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云译网,为您提供全国翻译公司,打造专业的翻译服务平台!

发布资讯

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翻译服务信息 > 正文

家里就妈妈跟我可以吗 撩我妈结果成功了

更新时间:2020-11-10 11:19:33

老周想着想着又逐渐睡了过去,第二天一早,老周睡眼朦胧的起床了,方宇早就已经出去上班了。

赵美娜虽然也想走,但害怕老周在自己家里安装什么监控器之类的,防着他没敢出门。

“周叔,您吃早餐。”

见老周醒了出来了,赵美娜很客气的说道。

老周也不客气,坐在那儿就拿起一根油条放进了嘴里,虽然晚上早上都没刷牙,但好心情的影想不了吃东西。

喝了口豆浆,把油条咽了下去,老周又看了赵美娜一眼。

发现她有些局促不安,于是开口道:“你放心,虽说男人早上比较有力气。但我呢,现在对你没啥兴趣,吃完我就离开了,之后再找你。”

老周说完,又喝了口豆浆,就真的站起身走了,留下赵美娜一个人在原地摸不着头脑。

难不成是自己的魅力值下降了?赵美娜看了看自己胸前两个大团子,又抬起手看了看自己白皙的皮肤。

肯定是那老头不行了,才会这么说的,指不定昨晚在隔壁客房撸了好几次呢。

老周唱着小曲乐悠悠的从方宇家出来,之后又下了楼,准备回自己房间。

但却在路过隔壁田笑笑家的时候看见田笑笑居然只穿了内衣把门开着,不知道在找什么。

老周轻咳了两声,提醒了田笑笑一下,田笑笑转过身看着老周,快速的捂住了自己重要部位。

都穿了内衣内裤的,还捂着干嘛?老周心底想着,却还是绅士的闭上了眼睛。

“好了没有?我说你一个姑娘家家的,就算再急,也不能不穿好衣服关好门就在家里乱翻腾吧?”

虽然只是粗略的看了房间一眼,但这房间,哪儿像是女孩子的房间啊?

老周无奈摇摇头,听田笑笑说穿好了,睁开眼就走了进去。

“我来替你收拾一下吧,你要找什么东西来着?我看能不能找到。”

田笑笑虽然有些不好意思,但还是答应了老周的帮忙,毕竟她是真的很不擅长做家务。

别看老周一天日子过得挺惬意的,但是该干的还是很麻利的干完了的。

自己家里几乎都是一层不染的,他有点轻微洁癖,最看不得的就是这样乱糟糟的房间了。

收拾完客厅,老周又跑到卧室,一点都不避讳的直接收拾起来了田笑笑随意扔在床上的那些内衣,还有床单等衣物。

等他收拾完,田笑笑还在一边红着脸,吱吱呜呜的说着谢谢,说要请他吃饭什么的。

老周看了一眼田笑笑露出来的那两团雪白挺翘,赶紧摇了摇头,时机不对。

“不用了,刚刚才从方宇家出来,昨晚在他家喝醉了,就睡他家了,早餐也都吃了的。”

说罢,老周还不忘像长辈一样关怀了田笑笑几句。

“笑笑你肯定是还没吃呢吧?没吃就赶紧去吃吧,要不去我那儿给你煮两个蛋也行。”

田笑笑也委婉的拒绝了,虽然其实她心底还是有些好奇老周住的地方会不会和自己的房间有什么不同的,但刚刚尴尬的画面还留在她脑海中,她也断然是不敢答应的。

“不用了周叔,我上班路上随便买点吃的就成,这都快迟到了。”

老周挑眉,看了眼手腕上的金表。

 文学

“确实,都快九点了,你就赶紧去吧,我也会去补觉,头还有些疼。”

田笑笑点点头,看着老周离开,自己也赶紧拿上小包包跨上就锁上了门,去上班了。

老周在她离开后,站在阳台上,看着她急匆匆的背影,眼睛微微一眯。

这事情一直拖也不是个办法,如果人家黄花大闺女真的对自己一个糟老头产生了感情,不是什么好事。

关键老田那儿,自己也不好交代。

老周叹了口气,他没有孩子,自然体会不到如果自己孙女侄女被别的老头拱了会有什么感觉,但他知道,绝对不会好受。

然后就躺在沙发上睡了过去,而赵美娜那边找工作,也坎坷得很。

本来这边就是商业区,工作是很多的,但很多不是要求年龄,就是要求未婚,还有要求身高的,就连容貌都不能太美,说什么会给公司带来麻烦。

对于这些人漫无边际的借口,反正赵美娜是不会相信的,但也没多做计较,毕竟人家才是老板,不想要你就会有无数个理由借口。

在外面忙了一天,赵美娜终于回到了家,但是方宇又在加班没有回来。

独自坐在沙发上看了会儿电视,

老周自然不知道在自己呼呼大睡的时候,赵美娜在家里上演了这么精彩的一幕,也没有心思去关注她。

只因为自己是被隔壁的吵闹声吵醒的,起来看了才知道,原来田笑笑在买午饭的路上出了车祸。

右腿去医院打了石膏后,就被男朋友搀扶了回来,但是男朋友居然想在这个时候动她,她自然是不肯的,所以就吵起来了。

在门外听了半天,老周抬起手按了门铃。

田笑笑男朋友也顿住了动作,看了一眼田笑笑,眼神中带着一丝威胁的意思,理了理自己和她的衣服,起身开了门。

开门见是老周一个老年人,便有些疑惑,“大爷?您这是?”

