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云译网,为您提供全国翻译公司,打造专业的翻译服务平台!

发布资讯

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翻译服务信息 > 正文

感受到了吗它想要 你大学处对象一般多久睡在一起

更新时间:2020-11-10 11:16:13

沈正撇嘴轻笑:“我今天就是要得到你,别人说什么,我才不管呢。”

李惜晴眼神突变,过来搂着他:“我的大英雄,什么时候胆子这么大了。你这是喝酒给自己勇气啊,我担心你酒喝的太多,那个地方硬不起来。”

“呵呵,再硬不起来也能让你哭天喊地。”

二人进了房间,沈正没用药物,但他却如狼似虎的趴在女人身上。

女人的身体非常舒服,上去了就不想下来。

李惜晴这方面有经验,她干脆来了个坐姿,在沈正上面翻云覆雨。

“好大……好舒服……”

可他们谁也没看见,窗帘没拉,在窗户外头,有一个手机正对着他们拍照。

做完了这件事,李惜晴依偎在他的肩头:“从今天开始,我就是你的人了,你也是我的人了。”

沈正开始说自己的心里话,把沈平的要求都说了出来,不过是以他自己的口吻。

李惜晴听的入迷,手在沈正的物件上揉着,似乎还指望它再一次起立:“这事包在我身上,反正那几块地也没什么用。鱼塘好说,给钱就行,不过你赚了钱,可得养我啊。”

这才是沈正最担心的,他不愿意娶李惜晴。

“那……”

 文学

因为话语的迟钝,女人激动了,死抓了一把要紧的地方:“你不会就为了睡我一次把!”

“哎呀——疼疼疼!”

“你还知道疼啊。”

“快松手,捏坏了你就用不上了。”

“哼,就算我用不上,也不让别的女人用,它就是我的!”

“行行行,就是你的。”沈正现在也没办法了,跟上了贼船一样。不过先把事情定下来再说,以后娶不娶的,那是后话了,而且说不定还能有机会离开这穷山恶水的地方,外头漂亮女人多的是。

沈正在李惜晴家过的夜,爽是爽够了。

第二天一早,有人急匆匆的敲门,来人是沈平。

沈正知道李惜晴的爸不会在这个时候回来,过去开门:“这么早,你来干什么?”

沈平没有任何笑容,就是对他说:“你干就干了,怎么还把事情到处张扬呢?”

“什么……到处张扬?”

沈正完全不清楚状况啊。

根据沈平所说,今天一大早,就有好几张照片寄给当地的很多人了。全村几乎家家户户都收到了照片,那东西上不是别的,正是沈正和李惜晴发生关系时的高潮图案,能羞死个人。

这不,手里就有一张。

照片上,沈正躺着,脸很清楚,上面坐着李惜晴,狠狠抓揉自己的胸脯,身体因为享受而显得稍微扭曲,表情春意盎然。

“这——”沈正一把抓过照片,整个人傻眼了。

天呐,这是哪个畜生拍的照片,居然——居然这么下作,把照片传的满村都是。真是跳进黄泥里,不是屎也是屎了。关键是,这还让沈正怎么在村里做人。

他愤恨的说:“是不是你拍的照片!”

这事除了沈平,还能有谁知道具体的时间。

“冤枉啊!”沈平皱着眉头:“我跟你是堂兄弟,我就是坑别人也不能坑你啊。不顾及兄弟情义,我还得顾及你爸和我爸的关系呢,这照片绝不是我的拍的,我可以对天发誓!”

发誓顶个屁用,现在说什么都晚了。

沈正一脸忧虑,不知道怎么办才好。这事不止给自己丢人,也给村长家丢尽了脸面,他能绕的过自己?

沈平说一定去把这个家伙给找出来。

回到房间内,沈正把照片搁在床头,让李惜晴也看看。

李惜晴虽然豪放女,尤其是对面前的男人,可这种画面让全村的人都看到,真的不给人活路。

二人沉闷了一会儿。

最后李惜晴说道:“既然他们看到了,就让他们看。反正我是跟定你了,你穷也好,富也好,我都是你的人。”

沈正点燃一根烟,不爽的抽着:“哪个畜生敢在我头上动土,我看他是不想活了。”

“要不……我给你出个主意?”

一个女人,能有什么好主意。

李惜晴轻蔑一笑:“谁要是敢嘲笑你,你就去睡了他老婆。”

“啊?!”

