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云译网,为您提供全国翻译公司,打造专业的翻译服务平台!

发布资讯

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翻译服务信息 > 正文

处对象多长时间睡觉合适*老师在教室猛烈要了我小说

更新时间:2020-11-10 11:45:22

另一个男的也就是把手伸向曲婷婷下身的男的,他已经在脱曲婷婷裙子里边的底裤了。

曲婷婷好像有那么一点想抗拒,但更多的却是欲拒还迎,她一边呻吟一边扭动自己的身子,有时还会配合这些男人的动作。


“宝贝儿……”还有一个男的把手伸到曲婷婷的裙子里,去摸曲婷婷身上的肉了,一边抚摸玩弄一边叫宝贝儿。


抚摸完她的胸脯,又去抚摸腰部,还有腿……


曲婷婷就这样被这三个男人上下其手,很快的,那个褪她内裤的男人已经把她的内裤褪下来了,然后这男人就把手直接放到了她敏感地带那一片,先是揉搓那一片小树林,然后就直接到了秘密花园的门口……


“嗯~”曲婷婷仍旧不断地呻吟着,脸色越来越潮红,呻吟声也在不断加大。


就这样,曲婷婷就站在那里,一个男人在她身子后面抱着她,另两个男人上下其手一人玩弄她的胸部,一人玩弄她的下身……


而在她后面抱着她的那个男人就不断与她接吻,而且,他的手只要能腾开空就也去她身上不断乱摸……


这场面简直就跟岛国动作爱情片里那种镜头十分像……


李娜这时候已经基本上醉倒了,她的头歪着趴在酒桌上,她的眼睛时不时会睁开一下,看看曲婷婷和那几个男人,但却浑身一点力气都没有,只能任由他们这样去玩弄曲婷婷。

 文学


曲婷婷一边呻吟一边继续享受几个男人的玩弄,其中那个一直玩弄她下身敏感地带的男人已经用他的五指山在挑逗她了,曲婷婷觉得越来越刺激,越来越舒服,叫声也越来越大。


三个男人不时发出一阵阵浪笑,嘴里也会冒出一些淫秽词句。


“这小骚货,今晚被咱们玩爽啦……”


“妈的,老子真想就地把她解决了啊!”


“哈哈哈哈,小浪货!看我们怎么玩你……”


又过了一会儿,显然几个男人对现状不满意了,他们想要进一步地玩弄曲婷婷,他们几人彼此对视一眼,然后心照不宣地把酒桌随便收拾了一下,把曲婷婷就这样平放在了酒桌上。


其中一人走到包厢门边,把门从里边插上了插销。


三个男的都围在桌前,欣赏着桌上的美人儿尤物,继续对她上下其手,显然这样比之前曲婷婷站着的姿势更加有利于他们动手。


有一个男的已经忍不住想要真人上阵了,但毕竟这里是饭店,虽然插了门,但门上有一小块部位是玻璃的,透明,服务生从外面还是能看到里面的情景的,所以他还是有点担心,这才没真的上去。


但他们显然还要继续玩弄,对他们来说,有这样的机会过一把手瘾也好。


一个男的继续用五指山去挑逗曲婷婷的下身敏感地带,其他几个男的就有的玩弄曲婷婷的胸部有的去亲吻她的脸和嘴唇等等。


曲婷婷继续呻吟,继续享受,她此时带着醉意,只知道这样很舒服,很快乐,平时陈东常年出差在外,她在那方面从没得到满足过,今天只是匆匆做了一回,把她弄了个不上不下,所以,现在她只知道自己要舒服,要享受,要满足,除此之外,别的什么都不重要了……


这边,李娜继续趴在桌子上,有时会醒来一下,但只醒一下又继续晕过去。


这个包房里的场面继续混乱着,外面的服务生也不会来多管闲事,别说他们没透过玻璃门看到里边的情况,就算看到了,他们也不会来管,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在这里工作久了,这些事情他们多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撒手不管。


在酒桌上仰面朝天躺着的曲婷婷已经快被这三个男人给扒光了,这会儿,她的裙子的拉链早就被他们给拉开了,裙子只是在她腰间那里搭着,多少给她遮住了一点身子,而她的脖颈、胸脯还有整个下身以及两条大腿都完完全全在外面裸露着。


