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云译网,为您提供全国翻译公司,打造专业的翻译服务平台!

发布资讯

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翻译服务信息 > 正文

小东西你是不是欠c*爸爸写作业的时候弄我

更新时间:2020-11-10 11:31:11

陈倩倩说完之后,还轻轻地扯了一下,发现陈云龙的脸上的不悦之后,赶紧低下头道:“哥,我要开始了呢。”

话音刚落,陈倩倩便握住了那巨大的那儿。

思考片刻后,她慢慢的张开小嘴将那巨大给慢慢地吞进了小嘴里。

这一阵温热湿润柔软的感觉传进了陈云龙的脑海中,他只想静静地躺在床上体会着那种舒畅的感觉。

陈倩倩手嘴并用,足足花了半个多小时的时间,陈云龙这才有了强烈的感觉。

一来这是自己的堂妹,二来是心里担心婶子会突然回来,给他一种偷偷摸摸的刺激感。

又过了十多分钟,陈云龙突然死死的抱住陈倩倩的脑袋,下身剧烈挺动。

陈倩倩差点就窒息了,忽然感觉到喉咙一热。

完事后,她双眼迷离的看着躺在床上的陈云龙。

看到她娇喘吁吁的样子让陈云龙感到更加兴奋。

突然陈云龙听到屋后传来轻轻的脚步,赶紧从床上坐了起来道:“估计是婶回来了。”

陈云龙赶紧匆忙的拿走自己的衣服,跑到自己的房间,刚躺下没多久,门就开了。

走到客厅看到了陈云龙买来的东西,问道:“云龙回来了吗?”

 文学

“恩,哥已经回来了。”陈倩倩回答完毕,就走进房间里看书去了。

陈云龙躺在床上长呼了一口气,他回想起这一天经历,感觉有些不切实际。

先是和徐书文有了长足的进展,然后就是和堂妹……

躺在床上玩着手机,突然陈倩倩走了进来。

“呀,哥这是你的手机吗?”

陈倩倩看到他手里的手机,两眼放光的走到他的旁边。

陈云龙将手机递给她,笑着说道:“要玩吗?”

陈倩倩一脸羡慕的说道:“哥,这个手机我可以拿到学校去吗?”

“干嘛拿到学校去啊?”陈云龙笑了笑,心里瞬间明白了。

小丫头十五岁的年纪,和同龄人相处有种小小的虚荣心。

陈云龙宠爱的说:“当然可以,你喜欢这手机拿去好了,等中考完哥再给你买个。”

陈倩倩听后,立即在陈云龙的脸上亲了一下,然后笑道:“哥,我开玩笑呢,等我大学了你再给我买好吗?”

陈云龙摸着自己被亲的部位,看着眼前的丫头,发现她换了条连衣裙,因为娇羞的缘故,脸上还带着一股清新的红润,衬着鹅黄的裙子,越发显得娇小迷人。

她的眼睛明亮清澈,仿佛有水波在流转一般,特别诱惑的是那丰满的嘴唇,红红的嘟起来,让人情不自禁想在上面细细品尝。

被陈云龙的灼热眼神盯着,陈倩倩更加不好意思起来。

突然门帘掀开,黄文娟走了进来,晃动手里的锅铲道:“倩倩,家里没鸡精了,你去买一袋。”

“婶,我去吧。”

陈云龙笑了笑,然后直接出门了。

临走前还听到黄文娟对女儿的说:“倩倩,小心点啊,别把你哥的手机弄坏了。”

买完鸡精之后,他看到榆树后走过来一个人,居然是徐书文。

陈云龙不由自主的停住了脚步,见她快到商店门口,他便返回去。

书文嫂,大刚叔刚走。”

听到陈云龙的话后,徐书文急忙转过头,对他笑了笑问道:“你知道他啥时候回来吗?家里也没味精了……”

陈云龙呵呵一笑,拿出手里的一袋鸡精说道:“书文嫂,吃鸡精吧。”

“这……”看着他手上的鸡精,徐书文有些不好意思的退了一步,说道:“算了,我先回家了。”