“哦,我是这儿的房东,也是笑笑的叔叔。听见里边在吵,就过来看看,怕别出了什么事就不好了,你是?”

老周明知道眼前这个看着就像个小混混的男人就是田笑笑的男朋友,但却并没有打心底里承认。

这样一个小混混,怎么能配得起笑笑啊?

看着老周摇着头打量着自己,田笑笑的男朋友也有些慌了。

“那个,大爷,笑笑出了车祸,我只是把她送回来而已。没其他事,我就先走了。”

看来也真不是个什么好货色,老周看着仓皇逃走的笑笑男友,有些无奈的摇摇头,不知道笑笑怎么就找了这么怂的男朋友。

“周叔,您来了,坐会儿再走吧。”

之前的视线被男友遮住了,虽然听得见老周的声音,但田笑笑此刻看着老周,眼底却是多了一丝意味不明的感情。

老周自然是意识到了,但却不打算戳破。

“好,你的腿没大碍吧?”

田笑笑摇摇头,嘴角挂着一丝苦涩的笑容,这才在这儿没呆一个月,老周明显感觉到田笑笑变了好多。

至少,她现在不像以前那么爱笑了,那两颗小虎牙,也只有在早上打招呼的时候能看见了。

“是我横穿了马路没看红灯,该被撞的。”

“你怎么能这么说呢?”老周走过去,抓着她的肩膀。

认真的看着她说道:“人的生命都只有一次,是不可能重来的,所以要好好珍惜。就算出了事,你现在应该庆幸,你还活着,而不是自怨自艾的说什么该的。”

田笑笑抿着嘴角,皱着眉,终于忍不住哇哇大哭出声。

老周心疼的将她抱住,任由她哭。

“周叔,我该怎么办啊?我爸妈说我不辞职回去的话,就不要我了。”

原来,田笑笑的男友是最反对田笑笑在按摩房工作的,所以在得知这件事后,直接就给她父母打了小报告,还跟了上来。

她的父母多次劝她回家和男朋友结婚,好好的相夫教子,但是田笑笑喜欢自由,也不想这么早结婚,所以拒绝了。

再之后父母就每天打电话给她,说不回家就永远不要回来之类的话,还说他们只认李磊这一个女婿。

田笑笑是爱着自己的男朋友的,他们同村又是从小玩到大的,虽然李磊之后去别的城市上班了分开了两年,但她一直记挂着他。

那几次老周看见视频里的男人,就是田笑笑的男朋友李磊来着。

老周叹了口气,这种事情,不只是农村,城市也有很多的。

但是农村比较早,城市的话,才18就结婚的很少了。

就比如他自己,也还不是二十好几就被家里催婚,也相过几个女人,但是都嫌弃他没车没房拒绝他了。

之后老周就发誓要挣大钱,一定要让她们对自己刮目相看。

之后他找到了一个很好的工作,拿着国家的工资做着该做的事情,日子很平常。

中间也谈过几个女朋友,但是都觉得他太死脑筋,又唉爱招蜂引蝶的,就分手了。

买了这套烂尾的小区房后,大家更是躲着他,就怕他找他们借钱。

那时候,老周就已经看透了这世态炎凉了的,所以如今就只是过着随心所欲,自己想过的日子而已,挺好的。

“等哪天我给老田打个电话说说,让他劝劝你父母,你就放心。至于工作,有我给你做担保,相信老田也会相信你的。你父母那边,就说是换了工作了吧。拍几张照片去寄给他们就成。”

田笑笑点点头,心情豁然开朗了。

她一个十八岁的小姑娘,居然比一个五十多岁的大爷还笨,以前自己怎么就没想到这茬呢?

见田笑笑又笑了,老周也欣慰的笑了笑,亲切的摸了摸她的小脑袋。

“吃午饭了吗?没吃我给你做去。你可要知道,能吃到我老周做的饭菜,那可是不得了的,都可以拿出去吹嘘了啊。”

被老周的话逗笑,田笑笑点点头,糯声声的说道:“那老周就帮我做顿饭呗,我现在这样子估计什么都干不了了。”

田笑笑的一声老周,触动了老周的内心,他只感觉自己浑身一麻,像是触电了一样,有种也别幸福,酥酥软软的感觉。

这种感觉,从未这么明显过,我这是恋爱了?

老周有些意外的看着田笑笑,在心底摇了摇头,不想接受这个答案。

“那我先去我那边拿食材,你这儿估计没什么可以吃的吧?”

