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云译网,为您提供全国翻译公司,打造专业的翻译服务平台!

发布资讯

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翻译服务信息 > 正文

小东西自己坐下去|爸爸刚走爷爷就来了

更新时间:2020-11-04 13:59:59

祁越见连欣的脸色很难看,考虑到她今天饱受惊吓,于是点头:“你先休息吧。”

他把连欣送上楼,打开几个卧房看了一眼,所有房间都是全明格局,都带窗子,没有什么优劣之分,于是他拖了一张椅子进来放在靠门对窗的位置,说:“你睡吧,我会守在这,我们警局唯二的两个女警都怀孕了,我明天看能不能从邻市借一位女警来。”

连欣有些犹豫地看一眼那张椅子,又看一眼隔着八丈远都散发着凛然正气的祁越,无奈点头,洗漱之后躺床上了。

一楼加班的警察们还在窸窣讨论着,外面有便衣在楼下和花坛附近巡逻,祁越将卧室门轻轻带上,长腿一伸,背对着床,抱臂靠坐在椅子上,微眯着眼养神。

过了一会儿,一股异香飘散,床上碎碎地响起女人婉转湿润的呻吟。

祁越睁开眼回头看。

连欣踢开被子匍在床上,痛苦地翘起圆臀,伸手探进腿间揉弄花蒂,她感觉整个宇宙的恶意都在涌向她淫水泗流的小穴,全身的敏感点奇痒无比,阴唇持续抽搐持续渴望着,用她自己绵软的手却怎么也无法缓解千万分之一,她痛苦地喊了出来。

祁越站起来一手按住她的嘴,捂住她的呻吟声,他震惊地看着她:“你怎么了?”

连欣软绵绵的手攀上来,抱住他结实的手臂,小声:“帮帮我,帮帮我……”

「系统警告,已进入第二阶段任务时间,体液状态配比已锁定,禁止任务目标男性以外的阴茎插入污染,否则,将严惩!」

“我知道,我知道……”连欣有气无力,轻轻地摸着祁越的手背,哀求:“你用手,帮帮我,把手借我,借我嘛!”

祁越被针扎了一样把手抽出来,黑白分明的星目瞪着她。

连欣见祁越不肯帮忙,果断放弃他,一边委委屈屈地哭着呻吟一边爬到床边拉开抽屉,祁越猛然反应过来,再次大步跨进捂住她的嘴,她这么叫下去,让人听到他就说不清了。

连欣被男人宽大有力的手掌按着,闻到霸道又好闻的雄性荷尔蒙味道,她忍不住伸出舌尖舔他的掌心,从抽屉里有气无力地拿出按摩棒,她蹬下睡裤,打开大腿自渎。

祁越见鬼了一样瞪着她:“你,你不能控制自己吗?”

连欣眼如秋水含泪,摇头,对着他掰开两片可怜又无助的粉嫩阴唇,小穴将粗大的按摩棒一点一点地往里吞。

祁越转开头,手重重地按着她,全身肌肉紧绷。

奇异撩人的香味越来越浓郁,祁越甩了甩头,满头大汗,胯下早就已经快爆开了,他伸出长腿在门上轻踢一下,将房门关死。

连欣被折磨了许久,祁越始终这样背对着用手按住她,呼吸沉重,但腰背挺直,手臂肌肉贲起,连欣恼怒地将沾满了淫液的按摩棒抽出来扔在地上,没有用,根本没有用!

 文学

祁越看一眼地上蹦跳弹动的假阳具,辣眼睛地别开脸,连欣抬腿对着他宽阔的背又踢又踹,在他结实的腰际踩来踩去,直至蹭进两腿之间……

祁越一手握住她小巧的脚,偏头看她:“我帮你叫救护车?”

连欣哼哼地摇头,浑身湿透,腰臀颤抖,喉间发出哭音,两丸水眸又可怜又娇怨。

祁越感觉她真的不太好了,把手轻轻抬起来一点,连欣立马爬起来扑进他怀里,两腿一跨,穴心抵着他高高突起的裆部位置开始缠磨。

祁越猝不及防,握着连欣的腰要将她推开,连欣就开始叫,他又只能伸手去堵她的嘴,就这么被她得了逞,跨坐到他腰上开始激烈地抵磨穴心。

祁越喉结滚动,气血沸腾翻滚,内裤下一大包被她磨得湿漉漉的,连欣还不满足,伸手解开他裤头翻下内裤放出一根像本人一样端直强劲肉筋勃勃的大肉棒,虽然很想冲动之下就这样把它满满地吃进去,但连欣还剩下一丝神志约束自己,只能用两片卟卟跳动不停抽搐的阴唇含住肉棒,扭起腰前后疯狂地在棒身上滑磨,小屁股甩得跟电动马达似的,神经最为敏感的阴蒂和阴唇都有好好地与大肉棒吮吻交磨。

