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云译网,为您提供全国翻译公司,打造专业的翻译服务平台!

发布资讯

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翻译服务信息 > 正文

被黑人玩得卡住拔不出来阅读-紧缚口球挣扎

更新时间:2020-11-02 11:08:32

“喂,小雪,你在那儿还好吗?”

“不是,伯父,我是沈支书的朋友,我叫赵丰年。”

对方愣了一下,问道:“我女儿的手机怎么在你手里?”

“伯父,沈支书早上计划和我一起进城的,但是出门时她又接到去镇里开会的电话通知,所以就叫我自己拿兰花来找您帮忙鉴定。”

“原来是这样,那你坐车到老城区文阁路502号来,我在家等你。”

“好!”

一个小时后,摩的司机把赵丰年带到老城区文阁路的一栋三层的旧洋房。

 文学

院子的围墙和大门爬满了藤蔓,赵丰捧着花盆推门进去,看到一个又高一瘦的中年人从屋里走出来。

赵年年看到院子里摆满了各种各样的兰花,一阵阵花香扑鼻而来。

“伯父,你好!我是赵丰年。”

沈墨燃挤出待客的笑脸,这乡下小伙子长得挺结实的,就是穿着太朴素了,看来饮水村的村民确实都还很贫困。

“你是从饮水村来的?”

“是的,伯父,沈支书让我拿这盆兰花来找你帮忙鉴定一下。”

沈墨燃看了一眼赵丰年手上的兰花说:“金黄,蝶瓣…这是蕙兰的一种。”

“是极品吗?”

赵丰年有些迫不及待。

“是。”

沈墨燃淡淡地说:“但,不是珍品。”

赵丰年刚高兴一下又失落下来。

“这种蝶瓣很常见,如果是荷瓣,那么这几苗蕙兰就真的就是极品中的珍品了,最少能卖个100万。”

“100万?”

赵丰年大吃一惊,一株兰花能卖到100万元,真是匪夷所思。

沈墨燃看赵丰年一脸的疑惑,解释道:“前年,汉西省的兰花博览会上,兰花交易额是8000万,去年,汉南省的兰花博览会,兰花的交易额突破1.6个亿,有一株像你这样的荷瓣金黄素色兰,叫‘天逸香’,成交价是1100万…”

1100万!

赵丰年张口结舌,一株小小的兰花能卖到一千万的天价,如果不是从沈墨燃的嘴里说出来,打死他都不会相信。

“那们兰商早上花1100万买下来,下午就转手卖了1400万,半天就赚了300万。”

天呀!暴利!

赵丰年立刻对兰花产生了深厚的兴趣。

“伯父,一株兰花怎么会值那么多钱?”

沈墨燃微微一笑,说:“兰花有着丰富的文化内涵,在传统文化中占有一席之地,就像古董,文物,说它的价格有多高都不为过。一株珍品兰花,地球上只有三五苗,全世界兰花爱好者都想得到,卖再高的价格也是理所当然的。”

赵丰年听得一愣一愣,沈墨燃看这乡下小伙子对兰花很感兴趣,于是慢慢地跟他介绍他院子里收藏的十几种极品兰花,之后又把赵丰年请进屋,翻开相册给他讲解那些他买不起的珍品兰花。

短短一个多小时,赵丰年收获颇多,虽然自己带来的那株兰花不值钱,但沈伯父给他讲的这些兰花知识很有价值,他相信饮水村后山肯定藏有珍品兰花。

沈墨燃除了是个兰花收藏家,还是个书画爱好者,赵丰年看到客厅里摆有兰花,墙上挂满字画,说沈瑞雪出身书香门弟绝不为过。

“伯父,今天真的太感谢您了!”

“了解这些,你今后有什么打算?”

赵丰年想了一下,回答说:“伯父,我回到村里就上山找兰花,我相信我能找到一株珍品兰花的。”

沈墨燃轻轻一笑,珍品兰花是可遇而不可求的,但他不想打击他的积极性。

“好,你找到珍品兰花了,伯父我一定帮你卖个好价钱。”

哈哈!

赵丰年心里乐不可支,提前感受一下一时暴富的快感。

“今天是星期六,我不上班,我们一起到兰花集市去,把你手上的这盆蕙兰给卖了。”

“伯父,这盆兰花我送给您当见面礼!”

