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云译网,为您提供全国翻译公司,打造专业的翻译服务平台!

发布资讯

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翻译服务信息 > 正文

让我尝尝你的这里是不是好甜*公安局长第二部小说全集

更新时间:2020-11-10 11:30:30

接着在周围转一转,面朝着大海,舒了一口气,老实说,我心里害怕,怕自己不能活着回去,我想就算我现在去娘娘那,把我听到的这些话告诉她,她也不会相信,因为她是高高在上的娘娘,自负是她的写照,她深信,那些个帮派都忌惮着她的实力,不敢乱来,而我则会吃亏,被她说成是挑拨离间,迁怒与她,搞不好真会被丢到海里去喂鱼。


与其自寻烦恼,倒不如自己以身犯险,混进天斧帮去查个底,我想到了洪爷。


我听说,这两天赌场正在举办什么扑克王大赛,这艘船上有背景的人,都会参加,所以我可以利用这个机会,接近洪爷。


我一个人抽了支烟,在回头的功夫,正好碰见了几个路过的混混,我本不想搭理他们,可是谁知刚经过他们的时候,其中一个混混,刻意的伸出脚来绊倒我,让我蹭了一鼻子的灰。


 文学

我起身拍了下灰尘,看着那个绊我的混混,握紧拳头。


混混带着其他几个人走到我的跟前,一脸的猖狂,上手“啪”的一巴掌打在我的脸上,“特么的,你眼瞎啊,碰老子鞋上了,老子的鞋都脏了,还不快点过来,给老子舔舔!”


这混混看上去跟我的年纪差不多,梳着子弹头,带着大金链子,满胳膊的纹身,后面的几个家伙,手中还握着把砍刀,一副跃跃欲试的样子。


我虽然生气,但是看到他们手中握着砍刀,我就吓得浑身直哆嗦,更是不敢靠近。


我只是笑着跟他们说:“对不起,我不是有意的。”


“对不起就完了?你知道老子这双皮鞋多少钱?我告诉你,要么你赔老子钱,要么你就乖乖的给老子跪下,用舌头给舔干净!”


那混混依然是一副咄咄相逼的样子。


我不想惹事,而且我也惹不起这些人,但要我跪下来给他舔鞋子,这不可能的,我也是有尊严的人,在娘娘面前,我是逼不得已,但是在他们面前,我没理由妥协。


况且这里是娘娘的地盘,他们就算胆子再大,也会顾及娘娘的势力。


我看着他,“我都给你说对不起了,你干嘛还要这么咄咄相逼,不就是鞋子脏了么,我给你擦干净就是了。”

说着,我就跑到他的鞋子跟前,用袖子给他擦拭了几下,其实那鞋子根本就没脏,这家伙很明显就是在故意的为难我。


这鞋子被我擦得锃亮,我站起身来看着他,“好了,没事了。”


“谁特么的跟你说没事了,就这就想走是吧?”


他说完这话,他身边的几个混混瞬间把我给团团围住,只见他朝他的鞋子上吐了口痰,“现在我鞋子脏了,你给我舔干净,不然的话,我就可不客气了!”


我看着周围几个带刀的人,心里怕得要死,我自己也没什么本事,以前那种小的挨打我早已习惯,可是这次动真格的,我真怕我会死在这里。


我看着他,气得发狠,但是还是不敢发泄出来,只是跟他理论着:“这儿是娘娘的地盘,你难道不怕她知道了,把你们给杀了?”


一提起娘娘,那几个混混脸上有所动容,几个混混商量着,事情就这么算了,可是那个带头混混依旧是不屈不饶,直接就甩开他们几个混混,“不行,今天这事,说什么也得有个说法。”


他说着,走到我的跟前,两眼恶狠狠的瞪着我,“小子,你到底是舔,还是不舔?”


我的答案还是一样的,不舔,就算我是个卑微的小喽啰,但是我的尊严不容践踏。


“卧槽尼玛的!”


他上去就是一脚踹在我的肚子上,我瞬间瘫倒在地,“我再问你一遍,舔还是不舔!”


说到这里,他一把抢过一旁混混手中的刀。


我真的很怕,甚至吓得浑身直哆嗦,连话都说不出口了,这混混直接就是不耐烦,“我看你就是找死!”


话音刚落,他就挥舞着砍刀,朝我这边砍过来,而我,则是做了最坏的打算,闭上眼睛,心里想着,我就这么的走了,真的很不甘心。


“住手!”


