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云译网,为您提供全国翻译公司,打造专业的翻译服务平台!

发布资讯

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翻译服务信息 > 正文

受被做哭手被绑在床头-受给自己装尾巴的照片

更新时间:2020-10-31 11:24:17

刘美丽的样子也变的疯狂起来,看样子她是玩疯了,看着桌面上的一沓子钱,其中一个鸭子抢过鞋子凑到了嘴边,猛的灌下,喝完还小心翼翼的把高跟鞋递到了刘美丽的面前,倒过来以示自己喝完了。

见刘美丽没动作,那人也从桌上拿走了五百,夹在了自己的短裤上,随后又笑眯眯的攀附在刘美丽的身边。

刘美丽又拿起沙发上的一根鞭子,朝着另外一名鸭子说着什么,鸭子很快的趴下了,撅着屁股摇摆着凑到了刘美丽的面前,刘美丽一边狂笑着一边朝着男人的屁股上狠狠甩去。

男人啊啊的尖叫着,似乎还很享受的样子,每一鞭子下去,刘美丽就从桌子上拿出几百来,扔到男人的脸上,男人忍着疼快速的捡起了掉落在地上的钱。

我在一旁看的都有些心惊肉跳,别说其他的,刘美丽玩的也太开了吧,这要是让她老公知道,那岂不是……

我没敢往下深想,既然都看过了精彩部分,下面就算了吧,正准备转身离开,却一下子撞到了身后的情儿身上,两人一下子就撞了个满怀,而我也因为喝酒喝多了,没站稳脚跟,倒退了几步,贴到了门上。

门此刻虚掩着,被我一贴,瞬间就撞开了,而我也再次倒退了倒了进去,幸好地面上铺着地毯,不过我似乎发现了比这更严重的事情,因为我居然闯进了刘美丽的房间,而此刻她正在和几名鸭子玩着“好玩的”游戏。

我整个人一下子就清醒了,这下可好,刘美丽的秘密被我发现了,她不会开除我吧?

现场的尴尬气氛瞬间就弥漫开来,玩的正HIGH的刘美丽被这一声响也是弄的回过了头来,转头看向我,也是一惊,顿时,手中的小皮鞭也扔到了一旁,笑与不笑,都成了此刻最不知该如何做的事情。

情儿此刻在门外看到这副情况,也赶忙是跑了进来,朝着我说道:“啊呀,哥,你干什么啊,这里是别人房间,你喝醉了别乱闯啊,美女,不好意思啊,我哥喝醉了,您别介意啊。”情儿还真是聪明,又转头看向刘美丽,说完这些话,这才俯下身子拉我起来。

我一听这状况,赶忙是装作喝醉酒的样子,歪歪扭扭的从地上爬了起来,假装说道:“妹啊,你说你怎么搞的,你刚也不扶我一把,你看把哥哥摔的,回去我跟妈好好说说你,以后别来这种地方上班,听到没有?”

我接着她的话顺嘴说了下去,装出一副我根本就不知道房间里是刘美丽的样子,情儿把我扶着赶忙是走出了房门,等关上门后,我才问道:“情儿,刚才那女人没有起疑心吧?”

 文学

“没有,我做事,你放心,既然我这么帮你了,那你该怎么谢谢我啊,说说吧,那女人是不是你媳妇啊?”

“啊呸,什么脑子,要是我媳妇,那我还不冲上去打一顿啊,她是我老板,要是让她知道我看到她的秘密,那我还想不想要这份工作了啊。”

我说着白了她一眼,在她的拉扯下重新回到了自己房间,不过我并没有敢在这里多待,坐下没多久,就和肖飞告别了,告诉他合同后天来签。

听到可以签合同的肖飞也是兴奋不已,拉着情儿就让她送我出去,我也乐得接受了,走到了KTV门口,我朝着情儿说道:“今天的事谢谢你了,下次请你吃饭。”

“别下次啊,择日不如撞日,这样吧,晚上我反正也不上班,我打你电话啊。”

我想想也行,当下就把自己的电话给了她,随即转身离开,坐车回了公司。

刘美丽肯定是看到我了,所以我在KTV的事情她也肯定知道了,不知道刘美丽等下回来之后会对我怎么样,万一她看出了点名堂,那岂不是我还真就被开除了啊?