田笑笑尴尬的笑了笑,“确实,我不做饭的,冰箱里就只有牛奶和鸡蛋来着。”

老周点点头,回到了自己的房间,沉寂了一阵,才打开冰箱拿了一些蔬菜和肉,又装了一大碗米,拿了些姜蒜。

田笑笑坐在沙发上,看着老周忙碌的身影,不太熟练的动作,心底升起了一股暖意,也非常的感动。

以前在家里,都是她妈弄吃的,长这么大,她真的是第一次看见男的弄饭菜。

以前她父母就说过,女人的工作就是在家带好孩子,照顾好家庭,让丈夫在外面没有后顾之忧。

田笑笑也信过,但这次上了大城市,遇见了老周,和按摩房的各位,她的思想真的有了很大的改观。

不用找父母拿钱就能养活自己,甚至还可以给父母每个月寄个两千多回去,她觉得特别的自豪。

忽然想起了老周昨天对自己做的事情,声音都开始变得急喘了起来。

几分钟过后,赵美娜脸滚烫,身子一颤,直接瘫倒在了沙发上。

但是结婚之后,这一切都会成为泡影的,拿钱找老公,在家怀孕生孩子无事可做。

又或者是为了家里一边带孩子一边上班,田笑笑自以为自己还没有那个勇气做到这些。

而且,她还有理想,想要自己挣钱去读大学,不想就这么荒废学业,一事无成。

本来她高考成绩不错的,也考上了理想的大学,但家里重男轻女,没有送她去读。

反而要为了自己的哥哥,让自己早点嫁给李磊,拿彩礼钱给哥哥找媳妇。

如果不是这样,田笑笑也不会求自己田叔让她来这儿了。

田叔是有见识的人,在田笑笑眼里,就是村里最大的官,最明事理,不会偏袒谁的人。

所以当她找上田叔的时候,田叔没有犹豫直接答应了。

但田笑笑的父母说,如果找不到工作,或者半年内没有打一万回家的话,就会找人把田笑笑带回家结婚。

原本是这样的,但是因为田笑笑找的工作是村里人都瞧不起的,所以父母才会让李磊过来带她离开。

而出车祸,也不是因为买饭,是因为想躲着李磊,才着急的误闯了红灯,被车撞了。

之后更没想到,她都这样了,从医院回家第一件事不是关心她,而是让她帮他泄欲。

这年头,难道女人真的就只能是这样了吗?

每次去上班也是,那些人看见自己进了按摩房,都是一脸诧异或者怜悯鄙夷的眼神看着自己。

如果可以,她也想去更正经的医馆做按摩师啊,可是她没考上大学,没有文凭,也没有人际关系,根本不可能能进去。

吐了口气,田笑笑回过神的时候,老周已经将饭菜都端上了桌。

有些为难的看了一眼田笑笑,那石膏那么重,想也不可能自己一只脚蹦跶过来。

难道去医院出来,也没记得买一根拐杖之类的东西吗?

老周心里疑惑,但是也没问,这是人家的事情,他也不需要管那么多。

田笑笑似乎也意识到了这个问题,尴尬的笑了笑。

“周叔,能抱我过去吗?您放心我也不重,才七十斤。”

只有七十斤啊?老周看了田笑笑一眼,至少也是一米六的个子,居然只有七十斤,这也太瘦了点。

走过去,老周将田笑笑一把抱了起来,确实很轻,不重。

虽然路只有几步,但老周却觉得有点漫长,刚开始还没什么。

之后不知道为什么,田笑笑居然直接揽住了他的脖子,斜靠在他胸膛上,那白花花的胸脯,只要稍微一低下头,就能看见。

也不知道是不是她故意的,老周感觉田笑笑一直拿胸在蹭着自己的胸口,现在是夏天,都穿的少,说没感觉那可是骗人。

“周叔,你怎么了,是不是我太重了?”

田笑笑看着老周额头上的汗,白嫩的小手关心的抬起来替他擦了擦。

柔软的触觉被田笑笑这么往上一堆,有更加的深刻了,老周咽了咽口水,加快了脚步。

将田笑笑放到了餐椅上后,老周舒了口气,在田笑笑看来,似乎就是因为她重,才会这样舒气的。

丝毫不知道,其实是老周差点没把控住自己,也害怕自己挺翘的某处被发现,才会这样。

“没有,我这是太热了,刚刚一大把汗你又不是没看见。”

说着,老周加了一根青菜给田笑笑。

“来,多吃点青菜,有营养。”

“嗯。”田笑笑笑了笑,应了一声,两人也开始吃起饭,变成了沉默无语有些尴尬的处境。

老周是觉得自己刚刚思想歪了,不好意思尴尬,而田笑笑是因为自己的思想转变太快,觉得自己对老周似乎有种别样的感情觉得不好意思的尴尬。

吃完了饭,老周主动把碗洗了,之后又承诺,明天继续来照顾她,这才回了自己的家。

“好了,你就安心躺在床上休息吧,明早我会过来看你的。”

老周见田笑笑还想下床,赶紧阻止了她。

田笑笑也不再坚持要送,乖乖的躺在了床上,对着老周摇了摇手。

“好,周叔,明天见。”

老周替她关好了门,就回了自己房间。

因为怕她再出什么事,老周还是把墙上封在小洞上的胶带扯开了,时不时瞄一眼,一直到半夜都没什么特别的发生,老周这才躺在自己床上准备休息了。

可就是这一躺,隔壁传来了痛呼声,和什么东西摔碎的声音,惊得老周一下子从床上弹了起来。

肯定是出事了,这样想着,老周穿上鞋子,拿上钥匙,直接就往隔壁冲了过去。

也不管不顾田花花在家怎样,就开了门。

“周,周叔?”田花花躺倒在地上,尴尬的看着开门进来的老周,脸上一片绯红。

老周看着地上衣衫不整,只围着一条浴巾的田笑笑,赶紧别开了眼睛。

“那个,笑笑,你先把浴巾弄好,我扶你起来。”