这话吓得人不敢相信啊,昨晚还说不让自己去碰别的女人的,现在又说出这种话,前后矛盾。

“你不担心我一去不返?我的能力你已经知道了,任何女人都会喜欢上我。”

“切,他们不要脸,那我也不要脸了。”

从李惜晴家李出来,沈正一直是郁闷的。去村头的路上,生怕和人撞见,可还是撞见了一个要紧的人,是吕青儿,这个大美女平时姿态高的很,此刻看沈正的目光却很萧条,仿佛在说:为什么那个照片上的女人不是我。

也许,这就是沈正自己的想法吧。

沈正给了对方一个微笑,灰溜溜走开。

不料,吕青儿喊住了自己:“喂!——你给我站住。”

“什么事?”

“你和李惜晴的事情……是真的?”

靠,照片都有了,还能抵赖不成。

沈正嗯了一声,还想走,被吕青儿上来拉住:“谁让你走了!”

“你找我有事儿啊?”

“哼,你和刘雪纯的事情让我给撞见了,我以为你会收敛一些呢。想不到你又去找那个骚货,什么样的女人没有,你偏偏找李惜晴,你不知道她是二婚啊。还把照片传的满天飞。”

沈正有点恼火:“和你没关系,你不喜欢看不看就是了,我又没求你看。让开,我没功夫和你废话。”

“你——”吕青儿愤恨道:“那么个大美女等着你,你不知足,跟个傻子一样,白白让别的女人给睡了。”

听这口气,好像吕青儿希望自己被沈正睡一样。

因为沈正没给她好话,吕青儿气的转头就走,似乎是下地去了。

想来……这件事也是够窝囊的。

要是早知道吕青儿对自己有好感,那早就上了。

一个是黄花大美女,一个是被人上过的二婚女人,是个男人都知道怎么选择。

就算再不行,也得是刘雪纯这个保守秘密的女人啊,那对胸脯,可大呢。

哎!

这一天,沈正无所事事,也没心思做别的。

到了正午,他去田里,想着把碍事的稻草给清除掉。

他的田和吕青儿家的田挨的很近,住的也不远,所以才有那么多话来说。

正忙着手中的事情,却听到不远处传来一声喊叫,女人的喊叫,有恐慌的声音。

沈正一想,大事不妙,赶紧过去看看。

就看见吕青儿一个坐在地上,铁锹丢在一边,死死捂着下半身,好像那里抽筋了一样。

“怎么了?”

沈正忙跑过去蹲下,发现一条黑乎乎的蛇从跟前溜走了。

怎么回事!

吕青儿不抬头,就像女人痛经一样抓着下半身。

沈正认定,这条蛇咬了吕青儿,可为什么是那个地方呢?难不成是女人在小解的时候让蛇给咬了一口?

很有这种可能哦,不过吕青儿用衣服挡着,看不出来。

“我来给你看看。”沈正弯腰过去。

“滚开!”吕青儿满脸疼痛和怒气:“我的事,不用你管!大可去找你的李惜晴好了!”

“说什么胡话呢,这条蛇可能有毒!”

“有毒也不关你的事!”

真是个倔强的脾气,沈正不管不顾,硬是拉开吕青儿的遮住下半身的手。

撩开衣服一看,还真是刚刚小解被咬到的,而且正是花蕾的中心地带。

被沈正这样看,吕青儿疼痛感稍有退却,脸红了。

“你……你干嘛啊你。”

“也许蛇有毒。”沈正一本正经的说道:“我帮你吸毒。”

吕青儿嘴上说着不肯,可身体却很有主张,把双腿给岔开了。

第一次看见吕青儿这么羞臊,她那隐秘之处也比李惜晴更加富有吸引力。

但胸脯一定比李惜晴更加挺拔,毕竟是个雏儿。

“再不吸毒,可能出人命。”

吕青儿把脸摆向一边,用手遮住脸:“那……那你吸吧,闭上眼睛,不准偷看。”

切,你自己都闭上眼睛了,又看不到我。

沈正低下头,跪着身子靠前,把嘴贴近那个神秘饱满的地方。

“呼——”

吕青儿头一次让男人这样接触自己,她喜欢沈正,身体不由自主的发出颤抖。

同时沈正也料定,这条蛇没有毒,中毒是会变色的,但上面只有浅浅的牙印。

可他却显得很紧张:“果然有毒,而且是剧毒!我来救你的命!”

