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云译网,为您提供全国翻译公司,打造专业的翻译服务平台!

发布资讯

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翻译服务信息 > 正文

嘤嘤嘤从客厅到卧室-侏儒videossexotv

更新时间:2020-10-31 11:34:36

怀里的女人挣扎着掰开赵三斤紧紧搂在她腰间的胳膊,趁着赵三斤愣神,很快就挣脱出去,破口骂道:“你这流氓!混蛋!竟然敢占本小姐的便宜,我……兵哥哥,是你?”


骂到一半的时候,那个女人扭头看到赵三斤,骂声顿时戛然而止。


“阿娇,你怎么……”


赵三斤做梦也没有想到,柳娇娇竟然会莫名其妙的出现在他家,而且,柳娇娇身上穿的那件红色尼子衣,是赵三斤去部队之前专门给林青青买的,花了三百多块钱呢。


要不然,赵三斤也不会只看一眼背影,就认定站在他眼前的是林青青。


两个人面对面,瞪大眼睛,张大嘴巴,对视了十秒钟。


十秒钟以后,赵三斤咳嗽一声,尴尬道:“阿娇,我刚才不是故意的,我还以为……”


“兵哥哥,这么说你是把我当成青青姐了?”柳娇娇的俏脸升起一抹绯红之色,眉尖一挑,似乎明白了什么。


“青青姐?”赵三斤皱了皱眉,心说,柳娇娇什么时候和林青青这么熟了?


“对呀。”柳娇娇笑道:“你和青青姐的事我都听说了,而且,刚才吃饭的时候,我专门告诉林村长,让他不要再破坏你和青青姐的感情!”


 文学

柳娇娇倒是善解人意,不过,林德才是什么样的货色,赵三斤心里一清二楚,他爱财如命,说顶个屁用?只有往他身上砸钱,才能堵住他那张贪吃蛇一样的嘴巴。


“阿娇,你还小,感情的事你不懂……”赵三斤苦笑道,柳娇娇投胎投的好,是城里的千金大小姐,打小在蜜罐子里长大,不愁吃喝,再加上年纪还小,自然不能理解在清水村的这些劳苦大众眼里,钱究竟是个什么概念。


一听这话,柳娇娇不乐意了,她双手叉腰,把鼓荡荡的小胸脯往前一挺,撅起嘴巴忿忿不平道:“我哪里小了?上个月,我刚过完十八岁生日,现在都是成年人了!”


赵三斤暗汗,低头在柳娇娇挺起的小胸脯上面扫了两眼,心说十八岁又怎么样?发育的还是不够完善,胸没有你姐的大,也没有青青的大……


“兵哥哥和青青姐几年没见,肯定想她了吧?你刚才抱我的时候,抱的可紧了。”柳娇娇哪壶不开提哪壶,让赵三斤有些奇怪的是,看到抱她的人是赵三斤以后,小姑娘眉宇之间的愤怒之色顷刻间就烟消云散,取而代之的,居然是一种怀椿少女般的娇涩和羞赧。


这丫头脑子里胡思乱想什么呢?


赵三斤赶紧转移话题道:“阿娇,你姐呢?你是怎么进来的?”


“我姐在村委会和林村长他们商量承包你们村土地的事情呢,我搭不上话,一个人闲着无聊,就过来找兵哥哥了呗,隔壁的刘婶有你们家的钥匙,她让我在这里等你。”


“哦。”


赵三斤点了点头,顿时就有些后悔,早知道这样,刚才就拎着双肩包直接去找林青青了,现在倒好,刚进家门就被柳娇娇给赖上了,该怎么脱身啊?


要知道,林青青还在家里等着赵三斤去做一些很有意义的事呢……

“阿娇,这大晚上的,我们孤男寡女呆在这里好像……好像不太方便,要不……”赵三斤略微犹豫一下,试图劝说柳娇娇赶紧回去。


“有什么不方便的?”而柳娇娇的性格开朗,全然不在乎,大方道:“我一个姑娘家家的都没说什么,兵哥哥一个大男人,有什么好担心的?”