田笑笑反应过来,赶紧把浴巾整理好,看着老周也红了脸,莫名觉得有些开心。

“周叔,我好了,您过来扶我一把吧,我屁股刚刚摔得可疼了,不知道肿了没有,真的特疼。”

老周看着田笑笑撒娇的样子,笑了笑,走过去将她扶到了沙发上坐下。

虽然床是席梦思的也很软,但沙发更软,更舒服。

看着田笑笑居然趴着在沙发上,老周一时间又不知道眼睛该往哪儿搁了。

好一幅诱人的画面啊!

老周咽了咽口水,忍住内心的小骚动,问道:“你今天就打算在这儿睡?”

田笑笑似乎是因为太舒服,这老周开了口,才意识到家里还有个人。

抬起头,“周叔,这样舒服,又不热。”

“可你的腿……”老周忍不住看了眼田笑笑打着石膏的右腿,躺着肯定会碰着,不一定很舒服吧?

田笑笑皱皱眉,确实,刚刚还挺舒服的,这会儿子,右腿也隐隐有些疼了。

“周叔,快,赶紧把我扶起来,我腿疼。”

老周无奈摇摇头,将她扶了起来,眼睛时不时盯着胸口看了又看,可是什么都看不到。

站着的时候,这浴巾还是有够长的,就像条长裙一样,遮住了所有风光。

躺着时候,浴巾稍微会网上跑,而且胸前打的结也会垮掉,就会露出一点。

田笑笑又重新躺回了床上,老周赶紧出去,说是给她倒杯水,实际上却是夹着腿逃跑了。

田笑笑也不傻,特别是在按摩房上过几次班了之后,对这些人情世故更是摸透了。

有时候她都在想,反正自己不纯洁了,其实和老周在一起一次也未尝不可,毕竟老周那么照顾她。

可是每次看见老周那想看着女儿一样看着自己那眼神,田笑笑就忍不住装出一副乖巧的样子,不想让他失望。

老周自然是不知道田笑笑的想法,如果知道,估计得吐血,太狗血了真是的。

平复了一下心情,老周还是忍不住去厕所撸了一把,这才满面春光的倒了一杯热水给田笑笑端了进去。

“我给你放在这儿冷一下,刚烧的开水很烫,你等会儿喝的时候小心一点。”

说着,老周忍不住又嘱咐道:“还有,有事就打我电话,随时打,我就在你隔壁,很快就会过来,别不好好意思弄伤了自己。”

田笑笑露出两颗小虎牙,甜甜的笑了笑点点头。

“嗯,谢谢周叔,就知道您最好了,这大半夜的还麻烦您,真是不好意思,您回去休息吧。”

老周点点头,这大半夜的,他可不敢在这儿多呆,要是做出禽兽不如的事情出来,他自己也会愧疚的。

回到了自己家,老周躺在沙发上,却是久久不能入眠。

就这么干瞪眼到天亮,阳光透过窗户撒了进来,落在了玻璃茶几上,又反射在了老周的脸上。

让老周不由的闭了闭眼睛,站起身打了个哈切,伸了伸懒腰。

望了望窗外的朝阳,带着红霞,很美,这是老周很久没有看见过的景色。

以往其实每天都能看见朝阳,但是现在楼越修越高了,基本除了高楼住户,是没有人能在家看见朝阳的。

至于老周这里,经常都能看见,但他却没有心思看,所以权当看不见,没有。

拿起钥匙,老周并没有先去田笑笑家,而是在对面的超市里去买了些菜和杂粮,准备给她熬粥喝。

在超市里,不可避免的还是看见了赵美娜,赵美娜看见老周浑身一震,但老周却和往常一样,打了声招呼结了账就走了。

看着老周的背影,赵美娜感觉心里有些堵塞,不舒服,但又想不到原因。

回家的路上,老周又遇见很多熟人,打了招呼聊了一会儿,老周没有回家而是直接去了田笑笑的家。

小声的打开了门,老周将菜放在了冰箱里,然后淘米开始煮粥。

随后又切了几根泡菜,准备等会下饭,会很香。

田笑笑似乎睡得很沉,但也是因为老周故意轻手轻脚的没有弄出太大的声音,她才能睡到自然醒。

田笑笑醒的时候,刚好老周煮的粥就好了,期间老周剥了几个皮蛋,切了几个青椒凉拌了一下,也端上了桌。

等田笑笑扶着墙,想要去洗漱的时候,老周正好碰见她。

赶紧放下了手里的盘子,在围裙上擦了擦手,准备去扶她。

田笑笑见老周在这儿,楞了一下,随即很快又释然了。

“周叔,您又来了,这么早啊?”

老周点点头,很自然的就将她扶住了,然后往浴室送。

“你是要洗脸吧?要不我帮你?”