“不用,这盆蕙兰虽然不是珍品,但也能卖个五六百块钱,正好能给你买一款手机。”

赵丰年心想,在这个信息时代自己连一部手机都没有,也太落伍了,于是点点头。

沈墨燃带赵丰年走出院子,上一辆停在院子围墙外的黑色途观越野车。

十分钟,两人来到阳光市静心兰花一条街。

一边走,沈墨燃一边给赵丰年介绍街边摆放的那些兰花,什么鬼兰、翡翠兰、春兰、蕙兰、建兰、墨兰和石斛兰等等,给赵丰年又生动地上了一课。

这时,一个中年兰商笑盈盈地跟沈墨燃说:“沈馆长,我这些兰花有您看中的不,如果有,你随便拿,我不收你的钱!”

沈墨燃是市文化馆的馆长,又是个兰花收藏家,所以跟这些炒兰花的兰商有交情。

“你老小子,想贿赂我!”沈墨燃指着那人笑道。

“不敢,不敢!”

“严老板,我这里有几苗蕙兰,你看能卖几个钱?”

沈瑞雪说着从赵丰年手里拿过那盆蕙兰摆到严老板的摊位上。

“哎哟,您这四苗蕙兰长得还真不赖。”严老板涎着脸说。

“不是我的,是我这位小哥的。”

“您这是要卖掉吗?底价是多少?”

“您是老手了,看着办吧!”

都是行里的明白人,沈墨燃不好开口要价,所以由对方作价比较好。

“沈馆长,这四苗蕙兰我收了,八百块怎么样?”

沈瑞雪摇摇头,说:“你能卖八百块?”

严老板语塞,面露为难之色,说:“有难度,但买不出去我自己就养着!”

“你老小子,还是变相贿赂。”

沈墨燃指着严老板又笑了。

这时,有一对情侣走到摊位前,问道:“老板,您这盆兰花怎么卖?”

赵丰年和沈墨燃一看,问的正是他们的那一盆蕙兰。

“年轻人真有眼光,这是一盆极品蕙兰,你闻闻这花香,太纯正了!”

“老板你就开个价吧!”

“一千。”严老板说。

“一千,太贵了。”年轻人说摇摇头。

“您出个价。”

“六百。”

“不卖。”

“我卖。”

赵丰年抢先说道。

年轻人和他女朋友看向赵丰年,问道:“这花你能作主?”

“我能。”

年轻人听罢,立即掏出钱包从里面数出六张百元大钞递到赵丰年的面前。

“抢劫呀!”

这时,对面街有人大声喊起来。

赵丰年顾不上接钱,抬头看到一个戴墨镜长发美女抢走一个中年兰商手上的背包,同时,另一个戴墨镜的短发美女抢走兰农手上的兰花,直接追了过去。

老子是特种兵,不准你们抢东西!

赵丰年奋力追向女飞贼。

两分钟前。

中年兰商与一个兰农在进行兰花交易,普通的极品鬼兰,两人的成交额却是一百万。

中年兰商递给兰农的是满满一背包的百元大钞。

在背包拉链拉开那一刻,戴墨镜的长发美女冲过去,一把抢走中年兰商手里的背包拔腿就跑。

她穿一身劲爆的短款皮衣裤,跑起来露出雪白的肚脐,冲向一条小巷。

同时,另一个戴墨镜的金发美女,她穿一件白色的T恤,趁兰农不注意夺下他手中的兰花向另一条小巷跑去。

“抢劫呀!”

中年兰商和兰农两人都大声喊着。

赵丰年听到喊声就直追了过去。

这时,赵丰年看到戴墨镜的长发女飞贼跑进小巷,纵身跳上两米多高的围墙,飞身进了一个院子。

“女飞贼,别跑!”

赵丰年大声喊到,也想纵身跳上围墙,结果头撞到围墙上,跌落下来。

卧槽!老子是特种兵,怎么跳不上去?

赵丰年从地上站起来,快速爬上围墙跳到院子里。

女飞贼跑进洋楼的楼梯,赵丰年紧追上去。

一头飘逸的长发在楼梯的转角处闪现,像一个幽灵,动作快极了。

赵丰年追到顶楼,女飞贼从楼顶跳了下去。

“不要——”

赵丰年大叫一声,跑过去俯身一看,女飞贼落地打一个滚站了起来,向院门那边跑去。

赵丰年急了,心里始终相信自己是特种兵,有一身的本领。

他抓住一根绳子飞身跳下去。

嗖!

半空中,赵丰年摔掉绳子,双脚落地奋起真追。

这时,女飞贼从院子里的侧门冲出来,一辆红色的敞篷车正好开过来,女飞贼一个子跳进了车里。

“拜拜!”