这幅白玉一样的躯体本来是像一副艺术品,但此刻却是被三个猥琐男一起猥亵撩拨,曲婉婷早已经欲罢不能,欲火焚身,她的某个部位在不断地往外涌动一些东西,那代表着她有多兴奋……


“哈哈哈,你们快看,曲小姐已经有多兴奋了,多想要了,你们看啊!”玩弄她下身敏感地带的男的大笑着对其他两个男人说。


那两个男人也同样浪笑着来撩拨刺激曲婷婷的敏感地带,甚至他们还把他们几个人的五指山凑到一起去玩弄曲婷婷,他们使劲儿弄她,而曲婷婷的身体就继续往外涌动那些东西,她好舒服,好兴奋……


就在这里正上演这一出活生生的岛国动作爱情片时,其实有个人已经朝这里赶来了。


那就是李娜公司的男同事刘晓伟,李娜在临醉倒前给男同事刘晓伟发了一条信息,让他来这里救人,所以,他就急急赶车往这里走了。


又过了一会儿后,刘晓伟来了,他看了看房间的门牌号,确实是这个房间不假,但推门却推不动,透过门上的那块透明玻璃,他看到了房间里发生的一切,他赶紧使劲儿踹门,把门踹开后,那几个男客户都知道大事不好,便赶紧飞似的逃走了。


刘晓伟很年轻,社会经验少,遇到这种事也不知该怎么办,便也没报警,也没通知饭店的管理人员,他赶紧去李娜跟前,先是把李娜摇醒,李娜醒了,仍旧有点晕,当看到酒桌上躺着的衣服都被脱光了的曲婷婷时,她大吃一惊!


但对这种事,她知道曲婷婷的名节最重要,而且,她也不知刚刚那几个男客户到底对曲婷婷怎么样了,不能确定下,她也不好报警,而且,为了曲婷婷的名声着想,她就交代刘晓伟这件事不要对外宣扬,然后就由刘晓伟送她们回家了。


李娜家和曲婷婷家离的远,分别在这个城市的西头和东头,所以,刘晓伟得先送一个,再送第二个。


刘晓伟先送的李娜,这时候,曲婷婷就一直在车上坐着,反正她也喝醉了。

醉的不省人事,就直接在出租车后座上趴着。


送完李娜,刘晓伟又送曲婷婷。


这时候,车上除了出租车司机就只有曲婷婷和刘晓伟两个人。


怕曲婷婷出事,刘晓伟只得和她一起坐在后座上,这时候,曲婷婷已经半醉半醒。


曲婷婷嘴里喷出来的都是酒气,刘晓伟不太喜欢喝酒的女人,便离她远一点,两个人各坐后排车座的两边,中间空出来一个位置。


但曲婷婷却几次想靠近刘晓伟,故意往他身边挪位子。


“嗯~”曲婷婷呻吟一声,因为喝了很多白酒她胃里不舒服,头也有些晕,而且之前在饭店包厢时被那几个男客户一直撩拨玩弄了那么长时间,她到现在仍旧浑身燥热,甚至还有些欲火焚身的感觉。


“呃……”曲婷婷打了个饱嗝,顿时又是满车厢的酒气。


刘晓伟讨厌地挥了挥手,想赶跑萦绕在自己身边的酒气,然后用手捂住鼻子,显出厌烦的姿态。


但曲婷婷丝毫没有自知之明,她仍旧不停地往中间位置靠,甚至想靠到刘晓伟的身上。


刘晓伟就一直想往那边推她,但又有些不好意思,毕竟曲婷婷是女的,而且还是他的上司李娜的朋友。


还有,曲婷婷刚才在饭店包厢被那几个男客户玩弄成那个样子,几乎都快要失身了,男人看到女人这种样子其实都会有些反感的,会觉得她们有些太随便了,刘晓伟也不例外。


但刘晓伟发现曲婷婷长得非常漂亮,身材又好,这让他在嫌弃她的同时又有点对她有好感了。


唉,有句古话说得好:英雄难过美人关嘛!女孩子只要长得好看就算有什么不对的不好的地方也是很容易被人原谅的。


因此,当曲婷婷不停地往刘晓伟身上靠时,刘晓伟一边想把她推开,可另一边又有点想让她靠过来。


“嗯……”曲婷婷就一边呻吟一边向刘晓伟身边靠,刘晓伟就有点半推半就地接受她的动作和行为了。


“老公,是你吗?”曲婷婷把手臂搭到刘晓伟肩膀上,对着她说道。


闻着曲婷婷满嘴喷出来的酒气,刘晓伟知道她是误会自己是她老公了,便说道:“女士,你误会了,我不是你老公,我是李娜李主管的下属,我叫刘晓伟,请你坐好行吗?”