田笑笑有些羞涩的点了点头,确实她不可能一只脚立在这儿,然后还得拧帕子。

老周替她拧了帕子,递给她擦脸,又给她挤好了牙刷递给了她,一切都感觉好自然,就好像两人从很久以前就已经如此了一样。

吃饭的时候也没有再尴尬,老周聊着自己过去的往事,而田笑笑也在倾述自己心中的烦恼。

两个人就像是忘年之交的好友一样,无所不谈。

直到田笑笑问老周为什么不结婚,老周顿了顿,看着她有些犹豫。

“我是个不安分的人,以前也谈过几次恋爱,总体来说就是喜欢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没有女人会喜欢的。”

田笑笑歪着脑袋,眼中带着一丝迷茫,似乎有些不解。

“可是,你对她们好不就行了吗?我啊,只要有个男人能对我这样好,他几个女人都没有关系真的。有的男人坏就坏在,连一个女朋友都没有耐心去哄,去照顾。”

老周听着田笑笑的话,看着她耷拉着的那张小脸,知道她是在吐糟自己的男朋友。

无奈摇了摇头,“你们还年轻,等过几年就知道,不是所有的东西都能像你想的那么简单的。”

“这我知道啊!”田笑笑直接反驳了,又道:“我家里还不是一样,不想让我这样那样的,我还不是逃出来了么?如果一直待在家里,固步自封,我相信我也不会后悔。但是我已经见过大千世界了,我就不想走回头路。”

老周被田笑笑的言论说笑了,明明自己说的不是那个意思,可眼前的小丫头硬是往那方面想了。

也没什么不对的,人就是一步步成长过来的,之后她会经历更多,知道更多的。

一顿饭下来,田笑笑和老周都聊了好多,两人真的已经上升到忘年之交的关系了。

跨越了年龄的鸿沟,老周也觉得和田笑笑相处好了很多,至少不会那么尴尬。

而他也不会动不动就往那些撩人的地方看,能够正常的面对田笑笑了。

这个改变,是老周自己都意识不到的,很神奇的感觉。

田笑笑要在家休养,外面太阳也大,老周就换上运动装,准备出门跑步了。

如果不是田笑笑的事儿,老周每天都是早上五点多就起床,六点回家弄早餐,然后就是一天悠闲的日子。

今天去跑步已经快到中午十一点了,顶着烈日,老周也有点吃不消。

就在超市门口停下了,准备进去买瓶矿泉水。

好巧不巧,就正好撞见了午休准备出去吃饭的赵美娜。

赵美娜头都没抬,看都没看他一眼,就从他身后溜走了。

老周莫名其妙的看了赵美娜一眼,总感觉自己好像无意中惹到她了一样。

“真是莫名其妙。”老周嘀咕了这么一句,走进了超市,就在门口的冰柜里拿了一瓶矿泉水,然后付钱走了。

回了家,老周洗了个澡,换了身衣服,就出门了,准备给田笑笑弄午餐。

这次老周并没有直接的开门,而是按了门铃,听见田笑笑说进去之后,才开了门的。

田笑笑就坐在沙发上,笑着看着进来的老周,刚洗完澡的老周看起来比平时要精神了不少。

而且今天穿了很久不穿的那套时尚装备,看着也年轻不少。

感觉到老周的变化,田笑笑微微别过眼,根本不知道该看哪儿了。

这糟糕的心动的感觉,我究竟是怎么了?

田笑笑微微蹙起眉头,捂着胸口跳动异常的心脏,一时间迷惑不已。

“笑笑,今天午餐就炒个蔬菜,再弄个青椒炒肉,能吃吧?”老周已经在厨房里准备了起来。

听见老周的声音,笑笑应了一声,虽然声音很小的,但却十分的开心。

老周也是有些莫名其妙的,感觉今天不止是赵美娜,就连田笑笑好像都有些不一样了。

明明昨天都还好好的,老周端着米饭,时不时抬头看一眼一直埋头吃饭的田笑笑。

偶尔两人眼光撞在一起,田笑笑也会很快的移开。

还有那脸上的一抹红光,是怎么回事儿?

难不成在他离开之后,田笑笑的男朋友又来过了,还干过那事儿?

老周想着,眼神不由的在四处开始打量了起来。

只是,一切都和昨晚走时一样,并没有什么变化,应该不存在有其他人进来过。

“笑笑,是周叔做的饭菜不好吃吗?你怎么都没动啊?”

田笑笑被老周这一问,脸更红更加滚烫了。

“没,没有,我刚刚在想事情,所以没顾得上。”

说着,田笑笑赶紧吃了两口饭。

老周看她这样子,夹起一块瘦肉就放进了她碗里。

“看你瘦的,赶紧,多吃点肉,不然会营养不良。”

田笑笑一脸感动的看了老周一眼,从小打大,有什么好吃的,父母都是给哥哥的,从来不会管她。

可是,周叔却对她这么好,这是田笑笑第一次感觉到有人真的在关心她。

“周叔,你对每个人都是这么好吗?”

老周微微一愣,“你这个傻孩子,周叔要是对每个人都这么好,那还忙得过来吗?周叔这是心疼你,懂吗?”