“嗯。”吕青儿咬紧牙关,闭眼。

这田地之间就两个人,沈正就要尝一尝吕青儿是什么滋味。

一口,两口,三口,连绵不绝。

吕青儿终于忍不住了,跟着后面哼喊起来,死死咬住自己的手指:“你快点儿……好了没,我难受,我有点受不了了——呃呃——”

“别紧张,吸毒当然要吸干净喽。”

忍不住,沈正听到这痴迷的哼声,勃然而起。

他仰望吕青儿的时候,看见女人因为初次品尝‘折磨’而忍受的巨大‘痛苦’,为自己感到欣慰。

于是,那手指就有了可用之地了,朝前探入,没被开发过就是没被开发过,那地方紧的筷子都扎不进去。

“啊!——”吕青儿突然憋不住喊了一声,同时按住沈正的头:“你——你要做什么?!”

“我在帮你吸毒啊。”

“你——你骗人!你明明是就想……”吕青儿难以启齿,怀揣着对沈二娃的喜欢,心里是乐意的,嘴上却很厉害:“不行,我还是黄花大闺女,你不能对我这么做。何况你还……那么多闲言碎语的。”

沈正偏就不信这个邪了,猛然一吸。

随着这一下猛吸,吕青儿浑身癫狂的颤抖起来,双手也松开对沈正的强行控制,这种感觉能让自己飞起来:“呃呃呃……”

突然,在沈正努力做事的同时,吕青儿不喊了。不管他再怎么努力,这个女人都很淡定。没道理啊,刚刚还那么激情的。

沈正抬头看着吕青儿的呆滞眼神,原来是不远处有两辆汽车进了村子,距离他们只有不足三十米,要不是因为这边的庄家长的高一点,几乎就被人看见了。

“有车……”吕青儿说。

切,汽车关我什么事,沈正再次猛吸起来。

“嗯——不要……难受呢。”

吕青儿已经推开沈正,把裤子穿好。

真是败坏自己的兴致啊,刚刚才有点感觉,正到了激荡的时刻,怎么就放弃了。沈正擦擦嘴皮子,盯着那辆进了村的汽车。

不过,还有别的事找上自己,沈平给沈正打来了电话,说村长回来了,要见沈正。天呐,那张和李惜晴发生关系的照片,不会村长已经知道了吧。

算了,知道就知道吧,迟早的事。

沈正站起来,对吕青儿笑嘻嘻的说:“回头咱们再继续吸毒。”

吕青儿忍住没笑出来:“那……什么时候继续吸毒啊。”

可沈正已经走了,去了村长家。

村长正在屋内等着沈正,脸上没有一丝高兴,似乎有一种想要杀人的冲动。沈正刚进院子,就闻到这里散发出来的杀气。

我去,大事不妙!

“村长,你找我。”沈正装的一本正经。

“哼!”村长抬眼瞪了他:“好小子!拉屎拉到老子脖子上来了,你和惜晴到底是怎么回事!”

“没怎么回事啊。”

村长将照片拍在大桌上:“混账东西!——这照片难道是假的吗?!你个不要脸的东西!竟敢欺负我女儿,还把这件事传的沸沸扬扬的,你当老子是好欺负的啊!”

既然事情都挑明了,也没必要再隐瞒下去了。

沈正点头:“不错,事情是我做下的。”

他倒要看看,这个村长能把自己怎么样,难道还能杀了自己不成。再说了,看照片上李惜晴销魂的模样,明显不是强暴,是自愿的,那照片简直就是女人在强暴男人。

“狗日的!老子在村里怎么多年,还没受过这样的奇耻大辱!”

不过么,沈正也不是泥捏的,随便让人这样训斥。

他很大方的在村长边上坐下,点了烟:“我说村长,你说这话好没道理吧。我和李惜晴的事情是你情我愿,又不是我强迫她的,明眼人都看的出来。再说了,你和杜梅的事情,难道就不是捅了别家的马蜂窝了?”

“什么!”村长勃然大怒,腾的站起来:“你个小兔崽子!你胡说什么你!当然我把你送派出所!”

“随意啊,不过我也会把你的事情给捅出去,就看你如何收场了。”

村长脸色稍有迟疑:“好好好,我现在不和你扯别的。这件事必须有个说法,你赔钱!”

沈正悬着的心顿时落下来一半,还以为村长会说娶了自己女儿呢。他知道,这个村长根本看不上自己,也有自己的办法来息事宁人,只是要他一个说法罢了,这倒好办。

“赔钱就赔钱。”

这时,李惜晴从房间内出来了:“爸!你说什么胡话呢,我是要嫁给沈正的。”

“放屁!给老子滚回屋里去!男人说话,你插个什么嘴!”

“我就是要跟沈正好。”

“你个不要脸的东西,要气死老子!”