陈云龙顿时就急了,赶紧拉住她的手,感觉手里多了一股滑腻温润的感觉。

看到她俏脸羞红之后,陈云龙笑着说道:“书文嫂,我婶子还等着做饭,我得回去了。这袋鸡精就算我借给你的,我走了。”

依依不舍的松开她的手。

中午吃了饭,陈倩倩换了一身牛仔衣服便去了学校。

看到婶婶收拾碗筷,陈云龙就只能玩会手机了。

突然婶子说:“等下我去大力家里帮忙,她男人在外面打工回不来,很多事都得我去张罗着。”

“哦,行,婶,你去吧,有事就来家里叫我好了。”

陈云龙答应了一声。

蒋菡珍洗完手便出去了。

看着她忙碌的背影,陈云龙叹了口气。

这村里人都是出去打工,一般都是过年才回来一次,像生孩子这样的事情,丈夫一般都不会回家来。

所以现在村子里大多都是妇孺儿童。

一般大家开办宴席之类的都得黄文娟带头忙活的。

陈云龙躺在床上没几秒就进入梦乡。

一觉醒来看看手机已经是下午五点了。

起来洗把了脸,门外传来了脚步声,紧接着大门打开来,露出了陈倩倩的小脑袋。

陈倩倩笑嘻嘻的走进院子里,把门关好,她便问道:“哥,我妈还没回来吗?”

“恩,去大力家里帮忙。”

陈云龙刚把毛巾搭在绳子上,陈倩倩便扑过来把他给抱住了:“哥,我下午上课的时候一直在想你,脑子里全是你的样子,连老师讲的什么都没有记住。”

淡淡的幽香散发在鼻端,陈云龙听她这样说后,吓得赶紧转身抱住她道:“妹,你可别这样,马上就要中考,要是你考不上高中,我可就不理你了。”

陈倩倩笑嘻嘻的推开他的手,反身把大门锁上。

“哈哈,我是逗着你玩的,我肯定能上高中的。”

拉着陈云龙的手,陈倩倩突然靠了过来,软玉温香的身子倒在陈云龙的怀中,红唇印在了他的嘴上。

这张美丽的小脸就在陈云龙的面前,借着透过来的夕阳可以看到她脸上布满红晕,还有那脸颊边细细的绒毛,当的是可爱极了。

柔软的红唇触动着陈云龙的神经,他的渴望很快被挑逗起来,于是他轻轻挑开她的红唇,将自己温热的舌头探了进去,试图吸取那甜蜜的汁液。

陈倩倩在口腔被入侵的时候,美丽的睫毛因为兴奋而轻微颤抖,可她根本不会接吻,没有主动迎接陈云龙的舌头,认为陈云龙能主动亲她是一种幸福。

陈云龙可以完全感受到她嘴唇的柔软和香甜,大舌在她的樱桃小嘴中轻轻搅动,肆无忌惮的占有着她嘴里的香甜。

大手也开始在若有若无的运动着,品味着手里的柔软。

感受到手中的柔软后,他下意识的开始揉搓起来,大手忍不住向下滑动,穿过那平坦的小腹,到达最终目的地,可是触碰到她的那儿之后,他再次压制住了自己的渴望。

陈云龙最终没有选择要了陈倩倩,直到憋不住的时候才让陈倩倩用嘴帮他解决掉。

他站立在自家的大院里将裤子褪到膝盖处,看着这小美人蹲在自己面前用樱桃小嘴轻轻包裹住那火热的部位.,那种感觉可就别提了。

看着她脸上那妩媚的笑容,再加上自己被她那温暖的口腔所包裹,体味着这美妙的感觉,陈云龙的心里充满了征服感。

在陈倩倩累的气喘吁吁,手口并用大半个小时之后。

陈云龙才终于喷发出来,陈云龙挂机提起裤子,等到陈倩倩擦掉嘴角的白色液体后,才小心翼翼的将她抱入屋里。

晚饭后,陈云龙觉得无聊准备睡觉,突然觉得小腹涨涨的就出去撒尿。

解决完之后,突然发现徐书文家中好像有点不对。

毕竟现在大概晚上8点,徐书文家里虽然亮着,但那不是电灯发出的光芒。

来到她家门口,陈云龙直接走了进去,发现她正坐在院子里吃饭。

“呀,云龙,你怎么来了?”