不过反过来想想,其实刘美丽也不敢把我怎么样,我手上可是有她的把柄在呢,万一我捅到她老公那里去,那我这张位子指不定不降反升呢。

但我等到下班都没等到刘美丽回来,只好悻悻的先自己下班了,但刚才情儿的事情却忘了个干净,毕竟一个公主嘛,我很少和这样的人有来往,要不是今天出了这样的事,恐怕一辈子都不会有交集,但我却忘了今天晚上要和她吃晚饭的事情。

买好了菜,便回到家中,我朝着屋里喊道:“老婆,你回来了没有啊?”

李冉下班时间要比我早半个小时,一般我到家,她也早就到家了,但我连连喊了好几声,都没听到她回答的声音。

“李冉这是去哪里了啊?”我自言自语的说着,拿起电话来,打了过去。

很快,电话就接通了,电话里的声音很嘈杂,似乎是在街上,李冉笑嘻嘻的说道:“老公,我和苏陌在逛街呢,今天就不回来吃晚饭了,等下你自己吃点吧?”

我一愣,只好说了声好吧,念叨了两句让她早点回来后就挂断了电话,平时一个人吃的时候也不在少数,李冉平时的工作也忙,有时候经常公司里吃,所以,我倒是没有把刚才的话当成什么。

放下手中的蔬菜,我哼着小调便走进厨房,这时候,手机又响了起来,我以为是李冉还有什么事情要交代,拿起电话来,看也没看,就拨通了。

“老婆,还有什么事情要交代啊,是不是晚上要吃宵夜啊?”

对方明显一愣,我也愣住了,拿下手机来看了一遍,顿时有些惊讶,是一个陌生的号码。

“不好意思啊,请问您是哪位?”我赶忙化去刚才的问答朝着电话那头问道。

“这么快就不记得了啊,我情儿啊,刚才你还答应我请我吃晚饭呢,刚过几个小时,就把我给忘了,忘恩负义的家伙,哼!”

对方明显有些不快,我突然想起这件事情,顿时有些尴尬,笑呵呵的说道:“哪有啊,恩人我怎么敢忘记啊,那你说吧,你想去哪里吃,这次我请客。”

情儿听到这里,语气也温和了许多,说道:“我也不讹你,咱们就去吃烧烤吧。”

我嗯了一声,和情儿说好了地方之后,便不再弄晚饭,而是走出了家门,朝着地方而去。

没一会儿功夫,我就到了烧烤摊前,下了车,见到情儿早已在那边等待了,左右环顾了一圈,这才跑了过去,说道:“来这么早啊,咱们就吃烧烤啊,不喝酒了,喝酒怕被你吃了。”

她笑眯眯的凑到我的耳边,完全不顾我俩这才认识了几个小时,小声耳语道:“你是怕你老婆看你喝酒了不好交代吧?”

一句话把我心里的秘密都给说了出去,我憋着只好大力的吞吐了几下鼻息,惹得她咯咯咯的直笑,两人这才走进了店里,和老板点了些烧烤之后,两人面对面的坐着,也不知道说什么。

为了打破僵局,我作为男人,必须先开口。

“情儿,你怎么会做这个行当啊?”

我也有有一句没一句的问出了口,两人这才刚认识,又不知道大家的底细,只好随便问问了啊。

“怎么了啊?不能做这个啊?好吃懒做呗,看不起我啊?”

被情儿连连问出了好几声,弄的我便的尴尬无比,确实如此,从古至今,这行当就没消亡过,男人有需求,就有这个行业,我低着头没敢看她,等到了烧烤来了,这才化解了现场的气氛,我拿起几串来递到了情儿的手中,说道:“好了好了,先吃东西,我今天真得好好谢谢你,要不是你,恐怕我还真就……”

“没事,江湖人江湖事,路见不平拔刀相助,哈哈。”情儿的豪爽把我也逗笑了,却在这时候,我的手机响了。

我一看,居然是李冉打来的电话,心里咯噔一下,朝着情儿做了个嘘声的姿势,便接通了电话。

“你在哪里啊?”李冉的声音很快传来了,而且看样子很焦急很生气的样子,弄的我连忙往外看去,看看李冉是否在某个角落中观察着我。

情儿看到我慌慌张张的样子,也是转过头去看向外面,我赶忙跑了出去,生怕自己漏看了哪一个地方,但车来车往,并没有看到半个人的踪影,我这才稳下心神,朝着电话那头说道:“哦,我在外面吃晚饭呢,咋了?”