不料,当女儿的李惜晴更加厉害了:“沈正说的没错,你和杜梅的事情也是我亲眼所见,自己都这样了,你还管得着我啊。”

真是女大不中留,还敢和老爷子顶撞了。

村长气的胸中起伏,完全没了应对的话。

门外有人进来,是沈平。看到这样尴尬的气氛,他心中清楚了大概,只对沈正说:“沈正,我找你有事。”

沈正也想离开这里,不愿和人吵架,没准李惜晴会霸道的把结婚的事情给说圆了。

走出了李家,沈平才一字一句的说道:“大老总下来了,你得想办法给我把地搞到手啊。”

“你没看见刚刚都吵架了啊。”

“哎呀,吵架归吵架,这地的事还是不能拖的。你和李惜晴商量一下,那张照片传的很厉害,村长不会不顾脸的。你把人娶过来就是了。”

沈正再次怀疑他:“照片……”

“哎哎哎,你怎么还怀疑是我啊。再这样我翻脸了啊,那么漂亮的女人你都睡了,现在还来卖乖。”沈平搭着他的肩膀:“我说兄弟啊,实在你不愿意,我再给你支个招呗。你就说,如果村长不愿意,你就把这件事捅到乡里去,看他这个村长还要不要脸面。”

“我去,你够毒的啊。”

“无毒不丈夫。”沈平的话凶狠,但说的却很自豪:“男人大丈夫,能屈能伸,为了赚钱,可以不惜一切手段。”

这件事兄弟两商量了很久,沈正还是没答应。虽说自己好色,可天底下哪个男人是不好色的,除非他是太监,可心得正啊,这种丧行败德的事情,谁愿意干谁干,反正老子是不干。

当晚,沈平说大老板想见自己,于是用汽车带着沈正去了镇上。大老板在镇上一个饭店里住,第一次坐汽车,感觉很带劲哦。大老板用一桌的饭菜来宽带沈正,有点受宠若惊了,无非就是为了村上那块土地而已。

“来来来,坐坐坐。”沈平像个东道主一样给沈正搬了把椅子:“老弟啊,我来给你介绍一下,这位就是我们的徐总,身边这位是她的秘书孙秘书。”

徐总看起来也不过30出头,可城里女人就是不一样啊,保养的跟个二十五六岁的小姑娘似的,夏季的白色衬衫和里面微微显露的黑色内衣,透出一种欲望的朦胧感,还有——这徐总长的可是真标致,可以用性感来形容了,双目有神,红唇欲滴,堪比绝代佳人,就是村里最好看的吕青儿和她比起来都是小菜一碟。

再看看旁边坐着的这个女秘书,也是天姿国色。那对胸脯比徐总略大,可以让紧绷的胸脯像鱼雷似的凸显出来,山峰迭起,跟着女人的呼吸一跃、再跃、三跃……我的天,城里女人就是漂亮啊,雪白的地方比村里人更雪白,凸起的地方比村里人更明显。

要不是这里人多,沈正已经流口水了。

不经意间,他的宝贝已经硬到能顶破裤子的程度。还好,有桌子遮掩着,朝前走一布,别人就看不出来了。

“徐总好。”沈正说。

“你好。”徐总声音如铃声般响亮,也如湖水般清澈。

试想一下,这样的女人如果在床上翻腾,那会是一番怎样的景色,不失为一副山河秀丽的美景图啊。

“请坐。”

沈正坐下了,看着服务员过来上菜:“不知道徐总找我有什么事?”

沈平替徐总说话:“啧,你怎么还不明白啊。徐总亲自来见你,就是为了村上那块地的事情。”

“这个我恐怕做不了住,地是公家的,得村长点头才行。”

徐总点点头:“我听说你和李村长的女儿搅在一起了,全村人都知道这件事了。现在你是他的女婿,难道你说动不了自己的老丈人?”

“呵呵呵,徐总太看得起我了。我们村的事你不知道,复杂的很,村长嘛,平日李的铁公鸡,一毛不拔。那块地就是本村的人想拿都不是很容易,我一个穷光蛋,守着祖上传下来的几亩田过日子,村长就更看不上我了。我今天去见村长,他还让我赔钱来着。”

徐总听明白了,这还不简单么。

秘书看懂徐总的眼神,拿出皮包,从里面取出了两叠钞票。

徐总冲桌上的钱扫了一眼:“这里是两万块钱,你先拿着,算是我谢你的。等事成之后,我还有好处给你。地,我是绝对要拿下的。”

两……两万……沈正看傻眼了。

“怎么样?”徐总端起酒杯:“不知道沈先生愿意给个面子么?”

这么多钱,你还想什么呢。

不过,此时此刻,沈正更喜欢的是这个徐总,看她的坐姿,两腿夹的很紧,会不会还有别的好处呢?比如……和这个女人来那么一下?