徐书文赶紧站了起来,脸上带着怪异的神情,好像要他走,但似乎又带着脉脉的温情。

陈云龙看到后,问道:“书文嫂,你家怎么不开灯呢?”

他说话的声音有些大,隔壁便传来一个女人的咳嗽声音,似乎是在表达什么。

“嘘!”

然后她赶紧在椅子上观察西院的动静,待发现西院的大妈已经睡着了,这才从椅子上下来。

陈云龙瞬间就明白了,徐书文这不是独门独户,西面还有个孤寡老太太。

徐书文赶紧压低了声音,道:“应该是家里的保险丝断了,下午还好好的。”

陈云龙心想,好啊,这可是自己献殷勤的好机会啊!

内心有些邪恶的笑了笑,但脸上却摆出一个人畜无害的笑容,道:“书文嫂,我给你看看吧,检查下是不是保险丝出了问题。”

“可是……”

徐书文突然犹豫了,这大晚上的,要是被人知道她这寡妇家里居然来了男人,那全村就知道了,都要唾弃自己的,一想到她那瞎眼婆婆的刀子嘴,她更加不想让陈云龙呆在家里。

陈云龙发现她犹豫之后,明白她在想什么,于是他说道:“书文嫂,你放心吧,我帮你看看而已,弄好我就回家。”

然后他就走进了她家的客厅,好像自己家一样。

她家的院子是那种青砖砌的,主屋是两间红砖瓦屋,闸刀就在客厅的墙上。

徐书文见此只能无奈的叹气,然后拿起桌上的蜡烛跟了过去,在微弱的烛光里,陈云龙抬头看着闸刀问道:“书文嫂,你家里有梯子吗?”

“你拿着蜡烛吧,我去搬你梯子。”

等徐书文将梯子搬过来之后,陈云龙踩着阶梯上去之后。

他小心翼翼的换上之后。

推上闸刀,屋子里瞬间变得亮堂起来。

他赶紧低下头对着徐书文笑了笑,陈云龙这才发现她居然穿着一身清凉装。

她现在这个位置,刚好可以看得到她那白皙的胸口,再加上居高临下,那衬衫里的雪白也一览无余,让他惊讶的是她居然没戴里衣。

颤巍巍的两团柔软伴随着主人的呼吸轻微抖动,在这巨大的诱惑不但冲击着陈云龙的眼睛,他刚想仔细瞧瞧,徐书文却侧过身了。

“云龙,你快点下来吧。”

徐书文只能羞红着脸喊了他一句,也不知道为什么一面对他那狼一样的目光,她就下意识的脸红心跳。

心想:这家伙怎么老是色迷迷的盯着自己看啊?

陈云龙呵呵一笑,将闸刀的螺丝拧好后,才慢慢的下来。

看着她那微红的俏脸配合着那白皙粉嫩的肌肤,那迷人的大眼睛,真是漂亮啊!

陈云龙不由自主道:“书文嫂,你真的好美啊,我真的好喜欢你啊。”

徐书文俏脸更红了。

陈云龙胆子极大,直接握住了她的手之后,再次将直白的表白话说了出来。

徐书文突然回忆起早上坐车被他捏住柔软的感觉,心中一热,小裤裤居然感觉到湿润了。

“可是,我……”想想自己守了这么久的活寡,徐书文不由得暗想:难道说我真的动情了吗?难道我真的喜欢上他了吗?

突然想起村中妇人那闲言碎语和婆婆的刀子嘴,徐书文突然觉得有些迷茫了。

“不可以,我们要是在一起的话,村里人会骂死我的,说我不要脸,说我勾引你……”

陈云龙赶紧握紧了她的手说道:“书文嫂,我是真的很喜欢你,从我见到你第一眼起,我就被你深深的吸引住了。”

徐书文有些慌乱的说道:“不,不会的。我这种残花败柳有什么值得你喜欢的啊!”