“这……”


赵三斤张了张嘴,竟无言以对。


柳娇娇挑眉道:“难道兵哥哥担心青青姐知道了以后会吃醋?”


谁说不是呢,下午刚进村的时候,赵三斤只不过搀扶了一下受伤的柳盈盈,就造成了林青青的误会,何况那是在白天,光天化日众目睽睽,而现在……


“也不是。”赵三斤笑了笑,口是心非道:“你看这里家徒四壁,怪寒碜的,连口能喝的热水都没有,也没啥好玩的……”


“兵哥哥教我摸脚治病的方法怎么样?”赵三斤的话刚说到一半,柳娇娇突然打断他,伸手指着挂在正堂墙壁的两幅画,问道:“兵哥哥摸脚治病的手艺就是照着这上面学的吧?我刚才仔细研究了半天,根本看不明白。”


抬头看到那两幅画,赵三斤的脸都红了。


那两幅画并排挂在墙壁上,确实是以前赵三斤修习《摸骨诀》的时候拿来用的,只不过,其中一张画的是个男人,另一张画的是个女人,两个人身上全都是光秃秃的,没有任何衣物遮掩,浑身上下都是黑色的小点,旁边标注着那些穴位的名称,赵三斤以前几乎每天都会看,倒是觉得没什么,可是现在大半夜的,让他和柳娇娇这样一个刚成年的小姑娘研究这些东西,似乎不太合适吧?


“阿娇,摸骨治病这门手艺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学会的,你如果想学的话,以后有时间我可以慢慢教你,但是现在……咳,我们还是聊点儿别的吧?”赵三斤敷衍道。


殊不知,赵三斤其实是想把《摸骨诀》传授给林青青的。


林青青高中毕业以后去读的卫校,现在在镇医院上班,是个小护士,护士和专业的医生虽然不能相提并论,但是基本的医学常识她都懂,所以学起来上手更快。


最重要的是,《摸骨诀》和一般的医术不一样,学的过程中除了需要记住那些穴道的具体位置和相关功效以外,还要活学活用,勤加练习,而练习的方式就是找个人,在他身上摸来摸去,只有摸的多了,才能熟中生巧。


林青青和赵三斤两情相悦,往后是要结婚生娃、在一起搭伴过日子的,夫妻之间摸来摸去的很正常,还能增加生活的情调,可是柳娇娇就不一样了,让她学,那到时候让她摸谁去?总不能让赵三斤扒了衣服让她动手乱摸吧?


这其中的道理说出来都懂,可是和柳娇娇面对面,赵三斤偏偏说不出口,所以只能随便找个理由搪塞。


“兵哥哥,你是不是嫌我太笨,怕我学不会,纯心不想教我?”柳娇娇有些不爽道。


赵三斤赶紧摇头:“不,不是的。”


“怕我太聪明,学会以后抢了你的饭碗?”


“也不是。”


“那是为什么?”


“这个……”


“你如果不能给我一个充分的理由,我……我今天晚上就住在你家里,不走了!”柳娇娇的小嘴巴往上一撅,开始使性子,耍无赖。


赵三斤那个汗啊,你不走,我还怎么去找青青?他翻了个白眼,只能苦口婆心的劝道:“阿娇,这里面的门道很多,规矩也多,你在城里上学,没有那个时间,再说,这门手艺只传内,不传外,只传男,不传女。”


“啊?”柳娇娇愣了一下,哼道:“这是哪门子的破规矩?封建陋习!我不管,反正我一定要做摸摸脚就能治病的女神医,至于传内不传外……要不,我拜兵哥哥为师吧?这样的话,我们就是自己人了!”


柳娇娇人小鬼大,想一出是一出,赵三斤额头直冒冷汗,真是拿她没有办法。


墙上的挂钟滴嗒滴嗒响,赵三斤扭头看了一眼,眼看就要七点半了,柳娇娇如果赖在这里,等到柳盈盈和林德才他们谈完再回村委会的话,到时候林德才也会回家,那赵三斤和林青青的约会岂不是就要泡汤了?