嘿嘿嘿。

大概因为自己下面太硬的,直接把这个桌面整个顶的有些歪斜,搞的徐总的酒杯里的酒都朝一边晃动。

我擦,这也太明显了吧!

沈正紧张的一个起身,直接将桌子弄到跳跃的程度。酒水洒在了徐总的胸口……气氛好尴尬。

“对不起对不起。”沈正赶忙过去给徐总擦,失手就抓住了那浑圆的边缘。

靠靠靠靠靠——这手感,一流!!

徐总只是惊讶,倒是沈平反应快,立即抓住沈正,往回一拉:“你疯了你!怎么敢冒犯徐总!”

还是城里女人见识多,不在乎这些小节。徐总挥挥手:“没事,不碍的。小孙,那纸巾来,我擦一下。”

沈正好想说一句:我来帮你擦呗。

沈正坐回去,脸有点红。这紧张的一下也让原本硬邦邦的部分软了下去,他喝了一口酒,回到正题:“有了钱就好办事,大不了和公家买这块地。我相信能办成的。”

地,是公家的,村长只负责看管。

沈正已经猜到,照片的事肯定和沈平有关系,除了他没别人了。他和李惜晴的事情是在黑乎乎的地方进行的,自己都看不清楚,除了现在流行的夜光手机之外,还能是什么,全村能用的起这种手机的,只能是沈平了。

“帮我把照片的事情停息下来,我就帮这个忙。”

徐总冲沈平看了看,沈平立即就了然于胸:“这件事我来办,只要地的事情能解决,一切都不是问题。”

那沈正倒要看看对方是怎么处理这件事的,你说,我听着。

“老兄,照片的事还在初期,没有流传到外面去。村里人不就是要钱么,封口费每人给一点,这事也就解决了。在说了,等度假村一弄好,他们都能找到工作,你就用这个借口来说。”

“不行。”沈正回答:“这事谁散播的就谁去说。”

摆明了就是把沈平自己给抬出来。

沈平心里也知道了情况:“得,这件事我来办,行不?”

“哼!我就知道跟你有关系。”

当晚喝了个大醉,沈平开车送他回家。

晚上,还没睡着,就听见外面有人敲门,过去开了开,是李惜晴来找自己了。

李惜晴脾气大,一脚踹开了门板,指着沈正的脸怒道:“你行啊,吃完了就想甩了。是不是你让沈平做的?”

“我做什么了我。”

“还装!”李惜晴不多废话:“我就问你,你到底娶不娶我!”

沈正不傻,问题留给村长:“这事我说了不算啊,得让你爸开口才行。总不能咱们一结婚,老丈人不同意吧,这样传出去可太丢面子了。”

“哼!”

李惜晴甩门就走:“你看我回头怎么让你好看!”

这件事,沈正越想越担心,李惜晴这个女人可是什么事都做的出来的,别看她再床上是那么销魂,下了床就是恶鬼一个,也难怪之前的男人要和她离婚了。

不行,不能这样下去。

他给沈平打了电话:“喂,我是沈正,有件事你必须帮我做。”

“这么晚了什么事啊,你说吧。”

“给我引开李惜晴,什么时候把事情给我解决了,我立刻给你把地搞到手。”

这事弄的砸手里了,沈平也难办了。

“要不……我给徐总打个电话问问?”

“那是你的事情,你自己看着办。要地就解决,不然以后别说我是你兄弟!”

沈正啪的一下挂断电话。

他正要休息,沈平却又来到了家中,敲门声有点急促,但还有一点喜悦。

去开了门,看见沈平激动的很,一股脑闯了进来,端起桌上的茶杯一口喝干净:“兄弟!事情有门儿了!”

“怎么讲?”

“李惜晴就是个贪恋钱财的女人,要不是因为离婚了,她才不肯和你在一起呢。这事我给徐总说了,她会找一个男人来给李惜晴演戏,到时候这女人自然就喜欢别的男人,你可以脱身。”

演戏,怕是不妥吧,演戏能演多久呢?

沈平微微笑着:“这也简单,等什么时候你找个女人,赶快结婚,然后那李惜晴就没办法缠着你了。到时候你有了钱了,直接住城里去,还用的着整天面对李惜晴吗?”

说的很有道理,不过这事不容易办到啊。

眼下也没有更好的办法了,先凑活着来吧。

第二天一早,沈正去村头的办公室找了村长,进去敲门。村长白了他一眼,说进来,跟个牛气冲天的大老板似的。

“村长,我是来谈买地的事情的。”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