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云译网,为您提供全国翻译公司,打造专业的翻译服务平台!

发布资讯

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翻译服务信息 > 正文

不要好痛嘤嘤嘤 残虐性奴比赛

更新时间:2020-10-31 11:30:19

她让我做男朋友,实际上是把我当作了提款机,钱包,同时还在和另外一个男人在一起……



我不敢继续往下再去想了,整个人觉得疲惫无比,回到床上躺下之后,我甚至没有擦干头上的水迹,就那么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吧,当我头疼欲裂的醒过来的时候,床头的手机,正在嗡嗡的震动,手机屏幕上面显示的是玥玥的名字。



我愣愣的看着手机,眼泪,又不受控制的流了下来。



我告诉自己不能接电话,可我还是控制不住自己的手,拿起来了手机,按了接听健,然后我沙哑的喂了一声。



那边传来了玥玥的声音,她的语气有些慌张说:“林铭你在哪儿?”



我胸口就像是堵住了一块儿石头,喘不过气,我低声说:“宿舍。你呢?”



玥玥回答说:“我在我家里面,我这儿出了点儿事儿,需要用钱,你能转几千块给我吗?”



听到这里,我整个人都觉得很荒唐,同样也觉得我很可笑。

 文学



然后我有点儿讽刺的说了句:“出了什么事儿?”



之前我已经偷听到他们的话了,她说让我买了手机,就甩了我,现在变成了直接问我要钱了吗?她真的把我当成了一个傻子。



想到这里,我也觉得自己很傻.逼,如果不是我听到他们的对话,我现在肯定直接转钱了。



玥玥并没有听出来我语气的讽刺,她声音依旧慌张的说:“我妈妈本来只是小病,可突然中风住院了,家里面钱不够,你不是说你有钱了吗,我现在先不买手机了,你把钱借给我,我给我妈妈看病。”



我没说话,沉默了很久。



玥玥语气开始变得焦急,问我怎么不说话了?



我又讽刺的笑了笑,说:“玥玥,你真的把我当成了傻子了吗?”



玥玥的语气有点儿惊愕,然后她问我说:“林铭,你说什么呢?我听不懂。”



我强忍着心里面的那些痛,还有窒息,沙哑着声音说:“我只是个窝囊废,配不上你,你不是要甩了我吗?你和那个男的继续躺在床上吧,我不用你甩,我们分手。。”



我说完这句话之后,电话那边的玥玥语气一下子就变了,甚至有点儿歇斯底里的那种感觉,她骂我疯了,满口的胡话,她算是看透我了,不想给她借钱,就用这样的借口。



听着玥玥的这些话,我心里面越发的冰凉,直接就把电话给挂断了。



我很想控制住不让自己哭,因为根本不值得为这种女人掉眼泪。



可我还是没办法压抑住自己心里面的痛苦,躺下去之后,眼泪还是往外流。



我为了玥玥,已经做了太多太多的事情,欠了一屁股债不说,甚至连良心都不要了,让人戳着脊梁骨,去做校园贷的收债人,就是为了赚钱给她花。



可她却在别人身下婉转承欢的同时,说我是个窝囊废,还要骗我的钱。



我死死的捂住胸口,同时也觉得再去给飞哥收债没什么意义了,我明天就把钱还给飞哥……



可就在这个时候,我的手机响了起来。



拿起来一看,我愣了一下,因为这个电话,是飞哥打过来的。



犹豫了一下之后,我按了接听键,那边传来飞哥的声音,说:“林铭啊,我这边有个人,想要借钱,但我现在还在忙。我已经把借钱的流程,还有她微信都发给你了,你把该拿的东西拿到,就给我发个信息。”



我本来想要和飞哥说,我不做了。



那边却传来飞哥的一声轻嘶,然后他声音也有点儿喘息的说了句:“草……你这婊.子竟然会咬人……”



除了飞哥的声音,还有一连串能够让人欲.火焚身的急促嗯啊声。



我一下子就明白,飞哥还在和李雪做那种事情。



还没等我说出来话,手机就被挂断了。



果然,手机屏幕上,还显示了微信的未读消息。



我深吸了一口气,决定用微信和飞哥说清楚,这种事情不能拖。



可当我打开微信之后,我整个人都僵住了。



飞哥发给我的信息,有几个是文档,最后一个是一串电话号码。



这串号码,却格外的熟悉,这就是玥玥的号码!