想到这,赵三斤只能采取缓兵之计,笑道:“阿娇,你想拜师可以,但是现在不行,我昨天坐了一天一夜的火车,有点儿累了,你瞧这屋子里乱糟糟的,也没有收拾……”


“只要兵哥哥肯收我这个徒弟,我陪你一起收拾呀。”柳娇娇喜道。


“我还要烧水做饭……”


“我陪你!”


“还要烧水洗澡……”


“我陪……我给你烧!”


“洗完澡我就睡了。”


“我陪……呃!”


柳娇娇的热情超乎了赵三斤的预料,陪这陪那的,前面三个都能陪,唯独最后睡觉这个,是无论如何都不能随便陪的。


情急之下差点儿说错话,柳娇娇羞臊之余,俏脸在略微有些昏暗的灯光下显得红扑扑的,并且微微有些发烫,她吐了下舌头,尴尬道:“既然这样,那兵哥哥早点休息,我明天再来找你拜师学艺。”


“好。”


赵三斤总算是松了口气,二话不说赶紧答应。

把柳娇娇送到大门口,赵三斤伸手正要开门,柳娇娇突然说道:“兵哥哥,等我姐承包了你们村的土地,我往后每个周末放假的时候,都来找你学摸脚治病的手艺。”


赵三斤愣了下,点头道:“好,没问题。”


柳娇娇跟在赵三斤身后,磨磨叽叽的,看的出来,这丫头还是舍不得走。


可是想到林青青,赵三斤只能狠下心来送客。


清水村的街道上没有路灯,晚上黑漆漆一片,只有各家各户的灯光散射出来,勉强可以看清脚下的路,赵三斤把门关好以后,想了想,建议道:“阿娇,天色这么黑,你又不熟悉路,要不,我送你去村委会吧。”


“好啊好啊。”


一听这话,柳娇娇顿时大喜,脸上那种失落的神色转瞬间一扫而空,跑过来一把搂住赵三斤右边的胳膊,蹦蹦跳跳的样子十分可爱,就像个活泼灵动的小天使。


从赵三斤家到林青青家,其实根本不用经过村委会,赵三斤自所以主动提出送柳娇娇过去,一来她一个小姑娘走夜路确实不太安全,二来嘛,赵三斤去找林青青之前,必须提前到村委会确认一下,看林德才和苗香竹是不是还在那里。


林德才好说,只要事情没谈完,他就不会提前回家,可是苗香竹不一样,她是林青青的母亲,一个妇道人家,在村委会本来就插不上什么话,万一她吃完饭先一个人回去了,让赵三斤给撞上,那可就操蛋了。


路上,柳娇娇抱着赵三斤的胳膊,边走边问道:“兵哥哥,你和青青姐是什么时候好上的?”


“十五岁那年……”赵三斤随口应道。


“早恋啊?”柳娇娇吃了一惊,追问道:“当初是你追的青青姐吗?”


“不是。”赵三斤摇头。


“难道是青青姐上杆子追的你?”


“也不是。”


“那你们……”


“就说了你年纪小,感情的事你不懂。”赵三斤得意一笑,道:“我和你青青姐从小一起长大,青梅竹马,两情相悦,小时候天天在一起玩泥巴,玩着玩着就好上了。”


“切,我才不小呢,你们两个十五岁就谈恋爱,我现在都十八了!”柳娇娇很不服气,说着,她又想挺起她那鼓荡荡的小胸脯,借此佐证自己的观点。


可这次和刚才在赵三斤家里不一样,刚才两个人中间保持着一定的距离,柳娇娇把胸脯挺起来以后,赵三斤只能低下头隔空俯视几眼,而现在柳娇娇抱着赵三斤的胳膊,她的胸脯往前一挺,立刻就碰到了赵三斤的胳膊上面。


这样的碰触算不上强烈,中间隔着几层衣服,再加上接触的时间比较短暂,赵三斤刚反应过来,柳娇娇就已经把胸脯收了回去。


赵三斤本来想低头瞄上两眼,只可惜天色太暗,根本看不清楚。


两个人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很快就来到村委会门口,赵三斤把胳膊从柳娇娇怀里抽出来,笑道:“阿娇,我就不进去了。”


