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云译网,为您提供全国翻译公司,打造专业的翻译服务平台!

发布资讯

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翻译服务信息 > 正文

宝宝我们换个姿势继续*尾巴进到里面了

更新时间:2020-10-31 11:25:14

白桦竟然将那包臀小短裙给脱掉了,粉红色的卡通内内露了出来,她躺在沙发上,性感妖娆。

此时此刻,看着眼前妖艳的白桦,我已经彻底忍不住了,我那儿顿时起了反应,不过好在隔着裤子,白桦并没有发现。



她盯着我看着,再次抓住了我的手,放在了她的肚子上,说道:“来吧,姐姐可等着享受呢。”



说着话,白桦闭上了眼睛。



我轻轻吸了一口气,然后再次找到了髀关穴,轻轻按了下去。



刚开始的时候,我还不敢用力按,只是轻轻按着,可白桦似乎是有些不满意,说道:“稍微用点力气嘛。”



我点了点头,随后就用了点力气,按了起来,这一次,白桦看上去比较满意了,她闭着眼睛,一副很是享受的模样,说道:“就这样,对,继续……”

 文学



我按照她的要求按着,另一只手也放了上去,在有腿上按了起来。不一会儿的时间,白桦竟然嘤咛一声,脸上泛起了潮红。



她睁开眼睛看向了我,似乎是在欣赏着我的模样一样。



“手法不错,换一个穴位吧,按不容穴。”



我身子一颤,手指滑了一下,竟是触碰到了白桦的神秘区域。



白桦也是跟着身子一颤,竟是享受的啊了一声。



我赶紧将手收了回来,急忙说道:“不好意思,我……我手滑了。”



白桦轻轻点了点头,说道:“没事儿,来试试不容穴。”



说着话,她又将我的手放在了她的小腹上。



不容穴是在胸脯下面一点点的,几乎紧靠着胸脯,所以说也是相当的敏感。



她伸手脱掉了自己的上衣,露出了雪白的肌肤,看着那丰满的柔软,我暗暗咽了一口唾沫。



不过因为有了之前的事情,我现在倒不觉得有什么了,虽然我那儿的反应越来越强烈,但我也还是轻轻按了过去。



用同样的方法找到了不容穴,我只是轻轻按了几下,白桦就表现的很是享受了,她不经意间浪叫了一声,却丝毫不介意被我听到。



我继续按着,她突然就说道“能再上一点么?”



我楞了楞,心里正不知所措呢,她突然就抓住了我的手,将我的手放在了上面,说道:“按这个……按这个舒服……”

此刻的我,心里奔腾着一万匹草泥马,但是,说真的,这真的太爽了。



我没有犹豫,继续按了起来,心里也是相当的享受,可是,也就是这个时候,房间门开了,梅姐站在了门口,一脸骇然的盯着我们看着。



因为有开门声的缘故,所以我赶紧将手抽了回来,倒也没有引起白桦和梅姐的注意。



梅姐走了进来,看着白桦,有些不满:“你……你这是做什么?”



白桦不紧不慢地拿起衣服穿在身上,站了起来,说道:“哎呀,我的好姐姐,你急什么啊,这都是正常的,你以为那些贵妇为什么要找盲人来按摩,不就是怕被人看到模样,还想要爽快爽快么?我这是提前帮弟弟练练手,以便遇到顾客的时候,可以放开一些。”



梅姐有些愣住了,她显然不知道这里面的道道。



我像做错事儿的孩子一样,站在一旁,梅姐走了过来,说道:“刘阳,要是觉得不适应的话,咱就不学了。”



说着,梅姐就要带着我离开,我楞了楞,随后赶紧甩开了梅姐的手,说道:“没事儿的,梅姐,我……我愿意。”



说着话的时候,我也是羞红了脸,毕竟这事儿真不好开口。



梅姐楞了楞,随即叹了一口气,说道:“那也行,你要是愿意,就留下来,但是,你一定要答应梅姐,做这个工作的时候,可不敢有不纯洁的想法,梅姐不希望你走你父亲的老路,知道么?”



一想到我父亲对梅姐做的事情,我心里就歉意满满,轻轻点了点头,我说道:“放心吧,梅姐,不会的。”



梅姐也是微微点了点头,然后说道:“那成,今天就先这样,跟我回去吧,明天再过来。”



说着话,梅姐就要带着我离开,白桦急了,说道:“你不是要去法院么,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梅姐摇了摇头,说道:“法院给我打电话了,说是改了时间,让我明天再过去。”



白桦楞了楞,随后不舍地看了我一眼,说道:“真败兴,你这弟弟手法还不错,我还没享受够呢。”



梅姐翻了个白眼:“你再这样,要是把我弟弟带坏了,找不到媳妇,你就给我弟弟当媳妇!”