我死死的捏着手机,盯着那个号码,面色都变得苍白了下来。



玥玥怎么会去问飞哥借钱?她刚才不是想骗我钱吗?



我茫然了一瞬间,然后明白过来,她是真的需要钱了,肯定是家里面发生了变故。



我觉得很讽刺,如果她没有做出那种事情,或者我没有发现的话,她需要钱,我肯定会拼命去赚,想尽办法都会给她弄到。



可现在,我再做任何一件事情,都不值得。



愣愣的看着手机,发呆了很久很久,飞哥又发过来了一条信息说:“你怎么还没有加那边?她已经在催我了,我把你微信给她了直接?”



我立刻就回过神来,同样我狠狠扇了自己一个耳光,因为我还是没忍住,想要最后提醒一次玥玥,飞哥的钱不能借。



想到这里,我先给飞哥发了个信息,说让他不用给,我已经在联系了。



同时我给玥玥发了微信消息过去,告诉她说,这种校园贷的钱,不能借,后果不是她能够承担的。



可我的消息,并没有发过去,而是直接提示我,对方拒收我的信息。



我看着手机上面的提示,整个人的呼吸,都有点儿滞带……



玥玥,这么就把我拉黑了?



纵使我刚才已经说了和玥玥分手。



可知道她要借这种钱,我马上就要来阻止她,告诉她里面的那些内幕。



这个拒收的消息提示,却像是一个巴掌一样,狠狠的扇在我的脸上,啪啪作响。



让我觉得自己可笑,也可悲到了极点。



死死的捏着手机,我心里面越发的压抑,也越发的难受。



凭什么我对玥玥那么好,什么都满足她,什么都给她,她却要这样对我?



明明是她错了啊,她找了别的男人,还骂我是窝囊废,给我带了绿帽子,还要拿我的钱……



我甚至刚好都决定好了,她要用钱,我这里有两千多,甚至我还可以问飞哥去借,都不能够让她借这个钱。



可她的做法,却让我心,凉了个透彻。



我已经够犯贱了,再继续犯贱下去,有什么意思?



出神的片刻,已经过去了几分钟时间。



我怕飞哥继续催我,我现在也不能直接水了他。



玥玥做的绝,我现在也没有必要再让自己更卑贱。



所以我重新注册了一个微信账号,然后加了玥玥的号码。



几乎是一瞬间,好友就通过了。



然后玥玥发过来消息问:“你是飞哥的人?”



我看着那个头像,心里面却绞痛了一下,强忍着这些情绪,我发了一个恩字。



然后按照飞哥给我文档的内容,先问她是为什么需要借这笔钱。



玥玥回答我,是家里面人生病了,急用两万块。



同时她还发了一个哎字,同时说她本来也不想借这个钱的,她有个男朋友,想问他借钱。结果他却当场就变了脸,还和她说分手,她算是看清了这种男人。



我看着玥玥的这些话,眼睛一下子就红了。



强忍住心中的那些怒气,我觉得自己以前真特么的是瞎了眼睛,怎么会喜欢上她这种女人。



死死的捏着手机,指关节都发白了之后,我才发过去消息,让她拍自己没穿衣服的照片,同时要拿着身份证,学生证,不能遮住任何部位,并且把家庭住址,父母信息都发过来。



等我们核查一遍之后,就会下发借款了。



我说完之后,那边马上就回过来一个字,说好。



约莫过了十几分钟吧,几张照片发了过来。



我和玥玥在一起那么久,都没看到过她的身体,没想到会以这种方式,拿到她的照片。



玥玥的身体,比之李雪更加的丰满,更加的诱惑,高耸的上围,粉嫩的蓓蕾,以及微卷的长发落在双肩上。她脸色还有些羞红。



甚至我有一种感觉,李雪是那种青苹果。



而玥玥,则是已经是熟透了的樱桃。



看着照片,我就又想起来了今天在酒店的那些声音。心又开始痛了起来。



我没有再看下去,只是和玥玥说了句,信息核查完了之后就会下款,让她等着。



玥玥连续给我发了两个谢谢过来。



我不再理会她了。



同时我把这些照片,发给了飞哥。



飞哥很快回给我消息,说我这件事情办得不错,同时他告诉我,先休息两天,他会继续给我安排任务。



我欲言又止,照片发出去,我就有些后悔了。



虽然没有和玥玥在一起,可她以后肯定还不起钱的。



到时候,飞哥会怎么对她?



