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云译网,为您提供全国翻译公司,打造专业的翻译服务平台!

发布资讯

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翻译服务信息 > 正文

别…会有人看到 啊 攻守吵架受委屈离家出走

更新时间:2020-11-10 11:23:21

郭小欣睁眼看了看我手里的项链,一挥手直接拍掉了:“谁稀罕,你偷看我洗澡,毁了我清白,我要你赔,要你赔。”


看着被拍掉的项链,我的火气也来了。


毕竟这可是我花了两千块买的,要不是为了徐雅雅,我哪里肯花这么多钱呀!


现在竟然直接被郭小欣给拍掉。


“郭小欣,现在看都看了,抱也抱了,我这也跟你赔礼道歉了,你说怎么办吧!”我索性也不哄了,直接无赖道。


“你……你……”郭小欣听到我的话,急的跺了跺脚,喊了一声道:“好,夏留,你偷看人洗澡好理由是吗?我要告诉我姐。”


说着,她跺了跺脚,就要出去。

 文学


我吓了一跳。


这郭小欣要是把事情告诉给徐雅雅的话,那我这就全完了。


我情急之下,伸手抓她。


可这地上太滑了,这么一拉,我的身子直接往后扬起,砰…摔在了地上。


啊……


郭小欣尖叫一声,也是跟着我倒了下来,巧不巧的身子正好坐在了我的身子上,我疼的倒吸了一口气凉气,那浴巾一下又解开了,两座雪峰一下蹦跶出来。


我看的不由咕隆吞了吞口水。


这么久了,自己接触的更多是已婚女人的胸。


虽然刚生完孩子的胸,带着乳水是最诱人的,可毕竟见多了,而如此美丽的少女酥胸,我太久没看到过了,一双眼睛根本就转不动了,咕隆,忍不住吞了吞口水。


郭小欣看到滑下的浴巾,哇又是一声大喊,又大哭了起来:“夏留,你混蛋,混蛋。”


她急的不断拍打着我。


那一对胸不断的起伏着,好不诱人漂亮。


我看的心中一动,干脆一不做二不休,上前直接抱住了她:“小欣,是我混蛋,可我就是太喜欢你了知道吗?从小我就一直喜欢你的。”


————

郭小欣听见我的话,骤然一愣,眨巴眨巴那大眼睛望着我。


见她没在哭闹,我松了一口气,继续道:“小欣,你知道吗?其实从小我就一直喜欢你,可就是不敢说而已。”


说完,我慢慢的凑向郭小欣的脸颊,朝着她那红唇上亲去。


刚碰触上她的嘴唇,郭小欣骤然瞪起大眼睛,在我要撬开她牙根时候,她呜的一声才反应过来,猛的推开我:“夏留,你个臭混蛋,我才不信你的鬼话呢?”


这下我是真的被郭小欣撩起火了。


自己早就跟郭小欣认识了,但从未发现她竟然这么漂亮。


想想或许是太长时间没见面了,自己一直对郭小欣的印象就留在小时候那流着鼻涕的邋遢妹吧,这一会看着郭小欣丰腴两座雪峰,而且这会她还坐在我身上。


那浑圆柔软的臀部顶着我,那舒服感都让我一阵迷离。


当然心动归心动。


我更怕小妮子生气,把事情告诉徐雅雅,看着她明显对于我的表白动心了,我一咬牙,举手发誓道:“我夏留对天发誓,我对郭小欣绝对是真心的,要是……”


毒誓还没发完,郭小欣就慌忙捂住我的嘴,幽怨的白了我一眼:“好啦,人家相信你就是了。”


听到小妮子相信,我也松了一口气,嘿嘿一笑,再次朝着郭小欣亲去。


只是还没碰到,就被郭小欣一把推开了。


我不禁郁闷道:“怎么了。”


“人家还没答应做你女朋友呢?才不让你亲。”郭小欣俏脸一红呢喃道。


我心里头顿时感觉无数只草泥马奔腾而过。


啥叫还没答应呀!


不是都相信了吗?