“呵呵……不,你就是我老公,陈东,我知道是你,老公……我好想你啊……”曲婷婷说着又向刘晓伟靠过去。


刘晓伟想躲但已经无法再躲,因为他已经坐到座位的最边缘了,他的身子使劲儿挤着车厢的厢体。


“老公~你干嘛这么严肃嘛,真讨厌~”曲婷婷又是一声撒娇,两只手臂都攀到了刘晓伟的肩上,环住了他的脖子。


而这个动作之下,曲婷婷的脸就正对着刘晓伟的脸了,而且,她的嘴唇也差不多快要挨近刘晓伟的嘴唇了。


刘晓伟下意识里还有点高兴,因为他至今都没谈女朋友,其实,他对女性也是很渴望的,虽然眼前这个女人有点放荡和随便,但她长得漂亮啊,长得美就可以弥补其他缺点了,呵呵。


“老公~你不要总板着一张脸嘛,笑一个,来,笑一个嘛……”曲婷婷一只手去挑刘晓伟的下巴了,刘晓伟想躲又想迎,然后不偏不倚正好就被曲婷婷的手指给捉到了,她把他的下巴抬起来,让他的眼睛直视自己的眼睛,嘴唇也正对自己的嘴唇。


一股酒气和热气向刘晓伟扑过来,同时还有曲婷婷身上的化妆品和香水的味道,以及她身上刚刚被那些男人挑逗玩弄时涌出来的很多液体的味道……那是浓浓的女性荷尔蒙的味道,刘晓伟这个单身汉对这种味道简直无法抗拒……


其实,曲婷婷知道对方是刘晓伟,不是陈东,她故意的。


因为她欲求不满,确实是欲求不满!而欲求不满的原因不是因为她天生就是浪货,而是因为她老公陈东常年出差,基本半年才回来一次,所以,她的身体和她的心灵同样都非常空虚,她是个身体十分健康的正常女人,她需要老公的滋润与慰藉,可她却一直得不到……


今天上午陈东把她好好慰藉一回,但也仅仅是那一回而已,半年末才有那一回啊!对她来说怎么够?怎么够?!


后来与杰瑞缠绵一会儿,关键时刻被邻居闯进来打断,再后来就是刚才在饭店包间里被那几个男客户一通猥亵挑逗,要换别的女的肯定会特别反感,但对曲婷婷而言,她却正是她所需要的……


而到这会儿,曲婷婷仍旧没有得到满足,所以,此时面对刘晓伟,她仍旧想要……


而另一边,李娜的那几个男客户在从世纪大酒店落荒而逃后,他们上了同一辆车,车上,他们仍旧互相交流对曲婷婷的下流想法。


“那个小骚货还真是骚啊!这次没玩够,下次老子还要玩她!”一人说。


“没错,太骚了!太浪了!我也没玩够,下次我要对她动真格的,把她X个够,哈哈!”另一个人说。


“就是就是,我还从没见过长得这么标志的美人儿呢!可惜了,可惜这次是在饭店,如果要是在酒店……嘿嘿,看咱们哥儿几个怎么收拾她!但愿下次能真的在酒店……哈哈……”第三个人说道。


……


几个人你一句我一句,都表示对曲婷婷今晚的表现非常满意,也都很期待下一次与她再见面,再玩弄她……


出租车里,曲婷婷继续在半醉半醒中勾引刘晓伟,刘晓伟感到有点尴尬,时不时看看坐在前面驾驶室的司机,怕司机怀疑他什么。


“老公,来嘛……”曲婷婷刚刚被刘晓伟推开了,现在又用双臂环上他的脖子了,而且主动要亲吻他。


刘晓伟其实不想躲,但又想维护自己的正人君子形象,所以就用力推曲婷婷,但曲婷婷现在是什么形象都不在乎了,她只想要继续进行刚才在饭店包厢里没进行完的事。

她只想要快乐,要满足,要舒服……


“老公,人家身上好痒,好痒……”曲婷婷继续勾引刘晓伟,刘晓伟一边向司机看去一边又在黑暗处伸出手在曲婷婷胸上摸了一把,揩了她的油……


“嗯……嘿嘿……”曲婷婷又是一阵呻吟,并且主动挺起自己的胸往刘晓伟跟前凑,刘晓伟看着自己面前的两座高峰此时他真想扑上去,去咬,去吃,去玩弄啊,就像那几个男客户一样,去玩弄曲婷婷,但他又不敢。