就在千钧一发之际,我的身后传来一声熟悉的声音。


我回头一看,是洪爷,那几个混混纷纷毕恭毕敬的叫他洪爷,看来他们几个都是天斧帮的人。


洪爷走到我们跟前问是怎么回事,小混混对他说:“没事,就是这人走路不小心,自己跌倒在地上了。”


这瞎话说来就来,真是不把我当人看,当然了,洪爷也不是傻子,刚才那一幕他是看到的,只是这几个是他的人,他也不好意思说破,只是在那个带头混混耳边没好脸的说:“你特么的不想活了?在娘娘的地盘上砍人?”


那个混混低着头,一副顺从的样子,而洪爷则是回过头走到我跟前,“这几个不懂事,要是做什么对不起你的事,你千万别见怪。”


我知道他之所以这么说,是怕我把这件事传到娘娘那,而我偏偏不是那样的人,这洪爷看上去挺随和的,我想接近他不算是个难事。


洪爷教训了他们一顿后,就带着他们离开了。


我起身回到房间里,一待就是一整天,吃的还都是泡面。


第二天,我就去找许莹莹,跟她一起去了赌场,她把我介绍给了一个赌场的管理人员,正是上次我偷看到跟许莹莹发生关系的那个男人,我是许莹莹介绍来的,所以他对我很照顾。


给我讲了一些该懂的规矩后,就分给我工作服,让我上班,我呢,就游走在整个赌场,给人当跑腿小弟,端茶倒水,但是这不是我的目的,我来是接近洪爷的。


当天当场的有很多人,洪爷也在场,跟他一起的,还有天斧帮的老大季三爷,季三爷是个好赌的人,所以一上了赌桌,就下不了台了,而且他赌的时候喜欢一个人,这洪爷就成了闲云野鹤。


一群人都围着赌桌,观看着赌局,而洪爷,则是榜了个女富婆,跟她一起去了洗手间,我跟了过去,亲眼看见他两发生了关系,而且用手机记录下来整个过程。


虽然说这么做有些龌龊,但是为了不久以后船上人,乃至自己的性命着想,我不得不这么做。


没多久,这富婆走了出去,而我则是一脚踹开了洗手间的门,洪爷正在小便,而我则是用手指做出一副手枪的样子,对着他的后脑勺,“不许动,再动一枪崩了你!”


他吓得不敢往后看,直接把手举起来,“英雄,有什么事咱们坐下来慢慢商量,你可千万别乱来,这外面这么多人,你一开枪,你自己不也活不了?”


他这是在变着法拖延时间,我虽然胆子小,但是既然来都来了,也就没打算回去,反正早晚也是个死,与其坐以待毙,倒不如拉个人做垫背。


我笑了笑,“你以为我是什么人,给我闭嘴,说,你们几个帮派是不是早有预谋?”


他全都给招了,而我也用手机给录好了音我不仅要以身犯险,更是要寻求证据,提醒娘娘。


“就你这胆子,还敢自称是黑社会?你回过头来看一下,我拿的是枪吗?”


我冷笑一声对他说。


他慢慢的回过头来,看了一眼我的手,立马跟着松了口气,甩开我的手,“你特么谁?敢吓唬老子?”


说着,他就要掏腰间的匕首,我看在眼里,自然是有应对的办法了。


我连忙掏出手机,放着刚才录的那段视频,“慢着,你可以动手,我现在就把你的这视频,让整艘船上的人都看见,我知道你洪爷是个不怕死的人,但你好面子不是吗?我不用那么费劲,直接发在朋友圈里,让他们欣赏一下,从今往后,你在这艘船上混不下去了!”

洪爷的脸上有所动容,用匕首指着我,眼珠子转来转去,“小子,你这是在威胁我?你不想活了是吧!”


“我能来这里,就没有回去的打算,反正你们过几天也是杀,跟现在杀也没什么区别,咱俩之前见过,你的手段,我也领教过,只是,我可以死,但你的脸面可就丢了。”


“你到底想怎么样?”


洪爷把匕首收回去,问我。


“很简单,让我混进你们天斧帮,你不要想着用暴力手段解决,这份视频我已经拷贝了很多份,我手机里存的,只是一部分而已,如今你唯有乖乖的听我的,把我引荐给你们老大,但是有一点,不能泄露我的身份,不然的话,那咱俩也就玉石俱焚了!”


