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云译网,为您提供全国翻译公司,打造专业的翻译服务平台!

发布资讯

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翻译服务信息 > 正文

岳的乳好大*真想和你做到天荒地老

更新时间:2020-10-30 14:34:51

余菀枫终于从出口处的人流挤出来后,在广场上深呼吸了几口,感受久违了的Z城的好空气。火车上的气味让她快憋坏了。

她拿出手机先给江晚眠发了个消息告诉他,她已经到站了。江晚眠叮嘱了她好几次,让她到了要给他回个信息。

她发完消息想着江晚眠应该还在睡觉吧,谁知刚发完没一会儿江晚眠就回她信息了,让她打车回家的时候小心些。

她正准备给家里也发个消息说自己到站了,谁知她弟弟余汐晨出现在了她的面前。

“你怎么来了?”余菀枫问余汐晨。

“来接你啊!”余汐晨说完看着余菀枫疑惑的眼神,又补了一句,“爸妈让我来的。”然后拿过她的行李示意她快走。

“先去吃点东西,你想吃什么?”余汐晨问他姐。

“面线糊。”余菀枫自从去了M城就没吃过他们Z城这最普通的早餐面线糊了,甚是想念。

到了早餐店,余菀枫这次奢侈了一把,加了好几样配料,醋肉小肠腊肠还有豆角,另外还要了一根油条。

余汐晨侧目,说没想到她去了一趟大学,别的没发现有变化,倒是食量见长啊。是M大好吃的太多养大了她的胃,还是伙食太差,回来找补来了?

 文学

余菀枫也斜他一眼,“这叫家乡的味道!游子的思念!”

两人没再说话,安静吃完了“家乡的早餐”便打车回家去。

回到家的余菀枫没啥事可做,就把她的网游捡起来继续玩。她的小魔法师在暑假的时候还能算是高级的角色,如今只能算个小渣渣了。

在学校的时候她有登过几次,跟着谷多他们做任务蹭了些经验,也终于把觉醒任务全部完成,就等着去导师NPC那点确定了。

余汐晨看了一眼她的角色,无语道:“一个学期了,你的觉醒任务还没做完?我要是‘邮筒’,早就自尽另寻他主了。”

余菀枫的角色名叫“寂静的邮筒”,在游戏里大家一般都称呼她“邮筒”。

“你一个高三的备考生,为什么你那‘暴躁的锅’居然升满级了?”余菀枫反问余汐晨,他可是马上要高考的人啊。

“劳逸结合懂不懂,这款游戏我可是研究了很久的。”余汐晨一脸自豪道。

“那你来带带我呗,先帮我升级再说,我现在好多副本进不去。”免费劳动力遇见了可不能轻易放过。

谁知余汐晨说:“等下午我休息的时候,现在是我学习的时间。”接着就见他转身朝书房去了,可怜的高三学生啊。

余菀枫去导师NPC那接受了觉醒加冠,然后消息栏跳出了一堆系统提醒。提示她开启了新副本,新任务,新技能加点等等。

她大概浏览了下那些消息,最后挑了个长线任务来做。这种任务一般步骤很多,还要各个地图跑,大部分是自己单人可完成的,个别步骤需要组队。不过在副本门口一般会有任务野队可以加。

现在是刚放假,上午时间大家大都在睡懒觉,所以她的好友列表里她认得的人基本上都没在线。她决定自己一个人去做任务。

刚开始任务做的很顺利,她根据任务要求在游戏地图满世界跑,正好让她重新熟悉了整个游戏里各个场景和副本的分布。她带着环游世界的心情,在风景唯美的游戏世界里徜徉漫步。

直到碰到一个公共地图的任务,任务要求亲自击杀“逃亡的囚犯幽斯”。

完成“亲自击杀”有两个途径:一是对怪物造成的伤害至少达到怪物总血量的20%,并且导致怪物死亡的最后一击由自己发出;二是发出最后一击的玩家总伤害未达到20%,那击杀归属便是对怪物伤害输出最大的玩家。

如果是普通副本自然没问题,她就一个人做任务,怎么都是她的。关键是这个“逃亡的囚犯幽斯”是一个公共地图小boss,也就是说同一个服务器同一个区里所有人面对的是同一只怪,并且每个人可以同时攻击。