陈云龙看到她这幅模样便知道要成功了,赶紧温柔的说道:“书文嫂,我喜欢你的美丽,喜欢你眼睛里似水温柔。我想要保护你,疼爱你让你,让你做最幸福的女人。”

“哼,就你的嘴甜!”

徐书文说完之后,俏脸更红了,没想到自己居然会说出这种荒唐的话语。

她的俏脸布满了红晕,就连耳根也红透了,感觉到自己脸上的炽热,她赶紧背对着陈云龙。

陈云龙将她的肩膀掰过来,看到她明亮的大眼睛,鼻子里传进一股淡淡的体香,再感受着手心柔软的触感,一时间不由得痴了。

徐书文现在已经懵了,也不知道怎么办了,没有推开他。

陈云龙则直接趁热打铁,将手抱住她的腰部。

然后她的腰部突然哆嗦了一下,却没有避开。

陈云龙只能慢慢将整只手贴上去,感受着她细嫩而光滑的肌肤。

徐书文突然感到一种幸福感,而这种幸福就是眼前男人给的。

好多年都没有享受到这样的感觉了,她不忍心责怪眼前的男孩,或者是将她推开然后大骂他一顿。

陈云龙现在也感觉到她并没有生气的意思,于是大手下滑抚摸到她露在短裙外面白嫩的大腿。

她并没有反对,身体开始轻微颤抖,呼吸也变得急促起来。

陈云龙像是受到鼓励一般,手隔着裙子摸上她的翘臀。

她的裙子很薄,手指能清晰的感受到裙子下那大腿的光滑与弹性,再往上便感觉到小裤裤的痕迹。

陈云龙的手轻轻揉搓着她那丰腴的肌肤,然后慢慢向上越过纤细的腰肢细心感受着这大自然的杰作。

当陈云龙的手攀上她的柔软时,她轻微的低吟了一声,有点害怕又有点抗拒。

陈云龙却更是兴奋,隔着衣服揉搓着那两个弹性十足的柔软,他的那玩意立马有了反应。

她的衣服很薄加上没有穿戴里衣,隔了一层可有可无的纱布就像是直接摸到上面。

就是这样稍微轻轻的揉搓了两下,陈云龙便可以感受到手中的柔软与弹性。

徐书文低吟一声,娇躯一软便直接瘫倒在他的怀里。

现在她就觉得全身一股酥酥麻麻的感觉。

这是一种她无法抗拒的舒畅感。

急促的呼吸喷到陈云龙的胸肌上,即使是隔着上衣也能感觉到胸口有一股热气,再被柔软的娇躯紧紧贴住,他的反应更加剧烈了。

陈云龙自然明白现在是千载难逢的大好时机,于是赶紧将右手滑到她的胸口去解她裙子的纽扣。

徐书文仅存的理智使她抓住陈云龙的手,口中抗拒了一声:“不可以的。”

现在的陈云龙怎么可能听她的话,手指直接将扣子解开。

徐书文知道她现在抗拒已经无效了,她的手便放了下去,陈云龙明白她已经默许了,便将她的衣服往后一剥,将她雪白的柔软露出了出来。

那雪白的柔软,在灯光的照耀下显得更加娇嫩,也越发的诱人。

虽然年近三十,可是她的柔软却没有一丝下垂,依然是如同少女般的骄傲的挺立,还有那上面最美丽的地方。

陈云龙赶紧双手各抓住一个,手中这柔软而又有弹性,那美妙之处产生的舒畅感传到他的大脑,然后再扩散到每一个毛孔。

在自己享受着这舒畅感的同时,陈云龙赶紧抓着徐书文的小手按在自己的那玩意上,让她感觉那狰狞之物。

而她也明白陈云龙的意思,主动配合的解开了他的皮带。

二人急促的呼吸在房间里回荡,是一种别样的交响曲。

这种前所未有的偷偷摸摸的刺激感,使得陈云龙获得了无与伦比的快感。

相对于陈云龙火热的狰狞之物,徐书文的小手就是格外的冰凉,她的手指很柔软,摸在那上面也是特别的舒服。

她慢慢的把陈云龙的裤子往下褪,使得狰狞之物完全解放,心里被那巨大的狰狞之物给惊讶了,刚出生的婴儿手臂也没这么粗吧!