唉…算了,反正小妮子不生气了就好。


“小欣。”就这会,忽然听到外头传来一道叫声。


把我跟郭小欣都吓了一跳。


徐雅雅回来了。


我整个人一颤,这要是被发现了,那我不死定了。


我怕,郭小欣比我还怕,一脸惊慌的喊道:“我姐回来了,怎么办,怎么办。”


看到惊慌失措的郭小欣,我倒是冷静了下来,想着现在自己全身都湿透了,郭小欣这还光着,这躲是肯定躲不了,外面脚步声越来越近,我情急之下,让郭小欣躺到床上去。


郭小欣疑惑的看了看我,但还是相信我,躺到了床上。


我迅速的拿出银针来走到郭小欣跟前,装着一副凝重的神情,咯吱,就这会门被推开了。


啊……


郭小欣羞的大叫一声,拉起被子蒙住头。


“你……你们……”徐雅雅一脸诧异的望着我们。


我看到徐雅雅的神情,故作惊讶了一番,跟着解释道:“徐雅雅,你回来了,小欣刚才说胸有点疼,我帮忙着检查检查。”


说着我还晃了晃手里的银针。


徐雅雅显然不信,白了我一眼,回头朝着郭小欣喊道:“小欣,你是不是胸疼呢?”


“姐,我也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就觉的胸疼。”郭小欣也算聪明,猜出我的意思,从被窝里头钻出小脑袋一脸羞红着说道。


徐雅雅还是不信,狐疑的看了看我。


那冷漠的目光吓了我一跳,我慌忙道:“徐雅雅,我这还要针灸一下,你能不能回避一下。”


徐雅雅没说话,只是狠狠的瞪了我一眼。


看到她出去,我也松了一口气。


郭小欣从被窝里头钻出脑袋,也是嘘了一口气,笑道:“夏留,还是你聪明,我姐好像没怀疑什么呀!”


我苦涩一笑,也不知道说什么。


连忙让郭小欣先把衣服穿好。


而自己则先出去,看到徐雅雅在外头忙碌,喊了一声,可惜徐雅雅并没理我。


自己浑身又都是湿漉漉的,刚才房间里头灯不亮,或许徐雅雅还没注意,这下我也不敢多呆着,打了声招呼就跑了,回去店里头,我是越想越郁闷,本来想的好好的计划,全毁了。


也不知道后面徐雅雅到底信不信我的话,要是不信的话,自己跟徐雅雅之间这一辈算是彻底完蛋了。


不过回想到郭小欣那曼妙的身姿,好像也值得了。


这两天晚上都睡在徐雅雅那边。


突然在自己这边睡,还真有些不习惯,翻来覆去就是睡不着,给徐雅雅发了一条信息。


徐雅雅直接回复道:“夏留,谢谢你这两天陪我,现在有我妹妹在这边,你就不要过来了。”


简单的一句话,看的我却不禁一阵心痛。


或许徐雅雅是真的生气了。


自己从没想过有朝一日会摸到徐雅雅的胸,从没想过自己可以抱着她一起睡觉,但更没想到过会因为这样的关系,破坏了我们十几年的姐弟感情。


不管如何,生活还是要照常继续的。


第二天早早起来开门,想要把不开心化作动力好好赚钱。


可脑子里面堆满了徐雅雅的身影,做事总有些心不在焉的,来了几个病人要催乳,一摸上去,就不由想到了徐雅雅那一对白皙的雪峰,一个激动,把人家掐的疼的嗷嗷大叫。


钱没赚到,还得罪了客人。


我也只能不断赔礼道歉,偏偏这一幕,就被隔壁街刚开业那家产后恢复中心的女人给瞧见了。


她依旧穿的很漂亮,甚至要比那天在她店里头,看到她时候还要性感一些。


白色外套之下,是一件低领的黑色针织衫,那胸大的让人不敢直视。


一条黑色包臀裙,把她的翘臀很好的展露了出来,黑色的丝袜包裹着那一双美白大腿,散发着一股妖娆的气息。


她笑笑的看着我得罪走的客人,回头对我喊道:“夏大夫,是吗?”


同行既是冤家,更何况店就开我隔壁,那就更是死对头了,而且看她这神情显然来者不善,我也没宠着,眼睛肆无忌惮的盯着她那一对胸道:“嗯,我是,有事吗?”


她对于我的目光倒是没多介意,反而是自己从容的找了一把椅子坐下,跟着拿了一张名片递给我道:“夏大夫,这是我的名片。”


我接过名片看了一眼,张泠,好冷的名字,跟她这一会看着我的眼神倒是差不多,气势蛮符合的,当然我更好奇的是她这是要干什么,点了点头道:“嗯,名字不错,头衔也还行,不过就不知道你这找我有啥事情呢?”