女飞贼对追上来的赵丰年抛去一个飞吻。

看到女飞贼和她的女同伙开车长扬而去,赵丰年像打了鸡血似的,跳上一辆迎面开来的轿车顶上。

卧槽!真跳上来了。

赵丰年在车顶上摇摇晃晃,他头脑发热,迷迷瞪瞪,已经是骑虎难下背,硬着头皮继续追。

“追你的小子是谁呀?”

敞篷车里,开车的女同伙问女飞贼。

“不知道,他一听到有人喊抢劫就追上来,应该是个便衣。”

女飞贼回答说,她回头看到追她的人已经跳到后面的一辆车顶上,不禁大惊失色。

这小子,这么拼命,肯定是个便衣。

赵丰年双腿打颤,但他还是从这一辆车跳到了另一辆车上,慢慢靠近前面狂奔的红色敞篷车。

这小子,不要命了!

女飞贼摘下墨镜,看到半空中有一张惊世骇俗的脸从她身后的一辆车顶上直扑过来。

“队长!”

女飞贼脱口而出,眼睛睁滚圆,一张粉嫩的俏脸瞬间煞白。

啪!

赵丰年跳到敞篷车的后排坐下,看到女飞贼女一脸的惊异,脸上露出一抹得意的邪笑。

老子果然是个了不起的特种兵,这都能跳过来,哈哈,爽!

“女飞贼,快把背包给我。”

赵丰年大声喊到。

女飞贼?

队长他竟然不认识她了?

“队长,我是骆冰呀,你认识我了?”

赵丰年一愣,仔细看长发美女那张俏美无铸的脸,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但他真记不起在哪里见过了。

这时,开车的女同伙把车停靠在路边,墨镜摘回过头来说:“队长,你看我是谁?”

赵丰年又看到一张漂亮的脸蛋,她微黑的脸颊上现出一个健康的小酒窝。

“你是?”

赵丰年大脑一片茫然,这两个女飞贼被他逮住就跟套近乎,就这点伎俩?

“队长,我是乔小麦呀!”

乔小麦,骆冰?

“不认识。”

赵丰年冷冷地说:“别想跟我套近乎,把抢来的东西拿来。”

骆冰和乔小麦面面相觑,队长这是怎么了?

“队长,你失忆了吗?”

骆冰问道,脸上浮现出一丝难掩饰的焦躁。

赵丰年一愣,这都被女飞贼看出来,果然是察言观色的偷盗高手。

“我不是什么队长。”

“你是!”

乔小麦斩钉截铁地说,她认定身后这个人就是她们 ‘毒狼特战队’的队长赵丰年。

“你们别跟我来这一套。”

赵丰年有些不耐烦了,伸手去夺长女飞贼身后的背包。

“你敢说你不是我们的队长——赵丰年?”

骆冰身体后闪,大声问道。

呃?

被女飞贼说出名字来,赵丰年脸上一阵愕然,这是怎么回事,难道他们之间真的认识。

“你们是?”

赵丰年沉住气,又问道。

“报告队长,我是骆冰。”

“报告队长,我是乔小麦。”

两个女飞贼向赵丰年敬了一个标准的军礼,赵丰年看了心里一阵激动。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小麦,我们先带队长回去。”

骆冰说着,让乔小麦慢慢开车上路。

赵丰年看到骆冰小脸蛋不知什么时候泛起了一丝红晕,一直回头看他。

“你们把我带到哪里去?”

骆冰笑了笑,温柔地说:“回家。”

赵丰年看到骆冰一副痴迷的样子,脸上绽开出纯净,绝美的笑容。

“队长,你知道这背包里装的是什么吗?”

骆冰拍拍背包问赵丰年。

赵丰年没看到中年兰商与兰农的交易,只看到背包被骆冰抢走,所以并不知道里面装的是什么。

骆冰看队长回答不出来,笑着说 :“这里面100万人民币。”

什么,一背包的钱?

赵丰年咽了一下口水,这么多的钱对他来人说,绝对是最大的诱惑,胜过一个大美女在他面前跳艳舞。

“是钱,也不行,是别人的东西就得退回去!”

赵丰年拉长着脸,态度明朗。

“队长,你把我们当成女飞贼了吧?”乔小麦笑着问。

“你们不是吗?”

赵丰年嗤之以鼻,脸上带着鄙夷。

“当然不是。”

骆冰一本正经地回答,脸上的笑意更浓了。

敞篷车驶到郊外松树林边,乔小麦把车停在一栋高级别墅前。

骆冰用电子钥匙打开院门,三人步入走进一片草地,不远处是有一个热气蒸腾的游泳池。

“队长,这是天然的温泉,我们先一起泡个澡吧!”

