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云译网,为您提供全国翻译公司,打造专业的翻译服务平台!

发布资讯

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翻译服务信息 > 正文

外面有人 别这样/对镜子看我们的结合处

更新时间:2020-10-30 14:41:35

江瑶就是那小部分的女生,换不换位都行,和她关系不大,只要不影响她学习就OK。而且坐阮俞身边,夏语然不时给她递眼刀子,目光中满满都是“你这小蹄子别碰我的小软玉”“阮俞是你高攀得起的”“有本宫在你还是死了这条心吧”。

江瑶再怎么与世无争也是一个女生,内心也是敏感细腻的,挺注意细节的。

她在乎的不是夏语然的敌意,而是阮俞的态度。同桌了一个多月,多少也是有点感情,那颗草莓味的糖让江瑶生出了和她多交往的想法,可阮俞在面对夏语然对自己这个同桌的态度就好像没看见一样,到底还是让她有那么???一丢丢不舒服。

细节是什么,就好像,你明明知道她怕疼却毫不犹豫的给了她一巴掌,她在意的不是这一巴掌,而是你的毫不犹豫。

换位了也好,到底会让自己心里舒服一点。

她其实是比阮俞高一点的,再加上班里的男生,两个人的座位也能错开挺远。

“男生一列女生一列,按高矮顺序,在走廊站好。”黎杵说道。

班上当时就有一个好事儿的男生接嘴道:“黎老师是同性同桌还是异性啊?”

 文学

黎杵到也没有多想:“异性,同性在一起容易说话。”

班上的气氛瞬间暧昧了起来。

高中男女同桌,黎杵心得多大,在这个关头,不怕日久生情吗?

黎杵了然:“你们想早恋是我一张桌椅拦得住的吗?早恋可以,只要你们谈恋爱能谈到清华北大去,我巴不得你们每一个人都来谈恋爱。”他脸色倒也严肃起来,“前程和喜欢,希望你们慎重选择。”

江瑶听此默默吐槽一句老奸巨猾。

开学第一天他那八卦劲儿差点让江瑶信以为真。还好她和许屹没什么,不然一时被忽悠承认了可不就凉了。

想到许屹,江瑶的目光不由自主的在成绩单上扫了几眼。

班级第七,年级九十九。

99……这数字,真好,差一步年级前一百就离他无关了。

江瑶又看了看单科成绩。

理科都挺好,和她差不多多少。

文科嘛……语文96,刚好卡及格线上了。你好歹是个中国人吧语文这么垃圾有脸吗?

其他倒也挺好,估计灭绝师太又要吧啦他几句,自求多福吧。

她忽然想到了什么,戳了戳许屹的后背,问他:“我送你的眼镜你怎么没带?”

“我又没瞎。”

“你懂什么啊那是装饰品,没有度数的。”

许屹侧身,对着林蔚然的方向抬了抬下巴。

江瑶不解回头,刚好看见林蔚然吊儿郎当的咬着她送他的眼镜,江瑶的目光却落在了林蔚然的衣领上。

衣领上三颗扣子只扣了一颗,少年人麦色的皮肤一览无余,锁骨还在衣领下若隐若现。

江瑶不经意的说了一句:“锁骨真好看。”

你重点搞错了姐妹。

许屹不满的低估道:“我锁骨也好看。”

江瑶没听清,回头问他:“你说什么?”

“啊,我是说……你锁骨控?”许屹瞎编道。

江瑶闻言一笑:“我不是锁骨控,也不是声控,更不是什么颜控手控,我就是单纯的好色而已。”

“想不到你还挺有自知之明,一会儿你坐哪里?”许屹问。

“我这个身高在我们班应该是第三排的位置。”江瑶话头一转,注视着许屹:“你该不会是想和我坐一起吧?”

许屹被噎住了。

好在江瑶也没等他回答,她继续说:“想什么呢,你比我高差不多一个头,咱两坐一起你是以为我们班的女生多矮还是以为男生多高。”

许屹没想到这些,倒也是听江瑶一本正经的说了半天,江瑶说完后,许屹玩笑似的说道:“我没想到你不仅有自知之明还喜欢自作多情。”

江瑶:“……滚。”

事实证明江瑶是对的,换位后她刚好坐在第二组的第三排。许屹在第三组的第七排,多少也算是隔着一片人海了,不过三班男生比女生多了将近十人,许屹的同桌不巧刚好是个男生,还是顾长歌。

这学霸和班草的组合,倒是……gay里gay气。

夏语然和阮俞倒是不出所料的成为了前后排关系。

她自己的同桌看上去也是个斯斯文文的男生,应该不会打扰她学习。

此时的江瑶哪里想得到人不可貌相这个词。

江瑶同桌的斯文只持续到了期末考试前夕。

先是自己做数学题的时候她同桌有意没意的偷看她答案。人在思考一个问题的时候最讨厌别人老是干扰她,但良好的教养还是让她忍住了翻脸的冲动,她可以当做是同桌题不会做又不好意思去问她怎么做。

真正让江瑶忍无可忍的是期末考试前一周的语文课上。

语文老师让他们背这学期的文言文。

江瑶记忆力算得上是比较好的,复习了没一会儿差不多就记起来了。

她刚站起来准备去给语文老师背书,他的同桌拽了拽她的衣角,说:“我给你背。”

江瑶心里诧异,她同桌记性并不好,每次背个书都吞吞吐吐磨叽半天,怎么最近背的这么快了?

抱着给同桌面子的心态,江瑶又做了下来,把他的书拿过来合着,放在自己语文书的下面。她自己的书就那么明晃晃的放在那里。

同桌一开始背的不算流利,江瑶以为他是被自己盯着紧张了,也没继续盯着他背了,就开始看着语文书发呆。

她能感觉到同桌背的越来越流利,不经意看了他一眼。

同桌慌慌张张的避开了视线。

江瑶又继续看着书发呆。

没一会儿讲台上就站满了背书的小组长。

她有些急了,偏偏这个时候同桌书背的又吞吞吐吐起来。

“江瑶。”

江瑶听见自己的右后方有人叫她的名字,下意识的回头看。

江瑶胳膊刚好碰到了什么东西,她低头,一双手颤颤巍巍的抖着,而那双手拿着的东西,正是她的钱包。

再傻也能明白她同桌和后排要干什么了。

“你干什么?!!”她猛的站起来,声音提高了几个分贝。

老师注意到她,当即往这边走来。

语文老师皱眉:“怎么了?”

江瑶指着被后排丢在地上的钱包,说:“张邢和曾俊阳偷我钱包。”

张邢就是她同桌,闻此话到也没慌,问江瑶:“你说是我们偷就是我们偷?证据呢?不能没有证据瞎冤枉人吧?”

江瑶愣了。

对啊,证据呢?

“我就是证据。”后排传来少年人清凉的嗓音。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