“哦,也没啥事情,就是看看而已,不过现在我想没这个必要了。”张泠冷冷一笑,扭头就要走。


看着她那冷漠的眼神,我就不服了上去拦住她道:“张泠,你这话啥意思。”


————

我这人向来是别人对我尊重,我对别人也客气。


别人对我不礼貌,我就更不客气了。


这几天心情本来就不好,被张泠莫名其妙的跑我店里头这么一呛,自然就没好脾气,要不是鉴于张泠是个女的,换一个男的话,我早就揍他了,当然虽然不能打,但一双眼睛却毫不客气的在张泠的身上瞄着,还啧啧了嘴道:“不错,可以当个炮友。”


“你……”张泠一下瞪起眼睛,发怒了。


看着她生气,我就有着一股莫名的暗爽。


不过她也就瞪了我一眼,跟着哼了一声道:“我不屑于你这种人计较,给我让开。”


“我就是不让,你能如何呢?”我笑了笑道。


“无耻。”张泠缩着眉头喝了一声,但很快就冷静下来,笑了笑说:“夏留,本来我还想给你留一点余地,但看来现在没必要了。”


“给我留余地。”我不由笑了起来:“张泠,你这是要给我留啥余地呢?就催乳的生意吗?我告诉你,没必要,你有什么手段大可用上。”


“手段。”张泠一听也是哈哈笑了起来;“夏留,你真觉的我对付你还要手段吗?之前我确实以为你有些能耐,但就看你刚才跑的客人,你,夏留也不过打着催乳师的登徒浪子而已。”


一听张泠这话,我就不愿意了。


侮辱我也就算了,还侮辱我这神圣的职业,操……


我正想开骂,张泠看了看我店:“一个月,一个月内我一定会让你关门大吉消失。”


猖狂,真的太猖狂了。


我真的是太长时间没有遇到这么猖狂的人了,一下急了:“张泠,你够嚣张,一个月让我消失,如果我一个月没消失呢?你要怎么样。”


“怎么要跟我打赌吗?”张泠不屑的瞄了我一眼。


“赌就赌,我怕你呀!”我瞪起眼睛道。


“好,给我一个月,我一定会让你这家店没一点生意,你输了的话,你这种败类就给我滚出催乳师行业。”张泠愤愤的说道。


我也不知道张泠自己身为一位催乳师,为何就对同为催乳师的我,如此反感,这永远超出了同行既是冤家的一种仇恨,难道就因为我是个男的吗?


当然我也没理会张泠这些,而是直接道:“好,我答应你。”


“走着瞧。”张泠哼了一声,脸上露出一道胜利的表情,笑笑的看了看我就要走。


我一把拦下她。


“你又想怎么样。”张泠缩了缩眉头。


“你好像还没说你如果输了呢?”我盯着她那一对雪峰道。


虽然张泠嚣张,但从专业的目光,我真的不得不佩服张泠的胸实在太美了,甚至超越了徐雅雅,许小倩,能以没有乳水的状态之下达到如此丰满,如此笔挺诱人的胸实在太少了。


“我不会输。”张泠不屑的哼了一声。


看她这种趾高气扬的样子,知道她肯定不相信自己会输,我直接道:“我是说如果。”


“如果……”她黛眉微微一皱。


我想她肯定也想不到了,看了看她妖娆的的娇躯:“张泠,其实我的要求也不过分,如果你输了,就让我检查检查你的胸如何。”


“你……”张泠刚想发飙。


我就连忙打断道:“怎么怕输吗?”


张泠点了点头:“好,如果我输了,我就让你检查,不过我可以肯定的告诉你,没有这个如果,哼……”


说完,张泠甩头走了。


我目视着她离开,看着她那妖娆的娇躯,那丰腴的臀部,忽然就有些后悔了,自己怎么就下这个赌约呢?应该再说大一点,如果张泠输了,除了检查胸之外,还要检查检查下她身子才可以吗?


胸虽然美,但这身子更美呀!