说实话,我说这话,确实挺没有底气,更不知道哪来的勇气,假如他不答应我,那我可就暴毙当场了,可事实恰好相反,他答应我了,因为他怕,他洪爷在天斧帮好歹也算是个堂主,假如视频一出,他的脸面彻底丢了事小,帮中的人更会嘲笑他。


我正是抓住了他好色这个弱点,才得以成功。


出来洗手间后,我跟洪爷假装一副没事人的样子走到季三爷跟前,而季三爷一副笑得合不拢嘴的样子,很明显是赢多输少。


洪爷走到季三爷的面前,一副献殷勤的样子,说:“三爷,您今天可真是赌神上身啊。”


三爷笑了笑,给了他点钱,看着我,问他:“这位是?”


“这是我新结交的兄弟,特别有本事,我就想着,让他以后跟着我们混,也能为帮里尽一份力。”


三爷看着我,半信半疑的样子问我:“杀过人吗?”


“小弟刚出道没多久,打架斗殴在手,杀人还真没干过,三爷如果看不上小弟的话,那小弟只好另谋高就了。”


三爷想了想,最后带上了我,离开赌局后,三爷就带着一帮人,去了天斧帮。


天斧帮坐落在这艘船上的一栋豪华的房间内,各方面的待遇都跟娘娘差不多,我呢,则是成了洪爷的马仔,说到底,也不怎么重用。


我之前就听说过,他们这些黑帮内部,都是论功行赏,职位越高,那就证明他们的能力有多大,而我也是初来乍到,得不到季三爷的重用,也是理所应当的。


回去后,三爷就把帮中的兄弟全部都召集起来,整个天斧帮,势力很大,算起来也有几十号人,他们个个都面目狰狞,小到十来岁,大到不惑之年,而且脸上的杀气很重。


我也是这些人的其中一员,站在底下,听着三爷的话:“兄弟们,大干一笔的时候快到了,你们准备好了没有?”


“准备好了!”


一群人异口同声的说。


“好!我季某人很荣幸,能够有你们这帮忠肝义胆的兄弟,本来已经打算金盆洗手了,但是这次油水真的太大,就算我们不做,其他帮的人也会去做,所以,我向你们宣布,干完这一次后,我从此不再杀人了。”


说到这里,底下鸦雀无声。


说来也奇怪,这个季三爷虽然是黑帮头子,但是从他的花语中得知,他的人还不错,知道悔过,但是黑帮就是黑帮,就算他肯,帮里的兄弟们也不会答应,因为这样下去的话,他们就会喝西北风。


“大哥,为什么要这么决定?”


一旁的洪爷皱着眉头看着他。


“你懂什么,我这是为以后做打算,咱们图的是什么,是钱,现在也不是从前了,杀人会吃牢饭的,等咱们赚完这一笔,我就带着兄弟们去做生意,钱不是大把大把的赚,不愁兄弟们的温饱。”


说到这里,他们一个个都跟着松了口气,其实我太懂他内心在想什么,就是人到了中年,怕再过几年到了那边受苦,想积点徳,我听说这季三爷可是一直都未娶媳妇,也没留下个一儿半女,想来也是挺可怜的。

但是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这老家伙肯定是年轻时候干了不少的坏事,才会有此报应。


“兄弟们,听我说,最近这几天,巨鲸帮和铁血会邀请我们去做客,不过说到底,这就是鸿门宴,李老鬼跟管一笑这两个老家伙,各自也是心怀鬼胎,老夫一向没和他们打过交道,面对娘娘巨额的产业,他们各自肯定想独吞,如今他们联起手来,肯定要除掉老夫,老夫心里也有个底。”


“但是这是帮派私底下的聚餐,我如果带太多的人话,肯定会被那两个老家伙怀疑,所以,我现在决定,除了洪二以外,在诸位兄弟当中挑选出一位年轻有为的人一起作为老夫的随从,所以……”


这话一出,所有的兄弟立马像炸开了锅,议论纷纷。


而我则认为这是一次机会,一次接近三爷的机会。


我虽然没有什么本事,但是比起这些兄弟而言,我有一个强大的优势,那就是年轻,所谓年轻有为,不只是要有匹夫之勇,而要有超人的思维,也就是所谓的手段,还好我读过几年书,比起他们这些莽夫而言,肯定是略胜一筹。


帮中的兄弟,年长的居多,所以很快就淘汰了一大批人,而留下来的,就只有三个人,一个我,另外两个,则是曾经欺负过我的两个混混,他们个个都用凶狠的眼神瞪着我,一个个跟我欠他们钱似的。


也就是说,从我们三个人当中,选出一人作为三爷的随从,瞧那两人的眼神,一副势在必得的样子,摩拳擦掌,跃跃欲试。


跟他们打,我肯定是不行的,所以这次只能智取。


其中一个混混,也就是那个让我舔皮鞋的人,冷哼一声,看着我,说:“小子,你要是识相一点,就给我滚蛋,要不然,我会毫不留情,把你给打得稀巴烂的!”