柳娇娇探头往村委会里瞧了瞧,嘿嘿一笑,道:“他们饭还没吃完呢,正好兵哥哥也没吃饭,干脆过去蹭点儿得了。”


“不了,我有点困,想回去休息。”村委会的房间里亮着灯,并且开着门,赵三斤看到林德才和苗香竹都在,不由暗暗松了口气。


“好吧,那我就一个人进去了。”柳娇娇看赵三斤的神色确实有些疲惫,也就没有强求。


“好。”


赵三斤点头一笑,目送柳娇娇走进村委会的院子里,他才转身走开,到了街口一拐弯,便瞬间加快脚步,直奔林德才家里而去。


柳娇娇不知道的是,赵三斤刚才还显得疲惫不堪,精神萎顿,可是她前脚刚走,赵三斤立刻就像是变了个人似的,眉目生辉,那叫一个兴奋。


而赵三斤不知道的是,柳娇娇进屋以后,林德才愣了一下,张嘴就问道:“阿娇咋这么快就回来了?”


柳娇娇应道:“兵哥哥说他累了,想早点休息,所以把我送到门口就自己回去睡觉了。”


“三斤送你回来的?”林德才又是一愣。


“是啊。”柳娇美点头。


林德才的眼珠子转了转,似乎想到了什么,他先是不动声色的招呼柳娇娇坐下,然后趁着柳盈盈和柳娇娇说话的机会,悄悄对坐在他身边的苗香竹小声说道:“你赶紧回家一趟,青青那娃子一个人在家我不放心。”


“在自己家里呆着,那能有啥子不放心的?”苗香竹没能明白林德才的意思。


林德才眼睛一瞪,提醒道:“青青眼瞅着就要跟镇上老刘家的瓜娃子订婚了,赵三斤那个浑小子偏偏赶在这个时候回来,咱俩都在这儿吃饭,万一那小子偷偷跑过去找青青,坏了咱家青青的名声,毁了和老刘家的婚事,那可咋整?”


一听这话,苗香竹顿时恍然大悟,脸色刷的一变,伸手从菜盘子里抓了个鸡腿,一边啃着一边站起身,慌称回家拿点儿东西,转身就大步走了出去……

林德才爱财如命,当村长这几年趁机捞了不少油水儿,这在清水村是人尽皆知的,最直观的表现就是,在所有村民都住砖瓦房的情况下,只有林德才一家住上了两层的小洋楼,和周围的房屋一比,在夜色笼罩下特别显眼,称得上独树一帜。


离的老远,就能看到二楼的某个房间亮着灯。


不必猜,那肯定就是林青青的闺房了。


一想到林青青一个人在家,洗剥干净,正躺在床上眼巴巴的等着他,赵三斤心底就忍不住一阵激动。


心动不如行动!


“爷爷,为了咱们老赵家的香火,三斤只能对不住你了……”到了林家大门口,赵三斤伸手去推门的时候,还不忘在心里默默的给爷爷道了个歉。


如果今天晚上真能得偿所愿,和林青青把生米煮成熟饭,赵三斤不知道对《摸骨诀》会有什么样的影响,也不知道应该用什么样的办法去说服林德才和苗香竹,他只知道,他和林青青彼此相爱,这辈子是一定要做夫妻的!