田笑笑眼中含泪,笑着点点头,然后破天荒的吃了两碗饭。

因为平时只吃得下一碗饭,其实也是因为小时候家里太穷,养成了习惯,只能吃一小碗,好的都给哥哥了。

这次,却是因为老周,也是因为生活条件确实好了很多,但田笑笑吃完才发现,自己胃好像吃的有点撑,不太舒服。

“笑笑,你怎么了?是不是吃得太撑了?”

老周问着,就提议道:“要不要我搀你出去散散步,就在楼道上就行,外面有点热。”

田笑笑点点头,随即老周收拾了碗筷放好,就扶着她出去了。

但是田笑笑本来就是个欢脱的人,既然出去了,又怎么会只在楼道上溜达呢?

“周叔,你搀我下楼去逛逛吧,这里太窄了。”

老周看了看田笑笑一不小心就会碰倒自己手臂的两团白嫩有弹性的胸脯,点了点头,确实,这样他也会受不了的。

两人就这样在小区内晃悠了一圈,时不时开点小玩笑,或者是聊聊过去将来等等,碰见熟人,老周也会热情的打招呼。

只是遇见李老太太的时候,老周却是有些不自然,但田笑笑却很喜欢这位老太太,还和她聊得很开。

“李奶奶,以后我还能找你聊天吗?”

田笑笑可怜巴巴的看着眼前这个满脸慈善的老奶奶,心里真的觉得很喜欢。

李老太太摸了摸她的小脑袋,点了点头,声音也温柔的不得了。

“只要你不嫌我烦就是了,有时间就去找我吧,反正我一个老婆子,每天也闲得很。”

老周听着李老太太的话,心底也有些触动,谁说亲生的一定就是最好的?

这世上多了是那些被亲人嫌弃的人,堆在一起,然后组成的新家庭。

被人抛弃,被人放弃,千万不能气馁,你要相信,这世上总有一个人是为了你而互相存在的。

感慨完,老周回过神,就发现李老太太已经走了,田笑笑坐在长椅上,脸上挂着一丝灿烂的笑容。

刚来时,田笑笑脸上一直都有这种笑容,但之后随着她自己慢慢的了解到社会的黑暗面,这种笑容也越来越少了。

多得是那种职业性的微笑,看起来,就好像在逞强一样,很伤心的微笑。

因为这件事,她也没有少被老板批评,这次又因为车祸要休息这么久,估计这工作,应该算是没了吧?

眼瞧着田笑笑的那笑容慢慢的垮下去,变得惆怅,老周摇摇头,有些心疼了起来。

“笑笑,你是不是还有什么不开心的事情啊?跟周叔说说,能帮忙的周叔肯定会帮的。”

老周以为,田笑笑是因为父母和男朋友的事情在苦恼,没想到居然是因为工作,顿时笑了起来。

“傻丫头,这有什么好愁的?等你好了,周叔就去给你找个比那工作好千万倍的。”

田笑笑笑了笑,只当做是老周在宽慰她,并没有当真。

老周把田笑笑送回了屋,就打算去那个按摩房再看看,却不巧,在楼道上碰见了在拉扯赵美娜的寸头男人。

寸头男正拉着赵美娜的手不想让她走,看来是想就地把她正法了,但赵美娜似乎并不愿意。

真是个浪蹄子,明明腿都夹紧了,身体那么想要,却还是不愿意承认。

老周回到房间,准备在监控里欣赏这场大战,只可惜监控根本看不到他俩。

冷笑了一声,老周拿着手机,气冲冲的就往消防通道的楼梯口走去。

告你个赵美娜,长记性了啊?想躲过我?没门!

等老周过去的时候,赵美娜正被寸头男压在墙上,裙子被撩到了腰上,双手也枕在脑后,完全一副任人宰割的样子,看得老周火气大得很。

跟他一起的时候他就没见赵美娜这么听话过,结果这寸头男一来,拉扯几下,就就范了?