他对我有仇,所以恨不得杀了我,此刻,他手中握着两把斧头,撸起袖子,故意在我面前装模作样,两把斧头拍击在一起,发出声音,看着我,眉头一皱,怒吼道:“小子,亮出你的家伙吧!”


我哪里来的什么家伙,根本就是无稽之谈。


眼看他朝我冲过来,我用手伸出来,大喊一声:“慢着!”


那混混停下了脚步,一副不耐烦的样子看着我,“怎么了?是不是想认输?”


我啧啧一声,“小子,你说你手握两把斧头,欺负我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人,你也不害臊,这可有好多兄弟看着,你也不觉得丢人,再说了,就算你打赢了,也会胜之不武,有种的,就把斧头扔掉,跟我赤手空拳的打!”


这家伙东张西望了会,最终嘴角一抿,没说什么直接就冲了过来,两把斧头砍来砍去的,还好我反应比较快,有好几次都是差一点,我只管跑,因为我明显不是他的对手,最后还是从洪爷那,抢过来一把匕首,才得以还击,一匕首捱过去,被这家伙用斧头给夹住,接着一脚朝我踹了过来。


我倒在地上,胸口剧痛,这家伙“啊”的一声,一脸张狂的冲了过来,一斧头劈了过来,而我,直接身子一侧,躲过去了。


地板被打出两道裂痕,可想而言,如果被这双斧头给劈中的话,那可真就呜呼哀哉了。


我起身,托着沉重的身子,手中紧握着匕首,在他再次打过来的时候,我直接就鼓起勇气,瞄准他的手,一把扔了过去,直中他的右手背。


手背被刺穿了,这混混一把丢掉手中的一把斧头,惊叫了起来,同时也流了一地的血,我则是趁着这个时候,冲了过去,一脚踹在他肚子上,对他一番拳打脚踢后,再用脚踩在他受伤的手背上拧来拧去,问他:“服不服?”


“我服,我服……”


他一脸狼狈的哀求着我,我才放了他,由于是一对一,这局大家都是有目共睹,所以,这混混算是out了。

剩下一名混混,看上去也是不为所动,也是,能加入黑帮的人,没几个是怕死的,看他的面瘫那样,我仿佛觉得面前的是一头冰山上的野狼。


几个兄弟把受伤的混混抬到一边,眼前的混混则是走了过来,冷哼一声,“小子,看来你是深藏不露,我算是低估你了。”


我虽然被他身上冰冷的气质所折服,但还是假装不屑的说了一句:“说那么多废话干嘛,动手吧!”


这家伙是赤手空拳,而且看他的架势,就是练家子,我根本没练过,肯定不是他的对手,但是我也不能丢人。


我把匕首扔掉,“我是个很公正的人,你不用家伙,我也就不用,动手吧!”


他嘴角一抿,跟着冲了过来,一拳头就是打在我的嘴巴上,这拳头不是一般的硬,就好像撞在墙上一般的痛。


我吐出了几滴血,疼痛过后,心里更多的是生气,因为我干的是人体盛宴,最注重的就是形象,本来已经好多了,却又被他给揍肿了,我很生气。


人在最愤怒的时候,往往能激发出身体里的潜能。


我气得不管那么多,冲了上去,这家伙只管用拳头打我,每次我都是跌倒了再起来,百折不挠,因为现在,他已经彻底激怒我了。


我直接气得,像是只猴子一样,跳起来,一把骑在他的头上,揪着他的耳朵,用牙咬他的耳朵,恨不得吃掉他一块肉。


这家伙疼的尖叫了起来,更是用拳头不断的往头顶上打,他彻底下了死手,锤着我的胸口,怒吼着:“放不放手!”