“气死了,刚买衣服被人戏弄了,找给我假钱,我到了家里才发现的。”

我长舒了口气,原来是这件事啊,告诉李冉我吃好了就回来,她也嗯了一声,答应下来。

我转头回了店里,匆匆忙忙的朝着情儿说道:“情儿,我就不陪你在这里吃了,我家里还有事,这顿就算作废了,下顿我再请你吃,你看行吧?”

情儿歪着脑袋,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随即笑嘻嘻的问道:“莫不是你老婆催你回家了吧?还是在外面等着呢啊,要是这样的话我就答应你下次再吃。”

这赤裸裸的威胁还真是让我有些不知所措,我说是吧,那我就是个怕老婆的人,我说不是吧,那现在不回去的话李冉在家中恐怕又要多想了,可是一个公主,我又不欠她什么,就算她知道我怕老婆又怎么样,当下横了横心,放下下次一起吃的话后就赶忙是跑出了店中,赶回了家里。

一回到家,李冉正嘟囔着嘴,一副生气的样子,桌面上放着七八十块钱,看样子那个就是她所谓的假币,我拿起对着电灯下一照,果真假的可以。

我当然也没为了那七八十块钱而去生气,没必要,把钱揉成了团,扔进了垃圾桶里,朝着李冉说道:“好啦,有些人坏心眼就坏心眼嘛,咱们不做那样的事情,你吃没吃晚饭啊,没吃的话我现在做给你吃。”

她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听到我这么说,眼泪也不争气的掉落了下来,抱着我就乌拉乌拉的哭了起来,似乎受了多大的委屈一般。

“好了好了,别哭了,看把你委屈的,这样吧,反正今天晚上没事,老公请你去看电影,怎么样?”

她一听到这个就破涕为笑,尽显媚态,倒是在我的身上掐了几把。

不过我有一个感觉,自从苏陌到我家来借种之后,我就发现李冉对我的态度似乎有了很大的变化,比之前对我更好了,我隐隐发现她对我的这种好是没来由的,甚至有些让我摸不清楚她到底想要干嘛。

我当然希望她对我好一点啊,有哪个男人希望回来就看到黄脸婆凶巴巴的对着自己啊,在外头忙了一天了,回到家还要看到自己老婆这么冲着自己,那还得了,所以,我把李冉对我的这种好当成了一种对我的理解,甚至可以说是我帮苏陌的一种奖励。

这样的日子也在平淡中度过,妻子平时单位里不忙也就和苏陌一同出去玩玩,苏陌有几次也来过我家,只是自从那次以后,我和她就变的没以前那么爱说话了,毕竟两人现在的关系属于不正当的男女关系,而这种关系居然还是我老婆允许的。

而就在一个月后,终于,再次迎来了苏陌的第二次排卵期,这天李冉回到家后,很是紧张激动的朝着我说道:“老公,苏陌明天就是排卵期了,你做好准备了没有啊?”

我一愣,恐怕现在比李冉更紧张了,哆哆嗦嗦的问道:“老婆,不会明天又准备做吧?那我这次要怎么准备啊,我怕我又……”

李冉见我这般样子,嘴角抽动了下,随后主动的抱住我的腰,靠在我的身上,喃喃说道:“老公,你就放轻松心态就行了,咱们这是帮别人,又不是什么坏事,你就努力做好自己就行了,不过你可别动歪脑筋哦,她只是来试试的,所以,你还是得和我做到要来的时候才能让她进来,不过这次躲在卫生间里,不让你有心理负担,这样总行了吧。”