赵丰年脸上一怔,这女飞贼要玩什么把戏,难道要施美人计?

女飞贼不给他合理的解释,他是不会相信两人的说词的。

这时,骆冰和乔小麦走进旁边更衣室,从里面换一套性感的泳装出来。

两张天使般的笑容,秀发高盘,颈脖白皙,性感的泳装根本裹不住让人喷血的身材。

赵丰年把目光移向远方,拦住两人说道:“背包里的钱是怎么回事?”

“队长别急,等苏静初把一盆兰花带回来,你看一眼就知道了。”

骆冰说的苏静初应该是刚才从花农手里抢走花盆的那个女飞贼。

赵丰年拦不住骆冰和乔小表,一个劲地往后退步,一不留神——

啪!

赵丰年跌进水里,大脑一阵收缩,眼前清澈的温泉水变得浑浊不清,又重现他在浴桶里看到的情景。

赵丰年拼命地划动手臂,把一个个落水的女兵推向岸边,他想看落水人的模样,但水太浑看不清,只觉得一阵昏天暗地的窒息包裹着他…

“队长——”

骆冰和乔小麦跳进水里把赵丰年拉出水面。

噗!

一口池水从赵丰年的嘴里喷射到骆冰的身上。

“队长,你…”

骆冰被赵丰年喷了一脸的水,苦笑地摇摇头,如果不是队长,她早一耳光扇过去了。

“队长,把衣服脱了,我帮你搓背。”

乔小麦微笑着说,动手去脱赵丰年的衣服。

“不要!”

赵丰年向后游去,他不会被两人的美色所诱惑的,一定要拿回背包。

“队长,你一个大男人穿着衣服洗澡,不觉得难受吗?”

骆冰笑着说,向赵丰年游过去。

“别过来,我自己脱。”

赵丰年摆摆手,脱掉身上湿透的衣服和裤子,扔到岸上。

还是脱衣服洗澡舒服!

赵丰年宽阔的胸膛露在水上,被骆冰和乔小麦两双大眼睛死死地盯着,露出贪婪和膜拜的神色。

“队长,你应该很久没刮胡子了,我去找把剃刀来。”

骆冰说着爬上池边,走向别墅。

赵丰年和乔小麦在水里独处,尴尬地对她笑了笑。

突然,乔小麦沉进水里向他游来。

赵丰年看罢,立即向后逃窜。

乔小麦浮出水面,叫道:“队长,你别跑呀!”

赵丰年心里的疑问没解开,他是没心情在水里跟两个女飞贼戏水的。

这时,院墙外响起汽车的喇叭声。

一会儿,一个戴墨镜的短发美女走向游泳池,她手里拿着一盆兰花,看到游泳里有人洗澡,摘下墨镜放慢脚步。

“苏静初,你看这是谁?”

乔小麦对岸上的短发美女问道。

苏静初眼睛一亮,嘴角上扬,问道:“是队长吗?”

看到乔小麦点点头,苏静初惊叫着跑过来,把兰花放在池边,顾不上脱衣服直接就跳进了水里。

尼玛!这不是刚才在兰花市场抢走兰农手里兰花的那个女飞贼吗?怎么一个比一个疯狂?

苏静初穿一件白色的T恤,一条灰色的修身裤,泡在水里全变成了半透明。

苏静初水性好,一直游到赵丰年面前才浮出水面。

这时,赵丰年看呆了,鼻血流了出来。

面前的美女像一朵出水芙蓉,她大眼睛清澈透亮,长长的睫毛抖动水珠,手若柔荑肤似凝脂,薄薄的红唇娇嫩欲滴,美得让人晕眩。

“队长,我是苏静初。”

赵丰年愣了片刻,问道:“背包和兰花究竟是怎么回事?”

“队长,你以为是怎么回事呢?”

苏静初反问道。

“你们大街抢劫,罪不可赦!”

“没那么严重哦。”

苏静初巧笑嫣然,嘴角边现出一个小小的酒窝。

“钱和货都被你们抢了,还不严重吗?”

这时,骆冰手拿一把剃刀走到池边。

“小麦,静初,把队长给我按住。”

骆冰跳进水里,乔小麦和苏静初一人抓住一只手臂,已经把队长按到岸边。

“你们三个女飞贼,想干什么?”