白桦立马笑了起来:“没问题啊,你弟弟条件这么好,我肯定乐意嫁,到时候想偷个腥啥的,你弟弟都管不到,多好啊。”



我心里一阵恶寒,心想到时候找媳妇一定不能找这样的,虽然我现在能看见了,但也指不定这女人会给我戴多少顶绿帽呢。



回到家里,吃过晚饭后,梅姐就回自己的屋子里面去了,我在自己的屋子里面安静的待着,想着白天的事儿,突然就想去找梅姐聊聊天了。



穿好拖鞋,我来到了梅姐的房间门口,轻轻敲了下门,然后我就推开门走了进去。



可是,就在我推开门进去的那一个瞬间,我愣住了,梅姐就那么光溜溜地躺在床上,手里还拿着一个玩具,正一脸享受地做着那羞羞的事情。

这一个瞬间,我也是反应的特别快,立马收住了自己那惊讶的表情,装作很茫然的样子,说道:“梅姐,你在么?”



梅姐也是反应了过来,脸上闪过一抹红晕,看上去有些惊慌,赶紧将东西收了起来,说道:“在呢,在呢。”



梅姐就这么赤条条地坐在床上,我极力的压制住自己心中的那一股子邪火,微微笑了笑,说道:“梅姐,我睡不着,过来找你聊会儿天。”



梅姐嗯了一声,似乎还是没有调整过来,她看了看自己的身子,似乎是有些担心,不过见我看不见,她慢慢的就平静了下来,微微笑了笑,伸手抓住了我的手,说道:“过来,坐梅姐身边。”



我走过去坐在了床边上,梅姐微微一笑,说道:“感觉怎么样?真的要继续去学按摩么?”



我点了点头,说道:“是的,我感觉按摩也不怎么难的,以前我妈在的时候,教过我穴位,基本的穴位我都清楚,今天跟华姐交流了下,我觉着自己好像就需要掌握个力道和节奏,就能学会了一样。”



梅姐点了点头,叹了口气,说道:“我也是今天才知道,他们那里的按摩竟然是那样的,早知道,我就不让你去了,梅姐有些不放心呢。”



我微微笑了笑,说道:“梅姐,你就放心吧,我有分寸,不会有事儿的。”



说着话,我注意到梅姐脸上露出了一丝倦意,便是说道:“正好今天在华姐那学了点,我看华姐挺舒服的,要不我帮梅姐你也按一按?”



梅姐愣了愣神,似乎是有些犹豫,她抿着嘴唇,想了想,最后还是点了点头,说道:“那行,那你就帮梅姐按一按吧。”



我点了点头,梅姐已经躺在了床上。



我脱掉了鞋子,上了床,问道:“梅姐,你是按上面呢,还是按下面呢?”



“有什么区别么?”梅姐看着我,有些疑惑。



我微微笑了笑,说道:“我也今天才学,还不知道有什么区别,但我看华姐似乎挺喜欢我按她上面的。”



梅姐脸色一变,说道:“那你还是帮梅姐按按下面吧。”



我楞了楞,随即明白了梅姐的想法,微微笑了笑,也不介意,立马就将手伸了出去,放在了梅姐的肚子上,装作看不见的样子,胡乱的摸了两下,这才安静地比划了两指长度,将手放在了髀关穴上。



梅姐楞了一下,脸上立马就露出了一抹红晕:“刘阳,你……”



“梅姐,这是髀关穴,按这个穴,会促进腿部血液流动,能够缓解下身疲劳。”



梅姐虽然有些犹豫,但也还是点了点头,她微微闭上了眼睛,说道:“那……你就帮梅姐按按吧。”



我点了点头,随后就轻轻按了起来。



不知道是我手法比白天的时候好了还是怎么回事儿,我刚一按上去,梅姐竟然就嘤咛叫了一声,脸上露出了一副非常享受的样子。



“小阳,你手法果然不错,确实很舒服,用点力,多按按,梅姐好舒服啊……”



梅姐一脸享受的样子,双手立马捂在了上面,轻轻揉搓了起来。



我惊愕地看着梅姐,真的是没有想到,梅姐竟然仗着我看不到,在我面前这样浪荡了起来。



梅姐的身材很好,胸也很丰满,看着梅姐的手在胸前游走,我暗暗咽了一口唾沫,我很不争气的起了反应。



“小阳,你按啊,别停下,继续帮梅姐按按。”

从短暂的错愕中回过神来,我心里也是极度的兴奋了起来,当即就加大了手劲,帮着梅姐按了起来。



这样没多久的时间,梅姐整个人就飘了起来,一股旖旎的味道传来,床单上画了块大大的地图。



她似乎是有些忍不住了,看了看床头边上的那个玩具,又看向了我,说道:“小阳,差不多了,挺舒服的,你回去睡觉吧,梅姐也要休息了。”