听到她这么说,我更加兴奋了,能有这么好的事啊,李冉不在身边,那我和苏陌做的话岂不是我想怎么弄就怎么弄了啊,我提前和她说我要来了不就行了嘛,干嘛这么老实巴交的啊。

我被我的小聪明给征服了,当下就答应了李冉的要求,坐等着明天苏陌的到来,所有今天晚上肯定也不能和李冉在一起,两人很乖的各自躺下,我心里激动,有些睡不着,但又不敢去打扰李冉,只好闭着眼睛偷偷的想象着苏陌的身躯。

第二天一早,李冉早早的就出去了,估计是去喊苏陌了,而我等在家里,坐在客厅里看着电视,大约半个小时后,李冉终于带着苏陌回来了。

我很尴尬的从沙发上坐了起来,见到苏陌,我朝着她笑了笑,随即拍了拍沙发说道:“坐吧,想吃什么?要不我去泡杯咖啡吧?”

苏陌没有上次那么拘束了,朝着我笑了笑,说道:“谢谢,如果能怀上的话,那我真得好好谢谢你们夫妻俩。”

“说什么呐,这么多年过去了,你没有孩子,我也替你着急啊。”李冉从门外走了进来,放下东西,笑着回答了苏陌的问题,随即朝着我递了个眼神,示意我跟着她进去,很明显,这次就要比上次熟练多了,我装出一副极不情愿的样子,跟在李冉的屁股后头,一同进了房间。

在房门口,我转头看了眼苏陌,发现她也在看着我,我快速的把眼神收了回去,此刻真不知道该怎么和她去用眼神交流了。

进了房间,李冉朝着我问道:“今天状态怎么样?不会像上次那样了吧?”

我瘪了瘪嘴,极不情愿的点了点头,李冉不知道为什么很开心,脸上露出了笑容,她的老公我要和其他女人做,她居然还笑的出来,难道闺蜜就这么重要吗?

当然,这是我在为她考虑,但她都没这么想,我干嘛要想的那么远啊,随即,李冉褪去了衣服,爬上了床,示意我可以开始了,我现在发现我就像头种马一般,根本没任何前戏,就这么干巴巴的开始做了。

这种样子,让我对爱爱的兴趣也减少了很多,至少对李冉的身体减少了很多兴趣,就像是交作业一般,现在的爱爱都发展成了必修课了。

我扭动着身躯趴在李冉的身上,不停的撞击着,几百下后,我装作我要来的样子,说道:“老婆,差不多了,要来了。”

她潮红的脸上多了几分紧张,身下不敢有任何动作,双腿岔开着,两人的动作相当诱人,恐怕等下苏陌进来非得脸红不可。

“苏陌,快进来,你姐夫要来了。”

苏陌这次从外面跑进来比上次快多了,而且在我俩面前也脱的很快,只是这次也没有把文胸脱下来,她弄完之后跑到了床边躺了下来,闭着眼睛,似乎我要把她吃了一般。

李冉拍了拍我,示意我可以开始了,而我从她身体里出来后也是轻轻的扒拉开了苏陌的双腿,架在自己的面前,并没有这么快就弄进去。

我转头看向李冉,她正直愣愣的看着我的动作,我只好瘪了瘪嘴,朝着她甩了个眼神,示意她接下来该做的事情,她这才想起来,自己这次需要进卫生间,要不然,要是这次又和上次一样,恐怕她在苏陌面前就尴尬了。

她红着脸从床上起来,灰溜溜的跑进了卫生间里,卫生间也是在房间里的,关上门,也只能听到外面的一点声响而已。

等她消失后,我这才松了口气,而我现在还没有想要来的意思,我慢慢的凑了上去,发现苏陌的身体有些颤抖,我轻声说道:“苏陌,别紧张,你这样的话我都不敢弄了。”

她闭着眼睛点了点头,稍稍放松了自己的身体,而我也趁着这个机会把晨立昂送进了她的身体,我扶着她的腿,突然感觉到了和李冉不一样的感觉,苏陌要比她浅上一些,而我也一下子就进入到了最深处,而她原本的颤抖不降反升,更加剧烈的颤抖起来。