陈云龙张开大嘴咬在她的小耳上,那小耳迅速变得红润起来。

徐书文报复的用手指甲在他狰狞之物的前端轻轻划过,顿时一种奇特的感觉传到全身。

放开她的小耳朵,陈云龙的一只手在柔软上揉搓一阵后,紧接着继续挑逗她,另一只手则滑到她丰满的大腿上沿着大腿向上爱抚着,然后钻进她的裙子隔着小裤裤开始揉着她的翘臀。

徐书文直接紧紧抓住陈云龙的手,不给他继续探索的机会,而爱抚她狰狞之物的手则加快手中的动作带给他前所未有的刺激。

陈云龙突然已经到时机了,该将阵地转移到床上去了,于是抱着她的身体慢慢的走到了卧室,将门打开来,轻轻的将她甩到床上,然后直接压到她身体上。

徐书文在他压在自己身体上的时候,马上紧绷住自己的身体,这是种莫名的紧张,大门没锁,她怕会有人进来看到两人的苟且之事。

陈云龙看到她的眼神里面一笑,在她耳边说道:“姐,你先等我一下,我先把门锁了。”

然后,陈云龙先起身将大门锁上,然后迅速躺在她的身边。

陈云龙开始主动地亲吻她的樱桃小嘴,在吻上的那一刻,他能感觉到她的全身都瘫软了下来,而且也没有挣扎了。

陈云龙用力的吸着她的小嘴,感受着她那里的清甜。

徐书文也逐渐动情了,激烈的回吻着,还主动将舌头伸到陈云龙的嘴里挑逗着他的舌头。

陈云龙感受到她的回应,直接就兴奋了起来,用舌头回应着她的挑逗,还主动将舌头伸到她的嘴里吸食着她那清甜,拨动着她那柔软的香舌。

陈云龙双手在她翘臀上来回用力的爱抚着,而徐书文也伸出手来抱住大牛的后背,似乎要将对方融入到自己的身体里一般。

陈云龙抱住她的脖子,然后慢慢用力将她的上半身抬起来。

徐书文自然明白他的想法,依旧和陈云龙激吻着,但还是主动的扭动身体将上衣给脱掉。

然后两人一边激吻一边互相配合着彼此将对方的衣服脱掉。

等到两人都一丝不挂的时候,徐书文用双手捧起陈云龙的脸,盯着他的眼睛用一种让陈云龙沉醉的声音说道:“你是我第一个心甘情愿的男人哦!”

陈云龙赶紧点头道:“姐,你放心吧,我会永远记得你这句话。我也会对你好一辈子的。”

他说完之后,徐书文的眼泪就流出来了,这是激动的泪水。

陈云龙赶紧抹掉她脸上的泪水,两人再一次的纠缠起来。

急促的娇喘渐渐充斥着卧室内,陈云龙幸福的在她的身躯上游走着。

陈云龙再也忍不住心中的躁动,快速的分开她的大腿然后进入了她的身体。

在触碰到那时,徐书文忍不住发出了舒爽的低吟。

陈云龙运动了一会,徐书文的低吟也越来越大,翘臀向上迎合着他。

陈云龙的小腹和她那翘臀撞击发出令人害羞的声音,在这个寂静的夜里发出着浓浓的爱情协奏曲。

这乐曲结束后,二人紧紧的拥抱在一起,久久不肯分开。

这张草席上早被徐书文的液体湿透了。

陈云龙翻身躺下,徐书文枕在他的胸上,两个人还沉浸在爱情的欢愉中,仔细体会着那幸福的快感。

过了好久,陈云龙才用手指抚弄着她长长的头发,轻声问她:“姐,你刚才舒服吗?”