赵丰年在水里挣扎着问道,看到骆冰手拿一把雪亮的剃刀,心里不寒而栗。

“队长,别怕,我帮你把胡子剃了。”

“不用。”

骆冰把剃刀扬到赵丰年脖子下面,笑着说:“别动,把眼睛闭上。”

“女飞贼,你们把我骗到这里,想杀人灭口,太可恶了!”

骆冰不再说话,挥刀在赵丰年的脸上仔细地刮胡子。

赵丰年不敢动弹,乖乖地闭上眼睛,感觉自己的命游荡在冰冷的剃刀边缘。

剃完脸上的胡子,骆冰又剃脖子上的,这下,赵丰年大气都不敢出一下。

很快,骆冰帮队长剃完胡子,把剃刀放到池边。

这时,赵丰年睁开眼睛,看到骆冰手上的剃刀不见了,立即动手在水里与三个女飞贼打起来。

一时,水花四溅。

赵丰年痛下狠手,却伤不了三个女飞贼一根毫毛。

“队长,你不但失忆了,身手也变迟钝了。”

“少废话,再来!”

“不打了,队长,你现在不是我们的对手。”

骆冰说着,拉乔小麦和苏静初飞身跳出游泳池。

看到三个女飞贼从水里跳到半空,溅起一阵水花,赵丰年惊呆了,不服输不行。

这时,骆冰从地上拿起那盆苏静初抢来的兰花,说:“队长,你过来看。”

赵丰年游到池边,骆冰把花盆拿到他面前,把兰花扯掉,刨开上面的一层土,花盆下面是一大贷白色的面粉。

“这下面怎么是面粉?”

赵丰年吃惊地问道,这大大出乎他的意料之外。

“队长,这不是面粉。”

骆冰冷冷地说,美眸里闪动寒光。

“那是什么?”

赵丰年急急问道,开始感觉得出问题的严重性。

“白粉。”

白粉,那不是毒品海洛因吗?

赵丰年眼前立即闪过一些在特战队时缉毒缴获大量海洛因的画面。

但很快,他又头痛欲裂,摇动脑袋,让眼前的画面消失。

“你们这是阻止了一起毒品交易?”赵丰年忍住头痛问。

“对。”

这时,骆冰,乔小麦和苏静初异口同声应道。

乔小麦递给队长一条浴巾,赵丰年从池里出来,把衣服和裤子搓洗了几下,然后晾晒在更衣室旁边的晾杆上。

骆冰,乔小麦和苏静初三人都换上一套短裙带赵丰年走进别墅。

一楼是个宽敞的健身房,二楼才是客厅。

客厅装修超级豪华,透出一股现代化时尚的气息,松软的米色大沙发摆在正中间,背面墙是一个大型的电子屏幕,前面是宽大的落地窗,窗外的草地和远处的青山映入眼帘。

赵丰年坐到沙发上,用手揉太阳穴。

骆冰走到沙发后面帮队长按摩颈椎,头顶和太阳穴。

“队长,你觉得这里怎么样?”

苏静初坐在赵丰年对面问,她换了一条蕾丝花边的白色短裙,纯情而性感,端庄而撩拨。

“特别好!”

“我带你去房间看看?”

呃?

赵丰年打了一个激灵,这外表纯纯的苏静初要带他去房间干嘛?

“好哇!”

赵丰年站起来和苏静初,骆冰和乔小麦一起参观三人的闺房,每个房间的装修风格不同。

骆冰喜欢淡黄色,乔小麦喜欢粉红色,而苏静初喜欢单纯的白色。

“队长,你喜欢哪一间?”

这时,赵丰年仔细看三人裙子的颜色,骆冰是浅黄色的,乔小麦是粉红色的,而苏静初是纯白色的。

粉红色太俗,赵丰年偏爱浅黄色和纯白色,但他没说出来,所以也就没回答苏静初的问题。

在队长注视的目光下,三人自觉地站成一排,对赵丰年露出妩媚的笑容。

“你们干这个多久了?”

三人对望了一下,笑而不答。

“如果我真是你们的队长,你们就听我的,从今天现在开始不要再干这种犯法的事了。”

“犯法?”骆冰问。

“对,就算是黑吃黑也是犯法的!”

“队长,其实你不知道。”乔小麦急忙解释道,“毒品我们都焚烧毁掉,钱我们存到一个集体账号,用于贫困救助。”

听罢,赵丰年心里有些激动,没想到这三个女飞贼在干些劫富济贫的好事,很有女侠的风范!

“队长,你失忆了,留下来我们请世界上最好的脑部医生给你治疗!”

苏静初说道,一只手搂住赵丰年的手臂。

“对呀,加入我们女侠组织,你还是我们的队长。”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