她别过头去,有些不敢看我,咬着牙的样子让我更加的疯狂了,没有李冉在身边,我的目光也移动到了她的胸口,饱满的酥胸让我不禁咽了口口水,我有些情不自禁的把手放了上去。

她吓得突然之间就睁开了眼睛,眼神看向了自己的胸口,而我的手此刻已经慢慢的伸了进去,虽然还没触碰到山顶,但苏陌肯定是有感觉的。

被她的眼神一吓,我快速的缩回了手来,红着脸低声说道:“对不起,我……我有点情不自禁。”

她并没有说话,但不知道怎么的,她的手缓缓的伸到了我的手边,冰凉的小手一下子就触碰到了我的手,我赶忙一缩,有些惊讶的看向苏陌,她脸上的红晕有些多,而我的手也缓缓的放了回来,接触到她的手的时候,她也感觉到了,两人的手慢慢的拉到了一起。

她很主动的拉着我的手放到了她的胸口,我有些惊讶,我没想到李冉不在的情况下,苏陌居然会这么做,难道这就是一种无形的力量吗?苏陌其实也是想要完整的爱的,只是上次李冉在现场,她并不能做的太过分。

得到了苏陌的允许,我的手也伸了进去,虽然没有解开文胸,但我已经触碰到了胸口,我轻轻的捏了两下,她舒爽的抬高了小蛮腰,似乎刺激到了她一般。

我知道,女人得到欢愉的时候是会这样的,李冉也会,只是做的次数多了之后,她就慢慢没了之前的感觉了,而眼前的苏陌显然不是这样,她依旧还有感觉在,而她的样子让我更加的陷入疯狂了,两只手同时伸了进去,死命的抓着。

身下的动作同样也在进行着,刚才我是骗李冉的,哪有这么快就来啊,而且现在在苏陌的身体内,我得到了另外一种不一样的感觉,弄了几十下后,就传来了扑哧扑哧的响动声,我听到后看了眼苏陌,她没敢看我,依旧闭着眼睛。

而且这次是以借种为目的的,虽然李冉不在身边,但我并没有敢让苏陌换个姿势,苏陌现在显然是在强忍着,她不敢做出舒服的表情和动作来,因为生怕李冉偷偷的在卫生间里偷看。

我当然也没敢,不过看着苏陌漂亮的面孔和白皙的皮肤,我很是满足,我连续做了好久,才有来的感觉,我故意减慢了节奏,装作有些累的样子,为的就是能在苏陌的身体里面多留一会儿,谁说的准下次还有没有这样的机会了啊。

李冉还想让我进入苏陌的身体后马上就来,让她的如意算盘见鬼去吧,我又继续了几分钟后,感觉这样不行,再这么下去,李冉肯定又要以为我怎么样了,我疯狂的连续弄了好几次,次次都进入到了苏陌的身体最深处,晨立昂一紧张,把积攒了几天的精华全都送入了她的身体中。

等我全部送入,刚刚离开苏陌的身体,苏陌也朝着卫生间里喊了一声,李冉连忙跑了出来,她早已把内衣内裤穿好了,走到我身边,故意白了我一眼,似乎是在警告我,为什么弄这么久才做完,我当然不能跟她说我是有目的的,那还得了,还不得被李冉打死啊。

李冉转过头去,马上把苏陌的双腿扶到胸前压着,让整个下体都翘了起来,不让精华流出来,我在一旁跪着,看到苏陌的下身全都暴露在我的面前,瞪大了眼睛都有些不舍得离开。

她的却是和李冉的不同,她的有些鼓鼓的,而且很小,隐藏的很好,粉嫩粉嫩的,看的我不禁再次咽下了一口口水。

李冉见我这个样子,掐了我一把,然后说道:“还看,还不赶快出去!”

我狂晕,怎么还有人这样啊,过河拆桥,用人脸朝前,用完了就把我赶出去,真把我当种马了啊。

那天晚上苏陌和李冉一起睡的,我就被送去了一旁的客房,估计李冉是怕苏陌身体里的精华倒流出来吧,不过回想起刚才摸着苏陌山峰疯狂输出的画面,我就在客房里一阵窃喜,我没想到苏陌居然也是这么一个浪荡货,不,不应该这么说,应该说也是一个喜欢享受爱爱乐趣的女人。

不过转念一想,苏陌这样,难道她老公从来都给不了她幸福吗?我想着想着就进入了梦乡,睡着了。

第二天一早,苏陌很早就起床了,临走前走到客房门口朝着我说道:“谢谢姐夫。”

