢……”

“你是不是忘了你姐就坐在你后面?”顾西城小声提醒。

“你不说我还真忘了……”

“叶欣浣……”叶惠瑜面带微笑,一副很和善的样子,“如果你再随便和别人谈论我的话,你一定会死得很不好看的。”

叶欣浣回过头冲姐姐做了个鬼脸,马上又笑嘻嘻地缠上顾西城:“诶,西城同桌,我感觉同样是双胞胎,你和你弟弟的感情似乎特别好啊……”

“嗯,我们两个从小关系就很好的,而且我弟倒是一直都没有女朋友。”顾西城暗示道。

“哎呀,这种事无所谓啦。”叶欣浣摇摇头,“我现在更好奇的是,你们这么恩爱究竟只是单纯的兄弟情,还是……emmmm……还夹杂着别的感情?”

“什么意思?”顾西城完全听不懂对方在说什么,“而且兄弟关系好不是很正常的吗,你说的恩爱又是什么鬼……”

“哎呀哎呀,你怎么连这都理解不了啊。”叶欣浣表示震惊,好像自己说的明明是个正常人都能听懂的,“就是啊,你和你弟弟之间有没有那种,甜甜的,超越世俗观念的……近乎于爱情的那种感觉?”

顾西城强行控制住自己的面部肌肉以摆出一副镇定的表情,但说话时嘴角还是忍不住隐隐抽搐:“说话要注意尺度哦同学。”

—————————

“这里其实只有你不是正常人吧……”叶惠瑜悲伤地捂住了脸。

篮球赛结束以后就是街舞社的表演时间,因为下个月就要去参加全国范围的比赛,所以这只参赛队伍在近期极为活跃,几乎所有的活动都会贡献一个表演节目来锻炼自己。而对于部分人来说,看少年少女热舞可能比篮球要有趣的多。

当俞莉莉留着口水看完街舞表演以后,发现身边的黄译漫不见了。

“诶,别盯着人家小哥哥看了。”俞莉莉推了推楼梓琳,“我们把大小姐弄丢了。”

“好想要那个寸头小哥哥的微信……”楼梓琳难道少女怀春一次,马上就被俞莉莉打断了,心情有点烦躁,“啊,那什么,大小姐找周离去了,不用管她。”

“奥奥,这样啊……”俞莉莉恍然大悟,但总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

“那什么,大小姐之前把她家的钥匙放我口袋里了啊……”

—————————

“所以,今天我们怎么庆祝一下呢?”王哲丽牵着黄静雯的手走在周离前面,兴冲冲地回头问。

“别了吧,累都累死了,再说又没有把比赛赢下来。”周离撇撇嘴,以一种极度扭曲的姿势伸了个懒腰,把两个女生惊得直瞪眼。

林坚强点点头表示赞同。本来他也想去牵周离的手,但是被后者很嫌弃的拒绝了,只好退而求其次搂着周离的肩膀,看上去还是很亲密的样子。

“要求不要这么严格啦,虽然没有赢但你们也没输啊,还是值得庆祝一下的。”王哲丽还是坚持己见。

走在王哲丽边上的黄静雯也帮腔道:“你们真的可以啦,高一能和高二打平已经是我们学校历史最好成绩了,之前的新生队都是毫无悬念的以大比分输掉比赛的。”

听到漂亮小姐姐这么夸自己,林坚强忍不住“诶嘿”了一下,伸手挠了挠后脑勺开始傻笑,努力想说几句骚话出来。

“行了行了,你也差不多该回教室了。”周离无情地打断了坚强的骚话蓄力,又回过头看了两个女生一眼,“你们也差不多该各回各家了吧,今天累都累死了,不闹了。”

林坚强习惯性的点点头,正准备掉头回教室,但只迈了一步就好像又想起了什么,转过头问周离:“小队我记得你说过赢了送我球鞋的啊?”

“赢了吗?”周离装出一副一本正经的模样,淡淡的问道。

“没有……”林坚强猛男落泪。

“噗——行啦还是送你的。”周离还是忍不住轻笑了一声,“你不是嫌弃你宿舍楼下的篮球场是水泥地太磨鞋吗,六百块的预算送你双外场鞋你自己挑可以吧?”