“咳咳……曲小姐,你喝醉了,请你自重。”刘晓伟说。


“我没醉,我没醉,人家没醉啦,人家很清醒啊!”曲婷婷一边说一边继续勾引刘晓伟。


“咳咳……曲小姐,你不要再闹了好吗?”刘晓伟仍旧做出一副正人君子、不受勾引的样子。


“人家没闹啊!人家想和自己的老公亲热都不行吗?老公,你说是不是?嗯?人家只想和你亲热,好不好嘛……”曲婷婷继续。


刘晓伟没躲过,被曲婷婷的大红唇亲了两口,其实他感到自己浑身一震酥麻,这种感觉非常舒服,舒服到他想再次尝试,他多想这一幕可以一直延续下去,但表面上他却不敢。


“曲小姐,我说过了,我不是你老公,你认错人了……”刘晓伟一边推曲婷婷一边说道。


但曲婷婷是认准了刘晓伟就是她老公了,其实她就是故意的,她明知道对方不是她老公,但她就是故意要这样演戏,而且,她多想自己真的就是戏中人,可以上演真正的亲热戏码。


就这样,一路上曲婷婷一直在闹,甚至是撒泼打滚,她特别主动地往刘晓伟身上贴,想要和对方发生点什么,但刘晓伟就是不配合,虽然有时也会半推半就,但总的来说,他还是一直在拒绝的。


刘晓伟这个人还算是比较正直的,虽然,有很多时刻,他对曲婷婷也确实有点动心了,曲婷婷人长得漂亮,身材又好,除了有点太风骚外,其实别的方面都还蛮不错的。


但刘晓伟一直在克制自己,最终他也确实把握住了自己,他并没和曲婷婷发生任何事。


不过,今天之后他也经常会想,假如这一晚在车上如果没有司机的话,如果这台车里就他和曲婷婷两个人的话,那他又会如何?他会不会因抗拒不了曲婷婷的勾引而对她兽性大发?


好不容易,汽车开了一路,到了曲婷婷家的小区,刘晓伟让司机把车开进小区里,开到曲婷婷家的楼下,然后把曲婷婷从车子拉出来,当然了,这个时候曲婷婷其实已经快醒酒了,但她仍旧装醉,一直靠在刘晓伟身上,就像橡皮糖一样一直粘着他。


又是费了不少力气,刘晓伟才把曲婷婷送回家里,然后他赶紧下了楼,坐上出租车往自己家的方向行去了。


刘晓伟的身上仍旧残存着曲婷婷的气息,酒气、化妆品和香水的气味、女性荷尔蒙的气味……各种气味混合在一起,就是曲婷婷的一股浪气、骚气……


但刘晓伟不得不承认,他很享受这种气味,甚至从内心深处或者从生理上,他也无比的渴望,期待,甚至有那么一刻他在想:今天晚上是没希望了,希望改天他可以真的有机会和曲婷婷一醉方休,“共谈人生”……


回到家的曲婷婷,在刘晓伟走后,她清醒了很多,对着刘晓伟离开的背影叹了口气,她趴在床上就呼呼大睡了。


睡着睡着,朦朦胧胧的,她听到有一阵嘻嘻索索的声音,而且,这声音离自己越来越近……


是有人进了自己的房间了!


要换别人,这种时候肯定第一感觉会是害怕,但很奇怪的,曲婷婷却并没害怕,反而,她在期待这种事情发生,因为……她以为对方是已经住进自己家里的老公的学生杰瑞!