说完她都没敢看我眼睛就跑了,等她走后,李冉也起来了,走到客房门口,她直接就冲了进来,一把揪起我的耳朵,一副愤世嫉俗的样子,我一看,完了,李冉这是准备兴师问罪了。

“疼疼疼,放开我啊。”我被她抓着耳朵,很不舒服,她也放开了,不过转头看她,却是一副凶巴巴的样子。

“怎么了啊?老婆,我又哪里惹你不高兴了啊?”我躺在床上,从床头柜上拿了根烟出来,一边抽着一边问道。

她没好气的一把抢过我手中的香烟,掐灭在了烟灰缸中,皱着眉头问道:“你昨天不是说你马上要来了嘛,怎么和苏陌做了这么长时间?”

我一愣,看样子昨天想到的事情今天果然发生了,自己还是没能控制好时间,最主要也是苏陌的身体第一次接触,我确实有点舍不得离开,时间把控上面也没做足功夫,可我要怎么回答李冉呢?

我愣了一会儿,摆出一副她这是强人所难的表情,再次抽出了一根香烟来,点燃后,抽着,我是想趁着抽烟的时间来给自己时间考虑考虑,要不然,如果说差了,李冉肯定要教育我了。

而且这次肯定会把这件事的所有坏地方都推到我的身上,到时候我哪里还说的清理由啊,我深吸了口气,脑筋很快就转到了地方。

弹了弹烟灰,说道:“第一,时间长了,我的兴奋点没了,还能硬着就不错了,第二,苏陌像个木头人一样躺在那里,一个姿势也不换,当然不容易来了啊。”

李冉听后,在我的脑袋上狠狠的戳了几下,骂道:“你想的美,哪里来那么好的事情啊,她只是和你来试一试的,你想到哪里去了啊,还想让苏陌大声叫床换着姿势和你做,异想天开!”

我听后心中一阵窃喜,显然,我的几个原因在她面前又一起起了作用,她居然连个问题都没问我就这么糊弄过去了,我心中长舒了口气,一想到苏陌的身体,可真是够刺激的。

自从做过这次之后,虽然苏陌没有再来我家,但我在这以后的几天的时间里慢慢回味着苏陌的身体和爱爱时的感觉。

我的这种状态虽然自己没感觉出来,也没让李冉看出来,可是在工作上却表现的让刘美丽有些不满意。

这一天,我刚上班不久,刘美丽就打通了我办公室的电话,她朝着我说道:“成功,你来趟我办公室,我有话要问你。”

我咯噔愣了一下,莫不是前段日子在KTV里的事情她还怀恨在心吧?难道她还没气消还是说现在知道我当时没有喝醉,看到了她当时的一些情况?

我越想越觉得不对劲,这下可好,恐怕这张位子是要保不住了,我如果把这件事告诉她老公,那我待在这个公司里也没什么意思了,到时候别说我没证据,甚至就连我的人身安全都会出现问题。

左思右想之下,我依旧没能拿出一个好的方案来,看了眼时间,都已经过去五分钟了,如果不去的话,恐怕刘美丽又要打电话来催了,算了,随机应变吧。

我从座位上站起来,叹了口气,朝着刘美丽的办公室而去,到了门口,再次想了一下,这才轻轻的敲了几下门。

“进来。”门内传来了刘美丽不耐烦的声响来,我一听,完了,这声音看样子我是凶多吉少了。

不过也只能进去啊,我推开门,走了进去,连看都没敢看刘美丽一眼,低着头走到了办公桌前,问道:“刘总,您找我什么事情啊?”

我对她的称呼都直接改变了,希望这样的小动作能引起她的注意吧,至少别把我赶走啊,家里可都指着我养活呢。

只见刘美丽见我进来,张口问道:“成功啊,你说说你最近表现的怎么样,自己说说。”

她的话一说出口,我顿时就更加紧张了,最近表现,不就应该是说的上次在KTV的那件事情嘛,看样子刘美丽这是知道了,而且正准备用这件事说事呢。

“刘总,上次我真不是故意的,我真没看到你和几个男的在一起。”不过话说出口,我就感觉到了不对,我没看到,我怎么知道是男的啊,还有这话很明显是针对刘美丽嘛,转念一想,我顿时对自己的话感到了一阵头疼,怎么自己说话就没经过脑子呢?