老周拿着手机,一边欣赏两人的动作,一边录了下来,准备以后用来撸。

“小婊子,你是不是小婊子?”寸头男一边耸动着,一边用言语刺激着赵美娜。

赵美娜紧咬着下唇,努力的让自己不发出声音,但在寸头男一波又一波的冲击下,还是从喉中溢出了诱人的呻吟。

老周咽了咽口水,下身挺翘,也没看完,就直接回了家冲进浴室洗了个冷水澡。

撸多了对男人也不好在,这他一直都是知道的。

就算没有赵美娜,老周一般固定一个月也会去按摩房一次。

但是因为田笑笑的到来,老周这可真是一个多月没开荤了。

换好了衣服,老周还是去了一次按摩房,从里面出来的时候满面春光,走之前还不忘跟老板提了一下田笑笑的事。

大多就是虽然要辞职,但工薪该给的还是得给。

老板乐呵呵的就答应了,平日里老周也没少介绍客人来,而且还是这里的至尊vip的,这点小要求,他肯定是要答应的。

赵美娜把寸头男喂饱了之后,也回了房间,此前还说好了以后不许来找她。

但寸头男虽然嘴里是答应了,怎么做她也管不着,因为这件事,赵美娜也很想搬家,不想在和寸头男有其他关系了。

倒不是因为觉得对不起方宇,只是单纯的不希望闹出事,被别人当做婊子而已。

毕竟,赵美娜眯了眯美眸,想起了老周手上的监控视频,心里又是一顿不爽。

老周这几天就负责给田笑笑一顿三餐,时不时给她收拾一下屋子啊什么的,还真像个保姆。

期间田笑笑对老周改观了很多不说,至少对他也没有什么顾忌了,有次居然还当着老周的面换衣服,这可把老周害得够惨的。

直接落荒而逃,又是一顿凉水澡好搓。

赵美娜倒是主动让方宇来请过老周吃饭,但老周都以田笑笑的事为由,拒绝了,这让赵美娜心里更加不爽了。

这天,赵美娜亲自登门,却发现老周根本没在家,刚准备走,就看见老周从田笑笑的屋里出来了。

“美娜,你找我有事?”老周有些诧异的看着赵美娜,没想到她这么迫不及待的,明明之前还一直晾着自己。

赵美娜僵硬的看了老周一眼,见他红光满面,还以为他是在里边做了什么。

但是看着田笑笑脸上那疑惑的表情,就知道自己是想太多了。

同时也在心底骂着自己,什么时候这么爱管闲事了,老周的事情根本与她无关。

“没什么事,就是想让您晚上去我家吃顿便饭,有事情想让您帮忙。”

赵美娜虽然一直还在超市做收银员的工作,但之前说想换房子的事情也不是假的,这次就是想请老周吃顿饭,看看能不能帮她找到个好点的工作。

至于代价什么的,赵美娜自然也是做好了心理准备的,毕竟这本来就是一直欠着的一次,趁这机会,换份好点的工作其实也挺不错。

不得不说,其实赵美娜心底还是有那么一点点的期待的,她不像普通女人一样,觉得和别人偷情怎样对不住老公,因为她是深爱着他的。

但是,因为她性欲比较强,方宇那方面又太弱,所以这样她觉得很正常,还觉得自己能委身跟着方宇已经是他捡便宜了。

老周犹豫了一下,完全已经忘记了以前说过要给赵美娜找工作的事情,不知道她又在打什么鬼主意。

难不成是想在家里装摄像头,抓自己的把柄,好威胁自己?

老周这样想着,再次果断的拒绝了赵美娜的邀请。

“美娜,你也看见了,我这小侄女儿这个样子,一日三餐都少不了我。等以后吧,以后有机会我一定会去的。”

赵美娜看了田笑笑一眼,忽然觉得怎么看怎么觉得她不顺眼,跺跺脚,生气得直接就走了。

田笑笑只是觉得有些莫名其妙的,感觉自己就被人记恨了。

有些好奇的问了老周,“周叔,这是怎么回事儿啊?我感觉她好像不太喜欢我。”

老周灿笑了两声,解释道:“没事儿,就是有求于我而已,我这不是真的抽不开身么?之后去解释一下就行。而且她老公这几天貌似出差不在家,要去我也得等她老公回家,你说是吧?”

田笑笑点点头,觉得老周说得很有道理。

至少在她们乡下,要是女的老公不在家很久,哪个男的去了,被七大姑八大婆看见,那可是不得了的事情。

虽然一开始不怎么样,但是以讹传讹,一传十,十传百,就会越传越歪,事实扭曲,对双方都不好。

老周走了之后,田笑笑一个人在家发呆,拿着手机看电视剧,看到温情的地方,也跟着流泪。

看完后,又开始发呆了,还有些想念老周。

低下头,看着男友发来的信息,田笑笑的脸一下子就垮了下来。

李磊这是做什么?为什么一直都想着那档子事?难道和她就只剩下这些可以做了吗?

来这儿后田笑笑经常看见一些小情侣手拉着手四处闲逛,那男生看这女生的眼神,真的好宠溺啊,她很羡慕。

有次放假无聊,她还一个人去了迪士尼乐园玩,虽然挺刺激,挺好玩的,但还是觉得差了点什么。

于是田笑笑和李磊发了信息,让李磊陪她去一次。

但是片刻后,李磊却恢复说太浪费钱了,自己也没时间,让田笑笑好好休息。

田笑笑无语得直接将手机扔在了沙发的角落,然后躺在沙发上,又开始发呆。

如果是老周呢?他会陪自己一起去吗?

田笑笑一下子来了精神,又去角落把手机捡了起来,给老周发了个信息。

和发给李磊是同样的几个字,但老周的回复就一点不一样。

先是说她调皮,腿还没好就想着玩,之后又说如果想去,他可以陪着一起,但是必须得拆了石膏腿完全好了之后。

田笑笑被老周哄得心情好了很多,然后又联系了医生,问了什么时候能拆石膏,定了时间后又自己扶着墙回了卧室,挑选当天要穿的衣服。

老周在家正准备午休,根本没想到自己回复的信息,已经让田笑笑兴奋地开始准备起来了,明明石膏都还没拆。

之后几天下来,老周看见寸头男又来找过赵美娜几次,但是赵美娜并没有遂了他的心意,坚决的拒绝了他。

老周看着忽然变成烈女的赵美娜,对她更加的摸不着头脑了。

特别是方宇前几天回来了,但赵美娜还是没有放弃要求自己,更甚的是,还让方宇上门来找自己。

老周坐在餐厅,感觉有些坐立不安,时不时抬头看一眼傻笑的方宇,又瞟了一眼还在厨房忙碌的赵美娜。

“小方啊,你们这到底是有什么要说的啊,还搞得这么隆重。”