坚定了这样的念头,赵三斤再也没有任何顾虑,伸手轻轻一推,虚掩着的大门就被他一把给推开了。


保险起见,赵三斤走进院子里以后,先是侧着耳朵听了听,确认小洋楼里静悄悄的,没有外人说话的声音,他这才踮起脚尖,小心翼翼的走了过去。


乍一看,像个贼似的……


“青青,你在吗?”一楼的客厅里没有人,赵三斤喊了两声,也不见林青青出来,于是他抬头看向二楼那个亮着灯的房间,咧嘴一笑,随即就迫不及待的上了楼。


哗啦啦……


一只脚刚踏上二楼的地板,赵三斤的耳根子微微一动,突然听到一阵奇怪的声音,这声音来的突然,赵三斤被吓的一愣,几乎是下意识的,他停下脚步,并且往下缩了缩脖子。


站在楼梯口竖起耳朵仔细听了片刻,赵三斤的嘴巴咧开,又笑了。


那是流水的声音,而且还夹带着女人的哼叫声。


“原来是青青在浴室里面洗澡啊。”林青青的声音虽然不大,可是赵三斤对她的声音实在太熟悉了,一听就知道是她。


林青青的心情似乎不错,洗着澡,嘴里还哼着不知名的小曲儿,全然不知道赵三斤已经来到她家,并且就站在距离浴室不到五米远的楼梯口。


浴室所在的位置和林青青的闺房只隔着一个房间,赵三斤刚才满脑子浮现出来的,全都是林青青躺在被窝儿里朝他招手的画面,哪里想到林青青会呆在浴室里?


林青青家里的浴室装的是个玻璃门,只不过,那是一层厚厚的雪花玻璃,遮掩效果非常好,即使里面亮着灯,在灯光的照射之下,站在外面也只能勉强看到一个模糊的身影,根本看不出个子丑寅卯来。


要不要喊给青青,或者……进去和她一起洗?


雪花玻璃门上的身影虽然非常模糊,但是看了几眼,赵三斤立刻就有些不淡定了,那可是他朝思暮想的林青青啊,说不激动,纯粹是虾扯蛋。


而突然闯进去的话,又似乎不太合适。


这里毕竟是农村,农村和城市里面不一样,在那些灯红酒绿的大城市,情侣之间别说在一起洗个澡,即使婚前同居,甚至未婚先孕,也都是家常便饭,见的多了,早已经习以为常,见怪不怪。


赵三斤在部队这几年走南闯北,见多识广,他倒是不觉得有什么,可是林青青不一样,生活在农村的老百姓思想纯朴,而纯朴的同时又有些封建守旧,像林青青这样一个还没出嫁的黄花大闺女,如果和赵三斤在一起洗澡,且不说林青青愿不愿意,一旦走漏风声,传到外人的耳朵里,恐怕会被人戳着脊梁骨指指点点。


想到这些,赵三斤暗叹一声,强忍着冲进去和林青青一起洗的冲动,屈膝在楼梯口蹲了下来,目不斜视的盯着雪花玻璃门上那个模糊的身影,小声嘀咕道:“反正煮熟的鸭子飞不了,到嘴的肥肉早晚都能吃,来都来了,也不差这一时半会儿……”


“其实在门口看着也挺爽。”赵三斤这样安慰自己。


过了大概有五六分钟,林青青的哼叫声突然停止,水流声也越来越小,映射在雪花玻璃门上的那个身影一会儿变大,一会儿又变小,看样子,林青青好像是洗完了。


“终于轮到哥登场了!”


见状,赵三斤腾的站起身,伸手拍了拍屁股上面的灰尘,抬脚就走向浴室……

走到浴室门前,赵三斤停下脚步,整理了一下身上的迷彩服,就像是在部队的时候第一次向领导做报告似的,别提有多紧张了。


咚!咚咚!


赵三斤深吸口气,敲响了浴室的门,下一刻,浴室里便传出林青青惊讶中带着一丝警惕的声音:“谁?谁呀?”


“妈,是你吗?”不等赵三斤吱声,林青青紧接着又问道。


赵三斤咳嗽一声,笑道:“青青,是我。”


“三哥?”林青青明显愣了一下,片刻后才问道:“三哥你咋……你咋这个时候过来了?”


“来找你呗。”赵三斤应道:“下午不是你说的,林叔和苗婶晚上全都不在家,让我来找你拿东西么?”


“拿……拿啥东西?俺咋不记得……”林青青装傻。


听到这话,赵三斤顿时一阵恶汗,还能拿啥东西?当然是拿你身上最宝贵的东西!


青青该不会是想赖账吧?


煮熟的鸭子可不能让她飞了,赵三斤笑道:“具体是啥东西,我进去再告诉你……”说着,赵三斤就要推开浴室的门。


“不,不行!”林青青被吓了一跳,急道:“三哥你现在不能进来,俺……俺还没穿衣服呢!”


“啊?”