祁越上半身仰躺在床上,一只手盖在脸上,喉间滚动,一声不吭。

连欣把他骑得在床上一起一落,如痴如狂地动了许久,实在没力气了,推一推祁越:“你帮我,你来弄我好不好,我没力气了……”

祁越手挡着脸不理她。

连欣只好继续自助,换了一个姿势背对着他,将大鸡巴夹在腿根间,抬臀享用。

也亏得祁越厉害,硬了一个晚上让她玩。

翌日天刚蒙蒙亮,他就黑着脸拉上裤链出去了。

队员从外面走进来,看到环胸低头靠着墙的祁队,轻轻拍拍他道:“祁队,我来换班,辛苦一晚上了吧!”

祁越抬头看他一眼。

队员见祁越脸色很黑,十分理解道:“精神高度紧绷吧?”

祁越深吸一口气,摇摇头,上去敲敲连欣的房门,木着脸说:“赶紧收拾好。”

房里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片刻后,连欣从门里探出一张秀丽乖巧的小脸,穿得严严实实地出来了,她悄悄抬一抬眼,瞥见祁越清晰好看的下颌线。

祁越扭开脸,对下面的刑侦专家说:“小李,拿来看看。”

小李抱着电脑上来,将通宵绘制出来的满龙肖像给连欣看,连欣震惊瞠目,指着屏幕说:“就是他!就是他就是他!”

边爬边挨插的灌精别墅与修罗场前奏(4600)

通缉令发出去后,祁越就离开了,再没回来过,半天后,他真的从邻市调了一名中年女警过来陪连欣。

连欣不能出门工作,囿于室内比较无聊,给林立风发短讯,他大概还在艰苦军训中,暂时没有回音,但意外的是,苏子锡给她发来一条消息。

一张礼盒的照片。

苏子锡:猜是什么

连欣:?!给我的吗?!

苏子锡:送给“周末一定记得联系的大美人”

连欣发来一张自拍表情包:你的小可爱突然出现.jpg

苏子锡点开,看到连欣清秀可爱的茫然脸,笑出声。

连欣表情包N连发:你的小可爱很伤心.jpg,你的小可爱正在扑街gif……

苏子锡:嗯?

连欣把自己被毒匪掳劫并且可能被杀人灭口的人间惨剧告诉他后,那边居然石沉大海没了消息,可能又在忙。

半小时后,连欣收到短讯。

苏子锡:来阳台

连欣乖乖地趴到阳台往外望,就见宽肩长腿身材修韧的苏院长,背靠在他蓝色的宾利上,朝她随意扬了扬手。

“啊——!!!!”连欣开心到起飞,趴在阳台边疯狂挥手。

苏子锡笑了笑,指了指一楼门口。

连欣会意,冲下楼跟警察们说明,将苏子锡接进来。

“你怎么来啦?”

苏子锡揉揉她头顶,端详一下她:“我来看看我的小朋友哭了没。”

连欣委委屈屈地撅嘴。

苏子锡把礼盒给她:“本来是周末礼物,现在给你压惊吧。”

连欣接过两个礼盒就要拆,苏子锡脸色微微一变,拦住她:“进房间拆。”

进二楼卧室后,连欣扑到床上,先拆那个大的,充满期待地打开一看,里面居然是一套镂空的网纱情趣内衣,两只乳房位置是挖空的,内裤上也有一个洞,布料少得抽象。

连欣指着只有两根布骚到爆的内裤,大开眼界:“既然让我穿内裤,那干嘛挖个洞,好无意义啊……”

苏子锡坐在她旁边低头看着:“挖这个洞是为了让我插,不想让哥哥插你吗?”

连欣立刻湿了:“要,穿这个哥哥会好好插我吗,会把小穴射得满满的吗。”

苏子锡垂眸笑,在她耳后亲一亲,含着她耳垂吮了吮:“会,哥哥把攒的浓精都给你。”

连欣缩肩笑,再拆那个巴掌大的缎蓝色礼盒,里面是一根CAMéLIA的白金镶钻吊坠,她正准备戴上,苏子锡忽然揽着她的腰将她翻过来说:“这根项链,适合低胸装。”

他伸手一粒一粒解开连欣厚实严密的外衣扣,再单手解开胸罩,将她上下剥光之后,才不急不徐地给她戴上项链:“或者,不要穿……”