而我说完这话,刘美丽也是一愣,然后瞪大了眼睛看着我,猛的一拍桌子,愤怒的从座位上站了起来,这么一拍也是吓了我一条,我整个人都哆嗦了一下,稍稍往后退了一点点,生怕她的攻势伤害到我。

“你说什么!你那天没喝醉?”她突然问出口的话让我也有些莫名其妙,难道说她今天找我来不是说的这件事?看样子这下完了,原本大好的前程一下子就葬送在自己的手里了。

我没敢说话,要是我现在继续说什么,刘美丽肯定不会想听,她只会认为我当时没喝醉,看到了一切,甚至到那KTV去也是我跟踪她去的,而这一切的始作俑者,就只有一个人,就是她老公。

我当时就想明白了一切,而且我知道,我说出这些事情来,刘美丽恐怕就不会开除我了,而且会想方设法的让我留下来,而且要保守这些秘密。

“你说话啊,是不是你那天看到所有的东西了?这些事情是不是有人让你做的?”

她说这话就让我松了口气,因为我刚才猜到了,可我怎么说呢,难道真说是她老公指示我做的啊,虽然她回去不敢问,但这么多天过去了,她老公要是知道也早知道了。

她扑棱一下就重新坐回到了椅子上,木纳的看着前面,眼神都有些不聚焦了,我赶忙凑上去,说道:“刘总,您别这样啊,我真不是故意看到的,上次不是肖飞要和咱们合作嘛,他请我到KTV去的,我没想到你也在那里,而且正好在门口和一个小姐撞到了,我才闯进去的,但我真的一句话都没说,你相信我啊,我现在保守这个秘密我也很难受啊。”

我这死皮赖脸的功夫还真是够强的,话到我嘴里就变了味了,这下子我成了受害者了,她冷着脸看向我,皱着眉头问道:“你真没说?真没有人指示你监视我?”

我赶忙摇手,表示自己的清白,而且我根本就不认识刘美丽的老公,到哪里去监视她啊。

刘美丽见我这般模样,还是有些不相信,撇着眼睛看着我,考验我是否是说的真话,几分钟后,见我还是摇手表示自己没做过这样的事情,这才松了口气。

“真不是有人派你来监视我的?”刘美丽问道。

“当然不是,黄天作证,我成功要是说半句假话,不得好死!”

我都说成这样了,刘美丽自然开始相信我了,我也松了口气,不过还是没能逃脱刘美丽对我的追问。

“那你那天看到什么了?”

这话一说出口,我就有些不知所措了,要说我没看到,那肯定是骗她,但要怎么样才能让刘美丽认为我说的是真话,而且还不怪罪我呢?

我提溜着眼珠子转了几个圈,随后说道:“刘总,那天我真的喝醉了,也就看到你身边有几个男人,那些都是客户吧,你们谈事情也喜欢到KTV去吗?”

刘美丽瘪了瘪嘴,随即点头答应,尴尬的笑了一下,我自然也认为我这话说的滴水不漏,喝醉了不知道那些人是谁不说,而且当时他们可都没脱衣服啊,我怎么能知道他们在干什么啊。

“好了,不为难你了,先出去吧,有事再叫你,不过你别出去乱说啊,要不然……”

“刘总你放心,我刚才都没来过你办公室。”我赔笑着往后退,别刘美丽一会儿又是一个想法,现在离开这里才是最明智的选择。

不过我刚走到门口,就被刘美丽喊了下来。

“小成,你先别走,有个事我要请你帮我去做一下,之前我谈的一笔生意对方可能有点误会,你帮我去解决一下,一定要跟对方好好说啊。”

这话说的,摆明了上次就跟对方起了不小的争执嘛,估计这单生意利润不小,所以刘美丽才不想放弃,而这个烫手的山芋现在落到了我的头上,我想,连刘美丽都搞不定的生意,我怎么可能搞的定啊,不过为了能尽快离开她的办公室,我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答应下来。

“行,那等下让秘书把资料给我就行。”我说完呲溜一声就钻出了办公室,到了外头,深呼吸了好几口,这才稳住了心神。

回到办公室没多久,刘美丽的男秘就挪着婀娜的身材走到了我办公室的门口,我的办公室平常也不关门,他一走到门口,轻轻的敲了几下门,朝着我说道:“成总,忙着呢啊?”