想到这里,我又狠狠扇了自己一个耳光,玥玥只是把我当成傻子,我为什么要一直这么贱,这样对她好?

把那些犯贱的情绪压抑了下去,我心里面烦闷的厉害,也睡不着觉。



周围一安静,我心就疼得要窒息。



想着玥玥将要面对的下场,这算是报应?



最后我在宿舍里面待不下去了,就跑到学校外面的烧烤摊上,点了一堆的啤酒和烤串,喝成了烂醉,已经到了晚上十一二点的时候,才重新回去宿舍。



推开宿舍门进去的时候,其他的人都在床上玩儿手游,有的在看电影。



我晃晃悠悠的往我床边走,最后一屁股坐在床上,头疼欲裂。



我对床,是个胖子,叫做王石,他目瞪口呆的看着我,说了句:“握草,林铭你被带绿帽子了?喝成了这个样子?你没事儿吧?”



胖子的这句话,要是我清醒的时候,我肯定能分辨出来,他在开玩笑。



可是我这个时候,心里面正因为玥玥的事情难过窒息,他的话,就让我变成了被踩了尾巴的猫。



我直接就站了起来,死死的盯着胖子,一句话都没说,直接就扑了上去,死死的掐着脖子,红着眼睛骂着操.你妈,你说什么?



胖子被我掐的脸一下子就紫红了,然后他脸上的肥肉都有点儿因为惊慌而颤抖,因为被我掐着脖子,他半天也没憋出来话。



宿舍里面的人都冲过来把我们拉开,有人也在骂我,说林铭你他妈的别撒酒疯,胖子和你开玩笑呢。



我不知道被谁推了一把,直接摔倒到了床上,胖子是在开玩笑,可他真的戳到了我心里面最痛的地方了啊,我头埋在被子里面,眼泪一直往下掉,我没起来,我怕被人看见,我丢不起这个人。



酒意再次上头,伴随着睡意,我干脆直接就睡了。



临头耳边还听到声音,在骂骂咧咧的说:“胖子,你别管这个傻.逼,酒品不行,喝个几把的酒。”



不知道睡了多久,当我醒过来的时候,阳光已经很刺目了。



宿舍里面一个人都没有,我头还是胀痛的厉害,去洗了把脸,清醒了之后,我离开了宿舍,去了教室上课。



我不是傻子,玥玥已经背叛了我,我和她不可能了。



她已经害得我一屁股债,我不能再因为他,把学业给毁了。



同样我昨天想过不给飞哥干了,但这样的话,我也没钱还别人的钱,我现在没退路,只能硬着头皮做下去。



到了教室之后,别人看我的目光都怪怪的,我还听见有人似乎在议论我,说我的名字。



角落里面,坐着胖子,他和宿舍其他几个朋友坐在一块儿说话,时不时抬头看我。



我心里面不自然,有点儿不敢直视胖子的目光,清醒了之后,我就知道昨晚我太过分了。



同样我也明白了,班里面的人这样看我,肯定和我昨晚上撒酒疯有关。



回到座位上坐下之后,同桌还把她的课桌,稍微和我分开了一点儿,就像是怕我似得。



我没说话,低着头,拿出来书胡乱翻。



之后的两天时间,我都是这样浑浑噩噩的过去的。



第三天,是周六。



我很早就接到了飞哥的电话,他告诉我,他给我发了地址,让我中午之前到地方,他请了不少这一行的朋友吃饭,顺便带我去见识见识,交流下经验,也算是对我这两天任务完成的不错的犒赏。