怪物只有在它被击杀后才会再次刷新,如果碰到多人要刷同一个怪,大家只能靠抢,或者相互约定排队等待。

这个时候游戏在线的人相对于晚间等高峰期来说算少的,加上这个时期做这个任务的人并不多,毕竟觉醒系统已经开放将近半年了。

余菀枫到了“逃亡的囚犯幽斯”所在地图时,那个可怜的怪正在被另一个玩家暴打,旁边没有其他玩家,所以她就站在旁边观战,准备等那个人打完后从新刷新了她再来打。

那个玩家她在前面的任务地图副本门口也见到过两回,叫“专属邮递员”,看来那个人跟她一样是在做这个觉醒后的长线剧情任务。否则正常是很少玩家会来刷这个“逃亡的囚犯幽斯”的。

“幽斯在这,快,正好快没血了,我们一起上。”正当“专属邮递员”把幽斯杀到血量剩余30%左右时,附近出现了三个人。

只见那三个人也不管有没有其他人,直接就加入了击杀“逃亡的囚犯幽斯”的行列。

“专属邮递员”见三人来势汹汹,加快了击杀的速度和强度。但因为对方人多,他不仅打怪的节奏被打乱了,还受到了对方的技能攻击,眼见可能就要功亏一篑。

余菀枫看不下去,过去帮“专属邮递员”一起抵挡突然出现的三人组的进攻,“大家都是为了任务,但也讲究个先来后到,希望几位能和平刷怪。”她跟对方讲道理。

“公共图boss本来就是凭本事抢的,技不如人怪不得谁。”对方其中一人说道。

“专属邮递员”给余菀枫发了个组队申请,她刚点完同意,就收到他发过来的一条消息:“打幽斯。”

“幽斯”的血量已经见底,余菀枫也来不及多想,给自己加了个护盾,不再管来抢怪的三人,把技能丢向被大家围在中间的小boss,希望能尽快帮“专属邮递员”抢到击杀点。

经过一番激烈的战斗,“幽斯”轰然倒地,纠缠的双方玩家也分列两边,暂停攻击。

余菀枫停下技能的施放,看了下消息界面,发现屏幕上显示“逃亡的囚犯幽斯”已被“专属邮递员”击杀。她呼了一口气,给对方发了个祝贺的表情。

“谢谢!总算没被对面的抢走。刷新后我帮你。”“专属邮递员”回道。

“专属邮递员”跟对方谈判,希望下一个刷新的幽斯让这边先打,毕竟有序排队等待是全世界的通则,也是这个游戏的玩家一贯遵守的潜规则。

不过对方直接拒绝了,依旧强调各自凭本事抢怪,没时间浪费。

“你们三人对我们两人,也叫凭本事抢吗?”“专属邮递员”问对方。

“你们不想输也可以多叫人过来啊。”对方名叫“大头下雨不愁”的叫嚣道,明知道这个时候上线的人不多,而且即使马上叫人过来也需要时间,他们怎么说都不亏。

“专属邮递员”给余菀枫发私信让她幽斯刷新后给自己加护盾,然后技能锁定幽斯,尽管使用高伤害技能打它,对面那几个玩家交给他,她先不用管。

余菀枫也没别的办法,听他的“逃亡的囚犯幽斯”一刷新,马上给自己套了个护盾,然后便对着它来了一套高暴击连招。幽斯的血量如流水般一下子被她刷走了一截。

而“专属邮递员”一开始便用一个群体控制技能牵制住了对面三人组,那三人见他一个人就想单挑他们三人。“大头下雨不愁”笑道:不自量力。便三人联手与他打起来。

眼见“专属邮递员”快撑不住了,余菀枫准备过去支援时,他却又把那三人引回到了幽斯边上,并在公共频道夸她打的不错。

那三人马上意识到自己被骗了,不过看到幽斯还有将近50%的血量又笑道:“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你那些雕虫小技不过是个笑话。”

他们三人也马上分出一个叫“小阿娇”的来专打幽斯,其余二人依然追着“专属邮递员”打,似乎不把他打到回城重生不甘心。

“专属邮递员”在刚才说话的空当给自己猛吃了一顿药,红蓝都回复了一半左右。他却不再跟他们纠缠,而是躲避他们攻击的同时,把技能主要放在防守和攻击幽斯身上。

“看来你们不是太笨嘛,还以为你们发现被耍了会马上全体返回来攻击可怜的boss呢。”“专属邮递员”还有闲情开启语言攻击。

要真是五个人都同时攻击剩余血量不足50%的boss,那绝对大概率除了余菀枫其他人都达不到20%的输出,那最后一击是谁都无所谓了,余菀枫稳拿人头。

对面三人虽然没被套路,不过三个人打boss还是比刚刚余菀枫一个人打快很多,加上那两个追着“专属邮递员”打的两人,有些技能也会打偏到boss身上,幽斯血量眼见就要到底了。