清纯又迷离的白金山茶花悬在一对微微摇晃的丰乳上,花瓣上的钻石光芒折射,点缀着乳波摇曳变化的角度。

全裸的少女,浑身上下只有一串珠宝,眼睛湿润的看着他。

苏子锡喉头滚动:“……适合你。”他低头捉着一对乳吸了起来。

啧啧的吸乳声充斥室内,连欣被他吸的奶尖酥痒,男人弹弄奶头的灵活舌头让她腿间蜜汁淋漓,连欣开心地抱住他的头,绷紧脚尖,马上要完成任务了,忽然,她想起要给他喷一级香水,连忙推开他说:“你等等,我也有礼物给你!”说罢挺着浑圆弹跳的奶子蹦下床,弯腰拉开衣柜抽屉。

苏子锡的目光本来钉在她诱人的屁股和肥白的水穴上,忽然,他目光一凝,长腿一跨,在衣柜底层拿出一只男人的球鞋。

他脸色凝滞,眉尾掀了掀:“这是什么?”

连欣扭头,一眼就知道这肯定是林立风收拾行李时落下的一只球鞋,不过她只是微微一顿,就看上去顺畅地回答道:“这不是我的,应该是其他房客落在这的。”

“哦?”苏子锡沉沉地看着鞋。

连欣点头:“这房子本来是我跟七八户人家一起租,每间房都有人住,后来房东说会收回房,他们就陆续搬走了,房东允许我再住一阵,我就找了间大点的睡。”

苏子锡没说话,随手扔下鞋,把衣服给连欣又穿好,开门出去,面无表情地一间一间看。

连欣浑身冒汗,亦步亦趋地跟在后面。

心细如发的苏院长很快在各个房间的角落里发现了状似遗落物品的婴儿奶嘴,几叶桥牌,大码加肥女士内裤,还有一只码数与先前那只明显不同的男士拖鞋。

于是他浑身的黑云为之一散,表情回复一贯的怡然潇洒,回头看到缩着肩膀一脸无措、眼睛乌溜溜受惊的连欣,弯眼一笑,把她抱进怀里揉揉发顶道:“随便看看,房子不小不过环境比较乱,你如果要搬的话,我帮你找地方,你也可以先住在我那里。”

连欣支支吾吾:“还好吧,房东还没赶我呢……”

苏子锡:“而且你不是怕被不法分子盯上么,这个地方也不安全了。”

他没等连欣回话,直接拿出手机打电话:“严局长,你好,我苏子锡。”

连欣不知道他要干嘛,就听到对面声音很热情。

“我这有件事想麻烦,您的辖区前几天发生了一起外国毒枭劫持人质事件……对,我认识……现在情况怎么样?”

苏子锡听了一会儿,点点头,挂掉电话,对连欣说:“据说那个满龙已经潜逃离境了,边境血战抓了一批人,大概率你很快就安全了,你本来也没干什么,一个国外毒贩也不敢伸这么长的手。”

果然,负责贴身保护的警察们很快都收到了通知,松了一口气的同时,又准备投入下一阶段的工作,那位中年女警找上连欣,把一个呼叫手环给她戴上说:“这是可以直接联通到祁队长的紧急呼叫,接下来万一遇到什么报复,你立刻按这里!我们马上还有任务,要撤了,你自己小心哦。”

连欣感谢不迭。

警察们陆续撤走后,连欣轻轻吁了口气,然后扭头,看衣冠楚楚的苏子锡。

苏子锡眼帘淡淡一卷,勾唇笑一笑。

连欣扑进他怀里搂住男人修韧结实的腰,抬头看他。

苏子锡看着连欣扑闪扑闪勾人的眼睛,微笑:“怎么?想让我亲你,还是操你?”

连欣把头埋进他胸膛:“都要。”

苏子锡捉着连欣的小腰把抱起来,像抱小孩一样单臂抱在胸前,看一眼周围,对这房子的观感莫名的不良:“不在这,去我那里……我家地板需要打蜡了,用你的淫水给我别墅洗洗地。”