说着话,梅姐似乎是有些迫不及待的样子,立马就伸手推开了我。



我有些错愕,梅姐就已经抓着我的手来到了我的房间里面,她看向我,微微笑了笑,说道:“赶紧睡吧,明天还要继续学手艺呢。”



说着话,梅姐转身就往自己的房间里面去了。



我以上洗手间的名义路过梅姐的房间,当即就听到了梅姐在房间里面那如泣如诉的声音。



说实话,这个时候的我,其实是有些失望的,梅姐宁愿用那个玩具的,也不用我,让我觉得很受伤,可是,转而一想,又觉得这样才有期待感。



第二天早上,梅姐送我去按摩店的时候,她的脸色潮红,看上去气血十足,很显然,昨晚因为很享受的缘故,她睡的很舒服,虽然没有发生什么,但看到梅姐气色不错,我心里也就满足了很多。



来到店里面,将我交给白桦之后,梅姐就走了。



华姐带着我来到了之前的那个房间里面,眼珠子上下一转,说道:“现在,你懂按摩了么?”



我错愕片刻,随即轻轻点了点头,说道:“懂了……额……只懂对女人的按摩。”



华姐嗤笑一声,说道:“又没说让你给男人做按摩。”



说着话,她站了起来,往旁边的一个衣柜那里走去,一边打开衣柜找着什么东西,一边跟我说道:“下午有个贵妇要过来,之前店里的那个技师请假了,你临时顶个班,先跟我学着认一些东西。”



我楞了一下,还没明白是怎么回事儿呢,白桦就已经从柜子里面找出了一堆丝袜。



有黑丝,有肉丝,还有粉红色的丝袜,甚至连网袜和开档袜都有。



我愣愣地盯着白桦看着,发觉这里面竟然真的是别有洞天。



因为我看不见的缘故,白桦也是懒得避讳,当即就在我面前开始换装了,当她将包臀小短裙脱下,穿上那一身粉红丝袜的时候,我整个人都呆住了。



红底黑面的高跟鞋踩在脚上,白桦高挑性感的站在了我的面前,她冲我微微一笑,伸手抓住了我的手,轻轻放在了她的腿上,说道:“摸摸,能知道,这是什么颜色的丝袜么?”



我差点脱口而出是粉红丝袜,临出口时,我赶紧说道:“不知道啊。”



我依旧沉浸在这种诱惑当中,竟是忍不住的将头也凑近了一些,嗅了嗅气息,闻了起来。



白桦一阵浪笑,说道:“好闻么?”



我红着脸看向了白桦,说道:“还……还行。”



白桦嘿嘿一笑,说道:“也是你运气好,你知道多少男人梦寐以求想要摸摸我的腿,都摸不到么?你小子虽然瞎了,但是却走了好运了,不仅能摸到姐姐的腿,要是愿意的话,姐姐还可以……”



她一脸坏笑地看着我,伸手托住了我的下巴,冲我轻轻吹了口气,诱惑的气息让我整个人全身上下都是火热了起来。



她轻轻笑着,说道:“明白我的意思么?想要姐姐么?”

白桦不知道,其实我的眼睛早就能够看见了,别说是摸着了,就仅仅只是看看,我就已经对白桦渴望不已了,更别说是现在了。



她盯着我,嘿嘿一笑,说道:“明白了,果然跟那些臭男人没什么区别。”



她伸手抓住了我的手,在丝袜上轻轻摩挲着,说道:“这种手感,记住了么?”



我点了点头,说道:“记住了。”



白桦轻轻一笑,说道:“嗯,记住了就好,你要是将所有的丝袜手感都记住,等到那个女人来的时候不出错,晚上姐姐就陪你玩玩,怎么样?”



我稍显错愕,随即还是轻轻点了点头,说道:“知道了。”



白桦嘿嘿笑着站了起来,从旁边拿过那条黑色的丝袜,随即就又换了起来。



我站在一旁,心情激动地盯着白桦看着,不得不说,白桦可真是人中极品了,她说的不错,肯定有很多男人特别的向往她,想要跟她发生一些什么,在这一点上,我是坚信不疑的。



几次三番下来,我突然就发现,白桦还是穿着黑丝的时候最性感,最诱人,粉红色的那个看上去有些过了,而肉色的丝袜又显得有些不够诱惑。



她将包臀小短裙穿上,伸手在我脸上轻轻摩挲了一下,说道:“待会儿那个女人就应该要来了,昨天的那两个穴位,都还记着么?”