这时余菀枫突然转变了攻击方向,朝着对面三人组中后来专攻boss的“小阿娇”打去,并且用了控制技能,那人被她偷袭成功,无法施放技能。

在同一时间“专属邮递员”停止了对幽斯的技能攻击,狼狈的躲避着那两个玩家的追杀,一不小心漏了个破绽出来。

“没蓝了吧,放心,马上也没血了,回城好好补补吧。”“大头下雨不愁”得意的说道,同时蓄力了一个大招凶猛的朝漏出破绽的“专属邮递员”砍去。还不忘发送一句“再见,不送”。

在他那句再见下面跳出来的是专攻boss的队友“小阿娇”发来的消息:打邮筒。

又紧跟着的一条是系统消息:逃亡的囚犯幽斯已被寂静的邮筒击杀。

对着这两条消息,“大头下雨不愁”一顿暴怒,立马想把对面两个人都杀到降级。可是在等幽斯刷新的时间点玩家之间不能互相攻击。

刚才就在“大头”蓄力大招发出的时候,“专属邮递员”因为那个破绽朝着他发招的方向倒去,并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磕了一个小补血药,堪堪吊住了一丝血没让自己挂掉,而他摔的地方也正是幽斯所在的位置。

那个大招除了伤到他以外,也把boss最后的残血给打没了。最后光顾着打“专属邮递员”的“大头下雨不愁”秒了boss幽斯,却让“寂静的邮筒”完成了击杀任务。

早在“专属邮递员”嘲讽对方不笨并一起打幽斯开始,余菀枫就领会了他后面的计划,并确认了。一心打怪的她才会在boss残血的时候突然掉转方向攻击“小阿娇”。

其实“小阿娇”也有相同的计划,她正给队友发消息让他一定缠住“专属邮递员”,她来对付“寂静的邮筒”。却没想到消息刚发送,自己就被对方控制了。她又急忙再发消息让队友制住邮筒,却已经来不及了,那边大招已发出。

只剩丝血的“专属邮递员”和余菀枫在拿下boss后就直接传送回最近的城镇回血去了。对面来抢boss的三人虽然不占理,但是看他们的样子输了肯定不甘心,他俩可不想残血还呆在危险的野外等着人宰割。

“大头下雨不愁”见自己发出去的挑衅消息,对方理都不理,打完boss捡完掉出来的材料转身就用传送符回城了,他却连他们的衣角都碰不到,差点把键盘鼠标给砸了。

队友没有他那么暴躁,理智的提醒他做任务要紧,那两人的ID大家都记得,有时间再报仇也不晚。浑然不觉得他们来抢boss有什么不对,而被对方耍了却是莫大的耻辱。

他们所在的公会可是本区两大公会之一“霸云天”,胆敢跟他们作对,那两个连公会称号都没有的家伙是在这个区玩腻了?“大头下雨不愁”恨恨的想,还让他在两位美女队友面前丢这脸,他是无论如何都要找回场子的。

余菀枫接受了“专属邮递员”发来的好友申请,并且再次谢谢他的帮忙。

“不用这么客气,而且我们是互相帮助,你也帮了我呀,那我也得好好谢谢你。”“专属邮递员”热络的说道。

余菀枫礼貌的回了个微笑的表情,去找NPC交任务。

“美女,想要什么谢礼呀,只要我有的都可以给你。”“专属邮递员”自来熟的又发了一条信息。

“不用了”余菀枫漫不经心的回答,交完任务去往NPC让她去的下一个地点接下一个任务,人生路漫漫,任务何其多。

“继续做任务吗?一起啊,效率比较高。”他俩刚才组的队伍还没散,“专属邮递员”没有在意余菀枫的冷淡,依旧热情的邀请她。

余菀枫正想说好,这时客厅传来开门的响动,应该是她爸妈回来了。她回了句“有事先下”便起身往客厅去了。

“专属邮递员”看着屏幕上“寂静的邮筒”说完话就一动不动的站在游戏里的城镇大街上,走到她旁边站定,仿佛两雕像般看着街上的风景。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