赵三斤的手已经摁在门鼻子上了,一听这话,他的动作一滞,没敢往里面硬闯,但是心里却暗暗想道:“没穿衣服?那不是正好吗?现在一件一件穿上,等会儿还要再一件一件脱掉,那多麻烦。”


想归想,作为一个正人君子,这种混账的话赵三斤可不好意思说出口。


哗啦一声!


就在这个时候,浴室里突然传出一阵水声,比刚才林青青洗澡的时候还要响,听起来像是林青青从浴缸里站起身发出的动静。


“感情青青洗完以后,又跳进浴缸里泡了一会儿啊。”赵三斤恍然大悟,脑子不听使唤,立刻就在脑海里恶补了一些神奇的画面。


但是让赵三斤万万没有想到的是,水声刚落,紧接着又是啪嗒一声脆响。


这次,声音不是从浴室里传出来的,而是从赵三斤身后,确切说,是从大门方向传过来的。


赵三斤毕竟当过兵,警惕性很高,做事也很谨慎,所以他刚才进门的时候,专门把大门上的门环挂在了门鼻子上,这样的话,一旦有人突然闯进来,肯定会发出声音,他就能在第一时间逃跑,或者找个地方藏起来。


“难道是林德才和苗香竹回来了?”赵三斤心底咯噔一响,脸色刷的一下就黑了。


黑紫黑紫的……


乖乖,不会他娘的这么凑巧吧?在门口等了半天,眼瞅着就能和林青青双宿双飞了,半路还杀出个程咬金?


赵三斤哪里知道,苗香竹就是冲着他才急匆匆赶回来的!


“青青,青青你出来,妈有话跟你说……”苗香竹人还在院子里,声音已经传进了客厅。


一听是苗香竹,而且声音越来越近,赵三斤顿时就懵逼了,小心脏噗嗵噗嗵狂跳,提到了嗓子眼儿,胸口处好像有一万头草泥马在狂奔。


真的是她!


老天爷,你他妈不带这么玩我的吧?


情况紧急,赵三斤惊讶恼怒之余,根本来不及细想,几乎是下意识的,他转过身,一把就推开浴室的门躲了进去。


“啊呀!”


赵三斤前脚刚进去,紧接着浴室里就传出林青青刺耳的尖叫声。


赵三斤进去以后抬眼一瞧,眼睛顿时瞪得犹如铜铃那么大,瞠目结舌……


正如刚才赵三斤猜测的那样,林青青洗完澡以后,确实又跳进浴缸里泡了泡,而赵三斤惊慌之下突然破门而入的时候,林青青刚从浴缸里面站起身,手里拿着一件粉红色、绣着卡通图案的睡衣,还没有来得及穿。


画面实在太美,瞬间就闪瞎了赵三斤那双24K钛合金狗眼。


“三哥,你,你你你……”林青青也傻眼了,愣了五六秒才回过神,然后用睡衣挡住自己如同玉石一般光滑白净的身体,屈膝往下一蹲,伴随着哗的一声水响,又重新坐进了浴缸里。


幸福来的太快,走的也快。


“青青,你咋的了?”


林青青的尖叫声惊动了楼下的苗香竹,苗香竹喊了一声,随即加快脚步,朝二楼的浴室跑了过来。


这下完蛋了!


赵三斤满脑子都是刚才看到的美丽画面,意犹未尽的咽了口唾沫,还没来得及好好回味,就被苗香竹的喊声和她急促的脚步声拉回现实,低头看着蹲坐在浴缸里惊慌失措的林青青,尴尬道:“青青,我不是故意要进来的,苗婶她……”


“别说了。”林青青的俏脸绯红,急道:“俺娘上来了,万一让她看见咱们……咋办?现在咋办?三哥你快点想个办法呀!”


浴室里面除了浴缸以外,只放着一个简易的衣架,根本没有赵三斤的藏身之处……

苗香竹回到家的时候,刚把从村委会拿出来的那个鸡腿啃完,沾了满嘴的油腥,她本来想先去厨房洗洗手,洗洗脸,然后再去堂屋,可是突然听到楼上传出林青青的尖叫声,她愣了一下,哪里还有那个闲功夫?