我想,我受不了他几拳,所以就下死口,咬掉他耳朵上的一块肉。


他发出了撕心裂肺的尖叫声,用手捂着耳朵,一副摇摇欲坠的样子,我从他头上跳下去,一脚踹在他的后背上,最终,他跌倒在地,疼得昏死过去了。


被抬下去后,三爷的脸上有所动容,在洪爷的搀扶下,来到我的跟前,仔细的目视着我,露出满意的笑容,“小子,你叫什么名字。”


我告诉了他我的名字,洪爷用手拍着我的肩膀,“不错,果然是年轻有为,够狠,是老夫想要的,从今往后,你就跟着我吧!”


我顿时有种受宠若惊的感觉。


于是乎,我在天斧帮一战成名,那些人见了我,都很忌惮,包括洪爷在内,都巴不得跟我做朋友,三天两头请我吃饭打牌,慢慢的,我在帮中也混得开了。


三天后,季三爷把我和洪爷单独叫到他的房间内,商量着这天的打算,最终,三爷打算,带我去参加这次鸿门宴,而洪爷,如果真出了事,他好在外面做接应。


达成共识后,我们三人随即去了赌场附近的一个小黑屋里,洪爷在门外站着,而我,则跟了进去。


巨鲸帮跟铁血会,是这艘船上仅次于天斧帮的帮派,帮主分别是李老鬼和管一笑,李老鬼生得一副奸诈样,鬼点子多,而管一笑,人如其名,则是一副笑口常开的模样。

刚进入房间,管一笑跟李老鬼就站起来,抱拳头冲三爷打招呼,三爷也是应声笑了笑,跟他两一块坐在了酒桌上,而我,则是站在一边,保护着三爷。


因为是鸿门宴,所以这桌子酒菜肯定有问题,见管一笑一副嘻嘻哈哈的样子,端起一杯酒,看着三爷说:“三爷,咱可是有日子没见了,说什么也得给兄弟个面子不是吗?干了这杯吧!”


他说着,就啧一口,在三爷面前作样子。


这动作,倒是有点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样子。


三爷也是犹犹豫豫,最后更是眼珠子一转,装成一副病怏怏的样子,咳嗽了几下,“老夫近日身体不适,还是让我的手下代替我喝了这杯吧!”


他说着,就看着我。


我心里暗想着,果然是老油条,让我做替罪羊。


我不能不喝,因为我好不容易接近他们,不能半途而废。


我咬着牙,丝毫不带犹豫的,把端起三爷面前的一杯酒,咕咚一下,喝下去,只不过,没咽下去,一直在嘴边酝酿。


管一笑这边说着,李老鬼又上去倒了一杯,看来他们是有备而来的,李老鬼露出了奸诈的笑容,给三爷面前的空杯子满上,“咱们老兄弟好不容易聚在一起,你就别摆那副架子了,喝了我这一杯吧!”


三爷看着我,意思是让我替他喝,我很为难情,而那两个老家伙的目标,很明显,不是我,是三爷,所以李老鬼就在一边说风凉话:“难不成堂堂天斧帮的老大,连喝杯酒的勇气都没有?”


季三爷是要面子的人,所以他一说这话,三爷就开始不满了,直接拿过这杯酒,咕咚一下喝下去,“有什么不敢的,你们两个老家伙,一来就想灌醉老夫,真当老夫千杯不醉的称号是白脸的?”


很明显,季三爷是中了他们的圈套。


没多久,季三爷就一副晕眩的样子,趴在桌子上,昏昏欲睡,而我,肯定是斗不过这两个老家伙的,所以,也就跟着装睡了。


只听得这两个老家伙商量着什么,随后各自手握一把匕首,想把我们两个给杀了,这两个老家伙,一向顾忌三爷的实力,虽然各自图谋不轨,但是在真的下手的时候,就各自犹犹豫豫。


我趁着这个机会,醒过来一把夺过管一笑手中的匕首,架在他的脖子上,李老鬼可巴不得来个一箭双雕,他根本没有顾及到管一笑的生死,而是咬着牙,对三爷下死手。


这会,门被撞开了,洪爷听见动静后,上去就是一脚踹在了李老鬼的后背上,洪爷背着三爷跟我一起离开了,就这样,管一笑和里老鬼的计谋不告而终了。


这事情过去后,三爷就把我当成了身边最信任的人,更是愿意跟我称兄道弟,可是我是摆明了我的立场,要让我加入黑帮,那是不可能的,而且混进天斧帮,也是为了找机会除掉他们。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