我觉得有点儿惶恐惶恐的,现在给飞哥干,只想赚够了钱还债,可我却有种另外的感觉,就像是正在泥足深陷一样。



现在我却不敢说了,飞哥已经请了人,而且以前我跟他混过,知道他的脾气,我水了他,他会找人弄死我。



答应下来之后,飞哥就挂断了电话。



这个时候,时间已经是十点半多了,我的确也收到了飞哥的短信,他给我的地址,都在城中区的位置。



我赶紧起床,换好了衣服之后,去洗漱。十几分钟之后,我就跑出去了宿舍,然后往校门外面赶去。



城中区过去,得要半个小时时间,现在还来得及。



可当我走到校花园的位置,眼看就要到校门口的时候。



从花园里面,突然就窜出来了一个人。



他一把就抓住了我的肩膀,我心一慌,当时就觉得不好,本能的就要反抗。



结果却感觉到脖子的位置,有一阵冰凉的感觉,还有一点儿刺痛。



我一下子就明白了,我脖子上,有把刀……



顿时,浑身都是冷汗,我也不敢动了,身体僵硬到了极点。



抓住我的那个人,把我拽到了花园里面。



花园的树丛之中,站着很多人。



抓住我的那个人,把我一把就推搡到了地上,说了句:“鬼哥,人我抓来了。”



我摔了个狗啃泥,疼得眼冒金星。



抬起头来,看清楚了周围站着约莫有五六个混混。



他们都恶狠狠的看着我,有一个混混手里面还提着一把匕首,就是他把我拽进来的。



而在前面五六米远的位置,一个穿着颜色很花的T恤的瘦高瘦高的男的,正在和一个女孩儿激吻,那个女孩儿被他挤在树干上面,甚至还抬起来了一条白嫩的腿,缠住他的腰。



我还在懵逼,因为我也没怎么得罪人啊。



我从地上晃晃悠悠的爬了起来,然后尽可能压低了声音,有些低三下四的说:“几位大哥,你们是不是认错人了?我没得罪过你们啊,我还有急事儿,能不能走?”



我说完这句话之后,那几个混混,突然笑了起来,而这个时候,树干位置的那一男一女,女的把腿放了下来了,一遍娇.喘,一边嗲声嗲气的说:“等会儿我们去开房,先解决事情吧。”



听到这个声音的时候,我就愣住了。



因为这个声音,很熟悉很熟悉,我的视线再次移动了过去,也看清楚了,这个女的,不就是李雪吗?



她穿的很暴露,短裙几乎能够看到大腿根,而且吊带,也露出来了半片胸,尤其是她的妆,画的格外的妖娆妩媚。



不过她看我的表情,却让我心里面一沉,知道事情不好了……



于此同时,那个男的也扭头过来了,他长得很干瘦,颧骨很高,一看脾气就不好,而且太阳穴位置,还纹了一个鬼头。



他骂骂咧咧的朝着我走过来,说你小子他妈的早不来晚不来,老子想办事儿的时候你来了。



我慌张的想后退,他直接就抬起来了脚,一脚踹在我肩膀上。



我闷哼了一声,被踹翻倒地。



他继续骂了句,给老子打!别打残了,其他的我都罩着!

鬼哥的话刚一说完,那些混混直接就朝着我围了过来。



我根本来不及说话,他们的拳头,还有脚,就朝着我的身上密密麻麻的落了下来。



他们打得太狠,我根本忍不住,就只剩下来了惨叫,还有强护住要害的位置。



不知道被打了多久,当我觉得浑身的骨头都要断了,整个人都几乎要昏死过去的时候,他们终于停下来了。



我本来是趴在地上痉挛的,被人用脚给踹着翻了过来。



然后我听到有脚步声到了我的面前,接着又听到呸的一声吐痰的声音。



脸上多了一团温热的,还有点儿粘稠发臭的东西,我整个人都颤抖了起来,恶心的想吐。



接着我听到了李雪的声音,她语气格外冰冷的说:“今天就暂时这么算了,还没完。”



接着我就听到鬼哥的声音,在说:“小宝贝儿,别坏了心情,只要你高兴,以后我们天天来弄这小子一顿。”



脚步声慢慢的远去,我整个人一直在颤抖,手死死的抓在地上,手指头都陷进去了泥土里面。



等脚步声消失之后,我才恶心的立刻去脱衣服,擦掉了脸上的痰。



然后我强忍着疼痛从地上站了起来。视线也稍微恢复了不少,晃晃悠悠的离开了花园,阳光刺目无比,却让我觉得格外的屈辱,憋屈到了极点。



我竟然被人,直接吐痰吐到了脸上,而且李雪她是自己借了飞哥的钱,被拉去卖,也是她自己要承担的后果。



我只是当了一个中间人的作用而已。



她想报复,怎么不去找飞哥?反倒是来找我发狠?



