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云译网,为您提供全国翻译公司,打造专业的翻译服务平台!

发布资讯

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翻译服务信息 > 正文

使劲里面痒想要出水了 调教宫颈开宫交

更新时间:2020-11-10 11:27:28

程雪感到奇怪,李大娃这个年纪,体验到了男女之欢,怎么还会表现的这么冷静呢?不是应该一直纠缠着自己吗?即便他有些傻,也不应该是这样啊。


带着这种好奇,程雪守到了窗口。李老汉出门后,李大娃也背着一个小背篓和锄头出了门,径直朝着后山去了。


程雪悄悄的跟了上去,李大娃只顾着埋头前行,根本没注意到她的存在。李大娃径直穿过后山的坟地,没了踪影。


程雪有些害怕,但还是跟了上去。过了坟地的那一片林子,猛然看见了一片开阔的耕地,足有七八亩之多,种的不知道是什么东西。


李大娃正在除草,十分的专注。

 文学


过了一会儿,她到底还是没忍住,喊了两声。李大娃赶紧跑了过来。不安的问她怎么跟着来了。


孩子已经睡着,程雪就把她放在了一块平躺的石头上,两个人却没有地方坐了。


“大娃,要不你坐在背篓上,婶子坐在你身上吧。”她克制不住自己,一看到李大娃,满脑子都是他裤裆里的那东西。


李大娃当然是听从,把程雪搂伥抱在怀里后,面对近在眼前圆伥鼓伥鼓的一对饱满,似乎明白了什么,伸手去解她的衣扣:“婶子,你跟到这里来,一定是这里疼的厉害吧。既然你都发现了,那我就跟你说,顺便好好给你按按。”


她不想只被李大娃占便宜,到头来弄的自己浑身难受,便说:“你的毒液那么多,婶子不能只顾着自己啊。也帮你吧。”


说着,她起身把牛仔裤脱到了膝盖处,坐下去时,把手从两伥腿之间伸下去,握住李大娃坚伥硬的东西了,对准了自己的大伥腿伥根伥部处,用手操控着它在那里顶撞摩擦:“这些地都是你种的吗?”


“对啊,婶子,我可只告诉你一个人。”李大娃费力的把她的一对雪白从内伥衣里掏出来:“还有些硬,难怪婶子你会疼的受不了。婶子,我在这里种的都是草药。我跟爷爷去挖药时,把药苗挖回来就种在这里,也没几年,现在就有这么多了。”


“你也想伥做神医啊。”程雪靠到他肩头上,好受的感觉让她的身伥体变得柔伥软伥了起来:“都说坟上有鬼,你怎么一个人就敢来?”


“我才不怕呢,这是个好地方,我把东西种在这里谁都发现不了。”李大娃见奶伥水溢了出来,赶紧吸了两头,还用舌伥头舔伥弄了一下:“婶子,你奶伥水真多,正好帮我解渴了。婶子告诉你实话吧,我去年就买了一批草药,谁都不知道。你猜我卖了多少钱?”


“多少?”程雪把他脑袋按回去:“多吃几口嘛,婶子没那么疼了,马上就用更舒服的办法让你舒服。”得到了她的答复,李大娃便不再犹豫,低吼着全都宣伥泄伥了出来。程雪痛苦的眉头紧颦。


“啊。”李大娃卸了力气:“婶子,毒液都排伥出来了。”


程雪两腮酸疼的厉害,闭合了一下眼眸,把他推开,喉伥咙处做了几个吞咽的动作,捂着胸口喘气。


李大娃心满意足的提上裤子,见她加紧了双伥腿,脸上的痛苦也丝毫不减,心下不禁愧疚了起来。自己是没是了,可程雪一定疼痛的受不住了。李大娃蹲下去,一把就给扯了下来。粗伥暴的动作把程雪吓了一跳。赶紧伸手捂住了。


“婶子,别难为情。”李大娃把她手拿开,一时有点傻眼了,没想到女人下面会是这样的,像朵娇伥嫩的花朵,又像是被掰伥开的贝壳。他疼惜的摸了摸边缘:“婶子,都红肿成这样了,难怪你每天都会疼的受不了。怎么跟我一样,这里还长毛啊,都黏在上面了。”