于是连欣跟着他去了位置僻远的山间别墅,进门后,苏子锡一边给连欣介绍自己的住所,一边不急不慢地脱她的衣服。

“这是花园,用来操你的。”连欣外套被脱掉。

“这是泳池,用来操你的。”T恤被脱掉。

“这是客厅,用来操你的。”大手伸进bra里揉弄。

连欣忍不住笑,回手捶他。

苏子锡揽着连欣的腰把她转过来,伸手一粒一粒解自己手工衬衫上闷骚的深海贝母纽扣,露出白皙宽阔的胸膛,垂眸看着她:“这是我,也是用来操你的……”他低头吻她。

男人微翘的薄唇印上来的瞬间,连欣的腿就软了,清爽好闻的男性气息,与苏子锡缱绻高超的吻技,和宽阔有力的怀抱一起,将连欣搅成一团春水。

苏子锡的衬衫半褪,搭在结实修长的手臂上,而连欣已经被剥得全身光裸,一对红樱酥颤的奶头时不时抵在男人光洁的胸膛,柔软的触感令人疯狂。

苏子锡粗喘着脱掉裤子,他的内裤是一大包囊袋的激凸子弹头内裤,两颗驴大的卵蛋在内裤囊袋里裹出形状,一条粗长暴胀的肉龙从内裤上方冒出一大截,龟头上分泌着前液,从背面可见他篮球一样饱满结实的屁股。

连欣体内酥麻难耐,捏着小瓶的一级香水在苏子锡耳后喷了喷,抬起一条腿将小逼露给他,哼哼唧唧地想要挨操。

苏子锡却极坏,让她挺胸撅臀地站在露天花园,一会儿啧啧吃乳,一会儿揉穴抠逼,一会儿舔吮腿根,一会儿蹲下来拍打她滚动的臀波,耐心地玩着她,却不急着满足她。

“哥哥可不可以给我,我真的受不了了……”

苏子锡轻笑,一副很苦恼的样子,沙哑道:“这样啊,可是哥哥的地板还不够干净,这样怎么好在地上疯狂操干呢。”他拿了一条干净毛巾出来放在地上,让连欣前胸伏地,高高翘起屁股,只用一对大奶推着毛巾往前擦地,“擦得好的话,哥哥就会从后面插一下妹妹,以示奖励。”

连欣没办法,只能用奶推着毛巾,前后匍匐擦地,毛绒绒的触感搔弄着乳头,屁股往后高高翘起来,时不时冲着苏子锡难耐地摇动臀部,肥白的肉穴在其中一张一翕的渴求他。

花园的木地板擦了一小片之后,苏子锡果然从后面顶开阴唇将大肉棒插进来,但连欣才裹了两下,他又抽出去了。

“擦得不错,继续。”

连欣从花园擦到客厅,苏子锡时不时从后面抱着她屁股插一会儿,淫水淅淅沥沥地撒了一路,也不知道这是擦地还是搞破坏。

连欣的体香加倍浓郁地扩散后,苏子锡的肉龙猛然又粗壮了一圈,他终于无法再忍受,抱着连欣高翘的屁股凶猛撞了进去,一进去就被连欣紧紧缠住,她哦哦的叫,任篮球大的屁股带着大肉棒从后面结结实实肏进来,腿间一根肉棒饱满进出,美得她直哆嗦。

性技丰富的苏子锡扭腰振臀,换着各个方向插,用屁股在连欣屁股上旋转画圈。

“哦……啊……好美啊……哥哥你的两个蛋在亲我的小骚逼……”

“嗯?哥哥的蛋大不大?”

“大……啊……又圆又大……”

“哥哥的肉棒呢?”

“啊……肉棒……好粗壮……插得小穴好爽……”

“嘶……啊,”被连欣重重叠叠的穴肉蠕动紧锢,苏子锡加速摆着腰进出,仰头呻吟,“你到底是什么极品……这骚穴真好操啊……”

他将连欣翻过来,两腿并拢翻折上去,只向天露出一线洁白肥美的馒头逼,握着自己今天尤其狰狞的肉棒分开阴唇插进去,等连欣发出适应的浪叫后,骑在她屁股上开始以腰部发力疯狂砸臀起落。

赤红的肉柱裹着晶亮的淫液在阴唇间飞速进出,像捣药的石杵,捣出飞溅的白沫和淫浆,每一抽都刮擦G点,每一插都撞击花芯最深处,扑哧扑哧干得连欣淫露飞散,她紧紧夹住肉棒,享受着粗大肉杵的捣击。

“哎,哎呀……死……啊……飞了……啊哥哥!!!!”