老周指了指桌上的鸡鸭鱼肉,就三个人吃,在能吃也吃不完啊,有些浪费了。

方宇傻傻的笑了两声,“周叔,您别客气,这就是家常便饭的,至于要说的,等会儿美娜来了,会说的。”

怎么还搞得这么神神叨叨的?老周皱了皱眉,这种不受控制的感觉他不是很喜欢。

好不容易等着赵美娜坐了下来,老周刚想问什么事儿,赵美娜却直接拿起白酒就给他倒了一小杯。

“周叔,您喝酒,别光吃菜。”

他什么时候光吃菜了?这还没动筷啊,老周眼中带着无奈,一口将酒闷了。

刚想开口说话,赵美娜却又给他酒杯倒满了。

这是打算灌醉自己的节奏啊,老周砸咂舌,有些哭笑不得的看着赵美娜的举动。

不会是想着灌醉自己,然后躺床上拍两张照,那件事就算圆满了吧?

赵美娜可能不知道,老周酒量很好,再有就是,就算喝得烂醉,酒醉后的记忆也是都在的,所以她根本打不了歪主意。

终于在老周喝过三杯之后,赵美娜不好意思的开了口。

“周叔啊,就是上次我们不是商量要找个好点的工作吗?这么久了,我们也是真的没办法了,才想着来求您老人家的。”

老人家?老周暗地里翻了个白眼,他今年也就五十三而已,赵美娜也就二十六七,差了两轮多而已,怎么就变老人家了?

别看老周每天心态挺好的,但是他就是讨厌别人说他老还是其他的,毕竟十个人都不喜欢听,更何况他还特别注重锻炼,其实看起来也就四十出头而已。

就这个称呼,老周就已经就没有心情帮赵美娜这件闲事儿了。

但赵美娜丝毫不知道,还在一个劲的夸着老周,还不忘时不时给他倒杯酒。

老周贪杯这说法,也是赵美娜从别处听来的,看着老周喝起那样子,应该是真的。

就只怕,自己这酒可能不是很好,老周好像不是很满意。

见老周敷衍着说话,赵美娜完全将原因归纳成酒的原因了。

临走前,老周也只是敷衍着说,会去看看,有的话会通知他们。

这就和这几周赵美娜去面试的时候面试官说的话一样,赵美娜就知道老周肯定是对他们这酒不太满意了。

“就说吧,周叔喜欢喝度数高点的酒你不信,非得买这个,还说什么老人家为了身体着想不能喝太烈的,这下好了吧?”

赵美娜瞪了方宇一眼,直接甩下烂摊子,让方宇自己收拾,而她则是回了卧室,闷在了床上。

方宇看着桌上的这些剩菜,没洗过碗捡过桌的他也有些发懵啊。

于是,他学着赵美娜将剩菜全倒进了垃圾桶,把碗收进洗碗池,就开始洗刷了。

等赵美娜消了气出来,去冰箱拿果汁的时候,发现冰箱里一个碟子都没有,这才看着沙发上的方宇问了一句。

“这冰箱里的菜呢?哪儿去了?”

方宇被问得一脸的懵逼,“美娜,冰箱里没有菜啊,你记错了吧?”

“怎么可能?”赵美娜走了过去,坐在他身边,看着电视,幽幽问道:“你今天洗碗了?”

方宇委屈的转过头,“是啊,我可是第一次洗碗,但是也努力洗得很干净了。”

这模样就像是在向父母讨夸奖的小孩子一样,方宇本来就长得一副娃娃脸,看起来就更加的惹人怜爱了。

但是赵美娜可是和他生活了这么些年了的,根本不吃他这一套。

“那菜呢?你捡哪儿去了?”

方宇皱皱眉,那些菜需要捡进冰箱?可是美娜以前不是都倒了的吗?

“我倒垃圾桶了。”瓮声瓮气的,方宇已经想到了赵美娜会说他,于是耷拉着头,已经准备好了。

赵美娜转过头看了他一眼,什么话都没有说,直接回了卧室。

方宇有些心虚,也没有跟上前去,没有看见赵美娜委屈得哭的样子。

从一开始,赵美娜就没有让方宇做过任何家务,就算是钱两个人赚的,她也没有要求他什么。

自从上次方宇那巴掌过后,不得不说,其实赵美娜心里还是有个疙瘩在那儿的,她怕自己哪天真的惹他不高兴了,打残自己怎么办?

方宇在外面呆的无聊了,就准备出去晃荡一下,已经好久没有这样准时下班,他其实也很想带着赵美娜出去逛街的,只可惜今天时机不对。

老周就坐在楼下的长椅上,手里捏着一根还没有灭掉的香烟。

方宇下了楼,就看见了魂不守舍的老周,很远就闻到了他身上的酒味,心底也不是滋味。

“周叔,您醉了?”

老周摇摇头,看着天上的那轮圆月。

“今天是中秋,很久没有这么认真的看过圆月了。”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