来人慢慢走到曲婷婷的床边,然后俯下身子,在窗外月光的照射下,先是观赏了一会儿曲婷婷的性感又诱人的躯体,然后就把他的一双手放到曲婷婷的躯体上,开始抚摸,从头到脚,又从脚到头……


曲婷婷又感受到那种舒服和快感,所以,她非常享受,也非常期待,她在想杰瑞终于来了,今天下午没办完的事他现在来办了……


“嗯~哼哼~”曲婷婷一阵呻吟,并继续期待着对方的动作加大幅度。


对方确实如曲婷婷所愿了,只见他把她的全身上下都抚摸了一遍之后,然后手重点停留在了她的胸部和下身敏感地带。


这两个区域才是女性最最敏感和诱人的地方,这人又不傻,自然会重点挑逗和玩弄这里。


“嗯~”曲婷婷继续呻吟,而且,这时候,她也开始回应对方了,她伸出双手环上对方的脖子,然后就开始和对方接吻,而且,她嘴里一直在叫着:“杰瑞,杰瑞……”


对方并不争辩,甚至一句话都不说,他只是忍耐不住地重重地喘气,同时就非常激烈地回吻曲婷婷。


“杰瑞,杰瑞……我要……”曲婷婷的呻吟声更大起来,同时她的身子一直在扭动着,她的胸挺得特别高,使劲儿要献给对方的样子,而且,她的两腿夹得特别紧,好像欲拒还迎一样。


对方当然也非常激动,他一边用手继续挑逗曲婷婷一边继续和她亲吻。


下一刻,眼看对方已经在扯他自己的裤腰带了,他要把自己下身的本钱拿出来和曲婷婷来真的了,但这时,他突然听到了什么声音,好像是曲婷婷家的入户门门锁开动的声音,然后他心里一紧,赶紧就撇下曲婷婷溜了出去。


“不要走啊,杰瑞,来啊,继续啊……”曲婷婷嘴里说着,但对方已经走掉了,曲婷婷的身体感到一阵空虚,明明已经被对方给润色到关键时刻了,就差那最销魂的一步了,可他怎么走了呢?


此刻,房间里仍旧没开灯,有窗外的月光照射,也并不太黑。

曲婷婷非常失望,眼睛半睁半闭着,心里不停地唉声叹气。


就在这时,突然,她房间的灯亮了,曲婷婷被这突如其来的强烈灯光照射,眼睛有点睁不开,她不得不用手臂挡住眼睛。


“师母,你还没睡吗?”杰瑞的声音。


曲婷婷立时睁大眼睛,朝门口望过去,看到杰瑞一身正装站在她房间门口,她非常惊讶!


“杰瑞……你……你不是……”曲婷婷在回想刚刚她和杰瑞一阵亲热缠绵的画面,而现在他竟然霎时间就换了一身正装,她感到非常不可思议。


杰瑞也是一脸纳闷状,他看到曲婷婷,再看看自己,他不明白曲婷婷到底是怎么了。


“你……你刚刚不是……”曲婷婷仍旧指着杰瑞,有话无法说出口。


“我刚回来啊,师母,我今天晚上出去了,和同学们还有几个老师一起参加一个聚会,是学术聚会,所以我才会穿的这样正式,怎么了师母?有什么不对吗?”杰瑞仍旧一脸诧异。


“对了,我刚刚进门时好像看到有一个黑影……我觉得好奇怪呀,我刚刚还想问你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师母,到底发生什么事了?”杰瑞又接着说道。


“啊!这……怎么可能?我……刚刚到底发生了什么啊?”曲婷婷的脸立时就红了,当然了,她的脸一直都很红,今天一整天一晚上一直都很红,因为她一直都在被男人撩拨玩弄,她生理上一直都处于兴奋中,所以,她的脸自然也一直都是潮红的状态。


但是,她现在的脸红却和潮红有些不一样了,因为现在是羞红,她在想既然刚刚和她在黑暗中激情缠绵的男人不是杰瑞,那会是谁啊?