我点了点头,说道:“记着呢,髀关和不容。”



“嗯。”白桦点了点头,“还有脚上,也是女人的敏感部位,适当的时候,也可以试试脚上,知道了么?”



我点了点头,没有再说什么。



转眼就到下午了,一个穿着黑色短裙装的漂亮女人踩着高跟鞋走了进来,摘下戴着的墨镜,看了我一眼,说道:“还不错,长相挺帅气,不过,要是手法不行,我可不认啊。”



白桦立马说道:“放心吧,王总,昨天我就试过了,这小子手法还是不错的。”



这个被叫做王总的女人轻轻点了点头,从我身边走过,似乎是要上去,不过立刻就又停了下来。



她面色凝重地盯着我看着,说道:“你……真的看不见?”



我楞了一下,不知道是哪里露出了马脚,但也还是故作镇定的说道:“是的,小姐。”



这女人皱了皱眉头,随即转身上去了,白桦赶紧凑到我身边,说道:“要叫王总,别瞎叫!”



我点了点头,随后在白桦的牵引下跟了上去,来到了楼上的一个包厢里。



刚一进去,我就愣住了,这是一个非常豪华的包厢,欧式风格的装修,却又到处都布满着性感浪漫的红色,正中的那张大床上,还整齐的排列着皮鞭和滴蜡,以及一些个其他的女性玩具。



我心里惊叹不已,但是表情上却是相当的震惊,我在时刻提醒着自己,自己是个盲人,是看不到的。



那个王总走过去往床上一趟,抽出一根烟来点上,抽了一口,随后就看向了我,说道:“你,过来,帮我把鞋子脱了。”



白桦推了一下我,然后在我耳边说了声加油,就那么出去了。



我犹豫了一下,但很快就反应了过来,面对这样的极品美女,我没有理由不积极。



用导盲杖假装敲着地面,我很快就来到了这个王总的身边,伸手过去,我先在床上摸了摸,然后假装摸到了这个女人的小腿,穿着肉色丝袜的小腿显得特别的性感,我轻轻摩挲了两下,然后就又摸到了脚上,轻轻一拉,就将她的高跟鞋脱了下去。



当两只脚上的高跟鞋都被我脱掉的时候,这个王总伸手拉开了旁边的柜子,从里面取出来了一堆丝袜,选出其中一条粉红色的丝袜,邪魅地看了我一眼,说道:“你们华姐应该也给你说了,姐姐我有特殊癖好,你要是能猜对我接下来腿上这条丝袜是什么颜色的,床上的这些个东西,随便你选,你想怎么弄我都成。”



说着话,她一脸邪魅地脱掉了肉色丝袜,开始换穿那条粉红色的丝袜,而我,则是盯着床上整齐排列着的皮鞭滴蜡还有无尽的女性玩具,微微愣住了。



暗暗咽了一口唾沫,我还是灿笑着说道:“王总,床上有什么呀?”



王总邪笑着,刚刚穿上丝袜的脚在我的嘴唇上轻轻滑过,邪魅的笑容显得有些诱惑。



她那诱人的红唇轻轻一动,语气性感而又妩媚地说道:“你猜……”

我苦笑着,没有说话,王总的脚就这么轻轻在我身上滑过,她微微笑着,说道:“这条,是什么颜色的?”



看她的眼神,我就知道,她想要的,其实并不是我去猜这条丝袜的颜色,而是希望我能够用娴熟的手法去抚摸她。



我轻轻地将手伸了出去,在丝袜上轻轻摩挲了起来,王总一脸享受的样子,嘤咛一叫,似乎很舒服一样。



我轻轻舒展了一口气,继续抚摸着,王总整个人一副很是销魂的样子,看上去有些诱人。



“猜出来了么?”王总语气舒缓而又享受地说道。



我犹豫了一下,说道:“还没有呢,王总,让我再摸摸。”



说着话,我继续往上摸了过去,在接近那隐秘部位的时候,王总突然身体一颤,紧接着,就伸手在自己身上摸了起来。



“粉色的。”我说道。



王总楞了一下,说道:“为什么?”



我轻轻笑着,说道:“黑色摸上去会有颗粒感,的那粉色的很滑,所以,这一条,应该是粉色的。”



王总一脸享受的样子,轻轻点了地那头,妩媚的撩了撩头发,抓过我的手,然后在床上摸了起来。



“你想用哪个玩具来伺候我呢?”王总一脸妩媚地说道。



我轻轻笑着,看着那么多的玩具,我最终还是选择了那条小皮鞭。



“王总喜欢这个么?”我将小皮鞭拿了起来。



王总嘿嘿一笑,似乎很是满意一样,说道:“喜欢,就这个。”



说着话,她就趴了过去,趴在了床上,扭动着腰肢,一副任君采撷的样子。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