大喊一声,风风火火的便冲上楼。


“难不成赵三斤那个小兔崽子真的偷偷溜进来想败坏俺家青青?”苗香竹就是冲着赵三斤才提前回来的,刚进门就碰到这种情况,她自然第一个想到的就是赵三斤。


由于家境比较优越,苗香竹的胃口又好,她平时吃的饭多,干的活儿少,所以体型比一般的中年妇女都要胖,一米六几的个头,估计得有一百五六十斤的体重,走起路来噔噔噔的,很有气势。


反正是在自己家里,林青青又是自家的闺女,所以苗香竹没有任何顾忌,来到浴室门口以后,她二话不说就推门而入,问道:“青青,咋回事?”


说话的同时,苗香竹瞪大眼睛往浴室里扫视了一圈。


让苗香竹有些意外的是,浴室里只有林青青一个人平躺在浴缸里,根本没有赵三斤的踪影。


“娘,俺在这里泡澡呢,你跑进来干啥子?”林青青故意装出一副很惊讶的表情,语带幽怨,有些嗔怪的看着苗香竹。


不是赵三斤?


苗香竹皱了皱眉,问道:“这屋里就你一个人?”


“看你这话说的,不是俺一个人还能咋的?你跟俺爹都不在家,俺还能跑到大街上拉个人回来跟俺一起洗澡呀?”林青青气道。


浴室里就这么大点儿地方,一眼就能看个遍,没有发现什么异样,苗香竹也不好说啥,没好气道:“那你刚才咋叫那么大声?娘还以为……”


“以为啥?”


“得了,你没事就成。”苗香竹总不能说以为你在家里偷汉子吧?


林青青伸手往旁边的地板上一指,趁机解释道:“俺叫那么大声,还不都是因为它!它刚才突然飞进来,差点儿把俺给吓死!”


苗香竹低下头,顺着林青青手指的方向一瞧,只见距离浴缸不远处的地面上,躺着一具蟑螂的尸体。


“你等着,我下去拿扫把。”苗香竹是林青青的亲妈,林青青打小就害怕蟑螂、壁虎这样的小虫子,她自然是知道的,所以不疑有他,转身就下了楼。


浴室的门关上的那一刻,林青青深吸口气,伸手拍了拍自己的胸口,总算是松了口气。


而一直躲在门后面的赵三斤更是如蒙大赦,抹了把额头的冷汗,暗道好险。


有句老话儿叫做灯下黑!


苗香竹来的实在是太突然,浴室墙壁上的窗户又太小,赵三斤钻不出去,没办法,情急之下只能冒险躲在门后面,刚才苗香竹推门进来的时候,赵三斤屏着呼吸,连大气都没敢喘一下。


说到底,还是他娘的做贼心虚呀。


“三哥,俺娘刚才站在门口,有门挡着才没瞅见你,她等下肯定要进来,门后面是藏不住了,你得马上出去才行……”林青青担心道。


赵三斤翻白眼道:“咋出去?”


扫把就在一楼放着,如果赵三斤现在下去,必定会和苗香竹撞个正着,所以,想从正门走是不可能的事。


林青青想了想,道:“要不……你先去俺的房间里躲躲,等俺穿好衣服,出去吸引俺娘的注意力,然后你找个机会悄悄溜出去?”


“我看行。”赵三斤二话不说就点头答应了。


去林青青的房间里躲着,赵三斤当然愿意,就像林青青说的,她穿好衣服以后,可以制造机会放赵三斤离开。


而赵三斤心里还有个小九九,如果找不到机会呢?或者就算有机会,他偏偏躲在林青青的房间里不走呢?这样一来,等苗香竹彻底打消了心头的疑虑,回去自己的房间睡觉,那么,赵三斤今天晚上岂不是就可以和林青青睡在一起?


长夜漫漫啊……


一想到这里,赵三斤禁不住咧开嘴,差点儿笑出声,他小心翼翼的把浴室的门拉开一条小缝,往楼下瞄了几眼,确认苗香竹不在视线范围之内,然后才把门缝拉的更大,略微一个侧身就溜出浴室,贴着墙根儿来到林青青的闺房门口,推门而入。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