“太可以啦!呜哇哇小队我爱你!”林坚强高兴的不行,冲过来一把抱住周离在脸上亲了一口然后扬长而去。

黄静雯看着这一幕若有所思,掩着嘴咳嗽了一下说:“那个小周离,你送我一双鞋学姐也亲你一口……”

“呃……”周离刚被林坚强“袭击”了一波,回过神来又惨遭学姐调戏,觉得头又有点晕晕的,就好像刚结束比赛还没恢复过来的状态。

“好啦好啦,差不多可以了。”这时候还得靠王哲丽来化解尴尬,但这位学姐同样不是什么正经人,马上话锋一转道:“不过话说各回各家的话我回的也是你家呀,小周离?”

“今天我爸妈不在家,我也要和王哲丽一起睡。”黄静雯抿嘴一笑,有点不好意思的说。

周离只觉得传说中的“学姐”实在是太难搞了,自己这个房东似乎完全没有一点地位可言,只能委委屈屈地小声哔哔:“故意搞我的吧……”

这时三个人的背后传来一个清冷的声音:“那个,我能在冷冷家借住一晚上吗?”

—————————

顾东城一直以为自己办一个社团是一个很简单的事情,就像在网游里开个工会一样,只要攒够初始资金剩下的一切都会如行云流水般顺利完成,但现在第一步就把他难住了。

林晓敏:找我干嘛?

顾东城:大姐,跟您请教个事儿。

林晓敏:叫谁大姐呢,谁是你大姐?

林晓敏:你把称呼先给我搞明白了再说。(微笑)

顾东城:那小姐……

五分钟后。

顾东城:?(??)

消息已发出,但被对方拒收了

“现在的人怎么都一言不合就拉黑啊……”顾东城泪流满面,突然又想起来昨天周离拉黑了自己到今天都还没有解除,更是难受的不行。

只时候路小北突然有了想法:“既然5v5征召房间的模式被别人先用了,那我们可以考虑一下王者的其他玩法啊,像1v1、3v3、克隆这种,随便拿一个就能开个比赛啊。”

“有道理!”顾东城眼前一亮,心想这么简单的办法我怎么就没有想到呢,但嘴上还是说:“小北你真是个人才啊!”

“哪里哪里……”路小北谦虚了一下,但心里想的却是这么简单的事情正常人都能想到的好吧,也不知道是在夸我还是讽刺我,“那到底选择什么模式呢?是组队赛好一点还是个人solo?”

“当然是单挑啦!”这次“社长”的决策很果断,而且还附带有理有据的分析,“你想啊,如果是组队赛的话无形之中就已经提前设立了一个人数上的门槛,这对广大单排选手岂不是非常不友好?但是solo赛的话只要是玩这个游戏的人就都可以报名参与,也避免了有些人因为实力太菜想参加却找不到队友的尴尬,你说是不是?”

路小北点了点头表示赞同:“那就玩那个墨家机关道吗?”

“我感觉不是很好……”顾东城打开游戏里的房间模式,看着屏幕上的几个选项想了想,“要么还是用征召房间吧,两个人就在中路battle,边上的野区都是可以攻略的资源点,可玩度应该比单纯的两人对线要好很多。”

—————————

“接着。”孙凯从体育馆门口的自助饮料机里买了两瓶汽水,扔了一瓶给王威栋。

“体育生喝可乐不太好吧,会骨质疏松的。”王威栋笑着说,但还是拧开瓶盖喝了一口。

“狗屁,说的好像我们以后真的能打职业一样,最多打完大学联赛以后改行当体育老师罢了。”孙凯白了大个子一眼,又咕噜咕噜喝了一大口可乐,然后很夸张的“哈”了一声,“话说最后那个球,你是故意不进的吧?”

“呃……”王威栋有点心虚,又闷头喝了一口可乐,“我说是你会打我吗?”

“打个锤子,你这狗东西放了一整场的水真以为我看不出来吗?正常情况哪有大防小锋位防后卫还能让后卫拿四十分的。”孙凯的语气有点无奈,“你真就那么喜欢周离吗?”

王威栋点点头,笑嘻嘻地说:“难道你吃醋了吗?”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