“该不会是家里进贼了吧?”杰瑞一脸惊诧。


“啊!”曲婷婷高呼一声,贼……难道是盗花贼?她心里想,但她这想法又不能说出来……


“师母,既然家里招了贼,那你有没有丢什么东西啊?”杰瑞问道。


“丢东西?”曲婷婷的脸色仍旧红扑扑的,她下意识间用手捂了捂胸脯,又低下头朝自己全身各处尤其是下身的隐秘部位看了几眼。


如果真说丢东西,那她丢的是自己的肉体,是……还好,贞操还没丢掉,不过刚才如果不是杰瑞及时赶来的话,那她可以确定不消片刻,她的贞操指定就丢了……


“应该不会吧?我看看……”曲婷婷说,现在当着杰瑞的面,她自然不能把刚才所发生的事情真相露馅儿,她得装作自己刚才什么都没发生的样子。


曲婷婷下床来,在自己卧室里到处看看,也没什么东西被翻动过的痕迹啊,一切都是原来的样子。


曲婷婷又走出她的卧室,来到其他房间查看,杰瑞跟在她身后,结果查看一番后,其他房间也都是完好无损的样子,并没看到有贼入内的样子。


“杰瑞,你为什么说家里有贼啊?你到底看到什么?”曲婷婷转身,面对杰瑞问道,实际上她是害怕杰瑞看到了她和另一个男人在一起缠绵的画面,尽管她并不知道那个男人是何人,但不管他是何人,那一幕都不可以被杰瑞看到的。


“我……我只看到有一个黑影从你房间里蹿出来,然后只在我眼前闪了一下就消失不见了。”杰瑞实话实说道。


“咳咳……”曲婷婷咳嗽一声,掩饰内心的慌乱和不安,“这样啊,一个黑影……”


“而且,师母,我刚刚回来时家里的门并没上锁,我轻轻一拧门把手门就开了,我想问问你,你回家后到底有没有从里面把门锁上啊?”杰瑞问道。


“这……”曲婷婷回忆她今天晚上进家时的情况,当时是刘晓伟扶着她上了楼,然后她从门口的垫子底下把钥匙拿出来,打开门,进到屋里后,刘晓伟就转身走了,她目送他下楼后,便回到房子里,并从里面把门锁拧上了。


“我……锁上了的呀。”曲婷婷说。


“确定吗?”杰瑞又问。


“确定吧……”曲婷婷纳纳的。


“那就不对了,我回来时门明明是没锁的,我一拧就开了,真的,所以说,这家里必定是进贼了,而且,那贼还有咱家的钥匙呢!”杰瑞分析道。


“这……贼还有咱家的钥匙?这贼到底是谁啊?他也太神通广大了吧。”曲婷婷十分纳闷。


“师母,要不我们报警吧?出了这样大的事,不如交给警方来解决。”杰瑞建议道。


“报警?那好像……不太好吧?”曲婷婷脸上露出担心的神色,她自然是怕报警的话警察如果追问起来那“贼”进入家门后的情况,她该如何回答,说她和“贼”在她的床上亲热缠绵了一会儿?


“有什么不好的?师母,您不要怕,有我在呢,师傅走之前把我交给您照顾,但同时也是把您交给我照顾了呀,我是个男人,这个时候,该我保护您了。”杰瑞说着就从裤兜里掏出手机要拨号报警。


“不不不,杰瑞,还是不要报警了吧。”曲婷婷赶紧走到杰瑞跟前阻止了他。


这是曲婷婷和师傅陈东的家,既然家主都坚持不报警了,那杰瑞做为一个客人,他自然也不好坚持了,便作罢了。


“那个……我的意思是,家里这不是也没少什么东西吗,既然没少东西,那也就没必要报警啦。”曲婷婷解释说。


“那……好吧。”杰瑞同意了。


“那师母,要不我们再去楼下看看吧,万一那个贼还没走,还留在家里的话,那可就危险了呢。”杰瑞又说道。


“好。”曲婷婷赞同,她便和杰瑞一起下楼把楼下的几个房间包括厨房、卫生间等各个角落都找了个遍,不过,结果是一无所获,连个人影都没有。


杰瑞的疑问变得更多了,他想那个贼还跑地挺快的,但曲婷婷却是另一种心理反应,她觉得自己松了口气,因为还好那个“贼”跑了,不然假如被她和杰瑞抓到的话,她该多尴尬。

接下来,杰瑞又和曲婷婷一起把家里各个地方再次查看一番,确定确实没有丢什么东西后,杰瑞这才放下心来。


其实,曲婷婷对丢东西这件事本来就没担心,也没怀疑,因为她能感觉到那“贼”来家里为的就是和她亲热缠绵,他的目的是她,他是想要她的身体,而不是家里的东西财产什么的。


这大晚上一通折腾,看看表已经夜里十二点了,既然对有关盗贼的事一无所获,而且重点是家里并没损失什么东西,曲婷婷便对杰瑞说:“杰瑞,早点睡吧,天不早了。”


杰瑞今晚去聚会也喝了点酒,这时也感到有点头晕,而且也确实累了,便说:“好吧,师母,那我睡了,你也早点睡哦。”