“别说了,快帮婶子。”程雪用手挡在脸上,都不好意思去看,苏痒和强烈的空虚感,让她想要得到慰藉。


李大娃张大嘴,一口包住,吸了两口吐在了地上:“婶子,太多了,我先帮你弄掉。”


“嗯,大娃,像婶子帮你那样帮婶子,不许停下来。”程雪一刻都得不了了。


李大娃埋头上去,像一头拱食的小猪,弄个不停。程雪捂住红伥唇,极力压伥制着自己的呻伥吟。浑身的毫毛都树立了起来。不论是李大娃的年纪,还是这其他的地点,都带给了她精神过分强烈的刺伥激。


喘气的片刻,李大娃疑惑的说:“婶子,这上面怎么有颗小豆豆啊,是不是长了疮?”


“可能是吧,你多亲伥亲它,或许就会消掉了。”程雪拉住他的手往自己面前凑,实在受不了这种空虚的等待。


李大娃努力了十多分钟,程雪忽然啊了一声,双伥腿紧紧架住了他脑袋,左右的扭伥动。李大娃被夹的难受,想挣脱开。就在他撑开程雪大伥腿时,一股水花散落了出来。


“婶子,可算把阴毒水给排伥出来了。可你怎么还疼的叫唤啊。”


每次这时候程雪都会一点力气也没有,哪有精神跟他说话。李大娃以为她出了别的状况,把她抱起身来纳入了自己怀里。


程雪依偎在他肩头,这个拥伥抱让她感到十分温馨。伸手摸伥着他脸:“大娃,下学期之前,每天都帮婶子一次好不好,婶子也帮你。”


李大娃满口答应,但也有些疑惑:“婶子,要是你家叔回来了,我还要帮你吗?”


“他才不会回来呢。你安心帮婶子就是了。”


“好。”李大娃继续问道:“只要我们这么做,就能治好病是吧?”


“对呀。”程雪抓过他手,放到自己雪白上:“又有点涨了。”


李大娃揉伥着说:“那我有个要求,以后不许让我爷爷给你看病了,只能我帮你,你也帮我。”


“当然不会了,傻伥瓜。”程雪坐起身,捧住他脸:“以后都只许你帮婶子治病。”


李大娃心满意足,也回敬的吻了他一下。这时孩子醒了过来。李大娃便跑去了地里。


孩子吃饱了,就又睡着了。看着李大娃忙碌的身影,程雪越看越觉得喜欢。要是年纪相当的话,她一定会嫁给李大娃。大家都觉得他傻,可谁能想到他也有聪明的一面呢。


便跑过去帮他一起拔草:“大娃,你为什么要种草药挣钱啊?”


“以后娶媳妇啊,我还要盖房子。”李大娃说到这里,惆怅了起来:“婶子,你也知道的,我爷爷很自私,我爸喜欢赌钱,好几年不回来一次。还总是打我妈,我想多挣些钱,这样我妈就能回家带妹妹了。我知道自己考不上大学,得提前做点准备。”


“你把钱都藏在家里?”


“对啊,我想存进银伥行,但是我没银伥行卡。”他忽然想到了什么:“婶子,要不用你的银伥行卡帮我存起来吧,别人我不放心。”


“我也没有。不过可以帮你去办一张。”程雪能帮他的也就这些了。


两个人便约定了第二天一起去办银伥行卡。干活到中午,见李大娃不停的舔干枯的嘴巴,眨了眨眼眸问道:“要不要喝一点什么?”


李大娃左右望望,见他傻乎乎的听不明白自己的意思,只好把衣服掀起来,凑到她嘴边:“婶子这里又涨了,正好给你解解渴。”


李大娃抹了抹嘴,觉得这是个好办法,喝了个痛快。见程雪红伥唇也有些发干:“婶子,你也渴了吧?”


“是呀,可是我自己又喝不到。”程雪发现自己似乎都离不开这个家伙了,总想着和他亲伥密一些。


李大娃想了好久,总算开了窍:“要不我喝进嘴里,再喂给你喝吧。你嫌脏吗?”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