这种客套话就不用说了,我招手让他进来,他穿的可是条紧身的皮裤,那身材凸显的就更加的曼妙了,摇曳着走到了办公桌前,小心翼翼的把文件递到了我的面前。

我也没看他,正当接过文件的时候,手也不小心碰到了他的手上,他哎哟一声,说道:“成总,你别这样啊,刘总看到了还以为我跟你有什么暧昧关系呢。”

这死娘娘腔,我这是造了什么孽啊,刚逃过刘美丽的追捕,又掉进了这家伙的陷阱,要说起这家伙,大名王刚,这霸气的名字再怎么想也不可能是娘娘腔啊,可他确确实实就是刘美丽身边的一个小“女人”,也可以说是刘美丽的好闺蜜。

王刚平时也不让我们叫他的大名,他有个艺名叫baby,还妄想自己跟anglebaby一样呢,我看呀就一个卡哇伊boy。

“baby啊,你可别乱说啊,你和刘总的关系我怎么会不知道呢,我可不想卷进你们的腥风血雨之中,咱俩还是保持距离为好。”

“你!哼,我去告诉刘总去,你欺负我!”

说完,baby就气呼呼的跑了出去,我也没管,你去说好了,反正现在刘总根本就不会管这件事,她身上可有好事情在我手里呢,就算刘美丽知道我欺负baby,她也不敢管。

我拿过baby拿过来的那份资料,翻开一看,顿时就有些目瞪口呆,上头的名字我认识,这不正是苏陌的老公秦宇嘛,他怎么会和刘美丽搞到一起去了?我虽然不知道秦宇平时做什么工作的,可是就我们这个公司,平时做点袜子,他怎么会做上这个生意了?

一时间有些狐疑的我也有些不知所措,拿起电话来,打通给了苏陌。

电话过了好一会儿才接通,接通了苏陌也没说话,似乎对于我这个人打她电话感到非常震惊,毕竟我和老婆的闺蜜打电话,这个就有些奇怪了。

我放平心态,朝着苏陌问道:“苏陌,我成功啊,我有个问题想要请教你,不知道你现在方不方便。”

对方似乎是在做饭,从电话那头发出了锅碗瓢盆的声响来,很快,电话那头就停止了声音。

“嗯,没事,我现在有空,怎么了,什么事情啊?”

苏陌赶忙回答完,我也没停下,问道:“你老公是做什么的啊,我老板交给我个任务,让我去谈生意,没想到我看到一个名字和你老公是一样的,不知道是不是你老公,所以我问下,如果是的话,那这桩生意就没那么难办了。”

她停顿了下,似乎是在思考,随后说道:“我这个倒不清楚啊,不过我最近好像听说他在做什么袜子生意,你们公司做袜子的吗?”

我一听,那这个秦宇就是苏陌的老公了,那这桩生意看样子并非我想想的那么困难了,刘美丽和秦宇不认识,但我和他还算有点交情,再加上李冉和苏陌的关系,恐怕不成功都难啊。

我心中窃喜,偷偷的笑了一声,朝着电话那头说道:“是啊,那应该就是你老公了,那我过两天就去拜访他,真是谢谢你了。”

她听到能帮上我的忙,也开心的笑了起来,随后说了好几声没事之后这才停顿了下来,我也不知道接下来该说什么好了,两人就这么沉默在电话前,有些尴尬。

为了打破僵局,我有意无意的问道:“对了,苏陌,这几天身体怎么样啊?有没有什么反应啊?”

她一愣,知道我在说什么,连忙轻声说道:“哪有这么快,才过了几天啊,要有反应得等上一两个月才行呢。”

我只好干笑了几声,两人就在这样的对话中挂断了电话,我也做好了心理准备,过两天就去秦宇那里,把这桩生意谈下来,让刘美丽另眼相看我。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