连欣小穴挺动喷出第一波。

苏子锡继续变换姿势,一会儿站在后面让连欣翘臀受棒,一会儿抱着她坐在秋千上一边荡秋千一边插,仗着山间独栋别墅四周人少,半夜让她穿着情趣内衣站在路上挨干,挺白的奶子在夜风里突突颤抖。

两天来连欣不能穿内裤,苏子锡也不穿,两人在别墅里随时随地抽插,苏子锡本来心疼她,舍不得让她吃药,想要戴套,但连欣自己却不许,非要让小穴吃精吃到饱,他也只能一有精液就往她小穴里满满地灌进去,把自己掏得一干二净。

周末转瞬将逝,连欣衣服早被撕烂了,苏子锡开车出去给她买。

她里面挂着空档,外面套着苏子锡的衬衫,在花园里伸着懒腰闲庭信步。

「恭喜宿主,完成第二阶段任务,我之前已经报送过一次,但考虑到你沉迷性爱根本没在听,所以再说一次。」

“耶!”连欣比剪刀手。

「本次任务完成后你有五天自由休息期,比第一次的三天休息期有所增加,在此期间内你可自由休息,不受约束,不受惩罚。同时五天后二级香水完成制作,第三阶段任务正式开始,在此提醒你,一旦三阶任务正式开始,你的体液环境将被锁定,你不可以与不符合要求的男性性交,也不可以对任务拖延懈怠,否则等待你的,将是严厉的……」

“知道啦知道啦。”连欣捶了捶后腰。

「本次任务四项奖励可选其一:1.身体和性能力优化;2.体香功能扩展;3.十五天无惩罚自选休息日;4.国际通用货币八万。」

连欣愣了一下,问:“体香功能扩展是什么?”

「宿主现在的体香含有情欲激发功能,系统可对体香能力进行随机的实验性扩展。提醒:效果随机。」

连欣想了想,身体和性能力优化这个她不是很感兴趣,第一次任务奖励就是选的十天无惩罚休息日,目前也还舍不得用,她对钱也没有什么很强的需求,那不如试试这个体香功能扩展吧,总不会比现在更糟了吧,说不定会有好的用处。

系统收到她的选择后,沉默地鼓捣了一阵,然后说:「恭喜宿主,能力扩展成功,功能为:更强的情欲激发!」

连欣:“…………滚啊!!”

遭到连欣嫌弃后,系统镇定地转移话题:「提醒宿主,你的休息期已过去43小时,这个男人性欲很强,如果你继续逗留,将面临不可控的后果,建议尽快撤离。」

连欣默然片刻,叹口气。

门外响起停车声。

封启宁从棕色的迈巴赫上下来,手里捏着一张宝蓝色暗纹的烫金请帖,高而厉的眉骨传递着天然的冷冽,他长腿停在苏子锡门前,随手按了一下门铃。

“没带钥匙吗……”连欣小声自语,跑过来开门。

大门打开,封启宁无机质的幽黑眼眸转过来,与门里的连欣四目相对。

初次修罗场&被人淫玩惨遭围观

风撩起连欣大腿根的衬衣角。

封启宁的目光森冷,瞳仁微缩。

连欣瞬间有被掠食动物紧盯的感觉,她低头往后退了一步,又退一步,再……

“再退?”

男人冰渣般的声音响起。

连欣低头站住不动。

封启宁目光扫过她身上半遮不掩的男士衬衫,光裸的大腿,身上斑驳遍布的痕迹,还有明显被男人狠狠疼爱过的嫣红媚态……花园地上还有一条黑色网纱的情趣内裤。明明不是应当的反应,但男人直通性器的大脑立刻联想到她穿着这黑丝网纱内裤被另一个男人分开大腿狠操的样子,他瞬间勃起了。

苏子锡驱车回来时一眼看到封启宁的迈巴赫,而后又见到一堵高大的背影立在自家洞开的门口,他立刻拎着衣袋下车,见封启宁堵着衣衫不整的连欣,他皱眉进来把连欣拉到身后。

“有病?”苏子锡语气不太好。

封启宁看他一眼,又盯着他身后露出一点纤弱肩膀的连欣:“……不介绍一下?”

苏子锡眉头微松,瞥一眼身后,他的小朋友低着头,明显受惊了,转头对封启宁不冷不热道:“她是我……”

封启宁打断他:“我没问你。”他依然紧紧盯着连欣:“连欣,不介绍一下?”

苏子锡懒散的桃花眼凝固了。

他转过身,看连欣。

连欣揪着手指不做声。

封启宁冷笑一下,高傲男人被挑衅的愤怒、嫉妒、冲动、羞辱、阴暗全部隐藏在冰冷暗涌的黑瞳里,他伸手掸了掸衣袖,仿佛掸走什么脏东西,对苏子锡抽抽嘴角道:“干同一个女人,我们还真是brotherhood。”

苏子锡神色莫测地瞥他一眼,眼睫扇了扇,凝眸看着连欣。

封启宁有些烦躁,垂着眼问连欣:“你是有集邮爱好么?集邮女?还是钓金龟?呵,口味还挺高。”

连欣的眼泪啪嗒掉在揪紧的手指上。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