曲婷婷点点头,其实她也已经很累了,之前在世纪大饭店被那几个男客户一顿揩油玩弄,把她弄的兴奋不已,后来在出租车上和刘晓伟又暧昧了一会儿,回到家后又和那个“盗花贼”亲热缠绵了一会儿,现在她也是又累又困了。


杰瑞临去自己房间前还回过头别有深意地看了曲婷婷一眼,曲婷婷虽然又困又累,但只杰瑞这一个眼神,她瞬间又有点心驰荡漾起来。


杰瑞去了自己房间,把房门关上,曲婷婷便也不再胡思乱想,她把楼下客厅的灯关好,然后上楼回到自己房间,也把房门关上了。


就在曲婷婷要上床睡觉时,突然她听到来自床底下的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


“啊——谁?”曲婷婷低声吼了一声。


还好她的声音并不大,所以没有惊醒住楼下的杰瑞。


“别害怕,是我……”床底下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


咦,这个男人的声音怎么听起来这么耳熟?好像在哪里听过……曲婷婷心里又害怕又纳闷,就在她正暗自狐疑时,床底下的人慢慢往外挪动,不消片刻就从床底钻了出来。


啊!原来是邻居老李!


曲婷婷万万没想到……她瞬间变得瞠目结舌,惊讶之下她捂住自己的嘴。


“小曲,你别喊,也别怕,你听我慢慢跟你解释……”老李说道。


老李害怕曲婷婷这时候喊出去,那杰瑞肯定会过来,那他可就说不清楚了。


曲婷婷把手从嘴上移开来,脸上的表情也在慢慢复原中,看到曲婷婷的表情老李确定她不会喊叫,他这才跟曲婷婷解释说:


“是这样的,小曲,我呢是接到了你们家陈东的电话,陈东他说他不放心你,所以叫我来看看你,我就按他说的来看看咯,但我没想到刚走进你房间,就发现你家里还有个外国人,把我吓坏了,所以我就……我就只好躲到你床底下啦。”


老李一边说一边瞧向曲婷婷裸露的酥胸和下身的两条大长腿上,他的一双眼睛滴溜溜乱转,然后又尽力克制自己,不断咳嗽来掩饰内心的尴尬和慌张:“咳咳……”


“哦,这样呀……”曲婷婷半信半疑。


“是呀,小曲,你家陈东是真关心你呀,他总是不放心,嘿嘿,咱们也是住了好几年的老邻居了,说实话,我也蛮关心你的,所以就来看看你咯。”老李继续解释。


曲婷婷问道:“那……刚刚……是你在我房间里和我……”


说道这里曲婷婷一阵尴尬,她比老李还要尴尬,因为她想到自己竟然是和老李刚刚在她的床上……那样亲热缠绵,而且还差点就真的做了……她无法描述自己内心是什么感觉,只是觉得这一切太乱了……


“什么?你说什么呀小曲?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我刚走进你房间门就看到那个老外了,然后我立刻就躲到你床底下了,就是这样咯。”老李辩驳说。


“哦?是吗?那你没和我……”曲婷婷想问又问不出口。


“和你什么呀?你不要瞎想啊,小曲,我什么都没做,你可不要胡说哦。”老李继续辩解。


“哦,你说的真的吗?可我明明感到有人和我在我床上……”曲婷婷皱起眉头,又开始回想,仔细回想,想证明自己刚刚并不是幻觉,一切都是真实发生的。


但老李怎么可能承认那种事,他当然要接着为自己分辨:“小曲,我真的听不懂你在说什么,你该不会是在做梦吧?我闻到你房间有很大的酒气,你喝酒了吗?那就难怪了,人喝酒喝醉后容易出现幻觉,我想你口中所说的什么事……那一定是你的幻觉才对。”


“哦……这……我……”曲婷婷的眉头蹙得更紧,并且伸出一只手去挠头发,老李的态度让她产生了自我怀疑,此时,她倒觉得老李说的都是真的,而她之前所亲身经历的事倒都是假的了。


“别想了,小曲,你肯定是喝醉了,然后出现幻觉了,我问问你,你现在头还晕不晕?”老李故作一本正经地问。


曲婷婷再次挠挠头,然后对着老李点点头,回答说:“嗯……确实还有点……晕呢。”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热门资讯