只是现在话都说了,自己也不好意思去追着人家继续说这个。


能摸胸也算不错了,只要让我摸上她的胸,我就不相信她能够忘得掉。


当然这一切也不能光说不练,还是要努力才行,特别是我去观察了一下张泠装修好的店铺,那设备,环境,还有人员都要比自己配套高了,也让我瞬间有了一些危机感。


这要不努力的话,自己离开不离开这个行业是小,这没钱赚,才是亏大了。


我也连忙制定了推销广告,七七八八的出去,我拍了拍手满意的回到店里坐等生意上门,还没坐下,就听到外面传来一道脚步声。


“不会这么灵验吧,刚贴出去就来了。”我听到脚步声,一下子来了精神,然而回头一看见到却是郭小欣。


上次的事情之后,我其实一直躲着郭小欣。


不是她不够漂亮。


要说郭小欣绝对算得上数一数二的大美人,那胸虽然要比徐雅雅,许小倩,张泠等人小了一点,可她才不过二十岁出头,能发育这么美好,已经算是不错了。


特别是短裙下那一双美白大长腿,这要吸引多少人的眼光呀!


可惜的是她不管怎么说都徐雅雅的堂妹。


自己要是跟她扯上关系的话,自己跟徐雅雅之间或许这一辈子都不可能了。


所以我有点怕她。


见到她进来,不由缩了缩头,看着她瞪着我,更是不好意思:“小欣,你…你怎么来了。”


“哼,你个没良心的,看了人家,亲人家就一直不理人家了。”郭小欣上来就直接质问了起来。


“小欣,看你这话说的,我这不是店里忙吗?你这么漂亮,我哪里舍得不理你呀!”我随便胡扯着,毕竟那天自己偷看她洗澡是事实,要是她一生气把事情捅给徐雅雅听。


那自己岂不是更完蛋。


看着小妮子嘟嘴生气的样子,我瞧了瞧身边美人,一把从身后搂住她,贴着她耳边道:“好啦,我的小欣欣,不生气了,是我错了好吗?来哥哥亲一个。”


“我才不要你亲呢?”小妮子哼了一声,推开我说道:“好了,夏留,我不跟你生气了,今天我来找你,主要是为了我姐的事情。”


“你姐。”一听到徐雅雅的事情,我不由皱了皱眉头。


“嗯。”郭小欣慎重点了点头道:“从昨晚开始我姐就说胸疼,让我帮她摸,可越摸越疼。”


“那你怎么不让你姐来找我呢?”我一听立马有些急了。


“我姐不愿意呀,我这来找你都是我偷偷来的呢?”郭小欣张大嘴巴道。


我缩了缩眉头,知道徐雅雅肯定还是生那天的气,不由的有些郁闷,但她生气归生气,自己可不能不管她,我拉着郭小欣正要走,但想着自己现在跟张泠打赌呢?


老是关店不好,就让郭小欣帮我看着,自己去了徐雅雅家里。


————

“小留,你怎么来了。”徐雅雅开门见着我,就诧异的问道。


“你说我怎么来了。”我白了徐雅雅一眼,此时也顾不上跟她生气了,现在最主要的还是帮徐雅雅先治好胸痛,看了看徐雅雅胸口,虽然诱人。


不过此时我倒是没啥邪念,看到更多的是一种病因。


徐雅雅涨奶了。


是的,徐雅雅胸本来就丰满,之前因为堵塞不能出奶水,现在虽然不堵塞了,但她的胸实在太好了,分泌出的乳水光靠小孩子是不够的,不排除多余的奶水,就肯定会发生奶涨,引起胸疼。


“徐雅雅,去床上躺着吧!”我直接对徐雅雅道。


徐雅雅黛眉一皱,摇了摇头道:“不要。”


“怎么还不要了呢?”我也是皱了皱眉头,瞄了瞄徐雅雅的胸道:“徐雅雅,你这是涨奶了,我必须要帮你吸出来,要不然的话你会更疼,甚至会引起发炎。”


“你…你怎么知道我胸疼。”徐雅雅诧异的看了看我,随后恍然道:“是小欣去找你了是吗?这该死的小欣我都跟她说了没事,没事,她怎么还跑去找你。”


见徐雅雅还怪上了郭小欣,我郁闷道:“你这是病得治,快点去躺着吧!”


“我不要。”徐雅雅摇了摇头,身子还往退了一步。


见到她这举动,我不禁一阵心痛:“徐雅雅,你这是要跟我断了关系吗?”


“不是的。”徐雅雅抬头看了看我:“我只是觉得我…我们这样不大好。”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