“明知故问!人家以前可从来没有这么快乐过呢。”

徐书文娇羞的在他的胸口锤了一下,力气不大,撒娇的成分居多。

看着她的娇艳欲滴的红唇,陈云龙忍不住低头将嘴印了上去,两人又进行了一个悠长的吻。

分开的时候,徐书文柔声问陈云龙:“你真是个小坏蛋啊,为什么要来折磨我呢?人家好不容易才……”

陈云龙瞬间笑道:“姐,我真是因为太爱你了,你喜欢我吗?”

“喜欢!”

她的拳头轻轻的锤在陈云龙胸口上,柔声说道:“人家要是不喜欢你的话,怎么可能和你这……这样……难不成你以为我是荡妇吗?”

看她有些羞恼了,陈云龙暗自高兴,这可是心爱之人才会这样啊,可是他还是立即转移了话题:“姐,你到底喜欢我什么啊?”

她低声叹息,没有立即做出回答。

陈云龙突然感觉到胸口有些湿润,仔细一看才发现居然是她的眼泪。

顿时心中一阵刺痛,赶紧抱住她,然后赶紧帮她擦拭眼泪,道:“姐,你别哭了,我错了,不该这样和你说话的。”

她“呜呜”的一声伏在陈云龙肩上哭了出来,好像要把这些年来的心酸发泄出来一样。

一滴滴热泪滴在他的肩上,徐书文边哭泣边说:“呜呜,这么多年……”

陈云龙听到她的话,柔声安慰着,知道她和自己诉苦,就说明她已经彻底放开了心扉,想要容纳他。

终于徐书文停止了抽泣,抬起头来看着陈云龙,她脸贴的很近,眼角挂着泪痕。

二人就这样默默地对视着,过了一会之后,她将身子靠过来靠着陈云龙。

“那天,你帮我赶走那些人的时候,我就觉得你是个好人,而且你可是我们村唯一的大学生啊。”

她顿了顿,然后继续说道:“这些年来,打我坏主意的男人太多了,可我就是看上了你,哼,要不是你刚刚强行摸人家,人家才不……”

陈云龙现在被她的温香软语所感动,看到她脸上那令人心碎的表情之后,再忍不住的看了看她那一丝不挂的娇躯,然后目不转睛的盯住她那对坚挺的柔软上,狰狞之物再次膨胀起来,顶住了她的小腹。

她立马感受到了陈云龙的变化,忍不住伸手摸了摸,吃惊的说道:“哇,你这么快又……?”

这陈云龙的狰狞之物不仅粗壮,而且时间也比较持久,足足有半小时之上。

陈云龙的大嘴再次堵住了她的小嘴,她脑袋里想的事情已经被打断,热烈的回应着陈云龙,她把一对柔软慢慢地扭动摩擦着陈云龙的胸肌。

就在陈云龙准备再次进入的时候,她突然推开了陈云龙道:“云龙啊,这时间也不早了,你快点回去吧,要不然你婶该怀疑你了。”

陈云龙听到这句话后,虎躯一震,突然想起出来自己可没和婶子说,一看时间居然是晚上的10点了。

他赶紧坐起来边穿衣服边说:“哇,我差点就忘了。姐,那我得先回去了,明天再来找你。”

伺候好陈云龙穿衣后,徐书文直接光着身体将他送到了门口,在门口,二人再次依依不舍的激吻在一起。

“姐,那我回去了啊。”

松开她的肩膀,陈云龙很小心的朝四周看了看,确定外面没人后,才慢慢地离开。

看着他消失在茫茫夜色中,徐书文咬住红唇,心里充满了不可描述的甜蜜。

回家之后,陈云龙发现婶子居然还在看电视。

黄文娟发现他回来之后,黄文娟站起来问道:“云龙啊,你哪去了啊?”

“我出去勘探了一下地形。”

陈云龙说完之后发现自己有些慌张,赶紧道:“婶,时候不早了,你也早点休息吧。”

说完,他便直接走进了房间,没有看到黄文娟脸上的笑容。

第二天早上,陈云龙被陈倩倩弄醒了,看着她近在眼前的俏脸。

陈云龙笑道:“妹子,你怎么又玩小时候的游戏啊?”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