我快步的往宿舍楼那边走,我这个样子,根本没办法去飞哥那里吃饭啊。



很快就到了宿舍之中,换好了衣服之后,我又要离开。



可是手机却响了起来。



我拿起来手机,当时心里面就紧了一下,因为打过来电话的,的确就是飞哥。



我接通之后,那边就传来飞哥有些难听的声音,他直接就说:“林铭,你没看看现在几点了?我一大早给你打电话,现在就让我们所有人等你一个人?”



飞哥的语气,到了后面,已经有一点儿骂人的倾向了。



我心里面格外的慌张不安,我没看见时间,已经把飞哥水了。



可我也没办法啊。



就在我出神的片刻间,飞哥声音继续很难听的说,你到什么地方了,怎么不说话?还要我们等多久?



我惊醒回过神来,可我现在短时间也过不去了。



憋了半天之后,我告诉飞哥,不是我不想过去,也不是我故意拖延,只是出了意外,我被李雪找人打了一顿……



我刚说完,飞哥当时语气就变了,是那种很愤怒的语气,问我具体情况。



我听他的语气,有点儿惊怕,就把事情经过说了。



飞哥告诉我,中午不用过去了。让我在宿舍里面等着,他现在就找人,去把李雪那个贱婊.子和打我的那个混子弄出来。



敢动他的人,李雪和那个混子,是不想活了。



说完之后,飞哥直接就把电话挂断了。



我有点儿愣住了,说真的,我之前有点儿怕飞哥,还觉得他这个人很阴狠,表面光鲜而已。



可现在飞哥的态度,却让我有一点儿不一样的感觉,我觉得我之前的判断,错了,至少有一点就是,他对外人,阴狠,果断。



可他把我是当成了自己人的。



不然的话,他压根没必要去管我被李雪打了。



跟着飞哥,有钱拿,也有人罩着,会让我日子变好不少。



我去收债,就算是会被人骂,会被戳脊梁骨,那些人也最多嘴皮子利索一点儿而已。



经过李雪这件事情,以及我被玥玥被拍的事情之后,我良心已经不会痛,不会难受了。



这些女的来借这种钱,都是自作自受的。我不用做圣人,也没必要去做圣人。



想通之后,我心里面也舒服了不少。



就是不知道,飞哥怎么去找李雪。



他路子多,关系硬,人也很混,李雪肯定跑不掉,就是到时候不知道飞哥会怎么做了……



身上疼得厉害,我躺在床上歇了会儿,结果却更疼了。



约莫过了一两个小时的时间吧,飞哥又给我打了个电话。



我接通之后,他在那边就说:“我安排了人,已经把李雪和那个混子给抓住了。现在他们都在上次那个酒店,就是我让你带李雪去的那个,房间也没变,你过去吧。”



停顿了一下,飞哥继续说:“那个混子随便怎么打,别打残打死就行,至于李雪,你把她睡了,她也不敢出去乱说。她已经不讲规矩了,我要搞死她很容易,她那么多把柄在我手上,是不敢乱来了的。”



听着飞哥的话,我心里面先是愣住的,一时间没说话。



飞哥就又说道,你赶紧去,我这边还忙着呢,对了,抓李雪的,是我手底下的人,你不用多管,他知道你。



接着,电话就被挂断了。



我深吸了一口气,离开宿舍,赶到了酒店之中。



很快我就来到了当时带李雪去找飞哥的那个房间。



门依旧是虚掩的。



我进去了之后就看见,屋子里面有四个人。



李雪,正惊慌蜷缩在床头的位置,整个人裹在被子里面,脸色煞白,眼中也是惊慌的。



而那个鬼哥,上衣都脱了,他脸上不少青紫的痕迹,人都跪在地上,慌张的看着房间里面的另外两个人……



我也看清楚了,另外两个人,是一男一女,男的嘴巴位置有个刀疤,脸色一看,就是很凶狠的模样。



一个女的,搂着他肩膀,还在抽烟。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